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61 抱著一起睡   
  
161 抱著一起睡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電影是今年上映的口碑最好的一部電影,因為有恐怖和驚悚的元素在里頭所以很多女孩子是想看卻又不太敢看,里面的男主角是近年來炙手可熱的男明星之一,從來都是以硬漢形象示人,在加上演技也十分的不錯,所以有很大一部分中年女粉絲.

清妤雖然不追星,但是也不排斥,能看就行,只要演技過關,不要太假.

她這會兒老老實實的趴在權璟t霆膝蓋上看著電影,男人眼眸懶懶的盯著對面的屏幕,指尖落在她發絲之間輕撫.一點點的帶著溫柔,女人動了動臉,蹭了蹭他的膝蓋,眼睛盯著對面不放.

"我倒是沒看出來這電影多好看?"男人實現落在她認真的側臉上.

"還不錯啊,這電影拍的挺不錯的,這里頭的背景渲染烘托的也挺不錯的,相比起那些粗制濫造的電影要好很多了."女人嘟囔著回應.

權璟霆挑眉,很少聽到她這麼認同一件事情的,尋常時候這丫頭基本上都是一副懶洋洋的樣子,對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來,第一次看到她興致盎然的樣子.

"那你倒是說說哪兒好了,說是恐怖片,但是里頭的恐怖因素未免也太過牽強了點,都是依靠背景音樂烘托起來的,什麼時候殺人有能夠變得這麼嚇人了?"男人指腹念著她的臉,一下有以下,愛不釋手一樣的.

"這電影是拍給普通人看的,你去慣了戰場,見慣了尸體,當然覺得死人沒什麼可怕的了."清妤哼了聲.

權璟霆是什麼人啊,是帶兵平定了M國邊境戰亂的人,尸骨如山血流成河的景象在他的眼中再過平淡無奇了,在他們的眼中,殺戮,是為了更加多的人能夠活著.

這樣的恐怖片在他們眼里跟小孩過家家一樣的.

"血太假了."

"沒有啊,挺不錯的,看著挺逼真的."

"男主角長得丑."男人繼續挑毛病.

清妤看留了眼這會兒臉上滿是血跡的男人,在這樣背景的烘托之下,這男主角這會兒臉上血跡泥土什麼都有,看上去的確是挺狼狽的.

"哪兒丑了挺不錯的啊."清妤反駁道.

男人摸著她臉的手頓住,虎口輕輕的卡住她的下巴動了動,"長得好看?寶貝兒,你是覺得他長得比我好看?"

他為是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

清妤愣住,跟著搖頭,臉頰在他膝蓋上蹭了蹭,"沒有,他長得沒你好看."

話說,什麼時候這權璟霆也變得開始在意臉龐了,這男人的性子不是那種在意外表的性子.

"也沒有誰規定長得沒你好看就不能拍電視的啊."清妤小聲道.

男人松了捏著她臉的手,無聲的笑了笑,這丫頭,真的是上天派來克他的,不解風情到了極致.

權璟霆這麼想著,伸手給她取了塊水果遞到女人嘴邊的位置,清妤張口咬下,這果肉是他切的,果子也是買的最好的,自然是新鮮清甜的.

享受著男人服務的清妤懶洋洋的靠回他的膝蓋,眼皮子動了動,活像只慵懶的貓咪.

差不多電影看完的時候,權璟霆起身浴室去解決生理問題了,清妤咬著黃桃果子准備一會兒去洗漱,被她隨手扔在茶幾上的電話震動了起來,她往前伸手拿了手機.

"喂?"

"睡了嗎?"那邊的人問道,這樣的聲音清妤一聽就知道,是清建業.

"您有什麼事情嗎?"清妤盤腿坐直了身體.

清建業從來很少給她打電話的,除非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尤其還是在晚上打電話,就更加奇怪了.

"你和清衍住在上下樓,他這會兒回去了嗎?"

同她打聽清衍的消息,有沒有搞錯了.

"這個我不清楚,大哥不在家嗎?"

"從宴會上就出去了,這會兒還沒回來,你一會兒給他打個電話看看找不找得到人在哪兒."清建業吩咐道.

"我知道了."

