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43 東西   
  
143 東西

g,更新快,無彈窗,!

方才的喧鬧這會兒便停下了,蘇云和蕭曉看著被合上的木門,四周能夠聽得到農家豢養的雞叫聲,兩人心中都有十分大的火氣,卻是平息不下去的.

過來這里之前,蘇云查看過有沒有人跟著她,她想過很多有可能性會出現在這里的人,卻是沒想到蕭曉會在這里出現,蕭曉原先和蘇葉走的也挺近的,所以蘇云是認識這位蕭家小姐的.

看著自己身邊脾氣急躁的女人,蘇云松開了拖著她的手.

"你怎麼會過來的?"

蕭曉轉頭看著蘇云,著急的面色有所改動,"你說的是真的,那兩個老人真的被人收買了?"

蘇云看著她,半響之後點點頭,蕭曉是蕭林的女兒,也有資格知道這件事情,況且她已經聽了個大概了,也沒什麼瞞著的.

"你知道這件事情,那麼為什麼在什麼都還不清楚的時候就將那則虛假的新聞放出去,你不知道這樣會害死人麼?"蕭曉朝著她吼了聲,她這會兒的心情的確是不好.

蘇云百口莫辯,就像蘇珂說的,一旦證據找到了,毀掉的會是她自己.

"這件事情我不好同你解釋什麼."

"不行,既然是這樣我們就應該將這兩人送到警察局去!"

只要他們改了證詞,那麼父親就能夠沉冤得雪,就能夠安然無恙的從拘留所出來,這是現在救蕭林的唯一轉圜.

"不會這麼容易的,如果他們不松口,我們在過來糾纏,就會變成騷擾,那時候事情鬧大了,他們就算改口也會變成是我們是威逼利誘."蘇云張口勸道,這會兒是絕對不能沖動的.

蕭曉的脾氣她不清楚,現在這蕭曉已經知道了是有人算計蕭林的,她肯定無論如何都會想辦法找出真相來,這是一定的,但是蕭曉萬一沖動了,就沒辦法了.

"我現在已經是打草驚蛇了,原本就步步凶險,再加上你,事情變得難辦了."

蘇云過來是有引蛇出洞的意思的,只要李偉的父母知道她已經知道了兩人被收買的事情,肯定第一時間會像那邊的人報道.

她只要等著,等那些人過來找她,總能夠想到辦法去采集證據,這叫做險中求勝.

"蘇云,我想問問你,既然我爸的新聞是你放出來的,你們不相信的事情是不會放出來的,所以你當初既然相信了我爸爸做了這件事情,為什麼現在又要來求證."蕭曉看著她.

"我在彌補,對于我放出的新聞,實在抱歉."蘇云張口道.

"所以一句道歉就能夠彌補掉我父親收到的傷害嗎?"蕭曉對這個解釋並不能夠理解.

蘇葉的心眼多她是知道的,但是也聽說了蘇云的身份,蘇云做了兩年的戰地記者,主動請纓去的,所有人都認為這位千金小姐估計撐不住幾天就自己滾回來了,結果硬生生的將自己的名號打了出來.

蘇平邦和蕭林的過節她是知道的,沒想到她認為不一樣的蘇云,也會為了自己父親報私仇.

"抱歉,我知道我說什麼你都不會接受,但是現在我也不方便解釋什麼,我會為我的錯付出代價."蘇云看著她,蘇家的事情,她不想長篇大論的同外人說.

傷口上再灑一次鹽,沒有任何的意思.

"既然事情已經成了這樣,你也知道了,我還是希望你不要摻和進來,這件事情太過凶險,現在你也已經知道了,恐怕會連累你."

她希望那些人的明槍暗箭直接沖著她過來,不要連累了蕭曉,一個蕭林出事她已經是對不住蕭家了,現在蕭曉在出事,就真的是更加的對不住了.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不過如果蘇記者是真的想要替我父親洗刷冤屈的話,我還是謝謝你."蕭曉說完這句話,轉身離開.

蘇云站在原地,看著蕭曉離開的背影,她這輩子行的正做的端,卻唯獨是蕭林這件案子,她心里有愧疚,當務之急是找到能夠證明蕭林是被人陷害的證據,重新再擬一則新聞.

