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68 關起來   
  
168 關起來

g,更新快,無彈窗,!

清晨,雨霧濃重,天空灰蒙蒙的,隨時隨地像是要下雨一樣,這樣的天氣是十分冷的,帝京這樣的天氣原本就是秋末冬初的時候就十分冷的,街上的行人都紛紛裹上了厚重的羽絨服禦寒,地面上經過夜現在已經像是結了一層冰花一樣的.

道路兩旁的樹木上覆著厚厚的一層水霧冰花,同人交談間就已經能夠看得到呼出來的白色氣體了.

蕭曉到了市中心的時候正好是七點半,將自己那輛小破車停放在了停車區的位置,她奔走著跑過去開了花店的門,趙嬌給她留了錢,足夠她生活的,只不過要和從前那樣的奢華是不可能了,所以她掏了幾萬塊買了一輛二手車.

她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開這樣的車子,如果沒車的話她從五環過來市中心會有些困難,為了方便,還是買了.

花店門打開之後蕭曉查看了店內花葉的情況,好在空調的控溫系統是調解好的,這些花花草草的並沒有因為昨晚上的降溫而被凍死了.

簡單整理了身上的衣物之後,她系了圍裙開始整理花店內的內務,每天早上都是要先打掃,然後將花盆的位置都重新放好了,另外她還需要學習包花和插花的工作,這也是一種技能.

仔細的將店里的花草都按照要求重新擺過位置之後,她將幾盆冬季的花搬到了門口招攬客人,清妤這個花店的位置很好,人流量十分的大,所以自然是生意不錯的,一天下來也是挺忙碌的.

等到打掃完衛生之後,這街上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蕭曉看了看時間,指針指到了九點鍾,為什麼清妤還沒過來.

清衍帶著早餐進門的時候就見到了在店里頭忙活的蕭曉,他側目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卻清晰的看得到這的確是蕭曉.

"蕭小姐?"清衍不確定的張口叫道.

正在給花剪葉子的蕭曉轉身就見到了進門的清衍,她放下了手上的剪刀,對著他微微頷首,"清先生,您好."

確定了是蕭曉之後,清衍走到她對面,將自己手上的食盒放下了,"你為什麼會在這里呢?"

他記得蕭曉和清妤的關系不是那麼的親近的啊.

難得能夠遇上這樣的情況.

"我過來清妤這里上班."蕭曉落落大方的張口.

清衍也知道了,蕭家破敗,從天上一夜之間掉落,自然是日子不好過的,看著蕭曉身上的衣服,他總覺得很不是滋味.

"如果蕭小姐不嫌棄的話,可以到我的公司上班."清衍說著給她取了一張名片.

畢竟是父親做的孽,他在面對蕭曉的時候,心里總是有愧疚的.

看著清衍遞過來的名片,蕭曉一愣,跟著擺擺手,"我很滿意現在的這份工作,能夠學到很多東西,謝謝清先生的關心了."她拒絕道.

"你還是收下吧,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你可以隨時找我."清衍硬生生的將自己的名片塞到了蕭曉的手上.

滿頭霧水的蕭曉只能收下放在了口袋里頭.

兩人杠杆牽扯完,清妤就和權璟霆走進了花店,這下可是熱鬧了,看著兩人的動作,清妤挑眉.

什麼時候清衍對蕭曉這麼上心了,他們倆好像也沒什麼交集吧.

"少帥,早."清衍看著權璟霆打招呼.

現在已經是九點鍾了,因為店里頭有了蕭曉,所以清妤姍姍來遲,她也是想看看蕭曉能夠做到什麼地步,不過沒想到這人還真的是做的不錯的,店里頭的衛生都弄好了,省了她不少的事情.

不過這男人確實今早上難得沒早出去,硬生生的壓著她在床上磨了半個小時才起來,雖然沒做什麼實質性的東西,但是該做的也都做了.

