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27 懷疑   
  
127 懷疑

g,更新快,無彈窗,!

帝京,清家.

第二天的新聞依舊是被原封不動的送到了清家,兩份報紙上的標題都十分的明顯,帝京記者遭受襲擊,兩人現已住院,並且還是報道田鐸的兩個記者,這會兒社會上的輿論也算是已經炸開鍋了.

清建業吃早餐的時候就看到了這新聞,臉上表情平淡的將報紙放回了原位,讓人看不出喜怒,張雪接過來看了眼,這次的記者受傷,算是將田鐸的案件完全的推上了風口浪尖,恐怕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也都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了.

這也算是一把助力,不過這盆髒水算是徹徹底底的倒在了田鐸身上了,恐怕十個人里頭有九個人都會認為襲擊林蕭和蘇云的人,是田鐸安排的.

不過坐在清建業身邊的張雪倒是明顯的感覺到了他的心情不是很好,草草的吃了幾口粥之後他便起身上樓去了.

"清衍多吃點."張雪說著給兒子倒了杯牛奶,"公司事情多,你費腦子,多吃點總是沒錯的."

"我知道了媽."清衍點頭,卻是看著父親離開的方向若有所思.

清老爺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前的餐點也沒剩下多少了,他手邊有一份被打開的報紙,內容想來也是看過了的.

"清衍."老爺子張口叫道.

後者抬頭,對著爺爺恭敬的點頭,"爺爺您說."

"上次讓你去和蘇家二小姐相親,怎麼樣,你是看沒看上?"老爺子問道.

和蘇云相親的事情私底下清衍沒沒再提起來過,張雪倒是問過他幾次看沒看上蘇云,至于清建業,是沒怎麼關心的.

"蘇小姐挺不錯的,是個有能力的記者,只不過姻緣這樣的事情,還是需要看緣分的."清衍中肯的回答道.

清衍今年也是二十七歲了,這過了年可就二十八歲了,每天忙于工作的也不見有什麼女朋友之類的,雖然他的婚姻最終還是需要清家拍板釘釘,但是這清妤的事情眼看著年前就夠定下來了,這清衍還沒什麼著落.

清家人還是挺著急的,尤其是老爺子,畢竟這重孫子,他心里頭還是殷殷期盼的.

"我剛剛看了報紙,蘇家那丫頭好像受傷了住進醫院里了,你如果有時間的話還是去看看."老爺子張口道.

清衍點頭,他個人還是挺欣賞蘇云的,去看看也沒什麼,他好歹也是蘇云的相親對象,她出了這樣的事情,自己不過去看看的,好像說不過去.

"如果不喜歡,也不用過去,你也不是太閑的人."張雪在一旁張口道.

上次吃那頓飯,她對蘇云的印象不太好,反倒是對蘇珂的印象不錯,如果清衍是真的沒看上蘇云的話,也不用去浪費這個時間,反正這個"兒媳婦兒"她是不喜歡的.

"什麼話,你一個婦道人家懂什麼."老爺子一下子就不樂意了.

"爸爸,以我們清家的身份,要什麼樣的姑娘找不到,清衍一表人才,能力又強,還是我們清家獨子,用得著去巴結誰嗎?"張雪張口道.

這是第一次,她頂撞清老爺子,嫁過來這麼多年了,她可以受委屈,但是她的孩子不行.

"你還是每天去打打麻將逛逛街嗎,這麼長時間了,腦子還是一樣的蠢,一點進步都沒有,你是這樣的人就算了,我不希望我的孫媳婦兒也和你一樣."老爺子說完這句話之後起身.

"清衍,你挑時間過去看看,蘇家畢竟是大戶人家,蘇云的身份也擺在那兒!我最後同你說一次,你的妻子,對方的家世必須好."

餐廳內只剩下了張雪和清衍,她心里頭委屈極了,老爺子這話不是明擺著說給她聽的嗎,嫁過來這麼多年,老爺子從來不喜歡她,無論她做什麼都是一樣的.

原因很簡單,她的家世不好,能夠嫁進清家這樣的人家,已經是上輩子燒了高香了,只是就算生了兒子和女兒,情況也還是沒有好轉.

"媽,爺爺只是生氣了,你別往心里去."清衍拉著母親的手,笑的溫潤.

張雪低頭看了眼,很快恢複正常,這麼多年了,就算情緒再怎麼低落又怎麼樣,還不是一樣的,也改變不了什麼.

她會活的比老爺子更長,這點毋庸置疑.

"我知道,既然你爺爺說了讓你過去看看,你就抽時間去看看吧,畢竟蘇家和我們,還是有層關系在的."張雪嘴角扯出笑容.

