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30 你女兒?   
  
130 你女兒?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妤這一覺睡到了下午四點鍾,她迷迷糊糊睜開眼睛的時候入目的便是身邊男人俊美的臉龐,他這會兒閉著眼睛,與清醒時不一樣的是,這會兒斂去了他原本眸中的狠戾和冰冷,從戰場上退下來的那股子血腥味這會兒都不存在,他安靜的躺在床上,長而微卷的睫毛隨著男人的眼皮子動了動.

她側目,看著這樣臉,不由自主的就抬起了手過去.

人對于美好事物的向往,是人人相同的不然的話也不會顏值高的人吃香一些,這社會就是這樣的,很多長的好看的人就能夠為所欲為,這個是毋庸置疑的.

女人纖細的手指剛剛觸碰到他的眉頭,就感覺到男人原本緊繃的眉頭慢慢的舒展開來,睡顏也更加的柔和.

其實權璟霆是她迄今為止見到過的,容貌生的最好的人,一個常年沙場點兵的人,身上多了幾分的血腥,卻也不似尋常人那樣的粗狂.

畢竟良好的教養擺在那兒,他骨子里的教養和優雅還是嫡系存在,無時無刻不透露出來的,不過當兵的人,都是一身的浩然正氣,只不過這權璟霆除了在外人面前是一張臉之外,對著她的時候,平白無故的多了三分匪氣,讓人招架不住.

"你要是再看下去,我不保證能不能忍得住."男人閉著眼睛,將她按在自己臉上的手抓在掌心,放到唇邊吻了吻.

偷摸偷看被抓包的女人臉上有點尷尬,伸手揉了揉鼻子,"你餓了嗎?"

都這會兒了,該吃晚飯了,從早上到現在,她是一粒米都沒進肚子,這會兒睡醒了,是挺餓的.

"餓了?"男人睜眼看著她.

後者乖巧的點頭,任由自己的手掌被男人抓在手中不動.

"想吃什麼?"權璟霆起身湊過來,伸手將她抱在懷里.

這樣的摟摟抱抱她也習慣了,低頭看了眼男人環在自己腰際的手掌之後想了想,"面."

可不就是面簡單快捷又迅速呢嗎,這會兒她的心情是特別適合吃面的.

"好,我給你做."男人說完抱著她起身往客廳走過去.

將人扔在沙發上之後,他伸手將早上買回來的逗貓棒遞到她手心里頭,俯下身捏捏女人的臉頰,"無聊的時候就逗逗貓,一會兒就做好了."

清妤點頭,看向了遠處蹲在陽台上曬太陽的貓咪,它眼眸迷成一條縫,嘴里不時的吐出呼嚕聲,想來是十分舒服的.

她動了動手上的逗貓棒,上頭的鈴鐺響起來,一下子吸引了對面貓咪的注意力,昏昏欲睡的狀態一下子轉變,迅速變得清醒起來,眼睛瞳孔都放大了一倍.

權璟霆站在廚房里頭打開冰箱,這里的食材是有人定期更換新鮮的,這個他不用操心,兩人今天一天都沒好好的吃東西,這會兒的確是要吃點簡單快捷的東西.

將鍋子架上燒水,男人從櫃子里取出來一包面條放在琉璃台面上頭,聽著客廳里頭不斷傳過來的鈴鐺的聲音,男人嘴角上揚.

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聽話了,讓逗貓就真的再逗貓.

"她的記憶複蘇,在換了藥之後不知道情況會怎麼樣,是會加快還是減弱,少帥如果擔心的話可以帶清小姐到林軍醫那邊看看……"

林楓的話好像閃現出來,他取出碗碟的動作一頓.

要不要帶這丫頭去看看,她身上的確是有太多的謎團,她自己現在也是迷茫的,每天冥思苦想的樣子的確是他看了不好受.

男人啪的一聲將櫃子門合上,她的確需要去看醫生,只不過不是現在.

