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36 疑惑(兩更合一)   
  
136 疑惑(兩更合一)

g,更新快,無彈窗,!

蕭林的案子比他們預計的漫延速度要快很多,網友是最神奇的生物之一,很多動作迅速的網友快速的扒出了蕭林的家庭情況和李偉的生平,一個是襲擊云野山莊的綁匪頭目,手底下十幾條人命,一個是正義凌然的警局局長,兩人怎麼看都應該是抓和被抓的關系,怎麼也不會是加害者和受害者的關系.

很多人迅速的扒拉出來,蕭林妻子趙嬌的公司,在帝京都排的上名號的食品公司,在帝京這樣的地方,產業上億的人遍地都是,雖然並不算什麼太過富足的人家,但是卻也絕對不清貧.

很多人也都開始合理的懷疑起來,趙嬌的公司里頭,名堂應該也是不小的,一時間網上也都吵開了了.

趙嬌接到消息之後就馬不停蹄的往回趕,蕭曉在電話里也說的不清不楚的,秘書也將所有的情況都發到了她面前,這次的情況和以往不同,就算是趙嬌,也感覺到了十分的棘手.

機場內,趙嬌拎著包包走在大廳內.

"趙總,那風投那邊,我們怎麼辦?"她身邊的秘書張口問道.

這次出差原本是要談公司並購的事情的,趙總這邊什麼都沒說就回來了,好像有點不合適.

趙嬌面色冷峻,身上的職業套裝顯得精明干練,"無論他們出什麼價格,不用還,直接將合同簽了."

秘書看著自家老總的樣子,也知道了這次的事情不同于往,只能點頭應下了,風投那邊給的價格也不算太低的,只不過總裁一直都沒滿意.

現在看來,只要能夠給公司職員一個合理的處理結果,不要裁員或者是大幅度變更,趙總是什麼都會應下的.

趙嬌回國的消息是封閉的,所以這會兒等在他們公司前的記者還沒有挪窩,這會兒回趙家的路上倒是一路的暢通無阻的,小區內有專業的保安維持秩序,他們也都進不去,只能站在門口干瞪眼,等著蕭家的人回去.

他們選了後門進去,避開了不少的記者.

蕭曉在家里頭坐立難安的,從昨天父親被帶走,到現在已經是整整一天了,她沒有得到任何人的消息,凌隊長那邊也沒有傳來任何的風聲動靜的.

她也見不到蕭林,這會兒是真的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是相信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但是卻架不住現在的輿論形式的發展變化.

"曉曉."趙嬌從門口進來就見到沙發上神色難安的女兒.

"媽!"幾乎是見到趙嬌進來的一瞬間,蕭曉便沖了過去.

"媽,怎麼辦,我很擔心爸爸."她神色著急的拉著母親的手.

趙嬌臉色稀松平常,伸手摸摸她的腦袋,"嚇壞了吧,沒事,媽媽回來了."

兩人往沙發那邊坐下,傭人給趙嬌泡了杯花茶過來,這是她平常時候最喜歡喝的.

"別擔心,你要相信法律體制,你爸爸沒有做過的事情,他是不會認的."趙嬌看著女兒安慰道.

蕭曉點頭,心里也稍微安定了不少,但是卻還是十分的急躁,這件事情來的太突然,幾乎是沒有任何的征兆就這樣了.

"我趕到警局的時候,爸爸已經被帶走了."蕭曉低頭,"媽,那個李偉的事情,你清楚嗎?他當年的案子,真的是爸爸辦的嗎?’"

趙嬌在回來的路上就已經看過了所有的新聞報道,也想起來了以往的事情,跟著點頭.

"對,當年他兒子的綁架案,的確是你爸爸經手的,當時綁匪當著所有警察和李偉夫妻的面殺死了他們的兒子,你父親也掏槍擊斃了綁匪,但是卻的確是一次失敗的案子."趙嬌隱隱歎息.

"這件事情也成為了你父親一輩子的心結,到這時候還是打不開,云野山莊的案子,你父親之後也關注了後續動向,那段時間,他常常做噩夢,總是夢到當年的場景."