"今天早上這里這麼熱鬧?清總是路過?"權璟霆看著清衍.

這明眼人都知道不會路過,早上九點,都應該在辦公室了.

"不是,我過來給妤兒送點東西過來,我也該上班去了,你們慢聊,我先走了."清衍說著提起腳步走出了花店.

原本他是覺得心煩想著過來和清妤一起吃早餐說說話的,不過卻碰上了蕭曉,蕭家的事情現在還沒完,檢查機關還在查著,只不過風聲卻是低了些.

見到蕭曉,他心里的那抹愧疚就被勾起來了.

權璟霆隨著清衍身後離開了,早上家里頭來了電話,說是讓他務必回總統府一趟,還得在去軍營之前回去一趟.

"干的不錯啊."清妤看著四周道.

蕭曉臉上帶著微笑,洋洋自得,"我告訴過你的,這麼點小事我能做到."

"這才第一天,還有六天呢."

清妤伸手將店內的廣播新聞放了出來,里頭放出來的率先就是田鐸的酒店門事件,蕭曉正在工作的手一頓,站在原地聽著里頭的播報,她也多多少少少知道些官場的黑暗.

當初蕭林被推出去,多多少少是和田鐸有關系的,可是現在,田鐸自己又出了事情了,這就是命中注定了,田鐸的好命不長了.

"你還在意這些事情?"清妤看著她一動不動的樣子說.

"沒辦法做到不在乎吧."蕭曉苦笑一聲.

她沒有那個能力去將害死父親的人繩之以法,這個世界的法則大多是殘忍的,弱肉強食,從前蕭林身處那樣的位置都沒能夠做到的事情,現在蕭家已經破敗了,就更加不可能了.

蕭曉不傻,她會等,等到大廈傾頹的那一天,見到了那些人的下場,這個世界上,還是有正義存在的.

溫妃過來的時候就見到了蕭曉,她愣了愣,這廣告才貼出去,怎麼就已經有人上門了.

"來了?"清妤看著她笑了笑.

溫妃點頭,"給我一株滿天星."

蕭曉取了滿天星過來,整齊的給她抱起來.

"這是你新招的人?"溫妃看著蕭曉,過來的時候她們也查過帝京的基本情況,尤其是安保方面的.

所以知道面前這人,好像是帝京前任警察局局長的女兒,蕭曉.

怎麼會在這里?

"嗯,她是蕭曉,以後在我店里頭做事,你們過來的時候需要什麼我不在就跟她說."清妤介紹道,"這是隔壁蛋糕點的老板娘,叫溫妃."

"你好."蕭曉對著她點頭,將包好的滿天星遞給了她.

溫妃笑著接下來,付過錢之後就推開店門走了回去.

將滿天星插在了花瓶里頭,溫妃坐在椅子上開始沉思,熊妮從烘焙室走出來站在她對面,"怎麼了,傻了,叫了你好幾聲都沒答應我."

"隔壁找了人過來,清妤店里頭現在有兩個人了."

這就意味著清妤以後在花店的時間會更加的少,這樣和清妤接觸的時間也會變少了.

"找了就找了吧,去溫泉之後只要能夠確定清妤是不是咱們老大,一旦確定了,我們就把人帶回T國,那時候也沒必要顧慮這麼多了."熊妮不以為然.

"從權璟霆的眼皮子低下將人帶走,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你就死了那條心吧."溫妃毫不客氣的潑冷水.

"那怎麼辦?人帶不走,也不能確定."熊妮按著肩膀,在這麼做下去,她這手也廢了.

"要不然你對絕島發出請求,問問漉銘和鬼醫這種失憶用什麼方法會是能夠最快好起來的."熊妮張口道.

老大在的時候很多的事情都是交給溫妃處理的,要說能夠聯系上絕島的人,整個IE也就只有溫妃一個了,從前老大和絕島的聯系也都是交給溫妃的.

