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21 虐貓人   
  
121 虐貓人

g,更新快,無彈窗,!

距離中秋節還有一個多星期,一則新聞火爆了整個帝京的頭版頭條,帝京日報用了整張報紙的四分之一來放下了當時林蕭帶著組員拍攝下來的虐貓事件人的視屏截屏,里頭能夠看到十分的清楚清晰,一則標題火爆了整個帝京.

衛生局局長田鐸竟是虐貓人員!

前段時間逐步頻發的用硫酸潑貓的案件,也被一一細數出來,從對流浪貓的下手到將手掌伸向了有飼主的貓咪寵物,一直到現在,死在田鐸手上的流浪貓狗已經可以一一曆數出來了.

一個國家機關單位人員,能夠做出這樣道德淪陷的事情,在很大的程度上讓帝京人民大跌眼鏡,原本以為這樣無聊用硫酸虐貓的人,也不會是什麼正面人物,結果沒想到案件出來之後,這人物簡直不要再正面了.

衛生局局長的身份已經能夠讓他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了,不說為什麼要做出這樣喪心病狂的事情,更加重要的是,被曝光的時間正好是在市長選舉的最後幾天.

這簡直就是要了老命了.

蘇云提前知道了林蕭會在今天放出消息,也見過了林蕭的稿子,知道第二天會是什麼情況,早上自己悄悄的起的很早,天還沒亮就已經起了下樓了,這個點連早起打掃的傭人房間內都是才剛剛亮燈的.

雖然不知道這田鐸和蘇平邦的關系怎麼樣,田鐸是不是站在蘇平板這邊的支持者,但是這件事情會對市長換屆有影響這是肯定的,如果不早點出門,一會蘇平邦的怒火會發到她頭上來,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開著車子出了蘇家之後,蘇云習慣性的將車載新聞打開,里頭的晨間新聞已經放出來了,這是最早的一波新聞,聽得人卻也是不少的.

里頭的女主播聲音甜美,聲線流暢的念出了自己的稿子.

"今晨,帝京日報社會版面新聞報道了這些天以來備受大眾矚目的硫酸潑貓事件,從上個月初開始,帝京人民公園的流浪貓就不時的受到硫酸攻擊,一些流浪動物保護基金會介入之後,狀況並沒有相應的改善,罪犯者還將手伸向了一些有飼主的貓咪寵物,一個多月以來,被硫酸傷害的有飼主的寵物已經多達十九起,無主的流浪貓更是數不勝數,手段令人發指,而今晨帝京日報報道出來的,硫酸潑貓的罪魁禍首,正是帝京衛生局局長田鐸……"

蘇云開著車子進了報社附近的一條小吃街,准備在那邊吃點早餐在過去,估計今天報社得忙瘋了,她得提前吃點東西墊墊肚子.

蘇云進了一家簡單的包子鋪里頭,這個時間段已經有不少過來吃早餐的人,喝著溫熱的豆漿,她將手機翻出來看了看,對面的電視機上播放著早間新聞,田鐸的新聞無異成為了今天的焦點熱點.

背後不少吃著早餐的人抬頭看完了新聞之後,如同燒開了的油鍋內滴入了一滴水一樣的炸開了鍋.

"原來前段時間的事兒,是這什麼田鐸做的啊!"

"不是衛生局長嗎?國家干部,怎麼能夠做出這樣的事情!"幾個晨練回來的老人坐在一起,面前的桌子上滿是豆漿油條.

其中一個穿著白色唐裝的老人拍了拍桌子,臉氣的通紅,"上個月我家孫女養的兩只狗牽出去溜噠,到了人民公園那片的時候,不小心跑脫了,等孩子找到的時候,那狗身上被硫酸弄的,都看不了了,我家孫女哭的都接不過氣來了,這不是缺德嗎!"

"就是,你再怎麼不喜歡這些東西,你也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這是缺德,喪良心的事兒啊!"

"這樣的人怎麼還能夠當官呢!"

"這種喪良心的人,能為人民服務嗎,他連對一個普通的小貓小狗都能夠做出這樣的事兒來!"

四周人義憤填膺的話不斷的掉入蘇云的耳朵里頭,她低頭默不作聲的吃完了桌面上的油條,這次田鐸是真的過分的喪良心了.