還需要再緩緩,最起碼要到她對他,已經完全沒有了排斥的時候,他才敢去賭這一把.

原本剛才還懶懶散散的貓咪這會兒跟著逗貓棒上的羽毛開始跳躍,貓這種東西原本就是你說它安靜,它就是安靜,你說它活潑,它就是活潑的生物,其中不好定性.

不過一看到動著的東西,它就會莫名的興奮起來,這點毋庸置疑.

清妤調整了自己的動作懶懶散散的動著逗貓棒,看著隨著自己的動作開始亢奮的貓,她眸中也有了多多少少的笑意,其實將它帶回來也不是個錯誤.

至少,無聊的時候還能夠有個生物陪陪你.

這會兒因為治療的緣故渾身的貓都剃光了,只剩下頭頂還有一點毛發,這貓剃光了,是真的丑,看著就跟外星人一樣的,清妤視線落在它背後的疤痕上,好像寵物醫院的醫生說,它的傷口上,已經不會在生長出毛發來了.

還真的是挺可憐,原本可以賣萌的生物連最後的本領都被剝奪了.

她背後的傷口會留下疤痕,估計著以後稍微太露背的衣服是不能穿的……

誰平白無故的穿太露的衣服出門啊,有傷風化……

如同連接起來的電子設備一樣,清妤眼前閃現出一副畫面,一男一女站在原地討論著什麼,視野十分的模糊,她看不清楚,只是見到兩人的下半身,她們的臉就好像被什麼東西遮住一樣的,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

畫面反轉,很快看到了另外一幅畫面,看得到軍綠色的帳篷里頭,一雙男人黑色的漆皮軍靴踩在地上,黑色的軍褲包裹著結實有力的雙腿,一樣只是看得到男人精瘦的腰際,他走了兩步,低頭看著趴在床上的女人.

微微歎息一樣的口吻,"女孩子,身上帶著傷,總是不好的……"

這句話,好像跨越了很久而來一樣.

"喵!"貓叫聲將清妤拉回了現實.

她低頭看了眼不知道什麼時候趴在了自己腳邊的貓咪,剛才的一幕幕,好像似曾相識一樣.

那個男人,感覺十分的熟悉.

後背的傷口,清妤想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背上,她的後背上,好像的確是有個長條形狀的傷口,不過是貼近腰際的地方,如果穿尋常的露背禮服的話,是看不太出來的.

指腹黏在疤痕的位置動了動,似乎能夠隱隱的碰到背上凹凸的紋理.

看樣子,的確是應該挑個時間,去看看醫生了,她一直以來吃的藥,好像並沒有什麼用處,只是能夠幫助她遏制頭痛而已,但是最近這段時間,她的頭疼緩解了很多了.

"可以吃了,想什麼呢?"權璟霆叫了兩聲之後發現女人並沒有回應自己,端著面條走出來就看到她在發呆.

"怎麼了?"權璟霆走過來看著她.

"沒什麼."她揉揉腦袋.

男人眸中一沉,兩步跨過來蹲在她,"頭又疼了?"

不是疑問句,是肯定句.

不過自從換了藥之後,她的頭疼也再沒發作過了,這個權璟霆還是十分清楚的.

"沒什麼."她搖頭.

男人抬手,指尖按在她的太陽穴兩邊,輕輕的揉動起來,"過幾天我帶你到軍區醫院去看看,那里腦科的專家挺多的."

清妤點頭,將他的手拉下來,"走吧,吃面."

權璟霆起身摟著她往餐桌那邊過去,面條做的很簡單,西紅柿雞蛋面,這是最快的方法,清妤看著桌面上擺出來的面條,微微一笑.

"軍營里頭是什麼都教嗎?"

不然為什麼他這個本來應該十指不沾純陽水的大少爺,什麼都會,洗手作羹湯什麼的,貌似根本難不倒他.

"個人業務,只為你一個人服務."他說的洋洋得意.

