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56 第二支舞   
  
156 第二支舞

g,更新快,無彈窗,!

權璟霆的到來是整個晚宴里頭最為高潮的部分,清家和權家之間彼此涇渭分明,這麼多年從來不曾見過兩家人有過任何的來往,他們之間好像守著一條分割線一樣中規中矩,從不曾越界.

不過這里其中大部分都或多或少的聽到過權家和和清家的那個婚約,那個清家和權家未曾履行和公告過的婚約,不過大部分的人都將這已經當做是一個傳聞了.

畢竟到現在為止,權家可是從來沒有表過態度,但是現在看來,權璟霆親自過來給清老爺子賀壽,並且和清妤兩人之間舉止過從親密,幾乎已經能夠斷定,這兩家人估計快成為親家了.

不過也是小場合,還沒到總統和夫人一起過來的地步,不得不提的是這清妤的命,可真的是好,從小在外生活,這會兒回到帝京將腦子撞壞了不說,就算是腦子壞了,也能夠得到少帥的垂青,看來不光光是長得好看那麼點說法了.

容業捏著酒杯走過來,他和權璟霆一前一後過來,這會兒男人過來了,還在眾目睽睽之下和清妤舉止親昵,他不得過去損兩句的?

"大庭廣眾之下,這還是那個從來不近女色,見到女人比見到鬼還難過的少帥?"他好笑的看著兩人.

權璟霆手攬著懷中女人纖細的腰肢,指尖落在她腰際的位置劃著圓圈,抬頭看向了對面的容業.

"我看你這話,是越來越多了."

容業聳聳肩,今天這是心情好,沒損他呢,否則指不定怎麼人身攻擊了.

"我看你也沒閑著,這麼多的女人就沒一個看上眼的?"男人說著目光掃過了四周帶著愛慕眼神看著兩個男人的一堆女人.

"別,你可別想禍水東引啊,這里頭有多少的女孩子都是沖著你的,可沒看我半點."容業擺擺手.

清妤瞟了眼,跟著說,"沒有啊,我看不少都是沖著你過來的,你沒注意到她們看你的眼神?"

就差沒把容業給直接剝光了.

"你這是相信我的魅力比他要大了?"容業好笑的看著清妤.

對方搖頭,"不是,因為沒人敢靠近他."

這個是實話,權璟霆這是討厭女人已經討厭到人盡皆知的程度了,恨不得所有人都將他給YY成了gay連同不舉這樣的話都已經說出來了.

所以這樣的場合真心實意過來的女人沒幾個,倒是有不怕死往前沖的,看中的也是權家的財富和權璟霆這張臉而已.

但是相比之下,這會兒身邊已經有了清妤的權璟霆雖然迷人,但是容業也不差,容業也是軍政世家,容業也是長相俊美的翩翩公子哥一個,退而求其次的人多了去了.

容業就成了她們眼中的香饃饃.

"切,我看你們兩在一塊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這氣質是一樣的相配,也是一樣的讓人無語的人種.

"來了也是好事,你看這會兒,那些男人見到他在你身邊,可不就不敢過來了,不然又是被圍的水泄不通的,唉......"容業歎著氣走開了.

留下清妤在原地石化,這才反應過來,這丫的,明顯是故意的.

什麼叫做被圍的水泄不通的,這不是故意引起誤會的.

果不其然,身邊男人看著她的眼神已經變了,居高臨下的樣子看的人壓力過重,清妤嘴角扯出一抹笑容.

"他亂說的,我剛剛就沒下樓."

嗯,是這麼回事.

男人嘴角輕勾,指腹撫著她的臉頰摩擦,語氣溫柔,"看上去,你挺受歡迎的."

這不是詢問,反倒是帶著點清妤說不出來的感覺,總之,讓人後背汗毛都直接豎起來了.

她仰頭,眼神輕蔑的看了眼男人,"誰讓你過來的這麼晚的."

