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29 要麼我繼續   
  
129 要麼我繼續

g,更新快,無彈窗,!

權璟霆這公寓當初讓林楓買的也算是著急,裝修雖然是簡單,但是卻也並不簡樸,清妤曾經站在門口看到過公寓里頭的樣子,只不過卻是的確沒進來過.

整個公寓的占地面積和她那邊是一樣大小的,不過權璟霆這邊是完全用冷色調裝出來的,和她那邊確實不一樣,這里從內到外散發出來的都是男性的味道,房間的基調以軍綠色為主,客廳里頭茶幾上除了遙控器之外,連個果盤都沒有.

那時候兩人一起逛超市,好像買到的那些日常用品都送到了她那邊去了.

手上拎著貓砂盆,清妤站在玄關口,男人換了拖鞋之後從鞋櫃里頭取了一雙白色的拖鞋放在她腳邊,那拖鞋一看就知道是新的.

好像權璟霆自從搬過來之後,來這里最多的也就是黑牙和林楓,除此之外也沒什麼客人.

"愣著做什麼,快進來."權璟霆拎著貓走進去.

木質的地板上並沒有鋪地毯,整個房間內透出來的也都是冷硬的感覺,清妤低頭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貓砂盆,轉而走向了陽台那邊.

"你貓砂拿過來."她蹲在陽台上叫道.

男人放下了裝貓的籠子,將地上的購物袋拎過去,兩人並排蹲在地上,整理著貓窩.

"這個是放貓砂的地方."清妤說著將袋子里的貓砂倒到了盆里頭去.

權璟霆伸手將女人攬到自己懷中,下巴抵在她的肩頭,看著她整理貓砂的動作,"這貓還沒起名字呢."

"名字?"

還需要有名字嗎?

"要不要給咱閨女起個名字?"男人再次張口道.

清妤拎著鏟子的動作一滯,"什麼閨女,你是這貓的爸爸?"

"我要是它爸爸你就是它媽媽,你們女人不都是喜歡用孩子來稱呼寵物的嗎?"權璟霆不以為然.

"權先生,那是你的以為."清妤放下鏟子,伸手拍拍男人摟在她腰上的手.

男人放開之後跟著她進了客廳,看著她將貓從籠子里頭放出來,這貓膽子挺小的,明顯的因為硫酸的事情要比較害怕人類,就算打開籠子門也還是在籠子里頭不出來.

清妤蹲在地上看著籠子里的貓,想到了車上聽到的新聞.

虐貓人的身份是的確挺讓人吃驚的,她雖然不是那麼關注這件事情,但是最終她覺得,肯定不會這麼簡單的就完結,在田鐸的案件上,肯定會有人袒護.

袒護的人為了保護田鐸,當然會選擇另外一個能夠更加吸引大眾目光的新聞案件.

這兩天帝京,的確是十分的不太平.

"累不累,要不要休息一會兒?"權璟霆蹲在她身邊,扭頭看著女人道.

坐了一早上的飛機了,說不累是假的,動動手,這貓也還是不願意出來.

"那我先回去休息了."她將手上的逗貓棒扔在地上.

反正這貓也送過來了,該怎麼處理權璟霆會弄的,她這會兒腦袋昏沉沉的,在H國玩的是挺不錯的,但是時差問題讓她腦袋現在還是渾渾噩噩的.

這睡眠不夠是真的挺可怕的.

"它還沒出來呢,你就要走了?我一會兒有事得出門,你得看著它."權璟霆拉著女人的手說道.

清妤偏頭,"可是我累了,我得回家睡覺."

男人低頭看著她,俊美無儔的臉上明晦墨,他薄唇輕勾,原本蹲在她面前的姿勢轉換,將女人抱了起來.

忽然被抱起的清妤下意識的伸手勾住了男人的脖子,清靈的眸子盯著他不放,她蹬了蹬腿,"做什麼,放我下來."

男人輕笑,薄唇咬著她的耳朵,吐出一句曖昧至極的話語,"我要是做什麼,你都奉陪?"

房間里頭只有他們兩人,清妤和男人緊緊貼在一起,她聽得到他搏動有力的心跳,聞得到他身上那股摻雜著煙草味道的龍涎香味道,他眼神幽暗,兩人前額相抵,能夠看得到他眼眸深處濃厚的欲望.

"權先生,我需要休息."清妤懶洋洋的張口.

