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77 求婚   
  
177 求婚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頓飯倒是吃的挺身心愉悅的,中途清衍也問了權璟霆有關未來婚禮的事情,不過從始至終男人的意思都很明顯,以清妤的想法為主要,只要她喜歡,什麼都成,這點也讓清衍十分的高興.

畢竟清家也只有他們兄妹,自己這個妹妹也從小就離開了家里頭在外求學,其實在清妤還沒回來的時候清衍就想好了,等到清妤回來之後要按照她的想法來,讓她走自己想要走的路,從前那些都是父親和爺爺的要求,她不應該承受那麼多.

況且權家和清家那段過往,他還是多多少少了解一些的,雖然不清楚到底為什麼權家和清家後面斷了聯系,兩家互不往來,但是和權家訂婚的,畢竟也不是清妤.

她這麼嫁過去了,那樣的家庭,已經不是頂級豪門能夠概括的了,他還是害怕自己妹妹受了委屈,所以在知道權璟霆和清妤有關系的時候他心里頭其實是不太樂意的.

雖然不太願意多想,但是權璟霆的那些傳言都放在外頭,其中最主要的對女性不感興趣這條,清衍也略有耳聞,雖然這些細碎的八卦他從來不當回事,可是萬一要是真的,以後苦了的了可是清妤.

可是從幾次和權璟霆的相處交往下來,他是看到了男人對清妤的那份寵愛,那是從內往外散發出來的,帶不得半點虛假的東西,所以清衍心里的擔憂也松開了不少.

妹妹從小背井離鄉,現在權璟霆是真的喜歡她,這也算是一樁美事吧.

餐廳門口,已經用晚餐的三人站在門口道別.

"那少帥,我就先走了."清衍開口道.

權璟霆點頭,"不送."

清妤看著他的樣子,張口關心,"開車慢些."

"知道,我先走了,麻煩少帥安全的將妤兒送回去了."

權璟霆點頭,這是自然,送是會送回去,只不過送哪兒就是他的事情了,旁人也管不上.

這會兒的天氣站在餐廳門口是真的挺涼的,權璟霆半擁著女人往車子那邊過去,上了車之後他將空調打開,看著人在車上暖和的樣子,他笑了笑.

"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抱歉了,晚上給你補了生日禮物怎麼樣??"男人討好道.

到了這會兒,林楓應該已經准備好了.

"晚上?"清妤轉頭看著他.

"跟我走吧,帶你去個地方."

黑色的越野車順著馬路開了出去,清妤坐在副駕駛上,腦袋里頭亂糟糟的一片,總感覺這些天很多事情都讓她覺得有些不對勁了,但是又說不上來是哪里不對勁,從張雪到溫妃,她總是感覺這些人身上像是蒙著一層朦朧的紗布一樣的,看不清楚樣子,模模糊糊的.

"想什麼呢?"男人揉著她的手掌.

這丫頭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的容易走神了.

"想你要帶我去哪兒,這大晚上的."清妤不滿道.

權璟霆勾唇,笑的漫不經心,"放心,賣不了你,我也舍不得."

車子順著國道的方向一直往城北的方向過去了,清妤記得這條路好像是往城北軍營過去的,這人不會是要帶她到軍營里頭去吧.

"這個點了,你還有訓練?"

"沒有."

男人說完這句話之後就不樂意搭理她了.

她腦袋里想著溫妃和熊妮的事情,也就沒再開口說話,按照道理來說,熊妮和溫妃的蛋糕店里頭賣出去的糕點應該都是自己做的,為什麼會有其他牌子的蛋糕出現.

並且那糕點是她店里頭已經賣了好一段時間的了,那包裝樣式應該就是從其他店里頭買進來的才對,可是這如果說是轉手倒賣的話,那麼應該賣的價格要比買進來的更加昂貴才有利益可圖,可是這兩人定的價格可是要比人家蛋糕店的少了整整三分之一.

