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71 真正的清妤(你們要的真相)   
  
171 真正的清妤(你們要的真相)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家溫泉會所是純日式的,服務是頂好的,環境清幽,是整個帝京唯一的一個天然溫泉基地,前些年發展起來之後就一直都挺受歡迎的,不過環境清幽的關鍵自然就是遠離城區,尾氣和霧霾不是那麼厲害的地方,因為距離城區比較遠,再加上也不是周末,所以過來的人不是很多.

清妤在更衣室里頭將給的浴衣換好之後拉開門走了出去,她和權璟霆的湯池在隔壁,她身上換了藍白圓點相間的浴衣,剛打算轉身的時候被旁邊出來的人撞了一下.

她往後退了兩步,就看到了對面的女人,她身上穿著和自己一樣的藍白圓點的浴衣,不過不同的是臉上戴著黑色的墨鏡,頭頂還包了一個白色的頭巾,活脫脫的擋了半邊臉過去.

整張臉只露出了鼻尖和黑色的墨鏡,不過皮膚卻是挺白皙的.

"對不起."女人低著頭對她說了聲,跟著手腳挺快的往前走了.

清妤探頭看著她,這女人腳步挺快的,好像被誰追著一樣.

這兩天怎麼遇到的奇怪的人這麼多,她提起腳步往反方向離開,她沒注意到,原本跑了一半的女人在長廊盡頭停了下來,轉頭看了眼清妤離開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不明意味.

清妤進去的時候權璟霆還沒到,估計這男人正在換衣服,她倒是挺想看看權璟霆穿上浴衣的樣子,這人穿浴袍的時候都挺帶勁的.

湯池室內中央的位置,周遭燈火通明,看的到不斷往上冒的嫋嫋熱氣,這里頭的確是十分溫暖的,她往前走了兩步,去到了邊上,周圍貼著暖色系的地板,這樣明亮溫暖的地方,總是能夠讓人身心愉悅.

清妤過來的時候帶了泡溫泉的衣服,是特地去了商場買回來的,那天還說和溫妃一起去的,女人對美好的事務總是有種執著,再加上也是三個女人一起,她買泳衣的時候也就沒注意吩咐,怎麼好看怎麼買.

不過這些年的流行趨勢總是一種迷,女人都以性.感為美,這好像是這麼多年來公認的,所以這會兒清妤身上的衣服,是那天買下來的時候,最性.感的.

她動手將身上的浴衣解下來,一身黑色鏤空蕾絲裝,內里是一套純色三點式,外頭的鏤空蕾絲外罩正好從肩膀到大腿的位置,整整的將臀部包裹起來,一寸不多一寸不少.

她原本就身材不過,前凸後翹不說,皮膚白皙,一條長腿是真的十分吸睛,那天和溫妃一起去買衣服的時候她也懶得試試,就隨便付了錢拿了過來.

這會兒穿上去她都能夠感覺到自己這會兒估計是特別勾人的,趁著權璟霆還沒進來的時候,她提前下水總是沒問題的吧.

她坐在池子邊上,剛剛將腳掌放入水中,就聽到了門被拉開的聲音,抬頭就看到了穿著黑色浴衣進來的男人,他身形修長,原本黑色就是最不挑人的衣服,這會兒他穿著,真真的是好看極了.

男人居高臨下的看著對面的光景,顯然也沒料到進來會是這樣的場景,他一愣,指尖動了動,將身後的門合上.

嫋嫋霧氣的室內一片水霧氤氳,周邊滿是橙色的燈光,和著隔壁一塊小小的落地玻璃,能夠見得到外面庭院里頭慢慢紛紛揚揚下來的雪花,她抬頭,飽滿的額頭間落下幾縷碎發,女人坐在池邊,玉足方才撥動著透明的液體,身上黑色的鏤空蕾絲衣服擋不住的是內里飽滿的風光,和著光暈水汽,恍惚間仿佛落入凡間的精靈那般.