有的人的確是不喜歡貓貓狗狗的,但是它們也是生物,也有生存的權利,你不喜歡,大可繞著走,可以不愛,但是請不要傷害.

這次的社會波及面的確會是挺廣的,道德問題是十分嚴重的,尤其是對于一一個公眾人物來說,恐怕十有八九都會影響到這次的市長換屆選舉.

"喪良心啊!他怎麼下的去手!"

"就是,他心里就一點都不覺得難過嗎,晚上睡覺的時候會不會害怕這些貓狗回來找它!"包子鋪的老板娘是外省人,操著一口蹩腳的普通話說道.

忙著蒸包子的老板回頭看了眼電視機,跟著張口,"別總是聽信一面之詞,萬一要不是田鐸呢,畢竟他也是衛生局局長,應該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其中也不乏有不相信的人,理智會讓一部分的人不會暫時聽信新聞上說的,畢竟這上頭也還沒爆出什麼實質性的東西出來.

"老板娘,多少錢?"蘇云拎著包包走過來張口道.

"十二塊."老板娘接過了蘇云遞過來的錢,目光觸及到她胸口的吊牌,看了眼之後張口,"小姑娘,你是記者啊?"

這記者牌明晃晃的掛著呢,況且蘇云也不是第一次過來這里早餐,好幾次這老板娘都看到了她穿著記者服的樣子.

"對."蘇云抬頭說道.

"那你說,這衛生局局長的事情,是真的不?"老板娘問出來自己的好奇.

蘇云笑了笑,語帶認真,"如果這新聞不是真的,那麼是不會被發出來的,記者總是需要對自己說出來的話負責的."

老板聽到自己老婆問出來的話,跟著轉過身子就看到了這邊的蘇云,男人總是關注國際形勢要多一些的,自然對一些還在打仗的國家關注度也會多一些,只是看了兩眼,他便認出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蘇記者!"老板大聲叫道.

聽了他的話,不少人都認出來了這個總是出現在戰場一線播報新聞的記者.

"蘇記者,我十分的喜歡你啊."老板面帶激動.

其實更多的是欽佩,能夠在和平年代到戰亂地區去做記者每天播報戰況的,這樣的人並不多見,尤其還是個女孩子自然就更加的引人注目了.

蘇云接過了找的錢,看著老板禮貌的笑了笑."謝謝您,包子挺不錯,我先走了."

剛剛走出店門,她包里頭的手機就已經響了起來,毫無意外的是蘇平邦的電話,低頭看了眼之後,她伸手掛斷了響動的手機.

走了一段距離之後,蘇云去到了帝京日報的辦公樓,果不其然,社會新聞部已經是一團亂,電話座機的聲音響的徹底,一聲接著一聲的,根本不停歇,職員忙的不可開交.

這些電話打進來,無異都是詢問有關田鐸的新聞消息的,蘇云雖然早就知道這件事情會鬧出這樣大的動靜,但是畢竟也只是社會部,原本想著關注娛樂明星更加多一些的現在,沒想到還能夠看得到社會部比隔壁的娛樂部要忙碌的情況.

她記得好像這兩天是有個當紅女演員生孩子的,這新聞已經鋪天蓋地的了,怎麼反倒那邊要比這邊清淨的多了.

蘇云越過了忙碌的辦公區直接進了自己的辦公室,手上的東西剛剛放下,桌上的電話就已經響了起來,這上頭的電話是直接連著主編和秘書的電話的.

"喂."

"蘇云,馬上到我辦公室里頭來!"那頭的主編叫了聲.

今天早上的新聞會出現多大的變動,是他們這些人都能夠知道的,所以主編和很多記者都來的很早,她推門進去的時候就看到了主編和林蕭在辦公室里頭.

"來的挺早啊."蘇云走到那邊的轉椅上頭坐下.

林蕭看了看自己這老搭檔,伸手將買好的咖啡遞了過去,"你不是也來的挺早嗎?是怕蘇市長向你發難吧."

"大家都一樣."

主編看著自己面前的兩個得力干將,伸手將後續的文件遞過去,"現在這新聞的反響超出了我們的預料,可是正在市長選舉期間,這件事情會否影響到後續帝京的一個體制改革,我們都不太清楚."

簡而言之,就是事情會不會越鬧越大,到時候他們收不了場子了.