簡而言之,都怪你.

男人聽出來她話中的嗔怪,手上動作放緩,低頭到她耳邊哄了句,"嗯,是我的錯,以後我守著你,半步不離如何?"

清妤抖了抖肩膀,給他取了塊蛋糕塞進他手里頭,"嘗嘗這個,是我花店隔壁的蛋糕店里頭做的,味道很不錯的."

"你隔壁的蛋糕店?"

"嗯,今天除了大的蛋糕之外,自助餐區的這些小蛋糕有一部分是從她們那里定做的,今天人送過來的時候我剛好遇到了."清妤說著遞給他一把叉子.

男人動了動,挖了口蛋糕放在嘴里頭,這樣濃郁的香甜味道,他從來都不喜歡.

"好吃嗎?"清妤眨眼看著他.

男人順從的點了點頭,"不錯."

"那以後的早餐都從她們家買了."女人拍板釘釘道.

男人修長的手指握著叉子,給她喂了口蛋糕,語氣有些無奈,"我看是你喜歡吃吧."

"唔,我是挺喜歡的啊."清妤嚼著口里的蛋糕回答.

她雖然有些挑嘴,但是很多時候都挺好養的,尤其是吃他做的菜的時候,總是能夠吃的干乾淨淨的.

"喜歡就把這個都吃了."男人拉著她坐到了一邊,破有耐性的給她喂蛋糕.

"我自己能吃."清妤哼了兩聲,卻被緊接著送到嘴邊的蛋糕給堵住了嘴巴.

她瞪著眼睛咀嚼,一雙細長的眼眸當中滿是靈動.

男人俊美的臉上滿是笑意,俯身過去在她唇邊落下一吻,舌尖帶過了黏在上面的奶油漬.

不遠處剛才和清妤一起打牌的女人都站在一起,滿臉嫉恨的看著兩人之間的互動,傳聞少帥不近女色的,怎麼這會兒變成這樣的,為什麼對清妤是那麼的不同,並且滿心滿眼的都是清妤.

動作舉止溫柔的簡直不像話,比大部分正在熱戀當中的男朋友對女朋友還要好.

這清妤到底哪里不一樣了,明明腦子已經壞掉了,為什麼還有那麼多人的青睞.

"你們也都看到了,她和少帥之間的互動是多麼的親密,說是新婚燕爾的小夫妻都不為過,你們確定還要去招惹她?"福萊抱胸而立,站在羅馬柱前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蘇葉倒是不像從前那樣的氣急敗壞的,畢竟有些事情見多了,自然也就懂得了隱藏自己的情緒不是,倒是她身邊的幾個女人臉上都不約而同的露出不高興的神情.

這清妤一個晚上,風頭更甚啊.

"她出了這麼大的風頭,你們就不想挽回點什麼面子,剛才的事情還能夠繼續."蘇葉張口道.

"你還想做什麼?她的臉可是沒像你說的那樣扭曲變化,不是我說,還是少去招惹少帥來的好,否則的話,死無葬身之地."福萊冷冷道.

"怕什麼,我們又不對她做什麼,只不過是玩幾個小游戲而已,她是清家的主人,如果不陪我們這些客人,反倒是她的不對了,我們怕什麼?"蘇葉身邊穿著粉紅色蓬蓬裙的女孩子說道.

福萊指尖按壓了幾下太陽穴,怎麼感覺這段時間,這幾個姑娘的智商都飛速運轉掉落一樣.

"你也說了,這是清家,要是沒出事還不怎麼樣,這要是出了事,清妤出丑,清家人這口氣是咽不下去的,況且,蘇葉也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清妤這臉是整過的,光憑長得和小時候不一樣就說人家整過容,那我們不都是整過容的人了?"

福萊這話,說的倒也是.

蘇葉旁邊的女孩子不甘心的看著她,"葉葉,你確定清妤是整容的嗎?我看著她的五官挺自然的啊."