權璟霆赤足走過來,修長的指尖落在了自己腰間的位置,一點一點的將腰間的黑色腰帶解了下來,隨著他的動作,黑色的浴衣掉落在地,清妤看到了他精壯嚇人的身材,男人結實的腹肌隨著他的動作浮現落下,雙腿修長,高大的身影卻是十分的迷人.

她閉了閉眼,雖然這兩天的同床共枕她都差不多該看的都看完了,但是這麼明目賬單的看著,是真的挺不習慣的.

男人走到她旁邊,將身子蹲了下來,慢慢的拉著她下了水,清妤坐在了他小腹上,慢慢沉入了溫暖的水中.

"舒服嗎?"權璟霆抱著她.

這樣的水位不過是到他腹部而已,清妤坐在他身上,倒是能夠感覺到下半身被泡在了水里頭,不過上半身卻是切切實實的還在空氣里頭.

"我還沒進去呢."她哼了聲.

權璟霆笑了笑,抱著她往下落落,手上調整了她的位置,讓她在自己懷中,水位正好沒過她胸口.

這才是正兒八經的泡溫泉呢.

"這衣服很不錯,很性.感."男人低頭,薄唇湊到她耳邊呼出熱氣.

清妤動了動肩膀,開始解釋,"這衣服買的時候沒仔細看,也沒試過,再說了我也不知道你會過來啊."

這人是中途插進來的,買衣服的時候要是知道他會這麼冒出來的話,就不買這樣的了,她直接穿著長裙進來泡,這麼被抱著,了解了他習性的清妤有種鋒芒在背的感覺.

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背後這人就化身成狼了.

"寶貝,這樣的衣服你還想穿給誰看啊?"男人咬著她的耳朵,語帶危險.

"沒有,以後這樣的衣服我不會再穿了."

打死都不碰.

男人唇中溢出輕笑,哄著她開口,"以後穿給我一個人看."

她不說話了,扭頭看著房間里頭唯一的一塊玻璃,這是隔出來讓客人欣賞外頭風景的,這外頭就是溫泉會館依仗的山間,風景很好,這會兒還是遇上了下雪,風景更加是不錯了.

外頭這會兒寒氣逼人的,里頭卻是溫暖無比,形成的鮮明對比讓人在泡溫泉的時候都能夠感覺到的身心愉悅.

"過段時間我估計要出差了,帶兵往T國邊境去,這一去也得半年左右,再去之前,我們把婚事辦了吧."權璟霆抱著她張口.

清妤扭頭看著他,"辦婚事?"

這不是太倉促了嗎.

權璟霆笑了笑,伸手摸摸她的臉,"先辦婚禮,其余的等到我回來之後再說."

領證這些事情,再過段時間,她現在背著清妤的名字,很多事情都不好處置,先將婚事和新聞發出去,至少外人都知道,權璟霆的婚事定下來了.

"過些天我和爺爺會到清家提親,跟著下聘禮,相關的新聞也都發出去."權璟霆緊了緊抱著她的手,眸中卻是一片黝黑.

"你看著辦吧."清妤對這件事情是沒那麼多計較的.

結婚也只不過是兩個人換種方法膩在一起而已,更加的名正言順,左不過是一張紙而已.

"好,我回去就同爺爺說."權璟霆閉著眼睛,抱著懷里的女人.

清妤看著外頭紛紛揚揚落下來的白雪,時間過的真的挺快的,從她蘇醒到了帝京,快一年的時間,從炙熱到冬季,這會兒已經是下雪的時節了.

她動動指尖拍打著水面,看著波動的水紋起了興致,懷里的人拍打水面的樣子落在他的眼中,權璟霆好笑,這丫頭什麼時候也變得跟小孩子差不多了.

玩心這麼大.

"喜歡這地方嗎?以後我們家里頭也弄個差不多的."權璟霆張口.