沒想到這麼多年之後卻是有人那這件事情做文章,硬生生的將事情擺上了台面.

"這麼說,當年真的是爸爸沒能救回他兒子?"

她從來沒有聽過父母提起這件事情的,她原本以為那個新聞,只不過是有心之人的杜撰罷了,沒想到還真的是有一部分真實的原因在里頭.

"你也知道警察這個職業,要面對的和經曆的也十分的多,看著自己救不了的人死在自己面前,這是最難過的."趙嬌歎了口氣.

她原本以為這件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也就慢慢的過去了,但是沒想到云野山莊的案子讓這個李偉又從新出現在了大眾的視野當中,何其可笑.

"媽,那我們現在應該怎麼做?這件事情很棘手,不光光是輿論導向現在在爸爸身上,很快這風就會吹到你們公司身上了."

這麼多年潮起潮落的,她們看到了一些家族的興衰,自然也就更加明白了這些新聞記者的套路.

蕭林作為公職人員,自己的妻子有家資產上億的公司,一家人的生活也是在上流社會當中不輸誰家的,這樣冷不丁被爆出來的案子,很快就會有人將趙嬌的公司擺上台面,很多不好的猜測自然也就會出來了.

趙嬌按按腦門,這點她當然是無比清楚的,可是就算是這樣,很多事情也不好解釋的.

"公司那邊你不用擔心,這段時間要委屈你別出門了,等到這件事情過去之後你再出去."趙嬌張口道.

蕭曉點頭,這時候她出去也幫不了什麼忙,說白了也只是添亂而已,但是現在見不到爸爸,這是讓她最擔心的事情,被監察機關已經立案調查了,估計相應的人員也已經到位了.

"事情是從一份錄音開始的,只要找到李偉的父母,總是能夠說明白這件事情的."趙嬌說道.

一旁的秘書很快點頭,"我們會很快查找李偉父母的居住地."

"我們走吧."趙嬌說著起身.

"您要去哪兒?"蕭曉拉著她的手.

"我去看看能不能見見你爸爸,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凡事總是需要去努力,你在家里頭等著."趙嬌說完便帶著秘書離開了.

蕭林在檢查機關那邊也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作為妻子,她如果不見到蕭林現在的情況,是不會放心的.

車子再次開出了蕭家,趙嬌拿著報紙端詳,很快看到了末尾的記者署名,蘇云.

蘇平邦的女兒,也難怪了.

這樣的新聞被放出來,最有利的便是蘇平邦,這兩天市長換屆選舉基本已經定下來了,蘇平邦繼續擔任帝京市長一職,這麼多年蕭林和蘇平邦一直不對付.

也算是面和心不合,這次能夠抓到這樣的機會去將蕭林拖下台來,自然是他們求之不得的了.

蘇云前端時間因為田鐸的案子剛剛進過醫院,這個新聞趙嬌是知道的,當時她心里也有幾分好奇,這田鐸雖然面上不是蘇平邦的人,但是背地里早就暗度陳倉了.

蘇云的報社將新聞放出來之後,跟著報道的記者和蘇云便被襲擊了,這背後的人肯定是幫著田鐸的,但是卻連著蘇云一起收拾了,這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按道理來說,這背後的人應該是不會敢動蘇云的.

"趙總,您在想什麼?"一旁的秘書張口道.

這盯著報紙發呆了半響,好像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的樣子.

"蘇云出院了嗎?"

她還是有必要要去見見這位蘇記者的,蘇家的二小姐.

"昨天早上的時候就已經出院了."

在蕭局長的新聞出來之後就出院了,好像醫生沒能夠攔下來.

"她這會兒是在哪兒?報社?"

"在酒店住著,是昨晚上入住的."秘書說著將一張名片遞過去,"這是蘇記者的名片."

白色的紙張上頭寫著蘇云兩個大字,下方跟著一串號碼.

"要過去嗎?"秘書張口問道.

"不閉了,先往拘留所那邊過去."

現在當務之急是見到蕭林再說.

