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63 你不怪她嗎   
  
163 你不怪她嗎

g,更新快,無彈窗,!

酒店昏暗的房間里頭,能夠聽得到令人面紅心跳的動靜,這田鐸帶人過來開房,總不可能會是蓋棉被純聊天得那種,所以這會兒發生了什麼,大家都清清楚楚的.

這會兒,田鐸幾乎已經淪陷,要不說這女人還是要妖嬈性.感的好,家花不如野花香這句話是有絕對的理論基礎的,田鐸原本就是一個風流浪子,從年輕開始身邊的女人就一直沒斷過,不過從結婚之後倒是瞞的挺緊.

田夫人的家世不低,多多少少也算是個世家小姐,並且這麼多年雷厲風行的,手腕了的,在別的方面沒什麼成就,但是在管男人方面,更是一把好手.

田鐸幾乎是被壓得死死的,畢竟田夫人的娘家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田鐸這麼多年能夠走到今天這個位置,其中少不了田夫人父親的加持,雖然她父親年前已經去世了,但是這麼多年以來,她都知道該用什麼方法去將田鐸壓得死死的.

所以田鐸就算在外面亂搞,也是絕對不敢讓她知道的,這次因為虐貓事件的新聞,也讓他收斂了許多,但是這樣從來都愛在外面亂搞的男人,憋了這幾天自然是忍不住了,不過在飯局上這個女人對著自己拋了幾個眉眼,他便撐不住了.

"寶貝,你真棒."田鐸喘息著張口.

女人媚眼如絲,唇齒輕啟間都帶著一抹勾人的欲望之味,讓田鐸原本已經壓抑下來的欲望現在越發的明顯了.

蘇云站在房間門口,房門被微微打開一點,放置的攝像機正好對准了對面的房間,就在她剛剛將角度調整好的時候,那邊走廊盡頭傳來了一陣腳步聲.

因為酒店考慮到安靜舒適環境的緣故,所以走廊上都鋪著地毯,盡量減少了腳步聲的動靜也減少走廊上的噪音對入住客人的影響.

蘇云斜眼就看到了一雙白色的高跟鞋站在了對面的房間門口,往上一看就是穿的珠光寶氣的田鐸夫人.

女人臉上透著憤怒,抬頭就直接砸門,帶著寶石戒指手格外的惹眼,"開門!田鐸你個王八蛋,敢背著老娘偷吃,你給我開門!!"

這個時候女人原本應該有的優雅全部蕩然無存,蘇云記得這田鐸的夫人出身也不算低,從小的教養自然是極好的,只不過這會兒也難免會因為男人的背叛而變得扭曲無比,再高貴的女人也會變得扭曲.

"田鐸,你給我開門!!"田夫人手一下又一下的砸在門上,動靜發的極大,叫聲也是十分尖銳的.

"你給我開門出來你個混蛋."

房間里頭漸入佳境的兩人從床上驚起,田鐸臉上帶著慌亂,一下子沒控制住,從床上掉了下來.

"我老婆來了."他慌慌張張的找著自己的衣服.

床上的女人慢條斯理的起身,看著被嚇得屁滾尿流的田鐸哼了聲,不過是個外強中干的男人,真是沒用,能被自己的老婆給嚇成這樣.

田鐸跟沒頭蒼蠅一樣的在房間里頭轉悠著.

田夫人手都砸疼了,里頭沒動靜,說明這人肯定是心虛了,她的動靜也吸引了不少的人,酒店經理也走了過來,在這樣的地方上班,自然是遇到不少的老婆過來抓奸的情況,基本上每個月都是有的.

所以對于這樣事情的處理,他們是最了解的.

"這位夫人您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嗎?"經理上前,穿著得體的西裝十分正式.

田夫人扭頭,指著房間門張口,"你們給我把這道門打開!"

經理是知道里頭住的是什麼人的,田鐸在這家酒店有個常年包下的套房,也會帶不同的女人過來,所以經理是知道了的,不過這田鐸也是瞞的極好,這兩年多的時間了,田夫人這才發現.

也是有本事.

"抱歉,我們不能隨意開門,這里頭還有住著的客人呢......"經理一副公式化的回答.

因為田夫人的吵鬧聲這這會兒走廊上多的是將房間門打開探出頭來查看情況的客人,這樣的吵鬧戲碼,是最容易讓人看熱鬧的.

田夫人盯著經理,身上的架勢十足,"你給我聽著,馬上把這道門給打開,你不開我叫人來開!"