清妤搖頭,"那是人工的,和天然的不一樣,山間蟲鳴鳥叫才是最自然的,是永遠都沒辦法複制的."

"那夫人是想攜夫人歸隱?"男人挑眉,逗著她說.

她仰頭,"那麼不知道少帥是不是願意,陪我隱居山間?"

她是想象不到權璟霆過著平庸生活,每天守著小木屋過日子的樣子,他這樣的人天生仿佛就應該被萬人崇拜的,是應該活的萬眾矚目的人.

"你如果喜歡田園,我給你建一個,以後你每天等著我回來,帶著我們的孩子."權璟霆倒是挺有興致同她談論這個話題的.

"算了吧,我還是喜歡現在的日子."

不管怎麼樣,現在的日子也還算是平靜,每天守著那個小店過日子,她倒是樂得自在.

雖然時不時的會出現些問題,解決之後也是樂的輕松自在的地方,只不過嫁給權璟霆之後,她是不是也要住到總統府去.

"大哥的婚事不辦了,所以爺爺催著我們倆早點結婚."

"不辦了?"

清妤倒是第一次聽到這事兒,權璟霆從來都不是一個會多說其他話的人,這會兒也是話趕話說出來了,蘇珂和權璟琛的婚事,怎麼說沒了就沒了.

中秋的時候到權家去,權璟霆母親是很喜歡蘇珂的,雖然權璟琛和蘇珂看上去是貌合神離的,但是這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怎麼中途給改了.

"旁人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權璟霆回了句.

清妤點頭,所以說這會兒老爺子是將權璟霆的婚事給提上日程了,難怪這人抱著她要在他走之前把事情都給辦的差不多了.

"你這段時間身子不太好,這溫泉對女孩子的身體好,你泡著睡一會兒,我守著你."權璟霆張口道.

清妤體內寒氣重的事情到現在他還是記得的,這段時間調養的中藥也吃了不少,既然是對她身體有好處的事情,自然是應該多做的.

置身溫暖的水中,如同被千萬縷柔軟的棉絮包裹起來一般,清妤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她這段時間的睡眠好了很多,不像前幾天一樣的總是做惡夢了.

男人手掌扣在她的肩上,慢慢的拍打,帶著安撫的意味,不一會兒懷中的人呼吸就已經平順了不少.

推拉門外響起了敲門的動靜,跟著穿著和服的侍應生恭敬的拉開了門,將托盤上新准備好的水果和燒酒放了進來,門推開的縫隙瞬間,門外站著的女人隔著墨鏡清楚的看到了里頭兩人的跡象.

面容俊美的男人手掌溫柔的扶著她,低頭看著女人閉眼睡覺的樣子,嘴角勾起的弧度都是的挨著寵溺溫柔的,讓人十分羨慕.

她轉身,浴衣寬大的袖子下,纖細的手掌緊緊的握成了拳頭,差點沒將指甲捏碎了,她踩著腳下的木屐,一步一步的往那邊的房間里頭走過去.

另外一頭的包房內,已經換了衣服泡在水里頭的張雪看到捂得嚴嚴實實走進來的女人,臉上放出了溫柔的笑意,看得出來是十分高興的.

"快進來,去衛生間怎麼去了那麼長時間,這水溫很不錯."張雪滿臉歡喜的對著池邊的女人張口.

站在池邊的女人慢慢的將墨鏡摘了下來,跟著是裹在頭頂的頭巾,一張美豔無比的面容暴露在水霧當中,這張臉,和方才權璟霆懷中清妤的臉,堪稱一模一樣.

女人微微上揚的眼角說明了勾人的程度,連同眼角的淚痣,都是一模一樣,在水霧繚繞當中似乎美的有些不真實.

張雪臉上帶著笑容,卻是冷不丁的看到這麼一張臉,卻是好像見到了清妤一樣的,她搖搖頭,將那個女人從自己腦袋里頭扔出去,她差點熱淚盈眶.

