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50溫妃   
  
150溫妃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妤和蘇珂都待在總統府住了一夜,估摸著是有權家人在,所以權璟霆昨晚上倒是乖乖的放人去休息了,早上起來的時候,清妤站在陽台前面,就看得到遠處庭院里頭來往的傭人,總統府占地面積大的可怕,尤其是當中林立的傳統亭台樓閣和花園.

最遠處一塊空地上,她看得到權老爺子一身唐裝在打太極拳,不遠處權璟霆和權璟琛身上的休閑服,想來也是剛剛鍛煉回來,就連權豐都陪著老爺子一塊打太極.

權家人的生活習慣,不得不說,還是挺健康的.

她拉開房門走出去就看到了那邊換好了裙裝走出來的權雨琳,估計整個權家可能也就是權雨琳起的最晚了.

"早上好啊."權雨琳對著她打招呼.

清妤點頭,"早上好."

"他們估計也都晨練完了吧."權雨琳和清妤並排下樓.

果不其然,蘇珂和蘇落英已經在廚房里頭忙活了早餐了,餐桌上也已經擺放好了碗筷和陸續上桌的糕點早餐之類的,蘇落英轉了個身看過來,對著兩人笑了笑.

"起了,清妤睡得好嗎?"

"伯母早上好,我睡得很好."

"這樣啊,快過來坐著准備吃早餐了."蘇落英招呼道.

權雨琳拉著清妤坐在了自己隔壁的位置,權家飯桌上的規矩是挺多的,只不過也只是午餐和晚餐的時候,像是早餐,她沒有鍛煉的習慣,自然不會每天都等著老爺子和父親過來,再說了,早上每個人都挺忙的,家里頭那幾個男人還不會每天都吃早餐的.

所以,她這會兒先吃也沒人會說她.

"蘇姐也別忙活了,快過來坐吧."權雨琳對著蘇珂叫道.

蘇珂給兩人端了兩碗燕窩粥過來,面帶笑容,"女孩子多吃這個,美容養顏的."

"謝謝."清妤道謝.

蘇落英手邊也忙活完了,剛剛走到餐桌這邊,就看到了那邊走進來的權璟霆和權璟琛,兩人並排走著,身上同樣的穿著黑色的休閑裝,頸邊還搭了一塊毛巾擦汗.

"你們爺爺和爸爸呢?"蘇落英看著兩兄弟問道.

權璟琛回應,"爺爺還要打會兒太極,爸陪著他,說是讓我們先吃."

"這樣啊,那你們也快過來吃了吧,之後不是還要上班呢嗎?"

權璟霆拉開了清妤旁邊的位置坐下,男人進來之前將身上的汗水擦乾淨了,這會兒面不改色絲毫不見運動過後的臉色,和尋常沒什麼兩樣.

"璟琛一會兒將蘇珂送回蘇家之後再去上班,你別總是不體貼人家姑娘,聽到了沒有?"蘇落英看著落座的權璟琛吩咐道.

這權璟霆倒是不用她多說什麼,這小子是把人家清妤捧在手心里的,但是璟琛不一樣,這兒子能力很強,事業方面面面俱到,但是就是在感情方面同樣的讓人擔心.

從前談過幾個女朋友,都不見他好好的體貼人家姑娘的,最後不還是一樣的分手了,若說從前的那些姑娘矯情一些也就算了,但是蘇珂可是不一樣,這麼懂事識大體的女孩子,璟琛還是一樣冷冰冰的.

說是不解風情也就罷了,可是硬生生跟塊木頭似的,還沒結婚就這樣,以後結了婚指不定怎麼樣呢.

"沒事的伯母,我可以自己回去,璟琛上班也挺忙的."蘇珂善解人意的說道.

權璟琛動動筷子,語調平淡,"我送你回去."

蘇珂也沒再說什麼,開始吃早餐,她和權璟琛,畢竟也沒什麼感情,對于他忽冷忽熱的樣子,已經習慣了.