蘇云蹲在地上,攝像頭里的內容被清晰的記錄下來,她滿意的點頭,伸手取了一瓶水過來扭開蓋子慢條斯理的喝起來.

田鐸經過虐貓時間現在還在考察期,要是再爆出這麼一個新聞,也是徹底涼了,這應該就是大家說的人賤自有天收,這樣都能夠被她碰上了,簡直就是命.

田夫人咄咄逼人的看著經理,經理也是害怕出什麼問題,畢竟這也是人家自己的家務事,抬手指使了服務生過去取房卡過來.

"田鐸,你給縮頭烏龜!背著我找女人在外面亂搞,怎麼就不敢開門出來了!"田夫人喊著踹了腳房門.

房間里頭的女人整理好了自己身上的衣服,踩著高跟鞋走過來准備伸手將門打開,田鐸一把按著她的手,"干什麼你!"

"田先生,您是要躲著,可是我還有事呢."女人手指撩動發間,徑直拉開了門.

外頭氣勢洶洶的田夫人站在正門口,還沒等服務生取了房卡過來就看到了里頭拉開了門,站在門口的女人臉色酡紅,紅色包臀緊身裙勾勒出妖嬈的身形,脖子上的紅痕告訴了周圍人這里頭發生了什麼.

田夫人看到了她身後地上被撕壞的絲襪,還有房間里的滿目凌亂景象,以及她身邊畏畏縮縮的田鐸,瞬間火從中來.

"你這個賤人!"田夫人說著一巴掌打了過去,女人沒躲開,被一巴掌甩的偏過臉去.

女人動手拉住了撲過來的田夫人,這女人一看就是見慣了這樣的場面的,沒有被抓奸的羞愧感,反倒是從容鎮定,滿臉的不屑.

"田夫人我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剛才田先生聽到你的聲音嚇的動都不敢動了,你這樣子,恐怕是個男人都會恐懼吧."女人抓著田夫人的手腕不屑道.

"你還有理了,你勾引我老公,你們兩干的那點破事,要不要臉啊,你還敢抓著我,你給我放開!!"田夫人說著扭動手腕看向了田鐸,"你是死人嗎!還不過來幫我!"

女人笑了笑,松開了田夫人的手腕,往前走了一步,"您這氣是真的發錯了,我同他不過是飯桌上遇到了而已,逢場作戲露水情緣,不是他長期豢養的女人,你要怪也只能怪你自己沒本事把不住男人."

"你這個下作的女人,你怎麼敢這麼和我說話!!"田夫人氣的差不多崩潰了.

"田先生,我先走了,下次有機會一起吃飯."女人笑呵呵的就那麼直接下樓了.

這樣的女人一看就是風塵當中走出來的,這樣的情況也是司空見慣了的,所以再正常不過,相比起這女人的淡定,田夫人的歇斯底里就更加的有臉看了.

只不過從來都是被人捧著的田夫人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她將手臂上挎著的包扔在地上,隨手拿了酒店放在長廊上擺設的花瓶就那麼直直的砸了過去.

"啊!"前頭扭著腰肢走在前頭的女人被擊中,筆直的倒在了地上.

花瓶滾落在地上翻滾,田夫人邁著得意的步子走過來,慢慢的蹲在地上,看著她頭上不斷往下落的鮮血,一把掐住了女人的脖子.

"我可不是那些只會哭喊的貴婦人,你敢招惹我,就應該吃這份苦頭."

身後的經理急忙打電話叫了幾乎車過阿里,這被打中腦袋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可大可小的,這田夫人,是真的挺狠的.

"田鐸,你給我滾過來!"田夫人站在女人身邊叫道.

田鐸急忙走了過來,"老婆."

他臉上的冷汗冒著,生怕夫人一個不高興也把花瓶砸在他腦袋上了,他老婆發起瘋來是不要命的,這點他見識過.

"我告訴你,下次如果再出現這樣的情況,我就讓你和那些女人一起死,你別給我忘記了你是怎麼有今天的,沒有我爸,你還是個跑基層的小工人,你算個什麼東西敢背著我在外面亂搞,你給我弄清楚你的身份了,再有下次,我直接廢了你!"田夫人說完就拎著包走了.

田鐸看了眼還在地上呻吟的女人,提著腳步追上了自己老婆.

酒店經理急忙將人抱起來往樓下去了,這一場鬧劇倒是結束的挺快的,田夫人這花瓶一扔,砸出了結尾.

