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37 墊腳石   
  
137 墊腳石

g,更新快,無彈窗,!

李偉在蕭林的案子出來之後第一時間便被蕭林案子的檢查小組帶走了,這件事情說白了李偉是當事人,按照李偉父母的說法,當時最了解當時情況的,就應該是李偉這個人了,他的妻子自殺,兒子死去,一家三口也就只剩下了這麼一個當事人.

不過因為是死刑犯的緣故,需要調查,檢查小組向上級打了報告,希望能夠將李偉的行刑日期往後延一點,在案子清楚之後再送回監獄,茲事體大,上級也很快同意了.

所以李偉被從監獄那邊接了出來,正好被安置在了關押蕭林的拘留所里頭,也算是重兵把守的.

容業的身份擺在那兒,多多少少也是有點話語權的,要見到李偉,的確也不是什麼難事,中午十二點,兩人准時到了關押拘留所門口這邊.

軍車上的牌號囂張,門口的哨兵並沒有阻攔,就那麼暢通無阻的直接進了檢察院大門,容業將車子停在大院里頭,帶著蘇云下了車.

她今天穿著的倒是比昨天要得體很多,雖然被蘇萍姚幾番阻攔,她也還是並沒有留在容家借宿,蘇家人也並沒有過去找過她,連蘇珂的電話她都沒接.

臉上的紅腫已經消下去了,畢竟是要見人的,所以出門前她特地化了個淡妝,整個人看上去要精神一點.

"容將軍."從里頭走出來的人對著容業叫恭敬的叫道.

容業點頭將墨鏡摘下來,帶著皮手套的手對著蘇云點了點,"白處長不用客氣,這是我妹妹,蘇云."

"蘇小姐你好."白處長張口道.

他熟悉容業,當然也知道這妹妹是怎麼回事,容夫人的娘家人,蘇市長的千金小姐,蘇云,也是記者.

"先進去吧."白處長在前頭引路.

兩人隨後跟上,走進了中央大廳的位置,蕭林和李偉是分開關押的,在不同的方向,也是有不同的人守著的,只不過倒是很少有人知道李偉被帶到了這里,畢竟這也是保密事項.

"這就是李偉的房間."白處長在一道黑色的密碼門前停下.

門口還守著兩個人,這門也是雙重保障的,自然是害怕他逃脫,畢竟也是一個身背命案的死刑犯,他們將人從監獄接了過來,到時候當然需要將人完好無損的給誰送回去的.

"你們已經審訊過了?"容業張口道.

後者點頭,"對,連續問了一晚上,說法倒是和他父母的錄音一樣,您需要看看嗎?"

"不必了,這是你們的保密事項,我就不摻和了."容業笑道.

跟著他看向了身邊的蘇云,"你自己進去,十分鍾之後必須出來."

"我知道哥,謝謝你."

"成,我在外頭等你."容業說著拍拍她的肩膀.

密碼門被門口的人打開,蘇云提起腳步走了進去,站在門口的白處長看了看容業,容將軍和權少帥是出了名的從來不管閑事的人,無論這帝京再怎麼亂,再怎麼折騰,他們只管軍營和戰場的事情.

什麼時候對這件事情這麼的關心了.

"將軍過來喝杯茶吧."

"有勞了."容業跟著人往隔壁的房間過去了.

既然放人進去了,白處長當然是知道不會多問的,容業的身份和為人擺在這兒,他不會做什麼太過分的事情,所以白處長也是放心的讓人進去.

蘇云算是明白了門口的人為什麼不跟著她一起進來,這房間雖然挺大的,但是中間被一塊透明的鋼化玻璃阻隔,一分為二,最里面的那面看得到已經坐在了椅子上看著她的李偉,他背後是一面被封死的牆壁,白花花的換的人眼睛疼.

他身上穿著藍白的囚服,頭頂依舊是锃明瓦亮的,臉上的刀疤明顯,和他背負的十多條人命莫名的相配.

她走過去坐在了一椅子前方,中央位置有一塊出氣口,兩人的談話不用通過電話,椅子上的李偉手上還帶著手銬,已經被控制的死死的了.

蘇云將手伸進口袋里頭,按動了錄音筆,讓其保持在工作的狀態.

"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蘇云."

對面的人懶洋洋的磕著眼皮子,頭也沒抬,身上多了幾分在監獄里頭待出來的頹廢,"我能說的已經說了,剩下的沒什麼好交代的了."

一副並不是那麼配合調查的樣子,蘇云幾乎已經能夠猜得到,李偉對檢查組的人到底說了什麼,應該是和她父母所差無幾的,看著對面的人不願意搭理她的樣子,蘇云扔了一枚炸彈過去.

