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76 我媳婦兒   
  
176 我媳婦兒

g,更新快,無彈窗,!

帝京市中心,清妤花店.

蕭曉站在店里頭忙活著,修剪著花枝,早上的時候接了幾個單子,這幾束花晚上的時候都要送到客戶手上,清妤給花澆完水之後過來,蕭曉正好將花給弄好了.

"這個是給溫妃和熊妮的."蕭曉將一束白色的花遞了過去.

清妤接過來一看,這是店里頭新近的品種,聞著味道清新雅致的,所以她想了想,還是給隔壁送點過去,就讓蕭曉順便給修剪好了一束.

"那你看著店里頭,我送過去."她抱著花說道.

蕭曉點頭,"去吧."

清妤拉開門走了出去,從店里頭一出來就能夠感到十足的冷風吹過來刺骨的冰冷,她攏了攏身上的衣服,加快腳步進了店里頭.

門口的機器叫了聲歡迎光臨,她看了看,店里頭空空如也的,將花往桌子上一放,清妤張口叫了聲,沒有任何人的回應.

尋常這個時候溫妃和熊妮應該都在店里頭的,怎麼人都去哪兒了,清妤這麼想著往里頭走去,正好站在了烘焙室的門口,熊妮也不在里頭,她剛想轉身離開,視線觸及到了烤箱邊上放好的一排蛋糕.

整齊劃一的放在盒子里頭,十分精致小巧,盒子外頭畫著白色的圖案,清妤往前走了兩步,看的清清楚楚,那盒子上頭畫了一朵云,邊上寫了一串英文字母,邊上標注了名字.

這名字,好像是帝京一家蛋糕店的名字,她記得這家店的名聲好像挺大的,但是溫妃的店里頭怎麼會出現其他家的蛋糕盒子,而且這些蛋糕好像是剛剛被送過來的一樣.

溫妃剛剛從洗手間出來就看到了站在烘焙室里頭的清妤,她人嚇了一跳.

"清妤?"

聽到她的聲音,清妤轉身回頭,"我給你們送花過來,叫了半天也沒人答應,我就想著進來看看熊妮是不是在里頭."

溫妃面不改色的往里頭看了眼,"她出門了,去買點水果."

清妤點頭,從里頭走了出來,絲毫未提那些蛋糕盒子的事情,"這個是店里頭的新品種花卉,我想著你會喜歡就給你送點過來,你看看."

這花是特地從南半球運過來的,花朵看著十分的小巧,清香滿溢,這味道讓人聞著就十分的喜歡,她倒是覺得這花不光溫妃會喜歡,熊妮也肯定會喜歡.

"謝謝你了,這花很漂亮."溫妃誇獎道.

"那花也送過來了,我就先過去了."她笑了笑.

溫妃將人叫住,取了兩塊蛋糕給她帶回去,清妤也沒推辭,伸手接過來回了店里頭.

站在們門口清妤仰頭看了眼溫妃蛋糕店的牌子,手機上搜索了一遍剛才看到的蛋糕店的名字,這點在帝京開的年頭也不久,是近幾年才開起來的,不過主打輕奢品牌,一塊蛋糕的價格就是很多人承受不起的,所以普通群眾很少有去消費的.

清妤坐在沙發上,指腹一頁一頁的滑過了上頭的產品介紹的頁面,這上頭的很多產品的樣子,都和溫妃店里頭的一樣.

不顧價格和他們標注的卻是不一樣,溫妃這邊賣的要便宜很多,她盯著桌上的蛋糕沉思,腦袋里一個猜測慢慢的形成.

"你想什麼呢?"蕭曉走過來就看到她坐著不動的樣子,死死的盯著面前的兩塊蛋糕.

"你知道這個牌子的蛋糕嗎?"清妤說著將手機給她看了眼.

蕭曉掃過里頭的名字,繼續搬動架子上的多肉,"知道,吃過幾次,味道還不錯."

說完這句話之後,蕭曉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手上的動作停了停,隔著架子的空隙看向了里頭的清妤,"你這麼一提我倒是想起來了,這溫妃店里的蛋撻的味道,和這家店的是一模一樣,我記得那蛋撻是這店的獨家秘方,也是招牌,他們的味道真的是很像."

這就是尋常人說的平價替代不成,蕭曉上次吃了溫妃送過來的蛋撻就在腦袋里想這味道是在哪里吃到過,可是一直想不起來,這會兒清妤拿了手機,她才想起來了,是這家店,是和這家店的味道很像.

