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38小姑娘能耐啊   
  
138小姑娘能耐啊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妤和權璟霆從花店回去之後她自己先回了對門去洗澡,打掃了這麼一天,身上都是灰塵什麼的,髒的難受,權璟霆也沒將人給拖回來,自己抱著文件回了公寓里頭,距離他的假期結束,跟著自然就是隨著而來的厚重文件.

清妤進門前就看到了黑牙手上的那大摞厚重的文件,心里歎了口氣,這權勢越大,隨著而來的也就是越重的負擔.

浴室里,水汽氤氳,潺潺的水聲流動響起來,女人赤著腳站在花灑下,頭頂下來的水滴順著肌膚紋路落在地上最後彙集進了下水道的入水口,白皙的五指按下了開關,頭頂的花灑停止了噴水,她擦了身上的水滴之後穿上了浴袍.

站在鏡子前,她想到了自己腦海里頭的那句話,跟著伸手拉開了浴袍,從鏡子模模糊糊的那層水汽上,清妤看到了自己背後隱隱約約的一條疤痕.

她的記憶的確是有慢慢複蘇的現象,但是卻還是模模糊糊的,並不是那麼的清晰,一些虎頭蛇尾的話更加是多極了,她根本就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在她記憶里頭.

穿著浴袍額女人從浴室走出來,她站在房間門口就看到了在客廳里頭坐著的男人,他這會兒身上的衣服已經換了,穿著舒適的家居服,頭發還帶著濕意,手邊放著一摞文件,他指尖翻過紙張帶出輕微的響動聲,低頭盯著上面的內容,男人眉頭緊蹙.

怎麼就把辦公的地方給挪過來了.

"吃完飯之後帶你去軍區一趟."權璟霆聽到女人走過來的動靜張口道.

清妤給自己倒了杯水,"做什麼?"

"帶你去檢查身體."

軍區那邊有個腦殼大夫挺不錯的,這也是林楓打聽過來的,在他回去工作之前,至少要帶著這丫頭過去檢查檢查,否則他也不會放心.

"哦,你這樣子忙過來做飯嗎?"她看著男人手邊的文件挑眉.

權璟霆將手上的東西放下了抬頭看著她,手指抬起來勾了勾,示意她過來.

清妤捏著水杯走過去,看著他的樣子有些好笑,平穩的坐在了男人的旁邊,他伸手將人拽進懷里頭,清妤手中的水杯晃了晃,差點灑出來.

"既然我沒空做飯,丫頭,你要不要給我做?"權璟霆低頭看著她,語調帶著暖意.

後者笑了笑,跟著張口,"你真的要吃我做的飯?"

"嗯."

"好,我給你做."清妤說完將水杯放到他面前的桌面上起身回了房間換衣服去了.

她這個人,對吃的也許是沒那麼挑剔,但是卻也沒那麼的隨便,東西好吃她多吃兩口,不好吃就少吃兩口,倒是挺好養的,從來不矯情.

清妤很快換了衣服走出來,到廚房取了黑色的圍裙帶在身上,這圍裙也就是權璟霆會用,畢竟常常下廚做飯的人是他.

看著女人在廚房開始忙活的樣子,男人低頭笑著翻閱手上的文件.

"我剛才好像是不是聽到我的手機響了,就洗澡的時候?"清妤背對著權璟霆擺弄爐灶.

男人頭也沒抬的回了句,"嗯,清衍."

清妤往鍋里加水的動作停了停,跟著轉身,"你怎麼跟他說的?"

"他問你在哪兒,我告訴她你在洗澡."男人勞老老實實的張口.

清妤將手上的水放回冰箱里頭,跟著追問,"然後呢?"

清衍一般不會無緣無故的給她打電話的,總歸是有點什麼事情才會打電話過來的.

"他讓你記得中秋節回去過節,然後秘書會給你送點中藥過來,說是對你恢複記憶有幫助."

權璟霆差點沒笑出來,這丫頭的症狀,恐怕中藥也是溫補只是止疼的,沒什麼多于的作用,倒是難為這個清衍想著了.

"你沒說什麼不敢說的?"清妤挑眉看著他.

這有點不像這男人的風格啊.

"什麼叫做不該說的?"男人抬頭好整以暇的看著她.

清妤閉上嘴,默默的轉身看著鍋子,等到水開的時候默默的將手上的面條放了進去,再順便將切好的西紅柿也給扔了進去.

她水平的確不高,不過做菜這東西,從前權璟霆沒來的時候她還有興致動動手,可是被男人喂養了這麼長時間,她已經不想讓自己的手藝去傷害自己的胃了.

權璟霆專注手上的事情,一直到聞見了那邊的面條的味道才看向了那邊忙活的女人,看著她腰上的圍裙,男人笑了笑,心底散發一陣暖意.