她的女兒,躺在了床上這麼長時間,經曆了車禍之後,她差點沒撐過來,現在終于活蹦亂跳的在她面前了,那段時間她吃不下睡不著的,生怕一個不小心,青城那邊就傳過來噩耗了.

"寶貝女兒,快進來,過來和媽媽說說話."張雪對著她伸出手.

女人慢慢的解開了身上的浴袍,白皙如玉一樣的肌膚在空氣當中散發出隱隱光澤,她慢慢的往下,進了水中.

"媽,我剛才看到那個女人了."她下了水,靠在了張雪對面的池壁上.

張雪面色大變,帶著顯而易見的驚慌,"你見到她了?那她呢,她看到你了沒有?"

"她沒見到我的臉,不過,她是和少帥一起過來的."女人說話間帶著咬牙切齒的意味.

張雪臉色這下是徹底變了,清妤為什麼會和權璟霆一起過來,這要是讓她們遇上了不是要出大事兒了嗎,她女兒的身體剛剛好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這才剛剛被她接回帝京來,就遇上了權璟霆.

這要是讓她看到了另外一個一模一樣的清妤,不是要出大事兒了嗎.

不行,得馬上走,不能在這里待著了.

"走走走!我們快點出去!"張雪慌亂的從水里頭站起來.

對面的清妤看著她,嘴角扯動,"媽,你慌什麼,我才是正兒八經的清妤,可不是什麼撿回來的女人,您著急什麼."

明明她才是清妤,為什麼那個女人就能心安理得的頂著她的身份躺在權璟霆的懷里頭,兩人的甜膩程度簡直令人發指,權璟霆看著她的眼神都是不一樣的,滿眼的愛意.

明明在國外的時候她不止一次去找過權璟霆的,卻被男人視如草芥,沒放在眼中,為什麼那個頂著她身份的女人就能夠得到那樣的殊榮,這讓她著實想不通.

她手指抬起來,待著水漬摸著自己這張臉,美麗的皮囊,是每個男人都喜歡的,既然這樣,變成那張臉也未嘗不可.

"乖女兒,你聽媽媽的話,快些起來,我們離開這里,你爸爸說過現在還不是將你帶回來的最好時候,我背著他將你從青城接過來就算了,這節骨眼上要是被少帥知道了,會出事的."張雪站在池子邊上,慌不擇路的穿著身上的浴衣.

池子里泡著的"清妤"不以為然,她翻了翻眼皮子,剛才看到那一幕的時候她恨不得沖上去將那個女人拉出來撕碎了,她的未婚夫,抱著一個冒牌貨倍感呵護,簡直就是在打她的臉.

從她醒過來之後的每一天她都想著要回來,但是因為這張臉,她被清建業扣在了青城,硬生生的將她那張原本和那個女人八分像的臉徹底換成了那個女人的臉.

她的未婚夫,每天抱著別的女人安眠,父親卻總是不著急的樣子,將她關在青城不願意放回來,連張雪她都沒見過幾次,要不是昨天張雪到了青城,受不住她的哀求將人敲默默的帶了回來,這會兒她還在青城呢.

現在要想再讓她將自己的東西拱手讓人,絕對不可以,她死也不會再回到青城,無論如何她是等不了了.

"媽,爸是不是不想要我了."她張口說道.

張雪換好了衣服看著她,"為什麼這麼問?"

"不然呢,為什麼把我扣在青城,放那個冒牌貨和我的未婚夫一起,爸爸是不是想將把我的東西都給了那個冒牌貨了."

張雪走過來低頭看著她,面色柔和的開始哄著女兒,"乖寶,你想錯了,你爸怎麼可能會那麼做,這會兒少帥還沒能夠將婚事定下來,等到一切塵埃落定了,你自然就能夠回來了."

權璟霆這會兒被那個女人迷得五迷三道的,要是真的將自己的女兒換上去,這長得是一樣,但是就怕他那樣的人不好騙啊.