也知道他的套路,不搭理他就是了.

"在我這休息,陪我一起躺一會兒."權璟霆說完這話就抱著女人往房間過去.

單腳將臥室門踢開,他抱著清妤進了房間,迎面看得到的就是門邊的一排黑色漆木架子上,整齊劃一排放的一把把軍刀和匕首,在陽光下泛出冷硬的光澤,透著瑩白的閃現.

床單被罩是深灰色的絲綢面料,十分的親膚,有助于睡眠,男人俯下身,將她輕柔的放在床上,絲滑的面料觸及到她的肌膚的時候,清妤差點沒跳起來.

還沒等她挪動位置,就看到上方的男人直直的壓了下來,面對面朝下,將她整個人壓在了床上,膝蓋死死的抵住她的兩條腿,結實有力的臂膀掌控在她身體兩側,將她整個人籠罩在自己身下.

"權璟霆."清妤不樂意了.

男人笑了笑,指尖慢慢的撫過她的面頰,陽台落地窗那邊射進來的陽光正在打在男人側臉上,俊美的毫無瑕疵,細碎的陽光跳躍在他俊美的面孔上,他低頭,鼻尖聞著她的側臉.

"待會兒如果疼的話就咬我肩膀."男人冷不丁的落下這麼一句話.

清妤腦袋發蒙的狀況下就看到他手已經開始往自己腰際那邊過去了,她兩只手撐住男人胸口的位置,聲音不由揚高.

"你給我等一下!"

"等什麼?"男人挑眉看著她,指尖在她腰際打著圈圈.

"不行!"她果斷拒絕.

權璟霆低頭,一雙黑眸直勾勾的盯著她不放,語調沉穩而安靜,"給個理由."

理由,這還需要什麼理由,不樂意就是不樂意.

清妤腦袋打了個轉之後盯著他,一雙清靈的眼眸里頭仿佛有光芒一樣,"我,不同意."

"你是我的女人,我是你男人,我們早晚要走這一步."男人張口,一句話說的淡然,卻頗有種理直氣壯的感覺.

清妤不說話了,可是手下撐著他胸口的力道卻絲毫沒有減輕,兩人就那麼一上一下的呈對峙局面互相看著,一直到男人輕聲笑出來.

她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男人便已經俯身下來,狠狠的咬著她的唇瓣,吞噬她的呼吸,舌尖長驅直入撬開了她的牙關,在女人口腔當中放肆攪動,挑逗著她的神經.

他口中那股冷冽的薄荷煙草的味道同她糾纏無比,清妤大腦有一瞬間的放空,掌心下能夠感受得到男人跳動的心髒和著她混亂不堪的大腦.

半響之後,他薄唇在女人厮磨之後紅腫的唇瓣上舔舐,逐步慢慢的平穩住自己的呼吸.

清妤面色帶上紅潤之感,原本清靈的眸子里這時候多多少少帶上了迷離,如同被滋潤過的豔麗花朵那樣,看得人心思動彈.

男人歎了口氣,跟著張口,"逗你呢."

權璟霆說著從她身上下來,翻身將人抱在懷里頭,剛剛才從被壓的窒息感當中解脫出來的清妤卻還是冷不丁就被人給抱得死緊.

"等到結婚之後也是一樣的,今天暫時不動你."男人抱著她張口.

清妤側目,靠著他的胸膛不說話,耳朵正好貼著他心跳的位置,能夠聽得到一下又一下平穩的跳動,她有些好奇,這男人是不是無論到了任何時候,心跳的頻率都是不會有任何的波動的.

"我等你."男人在她耳邊歎息道.

女人心里穩定了一下,有種從虎口逃脫的感覺,動了動身體,"你先放開我."

這樣抱著,她的確是不舒服,雖然前段時間權璟霆是固定的賴在她那邊,但是兩人之間還真的是沒有同床共枕的時候,一到晚上權璟霆就會自覺的回到這邊來.

這次,是真的兩人靠的挺近的.

"要麼陪我躺一會兒,要麼我繼續剛才的事情,你選擇."男人抱著她,雙眼閉著,語氣淡然.

清妤卻聽出來了一絲的威脅,原本還在扭動的身體在感覺到男人的某個變化之後,也僵硬的停下了.

他不是在同她商量.

"你乖乖的,我抱著你睡一會兒."男人說著臉頰蹭了蹭她的頭頂,親昵纏綿.

