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39 親愛的夫人   
  
139 親愛的夫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權璟霆拉著清妤從路城這邊出來,北部軍營地方很大,所以很多區域也都是有嚴格的劃分的,路城的醫院在軍營最南邊的位置,不過也是一個三層小樓而已,四周砌了圍牆,四四方方的一方小院,一樓能夠看得到在值班室里頭坐著看書的軍醫.

對于醫生來說,沒有病人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的,院落圍牆邊緣都種上了不同的樹木,這會兒的季節院子地面上都落了許多黃生生的樹葉,隨著微風風拂過在地面上滾動.

權璟霆手上捏著路城給的藥,帶著她往院子外面走過去.

"我們是現在回去嗎?"清妤張口發問.

這個時間段也應該回去了,剛才還滿目赤紅的夕陽已經落下去了,四周的路燈發出來的光芒越發的明亮,在這兒呆著也沒什麼去處.

"一會再走,我有些東西需要去取."權璟霆拉著她往自己宿舍那邊過去.

晚風微涼,清妤跟著他走在水泥路上,就算是這個時候還是能夠聽得到那邊傳過來的動靜,士兵訓練時喊口號的聲音無比的洪亮,嘹亮無比.

"冷嗎?"男人停下腳步,將手上的藥遞給她.

緊跟著將自己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她身上,清妤出門的時候只是穿了一件長袖的單衣,這會兒風吹過還是真的挺冷的,她只不過抖了抖,這男人便感覺到了.

權璟霆將藥接過來,跟著攬著她繼續過去.

走出了醫院一段路程之後,清妤看到了迎面過來的容業,他身上穿著筆挺的軍裝,黑色的軍靴十分的锃亮,在夜色下人顯得十分的挺拔無比.

"喲,清小姐來了."容業看著清妤笑道.

"容將軍."

權璟霆抬頭看了他一眼,伸手拍了拍清妤的腰部,"去我宿舍等著我."

他語調剛落,門那邊的衛兵便過來帶著清妤繼續往前走,她也不是什麼粘人的人,權璟霆讓她先過去,肯定自然是有什麼事情要和容業談的.

清妤聽話的跟著衛兵往前走,迎著對面的路燈燈光,她才看清楚了,這位小戰士好像是她第一次到軍營來的時候見到的那位.

"你?是上次那個?"清妤不由自主的張口.

士兵聽到她的話,跟著轉頭對著清妤靦腆一笑,他皮膚略顯黝黑,但是卻有一口亮白的牙齒,笑起來十分的憨厚.

"小姐您還記得我呢?"

"記得,你幾歲了?"清妤看著他發問.

"我今年二十二歲."

這個年紀,男孩子正是熱血十分的時候,參軍報國,是一份榮耀,也是一份赴湯蹈火的責任.

"上次少帥帶您過來的時候我就覺得你肯定是少帥的女朋友,沒想到還真的被我猜對了."士兵笑的憨厚,卻是十分高興的說.

清妤笑了笑,"你為什麼這麼高興?"

"因為我們大家伙都特別的喜歡您啊."他回應道,跟著又反應過來什麼一樣的搖頭,"不是那種喜歡啊,別誤會."

"我沒誤會."

她也不是人民幣,沒必要所有人都喜歡她.

"您知道嗎,上次你個少帥打了靶子練了槍之後,很多兄弟都變成你的粉絲了,就連我也是,我一直都打不好,上次見到你和少帥的比賽,簡直神了!"

他們所有人都在想,少帥什麼時候會被拿下,但是卻也很擔心.

權璟霆是什麼樣的人,戰神,在他們所有人眼中宛若神砥一樣的存在,不是普通女人能夠配的上的,那些嬌滴滴,碰一下都能夠倒了的女人,是配不上他們少帥的..

但是這位可不一樣,能夠和少帥比槍法不說,長相又絕對的是女神,更重要的是她並不聒噪,整個人在哪兒都是安安靜靜的樣子,和少帥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更加別說這會兒還要不少的士兵都是她的粉絲了.

"打槍你們應該都比我厲害."清妤客套道.

"哪兒有,我就現在還是一塌糊塗的,我們軍營里除了狙擊手之外,能夠打成您那樣水平的人很少."