只要婚結了,到時候他們神不知鬼不覺的將那個女人給弄走,將她女兒放回原來的位置上,那時候婚事已經是定下了,就算想反悔,都沒可能了.

"我都等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了,從我醒過來到現在,我經曆了手術,差點沒活過來,可是現在我已經好了,為什麼還不讓我回去,難不成你們要等到那個冒牌貨懷了孩子才行嗎."

她的一句話如同當頭棒喝將張雪打醒了,這事情他們真的是沒考慮過的.

那時候清妤車禍,躺在病床上差點就沒了,醫生都說了成為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她差點承受不住,後來清建業不知道從哪兒將那個昏迷的女人撿了回來,那個女人和清妤的長相有八分相似,卻是比他們家女兒長得美多了.

他便做了決定,將這個女人帶回去當做了清妤養起來,其實也是一個保障,如果真正的清妤死了,那麼還有一個替補的,能夠拿下權家,不至于什麼都沒了.

張雪就算再怎麼反對,在清家沒有話語權的她,還是架不住清建業的執著,神不知鬼不覺得將人給換了.

她女兒在病床上躺了半年的時間,好不容易醒過來了,可是現在卻回不去了.

"不會的不會的,你爸同我說了,只要婚事定下來,就能夠將你接回去,那個女人只不過是我們的棋子,到了那時候你爸會將她處理掉的,你放心啊."張雪安撫著女兒的情緒.

"再說了,那時候你生死不明的,你爸也只能這麼做啊."她跟著補了句.

"我不管,反正最遲下個月我就要回去,我等不了了,不管你們是用什麼樣的辦法,我要回來,我不能這麼偷偷摸摸的被你們藏一輩子吧!"

她的未婚夫,她的東西,不能被那個冒牌貨搶了去了.

"好好好,乖寶兒,你聽媽媽的話,我們先離開這里,之後我去找你爸商量,肯定把你重新接回來,我的女兒,自然是要有世界上最好的東西,等到你回來之後,少帥是你的,你會成為整個帝京最尊貴的女人,也是最讓人羨慕的女人."張雪做出承諾.

她的女兒,就該有最好的,連男人都是一樣,要最好的.

得到了張雪的承諾,池子里的"清妤"不情不願的起身,換了衣服將墨鏡和頭巾全部戴上,再次捂得嚴嚴實實的.

"走."張雪拎著包包帶著她慌忙走出了包廂.

清建業是不知道她將清妤帶了回來的,這要是知道了女兒在帝京不在青城,恐怕她也吃不了兜著走.

兩人從長廊上慢慢的走了出去,張雪拉著換好衣服的女兒往前走去,冷不丁的卻被人撞了上來,兩人是低著頭走路的,這會兒被這樣的力道一撞,直接往後一仰倒在了地上.

"哎喲!!"

"誰啊!"

熊妮捂著鼻子靠在牆邊,她這是趕著要去上廁所,果汁喝多了,沒成想一出來就撞上了這兩人了.

"媽,你沒事吧."清妤說著將張雪扶了起來.

張雪從地上起來的時候冷眼看向了熊妮,惡狠狠的眼神,"你長沒張眼睛啊!我們連個大活人你沒看到嗎!"

熊妮看著張雪,這不是清妤她媽媽嗎,她旁邊的女人,如果她沒聽錯的話,剛才好像是叫了她一聲,媽.

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耳朵沒毛病.

"問你話呢,你是不是瞎了啊!馬上給我道歉!"張雪趾高氣昂的盯著她不放.

熊妮眯眼,打算看清楚被墨鏡和絲巾包裹起來的女人,卻是除了鼻子之外什麼都看不清楚,這女人,剛才肯定是叫了張雪媽了.

她的耳力在IE里頭是出了名的,以前出任務的時候她擔負的責任可都是搜索的,不會錯.

"我問你話呢!啞巴了!"張雪說著伸手就要打熊妮.

