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78 差點沒嚇死人   
  
178 差點沒嚇死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夜幕已深,山間的涼意彌漫,馬上帝京就迎來連續下雪的天氣了,這兩天訓練的任務也不算太重,軍營里頭此起彼伏的訓練聲已經聽不見了,隨之而來的是沉寂的安靜和著夜色該有的靜謐.

這些天因為權璟霆求婚的事情,這軍營里頭都炸了鍋了,應將軍的要求是他們所有人的都必須參加少帥的求婚,所以這訓練任務減輕不少,每天都在訓練場上扯著嗓子喊,夫人,嫁給少帥吧.

還得喊得有激情,喊得慷慨激昂,這麼些天下來他們的嗓子能夠保住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這求婚的計劃和想法是少帥給的,雖然說沒什麼技術含量,也不是讓他們都去打軍體拳之類的,但是這很多細節都需要他們的斟酌.

不過好在這求婚算是完美的成功了,林楓到結束都還在提心吊膽的,生怕清小姐一個我不嫁,這所有的人可都是眼睜睜的看著少帥單膝下跪求婚的,少帥要是沒能夠得到同意,這死的可就是所有人了.

這會兒夜色已經深了,士兵也都在洗漱准備上床睡覺,林楓和黑牙坐在指揮所里頭,容業環胸而立,看著自己面前的沙盤還有地圖.

這是H國通T國相連接的邊境,也是這次求援讓他們去駐紮的地方,這地方常年累月的積雪,尤其還趕上了這個季節過去,說實話,是真的不太好弄啊.

不過這次他們帶過去也籠統不過是一百多個海陸特種兵,其余的軍隊人手H國總統會授權他們調動附近的地方軍隊,說白了就是借權璟霆的名聲過去正壓T國的反動武力,讓他們不敢打H國的主意.

不過這次求援,來的也並不是莫名其妙的,照理來說,這T國的確也是每年維和軍隊去的最多的,畢竟那里常年戰亂不休,平均算是每一年都得來一場,地方勢力和政府軍打的昏天黑地,現在呈南北對峙的情況,現在新一波的沖突就快了來了,H國總統估摸著也是煩了每次他們打仗都能夠波及自家的土地,所以才想出了這個招數.

"我聽說這次T國政府軍特別找的雇傭兵,好像是ER."林楓盯著面前的地圖張口道.

"厲夫人答應了?"黑牙起身站在他邊上.

"對,已經接受委托了,前天ER的軍隊已經駐紮在了T國南邊."

ER在雇傭軍團里頭屬于後起之秀,和IE這樣成名較早的組織不一樣,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它的指揮官是厲家主母于甯,也就是厲冥熠的夫人,說白了ER現在背後是有厲家做靠山的,不容小覷.

"這麼說來IE那邊是到現在還沒接受委托了?"容業抬頭看著兩人.

黑牙回答了他的問題,"不算還沒接受委托,IE從上次和我們會談之後就開始接受一些比較簡易的任務了,這次涉及到戰爭,估計他們沒打算接."

畢竟芯片這會兒還沒找到呢,秦重那邊也是焦頭爛額,顧不上接受這樣的委托再給IE增加麻煩了.

"不一定,說不好就是價錢沒談妥."林楓低頭說.

"不管怎麼樣,這次如果戰火波及的話,我們還是有必要同ER那邊聯絡一下."

五年之前他們被派到T國首都莫托爾援助政府軍,那場仗也打的政府軍士氣大振,地方軍傷亡慘重,所以這五年內T國也算是有了短暫的和平,雖然小打小鬧時常會有,但是卻維持了大部分地區不受戰火波及.

"如果IE決定了要接任務,要是接了地方軍的委托的話,你們說這兩邊打起來,哪方更加厲害?"黑牙突發奇想的問.

雇傭兵只忠于利益,沒有家國情懷,這ER要是真的和IE對上了,他倒是挺像看看哪邊更厲害一些.