酒店的保潔員推著車子走過來,急忙打掃了地上的水漬,服務生順著房間鞠躬給房間里的客人道歉,這事情鬧得,酒店客人的打擾是挺大的.

"這男人是誰啊?"正在清理地毯的保潔員開口問道.

這樣的場面倒不是不常見,只不過聽剛才那夫人的話,這男人還是個當官的.

"你不知道啊."服務生湊到他耳邊說了句話.

"真的啊?"

"對,前兩天虐貓事件看了沒,就是他.這房間被他包下來兩年了,時不時的就會帶女人過來,這每次都不重樣的,生活作風也算是嚴重的有問題."一旁的服務生對著她解釋道.

蘇云將攝像機收了起來,剛才的事情從頭到尾都被記錄下來了,田鐸這次,恐怕也是翻不了身了.

她動了動,將電腦打開之後找了個最火的網站,既然正規的新聞機構解決不了這樣的事情,那就用網絡上的火爆新聞來解決,記者容易受到威脅,但是網民可不一樣.

她從前最鄙視這種莫名將視屏放上網的標題黨,但是現在蘇云想明白了,很多事情,不都是用正規手段能夠解決掉的.

利落的注冊之後,蘇云將視屏掛上了網絡,並且花兩百塊買了個外掛將自己的粉絲量頂上去並且能夠掛在首頁,加上田鐸虐貓後續幾個字,足夠火起來的.

將一切事情都做完之後,她換了身衣服,收拾了房間里頭的東西之後下樓退房,重新換一家酒店.

......

蕭家,今天和以往一不一樣.

雕花圍欄的大門上頭這次掛上了黑紗在門頭的位置,客廳門口擺上了一連串的菊花,原本也不算冷清的蕭家現在變得十分冷清,趙嬌將傭人都辭退放假了,這會兒家里頭就只有她們母女倆還有過來的趙嬌的秘書,和司機,他們手上都圍著黑紗,身上也都換了黑衣黑褲.

蕭林的骨灰盒放在客廳中央的櫃子上,這會兒上面放滿了祭品,也點了蠟燭,照片上的蕭林身穿警服,人看上去十分的精神.

作為人民警察,恐怕遺照這樣的東西是最先准備好的,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任務的時候人就不在了,這是現實問題.

趙嬌坐在沙發上,面色蒼白,整整一晚上沒睡,她這會的精神也不好,蕭曉給她端了碗粥過來,看著母親的樣子,心里頭十分的不好受.

"媽,您吃點東西吧."

趙嬌低頭看了眼茶幾上的粥,慢吞吞的抬起手將碗拿起來,卻是沒什麼胃口.

"趙總,你總得吃點東西,一會兒上樓休息一下."秘書張口道.

這後續問題處理起來會很困難,公司已經正式接到法院的傳票了,趙嬌這次怕是也保不住公司了,這人要是再這麼下去,恐怕真的撐不住了.

"不用擔心,我心里有數."趙嬌說道.

蕭曉看著她將碗里的粥一口一口的喝下去,心里頭也舒坦了不少.

"媽,爸什麼時候下葬啊,要不要通知一下親戚朋友?"蕭曉發問.

這事情還是大部分需要趙嬌做主處理的,很多事情關聯的程度太嚴重了,所以她也不能輕舉妄動.

"不了,你爸暫時不會下葬,等到這一切都結束了,我會帶他離開這里"趙嬌張口.

"媽,您說什麼呢?"蕭曉一愣.

"你爸活著的時候沒過什麼清閑的日子,等到死了,也不應該太匆忙,等到公司的事情出了結果,我就帶著他回鄉下老家去,那里清淨."

蕭林和趙嬌都是出身距離帝京兩百公里的一個縣城里頭,那里這麼多年也沒什麼太大的變化,比起帝京的繁華,那里更加多的是留下了樸實.

"好,我知道了."

她尊重母親的決定,也許到老了,他們都應該回歸平靜安甯的生活,無論是趙嬌還是蕭林,他們都累了,都應該好好的歇歇了.

蕭曉歎了口氣,看了看家里頭的滿目淒涼,如果蕭林不是這樣死去,恐怕這會兒家里頭都已經滿滿當當的是前來吊唁的人了,她心里不甘心的是爸爸走的時候,送別的人都沒有.

"您上去休息一下吧,一整夜沒睡了,有什麼事情我叫您."蕭曉安慰道.

