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62 不公   
  
162 不公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世界上很多事都是有自己的定數的,很多人都說人定勝天,所以不少年輕人懷揣著夢想離開家鄉,到了最繁華的地方,渴望能夠出人頭地,但是最終被現實打敗的人不在少數,成功的也不過寥寥無幾,帝京就是這樣的地方,成敗不在你自己,也不在天.

蕭林死亡的消息被徹底封鎖起來,檢查機構也知道這件事不能夠草率曝光,否則的話一旦後期出了問題,社會輿論就能夠壓死蕭林案子的相關專員,所以這件事還是馬虎不得.

蕭林的尸體連夜在青山殯儀館火化了,估摸著這葬禮也不會舉辦了,趙嬌肯定也想悄悄的將事情辦了,否則的話露出風聲,後面會被太多的記者騷擾,人已經死了,還是盡量讓他清淨一些吧.

帝京醫院.

這地方是沒有淡季旺季的說法的,一年四季病床總是滿滿當當的,走廊上和大堂里頭都見的到滿滿當當的病患等在大廳里頭,出去夜晚的片刻甯靜之外,清晨起來便是一片喧鬧.

蘇云看到自己站在了一片繁茂的竹林里頭,四周一片漆黑,只有空中的月亮是散發光亮的,林中靜謐無比,只聽過得到四周風吹樹葉響動的沙沙聲,地上的石板路在月光下能隱隱看得到反射出來的光線如同鋪了一地的熒光一般.

"有人麼?"她抬頭叫了聲,這里安靜的讓人覺得可怕.

蘇云提起腳步往前走,一步一顧,卻是沒有見到四周有人的動靜和聲音,腳步聲在這樣的環境之下顯得越發的突兀.

"有人嗎?"她再次叫了聲,回應她的只有不斷響動的樹葉的動靜.

她沿著石板路往前走了兩步,林中有些冷,她搓了搓手臂,環顧四周往前走去,很快前方路的盡頭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一個人在那兒,他頭頂的月光灑下來,正好打在了他修長的影子上,光線很暗,她看不清楚對方的臉,但是卻能夠看得得到月光下反射出來他鬢角銀白得發絲.

"是誰?"她偏頭,眼睛努力得眯起來,卻還是看不清楚對方的臉.

"你是誰?"

那人提起腳步往她的方向走過來,蘇云分明的看到他身後留下的一串血腳印,帶著血跡斑駁,每走一步,就能夠留下印記,在這樣的環境里頭十分的滲人.

"你別過來!"蘇云仰頭叫了聲.

很快對方停下了步子,站在了她面前五步的地方,她分明看到了對方身上的血跡斑駁,胸口的位置仿佛空了一個大洞,正在不斷的往下滲血,四周的環境赫然變化.

從漆黑的竹林變成了燈火輝煌的宮殿,蘇云看清楚了對方的臉龐,那張蒼老帶著魚尾紋的臉,是蕭林.

他死死的瞪著她,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聚集了一群人,身穿華麗的禮服,手上捧著高腳杯,杯中猩紅的液體搖晃,對著她指指點點.

"殺人犯!"

"殺人犯!"

蘇云愕然,感覺到手上的滑膩,她低頭,自己一雙手上不知道什麼手已經沾滿了鮮血,她左手上還握著一把帶血的匕首,讓人觸目驚心.

對面的蕭林一言不發的倒在了地上,蘇云聽著四周人不斷放大的聲音,指尖顫抖,刀子落在地上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四周圍著她們的人表情不斷扭曲,慢慢的惡化成為了不可一世的惡魔,蘇云耳朵里嘈雜的聲音越來越大,逐漸瀕臨奔潰!

"啊!!"

床上的人忽然坐起來,嚇到了旁邊正在整理輸液的護士,護士看著蘇云滿頭大汗的樣子,急忙上前查看情況.

"你有什麼不舒服的嗎?哪里不舒服?"

蘇云喘著氣,視線觸及到了自己身上白色的被套,抬手間看到了手上的針孔.

四周一片潔白,她旁邊的護士滿臉的擔憂.

"我為什麼會在這里?"

"你暈倒了,昨晚上一位先生送你過來的,你現在的身體十分的糟糕,還需要好好的住院治療才行."

蘇云腦袋里頭迅速反應過來了,昨晚上她好像在警局門口暈倒了,應該是清衍送她過來的.