"想呢你,你不是不清楚IE和ER有協議,一方接了委托那麼另外一方自動避開,這些年都是這樣的."容業將一枚小旗子插到了沙盤上的模型山間.

"IE的指揮官秦重和厲夫人好像有些交情,所以這樣的局面,是不會發生的."林楓轉身給自己接了杯水.

這地形也看的差不多了,明天開始就要確定出國的人員,這是繼五年前之後權璟霆再次帶兵出去,軍營里頭那些熱血青年可是都卯足了勁要往上沖.

這兩天光是組建隊伍就得有的忙活了.

"不過這次我想你應該不會跟我們一起去."林楓看向了身邊的黑牙.

後者愣了愣,"為什麼?"

對面的容業手上的紅旗不斷的往山上插,"為什麼,這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我們都走了,這清妤可還在帝京呢,你最後肯定是留下來保護那丫頭的."

以權璟霆的性子,不會放心將清妤留在帝京的,不過把人帶過去那邊,條件也艱苦了些,所以為了保障安全,所以黑牙是肯定會留下來保護清妤的.

"可是清小姐的身手完全不需要我."黑牙開口.

再說了,在帝京也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事情,有什麼好擔心的.

"你是這麼想,可是少帥,不這麼想."林楓端著杯子笑道.

......

帝京東邊,五環之內.

夜幕降臨之後這里並沒有市中心那樣的熱鬧,卻也是燈火通明,霓虹燈的光芒串聯在高樓大廈之間恢弘閃爍,這里最近的一個購物廣場之內,往來的人絡繹不絕,各店鋪門口放著的音響里頭響著叫喊吆喝打著的動靜,下班之後手牽手過來購物的小情侶不在少數.

晚飯之後熊妮算是收到了黑貓的信息,這小區里頭完整的一份住戶信息,常駐的,戶主,以及常年出租的房子名單都區分開來.

熊妮咬著奶茶吸管,接聽了溫妃的電話,那邊這會兒已經快關門了.

"要我幫忙嗎?"那頭的溫妃張口問道.

"不用,小事兒一樁,你當我吃素的."熊妮洋洋得意.

那頭的溫妃將店門合上之後回了句,"我對你的身手沒有任何的疑問,不過我害怕的是其他方面."

"什麼?"熊妮不解.

"遇到什麼事情不要打草驚蛇,這要是普通的尋仇也就罷了,最怕的是對方蓄謀已久."

"我知道,你不就害怕我壞事兒嗎,這麼長時間了你還是不相信我."熊妮哼了聲,她的確不太樂意動腦子,但是不代表她笨好不好.

"我一會兒會去一趟清家,十二點我們在家里見,你最好能夠帶回來有價值的信息."溫妃說完便將電話掛斷了.

她側目看了眼旁邊的花店,這點好像不到八點鍾就已經關門了,今晚上清妤忙活什麼了,連蕭曉也提前關門了.

熊妮起身將奶茶杯子扔到了垃圾桶里頭,篩選了名單里頭早上張雪出來的那個單元,這單元里除了四戶人家是住在這里很多年的,其余的房子都出租出去了.

她差點沒把平板給扔了出去,這小區里頭的租戶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多,三分之二的都是租出去的房子,這要是沒看到張雪從哪棟樓走出來的話,這不是要折騰死她嗎.

直接從正門進去估計會引起懷疑,得等一會兒,夜深人靜的時候用特殊手段一家一家的去找.

打算找個地方睡覺的熊妮剛剛轉身,就聽到了一道女聲.

"熊妮?"

這女孩子的聲音聽著無比的耳熟,她探頭往遠處看去,就見到了拎著袋子走過來的女人.

"蕭曉?"她瞪大眼睛看著蕭曉手上的購物袋里頭延伸出來的兩棵蔥.

"真的是你啊,我還以為我看錯了呢,你怎麼會在這里?"蕭曉拎著東西走到她面前.

熊妮盯著她手上的蔥,這走親戚不會帶著蔥過來的,難不成.