她還是個女的,這就更加讓人驚奇了.

清妤面上帶著淡淡的微笑,很快遠離了醫院的區域,要到權璟霆的宿舍,需要穿過士兵的訓練場地,這個清妤剛才過去的時候就看到了,隱隱約約的似乎能夠聞得到和著泥土摻雜著汗水的味道.

"一二!一二!!"

清妤站在路燈下看著對面訓練場上揮汗如雨的士兵,不同的排長帶著自己的士兵劃分區域訓練,清妤這邊隔著一層鐵網,那邊燈光下,甚至能夠看得到飛揚的塵土.

權璟霆的軍營在整個M國乃至國際上都是赫赫有名的,能夠進來的士兵也都是被選拔過的,都是各部隊的頂尖人才才能夠到這里來,但是任憑你再怎麼厲害,到了這地方,還是得按照從前的訓練方法,從基層練起來.

"你們這里每天晚上都要訓練嗎?"

"對,這是晚練,從六點鍾開始到晚上十點."

"每天都這樣嗎?"

"嗯,訓練是由各個連長自己決定的,訓練量也由他們自己決定,但是到了每個月的月底,少帥都會進行練兵驗收,如果排名在後面的連隊,會有懲罰."

不過到了這地方,那個男人不是爭強好勝的,那里會接受自己比別人弱的現實,所以都會往死里練,所以北部軍營的人就算隨便拉一個出去,也是要比其他部隊的強很多的.

林楓站在訓練場最中央的位置看著四周正在訓練的連隊,少帥這兩天沒怎麼找他,他倒是也清閑的能夠過來練練兵的,轉頭就看到了那邊路上的清妤.

她頭頂的路燈打下來,臉部光澤柔和,整個人安安靜靜的站在那里,就跟仙女似的,只不過身上披著的外套下衣角繡著的軍營圖騰,宣告了清妤的身份.

這圖騰只有少帥能夠往衣服上繡的,其余的人都是沒資格.

林楓想了想,提起腳步走過去,正准備過來讓他簽字的三連連長看了眼,看著男人的背影,緊跟著抬頭順著林楓的視線看過去,就見到了路燈下邊跟仙女似的姑娘.

"老嚴,老嚴!"他抱著文件夾轉頭看向了自己身邊還在練兵的四連連長.

"咋地?"四連連長轉身看著他,嘴里還不停的說,"給我繼續!不許停!"

"你看那姑娘,是不是就是少帥女朋友?"他朝著清妤的方向努努嘴.

四連連長轉過來走了兩步,跟著瞪大眼睛,"還真的是!上次不就是她和少帥比槍來著,聽那些小伙子說和少帥水平差不多的那個!"

上次清妤過來的時候他們正好在訓練,休息去扒拉窗口的那些小子回來說的繪聲繪色的,還順便將清妤描述的跟天上下來的仙女似得.

他們那幾個老兵都笑著罵那些小子是在軍營里頭待長了,太長時間沒見過女人了,哪兒來的他們口中描述的那麼好看的姑娘.

"這些我信了,這姑娘還真的長得跟仙女似的,難怪能把少帥給拿下了."四連連長看著清妤的臉愣了神.

這姑娘莫不是從天上來的,光從長相來說,美的跟仙女似得.

"你說這長得好看我們是見識到了,這槍法是不是真的跟那些小子說的一樣?"

"這我哪兒知道去."三連連長瞪了他一眼.

"林少將過去了,咱們過去看看唄."

林楓隔著鐵絲網對著清妤敬了個禮,"清小姐有什麼事情嗎?"

"沒事,我只是看看而已."清妤笑了笑.

她也是路過,覺得好奇就停下來看看他們練兵的樣子,這鐵欄網也只是用來劃分區域的,高度才不過到林楓大腿那里.

"清小姐要是覺得好奇的話可以進來看看."林楓轉頭看了看身後的還在訓練的士兵.

"不了."

"林少將!"林楓身後慢慢的走過來兩人.

清妤的視線落在他們身上的迷彩軍服上,肩章上的星星代表他們的軍銜.

"有什麼事?"林楓轉身看著走過來的兩位連長.