她往後退了一步,打算把張雪旁邊女人的絲巾給拽下啦,在這地方穿成這樣,說沒什麼問題都不會有人相信,她可是記得,清家只有兩個孩子的.

這不是張雪在外頭的私生女吧.

看著她的眼神有些不對,旁邊的女人伸手拉了一把張雪,"我們先走吧,別和她廢話了,你和這樣的人計較什麼."

"我告訴你,要不是我這會兒趕時間,我不會放過你的,什麼素質啊!"張雪說完帶著女兒往前頭大門過去了.

熊妮整理了身上的衣服,也不想上廁所了,轉身往包廂里頭去,她得去找溫妃說道說道這件事情.

里頭已經起身的溫妃看著轉身回來的熊妮有些好笑,"你不是著急上廁所嗎,我還以為你要在里頭待個把鍾頭的,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熊妮將門合上,顛顛的跑到溫妃面前,"我告訴你啊,我看到張雪身邊多了個女人,穿的嚴嚴實實的,捂得都只剩下鼻子能喘氣了!"

"你不是說她來偷.情的嗎,不應該是個男人?"溫妃低頭穿著浴衣,這會兒該去吃午餐了.

熊妮一把拉住她的手,"而且,我聽到了那個女的叫張雪媽!"

溫妃抬頭看著她.

"傻了吧,真的是叫嗎,你說過清家只有兩個孩子,清建業也是規矩的人,不在外頭亂搞花頭,所以清衍和清妤是清家的繼承人,只不過那個女人叫了她媽,而且兩人是慌慌張張的離開的,有種落荒而逃的感覺."熊妮摸著下巴分析.

溫妃的腦回路和熊妮的不在一個水平線上,她低頭想了想,這張雪的確是十分的可疑,能夠在外頭叫張雪媽的,除了清衍,那就是清妤了.

"你沒跟上去?"溫妃盯著她.

熊妮擺擺手,"跟上去做什麼,只要找得到張雪,還怕沒辦法見到那個女人?"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不急于這一時.

溫妃低頭沉思了一會兒,"我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想那麼多做什麼,那里來的不好的預感."熊妮回了句.

"先走吧,我們先出去看看,到吃飯的時候了."

溫妃的腦子和熊妮那樣一根筋的不一樣,因為她的智商沒有熊妮也夠用了,也能夠在帝京潛伏下去,所以IE才放心讓熊妮跟著她過來的.

來之前她對清家的很多事情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尤其是對于清妤和張雪,就是因為張雪對清妤的態度不是那麼的對勁,所以她腦袋里確定清妤就是老大的信念才越發的重了,可是總有些事情讓她串聯不起來,所以到現在為止才沒敢確定.

溫妃和熊妮一起往權璟霆和清妤的包廂那邊過去,大老遠的就看到披著浴衣的男人站在長廊下頭講電話,溫妃對著熊妮使了個眼神,女人明白之後拉開門走了進去.

溫妃邁著步子往權璟霆的方向過去,距離男人只有兩米距離的時候,一道身影擋在了她前面.

黑牙面色凌厲,溫妃笑了笑,這權璟霆不近女色的傳言還真的不是假的,她的觸感敏銳,當然知道黑牙跟在權璟霆的身邊,無處不在.

"我想問問權先生,一會兒午餐是不是和我們一起吃?"溫妃張口道.

黑牙轉身看了眼後面正在講電話的男人,語調平穩冰冷,帶著公式化的回答,"少帥會和清小姐一起用午餐."

這一起來的人,斷沒有分兩撥一起吃午餐的道理.

溫妃點頭,算是知道了,"那我先進去找清小姐了."

黑牙看了眼,都是女孩子,應該沒什麼的,從進了這溫泉會所之後他就不是貼身保護的角色了,蹲在房頂真的挺難受的,不過這清小姐穿浴衣的樣子,怕是少帥不願意讓他看到,所以能躲多遠躲多遠.