清妤也懶得動彈了,只能安靜的閉上眼睛,靠在他的胸口慢慢的睡去,男人身上那股子龍涎香的味道慢慢的將她整個人籠罩起來,莫名的,她感覺到心里頭十分的安甯,原來的那股莫名的煩躁慢慢的褪去.

女人的呼吸慢慢的平穩下來,感覺到懷中的女人沒了動靜之後,權璟霆低頭看了眼,她睡顏安詳,乖巧的躺在她懷里頭,手抱著他的手臂不放.

他低下頭,黏膩的在女人額頭上落下一吻,調整了姿勢讓她睡得更加舒服,將被子蓋在兩人身上之後,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清妤抱著他的腰,難得能夠睡得這麼安甯,她蘇醒過來之後每天晚上,睡得都不是很安生.

大約過了一個小時後,權璟霆扔在床頭櫃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睡眠一向很淺,幾乎是震動的前奏一響起來,他便睜開了眼睛,接通了電話.

權璟霆沒出聲,聽著那頭的人彙報情況之後掛斷電話.

懷里的女人好夢正酣,緊緊的抱著他的腰,臉貼在他的胸口,儼然一副依賴的姿態,他也知道清妤的睡眠也不深,動作緩慢的將人從自己懷里放出來之後下了床.

站在床邊將被子給她蓋好之後,他低頭,吻在了女人的臉頰上,睡夢當中感覺到癢癢的清妤動了動,跟著翻了個身繼續睡.

看到她的樣子,權璟霆笑了笑,合上門房走了出去.

林楓站在門口等著,男人拉開門之後他恭敬的點頭,"少帥."

剛剛才從床上起來的男人頂著一頭亂糟糟的碎發往沙發那邊坐著,林楓有些驚訝,少帥居然在白天的時候會睡得著,看這發型就知道,這是睡熟了的.

少帥一向睡得淺,不說晚上了,白天是絕對睡不著的,今兒這是麼了.

"說."權璟霆伸手抓了把頭發,往後一靠才觸碰到沙發上有軟軟的東西.

男人蹙眉轉身,才看到縮成一團在沙發上的貓咪,一雙墨綠色的眼睛盯著權璟霆不放,懶洋洋的叫了聲,也不像剛才那麼膽小了.

林楓瞪大了眼睛看了看沙發上正在舔舐毛發的肉狀物體,少帥什麼時候喜歡這種毛茸茸的東西了,而且這貓,怎麼感覺剃了只剩頭頂的毛了,真的是有點丑.

"這是從H國皇家新娘學院拿到的資料,我事先已經篩選過了,少帥您看看."林楓說著將文件袋里頭的資料全部攤開放在了男人面前.

原本兩腿交疊放在茶幾上懶洋洋靠著的男人抬眸,視線落在了林楓送過來的資料上.

"那里能夠找到的紙質資料包括清妤從前的照片已經全部被銷毀,從清妤從前的一些同學那里,我拿到了她的照片,是兩年前的,您看看."林楓說著將一摞照片放在了權璟霆面前.

照片上看得到三個女孩子,最邊上兩個都是金發碧眼的外國人,中間一個黑發的女孩子,自然便是清妤了,男人原本眸光輕輕的掃過,卻在觸及到女孩的相貌的時候頓住,緊跟著伸手將那張照片拿了起來.

"這是清妤?"

"對,的確是清妤."林楓張口道.

照片上的女人和在他臥室里的女人,面容最起碼有八分相似,房間里那位是什麼身份,這點權璟霆雖然不清楚,但是能夠肯定的是剛才他抱在懷里的女人並不是真正的清妤.

可是這送過來的照片上的清妤,卻和她的容貌有八分相似,這是怎麼回事.

"這個的確是很久之前的照片了,這一些列也都是."林楓肯定道.

如果不是真的,他也不會將照片送到少帥的面前,他雖然想不起來是在哪兒見過這位清妤小姐,但是卻能夠肯定,他們從前肯定是見過的.

也知道了他們認識的這個,並不是正牌貨,可是這兩人卻長得這麼像,這有點說不過去吧.

"有點意思."男人隨手將照片扔回了桌面上.

林楓看著男人的表情,心里憋了很多天的話也隨之而出,"少帥,我總是感覺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清小姐?"

到現在他都想不起來,到底是在那兒見過這位清小姐,但是肯定不是普通人,並且他覺得少帥應該是想起來了在哪兒見過的,否則也不會是這個態度.