車子很快在拘留所前頭停下來了,這里恐怕是現在唯一一個沒有被記者包圍的地方了,這個拘留所隸屬是被監察部門管轄的,許多犯了錯的官員都會被帶到這里.

"我自己一個人過去,你們不用跟著了."趙嬌拎著包下車.

遠處的大門看上去無比的巍峨雄壯,門口的哨兵矗立在兩側,身上的防爆服無比的威嚴.

將自己的身份證遞進去之後,趙嬌很快得到了回應.

"抱歉,你不能進去."

"為什麼?"

趙嬌其實也知道,進了這個地方,是基本上見不到人的,一直要等到案子確定了最後才能夠見到放出來的蕭林,但是她自己,還是沒辦法接受.

一個帶著眼鏡的中年男子走了出來,脖子上帶著藍色繩子的工作證,隨著他走動的動作搖晃,見到趙嬌的時候,他臉上拉扯出一個笑容.

"弟妹,你回去吧,現在你是見不到老蕭的."

"路部長,現在是個什麼情況?"趙嬌見到來人,面色沉著,看不出著急的樣子.

路部長眼中多了幾分贊許,都說蕭林命好,娶了個老婆本事很大,這時候才看到出來,他在這地方工作,見過不少丈夫出事之後,打扮時髦的貴婦哭哭啼啼的樣子.

這老蕭媳婦兒,倒是個有本事的.

"我也不清楚,上級這次算是下了大決心了,將所有和老蕭有私交的人都從檢查小組里頭刷下來了,那組里頭都是外地剛剛調任過來的,底子清白,和帝京里頭任何官員都沒有牽扯."路部長面色嚴肅.

田鐸的案子已經讓上級忙活的死去活來了,這蕭林是正好趕著風頭上出來了.

"所以現在,我見不到老蕭?"

"嗯,不過你也別擔心,我們都知道老蕭的為人,我們都相信他,不會有事的."路部長張口道.

"我知道了."趙嬌見了眼那邊依舊巍峨的大門.

路部長跟著安慰,"你要相信上級,這次的檢查組成員都是公平公正的,相信一定會給老蕭一個公道."

這樣官方化的說法也安慰不了趙嬌,但是現在也只能這樣了,唯一慶幸的是,檢查小組里頭沒有蘇平邦的人,這個是最好不過的了.

"那您能夠見到他嗎,他在里頭好嗎?"

"你不用擔心,至少在里頭他是餓不著冷不著的,我會想辦法去看看他,你放心吧."

趙嬌沉默了一會兒之後,"您如果見到他的話,能不能幫我帶句話."

"你說?"

"讓他無論如何都要撐住."趙嬌張口道.

蕭林的身體原本就不好,平時血壓血脂什麼都挺高的,她害怕冷不丁的來這麼一會兒,蕭林便在這里頭倒下了.

"你放心,他不會有事的,如果這邊有什麼事情的話我再聯絡你."

"那謝謝您了."

趙嬌上了車子,轉頭看著越來越遠的大門,心里的焦急逐漸平穩下去,老蕭現在還在里頭,只能靠她了,所以這時候,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倒下的.

"趙總,我們現在去哪兒?"秘書發問.

"先去公司,你想辦法聯系一下,能不能夠見到李偉?"

如果能夠拿到李偉的證詞,案件也許會有好轉的.

"李偉現在已經被檢察機關帶走了,相應的還有當年和蕭局長一起辦案的警員也都被傳喚了."秘書張口道.

這也是他們剛剛才收到的風.

檢查機關的動作的確是很迅速,幾乎是斷了一切想要搗鬼人的後路.

趙嬌捏捏眉心,她也是氣糊塗了,這時候見李偉做什麼,該問的,檢查部門都會問的,她也不用操這份心.

她現在腦子比剛才要冷靜許多了,這些事情一件一件的,都慢慢發生出現,目的想來也只是為了將蕭林推出來而做的鋪墊而已.

"不用找李偉父母了,去監獄."

如果說李偉被帶走了,那麼和他一起襲擊云野山莊的人,也許能夠有什麼信息.