"我是一名記者,你父母的采訪就是我做的,我叫蘇."

聽到蘇云的話對面的人猛然抬頭,看向她的目光當中多了幾分的探究,"你是采訪我父母的記者?’

就是錄音當中那個問問題的女記者.

"沒錯,我現在有些問題想要問問你,希望你能夠如實回答."

李偉坐直了身體,看向她的目光當中沒有了方才的戒備,蘇云動動手指伸進口袋里頭,調整了一下錄音筆.

"既然你是當事人,我的問題也許會齊全一點."

"你問吧."李偉盯著她說道.

蘇云將自己的問題拋出來,"根據你父母的說法,當年你的兒子被綁架,對方綁匪要求你們湊足五十萬贖金,你們報警之後,是蕭林接手的你的案子?"

"對."

"你還記的當時他的小組里頭還有哪些警員嗎?"

李偉眯眼蹙眉,像是在細細思考一樣,"還有三四個,其中兩個一個姓凌一個姓王,詳細的名字記不起來了."

蘇云點頭,跟著發問,"你知道綁匪的身份嗎?"

"我的一個同事,濫賭欠了不少錢,已經妻離子散了,就將念頭打到了我身上."

"你父母說,當時案子結束之後,你們的五十萬是被當時的警員蕭林拿走了,後來你到警局索要的時候卻被值班警員暴打,對嗎?"

蘇云眼睛死死的盯著他,生怕錯過了對面人的每一個表情動作.

"對,我的錢被蕭林拿走了."那人幾乎是斬釘截鐵的回答.

蘇云盯著他的面部表情變化,在說出蕭林拿錢的時候,他幾乎是沒有半點猶豫的,像是已經准備好了的答案那樣,而且臉上並沒有半分的猙獰仇恨之色,反倒是有種釋懷的感覺.

"可是你說你被值班警員暴打,但是你為什麼一口咬定所有的錢是被蕭林拿走了,而不是其他的警員?"蘇云盯著他,說出這話,多多少少的有了點逼問的意思.

還沒等李偉反應過來,蘇云跟著再張口,語調明顯的低了低,"我想,有人教過你?"

李偉瞪大眼睛看著她,緊跟著習慣性的看了看頭頂那邊的監控攝像,蘇云背對監控探頭,上頭拍不到她這會兒的動作和表情,他急忙調整了自己的表情.

"是,我確定,蕭林的老婆以前就是自己開超市的,現在開了連鎖店,早期做生意的資金就是我那五十萬!"

李偉更加堅定的回答讓蘇云更加清楚了,估摸著有人教過他們這些話,並且也是系統的說出來的,真的是好手段.

"蘇記者,我爸媽身體好嗎?"李偉臉色平靜的開口問道.

當初那些人承諾過,會好好的照料他的雙親的.

蘇云看著他,慢慢的從自己懷中掏出一張照片放到了桌面上,整個人正好將後邊的攝像頭遮擋下來,也看不出她的動作.

李偉在見到照片上的人之後瞪大了眼睛,手指不由的蜷縮起來,這女記者,真的是他們派來的人.

"他們很好,另外,我想問問你,你襲擊云野山莊的時候是怎麼想的?"蘇云指腹抵在照片上.

"我已經不想活了,左不過是條人命而已,能夠早點見到我兒子和老婆,我很樂意,那些人就當做是他們倒黴吧."李偉歎息道.

蘇云點頭,嗓音明顯的低沉下去,語調平緩卻小聲,"你見過高秘書,對嗎?"

"我見過,你們答應過會好好的照顧我父母,不能食言."李偉開口道.

蘇云心里一沉再沉,原來事情還真的是她想的這樣,這些人,已經喪心病狂了,云野山莊里頭十多條人命都成了他們的墊腳石,往上攀爬的踏板,何其殘忍.

無論是李偉還是其他人,都成為了他們的通往權勢路上的一塊踏板,何其可恨.

"你放心,我會多去看他們,兩位老人的身體十分的硬朗."

李偉松了口氣,安心下來,只要父母親後半輩子有人依仗,他也沒什麼好牽掛的了.

"你放心,我不會亂說話,這些我都會帶到棺材里頭去."

蘇云按了錄音筆的停止鍵,將照片收回了懷中之後起身拉開了房間門,她指尖止不住的顫抖無比,不知道是氣憤還是難過.

白處長和容業喝了兩杯茶的時間,蘇云也就出來了,看著面色蒼白的女人,容業蹙眉上前.

"問完了?"