趙嬌將碗放在了桌面上,里頭的粥被喝的干乾淨淨,一點不剩,秘書松了口氣,好在趙總沒有食不下咽,否則就難處理了.

"我送你上去."蕭曉攙著趙嬌往樓上去了.

兩人步子沉重,倒像是壓了千斤萬斤的重量,蕭曉將母親送進了房間里頭,"你好好休息,我下去了."

趙嬌坐在床邊點頭,側目看了眼外頭,今天的天氣還是依舊的不怎麼好啊.

蕭曉給她倒了杯熱水放在床邊的位置,看著不願意動的趙嬌,她歎了口氣,和上門走了出去.

趙嬌坐在床邊,伸手取了放在床頭櫃山的照片過來,看著蕭林的臉,她歎息,當初柳葉的心情,她算是明白了,失去摯愛的痛苦,是這麼的分明.

她尚且看破風云都這樣,別說當年還年輕任性的柳葉了,當時她是怎樣的心情點燃了屋子,趙嬌懂了.

這麼多年的風風雨雨都走過去了,很多事情在面對的時候,會多了幾絲的理智,她沒有那樣年輕的勇氣,也沒有那樣的不顧一切的決心.

"老蕭啊,我現在明白了很多事情,還不算晚吧."趙嬌歎息.

"等到事情都結束了,我就帶你回去,回到我們認識的地方去."

那里的風景,也許還是和從前一樣的美麗.

蕭曉下樓的時候就看到秘書從門口走了進來,仰頭對著還站在樓梯上的蕭曉張口.

"蕭小姐,外頭來了一個人,說是要吊唁蕭局."

"誰?"

警察廳的人這會兒應該還不會過來,蕭林的死現在還沒有放出風聲去,誰會這會兒時間過來.

"蘇云,蘇記者."秘書說道.

上次趙嬌和蘇云約好了見面,但是卻沒有過來,蕭曉也知道蘇云估計是出什麼事情了,但是這會讓,這人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讓她進來."蕭曉快步下了樓梯.

秘書點頭,轉頭對著門口的人叫了聲.

蘇云穿著一身黑衣走了進來,從門口開始就見到了院子里頭的荒涼,這麼大的事情,蕭家也還是這麼冷清,門口擺放的菊花清晰的告訴蘇云這里發生了什麼事情,門口掛著的黑紗隨風擺動.

蘇云邁著穩重的步子進了客廳,迎面就看到了中央位置,擺放著的蕭林的照片和骨灰盒,旁邊整齊的跌放著他的警服,蘇云心里一陣酸澀.

"蕭小姐,節哀順變."蘇云對著她鞠了個躬.

蕭曉點頭,對著她張口說了句話,"謝謝蘇記者能過來,不過,你前端時間去哪兒了,為什麼會消失了?"

她盯著蘇云,一雙眼睛好像會說話一樣.

"我出了點事情,抱歉,我沒能幫上蕭局."蘇云低頭,明顯的情緒低落的樣子.

蕭曉原本心里是怪蘇云的,雖然這件事情和蘇云並沒有什麼關系,但是她心里還是有些怨,如果不是蘇云的那篇報道,估計蕭林也不會這麼成為眾矢之的,如果她還能夠再查清楚一點,事情也就不會變成這樣了.

可是這會兒她心里也沒什麼怨懟了,蘇云也不容易,她也盡力了,父親的死和她沒有關系,很多事情都不是表面看到的那麼簡單的,這點蘇云還是明白的.

"我能給蕭局上柱香嗎?"蘇云張口道.

蕭曉點頭,走到了放著蕭林骨灰盒的櫃子前,伸手取了香過來,蘇云接過來點燃,誠心實意的舉了三個躬將手上的三支香插在了香灰爐子里頭.

"謝謝你過來."蕭曉對著她回了個禮.

蘇云微微頷首,心里還是有愧疚,"我知道,謝謝你的安慰,蕭局的事情和我多多少少有些關系,說實話來之前,我已經做好了被你趕出去的准備."

蕭曉搖頭,走到沙發邊上給她倒了杯茶,伸手推了過去,"你能過來看我父親,我已經很高興了,很多事情都不能夠一概而論,你不是殺死他的凶手,我也謝謝你,至少我看到了你在努力的為他洗刷冤屈."

"可是,我沒能成功."蘇云低頭苦笑.