蕭曉在路上就給趙嬌打了電話,告訴了這邊的事情,如果按照蘇云的意思,那麼對方的人很快知道他們知道了真相之後,會將這對老夫婦轉移出去.

這對夫婦的證詞,是能否救回蕭林的關鍵,一定不能夠讓他們將人帶走.

就算現在不改證詞也就算了,她相信趙嬌總是能夠找到辦法讓他們松口的,只不過需要時間而已,並且最重要的是,她需要保護好自己.

現在趙嬌和蕭林都在危難之中,她如果是再出事的話,恐怕趙嬌更加忙不過來了.

回到路口自己車子那里的時候,蕭曉看到了上來的蘇云,這里附近也沒什麼車輛過去的.

"這里不好打車,你上來吧,我送你到市中心."

蘇云搖頭,"不必了,我還有些事情要辦,就不麻煩你了."

蕭曉也沒多說什麼,發動引擎開走了.

......

監察機關,看守所.

這是蕭林被關在這里的第三天,每一天都會有人對他進行審問,他自己也是警察,當然知道這是疲勞戰術,但是這麼多年連續加班的經驗也讓他就算不睡覺都能夠精神不錯.

外頭的辦公室內,透過門上的窗口看了眼里頭依舊坐在床邊坐的筆直的蕭林,男人拿著水杯歎了口氣,走進了辦公室內.

"挺硬氣的,到現在了,還是一點都不漏出來,死不承認."帶著工作證的男人坐在沙發上歎了口氣.

蕭林死不認賬,他們也沒什麼辦法,畢竟當年也沒人看到蕭林拿了五十萬,光憑兩個老人和李偉一家子的證詞,的確是暫時還定不了罪的.

只能想辦法找到物證,讓蕭林認罪.

"如果他做了,撐不住幾天就會認下來,相反的如果是什麼都沒做的話,自然是不會認的."那邊正在工作的同事張口道.

"可是他再這樣,我們都快撐不住了,輪班進行審訊,可是他還是沒有松口的意思."

"他沒做的話,也不能冤枉人,我們至少還需要將所有的證據全都給擺出來才能夠定罪."

這樁案子最重要的是,社會輿論的注重點都在上頭,他們馬虎不得.

"行了等吃了午飯在過去吧."

蕭林坐在房間里頭,這檢察院倒是的確有關押一些需要進行審問官員的地方,他從前來過幾次,從來沒有一天想過自己也會進來.

蘇平邦過來的時候正好是午飯的時候,這邊原本就是人煙冷清的地方,這會兒更加都出去吃飯了,人少的十分.

他掛了個電話,聽了那邊的意思之後跟著從側門進了監察院拘留所這邊.

側門很快出來了人迎接他,兩人並沒做太多的停留,直接進了樓層里頭去,關著蕭林的房間是用了特殊材質的大門的,也不用多管什麼,按時按點的送飯就成.

不過這情況,就算大門開著,他都不一定會出去,也會安安靜靜的待在里頭等著人提審.

"蘇市長,最多十分鍾,必須出來,否則讓人見了影響不好."

"有勞了."

面前的密碼門被打開,蘇平邦走進去之後將門關上了.

外頭的人答應了會幫他將這段時間的監控攝像所有全部關閉起來,不過卻只能夠是幾分鍾的時間,但是也足夠了.

足夠他對蕭林交代一些事情了.

聽到門響的動靜,坐在床邊的蕭林抬頭,就看到隔著玻璃板之外進來的蘇平邦,依舊是他從前記憶當中的樣子,西裝革履,道貌岸然.

蘇平邦最喜歡系深色系的領帶,今天依舊是墨藍色的配置,看上去十分的精神.

"蕭局長,這兩天過得怎麼樣了?"蘇平邦拉開了他對面的椅子坐下.

蕭林抬頭看了他一眼,眼中帶著不屑,這麼多年了,他一直都看不上蘇平邦,到現在也是一樣的看不上,這樣的男人,沒有半分的氣魄可言.

"我知道你不願意理我,但是在這件事情出來的之前的晚上,我給你打了電話,說的很清楚,現在你已經沒有退路了."蘇平邦盯著對面的人,眸中滿是得意.