"我問問看,她現在應該已經吃了不少藥了,連同權璟霆肯定也帶著她去看過醫生了,如果說是藥物刺激沒什麼用的話,看看能不能用物理刺激."溫妃張口道.

"對啊,只要能夠讓她想起來,一切都不是問題."熊妮拍掌附和.

溫妃說著進了後面的房間去,熊妮坐在前頭,看著外面寒冷的天氣,她下巴抵在桌面上,還是喜歡T國的景色啊,這里未免也太冷了點.

在T國可沒這麼冷的時候,還沒怎麼進入冬天呢就這樣了,等到下雪了,她還不得自盡啊.

為了老大,還開始烤蛋糕了,可是連尊嚴都沒了的.

大約過了十分鍾之後,溫妃從後面走了出來,臉上帶著無奈和歎息.

"怎麼了?"熊妮抬頭看著她.

"白熊說娜婭跑出去了,不知道去哪兒了."

"什麼!"熊妮豁然起身,"她哪兒去了,不會過來這里吧?"

權璟霆可是見過娜婭的,也知道她是IE的人,這要是直接跑這兒來,不是要出事嗎.

"白熊已經抓緊讓人去找了,為了避免出現這樣的情況,黑貓已經提前將情況告訴她了,我想她應該不會直接往帝京過來."溫妃沉著道.

對于娜婭的腦袋,她還是有信心的,其他的事情上她也許會胡鬧,但是牽涉到老大,她是不會影響他們的.

"但願如此,還是讓他們抓緊把人給抓回去,否則的話這丫頭都不知道會做什麼."熊妮已經快崩潰了.

娜婭這丫頭,是真的有能夠磨死人的本事的.

......

蘇珂醒過來的時候人是在躺在醫院里頭的,入目都是滿目的白色,被面和牆壁,周遭還充斥著消毒水的味道,她做起身來,看著自己手臂上紮的針孔,腦袋慢慢的回想.

這是怎麼了,她為什麼會在醫院.

跟著就看到自己手臂上原本白皙的肌膚上多了幾枚青紫色的痕跡,像是被什麼人用力的捏過一樣,觸目驚心.

"你醒了?"一旁的男人起身,看著她坐起來的樣子笑了笑.

蘇珂抬頭看著對面的人,愕然的叫出了他的名字,"陸崇光?你怎麼會在這里?"

腦袋里瞬間閃現過幾絲片段,昨晚上她將陸崇光壓在身下的場景,還有一系列糾纏的景象,蘇珂瞪大眼睛,跟著拉開衣領看了看.

她身上的確是布滿了大大小小的痕跡,尤其是腰上,指印越發的明顯.

"昨天晚上!你跟我?"她說不出來那句話.

陸崇光走過來,面帶愧疚之情,"抱歉,你昨晚上被人下了藥,我到了酒店的時候你就把我撲在了床上."

陸崇光也知道這不是正人君子做的事情,可是昨晚上的情況也不是他能夠控制的住的,蘇珂腦袋迷迷糊糊的幾乎已經是如狼似虎的狀態了,陸崇光喜歡了她十多年,那樣的場景下,自己喜歡的女人投懷送抱,就算是再怎麼正人君子的人忍不住啊.

況且陸崇光是有意識的,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到了最後實在是控制不住局面了,他便將蘇珂送到了醫院.

"抱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他低著頭,十分愧疚.

蘇珂按著自己的腦袋,昨晚上她是真的和陸崇光睡了,否則的話今天也不會是這種情況了,可是昨晚上明明是權璟霆安排了黑牙送她們回酒店的,為什麼她能出事.

難道是在酒桌上的時候就被下藥了.

陸崇光看著她的樣子,還是將事情說了出來,"昨晚上你跟我,被你未婚夫看到了,權璟琛."

這句話無疑是晴天霹靂,將蘇珂直接打入了十八層地獄,如果說是和陸崇光睡了這間件事情她不是那麼的沒辦法接受,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這種事情很正常.