清妤笑了笑,饑腸轆轆的她也沒再搭理男人的話,低頭開始吃起來,對面的男人動了動筷子,慢條斯理的吃著東西,原本軍營里頭的習慣他是帶著的,只不過這麼多年下來,在外頭吃飯的習慣也就是挑幾筷子而已.

這會兒在家里頭自然是不用顧慮什麼的,但是按照他們的吃飯速度,這丫頭是絕對跟不上的,只能適當的放慢速度陪著她一起了.

"好吃嗎?"男人看著她的動作輕笑.

清妤點頭,毫不吝嗇的誇獎,"好吃."

他的手藝的確是不錯,畢竟也吃了人家這麼長時間的飯菜,清妤還是知道好歹的,這要是不誇,對面那個小心眼的男人,會生氣.

"叮咚叮咚……"

還沒等權璟霆回應,兩人正好聽到了對門的門鈴聲,原本這房間的隔音效果是做的極好的,普通人的確是聽不清外面的動靜的,但是這兩位可也都不是什麼普通人,自然是聽得到的.

"誰會過來?"清妤蹙眉.

她這地方也就只有清家人知道而已,難不成是清衍上來了.

"看看不就知道了."男人說著起身,"你乖乖吃飯."

"哦."

低頭吃東西的清妤反應過來,貌似是她家的門鈴響了,他過去是怎麼回事,不是應該是她去開門看看的嗎.

權璟霆從自己門口的可視門鈴內看到了對面站著的人之後,手懶洋洋的從褲袋里頭取出來打開了大門.

站在清妤門口等著人開門的張雪聽到背後的動靜跟著習慣性的轉身,就看到了站在門內的男人.

她瞪大眼睛,看著滿身慵懶的男人,他身上穿著簡單的灰黑色棉質家居服,腳上踩著軟趴趴的拖鞋,腳踝露在空氣當中,透著一種健康膚色的白皙.

"少,少帥?"她不確定的開口.

為什麼權璟霆會在這里出現,而且這架勢看著明明就是住在這里的人.

"有事?"權璟霆越過張雪看到了她身後的兩個傭人.

這清家的夫人,出門的排場還是挺大的,每一次都是前呼後擁的,倒是和她丈夫低調的樣子有些不一樣.

"我來找我女兒."張雪不由的挺直了腰板站在清妤公寓門口.

"你女兒?"權璟霆看著對面的女人,眸中深處滑過一抹厭惡.

清妤在餐桌那邊聽到女兒這兩個字的時候,已經知道了是誰過來了,張雪.

清家每天最有空到處晃悠的人,也就是清夫人張雪了,不過今天怎麼有空過來這邊找她,是有什麼事情要交代的.

被男人這樣俯視,張雪有種入鋒芒在背的感覺,後背冷汗一瞬間就起來的,對面的男人身上那股子壓迫感,不是開玩笑的,是確確實實存在的.

外界傳言和權璟霆,任何人都不可能有對視的膽量,對面的男人唇角上揚,明明什麼都沒做,她卻倍感壓力.

"少帥和我家妤兒是鄰居?"她顫抖著聲音張口.

權璟霆難得的心情好,張口回了兩個字,"不是."

還沒等張雪說什麼,清妤踩著拖鞋從男人背後出現.

"有什麼事嗎?"她看向對面的張雪.

這下看到清妤從權璟霆背後出來,不光光是她,連陪同過來的兩個傭人都開始嚇了一跳.

大小姐這是什麼時候和少帥同居了?不是自己住在這邊的公寓嗎.

"你們住在一起?"女人話語間語調上揚,聲音有些尖細.

恰好她對面的兩個人都不是喜歡解釋的人,都自動忽略掉了張雪的這個問題.

"有什麼事情?"她看向張雪,再次發問.