"怎麼了?"蕭曉看著她問,這清妤不說話也不動的時候,肯定就是在想什麼事情了.

"沒事."她將手機收了起來,"過來吃塊蛋糕吧,休息一會兒."

蕭曉將最後一盆多肉放上了架子,走到沙發這邊坐了下來,動手擦了擦桌子,低頭間耳邊垂落的發絲遮擋了耳垂,清妤莫名的想到了那時候在蘇葉的生日宴會上,蕭曉飛揚跋扈的樣子.

和現在這樣子大相庭徑,恐怕那時候的人都想不到,那樣不可一世的蕭曉今天,也會系著圍裙,安靜的坐著最普通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的,也算是安逸.

"你看著我做什麼?"蕭曉好笑的說.

"沒什麼,只不過你在我這兒上班也快一個月的時間了,對這里有什麼想法嗎?"清妤問道.

蕭曉正在戳蛋糕的手停了停,看向了清妤,眼中似乎有什麼東西閃爍而過一樣,"沒什麼,只不過覺得你這里這樣的生活,好像,很普通,卻是很安靜."

每天都做著一樣的事情,雖然很多人看上去都是乏味的,但是蕭曉卻感覺,這樣的生活要比她從前穿著昂貴的衣裙,每晚沉浸在紙醉金迷的世界當中,要充實的多了.

清妤起身,從收銀台的櫃子下邊,取了一個白色的信封過來,遞給了蕭曉,"你這個月的工資."

她一愣,伸手接了過來,"這麼快就付工資?"

"今天正好一個月,工資連同獎金,你這個月做的超出了我的預料,很努力."

蕭曉拿著手上的信封,這里頭的錢厚度不大,但是卻是她長了這麼大,憑借自己的雙手第一次拿到的工資,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感覺這筆錢很珍貴.

"我晚上約了人吃飯,所以一會兒得早點走,差不多的時候你也可以走了不用等太長時間."清妤吩咐道.

蕭曉點頭,從自己口袋里頭取了一個盒子出來,遞了過去,"喏,我至少還記得,今天是你的生日."

她們小時候都是一起玩過的,蘇葉,她,清妤的生日好像也連著相差不了多久,所以蕭小就算不樂意,也還是記住了清妤的生日.

"這里頭的東西也不是很貴,不過以我現在的經濟生活水平,是最高規格的配置了,什麼時候你給我加了工資,我再給你買更好的."蕭曉張口道.

"謝謝."清妤打開盒子,里頭是一副珍珠耳釘,灰色的,在燈光下看上去十分的圓潤.

蕭曉看著她的樣子笑了笑,從前她無比的厭惡清妤,總覺得她趾高氣昂的樣子很討厭,所以這麼多年清妤的生日,她都恨不得紮小人去詛咒,可是現在,不管怎麼樣現在的清妤讓人刮目相看.

她心里其實也懷疑過,自己面前這個和從前那樣囂張任性的清妤不一樣,甚至都不像是一個人,但是這麼多年清妤出國留學,她也沒有聯系過,因為聽了蘇葉說過不少事情,所以清妤的形象在她的心理已經定型了.

再加上清妤對貓過敏的事情還沒能夠解決的清楚,所以她到現在都還在想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只不過,既然事情已經變化了,她也懶得去說什麼,現在的清妤,她相處起來很容易,雖然笑容很少,但是,蕭曉是真的喜歡她.

"我先去送花了,你看著店里."蕭曉起身,解了圍裙換上外套出了門.

清妤低頭看了眼手上的珍珠耳釘,輕笑出聲.

她站在了門口,隔著玻璃門就看到了外頭的天色,好像從她蘇醒到現在,已經十個月的時間了,整整十個月,她的記憶還是沒能夠找回來,除了記憶之外,其他該變化的事情都變化了.

店里頭的掛鍾指向了下午五點,這一天也快過去了,和清衍約好了吃飯的時間也還有一個小時等到蕭曉回來之後就能夠出發了.

她轉回去處理店里頭新近的一些單據,剛剛在里頭站定,風鈴聲響了起來,一個高大的身影擋住了她頭頂的燈光,在她面前的桌面上形成了一道影子.

清妤還沒抬頭,自己面前忽然湊過來一束火紅的玫瑰花,她定睛一看,順著握著花束的那雙骨節分明的手看過去,就見到了三天不見的權璟霆.