可是被權璟琛看到了,已經快結婚了,這無疑就是給他帶了綠帽子,那個男人能夠受的了.

"你剛剛說什麼??被璟琛看到了?!"蘇珂一著急將手上的輸液針動開了,手上瞬間腫了一個大包起來,透明的管道里頭回了猩紅的血跡上去.

"你別動."陸崇光按著她的手,伸手按了床頭的鈴聲.

"你別管我!!"蘇珂一把將他推開,伸手扯了手上的輸液針.

"蘇珂,事情已經發生了,無論你未婚夫是怎麼說,我會對你負責的,這件事情是我的錯,我對不住你."陸崇光看著她的樣子,滿眼的心疼.

"你給我走開,昨晚上到底是怎麼回事?誰讓你去酒店找我的?"蘇珂眼眶泛紅,看著他的眼睛里多了幾分恨意.

權家的婚事是她好不容易征求到的,平白無故的被這麼毀掉了,她心里自然是有怨氣,明明已經是快結婚了,明明就只差一個月的時間了.

陸崇光這麼多年對她的心思她看在眼中,也因為知道他的執念,所以蘇珂從來都不曾給過他希望,兩人之間一直保持著合適的距離,所以就算是她喝醉了,也絕對不會讓陸崇光過去找她.

"接電話的是你妹妹,我到酒店的時候就只剩下你一個人了."陸崇光老老實實的回答.

蘇珂一愣,她妹妹,蘇葉?

"你到酒店的時候沒見到我的助理嗎?"蘇珂語氣帶著強行鎮定的冷靜.

"沒見到,我連你妹妹都沒見到."

蘇珂伸手取了她的手機過來,護士進門想要重新給她插針卻被女人制止了,上面有幾個未接來電,她思索著,撥通了最後一個電話.

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她怎麼和權璟琛解釋,說是自己被陷害了,才讓他看到了那一幕,還是其他的.

無論是哪方面,蘇珂都覺得自己沒辦法說出來.

鈴聲快斷的時候那邊的人接通了電話,她張口,卻發現在自己說不出話來.

"婚約取消."那頭的權璟琛冷漠著吐出了一句話.

五雷轟頂也不過如此了.

蘇珂強忍住自己的顫抖,卻發現連一句狡辯的話都說不出來,這事實是那麼的惡心那麼的可怕.

"蘇家那邊你自己說,就這樣."權璟琛掛斷了電話.

蘇珂愣愣的拿著手機,才發現了抬頭間才感覺到了臉上的濕意,她伸手抹了一把,滿手的眼淚.

原來她還是難過的,從始至終,他都沒有過憤怒的質問和怒氣沖沖,依舊如同平常那樣的冷靜自持,蘇珂想起來那天,她和權璟琛說的話.

既然你說了,你無論娶誰都一樣,那麼我嫁給你吧,我會是一個好妻子,你跟我,是最相配的.

不過是一樁她自己求來的婚約,到現在她才發現,權璟琛是那麼的冷情,權家的男人,都是那麼的冰冷.

"小珂?"陸崇光看著她淚流滿面的樣子.

不知道蘇珂是單純的為婚約而難過,還是為自己,或者是為了權璟琛而難過.

"我的婚約解除了,陸崇光,是因為你."蘇珂抬頭看著他冷笑.

"對不起."

"你如果真的覺得對我有愧疚的話,就跟我一起回家,有些事情需要我和你一起做."蘇珂掀開被子起身,卻感覺一陣腿軟,險些跌落在地上.

陸崇光眼疾手攬住了她,"沒事吧."

"我看還是在醫院再住兩天,你剛剛洗了胃,還很虛弱."

"我受得住."蘇珂一把甩開了他的手.

蘇平邦原本早上是要出門去了,卻被蘇珂一個電話攔了下來,那頭的人沒多說什麼,只說了一句話,解除婚約.