"不一定,普通人不整容能長得那麼勾人魂魄的嗎,你沒看到今晚上多少的男人盯著清妤不放,她肯定整過容."另外一個女人幾乎肯定的說道.

福萊搖頭,女人的嫉妒心是最強的,很多時候容貌就是讓兩個女人站在地對面的利器.

"我該說的也說完了,先走了,你們要是不怕死的話,就直接往前沖,沒事."福萊說著下巴點了點清妤的方向.

開的什麼玩笑,權璟霆是什麼人,這會兒和清妤的關系是什麼,她們不要命的沖過去,這不是擺明了找死嗎.

這些女人什麼時候智商都變成負數了.

"你們都不相信我說的是真的?"蘇葉看著周遭還剩下的幾個女孩子.

幾人低頭不語,原本她們是信的,但是這信任的成分里頭大多數是關于清妤容貌的嫉妒,可是現在福萊說的沒錯,蘇葉也沒能夠拿出證據來證明清妤的臉不是原裝的.

她們就不能跟著起這個哄,否則的話,後果她們無法承受.

"好,那我就找到證據了再來同你們說,到時候你們可不要後悔了."蘇葉跺腳而去.

也沒人願意幫她了,就算想到了辦法也是沒用,沒辦法將清妤那張臉皮撕下來.

她轉了幾圈之後找到了蘇珂,蘇珂和幾個商業合作伙伴站在一起,大老遠的蘇葉就聽到了對方關于蘇珂即將舉辦婚禮的祝福.

少部分的人是知道蘇珂要嫁的人是誰的,這會兒都卯足了勁給她拍馬屁,嫁到權家,可不是人人都有這個福分的.

"恭喜你,不過馬上成為權家大少奶奶了,未來還要出來工作嗎?"對面的男人看著她調侃道.

蘇珂同他碰了碰酒杯,"埋汰我呢?誰說結婚了就不能出來工作的."

"權家是什麼人家,你過去了不好好的享受大少奶奶的生活,平白的出來受這份罪做什麼."

"就是,你還怕權大少爺餓著你了."

蘇珂點頭,"的確,權家是不會餓著我,但是人總的有點追求不是,我還是喜歡工作."

"我們倒是也同你合作慣了,如果突然換了對象,一時半會兒的還沒辦法習慣呢."

蘇葉將對面幾人的話都聽在耳中,這一晚上,不是對清妤的誇贊就是對蘇珂的贊美,同權家沾上關系,總是引人注目的存在.

"大姐."蘇葉走過去站在她身邊張口.

蘇珂對面的人好奇的看著蘇葉,"這是?"

"這是我妹妹,蘇葉."蘇珂介紹道.

對面的人點頭,這蘇平邦頗有女婿福,膝下有三個女兒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只不過大多數人認識的也都是蘇家大小姐蘇珂和蘇云,不為其他的,就因為這兩人的工作性質,一個風投總裁,一個王牌記者,說出去都是十分體面的,更加別說是讓人記住了.

"早就聽說這蘇家三位小姐都美麗動人,從前只見過蘇珂和蘇二小姐,沒想到這三小姐生的更加的標志啊."對面男人誇獎道.

蘇葉含笑點頭,那個女人是不喜歡別人的贊美的.

"我妹妹年紀小,也剛剛大學畢業不久,不過家里頭人都寵著,很少出門,你們自然是沒見過的了."

與其說是沒見過,更加不如說是沒聽過,蘇葉比起蘇云和蘇珂,差的真的不是一星半點的,畢竟這兩位都在自己的事業上有了一定的知名度.

這蘇葉,妥妥的不過是一個手無縛雞之力還刁蠻任性的大小姐,自然是沒多少人見過的了.

"不過今天你們都過來了,怎麼沒見到蘇云?"

"她這兩天身體不舒服,就沒過來."蘇珂解釋道.