這樣可是沒什麼利潤可圖不說,甚至還會虧本.

這樣貼本的事情,為什麼溫妃和熊妮會去做,開門做生意,哪有不是為了錢的.

另外,熊妮身上的刀片來源,她是真的沒琢磨透,總之現在為止,溫妃和熊妮身上已經滿是疑點了,無論如何都得把這件事情給弄清楚了.

人對真相總是有種無比尋常的好奇心,更加別說是沾惹上了自己的事情了,更加要弄個清清楚楚的才算完.

她就這麼一直想著,一直到了軍營門口,車子停下來的時候,女人才反應過來.

權璟霆下了車子,將車門拉開給她解開了安全帶之後,拉著她一步一步的往里頭走進去,回過神來的女人已經踩在地面上了,看著對面廣闊的訓練場,她愣了愣.

四周一盞一盞的路燈照射出明亮的光芒,每盞燈下照亮的區域組合起來,正好涵蓋了整個軍營,好像以往的時候,這里沒這麼亮的,這會兒左不過也是九點鍾,她好像記得這些士兵可是到九點半才訓練完的.

這四周安靜無比,甚至都能夠聽得到山里頭傳出來的動靜,今晚上這是怎麼了,人都哪兒去了,偷懶了.

男人拉著她一步一步的往訓練場里頭走過去,漆皮軍靴踩在土地上,落下了一個一個沉穩的腳印,清妤跟在他邊上,一直到走到了訓練場的中央地帶,才算停了下來.

"碰......"

最中央的一盞探照燈徹底打開,照亮了周圍的景象,她眯了眯眼睛,就聽到了引擎咆哮的聲音.

從他們的四面八方,八兩軍綠色的越野車開了過來,每輛車的車頂上都站著兩名身穿正裝的士兵,她身邊的男人松開了她的手,轉身消失在了夜色當中.

她被一個人留在了原地,看著逐漸將自己包圍起來的八輛軍車,在她四周停了下來,正好留出了一塊十分寬闊的空地.

車頂上的士兵紋絲不動,肩上金黃色的流蘇垂落下來,隨著車子的停下帶著慣性而擺動.

這好像,是他們的禮服吧.

"夫人好!"一聲響徹云霄的稱呼響了起來.

清妤對著他們點了點頭,車門打開,車上的士兵全部下來,將她圍成一個圈,每張臉上都帶著笑容,曬得黝黑,卻是笑的最真實.

"夫人,嫁給我們少帥吧!!"所有士兵一同呼喊出了震耳欲聾的動靜.

清妤動動耳朵,沒有說話,跟著便是第二波,從遠處的房簷下跑了出來一群穿著作戰服的士兵,不過他們每個人身上卻都沒有帶著槍,手上都捏著一朵紅色的玫瑰花.

滿臉春風的跑了過來,逐一從她面前經過之後,將鮮花放到了她手上,一朵一朵的,最後慢慢的湊成了九十九朵.

不遠處林楓看著這一連串的操作,心里暗自唏噓,少帥這雖然早就將命令下達了,但是大家伙兒都沒練習過幾次就直接正式開始了,說實話,要比上戰場可怕的多了.

"嫁給少帥吧!!"將花遞給她之後,一群人圍著她再次喊出了這動靜.

清妤動動耳朵,這些人是打算直接把她吼成聾子是吧,這動靜估計帝京市中心都能夠聽得到.

看到她不說話的樣子,跟著第三波也從黑暗中奔走跑了出來,不過這次倒是有些十分惹眼了,他們每個人手上都帶著紅絲帶,手上還捏著一個隨風飄揚的紅氣球.

一條紅毯直接從那頭連接到了她腳底下,清妤抱著花,就看到了遠處走過來的男人,他身上穿著深色的禮服,肩上垂落下來的金黃色流蘇,隨著他走動的幅度擺動,黑色的漆皮軍靴踩在地毯上,一步一步,他走的十分穩當.