"少帥,查出了清家這幾個月的時間去的最多的是青城,清建業基本上是每個月去兩次,上個月連同張雪一起,去了三次,不過張雪自己私底下去了不止三次,基本上是每三天去一次."那頭的林楓將最新查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權璟霆勾唇,按照他們的推測,清家就算要折騰出什麼事情,也會在他將婚事定下來之後.

看樣子,是差不多了.

"就連昨天,張雪也去了青城,我查過,那是最好的療養院."

不過也是最隱蔽的.

"知道了,繼續跟下去,看看他們葫蘆里頭賣的什麼藥."

權璟霆掛斷了電話,轉身看了眼緊閉的推拉門,這丫頭被清建業帶回來頂替了清妤的位置也已經快有一年的時間了,清家的目的也不外乎那幾個,兜兜轉轉也只是權家而已.

差不多的時候,清建業也應該翻底牌了.

他很快要帶兵到T國去,短時間之內是回不來的,明著來,這丫頭是不會吃虧的,可是她這會兒腦袋不清楚,該想起來的都沒想起來,很多事情還不清楚,那些暗地里來的,她避不過去.

"少帥,要不然直接告訴清小姐,她不是清家人."黑牙上前提議道.

這樣能夠省掉了多少麻煩.

不光林楓想起來了,黑牙也想起來了.

到底在什麼地方見過清小姐,莫托爾戰役,清小姐一身紅衣,帶著T國面紗,地方軍和政府軍的對立,國內內戰,他們作為M過派過去的援助部隊,幫助政府軍平亂,而那時候清小姐,游走在戰場上,還和他們的一些士兵成為了好朋友,也成為了他們的隨軍向導.

最後那場戰役,就是莫托爾戰役,少帥幫助政府軍驅逐了地方軍,到最後一直在幫助他們的清小姐,卻不見了.

沒有人知道她為什麼會出現在戰場上,也沒有人知道她什麼時候走的.

也許那場戰役不是很多人都記住了她,但是林楓和黑牙卻並沒有忘記,因為那是他們少帥這前半生,第一次接近的女孩子.

可是現在為什麼清小姐會流落在這地方,他們誰都不清楚,只是少帥認出了她,林楓和他自然也想起來了,到現在他們都還能夠記得那個身穿紅衣,蒙著面沙,踩在廢墟上看日落的女孩子.

"你以為她傻,她心里早就已經有了答案了."

這丫頭的本事,從來不小,她是失憶了,不是壞了腦子,這點事情,她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對于自己的來曆,恐怕早就有了懷疑.

否則向來云淡風輕的她,這段時間也不會格外的想要恢複記憶了.

這麼長時間了,就算是從空中扔下來的石頭,也該有點水聲了.

"這段時間你警惕些,任何靠近她的人都需要排查."權璟霆吩咐道.

"是."

熊妮進去的時候,清妤還趴在池子邊上睡著,她手下墊了塊毛巾,臉頰貼在上頭,睡顏恬靜,熊妮慢慢的蹲在她邊上,伸手剛想要去摸她的臉的時候,女人的眼睛睜開了.

她收回手,心里有了計較,她的腳步聲自然是挺輕的,畢竟也是特工出身,這清妤能夠在她進來的時候就察覺到,本事自然是不小的.

"該吃午餐了."熊妮張口道.

清妤起身,看了看周圍,權璟霆出去了.

"權先生在外頭呢."

"午餐已經准備好了,你起來我們去吃東西吧."熊妮盯著她,眼中閃過驚豔.

這身材,真的是不錯,穿成這樣不是擺明了勾人的,難怪這權璟霆被咬的死死的,她要是男人,也能被迷得五迷三道的.

熊妮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胸口,"唉,清小姐,同樣是女人,怎麼你和我差了那麼多,你看你這身上的衣服,穿著是真的性.感無比啊,相反的這要是我穿著,指不定是什麼樣呢."