蘇云抿了口咖啡,"老大,您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變扭了,我們做好我們該做的事情,將事實真相傳遞給大眾,這才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情,至于後續,如果說這個田鐸真的有問題,監察機關能夠借這次的事情驅逐一個蛀蟲,不是一件好事兒嗎?"

"所以才要讓你們倆個過來,我們談談後續問題."主編動了動手上的文件.

林蕭和蘇云笑了笑,他們社會部新聞的主編,是個已經四十歲的女強人,叫李梅,有的時候做事情挺刁鑽的,很多小是小非的事情時常拎不清,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可是一點也不含糊的.

以前蘇云做娛記的時候也是被這女人給抓到社會部的,兩人之間的相處倒是十分的愉快的.

這麼多年也是建立了不少的默契度,雖然有的時候她做的事情蘇云挺看不過去的,但是總的來說,能夠發出這則新聞,沒有畏懼強權,就是一個了不起的新聞人.

"今天這則新聞的反響的確是不錯,不過你們也知道輿論導向,估計很快那邊就會有動作了,再加上我們放出來的截屏照片並不是那麼的明確,所以估計那邊很快會出否認聲明."李梅拿著手上的文件看向了下頭的兩人.

蘇云點頭,輿論導向這種東西原本就很難說的清楚的,今天大風刮過是這樣,明天這風刮錯了,也就很有可能沖擊到這邊的人.

田鐸也是有名望地位的人,這麼些年手上積攢的權利也不少,想必很快就會出了應對之策.

"明天早上將錄像放出去,那上頭完整的記錄了他是怎樣潑硫酸的,還有虐貓的整個過程."蘇云張口道.

這邊的林蕭點頭,面對這樣位高權重的人,不能夠打游擊戰,只能夠穩准狠,現在社會輿論正好是剛起之勢,民眾的怒火正好到達頂峰的位置,稱熱打鐵是他們最重要的.

"稿子要盡快趕出來,不能有推遲,爭取今天中午就將所有的報紙印出來,網絡新聞那塊,林蕭,讓你手底下的人去跟進,一定要十分注意."李梅點頭道.

蘇云想了想,還是張口,"主編,這次這則新聞是很大的,所以我想我們這段時間應該專門追蹤,你也說了,最終這樣的新聞很有可能能夠涉及到社會體制的改革,所以我們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精力."

作為記者,尤其是社會新聞記者,都希望自己曝光的問題能夠得到重視,最終引起的變革能夠惠及人民,能夠改變這個社會上一點一點的黑暗面,這是他們入行以來的宗旨和使命.

"我知道,我會吩咐讓馬組長帶著兩隊人去守在衛生局門口和田鐸的家里頭."

林蕭響了片刻之後張口,提醒道,"還有一個地方,警察局."

這次事情鬧得這麼大,其他的不說,那些寵物被硫酸潑傷的飼主肯定是會去報案的,一旦立案偵查,最後田鐸肯定是會到警察局去談話的.

"好了,這段時間你們肯定都會很忙,都加把勁."李梅打氣道.

這次的新聞倒是李梅體貼蘇云,不用讓她帶隊出去,只是在辦公室里頭寫寫稿子,也倒是挺輕松的,才不過走到辦公室里頭就看到桌面上的手機屏幕剛剛暗下去.

蘇云臉上的表情跨了跨,才不過幾分鍾的時間,手機上未接來電顯示的已經是很多了.

她抽了其中的一個撥過去,手指按在背後頸椎的位置不動,才不過響了一秒鍾,那頭就已經迅速的接下來了.

"蘇云."

是蘇珂的聲音,她走過去將辦公室的竹簾放下來,擋住了外頭一片混亂的景象.

"有事兒?"

"你知道我找你做什麼,今天早上的新聞是你們報社發出來的,但是事先你為什麼沒有告訴我或者是父親?"蘇珂語調平穩,到不是那麼著急.

"我報社的新聞,為什麼要讓你們先知道?"蘇云有些好笑道.

"我告訴過你現在是什麼時候,田鐸好不容易才站在父親這邊,成為了父親的支持者,你這麼來一遭,蝴蝶效應你不是不知道,後面會引發多大的風暴,很有可能……"

"很有可能引發田鐸親近一黨的連帶風暴,最後影響到父親."蘇云接了她的後半段話.

那頭的蘇珂沉默了一下,也知道蘇云從來不喜歡在自己的工作當中牽扯到父親的事情,但是這次不一樣,如果不是事情不重要的話,她也不會來找蘇云.