"我先上樓換衣服,你慢慢吃."清衍說著起身,跟著在母親肩頭輕撫一把.

從小到大,清衍都習慣了爺爺面對母親時候的不屑,他從來都不喜歡用一個人的家世來衡量這個人的人品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但是在清家,這是十分重要的條件.

經過了這麼多年,他就在想,也許他的妻子是需要有一個好的家世的,否則的話,他不覺的他未來的妻子能夠像張雪一樣承受這麼多年的冷暴力.

如果這是能夠讓清家看上去至少溫馨一點,不會功利心那麼重的重要因素的話,他的確應該將對方的家世考慮進來.

清建業的書房在清衍的房間隔壁,不過還是有一段距離的,要回房間必須要先路過清建業的書房,他們父子倆辦公的地方是分開的,也不是在一間房間,除非有必要的時候,否則清衍是不會到清建業書房里頭去的.

低頭整理自己的袖口走出來的時候,他注意到了書房門並沒有合攏,他還是隱隱約約的能夠聽得到里頭傳出來的聲音.

他原本在意,不過卻聽見了田鐸和蘇平邦的名字,而不由的停下了腳步,慢慢的往房間門口湊過去.

清建業站在窗前,他的書房正對清家的花園,這個時節里頭該屬于秋季的花朵都在慢慢的盛放,不遠處還見得到張雪費心找回來的綠色菊花開的十分的燦爛,他指腹扣在電話上,聽著那邊的人的彙報情況.

"這些記者將受傷的事情放出來,特地搞出來這麼大的動靜,這是對我們的挑釁呢."那頭的人張口道.

清建業抖了抖指尖的雪茄,嫋嫋煙霧不斷升上來,"那兩個記者傷的怎麼樣?蘇云呢?"

"您放心,我們特別注意手法,蘇云只不過是斷了手而已,至于那個男記者,恐怕沒有個把月的,出不來ICU."那邊的人信誓旦旦的張口.

門外的清衍聽到蘇云名字的那一刻眉頭緊蹙,多多少少他都能夠聽的出來,這件事情和父親有關系.

"盯緊了,按照我的計劃來,這次一定要一擊即中,不能夠讓他們有喘息的時候."清建業張口,說出來的話卻是不明不白的.

對面的人點頭答應,"是,您就放心吧."

事情已經到了這一步了,保住田鐸是其次的,怎麼借這次的時間,來重新梳理關系,這才是最重要的.

清建業將電話掛斷之後,手機很快就響了起來,他接通之後放到耳邊.

"蘇兄,怎麼樣,昨晚上睡得好嗎?"

"自然,不過有些細節問題我想這時候我們應該好好的談談."蘇平邦爽朗的聲音在那頭響起來.

"我知道,一會兒老地方見."

清衍提起腳步進了自己的房間,在門口就聽到了清建業走出書房的動靜,腳步聲沉穩,他站在房間里頭,取了公文包之後拉開房門走出去,面色和尋常無異.

"去公司了嗎?"清建業看著跟在自己身後的兒子,語調尋常.

"嗯,爸您要去哪兒,我送你過去吧."清衍看著父親穿戴整齊的樣子.

兩人一同進到大廳的位置,清建業擺擺手,"不用了,你去上班吧,我出去和老朋友打打高爾夫."

清衍也沒多問,拎著公文包進了車庫,開出了自己的車子,沿著路面出了清家,清建業和司機一起上了車,車子在他後面五分鍾左右出的清家.

後車座上的人閉目養神,司機專心致志的看著前頭的路面,車子碾過了下山的拐角處,他們並沒有注意的是,後面不遠處,一輛黑色的車子不留痕跡的跟在了車子身後.

這次清建業並沒有帶保鏢,也只有他和司機還有秘書一起過去,自然反偵察能力是要弱一些的.

清衍控制著兩輛車子的距離,副駕駛座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單手控制著方向盤夠到了手機放在耳邊.

"清總,您到公司了嗎,十分鍾之後要和人事部開會."那頭的秘書張口道.

清衍目光盯著前方的車子,"將我今天早上的行程全部取消,如果有人問起來,就說我出差了."

"好的我知道了."秘書並沒有多問什麼,跟著清衍這麼長時間了,她知道清衍做事情的分寸.

車子大約開了半個鍾頭之後,清衍跟著他們去到了茗香茶園附近,車子在拐過一片竹林之後就消失了,他也不傻,知道清建業肯定是有專門的路進去的.

站在正門口看著茗香茶園的牌子,他眼眸微眯,這茶園他是來過幾次的,和生意上的朋友一起過來的,里頭雖然也不簡單,但是他也沒深究.