"你好,買花."男人看著她,滿臉的笑意.

清妤好看的眉眼微動,放開了握在手上的筆,順著男人的話說下去,"你好,一共九百九十九塊."

權璟霆從錢包里取出了一張卡遞過去,清妤順從的接過來,將卡里的錢劃掉一部分.

"請問這是送給您女朋友的?"清妤將卡遞回去.

男人接過來的時候指腹勾了勾她的掌心,眼中盈滿笑意,"不是,這是給我媳婦兒的."

"哦,你什麼時候結婚的?"清妤難得有興致陪他演下去.

權璟霆將花放到了她懷里頭,指腹撚過女人小巧的鼻尖,"淘氣,這不就是我媳婦兒."

她翻了個白眼,將花接過來之後放到架子上,重新將九百九十九塊的標簽貼上去.

"今天怎麼回來了,不是說明天過來的?"清妤從收銀台後面走了出來.

剛剛才同他面對面的站在一起,就被男人抱進了懷里頭,他埋頭在女人的頸窩里頭,深深的吸了口氣."想死我了."

清妤都能夠感覺到他外套上這會兒還帶著的朦朧寒氣,卻是沒有將人推開,雙手環在他後背上,細細拍打安撫.

"想我沒?"他抱著清妤,薄唇貼到了女人耳邊.

"沒想."清妤倒是說的斬釘截鐵的,男人抱著她的手緊了緊,咬著她的耳垂不松手,語帶威脅,"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想沒想?"

她嘴角扯出笑容,指尖在男人背上輕點,卻是說的十分肯定,"想了."

"那有多想?"權璟霆還是不放過她.

清妤在他懷里頭仰頭,就看到了男人眼中的笑意,這兩天他是真的沒回來,好像是真的定下了,他得帶兵出去了.

"很想."她看著男人那雙黑色的眸子,眼中滿是認真,跟著踮起腳尖,慢慢的吻在了他的嘴角.

權璟霆抱著她的腰沒松手,在女人准備撤回去的時候一把將人按了回來,吻上了這幾天都無比想念的紅唇.

一吻畢,清妤抬頭,兩頰微微泛紅,男人咬在她的鼻頭上,帶著寵溺,"想吃什麼,帶你去吃好吃的."

她這會兒才想起來晚上要和清衍吃飯的事情,"我晚上約了清衍一起吃飯."

男人臉色變了變,低頭抿唇看著她,清妤輕咳一聲,她哪兒知道這人會今天現在回來的.

"要不然,你跟我一起去?"她小心翼翼的張口.

"推了."男人張口說道.

"你說什麼?"

"推了."男人說完,抱著她的手松開了,往後退了一步,兩人之間間隔了一個人的距離.

這丫頭到現在還是沒能夠將她說的話記住,還和清衍一塊吃飯的,他今晚上要是不回來這人指不定出什麼問題了.

清妤低頭看了眼兩人這會兒的距離,這算怎麼回事,鬧別扭了.

"我都約好了,你和我一起去吧."她張口說道.

對面的人不搭理她.

清妤伸手,剛要勾住他的手指,對面的人負氣將手收了回去,這動作怎麼看怎麼像是小朋友在鬧別扭,清妤感覺腦袋上慢慢的流了汗下來.

這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喜歡鬧別扭了.

為什麼有種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感覺.

"反正我已經訂好了,你要麼就和我一起去吃飯,要麼,就在家里頭等著我回來,你自己決定吧."清妤說完這句話,回了收銀台里頭繼續忙活手上的單子.

被晾在店里頭的男人回頭就看到了這丫頭的樣子,往上一步盯著她不放,"去哪兒吃?"

兩人之間從來都是他先妥協的,這點倒是真的,清妤將單子收回來,看著他的樣子莫名的有種想笑的沖動.

最後還是蕭曉回來看了店,兩人一塊兒去了和清衍定下的飯店.

權璟霆開著車子,側目看了眼副駕上頭正在翻動他文件的清妤,"怎麼今天想起來一起吃飯了?"

"很奇怪嗎,他是我哥哥,一起吃頓飯怎麼了."

這話說的倒是真的一點理兒都挑不出來.

半路上接到了清衍的電話,他已經到了飯店了,清妤將手機扔回包里頭的時候,男人側目就看到了里頭一個黑色的盒子,看這樣子好像是裝著什麼首飾的.