她心里有種預感,云野山莊的案子和蕭林的事情並不是毫無關聯的,冥冥之中,肯定有什麼樣的聯系,既然所有的當事人都不在,她自然要另辟捷徑,不能夠坐以待斃.

"和風投那邊聯系,告訴他們我們願意讓百分之二十的價格,要求現在馬上簽合同,讓林副總代表我過去,馬上辦完這件事情."

"好."

有些事情既然避免不了,那麼只能積極面對.

……

清家.

中秋節後是老爺子的八十大壽,清家這次也是打算好好的操辦操辦,所以這兩天張雪就已經開始忙活起來了,清家的臉面放在這兒,自然是不能扔的,所以從晚宴的細節開始都是仔仔細細的一點不馬虎的.

老爺子這次打算在家里頭辦,也不去酒店了,正好前段時間家里頭好好的翻新過了,也不會失禮,確定了地點之後便是一系列的准備工作了.

張雪坐在沙發前頭擬名單,她低頭看著手上的名單發呆的時候,清衍從外頭走了進來,看到沙發前不知道在想什麼的張雪,他開口叫了聲.

"媽."

沒人答應他.

清衍跟著再叫了一聲,"媽!"

他這一聲便把張雪從自己的思緒里頭給拉了出來,反應過來的女人抬頭就看到已經走到自己面前的兒子.

"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清衍在她面前站定.

"沒什麼,這不是正在准備爺爺的八十大壽嗎."張雪笑了笑.

看著他身上筆直的西裝,張雪發問,"今天怎麼有空回來?"

"我回來拿文件,一會兒就走,我爸呢?"

"和爺爺一起出去了."

"哦."清衍心里頭有了想法,跟著看到她面前已經鋪開的所有資料,笑著說,"您要是覺得忙不過來的話可以讓妤兒回來幫忙."

畢竟一起做事情的時候是最能夠增進兩人感情的,張雪和清妤這關系的確是沒有從前好了,母女關系也是需要經營的不是嗎.

想到清妤,張雪眼中劃過一抹厭惡,卻還是很好的掩飾住了,"她忙著,就不用了,到時候回來的時候將少帥帶過來就成."

這是她唯一的想法.

清妤的作用,不就是權璟霆嗎,如果不是能夠拿下權璟霆的話,恐怕早就被她扔到不知名的地方去了.

清衍注意到張雪的表情和情緒,跟著在她面前落座,一本正經的將自己這段時間的疑惑問出來,"媽,我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嗯,問吧."張雪看著手上的資料說道.

"您為什麼從妤兒醒過來之後,就好像對她沒了從前那樣的親昵,甚至還有些嚴苛?"

他其實是想說刻薄的,但是卻還是止住了,總不能對著長輩這麼說話的不是.

張雪手上的動作頓了頓,跟著發笑,"哪有的事兒,你看錯了."

清衍打量著母親的表情,也知道她是在打幌子,從前清妤和母親的感情他是看在眼中的,但是自從輕語蘇醒過來之後,就好像很多事情都變了,張雪的態度不是從前那樣的了,反倒是多了幾分他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在里頭.

更加多的時候,他感覺母親面對清妤的時候,就好像陌生人一樣的.

"既然你問了,我也就告訴你了,她對我的態度你不是看不出來,她現在對我這個媽媽沒有半點的尊重,你還想讓我怎麼辦?"

清衍心里想著估計張雪是氣清妤對她的態度不像從前那樣了,在鬧別扭.

"您也知道她現在忘記了很多事情,您跟她置氣,犯不著啊."

"衍兒,你……"張雪話到嘴邊卻停住了,沒再說下去.

"怎麼了?"

"沒事兒,不是忙著工作嗎,上去拿東西吧,一會兒再耽誤了."

她最終還是沒有張口說出來,很多事情,該藏著還是得藏著.

清衍點頭起身,走了兩步之後轉身,"對了,您知道這兩天我爸忙什麼嗎?"

張雪抬頭,卻是也不清楚,"沒忙什麼吧,不過我聽到他打電話說的也都是什麼新聞之類的."