一身筆挺的禮服將男人原本就俊美無儔的面容襯的越發的明豔,黑色的腰帶顯出他精瘦的腰際,清妤看著他一步一步從黑暗中出來,頭頂的光陰慢慢的從腳上延伸到了男人臉上,才看清楚了那張臉的弧度和輪廓.

清妤站在原地未動,看著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自己面前.

男人單膝跪下的時候,清妤手上的花束動了動,她面前的士兵滿臉激動,少帥是真的求婚啊,真的跪下了呢.

他伸手拉過了清妤的手,仰頭看著她,黑色的眼眸中滿是誠懇,帶著萬千悱惻的愛意糾纏.

"嫁給我."

清妤低頭看著他,心上如同被棉絮撫過一般,癢癢的,卻是如同春風撫過那樣的暖意,好像飄落在水上的梨花,泛起了點點漣漪.

"你是我到現在,唯一想要用繩子綁起來留在我身邊的女人,所以,嫁給我."

這告白聽的清妤嘴角抽動,果然這男人的溫情話語是真的難得聽到的.

"如果我不答應呢?"清妤嘴角揚起笑容.

看著她的樣子,男人起身,伸手將她攬入懷中,薄唇在女人耳邊吐出一句話,"如果不答應的話,他們手上的槍會一起發動,我抱著你一起死,怎麼樣?"

"如果娶不到你,我的後半生,也沒什麼意義."

清妤歎了口氣,這算是被抓住了動彈不得了.

"好,我嫁給你."清妤抵在他耳邊,認真的吐出這句話.

男人放開她,從口袋里頭取了一枚吊墜出來,伸手替她掛在了脖子上,她低頭看了眼,那是一顆銀色的子彈,上面好像還刻著字.

"至此,我所背負的榮光,我的信仰,榮耀和傷痕,將全部屬于你......"

兩人身後,漆黑的夜空當中綻放出絢爛的煙火,照亮了整個山間,煙火硝煙的味道彌漫開來,清妤側目,看著男人忽明忽暗的側臉,在她目光當中,和一張臉頰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

"祝少帥同夫人,永結同心,百年好合,長長久久!"一聲聲祝福重疊在了一起.

他們手上紅色的氣球脫離手中,慢慢的往空中漂浮上去,清妤仰頭,看著空中不斷炸開的絢爛花火和氣球重合的景象,和著夜色當中的迷離,這樣的美感,要比看到的花團錦簇的燦爛更加來的明豔.

權璟霆低頭,薄唇吻上了她微微上揚的唇角,額間相抵,帶著萬千的纏綿悱惻,兩人身後,飛揚的紅色氣球和著絢爛的煙火點綴了漆黑的夜空.

容業和林楓一身軍裝站在不遠處的房簷下,看著這邊的情況心里一整唏噓,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夠看的到權璟霆對著一個女人單膝下跪的樣子.

那樣一個睥睨天下的人,能夠單膝跪地親吻一個女人的手背,這已經能夠確定了,清妤的身份到底是什麼.

權璟霆那腰啊,這輩子估計也就只為了這麼一個女人折了.

"我到現在都沒能想通,這丫頭是與眾不同,只不過,她這身份,璟霆應該是清楚的,你們兩知道不?"容業看著身邊的林楓.

後面隱在黑暗當中的黑牙點了支煙,"你什麼時候也好奇起這事兒來了."

"廢話,我一起都好奇."容業回了句.

林楓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目光直視盯著對面,看他們兩這樣子,容業算是清楚了,這三人是指定知道清妤的身份到底是什麼的.

和著這幾個月就瞞著他一個人了.

"說說唄,怎麼回事?"容業張口道.

林楓側目看著容業,十分嚴肅的說出了一句話,"容將軍,該知道的時候少帥會同你說的."

現在,恕他們無可奉告.

"白問,不過馬上我們都得到H國去,這婚求了也只能等到後面回來辦."容業張口道.