清妤沒有掛斷電話,她估摸著清i建業肯定還有其他的話想要同她說的,只為了清衍的下落,是怎麼都不會特地打這同電話的,就問問大廈保安處就成了,不用找到這里來.

果不其然,那邊的清建業站開口了.

"你這段時間和少帥的感情不錯,我看你們兩也時常在一塊兒,這短時間你有沒有注意到他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特地詢問權璟霆的事情,看了看緊閉的浴室門.

"什麼才叫不對勁?"

"這兩天你多注意一下,看看少帥手邊的文件都是關于什麼的,詳細情況我也不必同你多說,相信你自己能懂."

清建業其實心里也是防備著的,蕭林那樣的人,不可能捏著手上的證據就那麼自殺,在他死之前,肯定需要將那些證據給一個信得過的人,而他在帝京的一些好友說白了也都是些小官,沒辦法同他們抗衡,還很有可能將人卷進去,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就需要一個可靠並且強大的人能夠讓他毫無顧忌的交出手上的東西.

整個帝京這樣的人,清建業多多少還是有些懷疑,蕭林是不是將東西交給了權璟霆了.

"詳細情況等到你回來我會同你說明這兩天格外注意少帥手邊的文件資料,一旦找到什麼不對勁的,馬上通知我."清建業那頭已經掛斷了電話.

清妤將手機扔回了茶幾上,權璟霆的文件,自然都是軍事機密,就算放在那兒都沒人敢去翻看的那種,她去查閱,說白了這就是拿命在博,清建業可真的是個好父親啊,讓自己的女兒去做這樣的事情.

一旦權璟霆不高興了,她不變成了任人宰割的小蝦米了.

浴室門從里頭打開,滿身清爽的男人從里頭走了出來,他側目看了眼屏幕上已經出現的片尾曲,"該休息了."

清妤從自己的世界里頭走出來,仰頭看了他一眼,清建業讓她注意的是什麼文件,按道理來說,這權璟霆應該是管不到清家那邊的,他桌面上應該也都是部隊里頭的各種紅頭文件之類的,顯然和清家這樣的商人不是那麼的匹配的.

平白無故的他也不可能會讓她查權璟霆身邊的東西.

"怎麼了?"男人低頭看著她.

"沒事."她回了句.

清妤反應過來了清建業吩咐她給清衍打電話的事情,從晚宴上離開的有她和權璟霆,容業,只不過是沒注意到清衍是不是和他們已通過離開的.

按照清衍的性子,他是不會做這樣沒輕沒重的事情的.

這麼想著她抓了手機過來撥通了清衍的電話,那頭的手機鈴聲響動了幾下,幾乎在快要掛斷的時候那邊的人才接通了.

"哥?"清妤脆生生的喊出來.

這邊的男人聽到她喊出的稱呼,往前走了一步在她身邊落座.

清衍那邊應了聲,"怎麼還沒睡呢,你是在家里頭還是在公寓?"

"公寓,你在哪兒?"

"我在外邊有點事情,是不是爸爸讓你聯系我的?"

清妤沒說話,當作是默認了.

他一晚上都沒接電話,是他還沒想好怎麼去面對清建業,所以看著他們打過來的電話視而不見,至于清妤,她始終是不同的.

"你在哪兒?事情很棘手嗎?"

否則的話也不會一晚上讓人聯系不到了.

那邊的清衍笑了笑,對妹妹的關心很是高興,"抱歉讓你擔心了,我一會兒會回去的,你放心吧,是我的一個朋友出了點事情,我這會兒醫院陪著她,沒事的."

清妤也沒多問,畢竟都是成年人了,都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清衍也不是不知輕重的人,她也不適合問的太多.

"那你自己小心點,我掛了."

"嗯,晚安."

清妤將電話放了回去,這才注意到了坐在她身邊盯著她的男人,那雙黑色的眼眸盯著她,食指點在沙發扶手上富有節奏的點了幾下.

她眨眨眼睛,"怎麼了?"

權璟霆的視線盯得她有些發毛的感覺,他張口只說了一句,"你和清衍,關系很好?"

這話問的清妤一愣,隨之張口,"那是我哥."

權璟霆好像並不是很喜歡清衍的樣子,上次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們兩人之間的相處就能夠看的出來,在整個清家,清妤比較親近的也就是清衍了,好歹清衍是真的關心她.