"我想你們主編很快就會接到電話,你不要牽扯到這次的事件里頭,不要參與有關這次新聞的任何行動."

這已經是蘇珂能夠對蘇云提出來的最後的要求了,也是蘇云最能夠接受的要求.

這頭的女人轉身,看著自己背後,十五層高樓之上,往下看就是車水馬龍川流不息的樣子,這個城市是匆忙的,每個人都是行色匆匆,但是卻能夠有很多事情讓他們駐足.

半響之後,蘇云搖頭,"報社這兩天估計會很忙,我不會有空回去,先掛了."

林蕭拿著稿子敲響了她的門,蘇云放下手機看了眼,"進來."

得到回應的男人走了進來,跟著將手上的東西放到她桌面上,"這是明天的後續稿子,你看看,覺得合適之後簽字."

"嗯,我馬上看."

"那我帶人到警局去了,有什麼情況我們隨時保持聯絡."

……

蘇家,餐桌上的氣氛十分的微妙,傭人往來的動靜都降低到不能再降了,生怕引起主人一個不舒適就出了事兒.

早上起來的時候明明還都好好的,可是先生看了新聞和和報紙之後整個人都不好了,讓人上去叫二小姐起床,但是沒想到這人早就已經出門去了,一個一個的電話打過去之後,二小姐硬是沒有接通的.

蘇平邦看著從樓上走下來的蘇珂,姿態端正的坐在餐桌前,傭人往來忙碌的將早餐擺上去,蘇葉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動作優雅平淡的吃著早餐,並沒有因為早上的事情而心情不好.

"她接電話了?"蘇平邦張口道.

蘇珂走到父親手邊坐下,歎氣點了點頭,"嗯."

從一開始就已經知道蘇云的態度了,她如果是真的偏幫蘇家的話,這新聞也不會在他們絲毫不知道的時候,這麼大搖大擺的上了台面.

"這個逆女!白養了,她以為我是為什麼同意讓她做記者的,為什麼費盡心思讓她走到今天的地步!"蘇平邦說話間帶著些許咬牙切齒的意味.

蘇珂低頭看了看自己盤子里頭的食物,蘇云走到今天這不,別的她不敢說,是真的一步一步靠自己的,蘇平邦這話倒是讓她不知道怎麼接了.

"不管怎麼樣,現在輿論正盛,畢竟田鐸是真的犯了錯了,你還需要做好准備打算."蘇珂張口道.

無論如何這個節骨眼上田鐸不能出事,否則不僅蘇平邦會出問題,甚至還有可能牽扯到和蘇平邦有交好的一些官員,甚至這把火,很有可能燒到蘇平邦身上來.

這不是一個好兆頭.

"聯系他們報社的主編,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要壓下去."蘇平邦張口道.

蘇珂點頭,這事情自然不能是蘇平邦出面了,所以她來是最合適的.

對面的蘇葉看著兩人著急的樣子,漠不關心的低頭吃東西,蘇云可是從來不惹事兒的,但是這一惹事兒,就不是能夠輕易解決的了.

不過無論再怎麼樣,這都是他們的事情,和她沒什麼關系,蘇平邦當初信誓旦旦的認為自己的能夠成為下一任的市長,還為了巴結清家讓她過去給清妤道歉,這她倒是要看看清家有多大的本事能夠幫他平息這件事情.

"您也別上火了,我去處理這件事情."蘇珂看著父親的樣子張口道.

蘇平邦從去年開始心髒就一直不太好,作為兒女自然是擔心的,不過就為了這件事情就出問題,也太不值了帶你.

"我也得平靜的下來,你去,給我告訴蘇云,要是這件事情真的鬧大了,讓她給我滾,別回來了."

蘇葉樂呵呵的看著蘇平邦生蘇云氣的樣子,但是也不能不關心不是,張口勸了兩句,"爸,這再怎麼嚴重也是別人的事情,你為了別人的事情和二姐生氣,也不值得啊."

"對."蘇珂附和道.

蘇云剛想說什麼的時候,秘書拿著電話快步走進來,將手機遞給他,"田局長的電話."

蘇平邦臉色恢複正常,語調尋常的接過來,"喂,小田啊."

"蘇市長,我知道我這麼打電話過來十分的打擾了您的私人時間,但是這次你無論如何都要幫幫我啊!"那頭的田鐸著急忙慌的張口道.