"你住這兒啊?"

蕭曉點頭,"對,我也剛搬過來沒多久."

這房子也是趙嬌留給她的,蕭家還剩下的房產里頭唯一一處不怎麼值錢的,也就被保住了.

這還真的是好巧不巧,熊妮心里頭罵了聲.

"你怎麼會在這兒,我聽溫妃說你們住在離店不遠的地方."蕭曉打量著她.

熊妮臉上堆出笑容,"我是來走親戚的,我阿姨住在這邊."

"那你怎麼站在外頭呢?"蕭曉奇怪的看著她.

熊妮咳了聲,"她出門了,這會兒不在家,說是一會兒回來,我在這里等等她."

蕭曉看著她的樣子,笑了笑,"要不要到我家去坐坐?"

"不麻煩嗎,你住在哪個樓啊?"

蕭曉伸手指了指旁邊的樓,正好是張雪早上出來的那個單元,熊妮眼前一亮,一把接過了蕭曉手上的東西,"那我就跟你上去吧,我好冷."

"走吧,上去暖和一點."

這樣的天氣到了晚上更加的冷了,這要是等在下頭花園里頭,可不是開玩笑的.

熊妮跟著蕭曉進了樓層,兩人一直走到了四樓停下,這房子都是兩家對門住著的,一層樓兩戶,不過這單元面積也不大,所以房子並不是很大.

"進來吧."蕭曉在玄關這邊從鞋櫃里頭給她取了拖鞋放在她腳下.

這拖鞋還是新的,估計尋常時候也沒人會過來,蕭曉給她取了暖爐過來,放在了沙發這邊,"快過來烤烤吧,外頭挺冷的,你手都冰了."

熊妮打量著四周,這房子的戶型是真的不大,不過倒是適合女孩子獨居,房間里頭以暖色系的裝修為主,湖藍色的窗簾看的人心曠神怡.

她記得蕭曉好像也是位千金小姐,不過蕭家破敗了,不然也會到這地方來吧.

"你吃過東西了嗎?"蕭曉將買回來的東西放進冰箱里頭.

"喝了杯奶茶."熊妮老老實實的開口.

她翻開冰箱里頭取了掛面出來,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啊,我只會煮掛面,要不我給你下一碗吧."

"沒事,我吃什麼都行,麻煩你了."熊妮開口道.

蕭曉轉身在廚房里頭忙起來了,這還是第一次她住的地方有客人過來,從蕭家搬出來之後,母親也回了老家鄉下,她身邊就孤零零的,平時也沒什麼朋友來往.

不過到了清妤的店里頭去之後,雖然清妤待人冷淡,性子也淡薄,但是對她是真的好,連帶著溫妃和熊妮也一樣,幾人在一塊,雖然不是熱熱鬧鬧的,但是卻也不會孤單冷清.

熊妮起身走到了窗戶邊上,這樓房也還有陽台,從這邊正好能夠看得到對面房子的陽台,她四下打量了整個布局,要說是從這個單元十戶人家里頭找出來張雪藏著的人,還真的不難.

不過溫妃的話倒是點醒她了,凡事都得小心點,能夠想著辦法的擺了她一道,這背後的人恐怕腦子也不是個簡單的.

等到晚上的時候一戶一戶的找,肯定能夠找得到張雪藏起來的是什麼.

"面好了,過來吃吧."不一會兒的功夫蕭曉就將面煮好了.

熊妮轉身就看到了她將兩碗面放到了桌上,女孩子圍著圍裙,看著她滿面笑容.

"我還以為你是個十指不沾春陽水的大小姐呢,沒想到還會煮面啊."熊妮拉開椅子坐在了她對面.

"從前是,不過這個時候自己不學著做的話,恐怕就得餓死了."蕭曉笑了笑.

趙嬌的確是給她留了些錢,不過那些錢也遠遠不夠她再像從前那樣的揮霍無度,或者是簡單的請傭人什麼的了,這人總是要逼到絕境的,她也是這段時間學會的做面條.