蘇云這會兒,估摸著還在閉門思過,畢竟也是被父親手底下的人給抓起來了,應該問題不大,也不會傷了她.

"這樣啊."對面的男人似在歎息.

聽的蘇葉心里一陣不痛快,什麼時候她變得這麼沒有存在感了,隨時隨地讓人忽略,所有人的眼光都沒房子啊她的身上,這點讓她及其的不痛快.

四周音樂聲響起來,周遭的燈光熄滅,從大廳最中央打下來一束燈光照在中間的位置,身穿禮服的清建業夫婦滑入舞池開始跳起了華爾茲.

晚宴正式開始了,老爺子坐在最中央的位置上,滿臉笑意的看著下頭正在跳舞的人.

所有人都目不轉睛的看著清建業夫婦的開場舞,到底是上流社會出來的,這麼多年了,就算是上了年紀,有些事情一樣的還是刻在骨子里頭,讓人沒辦法忘記,也不想忘記.

大約過了幾分鍾的樣子,不少人帶著女伴進了舞池當中,悠揚的音樂響徹整個大廳當中,舞池當中正在踏著優雅舞步的人們都面帶陶醉.

清妤和權璟霆並排坐在了休息區這邊,剛才被男人喂了兩塊蛋糕之後她現在肚子挺撐的,目不轉睛的看著舞池里頭正在跳舞的夫婦,清妤想起來了清衍給她的流程表.

這清建業夫婦是負責開場的,也是負責調動氣氛的,不一會兒這舞池當中就見到了不少的人.

不遠處還能夠看得到現場邀請女孩子跳舞和被女孩子邀請跳舞的人層出不窮,這跳舞也是增進感情的好機會不是.

清妤喝著杯子里的果酒,青蘋果的味道聞著十分的舒心,酸酸甜甜的.

"少喝點."男人說著動了動她手上的杯子.

"這果酒是給女孩子准備的,酒精度低得很,你放心."清妤含糊道.

容業坐在兩人對面的位置,還沒等開口,一個穿著洋裝的女哈子已經走了過來了,白皙的小臉上帶著兩片紅暈,有些不好意思的對著容業伸出了手.

"容將軍,能不能請您跳支舞呢?"女孩子的聲音十分的小,如果這會兒放的是十分勁爆的探戈舞曲,估摸著連聲音都聽不到的.

容業揚了揚手上的杯子,臉上帶著溫和的笑意,"抱歉,我從軍之人,不會跳舞."

女孩子咬唇,"那不好意思了."

這話分明就是騙人的,容家是什麼家庭,容業出生開始接受的就是最好的教育,怎麼可能不會跳華爾茲,分明就是借口.

女孩子低著頭走回了自己的朋友堆里頭,那邊的人擺著小臉安慰她.

"你分明會跳,怎麼不過去啊?"清妤看著他問.

容業翻了個白眼,"會跳就得過去,那一會兒人家過來邀請你,你去是不去?"

"不會有人過來邀請我的."清妤動動酒杯,不留痕跡的對著他使了個眼色.

容業瞬間明白了,當然不會有人過來邀請她跳舞的了,這身邊坐著這樣一個男人,就算坐著不動,自帶睥睨天下的霸氣,誰敢不要命的過來同他搶女人.

清衍從那邊走過來,這會兒忙完了才發現清妤一直和權璟霆待在一起,按照流程,這第二只舞是要他和清妤兩兄妹一起跳的.

所以這會兒清衍過來找人了.

"妤兒,准備好了嗎?"清衍眉眼含笑,如同白日炙陽那般溫暖.

"准備什麼?"清妤看著他,這才反應過來要做什麼.

這個都差不多忘記了.

華爾茲她是會跳的,按照清家人的說法,她小時候學過,在她失憶後蘇醒過來的那個月,清家重新找了舞蹈老師過來讓她重新學習了一段時間.