後者明顯的覺察到自己剛才的確是有些失態,伸手整理了自己的頭發之後張口,"我這次過來是有事情要告訴你的,過幾天的中秋節記得回去,中秋節後兩天是爺爺的八十大壽,別忘了."

鬼知道張雪是頂著什麼樣的壓力在面對權璟霆的時候還能夠神態自若的,不過轉念一想,任由你再怎麼厲害又能怎麼樣,還不是一樣的看上了清妤.

以後若是想要和清妤在一起,免不得要叫她一聲媽.

她是長輩,有什麼好害怕的.

"八十大壽."清妤低頭呢喃.

"你爸爸的意思是好好的操辦操辦."張雪說著取出一張請柬上前,原本想要遞給清妤的,權還是不由自主的兩手奉上,"少帥如果得空的話,請賞臉一起."

以往清家的任何活動都是會給權家去請帖的,但是權家人卻是從來都沒去過,就連禮物都沒托人送來過,不過這次清建業卻肯定了權璟霆會來.

不為其他,清妤在,他便會過去.

權璟霆視線落在女人遞過來的請帖上,燙金紋路的紙張上點綴落下的流蘇是金線制成的,看得出來的奢華無比,清家財力雄厚,一張名帖成千上萬,也不足為奇.

清妤偏頭看了眼,她也不確定權璟霆到底會不會過去.

"既然這樣,我自是賞臉光臨."男人說著伸手,隨意的將名帖接過來,都沒看一眼便扔在了玄關的櫃子上.

滿不在乎的態度顯然是沒將清家放在眼中的.

張雪咬著牙,剛想發火卻還是忍住了,對方的身份,還是容不得她放肆的.

緊跟著她看向了清妤,"那到時候少帥就跟著妤兒一起過來了."

清妤看得出來張雪眼中對她的警告,她有些好笑,到時候權璟霆過不過去,這可不是她說了算的.

"妤兒,中秋節那天記得早點回去,媽媽給你做你最喜歡喝的湯."張雪滿目慈愛.

"我知道了."清妤回應道.

"既然這樣,那我就先走了."張雪看著兩人,擺出了長輩的姿態開口,"少帥,我是一個母親,自然也知道養女兒的辛苦,您和我們家妤兒還沒結婚,也沒個什麼名分,就這麼公然的同吃同住,這不太合適."

"畢竟對女孩子的名譽還是有影響的."張雪笑著說.

這話提的清妤都覺得有些好笑了,從前巴不得將她打包送到權璟霆床上的張雪,會說出這樣的話,清家人恐怕都巴不得她和權璟霆這會兒出什麼問題吧.

"這個不用您操心,該給的東西,我一樣不會落."權璟霆說著伸手摸摸清妤的頭頂,滿臉的親昵.

張雪臉色變了變,"那我先走了."

女人一直到走到電梯里頭,臉色都還是不對勁兒的.

她身後的傭人也跟了她這麼多年了,知道自己夫人的毛病是什麼,也不敢隨便張口,不過小姐和少帥有了這樣的一層關系,先生和老爺應該會更加的高興吧.

清家老爺子八十歲壽宴,當然會去的人自然是很多的,清妤看了眼玄關處被男人扔在櫃子上的請柬,秀氣的眉頭動了動.

清家這是借她的光,給權璟霆遞過來了請柬.

"想什麼呢,快過來吃面,都快涼了."男人在餐桌前張口叫道.

到時候去不去的,在看權璟霆自己的想法吧,她也不能左右他的思想,不過肯定的是,清家這次讓她也盛裝出席,清家是從來都不讓她暴露人前的.

這次怎麼不一樣了.

……

清衍回了公司之後找了自己手底下的人,詢問了一些關于茗香茶園的事情,從前他是從來都不管這些事情的,畢竟這茶園他也只是去過一次.

並且當初在茗香茶園成立的時候清建業的的股份也是私人制的,想必除了里頭內部的人和清建業自己,都沒有人知道這茗香茶園,是清建業的產業.