這句話嚇得蘇平邦險些摔在地上,兩家人也見過了,婚禮也定下來了,外頭也滿是蘇珂要嫁進權家的風聲了,現在這會兒,蘇珂說了解除婚約,這不是真的要出事嗎.

蘇平邦在樓下踱步來回幾次了,蘇葉倒是臉色平淡,她知道了蘇珂回來自己會面對什麼樣的情況,左不過是被趕出蘇家,她已經不害怕什麼了.

事情已經做了,現在來害怕,有什麼用.

昨晚上的事情只要蘇珂能夠找到那個助理,連同陸崇光的話,她就能夠大概猜出來,到底發生了什麼,又是誰算計了她.

蘇葉表情平淡的剝著桔子,看著蘇平邦走來走去的樣子未免有些好笑.

"爸,您坐下吧,轉的人頭昏."

"沒心沒肺的東西,現在是什麼情況了你還能吃的進去."蘇平邦指著她手上的桔子,險些罵出來.

蘇云也是被蘇珂的電話叫回來的,她是及其不情願回來的,因為回來就意味著她要見到蘇平邦,只不過蘇珂電話里一句和權家取消婚約,就已經讓蘇云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了.

蘇珂從來做事情都是嚴謹的,更多時候帶著獨具一格的大氣,她將蘇家看的很重要,如果不是出了什麼更加嚴重的事情,是不會說解除婚約這樣的話的.

所以蘇云從酒店洗漱之後就往蘇家趕了回來,回家的時候澆花的傭人臉上都是啞然的,二小姐回來了.

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

每次二小姐回來都是折騰的蘇家不得安生的,從上次和先生大吵一架之後二小姐就搬出去了,也說了不會再回來,這次是為什麼.

蘇平邦看到蘇云回來的時候表情一愣,跟著哼了聲,"你還知道回來?"

"是大姐讓我回來的,等她說完事情我就走."蘇云沒有搭理他的意思,自顧自的坐在了沙發上.

安姨見到她回來自然是歡天喜地的給蘇云端了盤點心過來,"二小姐回來了,今天外邊這麼冷,凍壞了吧."

"我沒事安姨."

這糕點都是她喜歡吃的,蘇家也就安姨會記著.

蘇葉看了眼,冷冷的撇過頭去,蘇平邦線下著急的等著蘇珂回來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也沒顧得上和蘇云說幾句話,反正說了也只是會氣他.

伸手握著茶杯,一整熱意從指間蔓延到了她的心上.

差不多的時間,蘇珂才在蘇平邦的望眼欲穿當中走了回來,厚重的大衣將女人緊緊的裹在其中,只看得到露出來的那張白皙的小臉.

蘇云看到她回來了,放下了手上的茶杯.

"怎麼回事?比說什麼取消婚約??"蘇平邦大步向前,看著蘇珂問道.

他著急的不是一星半點,這可是蘇家最大的事情了,怎麼能馬虎的了.

蘇珂慢條斯理的將外套脫下來,傭人接過來平整的掛在了一旁的掛鉤上頭.

"我在酒店被權璟霆抓奸,所以就取消了婚約."蘇珂往客廳里頭走進去,不以為然的說出這句話.

這話如同平地驚雷一樣,蘇云眉頭緊皺,看著說出這句話的蘇珂,抓奸這樣的事情怎麼看都不像是會發生在蘇珂的身上的.

"你說什麼?!"果不其然,蘇平邦盯著她吼了聲.

蘇珂走到了沙發那邊坐下,看著他不動神色,"讓蘇葉對你詳細的解釋一下吧,昨晚上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喝的爛醉如泥的,什麼也都記不住,詳細情況蘇葉最清楚."

那邊坐著的蘇葉臉色變了變,她原本以為自己會臨危不亂,什麼都不在乎的,但是沒想到心里還是會慌張,還是會害怕.

蘇平邦走到蘇葉面前,一把將人拽了起來,"你說!怎麼回事?"