"睡覺吧."男人張口,徑直往床邊過去.

清妤看看四周,這房間里頭也就那麼一張床,偏偏權璟霆這套房里頭,也就只有這麼一個臥室,其余的都是書房和健身房,典型的獨居男人.

要麼她跟他一起誰床上,要麼她睡沙發,不過對面那個男人肯定是不樂意的.

要不,她還是回去睡吧.

"愣著做什麼,過來啊."男人掀開被子,拍了拍身邊的位置.

清妤起身,慢吞吞的走了過去,將拖鞋蹬在地上之後爬上了床,這床的面積的確是挺大的,睡兩個人都是綽綽有余的,所以清妤不自覺的往床邊挪了挪位置.

被子里滿滿當當的都是權璟霆身上那股龍涎香的味道,十分好聞.

躺在被子里頭的權璟霆看著她不慢慢挪動的樣子有些好笑,抱著手臂往她那邊挪了過去,清妤再動一下,她就再挪一下,這麼來了幾次之後,女人發現自己悲催的躺在了床邊的位置,搖搖欲墜,差點沒掉下去了.

她抱著被子,後背貼上來一具堅硬炙熱的胸膛,男人看著她,輕笑出聲,"怎麼不動了?"

再動不就掉下去了嗎.

清妤動了動身子,聲音悶悶的,"你往後退一點,我快掉下去了."

男人嗓子里溢出輕笑,往後挪了點忽略不計的距離,"好了."

清淤伸手摸摸床邊,她的手臂邊緣還是齊著床邊,險些要掉下去了.

"你往後在退點,你那邊那麼空呢."她不滿道.

男人伸手,將她抱在懷里頭,兩具身體緊緊的纏在一起,"抱著我你就掉不下啊去."

清妤氣不過,這一晚上了,這男人是得寸進尺了,沒皮沒臉的,她轉身同他面對面,鼻尖點在男人的胸口,手握成拳捶了下,"你放開,我去那邊睡."

權璟霆伸手安撫著懷里正在掙紮的女孩子,調笑著說,"是你自己挪過來的."

"那還不是因為你."

他要是不動的話,自己能挪到這邊上來?

"乖,我抱著你睡."男人哄著她,一邊將她正在掙紮的手臂緊緊的按在了胸口.

這商量的語氣,做的可不是商量的事兒.

"我要喝水."她張口.

男人置若罔聞,抱著她沒撒手,反倒是閉上了眼睛.

"我要喝水."

聽了第二句,閉著眼睛的男人總算是松開了手,她動動手臂翻身下床往客廳那邊過去了.

床頭的手機響了一聲,應該是有信息進來了,男人斜眼看過去,見到光亮上的兩個字,清衍.

上面一行字浮動在手機中央的位置,晚安.

半倚在床頭上的男人閉眼,這丫頭倒是忘記了很多事,至于她的身份,這清衍是不是清楚,還未可知,很多事情倒不是他介不介意.

看樣子是得早點解決了她這個身份,總是背著清家人的名號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情,現在這丫頭的記憶已經慢慢的開始有了複蘇的跡象,估計也沒多長時間,就能夠想起來所以的事情.

如果這些藥吃完了還沒什麼效果,就得帶著她再去見一次路城.

再此之前,就當作了清衍是她哥哥吧.

清妤站在客廳里頭,仰頭給自己灌了杯水下去,腦袋里那點氣也下去了不少,她提著腳步想要回對面去,但是想了想,這會不會有點臨陣脫逃的意思在里頭.

改天這男人用這事兒笑話自己怎麼辦.

在客廳里頭轉了兩圈之後,清妤提起步子回了臥室,反正伸頭也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還不如來的痛快點,再說了,她還真就不信自己能被吃了.

她踏進臥室的手男人半倚床頭,眼簾半合的狀態,她走了兩步,還是繞到了反方向,果然這邊要寬了很多.

剛剛將自己塞進被子里頭,她便聽到了邊上男人的聲音,"我要是真想碰你,躲哪兒都沒用."

她轉頭,看著身邊的男人往下進了被子里頭,對著她伸出了手,"過來抱著一起睡."

思慮再三之後,清妤往前一滾,直接去到了他懷里頭,他睡袍散開,露出的胸口口上面躺了個小腦袋,清妤伸手抱著他的腰,說的意有所指,"你不是應該清心寡欲,這樣才合適你的威名在外啊."