注定了是沒有感情的婚姻,只要求互不相干就行.

權璟霆動手給清妤抹了片面包放到她盤子里頭,"一會兒是要去店里頭嗎?"

清妤點頭,今天和生產商定了會送花過來,所以會忙一天.

蘇珂給自己倒了杯牛奶,慢條斯理的動作讓人看著十分的賞心悅目,蘇落英挺滿意的,今天早上吃早餐是權家最熱鬧的時候.

但願明年還是這樣的,也許權璟琛和蘇珂的動作快一些的話,明年中秋的時候連孩子都有了.

"我吃飽了,先走啦!"權雨琳放下杯子起身.

蘇落英盯著她身上的裙子,穿的挺隆重啊,"你這是要去做什麼?"

"我有兩個朋友從國外回來,今天約好了一起吃午餐,順便逛街,你們不用管我了,我先走了."

蘇落英看著她蹦跶離開的背影,看來老爺子說的挺對的,還是抓緊時間將這丫頭給嫁出去來的好.

很快孩子們都走的差不多了,蘇落英一個人坐在餐桌前方等著權豐和老爺子,權豐進來的時候看著她,也見到了傭人陸陸續續收走的盤子.

"怎麼,都走了?"

"嗯,他們都得上班,雨琳今天也有事外出,所以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她笑了笑.

老爺子坐在餐桌前,拿了燕窩粥過來,"你們怎麼看這清妤?"

蘇落英手上的動作一滯,這是清妤第一次到權家來,爺爺的態度是模糊不清的,不過心里是接受不了的,這點蘇落英知道.

"爸,您怎麼看?"權豐將問題扔回去.

老爺子動動調羹,"長相的確是不錯,這姑娘性子沉靜,估計也是一個喜歡安靜的,光是從自己身條件來說,是沒得挑的."

問題就出在她是清家的女兒,這個點上.

"這麼多年都過去了,爸,既然這是璟霆自己的決定,您也應該放開些."權豐勸道.

老爺子哼了聲,這麼簡單的道理他當然知道,只不過心里不舒服而已.

"其實這清妤性子是真的安靜,只不過我總有種,她背後藏著什麼東西一樣的感覺."蘇落英張口道.

好像有一層面紗架在了清妤的臉上,讓人看不清楚,隱隱約約朦朦朧朧的藏著什麼東西一樣,讓人說不清楚.

"是清建業的女兒也就算了,最怕的不是她的身世,是她背後藏著什麼,或者說是,帶著目的接近的璟霆."老爺子張口道.

他認識清水那麼多年了,知道對方的脾性,這麼多年清家財勢越來越大,也知道清水從小培養清妤的目的是什麼.

女兒在他們眼中,只不過是一個能夠獲取更加多財勢的工具罷了.

"您是怕,她心里根本不喜歡璟霆,目的只是嫁進來而已?"權豐說.

蘇落英點頭,她也是這麼想的,以璟霆對清妤的態度,知道這兒子是真的喜歡人家,但是如果最後清妤對他沒有感情,傷的只會是權璟霆.

"兒孫自有兒孫福,您也別多想了,況且這璟霆和清妤還沒定下來,有什麼,都到最後再說."權豐勸解.

老爺子歎了口氣,"要是建國的女兒還活著,該多好."

那個出生四個月,卻還是連名字都沒定下來的孩子.

"早知道這樣,就不跟那個老家伙搶了,把孩子的名字定下來多好."老爺子歎息道.

當初清建國的女兒出生的時候,老爺子帶著璟霆定了親事,不過兩個老人家為了孩子的名字就爭執了很長時間,一直也沒能夠定下來.

雖然建國媳婦兒給取了一個,但是在兩個老頭這里一直都沒能夠通過,所以到死,都還是寶寶寶寶的叫著.

權豐知道他想起了傷心事,張口寬慰了兩句,"爸,都過去這麼多年了,您也應該看開點."