蘇云勉強點頭,跟著看向了對面的白處長,"我能知道,李偉的證詞和他父母的一樣嗎?"

後者點頭,老老實實的說出來,容將軍帶過來的人,也沒什麼好隱瞞的.

"對,李偉的話和他父母的相差無幾,畢竟也是當事人,自然是說的更加清晰一些了."

所以這案子基本上已經算是定下來了.

"那麼,蕭林說什麼了?"

"蕭林的嘴很死,一直並不承認自己貪汙了五十萬的事情,倒是承認了當年的確是他辦的李偉兒子的綁架案,這案子他到現在還是記憶猶新的."

事情不到最後階段,誰都不敢妄下定論,這事情還需要多方取證,不能光憑一方的片面之詞就定案.

如果蕭林自己認了也就罷了,但是現在蕭林都還是浩然正氣的否認這件事情,是栽贓陷害還是其他的什麼,需要經過調查取證才能夠知道了.

"我們走吧,謝謝您."蘇云點頭鞠躬.

"哪里的話."白處長看向了容業,"我送送您吧."

權勢這東西,真的是個好東西,如果這時候容業不幫她,蘇云是絕對見不到李偉的.

黑色軍車開出了檢察院大門,容業看著副駕駛上發呆的女人,手上動了動方向盤.

"怎麼,你問出什麼了是這個表情?"容業好笑道.

蘇云搖頭看向了容業,"哥,我一直都想問你,你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不喜歡我爸爸,現在我算是徹底明白了,很多事情你們是局外人,所以比我看得清楚."

連她這個女兒都厭惡蘇平邦的所作所為,更加別說是外人了,容家這樣的人家,往上倒三輩都頂天立地的主,怎麼會稀罕和這樣的人打交道.

恐怕是看一眼都覺得惡心的.

"看你這樣子倒是悟出了不少東西了?"容業調笑道.

蘇云低頭盯著手上的錄音筆,"我以前一直和我爸不對付,從前我以為我是厭惡他背叛我母親,現在我才知道,我厭惡的是什麼."

容業偏頭看了眼,跟著說,"你倒是別哭出來啊,否則我還得停車哄你."

女人的眼淚他是最見不得的,他可不像權璟霆鐵石心腸,在他眼中這會兒估摸著除了清妤之外,是沒有男女之分的.

"我倒是好奇你問出了什麼?"

"云野山莊的案子,你們派了兵援助是嗎?"

"嗯."

還是權璟霆自己去的,那時候牽扯到權雨琳的安全,沒想到進去了還有個清妤.

"你不想說就不用告訴我,我的觸及范圍是不管這些明爭暗斗的事情的,官場沉浮,誰都會有這麼一天."容業像是在安慰蘇云一樣.

車子很快去到了市中心的位置,蘇云叫停了容業的動作,在中央廣場下了車子.

容業打著方向盤,墨鏡下的臉俊逸無比,看向蘇云的臉多了一份嚴肅,"我問你,你做這些事,是為了你的職業,還是蘇家?"

蘇云合上車門的手指一頓,隔著車窗看向了里頭的男人,他墨鏡上反射出自己那張嚴肅的臉,蘇云動了動手上的錄音筆,笑容清澈.

"我是為了我自己."

她過不去自己這道坎,如果蕭林是因為這件事情出了問題的話,她難辭其咎.

就當做是,她給自己的一個交代.

"祝你好運."合上的車窗擋住了男人的臉.

黑色的軍車在她面前呼嘯而去,蘇云站在街道旁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心里泛冷.

她走了兩步之後,包內的手機響了起來,掏出來就看到了微信上清衍的條框閃動,點進去之後幾張照片出現在屏幕上.

她瞪大眼睛跟著撥通了清衍的電話.

"這是怎麼回事兒?"

那頭的男人正在回程的路上,接到蘇云的電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那對老夫妻被這車子接走了,並且送到了距離帝京五十公里的鄉下,那地方你應該能夠找得到."

"你是怎麼知道的?"蘇云警惕道.

清衍苦笑之後張口,"我和你有一樣的目的,但是卻又不一樣,我想你應該用得到這些信息."

那頭的人將電話掛斷了,蘇云站在原地看著手機,清衍的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一樣又不一樣的.

不過李偉的父母被什麼人接走,這點能夠查出不少的東西,根據她同李偉的交談,至少已經能夠確定了他襲擊云野山莊之前,是見過高秘書的.

也明白了他的所有證詞都是受那些人指使的,說的也都是對蕭林不利的.

李偉現在已經認為了她和高秘書是一起的,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更加的好辦了.

上篇:136 疑惑(兩更合一)    下篇:138小姑娘能耐啊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