四連連長暗搓搓的搓搓手,看向了對面的清妤,"那個,我們是聽說這位小姐的槍法能夠和少帥平分秋色所以這不是過來見見人嗎."

就這麼個瘦弱的小姑娘,細胳膊細腿的,能拿得起槍嗎.

感覺那些小子有點誇大其詞了.

"我看你們是負重越野跑的少了吧."林楓盯著兩人.

開什麼玩笑,清小姐是過來給你們觀賞的嗎,這要是被少帥看到了,都吃不了兜著走.

"不是."兩人迅速立正站好.

清妤抬頭看著他們身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停止訓練不時的將視線放過來的士兵,這軍營里頭的消息傳得這麼快了.

"少將,要不就讓清小姐給我們打幾槍,也讓那些小子們開開眼界,好好的訓練."三連連長頂著壓力張口道.

"對對."一旁的四連長附和道.

這是實話,讓一個姑娘打槍打的好,後面對那些小子會有種激勵的作用,況且,這傳聞聽多了,誰都想來驗證一下是不是真的.

林楓臉色冰冷,和權璟霆待久了,不說話的時候威懾力還是十分厲害的,幾乎是同款臉,軍營里頭除了權璟霆之外,很多士兵都很害怕見到林楓生氣的.

怎麼說呢,畢竟也是少帥身邊的人,生氣起來自然是不一樣的.

兩人剛剛因為林楓變化的臉色而想要退回去,就聽到了圍欄這邊的清妤開口.

"行啊,正好我也無聊."

林楓看著清妤,還是禮貌的說,"清小姐不用在意."

這些人都是練少了,多練練就不會亂說話了.

"沒事林楓."清妤說完單手放在了圍欄上方,縱身輕輕一躍便跳了過去.

她身後的小士兵面帶崇拜,跟著她跳了過去.

好在清妤今天穿的是褲子,並沒有穿裙子,出門前男人壓著她將身上的裙子給換成了款式再簡單不過的長褲長衣,這軍營里頭男人太多,權璟霆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當然不會讓她穿著裙子過來,白白的讓人看了好風景.

"那我們要去室內靶場嗎?"四連長跟在清妤身邊張口問道.

"不用了,就在這里吧."

這里並不是室外靶場,只是普通的訓練場,清妤在這里打靶子,必須要有足夠的自信不會傷到人.

看著清妤和林楓一行人一起過來,原本正在訓練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就看到三四連長對著對面的所有人招手.

"都停下來!我們看看夫人打靶子!"

清妤差點沒腳下一個踉蹌摔在地上,這夫人這兩字,他們是怎麼喊出來的.

林楓憋著笑了笑,這要是少帥聽到了不知道多高興,這幾個二貨,平時不長腦子,這會兒倒是挺有用的.

"那是少帥女朋友啊!過去看看!"

"對對,過去看看!!"

很快那邊的士兵都沖過來,將清妤呈半圓形的圍起來,看著她站在中央的位置.

"給我找幾個靶子吧."清妤看著身邊的兩位連長開口.

兩人動手指揮,很快看到這邊士兵很快找了靶子過來,立在了清妤對面的位置,這靶子在夜里會發出光亮,但是卻也是十分細微,能夠讓你看清楚在這里.

但是如果要打中的話,因為燈光反射的關系,卻是很難的,需要有精准的力度不說,更加需要冷靜的判斷力.

"清小姐不嫌棄的話,用我的配槍."林楓說著將自己腰間的手槍遞了過去.

清妤接過來掂量了一下,北部軍營的軍需用的都是最頂級的設備,這配槍自然是不必說的,尤其還是林楓這樣的軍銜.

四周圍了一群的男人,都目不轉睛的盯著清妤手上的槍,看這清小姐的駕駛,是真的會用槍啊.

清妤握著手槍,對准了對面的靶子,不知道為什麼,每次她拿著手槍的時候,都有種莫名的安甯和安全感,所以她喜歡打靶,也答應了兩位連長的請求.

女人眯眼,兩腿站的筆直在草地上,聞著槍油的味道,她唇角輕勾,眾目睽睽之下打出了第一槍.

"砰!"

對面閃著紅光的靶子應聲而碎,只剩下周邊一圈白光閃爍.