"我吃完了,先上去了."老爺子放下碗,慢慢起身往樓上去了.

權豐歎了口氣,老爺子到現在都還是沒走的出來,二十多年了,還是這個樣子.

"下個月是他們的忌日,你記得將日子空下來."蘇落英提醒道.

每年到這天,權家人都會到墓園去看看,老爺子更是清明都不落下的,一年又一年,從來不間斷,這也是他能夠給自己的一點心理慰藉了.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走了."權豐起身取了外套走出門去.

蘇落英歎息一口氣,是啊,如果柳葉還活著,該多好.

...

權璟霆開著車將人送到了花店這邊,他緊跟著也不是很有空的時候,軍營那邊也是一大串的活兒跟著排著,估摸著今天都得忙一天.

"自己忙活的時候小心點,太重的東西搬不動的等晚上我過來接你的時候再動."男人給她解著安全帶囑咐道.

清妤點頭,每次都得在耳邊叮嚀一大串的,很多都說的重複了.

"那我走了."清妤下了車,站在他面前.

男人將她的包遞給她,動作行云流水的低頭湊到她面前.

清妤眉頭輕挑,指尖點了點他的鼻尖,"怎麼?"

"我們這可是到晚上才能見面了,你不得給我點慰藉什麼的?"男人說著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側臉.

清妤好笑,卻還是踮起腳尖在他臉傷落下一吻,"去吧."

男人抱了抱她,"走了."

清妤目送車子離開,拎著包包往對面的花店過去了,隔壁那家關門歇業了很長時間的蛋糕店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開門了.

她有些好奇的瞄了幾眼,站在店門口掏出鑰匙開門的時候,隔壁走出來一個系著萌熊圍裙的女人,她身材高挑,長相精致,長發在腦後挽成了一個發髻,額前垂下來兩縷發絲,帶著女人的獨特魅力,白皙的脖頸修長,宛如白天鵝一樣的高貴.

不過她年齡看上去應該不大,應該是二十五六歲左右的樣子,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魅力,是獨一無二的.

"您好,你是這家花店的老板娘嗎?"女人張口道.

清妤扭動鑰匙,"對."

"我是隔壁蛋糕店的老板."女人張口道.

清妤好奇的看著她,蛋糕店的老板她記得,是一對夫妻啊.

"他們家不做了,將店轉讓了,我現在是這家店的老板."老板娘看出來她的疑惑,張口解釋.

清妤將店門推開看著她,"你好,我是清妤."

"溫妃."女人對著她伸出手.

清妤笑了笑,"很好聽的名字."

"你也一樣."

"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清妤發問.

溫妃隔著玻璃看了眼店內的景象,"我們店明天早上重新開業,所以想找你定兩個花籃,本來昨天就要定的,但是你沒開店."

清妤這是純粹的佛系開店,除了周末雙休之外還有各種節假日的休息,看得她都差點一愣.

"好的,我一會給你做好了送過去."清妤點頭應下來.

溫妃笑了笑,"你等我一會兒."

清妤看著她轉身回了隔壁的蛋糕店,去而複返的時候手上拿了一個盤子,"這是剛剛烤好的戚風蛋糕,你嘗嘗好不好吃."

"謝謝."清妤接過來.

"那我就不打擾你了,店里還忙著,我一會兒過來."

清妤拿著蛋糕回了店里頭,將盤子放在了桌上,這老板娘的名字,為什麼她有種在哪里聽到過的感覺,卻是想不起來了.

她挖了口蛋糕放在嘴里,甜而不膩,手藝很不錯,好像吃起來要比上一個老板做的要好很多.

手藝是的確很不錯,只不過這隔壁蛋糕點從前生意也不錯,老板怎麼說換就給換了,讓人奇怪.

將包包放好之後清妤轉身將圍裙系在了身上,隔壁店要的開業花籃,也需要她動手給做好才行,將收銀台的收音機打開,清妤聽到了里頭傳出來的有關蕭林案子的報道.