蘇平邦拿著手機一步一步上了樓,跟著回應道,"我知道,你放心,我會想辦法的,你不用擔心."

"嗯,對,你先不要見記者,不能夠給記者任何的回應知道嗎."

蘇珂坐在餐桌前也沒什麼胃口吃下去了,今天必須想辦法見到蘇云,詳細情況只能夠從蘇云那邊了解,報社手上到底有多少有關田鐸的相關信息,這個必須清楚才能夠有後續解決方案.

"大姐,忙歸忙,早餐還是得吃的,今早上的餅干做的特別不錯,你嘗嘗."蘇葉說著給她放了兩塊餅干進去.

蘇珂低頭看了眼自己餐盤內的東西,原本想要吃下去的欲望更加沒有了,抬頭就能夠看得出來女人眼中的心災樂禍和高興.

"蘇葉,你這兩天就安安分分的待在家里頭,別捅什麼簍子出來,聽到沒有."蘇珂警告道.

"大姐,你說什麼呢,我知道你們都忙著,我當然是不會給你們惹事兒的,畢竟二姐這樣也就算了,我不能跟你對著干,不是嗎."蘇葉微笑道.

蘇珂蹙眉,總感覺從蘇葉的衣帽間被燒掉之後,這個人身上的氣息就變得更加的陰郁了,莫名的有種看不透的感覺.

"您要是再不吃的話,時間就到了."蘇葉提醒道.

反應過來的蘇珂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起身拎著包包走出餐廳,"你在家看著點爸,注意點她的血壓."

蘇葉點頭回應,"我知道了,你路上小心."

餐廳內只剩下了蘇葉一個人,她慢條斯理的吃完了盤子里的早餐之後擦著嘴巴起身,慢悠悠的往樓上過去,今天這早餐是做的真的挺不錯的.

書房內,蘇平邦好不容易打發了田鐸之後往後坐在了書桌前面.

這件事情來的太突然了,他們一點准備都沒有,無論如何率先平息大眾的怒火才是最重要的,只要田鐸平時做事將尾巴收的干乾淨淨的,也就不會有其他的影響.

現在田鐸已經是個燙手山芋了,他總不能自己去靠近,必須要有人去靠近才行.

這麼想著,蘇平邦撥通了一個電話.

"是我,清兄有時間嗎?我們能不能談談?"

那頭的清建業站在自己房間內,看著窗外的景色張口,"不用蘇兄多說,我知道應該怎麼做."

田鐸最開始也是被清建業拉入蘇平邦這邊的陣營當中來的,這麼快就出了問題,自然是要善後的,田鐸現在已經和他們有了掛鉤,還真的不容易拋棄掉.

"麻煩你了."

"不麻煩,舉手之勞而已."清建業張口道.

只要能夠讓那些記者轉掉風向,就算關注這件事情的人想知道後續報道,也不看不到相關信息內容.

"我記得你的二女兒,是在帝京日報做記者的,這則新聞的出處就是帝京日報,怎麼蘇兄一點都不知道嗎?"清建業提出自己的問題.

那頭的蘇平邦有些被捏住嗓子的感覺,還是張口道,"我這個女兒,有些固執,公事公辦."

已經說明了一切情況,這蘇云,的確是固執的可怕.

"明白了,沒想到這蘇云,還是個挺正義的記者."清建業笑著說出這句話,也不知道是在嘲諷還是在誇贊.

"見笑了."蘇平邦臉上不好看,被人這麼說,怎麼可能會舒服.

"既然這樣,這件事情你就不用插手了,只不過,在處理的時候,可能會對令愛有些不好."

蘇平邦眼眸微眯,盯著桌面上的擺鍾,最後語調冷漠的吐出一句話,"不用掛念這些,還怎麼做,清兄自己處理就是."

清建業低聲笑出來,"好的,我知道了."

蘇平邦掛斷電話之後沉默了半響,最後起身拿著公文包走出了書房.

虎毒不食子,但是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也不用顧及這些了,這件事情,就當做是給蘇云一個教訓也好.

性子太傲,最終還是要吃虧的.

------題外話------

你們都沒猜到誰是虐貓人啊!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總是有種寫不下去的感覺,感覺沒什麼動力了,唔唔唔

上篇:120 我看上他了    下篇:122 襲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