這麼長時間了,能夠見到蕭林垂頭喪氣的樣子,是最好不過的.

但是偏偏就是這場景,他身處劣勢,身上只有狼狽,那份傲骨卻還是沒有掉.

"蘇平邦,你別做夢了,你不會得逞的."

"呵呵,你都這樣了,還以為能夠攔得住我們嗎?外邊關于你貪汙的新聞已經是傳的沸沸揚揚的了,隨便拉個人出來都知道你蕭林是貪汙犯,連同你夫人的公司一起,現在已經是被調查的對象了,蕭林,保不齊你面對的就是牢獄之災,出來之後,恐怕骨頭都已經變成粉末了."

蕭林沒搭理他的自說自話,依舊安靜的坐在床邊的位置.

"別在做無畏的掙紮了,你手上的東西,我好奇被你藏在哪兒了,只要你交給我.我保證馬上幫你解決這件事情,絕不食言."

蕭林看著他突然就笑了出來,肩膀跟著抽動.

笑聲停下來之後他盯著對面的人不放,"蘇平邦這麼多年了,我一直都覺得你很可笑,到現在為止,你還是活的跟老鼠一樣,行走在陽光下都害怕背上被烤灼了."

"你就嘴硬吧,我看你是沒吃到褲苦頭."蘇平邦冷笑,"你可以為了你自己的傲骨掙紮,但是你的女兒,你的老婆你也不要了?"

這個世界上,對待不識趣的人,只有一個處理辦法.

"我再給你三天的時間,你如果不交出來那些東西,你的女兒,恐怕真的不會平平安安的活下去,最起碼,父債子償,你欠我的東西,總歸是要她來還的,三天之後我等著你的消息."蘇平邦起身.

蕭林閉著眼睛沒有看他離去的背影,這麼多年了,和蘇平邦和清建業斗,他的確不是兩人的對手,否則的話也不會拖了這麼多年都沒有將兩人送到監獄里頭去.

樓梯口的陰暗處,一道身影默默矗立,死死的盯著蘇平邦離開的背影.

"容將軍,您猜的沒錯,蘇平邦的確是來見蕭林了."

那頭的容業笑了笑,"麻煩您了,再幫我繼續盯著,下一次蘇平邦如果過去了立刻通知我."

容業掛了電話,好笑的看著對面正在忙活手上工作的男人,"你猜的沒錯,蘇平邦的確去見了蕭林,不過他很警惕,讓人幫忙掐斷了監控幾分鍾."

"看樣子這蘇平邦是最後去放狠話的,你說,蕭林手上真的有什麼東西是他們想要的?"

罪證還是其他的什麼?

權璟霆沒有搭理對面的人,手上動作未停的翻動著文件.

容業湊過去,坐在了書桌邊上的位置,"哎,你如果真的想要蕭林手上的東西,讓他給你不就成了嗎?"

繞這麼大的彎子,要是權璟霆直接到了蕭林的面前,他真的不相信蕭林會死拽著不給.

男人蓋上了鋼筆的蓋子,"真心給的東西,才有用."

蕭林的防備之心,是最厲害的,否則的話了,肯定早就向他們求助了,蘇平邦這事情的確是做的不是那麼的道義.

"切,賣關子賣到現在."

權璟霆抬頭看了他一眼,拉開椅子走了出來.

"你干什麼去?"

"吃飯."

軍營食堂這會兒已經開飯了,容業拿了外套沖了過去.

"等等我!"

他也加了一天班了,也餓了.

"怎麼沒帶清小姐過來,你這會兒不是正在熱戀期,如膠似漆的,她舍得和你分開?"容業和權璟霆並排走在路上,對著男人打趣.

其實他都看得出來,這兩人的相處模式,倒是權璟霆要更加的主動一些,人家清小姐都有種被強迫的感覺.

權璟霆側目看了他一眼.

"很關心?"

看著男人的表情,容業抬手,"沒有沒有,不關心不關心."

開什麼玩笑,他哪敢關心.

這會兒清妤已經是被圈入了權璟霆的勢力范圍里頭了,被保護的嚴嚴實實的,旁人休想覬覦的那種.

上篇:142 真相    下篇:143 我喜歡你就行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