護士看著她好像也沒出什麼問題,將她的藥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櫃上,"記得把藥吃了."

蘇云看看了眼她放在櫃子上的藥,指尖動了動,腦袋才慢慢的徹底蘇醒過來,她腦袋里第一個閃現的記憶,就是蕭林的死亡.

買了早餐回來的護工看到床上的人已經蘇醒過來了,對著她笑了笑,"蘇小姐醒了,來吃早餐吧."

"你是?"蘇云看著她.

"昨晚上送你過來的那位先生給你請的護工."

先生指的應該就是清衍了吧.

她想了想對著護工張口,"你能借我手機用用嗎?"

她的手機在還在那些人的手上,現在要想聯系,也只能聯系蘇珂一個人了.

護工從口袋里掏出電話遞給了她,蘇云拿過來撥通了蘇珂的電話.

護士將要吃的藥量都詳細的說給了護工之後推著車子走了出去,這小姐也挺可憐的,好像一整晚都在噩夢,睡著的時候都是盜汗的.

蘇珂並沒有接電話,許是因為是陌生的號碼所以沒接聽,她將電話還給了護工,掀開被子准備下床.

"小姐您這是做什麼呢,醫生說了你需要好好的休息."護工制止她的動作.

這姑娘怕是不要命了,手上還打著石膏,臉色蒼白的能夠嚇死人了,這麼不在意自己的身體的.

"我要出院."蘇云慘白著臉色說到.

"不行,昨晚上那位先生說了您應該住幾天的院再說的."護工攔著她.

不說清衍她還沒想起來,蘇云坐在床邊停下了動作看向了護工,"你有沒有記得他的電話?"

他?是昨晚上的那位先生吧,護工這才反應過來.

她動動手,從懷里掏出了一張名片,蘇云接過了手機和名片,迅速撥通了名片上面的電話號碼.

清衍這會兒已經再公司里了,手機響起來的時候他已經結束了一個短時會議從會議室走了出來,掏出里頭的手機他看了眼,還是接通了了.

'你好."他禮貌張口.

蘇云松了口氣,"清先生,是我."

聽到蘇云的聲音,清衍對著秘書打了個手勢,看著她合上辦公室的門走了出去.

"醒了,你感覺好點沒有?"

清衍關切的聲音讓蘇云心頭一暖,"謝謝你了,昨晚上的事情."

如果不是清衍的話,她估計這會兒還被關著,她不想深究為什麼清衍知道她在那,有些事情不能夠說的太清楚了,否則的話會崩盤.

"我想知道,蕭局長,現在在哪兒?"蘇云咬牙道.

清衍動著辦公桌上面的筆,歎了口氣,"昨晚上已經火化了,我想這會兒應該已經回到蕭家了."

趙嬌的動作挺快的,估摸著葬禮估計也十分的簡單.

"我勸你,還是不要過去."清衍張口道.

蘇云心里的不舒服他知道,但是這會兒是蕭家人最為悲痛的時候,她過去肯定也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一個女孩子,不應該背負的太多.

很多事情,她也不想發生,並且再盡力的補救,變成這樣,她不用太自責.

"謝謝你昨晚上送我過來,這段時間好像我總是在麻煩你."蘇云道謝.

"不用這麼客氣,應該的."

蘇云也沒多說什麼,將電話掛斷了,將手機遞給了護工,她下床穿了鞋子,,"我要出院了."

她躺在這里也沒什麼意思.

護工也沒辦法反駁什麼,畢竟她也是拿人家工資的,這人都說了要出院了她也不好說什麼,況且昨晚上那位先生給的一晚上的看護費都夠她好兩三個月的工資了.

蘇云走到大堂的時遇上了正在辦理出院手續的林蕭,這人住院住了這段時間,也沒什麼大礙了,醫生也讓出院回去養著.,大老遠的林蕭就看到了蘇云,沖著她叫了一聲.

不過正在想事情的蘇云卻絲毫沒感覺,林蕭眉頭皺了皺,劃著輪椅往前過去,正好擋在了蘇云面前.

被阻攔的女人停下步子,低頭看著他,"林蕭?"

"終于醒過來了,你這是發什麼呆呢?叫你幾聲都沒答應我?"林蕭看著她臉色蒼白的樣子,眉頭緊蹙.