"我父親是走了,但是他的案子卻還沒能夠給出一個結論,很多事情我可能還需要你的幫助."蕭曉誠心實意的說.

"這個你不用多說,我都知道."蘇云張口,"我一定不會放棄的,蕭局是清白的,我一定會幫他的."

可是那對老夫妻到現在還是咬死了沒松口,對外的口徑也一直沒松開,這的確是有難度的.

"不管怎麼樣,謝謝你能過來,至少你的到來給了我們很大的安慰."蕭曉對著她伸出手.

"客氣了,這是我應該做的,你能替我同伯母說句對不起嗎,那天我們約好了見面我卻失約了."

"好的,我會告訴她的."

蕭曉送了蘇云出的門,她回頭看到了站在雕花鐵門里頭的蘇云,蕭林的死亡讓一向驕傲放縱任性的蕭曉一夜之間好像長大了不少.

原本身上那股透出來的傲慢尖銳,現在慢慢的在消退下去.

蘇云歎了口氣,風云不過一瞬間的事情,成敗在帝京是最常見的事情,誰也不會想到,這樣短的時間之內,帝京會發生這麼大的變化,平時呼風喚雨光鮮亮麗的人,會這麼就倒下了.

"你不怪蘇云嗎?"秘書站在蕭曉身後看著她.

蕭小姐的性子她們可都是有目共睹的,那樣的不講道理的任性妄為,不是應該將蘇云這個不分事實的爆料者打倒在地嗎.

這麼平平淡淡的,反倒是嚇到她了.

蕭曉搖頭,語氣悠長似在歎息,"她也不容易."

父親曾經教過她,看人不能只用眼睛,要用心,那時候她還不以為然,直到現在,蕭曉明白了不少,從蕭家出事之後,她身邊那些圍著自己轉悠的好朋友都唯恐不及的躲避著,到現在為止連電話都沒有打過安慰的.

這世間的人情世故,何其荒涼.

蘇云坐在車上的時候接到了蘇珂的電話,這只手機是她放在酒店公寓里的另外一個,號碼也只有極少數的知道.

她接通之後就聽到了那邊蘇珂的聲音.

"你在哪兒呢,怎麼都沒聯系我?"蘇珂那邊還是語帶焦急.

蘇云對著司機報出一串地址,跟著回應了電話那邊的女人.

"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回來吃頓飯吧,你和爸爸總是這麼僵著也不是個事兒啊."

蘇珂苦口婆心的勸著,一家人和和睦睦是最好不過的,蘇平邦再怎麼錯,他始終是父親啊.

蘇云這麼一連串的事情下來,未免有些不太合適.

"姐,我剛剛去蕭家了."蘇云語氣平淡,像是在訴說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

蘇珂那邊停頓了片刻,"嗯."

她這樣的反應蘇云算是知道了,蕭林死了,蘇珂和蘇平邦肯定是清楚知道的.

"你知道了?"

"嗯,剛剛知道."

蘇云按了按眼睛,在這樣的情況下,她還能叫自己回去一家團聚.

什麼時候連姐姐也被同化了.

"那是別人的事情,小云你不能因為別人的事情而一輩子不回家吧."

"那不是別人的事情,那也有我的事情在里頭,姐,你什麼時候也變成這樣了,你總是強調要一家人和睦,可是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和你們不一樣,我和父親也不一樣,他的不擇手段我學不會."

"小云,這些事情都過去了,你該向前看.我說這個世界弱肉強食,蕭林有這樣的結局很多人都惋惜,他錯就錯在空有一腔熱血卻沒有注重現實,所以這件事情他自己也有一部分的責任在里頭的."

怨不得任何人.

有人說過,你要想維護你認為的正義,那麼你必須要比你對面的惡人更加的奸詐,空有滿腔熱血卻什麼也做不了,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做個普通人.

這就是這個世界的現實.

"我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你幫我帶一句話給爸,你問他,他得到了什麼,失去了什麼,你再問他到了他壽終正寢的時候,多少人願意在他墳前真心哭泣,反正到了那一天,我肯定不會哭."

"小云……"

蘇云掛了電話,按著眉心不動,很多事情已經沒辦法挽回了.

蘇珂這麼多年苦心孤詣的護著她,也只不過是為了維護蘇家那點快破碎的和平而已,沒有任何意義.

也許到最後,她才會明白,已經碎掉的東西,再怎麼補救都是救不回來的了.

------題外話------

今天早點更,麼麼噠

上篇:162 不公    下篇:164 回家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