這要是放在從前,她是打死都不會下廚房的.

"好吃."熊妮對著她比出了大拇指.

"那就多吃點,不過還真的是挺巧的,你阿姨住在這個小區."

熊妮咬著面條回了聲,"我只是知道你每天去的挺早的,但是沒知道你住的這麼遠啊."

從這里到市中心,路程很遠啊,這蕭曉是每天幾點鍾起來的.

"其實我覺得你也沒必要在清妤店里頭找工作啊,那麼遠,在這片區找一個,距離你住的地方也近,多好."

要不然等到老大走了,這花店不就關門了嗎,蕭曉也就失業了.

"在那里我做的挺高興的,不是認識了你和溫妃嗎,還有清妤,她對我挺不錯的."

"這倒是."

熊妮等了一天了,是真的餓了,其實她倒不是什麼東西都沒吃,並且吃的也還不少,但是她的飯量說實在話,是挺大的,每天都得吃好幾頓,不過人看上去偏瘦,倒像是吃東西維持運動量一樣.

西里呼嚕的將一碗面條吞下去之後,對面的蕭曉才吃了幾根菜葉子,她揉著肚子攤在椅子上,"我吃飽了."

對面的人抬頭,看著她只剩下湯渣的碗,有些愕然,這不是吃下去的,這是倒進去的吧.

"你看會兒電視吧."蕭曉指著那邊的電視機.

"沒事,你不用管我."熊妮擺擺手自己去了陽台.

蕭曉低頭繼續吃面,這會兒站在陽台上,熊妮看著遠處的燈火輝煌,到底是帝京啊,就算距離市中心這麼遠的地方,也還是燈火輝煌讓人神往的,這燈火通明的樣子,不知道迷惑了多少人的眼睛.

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之後,蕭將碗洗乾淨了走到沙發前頭,將手上的果盤放了下來,喊陽台上的人過來吃水果,"你不冷嗎?今天四度啊,一會兒吹感冒了."

熊妮轉身,默不作聲的將手上的儀器收了起來,"我該走了."

"再坐會兒吧,你看水果都給你洗好了,吃兩個再走."蕭曉說道.

熊妮走進來去到了玄關處,"不了,我阿姨剛剛給我來信息了,她回來了."

"那你等等我."蕭曉叫住了正在換鞋的女人之後轉身進了自己的房間里頭.

熊妮將黑色短靴的鞋帶系上之後就看到蕭曉走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件黑色的外套.

"喏,外邊冷,你穿這麼點,再感冒了."她將衣服遞了過去.

"這?"熊妮有些愣.

"就你身上這件皮衣,穿的是好看,可是這天氣出去太冷了吧."蕭曉看著她說道.

這衣服她也認識,年初的時候H國的一個奢侈品牌子出的限量版,當時帝京不少的千金小姐都忙活著搜羅,但是這衣服出來只是給少數的顯赫人家送去了,市面上肯本沒的賣.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熊妮能夠穿在身上,她也不想去追究什麼,她身邊奇奇怪怪說不通的事情太多了,她也懶得再追究多少的,累得慌.

"不用了,我不冷."熊妮擺手拒絕.

蕭曉上前一步將衣服披在了她身上,"不用跟我客氣,你中午過來的時候是不冷,可是這會兒都這個點了,你出去指不定被凍成冰棍了."

熊妮還是沒能夠拒絕蕭曉,裹著她的外套出了門,蕭曉站在門口看著她下樓之後關上了門.

這個時間,其實說白了就是爬牆的好時候,熊妮下了樓之後整理了身上的東西,伸手將蕭曉的外套脫下來折疊好之後放在牆角的位置,熊妮從腕上的手表里頭發射出了一根銀色的絲線,穩穩當當的黏在了三樓的位置,緊跟著她一跳,順著牆壁動作靈巧額爬了上去.