好歹也是在商場上摸爬滾打這麼多年出來的,清衍也不是個什麼都不懂的愣頭青,在清建業從茗香茶園後門走出來的時候,他心里就已經有了大概的猜想.

秘書的動作也很快,將能夠搜集到的資料也全部取了過來放到他的桌面上,看著整齊劃一排列開的資料手續,他心里有種不同的感覺.

"給我定一束花,還有果籃."他看著秘書吩咐道.

女秘書點頭開口,"您是要去看病人嗎?"

"嗯."

"好的."

辦公室內只剩下了他一個人,總務處那邊將他的晚餐送了進來,原定今天是要打算加班的,清建業翻了翻桌面上的資料之後,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臉色這會兒更加的不好看了.

桌上送過來的是頂級日料,沒有中餐撲面而來的香味,他捏著文件走到了桌前,看著食盒里頭整齊劃一排列起來的壽司,唯一的一點胃口也不見了.

這上頭有茗香茶園從開業以來的所有資料,生意很好,卻也不是普通尋常人就能夠進去的,身份才是你能夠進去這里的敲門磚.

茗香茶園的常客也都已經全部明了了,都是帝京權勢財富一等一的官員名流.

這樣名流云集的地方,他的父親能夠直接從茶園的鮮為人知的後門走出來,身邊還是不輕易露面的茶園經理,他的猜測幾乎是已經能夠肯定了一半了.

清建業在書房里頭那通電話他確定了田鐸案件和他也有牽涉,但是這些問題,他從來都是不知道的.

秘書坐在辦公室里頭,剛剛將筷子拿起來就看到急匆匆出門的清衍,手上拎著果籃抱著鮮花,這急匆匆的也不知道是去見誰.

詳細的情況,他恐怕只能去問當事人了.

蘇珂忙活完了手上的工作之後就去了醫院看蘇云,這兩天醫院里頭人來人往的也都是她的同時和朋友,雖然田鐸的事情她心里對蘇云的確是有些不滿.

但是那件事情現在蘇平邦也沒讓她插手,忙活了公司的事情之後也樂的清閑.

蘇云正好在吃晚餐,蘇珂找來的護工十分的盡心盡責,也知道她這傷適合吃什麼不適合吃什麼,手藝也是不錯的,照顧人的時候也是盡心盡力,做的十分好.

"吃著呢,今天感覺怎麼樣?"蘇珂進門就聞到了食物的香味.

喝湯的蘇云抬頭看了她一眼,"還不錯,樂得清閑."

她不用工作,每天有人伺候,可不是樂得清閑嗎.

蘇珂笑了笑,知道她現在心里還有氣,不過她卻是不相信父親會對蘇云下手的,這點她打死都不信.

"多吃點,恢複的也快,我聞著這味道不錯."

"你不回家去?父親能放過你?"

"我公司忙著,父親這兩天也忙,我回去不一定能夠見得到他."蘇珂說著伸手將電視機打開.

里頭傳出來了有關田鐸案件的新聞報道.

"今日中午,衛生局局長田鐸現身我市公安機構疑似對虐貓進行筆錄調查,我們在現場能夠看的到一些被硫酸傷害寵物的飼主情緒激動,……"

蘇云抬頭看了眼,早上起來的時候她也懶得看新聞,沒想到這田鐸這麼快就到警察局去了.

動作挺快的,積極配合調查,這是要樹立正面形象?

"你也知道這次的案件除了你們報社拍到的,其余的都沒有實質性的證據,看來這新聞,的確是快銷聲匿跡了."蘇珂張口道.

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他們都已經能夠猜得到,洗白,不就是只有那幾個套路而已.

"你不用特地告訴我,我現在這個樣子,也做不了什麼,你告訴父親,我手斷了暫時拿不起筆寫稿子."蘇云低頭說道.

"你現在還在懷疑你的手是父親讓人打斷的?"蘇珂無奈歎氣,"你就算同父親置氣也不能置氣到這個地步,虎毒不食子,他不可能會傷你的!"