蘇云多多少少能夠猜得到,她早就告訴過蘇珂,蘇葉不是什麼省油的燈,遲早有一天能夠把她們都給算計進去.

"我......"

蘇云轉頭看著她,"你做了什麼?"

蘇平邦從蘇葉支支吾吾的語氣當中就能夠知道,這件事情多半也和她脫不了干系.

"昨天晚上她到了酒店,支走了我的助理,給我下了藥,再叫了我的朋友過來,權璟琛過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我們在床上的樣子,這婚事,也黃了."蘇珂平靜的敘述.

"真的?"蘇云霍然起身,看向了蘇葉,"你可真的讓人刮目相看,這麼多年了,我說你是頭白眼狼還真的沒說錯."

下藥算計蘇珂這樣的事情也做出來了,婚約在即,這是將蘇珂置于何地了.

"對,是我做的."蘇葉看著對面的人,坦蕩承認.

"啪!"一個巴掌聲響徹了客廳.

蘇平邦震的手發麻,看著自己面前的女兒,眼睛猩紅,一看就知道是在盛怒之下.

"你這個畜生!你怎麼敢害你的親姐姐!!"蘇平邦說著又是一個巴掌上去.

蘇葉腦袋被打的發蒙,沒來的及躲開就被人摔倒了沙發上,蘇云冷眼看著,蘇葉做出這樣的事情,就是蘇平邦打死她都不為過,既然蘇平邦動手了,她也就不用上前去拉開了,因為她也想抽蘇葉幾耳光的.

陸崇光跟在了傭人身後進了蘇家,一起的還有昨晚上和蘇珂一起去應酬的助理,一進門就看到了蘇平邦和蘇葉的樣子,蘇葉被打倒在地上,整個人十分狼狽.

"我怕您不相信,帶了證人回來."蘇珂坐在沙發上,語氣未變.

"昨晚上是三小姐到了酒店說是她會照顧蘇總,我才回了家的."助理小心翼翼的張口.

沒想到這第二天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早知道她就不回去了,一直照顧蘇總一晚上.

不過誰能夠想到她的親妹妹能夠算計她的呢.

"我打電話過去,是蘇葉接到的,也是她讓我去找蘇珂的."陸崇光張口道.

這是蘇珂讓她做的唯一一件事,他自然是要做到的,將昨晚上的事實說出來,這是對蘇珂有幫助的.

"酒店的監控攝像已經取過來了,在這里."蘇珂從包里將一卷錄影帶扔了出來.

"爸,早上璟琛已經給我電話了,我們的婚約取消了充其量我們這邊才是過錯方,權家那邊,您去說吧."蘇珂按著額頭張口.

蘇云看著一旁的陸崇光,她好像想起來這人是誰,好像追了姐姐十多年了,一直都沒結婚的,他們兩人怎麼會在一起了.

蘇平邦看向了蘇珂,卻還是抱著僥幸心理,"也許,還能夠挽回呢?"

這樣的一樁婚事,誰願意就這麼放開了.

"您覺得有可能嗎?監控視頻上顯示,權璟琛是進了蘇葉在的房間,房間里頭會發生什麼您也是男人,我還用多說嗎?她想嫁進權家!她勾引了權璟琛,不過看樣子她沒能夠得逞."

光憑這些,蘇家的形象在權家那里就已經全部倒下了,要想聯姻已經是不可能了的.

蘇云算是明白了蘇葉鬧這麼一出的動靜是為了什麼了.

人心不足蛇吞象,蘇葉從來都是這樣的.

"你這個賤人,和你媽一樣的下作!!你知道你壞了我多大的事情嗎!"蘇平邦說著毫不客氣的一腳踢在了地上的蘇葉身上.

這樣狠毒的話,還是蘇平邦第一次說出來.

陸崇光下意識的偏頭過去,蘇平邦下手真的挺狠的,一個女孩子都能夠被打成這樣.