"好!!"

四周人一片喝彩聲,聲音頗有種響徹云霄的感覺.

清妤沒有停頓,三發子彈接連而出,連著打中了最後的三個靶子,她甚至都沒有瞄准,子彈隨著她挪動的幅度射出,毫無意外的全部進了各自靶子的中心位置.

"好!!"

"厲害!!"四連連長鼓掌喝彩道.

"夫人厲害啊,這可是手槍還不是狙擊槍,沒有瞄准鏡都能夠這麼厲害."三連連長張口道.

他身後的一群男人開始附和.

清妤差點想直接把槍塞進他嘴里,這聲夫人他們喊著不別扭啊,都是怎麼喊出這些話的.

"清小姐很厲害."林楓張口道.

周圍的士兵臉上滿是驚喜,眼中熠熠生輝,這就是少帥看中的女人啊,以後也是少帥夫人,真的是很厲害了.

"給我找兩個活靶子,我再打兩槍."清妤看著林楓道.

"好."

清妤轉身看了看身後的士兵,從他們的眼中她見到了很多獨有的東西,軍營這地方,是個很神奇的地方,他們會崇拜比自己厲害的人,但是卻也會發憤圖強的去更加的努力而贏過對方.

權璟霆的地方,能夠進來的人,也都是經過層層篩選的,從他們的眼中,她看到的只是驚訝和欣賞,其余的什麼都沒有.

清妤轉身看向了跟著自己過來的衛兵,"把你的槍給我用用."

他背後背著一把步槍,只不過卻也不是什麼太頂級的配置.

"給."小士兵說著將手上的槍支遞給了她.

清妤拿著輕攜式步槍看向對面,兩個士兵手上拿著不知道從玻璃瓶子站的老遠,看著清妤之後抬手,手指比出了數字.

對面的瓶子一拋向空中,清妤手上兩聲槍響,玻璃瓶子應聲而碎,在空中炸裂開來,掉落的玻璃碎片落了一地.

"哦!!!"

"好!!"

一眾人的喝彩聲將清妤包圍起來,她站在中央位置,嘴角勾出笑容.

權璟霆和容業從那邊返回過來的時候就聽到了訓練場上的喝彩聲,這以往訓練的動靜也沒這麼齊心協力的嘶喊的,都是錯落開的,怎麼今晚上是這動靜.

搞什麼活動了.

兩人走到了訓練場附近才看到了在空中被射落的玻璃瓶子,掉落的玻璃碎片在燈光下反射出光芒,男人挑眉就看到了那邊站在士兵中間的清妤.

女人身上還穿著他的黑色外套,周遭一堆迷彩的情況下,顯得十分的突兀.

"喲,自個兒玩起來了?"容業看著那邊的情況笑道.

權璟霆提起腳步走了過去,眉頭緊蹙,注意到男人周遭氛圍的變化,溫度都感覺低了幾度,容業的聳聳肩,這是醋壇子又翻了.

以後這姑娘要是真的嫁了權璟霆,恐怕會被管的死死的.

"夫人好厲害啊!"

"對對對,您是哪里人啊,和少帥怎麼認識的?"

"你的槍法是少帥教的嗎?"

一連串的問題從周圍士兵的口中問出來,清妤好笑的看著他們,什麼時候這些士兵變得這麼八卦了.

清妤還沒來得及回答,明顯的感覺後背一涼,她面前的士兵都立正站好,脊背挺的筆直,原本嬉笑的臉上也都變得十分的嚴肅.

這種黑云壓城的氛圍,明顯的只會有一個人.

果不其然,男人身上的那股龍涎香將她包圍起來,緊跟著腰上環了一條手臂過來,將她緊緊勒住.

"玩的很開心?"

"還不錯."清妤仰頭看著他,倒是沒有害怕的意思.

權璟霆指腹動動她的臉頰,跟著目光掃過了四周的士兵,被他這麼一盯,所有人站的更加挺拔了,就跟路邊的白楊樹一樣的.

"你們這是做什麼呢?"容業站在兩人旁邊的位置看向了四周的士兵.