"反倒是你,從小到大,父親對你的縱容你也看到了,蘇云,人總是需要成長的."

蘇云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蘇葉來的時候對她說了這些話,現在大姐再來一回,什麼時候她成了蘇家的眾矢之的了.

這件事情沒有辦法去評斷,但是她沒錯,而且現在躺在醫院里頭的人是她,不是別人.

她這個大姐無論什麼時候都是相信父親的,覺得他不會對自己的孩子那麼的殘忍,認為無論再外面再怎麼肮髒,但是他還是一個好父親.

屁,開的什麼玩笑.

"大姐,我傷好之後會搬出來,你們都不用管我了."

蘇珂知道她這會兒心里不舒服,剛想張口勸解,就聽到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你好,蘇小姐."清衍對著蘇珂打招呼.

看到過來的男人,蘇珂眼中一亮,這清衍過來,也就說明了上次的相親是有實質性的進展的.

"清先生快進來."蘇珂上前接過他懷中的鮮花交給護工.

清衍看了看病床上的蘇云,臉上的淤青還在,左臂打了厚厚的繃帶,一看就知道傷的不輕.

"清先生怎麼有空過啦?"蘇珂張口道.

"我聽說二小姐受傷了,我正好到附近辦點事情,就順便過來看看."

蘇珂滿意的點頭,看到病床上不為所動的妹妹,抱著自己的外套起身對著兩人吩咐,"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們先先聊啊,你好好休息."

"我送送你."

"不用了,你坐著吧."

蘇珂其實是真的希望清衍和蘇云能夠成,畢竟她這個妹妹這麼多年走南闖北的,如果再不好好的物色起來,恐怕到時候就得單身一輩子了.

況且能夠找個人好好的治治她的性子也是好的,這清衍就不錯.

況且蘇云的性子是這樣的,清家家世不錯,清衍人也不錯,是在合適不過的了.

蘇云看向坐在自己對面的清衍,他們也不是很熟,並且上次相親清衍也不像是看上她的樣子,再加上這次的事情,她不認為清建業能夠讓她嫁入清家.

所以這人過來,估摸著也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你,傷的挺嚴重的?"清衍看著她的手臂道.

蘇云看了眼,語氣冷淡,"骨折,其余的沒什麼大問題."

"我……"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田鐸的案子是吧?"蘇云冷笑.

這清家父子,是真的一丘之貉.

"暴力威脅之後,現在是需要你過來警告我了嗎?"

蘇云這態度,讓清衍心里頭一個咯噔,看樣子,他想的沒錯,蘇平邦和清建業的合作關系,是蘇云都知道的.

這次的事情,父親,真的牽涉其中.

"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吧."清衍起身准備離開.

蘇云轉頭看著他,這好像不是應該有的程序吧.

腦袋里閃過某種可能,蘇云張口叫住了男人,"清衍,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問我?"

他搖頭,視線落在女人打著石膏的手上,"沒什麼,你好好休息吧."

很多事情,原來在面對真相的時候,是真的讓人無法接受,這麼多年,他一直都以為父親是真的已經放手所有的事情了,原來背地里的欲望,卻還是沒有消散.

"清衍."

走到門口的男人頓住了腳步.

"很多事情不都是我們看到的那樣."

這是她能夠說的唯一一句話.

他背影的蕭條和眼中的失望,不是假裝的,蘇云好像看到了第一次知道父親真面目時候的自己,那個時候,她的認知崩塌掉,心里頭也是絕望的.

她不知道清衍最後會不會和自己父親一樣,但是他現在的樣子,的確是難受的.

世界上最難過的事情,莫過于你認為的人,最終將臉皮撕破的時候,背地里的肮髒不堪,讓人無法接受.

------題外話------

今天更的這麼早,快誇我????????

上篇:129 要麼我繼續    下篇:131 隱藏手段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