這丫頭平時也沒有帶什麼首飾的習慣,這點權璟霆倒是清楚,她搬過去自己公寓的時候,男人安排了林楓准備的東西里頭有不少的珠寶首飾,但是她卻也是連看都沒看一眼的.

這會兒包里頭突然冒出來這東西.

權璟霆單手操控著方向盤,伸手從她包里頭將那盒子拿了出來,清妤來不及反應就已經看到他單手打開了盒子,一對灰色的珍珠耳釘安靜的躺在里頭.

"還給我."清妤伸手過去,卻被男人躲了過去.

"寶貝兒,你倒是同我解釋解釋,誰敢送你這東西?"男人看著她,眼中的笑意看的人毛骨悚然的.

"這是蕭曉給我的."她伸手拿過來放在包里頭.

"蕭曉?"

她店里的蕭曉,平白無故的這女人送給她這東西做什麼.

"她為什麼給你送這東西?"

"你放心,她可不會是因為喜歡上我了."清妤隨口回了句.

男人伸手,指腹捏在她的臉頰微微用力,"鬧我呢."

"好好開車."清妤撥開他的手.

其實她心里頭也挺不平衡的,這男人這半天了,卻是一點都沒想起來她的生日是今天是吧,晚上抱著她嘴唇貼在她耳邊一句一句我愛你說著的那個男人.

連她生日都記不住,就算云淡風輕的清妤,也帶了些生氣.

車子很快去到了餐廳門口停下來,清妤和權璟霆一前一後的走進了店里頭,迎面而來的服務生看到她的時候微微頷首,將一只百合花遞給她.

"清小姐,生日快樂."

清妤有些意外的接過來,對著她點頭.

身後的男人挑眉,算是知道了,今天是清妤的生日,怪不得這丫頭會收到禮物了.

"我帶您上去包廂,清先生已經等在里頭了."服務生帶著兩人往上頭走去.

沿路遇上的餐廳工作人員都會停下手上的工作,對著她說生日快樂,清妤臉上帶著微笑,清衍這次,是真的挺費心了.

只不過她身後,沒注意到的權璟霆的臉色越來越黑,最後快到包廂前頭的時候,路過的服務生剛想上前去說生日快樂,卻被男人一個眼神給嚇退了.

默不作聲的往牆邊遁走,心里頭默念了幾聲,這清小姐身邊怎麼跟著這麼一個凶神惡煞的男人啊,眼睛里頭跟帶著刀子一樣,差點沒把人給生吞活剝了.

"就是這里了."服務生說著將門拉開.

權璟霆上前一步將人攬進了懷中,伸手接過了她手上的百合花遞給了服務生,滿臉不知所措的服務生將哪只百合花接了過來.

清衍坐在餐桌前,一身銀白色的西裝,他原本就氣質俊雅,這會兒更加是儒雅溫柔的人,抬頭就見到了一塊進來的兩人,他毫不意外的起身.

"少帥也來了,坐."

從上次一起吃飯之後,清衍就能夠猜得到這次清妤肯定是會帶著權璟霆一起過來的,他從前不是很贊同妹妹和嫁入權家,所以鼓勵她去尋找自己的感情.

但是現在看來,少帥是真的將清妤放在心上,她也喜歡權璟霆,這點來說,他已經不用害怕清妤嫁到權家之後會受什麼委屈了,兩情相悅是最好不過的.

"不請自來,還希望清總不要介意."權璟霆坐在了清妤身邊的位置上,單手搭在了女人背後的椅子卻是毫不客氣的意思.

清衍臉上一如既往的帶著溫和的笑意,如春風吹過一般,"自然不會介意,我們馬上就是一家人了."

這畢竟也是自己未來的妹夫,對他好一點,權璟霆也更加會對清妤好,這點道理,清衍還是格外明白的.

"可以上菜了."清衍對著服務生吩咐.

後者點頭之後出了門口.

清衍給權璟霆和清妤倒了茶,轉盤轉到了兩人面前,"不知道少帥喜歡喝什麼茶,這是最新的碧螺春,你嘗嘗."

權璟霆伸手取了杯子,"清總不用這麼客氣,你也說了我們是一家人."

"今天是妤兒的生日,原本是想在家里頭辦的,可是爺爺信風水,說是妤兒剛剛遭了大難,這會兒不太適合大操大辦的,所以我們一塊吃頓飯."清衍解釋道.

畢竟清妤剛剛醒過來的時候是見到了清家給清衍操辦生日時候的場面是多麼隆重的,清衍也害怕自己妹妹心里頭不平衡,原本她這會兒就對家里頭的人不是那麼的熱絡,這要是誤會了,就更加難辦了.