四連連長冒著冷汗上前一步,恭敬筆直的敬了個軍禮之後站好,抬頭挺胸看著權璟霆,"報告少帥!我們聽說夫人的槍法很好,所以想見識見識,沒想到夫人答應了,就給我們打了幾槍."

聽著夫人兩個字,男人臉上的冰寒散了很多,伸手摸摸她的腦袋,"看樣子你很喜歡這里."

清妤偏頭,"我只是無聊而已."

對面的士兵心里默認點頭,對對,這位小姐很喜歡這里,所以少帥,很適合當軍嫂,這就把人給娶了吧,他們就有少帥夫人了.

"那麼打完了嗎?"權璟霆看向了對面的人.

四連長聲音洪亮,"報告,打完了,夫人很厲害."

的確是很厲害.

男人薄唇輕勾,心情看上去不錯的樣子,"既然表演好看,總得付出點代價,明天早上四點,三十公里負重越野!"

"是!"所有士兵張口喊道.

權璟霆拉著清妤離開了訓練場.

容業站在後面和林楓面面相覷,最後都無奈的搖頭.

這兩個人,看上去是挺配的,清妤自己都沒發現,只要她一靠近任何異性,這男人身上恨不得所有的毛發都豎起來了,跟個刺猬一樣的,管得太嚴也不是一件好事.

這權璟霆也就是看上人家清妤性子冷淡,很多事情都不惜的計較的,這要是攤上個什麼刁蠻的富家千金,早就鬧翻了天了.

"好好訓練."容業看向了對面的士兵.

既然已經飽了眼福了,他們估計訓練的也能夠更加的賣力了,尤其是在見到了一個女孩子的槍法都能夠這麼好之後,估計這些小子都能夠不要命的開始打靶子了.

估摸著下個月這營地里的子彈就更加需要重新送過來的了.

清妤被權璟霆拉回了宿舍里頭,幾乎是門一合上的瞬間,男人欺身過來將她壓在了牆邊,清妤腦袋里還在想事情,冷不丁的被扣在牆上,整個人還是挺懵的狀態.

"這是做什麼?"清妤盯著臉快貼到自己身上的男人.

他扣著女人的手腕按在了牆上,將她整個人籠罩在了自己懷中,眸中多了幾分隱晦.

"權璟霆?"她動了動手腕,發現被男人捏的死緊,

這是哪根經又沒搭錯,突然就變態了.

"你剛剛和他們玩的很高興?"男人盯著她,薄唇輕啟間摩擦過她的唇瓣.

清妤腦袋上出來兩個問號,"還不錯."

至少打了幾槍之後,她心里很舒坦,有種情緒被宣泄出去的感覺,很舒服.

男人眼神幽暗,腦袋里閃現出她剛才站在人群當中,嘴角微微帶笑的樣子,如同垂落凡間的仙子那樣,一顰一笑都帶著窒息的勾引.

"寶貝,答應我,以後我不在,距離他們遠一點."

"他們?"

"任何異性."

清妤算是明白這是怎麼突然發瘋的,她動動被男人扣住的手腕,"權璟霆,你不能因為你自己排除和所有的異性接觸,就要求我也做到,我是普通人."

不是神經病.

男人低笑,鼻尖蹭著她的,清妤盯著他不放,見到男人眸子深處一閃而過的陰暗,還沒等張口制止,嘴唇便已經被堵得死死的.

這次是真的沒有留有余地,清妤呼吸不暢,卻被男人死死的壓住,牙關被碰的生疼,兩片唇瓣更是被咬的不成樣子,男人在她嘴上肆虐完之後很快松開了她,抵著她的額頭輕笑.

"至少答應我,面對其他男人的時候,不要有笑容."

因為一看到她的笑容,權璟霆能夠感覺自己心都化了,他不知道別的男人是不是也是這樣的,一見到她臉上那樣淺淺的笑意,心里的所有欲望都被釋放出來.

"答應我,我就放開你."男人在她唇邊哄著,親吻著她的嘴角.

清妤手疼嘴也疼,好漢不吃眼前虧,和一個瘋子計較,最後吃苦的是你自己,最後她無奈的點頭.

"真乖."男人在她嘴角落下一吻之後將人松開了.

指腹輕柔的給她揉著手腕泛紅的位置,"疼嗎?"