從前母親也是這樣系著圍在廚房里頭做飯等著父親回來,轉眼間已經物是人非,現在他才能夠理解了父親那時候的心情,有人專門為了你洗手做羹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莫過于此.

清妤將兩碗面放到了桌面上,對著那邊的男人開口叫道,"過來吃飯吧."

權璟霆聽話的將手上的文件扔開,踩著拖鞋走了過來,伸手捏捏她的臉,俯過身親上去,"真乖."

西紅柿雞蛋面,算是清妤覺得自己能夠做的最好吃的東西了,她坐在權璟霆旁邊的位置開始動筷子,看著他低頭吃面的樣子,清妤心里居然沒由來的有了一種滿足感.

"好吃嗎?"她盯著男人的動作.

權璟霆咽下口中的面條,嘴角上揚,"好吃,只要你做的都好吃."

這怕是世界上最老掉牙的情話了.

清妤笑著回了句,"那下次我給你裝碗生米,你看看好吃嗎."

"只要你給的,我都吃下去."權璟霆看著她,說的十分認真.

這飯算是沒能夠好好吃了,清妤搖頭,自己默默的動了筷子,後天就是中秋節了,她這是真的要跟權璟霆回權家去啊.

她連在清家都不是那麼的自在,更加別說在權家了.

雖然她的確是對總統府有些好奇,但是以這樣的方法去,好像她不是太樂意的.

權璟霆這次吃東西倒是挺快的,將碗里的湯都喝乾淨了,他伸手動了動還在發呆的女人,"乖乖吃完,我一會兒就好了."

弄完之後就帶著她出門.

這軍醫一天不看,他心里就實在不會踏實.

清妤和權璟霆弄好之後出門,已經是朝霞漫天了,坐在副駕駛上的女人將音響打開,果然是一心向國的人,廣播頻道都是各種新聞什麼的.

這兩天也都是蕭林的案子,翻了幾下之後清妤收了手,看向了車窗外.

都快天黑了,還得去看醫生.

"怎麼這個表情,想說什麼?"權璟霆看著她問.

"沒什麼."清妤看向窗外,"你說我能好起來嗎?"

她腦袋里現在還是跟一鍋漿糊一樣的,渾渾噩噩的,沒什麼記起來的蹤跡和影子.

"肯定能,別多想."權璟霆單手握著方向盤,伸手拉著她.

車子很快去到了北部軍營內,距離上次權璟霆過來已經是過來很長時間了,上次他們過來的時候這些士兵都有幸見到了少帥女朋友的槍法,為此軍營里頭還津津樂道了很長時間.

北部軍營里頭單獨有所醫院,是權璟霆地界里頭專門收治受傷士兵和干部的地方,但是也很少人知道,這里頭的軍醫脾很古怪,但是本事的確也是不小的.

這軍營相當于權璟霆自己的地盤,倒是大手筆給醫院里頭購進了不少的醫療設備,這里設施齊全,這里進來的軍醫,也都是實打實有真本事的.

不過這軍營里頭,他們也就是幫訓練受傷的士兵治治跌打損傷什麼的,這些士兵都身體素質好到爆炸,平常時候連個小感冒都沒有,所以一來二去倒是成了這軍營里頭的閑人了.

權璟霆帶了人進去就看到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坐在辦公室里頭,清妤看到對方的長相時一愣神,權璟霆帶她來看的不應該是十分有名望的醫生嗎,這有本事有實力的醫生,不都應該是那種上了年紀的嗎.

可是這個指關節伸出來比她還要白皙的年輕男人,是怎麼回事?

他發絲微微要比權璟霆長一些,透著健康的亞麻色,五官俊秀,長相帥氣,一身的白大褂穿在他身上看著就跟走在T台上的模特是一樣的,看上去也不過和權璟霆一樣的年紀.

只不過渾身儒雅的感覺和權璟霆是截然不同的.

"這就是軍營里頭所有人津津樂道的,少帥的神槍手女朋友?"路城看著對面的女孩子笑道.

男人笑的時候會露出尖銳的虎牙,帶上了和尋常人家少年不一樣的感覺,原本身上氣息柔和的人偏生被這虎牙帶出了俏皮狡黠的感覺,身上溫潤的氣質十分的讓人舒服.

注意到身邊的人視線一直落在對方身上不放,權璟霆放在她腰上的手力道加重,咬牙切齒的說出一句話.

"寶貝,他長得比我好看?"

清妤回過神來,伸手摸摸鼻子看了看身邊人,見到他眸中的不滿之後撤扯嘴角笑了笑.

的確,這世界上長得比權璟霆好看的人是找不出幾個的,她這是好奇,僅僅是好奇而已.