趙嬌的公司已經徹底被查封,接下來趙嬌本人估計也得賠上一大筆的罰款,如果給不了,肯定會被起訴,至于蕭林,也很難說人到底會怎麼樣.

貪汙這樣的案子,在現在的社會風氣下,影響力這麼大,網絡上還有更加多的人將李偉襲擊云野山莊的案子也怪在了蕭林的頭上,那十多條人命,也全部怪在了他身上.

網民有的時候是盲目跟風的,現在網絡上已經吵得熱火朝天的了,蕭林的案子,已經不光光是牽扯金錢和李偉一家人了,更加多的還有讓李偉走上歧途的罪責.

清妤歎了口氣,這帝京真不愧是權勢交錯之地,才不過短短一個月的時間,蕭家就成了這樣.

隔壁蛋糕店內,玻璃櫥窗內放著華麗的翻糖蛋糕,純粹的粉紅色夢幻城堡系列,看的每個女孩少女心炸裂的那種類型.

店內的裝修其實都沒改變多少,只不過是改變了烘焙區域的一些廚具烤箱,透明的玻璃櫃內放著剛剛烤出來的甜甜圈和蛋糕面包.

一走進來就有種甜膩的味道彌漫在空氣當中,揮之不去.

溫妃慢悠悠的走了回來,烘焙室內穿著廚師服的女人沖了出來,動了動頭頂的三角帽,"怎麼樣,收了沒有?"

溫妃點頭,"收下了,花籃的事情也說了."

女孩子眨眨眼,"她喜歡吃甜食嗎?"

"她只是收了,我還沒看到她喜不喜歡吃,你慌什麼."

"我這不是著急嗎."

溫妃將盤子放下來之後往門口走過去,就見到了遠處走過來的女人,穿著貂皮大衣,一身的貴氣.

"熊妮,過來!"

熊妮咬著從玻璃櫃內拿出來的甜甜圈小跑過來,就見到了走到花店門口的女人,"清夫人?"

清建業的老婆,張雪.

"你要不要過去看看."熊妮推著溫妃說道.

"等等."

他們過來的目的是搞清楚這清妤的身份,可是光從這里入手很難查的清楚,最好還是需要清家人也在其中.

張雪推門而入的時候清妤正好在修剪花枝,聽到風鈴的聲音她抬頭,就見到了穿著貴氣的張雪.

"您這是?"清妤盯著她手上的袋子.

"我過來給你送藥,順便提醒你,別忘記了明天晚上爺爺的壽宴."張雪說著將袋子放到了收銀台上.

明天是老爺子的壽宴,這個清妤倒是還記的,不過張雪特地過來給她送藥,好像有點奇怪,以往都是清衍給她拿過來的.

"你昨天在權家怎麼樣?權老爺子喜歡你嗎?有沒有給我們家丟人?"張雪一連串的問題扔出來.

清妤伸手揉揉太陽穴,"你過來是為了問這些問題的?"

"當然,你在權家過了一夜,自然是要問清楚,權家有沒有說什麼時候將你們的婚事定下來?"張雪哼了聲.

"這個問題,我想我沒辦法回答你."清妤看著她.

權家人是怎麼想的,她沒這個興趣去知道.

張雪看著她的樣子,壓住了要發火的心情,反正也沒多長時間了,她暫時忍忍.

"我最後告訴你一遍,不要給清家丟人!"張雪冷冷的說完這句話拉開了店門走出去.

清妤對這通莫名其妙的火氣蹙眉,這段時間,張雪好像有些不對勁的樣子,尤其是在知道她和權璟霆在一起之後,她的態度和清建業並不一樣.

溫妃看著離開的張雪,慢慢的退回了店內.

看得出來,這清妤和張雪的關系不是很好,就沖剛才張雪吼出來那兩句話,都不像是母親會對孩子的態度.

希望她們這趟,來的能夠有所值,而不是白費心力過來一場,最後一無所獲.

上篇:149 囚禁    下篇:151 蕭林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