林楓和黑牙到現在其實都擔心的是一件事情,清小姐的身份,他們那時候的確是和清小姐有過幾面之緣,也知道她不簡單,但是卻從來沒有知道她到底是那個組織的人,又是哪國人.

不過能夠協助地方軍的,說明她也是被雇傭而來的,這樣的人要麼殺手特工,要麼雇傭兵,總之不會是能夠行走在陽光之下的職業,她身上背負的黑暗,和他們不一樣.

現在是人將所有的事情都給忘了,所以能夠這麼安甯祥和,少帥雖然帶她去看了病,但是心里頭到底是不是真的希望她能夠想起來,這點他們都不得而知.

畢竟清小姐,和他們還是有些不一樣的.

少帥是戰神,是整個M國乃至國際上都赫赫有名的存在,他的出現意味著威懾和和平,縱使做事狠厲,但是他們護了一方平安,這是事實.

他們是能夠行走在陽光下的人,而且少帥身上背負的榮耀和他的地位,就注定了他未來的妻子不能夠是暗夜里頭行走的人.

而且不說,少帥以後會不會是坐上那個位置的人,如果是,也要求國母是完全沒有汙點的.

清小姐如果一輩子都想不起來也就算了,可是一旦她想了起來,以後她同少帥要走的路會十分的艱難.

其實從林楓和黑牙想起來了清妤到底是誰的時候,他們心里的擔憂就沒有減退過,少帥這個人是不會顧及後果的,他看上了就是他的,外界的任何聲音他都不會管,但是清小姐是不是真的有那個琱蓱M愛他愛到什麼都不顧,

這點不得而知了.

"走吧,過去看看."容業說著提起腳步往前頭過去.

熱熱鬧鬧的場面,所有士兵都滿臉歡喜的看著中間的兩人,清妤這才發現,他們從分批次出來之後,現在已經站成了三個字.

嫁給我.

如果不是很細致,是看不出來的.

"啪啪啪......"容業鼓掌過來,看著兩人倒是由衷的祝福,"恭喜恭喜啊,總算是得償所願了."

權璟霆擁著清妤,同他擊了個掌,容業視線落在了清妤脖子上掛著的子彈上頭,跟著笑了笑,"這東西都送出去了,看來我很快就得改口了."

"容將軍."清妤打了個招呼.

"不用這麼客氣,不過我有生之年還能夠看得到他求婚的樣子,還真的是多虧了你的福了."

"一邊去,該干什麼干什麼去."權璟霆難得心情好,也不同他多說什麼.

容業嘚瑟了兩圈才提了重點,"你們兩這是膩歪著,指不定有什麼話要單獨說呢,去吧,不用客氣,我看著他們訓練."

他身後興高采烈的士兵臉色不約而同的變了變,今天這樣的日子,怎麼還要訓練呢.

"走."權璟霆摟著清妤往自己住所那邊過去了.

容業轉身的時候看到了後面兩個排長,臉上的笑容未退,上前笑呵呵的問,"這個點了,還要訓練啊?"

"是啊將軍,這幾天抓緊了排練少帥這求婚場景,我們都沒好好休息."

要不然今晚上就放假吧.

容業臉上的笑容拉長,"你們自己也說了忙活了好幾天了,所以今晚上的訓練抓緊了!"

"是!!"

幾乎是聽到他話的同時,士兵全數立正站好,昂首以待.

兩人牽著手走在營中,清妤手上還抱著玫瑰花,兩人十指相扣,路燈打下來的光將兩道影子拉長,這會兒營中安靜無比,都能夠聽得到兩人腳步的聲音.

清妤側目看了眼他,不得不說這權璟霆穿成這樣,是真的好看極了,挺拔俊美.

"怎麼了?"男人低頭看著她.

"沒什麼,就是覺得,你穿成這樣挺好看的."