"帶他們下去吧,你們可以回去了."蘇珂吩咐傭人道.

帶著他們回來只不過是為了確定而已,這兩個都是證人,于情于理也應該走個過場什麼的.

陸崇光點頭,這會兒是蘇家人自己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在現場多說什麼,至于他和蘇珂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我沒做錯!你們以為嫁進權家就是萬事大吉了嗎,權璟琛那麼涼薄的一個人,昨晚上他離開的時候臉上平淡的一點表情都沒有,說明他不在乎!他一點都不在乎!他不在乎自己娶得會是誰,這個位置也能夠隨時換人,既然都是蘇家的女兒,為什麼她蘇珂可以嫁給權璟琛,我就得聽你的安排去和一個不入流的小混混相親?"蘇葉匍匐在地上,肋骨的疼痛讓她呼吸一扯一扯的.

"就連蘇云那樣的人你都想著要把她嫁到清家去,憑什麼我就得被她們壓著,你心里一直都不在乎我媽,你覺得她是下賤胚子,那你為什麼要和她生下了我,你不是更加下賤嗎!!"

"你才是最下賤的人!憑什麼同樣都是你的女兒,你對我的處置就和她們不同,連不得你寵愛的蘇云都能夠壓我一頭!我不服!!"

蘇葉的話更加刺激了蘇平邦,他手上的動作更加不留情了,一下一下的打在蘇葉的身上.

傭人躲在一旁不敢看,先生的脾氣暴躁是知道的,不過也都是對二小姐要多一些,什麼時候對三小姐也這樣了.

蘇珂冷笑看著對面的拳打腳踢,她原本以為自己會為了蘇家的平靜將這件事情掩蓋過去,最後她才發現,她不是那麼的大公無私的,人總是自私的.

無論怎樣,蘇葉算計了她,這是不爭的事實,她也不像再維持那樣的平和場面了.

該是什麼就是什麼.

蘇云閉了閉眼,出聲制止."她固然是有錯,但是你再這麼打下去,她就真的死了."

蘇葉這會兒身上已經遍體鱗傷,臉腫起來老高,嘴角帶著的血跡觸目驚心,她趴在地上,除了手指能夠動一動之外,哪里都不能動了.

掙紮著想要起身,卻是無計可施.

蘇平邦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看著奄奄一息的蘇葉,吩咐傭人,"把她關到後面去,沒我的允許不許吃飯不許喝水!!"

傭人上前,忍著顫意將蘇葉拖走.

"不!放開我!我不要被關起來!我不!!"

"放開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人被恐懼支配的時候,會做出的事情也和自己預計的不一樣.

蘇葉的哀嚎聲慢慢的遠去,一直到聽不見了.

蘇云看著蘇珂的樣子也知道她心里也許是難過的,難過的是她對蘇葉的那份好,最終還是沒能夠架住蘇葉的手段,至于權璟琛,她也許是有好感,但是絕對不是愛.

也許蘇葉真的是和蘇平邦最像的,都是扭曲的人,要的也都是那些榮華富貴奢華生活,一旦得不到,就會扭曲瘋狂,蘇平邦前兩天要她去相親,卻是真的觸動了蘇葉心里的魔鬼.

他們這家人,真的是有些畸形的.

"您給權家打電話吧,婚約取消,這事情是我們蘇家的錯,也不用多說什麼,我累了,要休息了."蘇珂起身,往樓上過去了.

蘇云看了眼,還是提起腳步跟了上去,這會兒蘇珂心里沒那麼好受,她還是去勸勸來的好.

蘇平邦站在原地,狠狠的一腳踢在了茶幾上,好好的一樁婚約,就那麼而被毀了.

這是他計劃了多久才得到的,就那麼被那個小蹄子給毀掉了.

------題外話------

今天也早更,,,,,,你們會不會更加愛我呀

上篇:167 都是姐妹    下篇:169 你大哥不結,你結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