明明按照外面的傳言,應該是不近女色做人十分正派的謙謙君子,怎麼到她這里,就好像是哪里不對了.

"我是個男人,不是和尚."權璟霆抱著她說道.

清妤翻了個白眼,"那你在外邊怎麼就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

"那是對外人,你不一樣."男人低頭,一下又一下的吻在她額頭上.

"我困了,要睡了."清妤說著閉上了眼睛.

"睡吧."

權璟霆抱著她,精致的手掌在她背上一下又一下的輕拍,嘴唇貼在她額頭上,哄著懷里的人慢慢的睡熟了.

清妤眼皮子越來越重,最後慢慢的合上,鼻翼間落下了淺淺的呼吸聲,很細微.

房間里頭昏暗一片,只有床頭的壁燈亮著細微的燈光,面容俊美的男人抱著懷里嬌小的女孩子哄著她睡覺,語調溫柔的能夠膩死人.

......

蘇云這一暈也算是這幾天能夠休息的時候了,清衍將人馬不停蹄的送到了帝京人民醫院去了,醫生看過給的結論十分的簡單,疲勞過度,低血糖,再加上受了刺激,就這麼暈過去了,估計需要在醫院里頭掛兩天的水.

看著病床上還打著繃帶熟睡的女人,清衍歎了口氣,這個時間也不晚了,原本能夠讓蘇家人過來看著的,但是蘇云好歹是被他救回來的,是不能夠讓清家和蘇平邦知道蘇云是被他帶走的.

很多事情現在還不適合弄得人盡皆知的,如果清建業知道是他帶走蘇云的,那麼後面會引發的一連串的事情他自己都不好說.

不過好在現在還沒人知道蘇云進醫院了,他也不叫蘇家人了,等到蘇云醒過來之後她自己會做出決定.

辦好了住院手續之後,清衍找了個護工照顧還在沉睡的蘇云便動身離開了醫院.

站在醫院門口就能夠感覺到到吹過來的冷風,天氣是越來越冷了,這個時間街上也沒多少行人了,不過道路兩旁的店鋪頭頂的霓虹彩燈還亮著,整個城市最不缺少的就是光亮.

這地方繁華,是多少人的夢想,但是卻也有不少人想要逃離這里.

手機上有張雪和清建業打過來的電話,已經數不清多少通了,其中最多的還是張雪的電話,清建業沒那個耐心去撥一晚上,充其量也就是打了兩個過來.

其中幾個是他的秘書撥過來的.

車子開回清家的時候門前的豪車都已經散去來了,傭人人往來忙碌著打掃院子,客廳里頭也是一樣忙碌的場景只不過這會莫名的多了幾絲人走茶涼的感覺,同剛才熱鬧的情景比起來,十分的不恰當..

傭人往來清理著客廳內的擺設,這麼熱鬧的場景背後,自然是會變的凌亂的.

老爺子已經累了,這會兒一休息了,張雪早已經睡下了,忙活了這麼長時間了,她也總算能夠好好的睡個覺了.

"大少爺,先生讓您回來的話到他書房里頭,他有事情找你."傭人上前道.

清衍點頭,拿著外套上了樓,清建業這個時間都沒睡,估計是因為他中途離開的事情心有不滿了,站在書房門口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清衍敲響了書房的門.

"進來."里頭傳出來男聲.

他推開門進去,就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父親,清建業身上還穿著今晚的西裝,筆直周正的坐著,面前的咖啡杯里頭冒出嫋嫋熱氣.

"你去哪兒了?"清建業張口,卻是沒抬頭看他.

"公司那邊突發了點狀況,我趕過去處理了."清衍語氣平淡.

清建業抬眸,看著他疲累的樣子,語氣沒有半分的松散,清氏很早以前他就全部放給了清衍,也是相信這個兒子的能力,這麼多年他也的確是沒讓自己失望過.

只不過到底是年輕人,需要鞭策.

"這並不能夠成為說服我的理由."清建業動動手上的咖啡杯道.

"我知道今晚上的事情是我錯了,抱歉父親."清衍鄭重其事的開口.