他嘴角的笑意止不住,走了兩步之後蹲在了她面前,"上來我背你回去."

清妤站在原地,看著他寬厚的背影,"你這是?"

"上來."

她看了看四周,巡邏的士兵都還沒從這里過去,應該也不會有人看到,這麼想著,清妤上前一步,趴在了他背上.

男人背著她往前走,步子沉穩,像是在散步一般慢慢的走回去.

清妤手上的玫瑰花動了動,掃過了他鼻尖的位置,她下巴撐在了男人肩上,秀氣小巧的鼻子貼著他的耳垂.

"你今晚上為什麼想起來求婚了?"

"很奇怪?"權璟霆好笑道,"水到渠成的事情,有什麼好奇怪的."

"是嗎,我還以為是被我大哥給刺激出來的."清妤漫不經心的回了句.

權璟霆步子頓了頓,原本架著她腿的手松開,清妤一下子沒了支撐,差點從他身上掉下去,他原本個子就高,這會兒這麼一刺激,清妤下意識的就將兩腿自後往前的勾在他腰上.

"你放我下來."她不樂意了.

男人手沒動,跟著側臉,"知道錯了沒?"

"知道了."

"錯哪兒了?"他腳下步子未停,卻是慢慢的往前走.

清妤抱著他的脖子,低頭一口親在了他的側臉上,"我不應該質疑你......"

男人滿意的將手放回去,背著她繼續往前頭走去,清妤兩手摟著他的脖子,笑臉盈盈,"這子彈是怎麼回事兒啊?"

她倒是好像有聽說過軍人送子彈的,只不過她好像覺得權璟霆不是這樣會煽情的人.

"代表,我的信仰,從今往後,我忠于你,我的妻子."男人背著她走了這麼一段路,卻還是臉不紅氣不喘的.

"你不是說,要出任務嗎,這次去了H國,怎麼都得一兩個月的時間吧?"清妤臉埋在他的後頸,語氣悶悶的,

如果那邊起了戰火,就更加不是一兩個月不回來了.

"嗯,等到婚事定了,我也差不多該走了,你想要什麼樣的婚禮,等到我回來了,我們就辦婚禮."很快走到了權璟霆的住所下頭.

大老遠的哨兵看到了兩人這樣子,對著權璟霆敬了軍禮之後自動回避.

"要不然,我陪你去吧."清妤提議道.

其實她自己心里也不清楚,為什麼現在會變得這麼黏著權璟霆,想到兩人會有兩個月的時間見不到,她心里就不舒服,不想同他分開.

權璟霆背著人上樓,聽了她的話,嘴角帶著寵溺的笑意,"我是去駐守,出任務的,太危險了,你在帝京等著我回來."

進了屋子,他將人放在了椅子上,清妤看到他額頭上的薄汗,伸手取了紙巾給他擦汗.

"我如果有空的話就回來看你,乖乖聽話."權璟霆蹲在她面前,兩人目光平視.

清妤給他擦乾淨額頭上的汗水之後低頭,伸手拉著他的手,半響之後,說出一句話,"我舍不得你."

男人笑了笑,鼻尖蹭著她的,"嗯,我這不是還沒走嗎."

"我知道."清妤抱著他,長須一口氣,"怎麼辦,你現在還沒走,我就先想念你了."

"寶貝兒,你今晚上這麼粘人,是不是做好心理准備了?"權璟霆咬著她的耳朵開口.

清妤抿唇,湊到他耳邊說了句話,男人眼中一亮,抱著她死活不撒手......

------題外話------

額......求婚了,不過這船戲這段時間不敢太放縱了,下一章可能會接上,另外,這個月依然忙著准備畢業的事情,找工作啊,論文,忙的頭昏腦漲的,這個月的更新字數可能會少一點,不過不會很低,也不會輕易斷更,希望大家本著愛心耐心的包容態度,不要離開我

上篇:176 我媳婦兒    下篇:178 差點沒嚇死人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