清衍心底一沉,臉上表情未變,"那我上樓去了."

清建業的很多事情不光是清衍不知道,就連張雪都是不太清楚的,一是她不願意去多管,二是清建業也不會讓她知道.

倒不如自己樂的輕松自在的.

清衍上樓之後並沒有往自己的書房進去,反而是打開了清建業的書房門,這門很多時候都是不會上鎖的,家人之間都會有起碼的尊重,重要的文件清建業也不會放過來.

重要的是清氏他三年前就已經放了權利,這會兒他桌面上也沒什麼實質性的文件,平常時候也就是過來這里練練字什麼的,傭人也是按時會進去打掃的.

清衍合上門,這里早上剛剛被打掃過,這會窗簾都是拉開的,采光十分的充足,整個房間內十分的明亮無比,他踩著輕快的腳步往前過去,去到了書桌前.

桌上整齊的擺放著練書法用的東西,宣紙整齊的鋪開放在桌面上,一旁的硯台已經干了.

他狀似無意的看過桌面上,沒什麼多于的東西,跟著拉開了左手邊的抽屜,里頭整齊的碼放著一疊一疊的文件,這里是清家從前的資料,他都見過.

如果說茗香茶園是父親的產業,那麼這里應該能夠找得到相應的文件才對,找了所有的抽屜之後,清衍轉身就看到了掛在牆上的那副油畫.

這是一幅潑墨風格的山水畫,風格很是明朗,從他記事開始就掛在書房里頭了,清衍腦袋里頭迷迷糊糊的想到了什麼,跟著靈光一閃.

他伸手將畫取下來就看到了藏在背後的密碼箱,小時候他偶然間見過清建業打開過這里,這里頭應該就放著清建業的一些產業.

一些他不知道的產業.

將家里頭的所有人的生日全部試過之後,還是沒能夠打開密碼箱,清衍歎息,將畫重新放回了原位.

沒有密碼,是打不開的.

只能等到下次過來再試了.

清衍側目轉身的時候,在最邊上的架子上看到了一個文件袋,這袋子和架子上整齊劃一的藍色文件盒不一樣,有些明顯的擺放在那兒.

應該是最近這段時間剛剛才看過的東西,他伸手將文件袋取下來打開,里面的內容看的男人臉色慢慢的沉下去.

上面詳細的記錄了云野山莊襲擊案綁匪頭子李偉的所有資料記錄,還有他父母的住址,翻了幾頁之後,清衍愣在原地,外頭照射進來的陽光透過架子上的空隙打在地上,他這時候卻感覺十分的冰冷.

原來這件事情,是真的和父親有關系,他並沒有想多.

掏出手機將上面的資料拍下來之後他將文件放回了原位.

張雪手上的賓客名單擬了一半的時候,清衍從樓上下來了,他手上拿著兩個文件袋.

"要走了?"張雪抬頭看了眼他.

清衍拿著文件走出大門上了車,將手機翻出來看了看剛才拍下來的照片.

清建業和這件事情有關系,這是毋庸置疑的了,他想到了醫院里頭蘇云對他說的話,蘇云這麼多年做記者積累下來的人脈,想來也是清楚清建業和蘇平邦那點勾當了.

詳細情況他應該好好的去問問這對老夫妻,也許能夠知道點什麼.

想到這里他驅車去往了資料上老夫妻居住的地方,城郊邊界的破舊小區里頭.

清建業進來之後並沒有太費力就找到了李偉父母所在的地方,因為過來打擾兩位老人家的記者有些多,所以警察局特地安排了人在這里守著.

清衍也不是什麼記者,將自己的名片放出來之後順利的進入了小區內部,這里居住的人很雜,老舊樓房原本的樣貌已經看不出來了,防盜窗已經生鏽變色,隨著雨天下雨的雨水,鐵鏽沿著窗台流下來帶著深厚的痕跡.

頭頂暴露在空氣當中縱橫交錯的電線帶著嚴重的安全隱患,沿著樓梯上了三樓,走廊上擺放著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和清衍西裝革履的光鮮外表格格不入,他打量了四周的狀況,看了看堆放起來的一層一層的紙板和塑料.