父親特地來到這地方見蘇平邦,他們兩人之間,肯定有什麼秘密的.

其實也不怪清衍懷疑什麼,清建業擁有這個茶莊,到現在都對清衍是保密狀態的,這樣的地方,最好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況且他也知道自己的兒子是什麼樣的人,以清衍的性子知道了清家名下有這樣探究官員隱私的地方,他是受不了的.

將車子停放在遠處的樹下之後,清衍繞著茶園開始找入口,父親不是從大門進去的,那麼自然就是有其他的專門通道.

茶園的占地面積十分的大,並且是靠山而建的,所以後半部分都是在山間的,順著山路往竹林那邊過去,很快他便在竹林外面的空地上,見到了清建業的車子,遠遠的他還能夠看得到司機坐在上頭.

一同停放在這里的,還有另外一輛車子,牌照很霸道,是市政委的牌照.

看了看入口的石板路,他繞路直接往竹林里頭過去,越往里頭走進去,他就有種越是不舒服的感覺,好像自己即將要解開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的感覺,十分的不安.

車上的司機還在打盹,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後方已經繞過進去了一個人.

沿著竹林進去,大約十分鍾之後,就見到了茗香茶園的後門,一道很小的木頭門,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根本就看不出來這里還有這樣的一道門.

清衍剛剛想要過去,就見到了上頭正在轉悠的攝像頭,安保工作十分嚴密.

清建業和蘇平邦幾乎是前後腳到的,到了之後就直接進了這里,依舊是經理親自接待,包廂和前方的隔了十萬八千里.

"今天我們換一個茶,正好新鮮的竹葉青也送過來了,試試味道怎麼樣."清建業說著將泡茶的茶具准備好了.

蘇平邦在他對面坐下,看著他的動作.

"這次的事情,還沒當面同你道歉,始終是對不住蘇云."清建業張口道.

說的是讓蘇云進醫院的事情,嘴上說的是道歉,可是心里頭卻是絲毫沒有任何愧疚,如果要處理,這也是按照蘇平邦的意思來的.

不波及到蘇云的話,會很難弄.

"沒關系,她也是成年人,應該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蘇平邦張口道.

"不管怎麼樣,她畢竟是個孩子."

"我這個女兒,性子太倔,也應該好好的拗拗."

清建業笑了笑,的確是成大事者,虎毒不食子,到了這時候將自己的女兒推出去,也是個做大事的料子,否則的話蘇平邦也不會一步一步的爬到今天這地位.

也不光光憑運氣的,一定的實力,還有必要時候的取舍,是最重要的.

"這新聞的熱度還在,並且還越來越重,我上次說的,蘇兄應該還記的吧."清建業給他倒了一杯竹葉青.

蘇平邦接過杯子,嫋嫋的霧氣縈繞,他張口喝下.

"既然蘇兄還記的話,那也不用多說什麼了,田鐸的事情已經蓋不下來了,只能夠將影響力降到最小,丑聞自然是要用丑聞來掩蓋的."

"清兄高瞻遠矚,我遠遠不能及."蘇平邦張口道.

"哪里,蘇兄謬贊."

蘇平邦半響之後,想起了一件事情,"我們家這位,是配不上清衍的,這次的事情也讓你見笑了,她倒是難為你的喜歡了."

雖然已經知道了清家不會再讓清衍和蘇云這婚事成了,這次的事情清建業已經足夠了解蘇云是怎麼樣的人了,沒必要將一個麻煩娶進家里頭.

"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長輩還是不要過多的干涉小輩的事情,他們自己會處理."

"對,他們總是有他們的想法."

只不過總是會偏離軌道,所以才需要他們去將其,拉回正軌.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候,清衍順利的等到了後門打開,里頭走出來的是蘇平邦和他的秘書,兩人嘴里說著什麼往山下過去了.

緊跟著過了五分鍾左右,清建業才和秘書一起走出來,不過不同的是,他的身邊還有茶園經理的陪同.

清衍見過這人,外界傳說,是茗香茶園的主人.

"您放心吧,我會將一切數據全部傳送過去."經理站在清建業身邊,語氣恭敬.

"你辦事我向來放心."清建業點頭.

"那我就不送您了,慢走."

一直到幾人全部消失在這條路的盡頭,清衍才從背後走出來,看著經理已經合上的門,他心里的一個念頭成型.

蘇平邦和父親在這里見面,一定是商量田鐸的事情,原來他們之間,真的有密切的往來關系.

------題外話------

還有一更喲

上篇:126 你和我們不一樣    下篇:128 乖,回去給你親一下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