"這兩人長得這麼像,這清家是有對雙胞胎姐妹嗎?"權璟霆沒搭理他的話.

林楓搖頭,"並沒有,清家的確是只有清妤一個女兒."

現在這是徹底迷糊了,如果他們面前這個是真的清妤的話,那麼為什麼她的身手那麼好,會的東西也不會是新娘學校里頭教的出來的.

可是如果她不是清妤的話,那麼為什麼這照片上的人,會是這個長相的.

他原本以為他們面前的那個清妤不是真正的清妤,可是這會兒,照片上的人這臉,如果不是仔細看的話,真的就像是他們面前的清妤一樣的.

如果是的話,那麼她的身手是怎麼回事,那對不上的血型又是怎麼回事.

"很簡單,能夠讓清家重新找一個不是自己女兒的人代替自己女兒的位置,就只能有一種可能."男人語氣沉著冷靜,透著十分的睿智.

林楓想了想,跟著抬頭驚訝出聲,"真正的清妤已經死了?"

只有這個說法是說的通的,清家一直惦記著那個婚約,那是清家能夠再次攀上權家的最後依仗,如果這樣算著,估計真正的清妤在車禍里頭已經死了,清建業秘而不宣,找了人代替清妤的位置.

"可是這臉,是怎麼回事?"林楓看了眼照片上八分相似的面孔道.

清小姐那張臉,也不像是整容過的啊,看著簡直是自然的不能夠再自然了,這兩個沒什麼關系的人,不會長的這麼相像的.

"她的臉沒有動過,這點不用懷疑."權璟霆張口道.

"那就是這些照片有問題?"

權璟霆起身,給自己倒了杯水捏在手心里,看向了對面的林楓,"你跟了我這麼多年,能力本事都是有的,這點小事,不需要我多說了吧."

"我明白了."他頷首道.

少帥也說了,清小姐的臉沒有動過,這個毋庸置疑,那麼肯定就是清家那邊出了問題,如果清小姐的臉是整的和原本的清妤一模一樣的話,那麼清家倒是沒有這個必要將清妤從前的照片全部封存起來,反倒是應該有恃無恐的.

因為現在的清妤和原本的清妤長相相似,所以他們才會將所有的照片都銷毀掉,生怕旁人找到.

"車禍原因查到?"

"清家那邊已經放棄了去追究,不過我們這邊查到了,清妤車禍的時候,蘇市長的女兒蘇葉,正好去了H國,那時候她們兩人的關系是十分不錯的,不過清妤駕駛的車子刹車出了問題,而在H國的那段時間,蘇葉一直都是用的清妤的車子."林楓將自己查到的事情說出來.

很多真相已經呼之欲出了,不過這時候也只是懷疑而已.

"少帥,這是詳細的資料,您看看吧."林楓將手上的文件再次放過去,緊跟著看向了男人.

少帥這是不打算告訴他到底在哪兒見過清小姐的了,他這好奇心是真的被調動起來了.

"你可以走了."權璟霆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

林楓聳聳肩,也知道少帥這是趕人了,將茶幾上的東西都給抱起來,對面的貓咪懶洋洋的趴在沙發上曬太陽,表情十分愜意.

這貓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待會兒應該問問黑牙.

權璟霆起身的時候沙發上的貓抬頭看了一眼,跟著跳下來走到他的腳邊,仰頭看著他蹭了蹭男人的小腿.

"喵嗚……"叫聲十分的黏膩.

男人看了一眼,跟著提起腳步進了房間,跟在他身後的貓咪剛剛想要進去,卻被合上的門堵住了,它抬頭看了眼之後轉頭,扭著屁股離開.

……

帝京日報,大廈十八層.

自從蘇云和林蕭被襲擊之後,整個社會部的記者同事在做事的時候都是人心惶惶的,但是也有一點被激發起來的斗志,有種和黑暗勢力作斗爭,不贏不可的感覺.

所以整個社會部都忙的熱火朝天的,所有人都專注于自己手上的工作,就算被攻擊又怎麼樣,越是被人打擊,就越說明他們在做的事情是正確的,牽涉到了一部分人的利益,他們有預感,這次田鐸的事情,最終會牽扯出一條大龍來.

"我知道大家已經連續加了兩晚上的班了,但是請大家在努力一點,很快這個案子就會劃上終結符號!"主編站在辦公區中央的位置張口打氣道.