"我還沒回來就聽到了不少的風言風語,還想著是誰不要命了,敢給少帥按上一個女朋友,沒想到這還真的是活的?"路城盯著對面素面朝天,卻是五官絕美的女孩子說道.

權璟霆拉著她到一旁坐下,"你什麼時候見過死的?"

"無事不登三寶殿,怎麼,是你病了還是這小姑娘病了?"路城問完之後自己反應過來,"看我這記性,你這好手好覺的,也不會生病,應該是這小姑娘病了."

路城年少成名,和權璟霆的嗜血不同,他是救人成名的,父親和母親都是著名的腦科專家,傳到他這兒自然也是不差的,少年的時候連同國外著名的醫科大學攻克了不少科研難題,這會兒也算是半個名人.

不過他生性好靜,雖然學的是治病救人的行業,但是卻最討厭麻煩,為了躲清閑才做的軍醫,再加上他和權璟霆是少時好友,也就到這北部軍營里頭掛了個閑職.

在這軍營里頭,恐怕就是他最清閑的,這也才剛剛從國外參加研討會回來的,不過他也是樂的自在.

不過酒香不怕巷子深,軍隊里頭也是有不少的人知道權璟霆的軍營里頭藏著這麼個腦科聖手,時不時的也會帶著家中的病人上門來.

"給她做個詳細的檢查,她幾個月前腦袋受傷了,失憶了."權璟霆摟著旁邊的女人張口道.

路城眉眼一挑,看著他的動作,什麼時候見過這權璟霆對一個女人這麼親昵的,還帶著人往這邊過來看病,看樣子這軍營里頭的傳言也不都是假的.

"成,這位小姐跟我過來."路城帶著人往外邊的檢查室走過去.

這位腦袋不太好的小姐,長相倒是和權璟霆挺配的,他這趟出國去了幾乎兩個月的時間,所以對帝京的很多事情也就沒那麼的了解,誰都想不到這麼短的時間,權璟霆能夠從一個不近女色的大佬,直接變成了這會兒扣著人家小姑娘細腰不放的登徒子.

他不得不感歎一句,愛情到來的時候,真的能夠將神都拉下神壇的.

"我自己去吧,你不用跟著了."清妤看著里頭的儀器道.

男人笑了笑,跟著松開了手看著她走了進去.

路城坐在外邊的房間,隔著玻璃看著清妤躺在了儀器上面,做一個全面的腦部CT更加能夠了解情況,這受過傷的腦子,可不是開玩笑的.

好在他當時纏著權璟霆買了這機器,現在看來,明智之舉啊.

"她受傷多久了,你過來的時候應該將她的病例一並送過來,我才好詳細了解."路城操控著電腦開口.

男人腦袋里頭轉了轉,跟著張口,"半年時間."

"什麼都想不起來嗎?"

"對."

路城慢條斯理的張口,"這失憶的原因是很複雜的,可能是多種原因構成的,也許不光光是外力損傷,還有很多的原因,需要慢慢的觀察."

權璟霆透過玻璃看著里頭的女人,放在身側的指尖微微蜷縮起來,他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是不是想要讓她恢複記憶,老實說他對她的過去,可以說是一無所知的.

她蘇醒過來之後,會不會毫無眷戀的離開,權璟霆曾經是不敢賭的,但是現在,這丫頭分明對他有了依賴,才讓他有了這樣的信心.

腦部CT的片子很快便出來了,清妤從機器上起身,拉開門的時候男人過來拉著她往屋外走,路城取了片子回了辦公室.

看著坐在辦公桌前盯著片子不放的路城,男人的耐心都快磨沒了,"怎麼回事?"

"這位小姐,看這樣子的你的腦神經沒什麼問題,你是一點都想不起來嗎?失憶半年了,就沒有點記起來的蹤跡?"

清妤秀氣的眉頭動了動,跟著張口,"我這段時間腦袋里總是有一些稀疏的碎片閃過,但是卻沒能夠想起來,再仔細去想,就什麼都想不起來了."

路城點頭,既然是車禍引起的腦部撞擊,這個成因就很負責了.

"你的記憶有蘇醒的跡象,很好,我給你開幾瓶藥,你先吃著,如果兩個月之後還是沒什麼動靜的話,你再過來找我."

對面的男人懶洋洋的抬眸看了他一眼,路城被噎了一下,急忙改口,"讓你男人帶你過來找我."

他這才舒展眉頭.

"謝謝路醫生."清妤禮貌道.

"不客氣."

看著權璟霆摟著女人離開的背影,路城挑眉,護成這樣,寶貝成這樣,他是得去問問容業這到底是何方神聖了.

能夠收服這個活閻王,小姑娘能耐啊.

上篇:137 墊腳石    下篇:139 親愛的夫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