說著她還長歎一口氣.

清妤微笑,這熊妮的性子她是知道了,和權雨琳差不了多少,而且這人還有點一根筋,是個很單純的姑娘,所以清妤倒是挺喜歡和她說話的.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熊妮和溫妃,她都挺喜歡的,不然也不會答應她們一起過來泡溫泉了,和溫妃逛街的時候也能夠感覺到,她的談吐和旁人不一樣.

在這地方,能夠有人陪著說說話,是挺不錯的.

"先起來吧清小姐."熊妮說著往後退了起步.

清妤泡的時間長了,這會兒坐得腿腳有些發麻,熊妮善解人意的對她伸出手,扶著她從里頭起身.

"謝謝."

"不用客氣,客氣什麼."熊妮微笑著回應,眼睛卻不斷的往下瞄.

果不其然,清妤衣服往上掀起來的時候,看得到她腰際上一塊疤痕,挺長的,十分明顯.

熊妮握著清妤的手緊了緊,差點沒熱淚盈眶的抱著她哭嚎,找了這麼長時間,整個涇海都被他們給掀翻了,終于找到老大了.

感覺到女人握著自己的手緊了緊,清妤疑惑的偏頭,就看到了熊妮眼中泛起來淚花,她愣了愣.

"熊妮,你怎麼了?"

平白無故的怎麼哭了.

熊妮伸手抹了把自己的眼淚,"沒事,我剛剛打了個呵欠,眼淚就出來了."

"那我們先出去吃飯吧."清妤說著披上了浴衣走出去,到那邊的更衣室換衣服了.

熊妮站在池子邊上,默不作聲的抹掉了自己掉下來的眼淚,溫妃進門的時候正好遇上了出去的清妤,兩人說了幾句話之後那邊的權璟霆走了過來.

看著里頭站在原地有些不對勁的熊妮,溫妃邁著步子走了進來.

"愣著做什麼,該吃飯了,走吧."她伸手拍了拍熊妮的肩膀.

熊妮轉身拉著她的手,滿臉的激動神色,"溫妃,我看到了!我看到她後背的疤痕了,她真的是老大,真的是咱們老大!"

溫妃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幸虧清妤和權璟霆都去換衣服了,否則的話就這聲音,還不得把他們倆都給招過來了.

"我知道,你動靜小點,一會兒過去吃飯的時候注意些,別露出破綻了."溫妃吩咐道.

"你不激動嗎,我們找到老大了,這一年整個IE都快瘋了,你怎麼不激動呢."

"我一開始就猜到了,她是老大,這疤痕是最後確定的."

他們沒日沒夜的冥淵找,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把老大的尸體給找到了,所有人都是憋著一口氣在找的,現在好了,老大活著,這是這一年最高興的事情.

"馬上通知基地吧,我們找到老大了,讓他們不用再找了,另外得想辦法將老大帶走!"

她終于不用再烤蛋糕了!

"這件事情需要從長計議,你既然知道了她是老大,一會兒過去別這麼激動,恢複心情."

"我明白."

她不傻,當然知道什麼時候應該是什麼樣子了.

"不過,這權璟霆是真的喜歡咱們老大嗎,老大不會真的喜歡上他了吧?"熊妮這才想起來最重要的事情.

老大貌似談戀愛了.

"所以,這節骨眼上你把老大帶走她也不會樂意."

溫妃能夠看得出來,現在老大和權璟霆,是分不開的,尤其是在她還失憶的情況下,她們根本沒辦法將人帶走.

"那要怎麼辦."

總不能這麼耗著吧.

"隨機應變,既然找到老大了,我們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護好老大的安全,我總覺得清家有什麼問題,所以需要格外注意."

"我明白,你放心."熊妮拍著胸脯保證.

無論如何,想傷害他們老大,先過她們這關.

------題外話------

把你們都炸出來,吼吼,

上篇:170 宿命    下篇:172 你不是奴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