"我晚上給她補上就成."權璟霆握著杯子開口.

清妤心里翻了個白眼,連生日都給忘了,可不是得補上嗎.

服務生拉開門進來,將清衍定好的蛋糕送了進來,這蛋糕也不大,不過卻是做的十分的好看,慢慢的少女心,上頭站著的帶著王冠的公主栩栩如生.

清衍起身,伸手給清妤遞了王冠過去戴在了她頭上,"前些年呢你生日的時候大哥都沒時間過去,今年你回來了,我自然得好好的給你補上,許願吧."

清妤起身,還沒等閉上眼睛,身邊的男人湊到她耳邊,惡狠狠的出聲,"你的願望里頭不許有他."

"幼稚."女人偏頭看了他一眼.

清衍將兩人的互動看在眼中,心里頭也不甚高興,權家人的意思很明確,先將新聞發布出去,兩家人正式吃頓飯.

不過權璟霆這邊已經來了任務,好像馬上就要出國執行任務,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來,這訂婚宴就得先緩緩再說.

清妤吹滅了蠟燭,睜開眼睛看向了清衍,"許完了."

身邊的人有些不高興的樣子,清妤坐下之後看著他,慢慢的湊頭過去在他耳邊說了句話,"我保證我的願望里頭都是你."

這總行了吧.

男人精致的眉眼微動,身邊的低氣壓倒是消失的無影無蹤,不過這感覺真的不是那麼好,他的女人,生日讓旁人給慶祝不說,他還被晾在了邊上.

"怎麼沒戴我送給你的鐲子,是不喜歡嗎?"清衍看著女人光滑的手腕說道.

清妤低頭看了眼,鐲子,什麼鐲子?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清衍解釋,"早上媽到我那里去,說是將我給你准備的禮物同她的項鏈配成一對送過來給你,怎麼,她沒過去找你?"

清妤搖頭,早上到現在,她還真的沒見過張雪.

清衍心里頭疑惑,不應該啊,清妤今天生日,到現在張雪都沒過去找她,這真的很不對.

"那可能她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媽一向疼你,肯定會過去找你的."清衍解釋道.

這事兒總有什麼地方不對,清衍說不上來,但是從上次爺爺的壽宴開始,他就感覺到了張雪是有什麼地方不對勁了,不說清妤這次回國之後她的態度大變就算了,只要牽扯到了清妤的事情,母親好像就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那里不對勁他心里頭是有些苗頭的,但是卻始終不敢確定.

好像到現在,清家很多事情都變了,在他不知道的事情慢慢的發生了變化,讓人猝不及防.

"我們吃飯吧,這些都是你喜歡吃的菜,你嘗嘗."清衍起身給她挑了一筷子過去.

"少帥,我敬你一杯."清衍捧著杯子,對著權璟霆恭敬的出聲.

男人手上的杯子同他碰了碰,飲下了杯中的酒.

至少到現在為止,他在清家看到的對著丫頭是真心好的人,只有清衍一個,無論他到底知不知道這丫頭的身份是什麼,權璟霆也受了他這份真心.

"對了,我昨天聽家里頭說的,夫人給家里來了電話,說是兩家人一塊吃頓飯,把你們的婚事定下來,可是我聽說少帥有任務了,很快要出國,不知道這樣趕不趕得上."清衍問道.

T國動亂是整個國際上都知道的事情,這個節骨眼上H國發來求援,新聞上也說了這次M國會派兵過去,很有可能就是權璟霆.

就算不是權璟霆,他也需要去執行別的任務,短時間內是脫不開身的了.

"這個不是問題,這邊會協調好."權璟霆張口道.

他的事情只需要同一個人交代,其余的人,都沒必要也沒資格,不過訂婚的事情,的確需要等到他回來之後才能夠進行.

清妤認真的吃著盤子里的飯菜,權璟霆不住的往她的盤子里頭夾菜,一頓飯倒是吃的挺愉悅的,作為哥哥的清衍倒是充分的了解了自己這個未來妹婿.

想必之後妹妹嫁給了他,會很幸福的.

------題外話------

解釋一下啊,權少是不記得原來清妤的生日,如果不是有人給過的話,是想不起來的,這生日也不是女主的生日,不重要不重要,快恢複記憶了啊

上篇:175 爬牆    下篇:177 求婚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