"我倒是捏捏你問你疼不疼?"清妤瞪著他.

權璟霆輕笑,袖子抹開露出線條流暢的手臂,"給你掐."

清妤看了他一眼,"無聊."

她揉著手腕往書桌那邊過去,這房間一如既往的簡潔明了,被子疊的四四方方的,清妤想到了權璟霆公寓里的樣子,好像這男人在家里也是這樣的,被子床上都是十分整齊的.

"你不是要拿東西嗎?拿了就走吧."清妤坐在椅子上張口.

權璟霆笑了笑,跟著開口,"今天暫時走不了了,我們明早走."

"啊?"清妤啞然,"為什麼明早走?"

說好的只是過來取東西呢,怎麼就成了在這兒住一晚上了.

"我有些事情要處理,你先休息."權璟霆說著拉開了衣櫃,當著她的面取了一件白色襯衫出來,骨節分明的手指解著身上襯衫的扣子.

"你等等!"清妤伸手止住了他的動作,"你不會是要讓我在這兒睡吧!"

男人解扣子的動作停下,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話,"我這住所附近的所有空閑房間都被挪作他用了,你只能在這兒睡."

"你騙誰呢,明明上次過來隔壁房間還在的."

權璟霆沒搭理她,倒是手上動作繼續,將自己身上的黑色襯衫脫了下來,清妤沒轉身,就那麼眼巴巴的看著那層布料就那麼直接從男人身上下來了.

雖然兩人一塊住了這麼長時間,也見到過一兩次權璟霆洗完澡圍著浴巾過來的樣子,身材的確是好的沒話說,但是這會兒,眼睜睜的看著男人的衣服下來,他精壯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氣當中,清妤能夠看得到他背上一些縱橫交錯的傷疤.

以及男人精瘦的腰際,隨著他的呼吸而微微浮現的腹肌和完美的人魚線.

權璟霆將襯衫換上之後扣著扣子走了過來,看著女人的眼中多了幾分戲虐,"看夠了嗎,如果夫人還沒過夠癮,我再脫下來."

清妤回過神來,急忙轉身不看他,"你如果不回去的話我自己出去."

反正她也不是不會開車.

男人低頭看著椅子上的女人,跟著伸手將她掰過來,"還有五分鍾軍營所有的門都會關閉,別說是你,就連我都出不去."

"那我看到容業也在."

"他已經走了."

清妤轉身看了眼他房間的單人床,開什麼玩笑,這床睡得下兩人嗎.

"你不用擔心,我今晚上不一定能夠回來."說著他蹲下身,和清妤平視,"外頭都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了,我的夫人,你留宿這里,不在我的房間,到別的地方去,你是想明天早上起來我被所有人嘲笑嗎?"

清妤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戲謔狡黠,"你低估你自己了,沒人敢笑你."

他是把自己放在了什麼位置上,整個軍營當中找不出幾個敢嘲笑他權璟霆的人,他眼睛一掃過去,連渣渣亂叫的喜鵲都能夠被凍成冰棍了好吧.

"好好休息,我親愛的夫人."

男人在她額頭上落下輕吻,起身拉開房門走了出去.

清妤回過神來,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腦袋,這兩天怎麼感覺她有點反應遲鈍的感覺,轉身看了看男人的單人床.

不行,她還是得出去問問.

正好她出來的時候看到了樓梯口的士兵,衛兵看到她招手,背著槍就跑了過來.

最後,還真的是讓清妤十分的失望,男人說的沒錯,這里除了他的宿舍之外,原本能夠住人的所有房間全部改建了,看著空空如也的房間,清妤垂頭喪氣的回了權璟霆的宿舍.

反正剛才那男人出門的時候說了,他可能不會回來,要是忙一晚上的話,這房間也就只有她一個人,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小士兵眼中一亮,上次清小姐過來的時候還是和少帥分房睡得,這次就住一塊了,而且少帥是在房間里頭花了衣服才出去的.

只不過這原本能夠住人的三間宿舍也在上個月的時候被下令整改了.

他到現在還沒能夠想得通是怎麼回事.

上篇:138小姑娘能耐啊    下篇:140 別掉下去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