蘇云的臉色比上次到醫院來看她還要難看,活脫脫的像從墳墓里頭爬出來的女鬼那樣.

"你出院了?'

"嗯,醫生說讓回去養一個月,身上的傷也好的七七八八了,只不過我這腿上的石膏暫時還拆不了."林蕭說道.

"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住院了?"林蕭視線落在她手背上貼著的醫用膠帶上面.

蘇云縮了縮手,"我回來打消炎針."

她隨口扯了個謊.

就算瞎了一只眼睛林蕭都能夠看的出來蘇云的不對勁,這兩天同事過來看他的時候也沒有提到蕭林的案子或者是提道蘇云的消息,新來的小姑娘說好像主編聯系不到蘇云了,等等諸如此類的的話,這會兒這人這個樣子出現在這里,可不就是有什麼事情了啊.

"發生什麼事情了,你和我說說?"林蕭看著她語調柔和.

蘇云搖頭,嘴角扯出一個笑容,"沒事,我能有什麼事情,改天我到你家里頭去看你啊,我這會兒有事情要去做."

還沒等林蕭反應過來,蘇云已經離開了.

蘇云出了醫院之後就直接打了車子回當初住的酒店那邊過去,她的東西都在那邊,總得回去取點錢換身衣服才能夠去蕭家的,她渾身上下都沒什麼正經樣子,這樣過去,不禮貌.

出租車停在了酒店門口的位置,蘇云將身上和護工借來的一百塊遞給了司機,看著女人離開的背影,司機心里歎了口氣,這年頭的小姑娘,都成這樣了,臉色憔悴成這樣還要過來酒店的.

從前台取了房卡,蘇云搭著電梯上了樓,電梯在十樓停了下來,她靠在電梯上的身子沒有挪動,腦袋抵著電梯內壁不動,,整個人懨懨的不願意動彈,只不過從她垂落的視線能夠看得到走進電梯的兩人.

"啊呀,你真討厭,"女人的嬌笑聲響起來.

"小妖精,勾搭人神魂顛倒的,,讓我一下午都念著你."

蘇云順著視線往上就能夠看的到女人一身紅色的緊身超短裙,肌膚白皙,前凸後翹的,一把纖細的腰扭動起立估計跟妖精也差不了多少,女人年紀也不大,估摸著三十歲左右的樣子,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是絕對的成熟魅力,這樣的女人才是最性感的.

她身邊的男人一身西裝,身材稍胖,啤酒肚雖然不是十分的大,但也絕對的影響美觀,她鼻尖聞得到濃郁的香水味和男人的體味摻雜在一起的味道,惡心的想吐,再往上蘇云就見到了那張臉.

田鐸.

可是他摟著的女人,卻分明不是他老婆.

"你討厭啦,"女人對著田鐸湊上來的親吻嬌嗔道.

田鐸抱著她,一雙手不規矩的在女人腰上和臀上撫摸,親著她的脖子壞笑,"小妖精,一會兒回了房間有你好看的."

"要不是你老婆突然過來,我們也不會變得這麼狼狽了,真是討厭."

"我一會兒好好的補償你啊寶貝."他說著更加更加肆無忌憚的占著懷中女人的便宜.

兩人打的熱火朝天,都自動忽略掉了背後的蘇云.

電梯門打開,兩人在蘇云的樓層下來,她跟在後面,看著兩人走到了自己對面的房間里頭,幾乎是在門合上的一瞬間,蘇云看到田鐸急不可耐的拽著女人的裙子,兩人滾做一團.

進了自自己的房間之後,蘇云站在玄關,一把將水杯砸在了地上,她捂著自己的心口,狠狠的敲打.

這樣的世界,到底是怎麼了.

田鐸這樣的官員,都能夠走到現在,為社麼蕭林清清白白的就得死,只因為他沒有成為蘇平邦的黨羽嗎,簡直就是笑話,天大的笑話.

她真的從心底里感覺到惡心.

側目看了眼合上的門,蘇云心里有計較,蘇平邦當初為了保住田鐸才將蕭林推了出去,既然蕭林已經死了,她倒是要看看這次田鐸怎麼全身而退.

這個世界原本就是不公平的,所以很多事情就需要人為的去改變它的運行軌跡,這才是最合適的.

上篇:161 抱著一起睡    下篇:163 你不怪她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