忙著整理稿子和接電話的記者都抬頭起來看向了女人,"我們知道,主編您放心,我們都不會退縮的!"

"對,相比起躺在醫院里頭的蘇記者和林組長,我們已經很輕松了!大家加油.一定不要放過那些人,要讓那些躲在暗地里頭做手腳的小人都被拽出來,為他們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對,為這個社會的正氣做斗爭!"

看著所有人慷慨激昂的樣子,李梅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工作中最幸運的就是能夠遇到和自己志同道合的同事,他們其中大部分都是剛剛畢業的或者是參加工作兩年的新記者.

對比起很多版面的新聞來說,跑社會版的的確是十分的累的,並且也不像娛記那樣能夠有很高的收入之類的,憑借的也都是大家對于社會上一些不公平現象的憤慨和每人身上的一身正氣.

能夠做到這樣,已經十分的完美了.

"我給大家點了咖啡,接下來就看你們的努力了!"

"我們連著蘇記和林記的份一塊努力加油吧!"其中一個戴著眼鏡的小哥慷慨激昂的說道.

"加油!"

"加油!"

有了這麼一段插曲,整個辦公區的氣氛更加的活躍了,大家也都忙活手上的事情不停,李梅轉身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不光是他們連著加班了這幾天,連她也是一樣的,從這則新聞剛剛被林蕭放到她面前開始,她就一直睡不好,直到現在了.

桌面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過來看了眼.

"喂老公?"李梅對著電話張口.

那頭的人顯然很著急的樣子,"老婆,你是不是把甜甜接走了?"

李主編動作一滯,"沒有啊,我還沒下班呢."

"我下班過來接甜甜,就是晚了五分鍾,孩子就不見了,我還以為是被你接走了!"那頭的男人著急忙慌的說道.

"你別著急,打電話給媽看看是不是她散步的時候順便把孩子接走了."李主編冷靜道.

"那我先掛了!"

李主編手上的手機還沒來得及扔回桌面上,就跟著再次響了起來,這次是一個陌生號碼,純黑色的背景看的有些滲人.

"李主編,別來無恙啊."那頭傳過來已經變過聲的聲音.

李梅心下一緊,冷靜自持,"你是誰?找我有什麼事?"

"你別緊張,你先聽聽這是誰的聲音."

對面的人話音剛落,就聽到了那頭傳出來的聲音,"媽媽救我!媽媽!我要媽媽!"

是甜甜的聲音,李主編起身控制住自己的聲音,"你是誰!你想做什麼!"

那是她的女兒,她的女兒.

"別沖動,上次我給你打過電話,只不過我們的交談不是那麼的愉快,這次,我想換一個方法你應該能夠聽我說的話,所以就將令愛請過來了,這小姑娘,是長得真的挺水靈的."男人在那頭說道,變過聲的聲音聽上去十分的恐怖.

"你想做什麼?別傷害我的女兒!"

李梅語調沉著,走上前一步將和對面辦公區相隔玻璃的百葉窗給降下來,擋住了對面的忙碌的情況.

"你放心,只要李主編按照我的要求來,令愛當然會安然無恙的回去,當然了,你應該知道報警是沒有用的,否則的話林蕭和蘇云,也不會躺在醫院里頭,畢竟警察來了,可是都晚了."那邊的人徹底擊碎她的幻想,也彰顯了那些人的身份和目的.

李梅倒在椅子上,有些瑟瑟發抖的樣子,"你們想做什麼?"

"你放心,我只不過,是想讓你幫個忙而已,以李主編的本事,這都是小問題."

辦公桌上擺放著一個白色的相框,相框里頭放著一張一家三口的照片,最中間的小女孩笑的十分的燦爛,小臉上透出的天真爛漫足夠感染很多人.

"你放心,我知道你們都是正義的記者,也只不過,是個小忙而已,如果您不同意的話也沒關系,我會親自,送令愛回去……"

這已經是足夠的威脅了,對于一個母親來說,自己的孩子,怎麼能夠受到傷害呢.

"我答應你們,無論任何要求……"

只要能夠讓她女兒平平安安的回來.

"不錯,李主編是個識時務的人,那麼,祝我們合作愉快,事情完成之後,我會將令愛平安的送回學校……"

上篇:128 乖,回去給你親一下    下篇:130 你女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