"公司忙我也知道,這麼多年你的努力我都能夠看得到,不過今晚上是什麼場合你不後悔不清楚,如果連這些突發狀況你都處理不了,那麼我想公司的主事人,我還是得重新慎重的考慮一下了."

這話里頭絕對的透著威脅,這麼多年雖然清建業將權力放給了清衍,但是在公司里頭,還是有絕對的話語權,要更換他這個總裁,也不是什麼難事.

"我知道是我處理問題不妥當,抱歉父親,下不為我會更加的注意."清衍說話的態度十分的誠懇.

清建業終于正眼看了他一眼,知道自己兒子的性子是什麼,清建業也沒多深究,如果清衍沒本事的話,當初他也不會將清氏交到他手上,清衍有成大事之器,不過不一樣的是他太過優柔寡斷,做事不狠,這點和清建業卻是不一樣的.

"我只有你這麼一個兒子,所以從小就培養你,你也夠出息,這麼多年也本事不小,但是清衍,很多事情你必須做出有利于我們的判斷,很多事情我不說,不代表我不知道,公司在你手上的確是蒸蒸日上,所以你才更加需要謹慎,有些事情要麼就做絕了,要麼就不做,你明白嗎?"

清衍點頭,這麼多年面對清建業已經讓他能夠樹立讓他滿意的形象了.

"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

"您也一樣,我回房了."清衍頷首離開.

回到房間里頭,清衍走到了床頭櫃那邊,從底部拿出了那天監聽用的竊聽器,這玩意兒他安裝了不過兩天就拆除了,清建業應該不會察覺的.

父親這麼多年做的事情,一直都讓他看不透,說是到處走走看看清家在世界各國的產業,但是人到底是去做什麼,清衍從來沒有過問過,但是他心里一直都清楚,父親從來沒有權勢真正的放給了他.

將竊聽器放進了公文包里頭,清衍拿了浴袍進了浴室里頭,明天他是不是應該到殯儀館去看看,蕭林是死了,但是小家母女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羅浮給還未休息的清建業波撥了個電話過來,剛剛將咖啡喝完的男人拿起了手機沒有說話,聽著那邊的羅浮報備.

"蕭家動作很快,已經將蕭林火化了,到現在為止都沒有見到有任何人去過殯儀館,只有蕭家母女守在那里."

清建業點頭,到現在位置,蕭林的死亡已經成為了定局,不管他將那些東西交給了誰,估計趙嬌都不可能會不知情,所以凡事兒都需要逼一把.

"告訴稅務和審計的人,手段狠一些,沒有問題,也得出點問題,有問題,就將問題最大化."

人只有在絕境當中才會做出正確的選擇,趙嬌是不會破罐子破摔的,因為她hi有一個女兒.

"這個恐怕會有些問題,方才李部長給我來了電話,說是趙嬌公司的事情,會換一個管理人跟進."

"換一個人?什麼時候的決定?"

"他們說是上頭突然來的決定,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這個節骨眼上有人幫趙嬌,並且能夠這麼輕松的越權,相必是個大人物.

"老板,我們這時候最好不要輕舉妄動的好."羅浮建議道.

蕭林剛死,他們如果逼得太緊的話可能會適得其反,而且在蕭林死後幫助蕭家的人就出現了,這不會是個巧合,肯定有人插了一杠子,可是這帝京勢力錯綜複雜,他們也說不好的,到底是哪方面來的人.

"先按兵不動,等到蕭林死亡的消息出來了再說."

"明白."

清建業站在窗前,到底是什麼人橫頭插了一杠子進來,等到葬禮的時候,是應該過去見見趙嬌了.

至于權璟霆那邊,暫時看看清妤的態度是什麼,再詳細的做打算,只不過蕭林和權璟霆從來沒有過從親密的關系,想來也不會將東西交給權璟霆.

"該睡了,忙了一天你也累了."張雪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門口看著他.

她原本已經休息了,只不過清建業還沒回去,就想著起來看看,這幾天累是累,但是她卻沒有睡意,尤其是再看到那個丫頭之後,就更加的沒有睡意了.

權璟霆和她的感情越來越好,這本來應該是件好事,但是張雪卻始終高興不起來.

清建業收了面前的東西提起步子走出了書房,兩人並肩一起回了房間.

上篇:160 我害怕    下篇:162 不公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