很快去到了下頭人所說的房間門口,破舊的房間門大開著,兩位老人這時候正在收拾東西,房間最中央的水泥地板上放著兩個布袋,他們步履蹣跚的往里頭塞東西.

"老頭子,你快點……."老太太將手上的兩個相框放進了袋子里頭之後轉回去看向了正在疊衣服的老伴.

老頭子慢悠悠的走過來將手上的東西扔到袋子里頭之後拉上拉鏈,"好了,那些都不用帶了."

"那我們快走吧,在這兒一早上就有那麼多人過來找我們,我這心實在是放不下."

"早走早好."老頭歎了口氣,將布包背在身上.

"這彩電我們還要嗎?"

"到了那兒什麼都有,這東西帶著也是累贅."老頭子說了句.

清衍站在遠處的拐角,看著兩個老人背著包包步履蹣跚的一步一步往下去,他們互相攙扶著往下走去.

這兩人就是李偉的父母,看他們的樣子生活的實在不能夠稱為富足,他們這樣子像是在逃避著什麼一樣,按道理來說,自己兒子孫子的案子還沒有終結.

他們不是應該等著看罪魁禍首的下場嗎,這會兒卻有些像是落荒而逃.

清衍這麼想著默默的跟在了兩人身後,保持了一段距離跟著他們,這樣的小區原本就雜亂無章,各種違章建築亂搭亂建的,一條狹窄的巷子口只能夠過兩個人,倒是方便了他跟下去了.

老人步子原本就不快再加上背上背了東西,就更加是走不快了,清衍跟的毫無壓力,很快便去到了小區的門口,看到了等在門口的警局人員,他們默契的轉身,往另外一個方向過去.

清衍看了眼,提起腳步出了小區之後開上了自己的車,往他們走的另外一個出口過去,車子剛好開到門那邊,便見到了兩位老人上了一輛黑色的車子.

他將手機掏出來拍了張照片之後跟上了車子.

這車的方向並不是帝京市中心,而是越發的偏離了帝京,慢慢的往鄉下過去了,清衍保持著安全的距離跟著前方的車子.

事情發展到現在,他大體也能夠知道是怎麼回事兒了,這兩位老人,是的確有可疑,所以他們的話,是不能夠全信的.

車子很快在距離帝京五十公里的一個鄉鎮停了下來,這里早些年是風景區,開發之後也有游客,不少原住民在這里開起了農家樂,倒是收入不錯.

這里距離帝京不遠,卻是和那里的繁華截然不同,很適合喜歡安靜的人居住.

清衍很快看到了兩位老人在路邊下了車子,和上車的時候不同,他們手上多了一個黑色的手提包,兩人抱著東西慢慢的消失在山路上.

清衍將地點記得一清二楚的,車子停在路邊一直看著那輛車子消失在自己視野當中.

他伸手撥通了一個電話,那頭的人很快急接了起來,"喲,大忙人今天怎麼有空給我打電話了."

"幫我查一個車牌號,小心一點."清衍張口道.

那邊的人一愣,卻是很快答應下來,清衍很少求人辦事的,這樣的機會可不得好好的把握住了.

"車牌號發過來,晚上給你結果."

事情已經到了這地步了,清衍心里的那點感覺已經說是越來越強烈了,這兩位老人生活十分的拮據,這點從他們房門外擺放著的那些東西就能夠看得出來,平時應該是依靠拾荒撿廢品來度日.

可是房間里頭卻能夠有一台全新的液晶電視,擺放那台電視機的桌子都看得出來是陳年的舊木頭了.

這點十分的蹊蹺.

在新聞出來的第二天就著急忙慌的搬離了帝京,如果不是他碰巧遇上,想必也不會知道這兩位老人居然搬到這地方來.

就在他低頭沉思的時候,車內的手機響了起來,接過來一看知道是秘書的.

下午有個會議,他不得不回去,清衍打著方向盤轉回了回城的方向.

上篇:135 在親一個    下篇:137 墊腳石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