並且在一定程度上,讓她重新學習了餐桌禮儀和社交禮儀,雖然後面這兩樣她都沒用心去學,但是華爾茲,她確實學會了的.

"走吧,哥哥邀請你跳一支舞."清衍說著對著她屈膝伸出了手.

容業看了看旁邊被忽視的男人的臉色,心里頭暗戳戳的罵了清衍兩句,這家伙是真的不懂人情世故的,看不到這會兒權璟霆臉色都變了,還伸手邀請對方,生怕自己死的太晚是吧.

看著身邊人臉色的急速變化,容業起身拽著清衍走開,"我有點事情要問問你,你過來一下."

清妤看著容業這波操作腦袋上冒出了幾個問號,視線一直跟隨著容業拖走的清衍.

這兩人什麼時候關系變得這麼好的,好到勾肩搭背的那種?

就在她思索的時候,身邊的男人起身,站在她面前,居高臨下的伸出了手.

清妤看著伸到自己面前的手掌,這男人的手長的是該死的好看.

看著她盯著自己的手不放的樣子,男人抬起來,手指彎曲敲在了她的額頭上,"想什麼呢?"

"沒什麼."她捂著頭.

男人側目看了眼旁邊的舞池,眼眸微眯,眸底似乎湧動著暗潮,一抹情愫閃過.

"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你在我面前跳了支舞嗎?"男人看著遠處的舞池道.

清妤被他追憶的模樣打蒙了,對于那天在蘇葉的生日宴會上拉著他跳的熱舞,現在她還是沒忘記的,拜托,誰能夠忘記這種事.

"清小姐,願意陪我共舞一曲嗎?"權璟霆再次將手伸到她面前.

清妤看著他,嘴角露出溫柔的笑意,纖細的五指落在了男人溫熱的掌心當中,跟隨著他的腳步滑入了舞池.

這次和上次不一樣,不是勁爆熱辣的舞步,而是典雅緩慢的華爾茲,最能夠體現情意綿長的舞步,男人摟著她的腰,腳步緩慢的跟隨音樂提起腳步.

清妤跟著他而動,臉上帶著的笑意止不住,"原來你還會跳舞呢?"

"怎麼,你以為我不會?"

"不是,不過沒想到你能跳的這麼好."

權璟霆到底是出身名流自然是要走出去別人無話可說,沒有毛病可挑的,這舞,小時候還是蘇落英教他的.

他輕笑,抱著她前額相抵,嘴角的弧度止不住的上揚.

頭頂的燈光不知道什麼時候再次滅掉了,三束細長的燈光打下來,一直落在清妤和權璟霆的身上,周遭人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得到,少帥的眼睛,一直盯著自己懷中的女人.

眸中似星辰浩瀚,熠熠生輝的樣子,卻滿心滿眼,都只有面前的女人.

容業和清衍站在不遠處,看著兩人逐漸吸引四周人的目光,這權璟霆為了清妤,是真的破了不少的例子.

第一次見面,她圍著他跳了火辣的熱舞,可這次和上次不一樣,上次他貌合神離,絲毫未曾將她落在眼中,但是這次,男人眸中自始至終只看得到一個人.

舉手投足指尖帶著萬千悱惻之意,令人無限遐想.

一舞畢,權璟霆抱著她,在燈光下俯身吻上了女人的紅唇,周遭一片掌聲響起來,震耳欲聾.

清妤抱著他的肩胛,閉著眼睛承受男人的給予,其實,她從來都是喜歡他的.

容業看著兩人的互動,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這麼長時間了,權璟霆肖想了這麼久的女人,是真的被抓在手心里了,

不過光從外貌來看,十分匹配的.

林楓從外頭快步走進來,低頭在容業耳邊說了一句話,他抬眸時臉色一變,放下了手上的酒杯朝舞池中央的兩人走了過去.

上篇:155 晚宴    下篇:157 死亡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