從二樓開始,她一家一家的找了過去,這里頭的租客從事各行各業的都有,這個點倒是家家戶戶都在家,爬到四樓的時候她自動忽略了蕭曉的房子,從陽台上側目看了看房子里頭.

這房間干乾淨淨的,一個帶著圍裙的中年婦女忙活著收拾屋子,旁邊的房間里頭燈光亮著,她翻身過去,單腳踩在了窗沿下頭,腳尖點在上頭,腳後跟懸空.

攀扯著看了眼里頭,隔著朦朦朧朧的玻璃,房間里頭裝修的十分普通,窗簾的質地甚至還沒有蕭曉那邊的好,正對著的窗口的床邊背對著蕭曉坐著一個女人,身上穿著白色的睡裙,身材不錯.

她在心里暗自吹了口哨,卻很快打住了,"我又不是流氓,這是在做什麼."

床上的女人動了動身子,慢慢的起身,蕭曉滿懷期待,這樣的身材,得長得什麼樣啊,女人身子一轉,看清楚她臉的熊妮差點沒脫手掉了下去.

"靠......."熊妮心里頭暗罵一聲.

女人轉過回事來的時候臉上紅腫一片,細微的好像是長了不少的水泡,連嘴都給腫起來了,跟豬頭差不多,還是烤乳豬的那種類型,嚇得熊妮差點沒掉下去.

她從陽台上順著繼續往上攀爬,有種被鬼追的感覺,媽的,這要是半夜兩點鍾過來,突然看到那麼一張臉,不得嚇死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背影殺手嗎,這也太大相庭徑了.

'清妤’盯著鏡子里頭自己的臉,一把將鏡子扔了出去砸在了櫃子上,這張臉自從做了手術之後就開始有後遺症,需要從飲食環境等多方面去好好的保養,一個節點不對就會成為這個樣子,腫的跟豬頭一樣,她自己見了都惡心.

今天她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天快黑的時候就馬上腫了起來,還要比從前更加的嚴重,連輪廓都分不清楚了.

指不定是不是因為搬到這地方,環境突然變化了造成了,這地方住人,這樣的窮酸地方,真的是片刻都不想再待下去.

打掃完了房間的鍾點工敲響了她的房門,"小姐,我打掃完了,先走了."

沒等到她的回應,鍾點工拎著垃圾關上了門.

'清妤’伸手掏出了手機,翻到了里頭自己從前就記下來的電話,這個世界上因為有很多自己無法做到的事情,所以衍生了相關的產業,那些拿人錢財替人消災的人不都是這樣的嗎.

"喂,我要雇十個人."

那頭的人張口喊出了價格,"十萬一個人,十個一共一百萬."

'清妤’嘴角扯出輕蔑的笑意,"我要雇他們兩個月的時間,這兩個月他們必須聽我的話,價錢你們重新開,我要最好的."

"好,沒問題."

只要錢給到到位了,自然是想要什麼都能夠得到的.

她掛斷了電話,從床頭櫃那邊掏出里頭的藥就著水咽了下去,這臉每次都這樣,怎麼都得三四天才能夠消退下去,這幾天她沒辦法受風,所以是出不了門了,這兩天都得在這里養著.為了不引人耳目,連鍾點工過來的時候她都得躲在房間里頭,等到人打掃乾淨走了之後她才出來.

不是她不相信自己父親,不過清建業在她這里的可信度,真的是最輕的,這麼多年在國外,她看的清清楚楚,這次她昏迷不醒,差點連命都給丟了,她的父親不是想著怎麼把她給救回來,反倒是首先擔心如果她死了,這樁婚事就黃了.

所以現在她有理由相信,如果瞞不過權璟霆的眼睛的話,父親會毫不猶豫的舍棄了她,讓那個冒牌貨繼續頂在她的位置上,到那時候她就什麼都沒有了.

所以,做人總是要自己想想的,張雪會為了她考慮,可是從小到大,張雪在清家沒有任何的話語權,就算心疼她,敢和清建業爭論,也是無濟于事.

凡事都得留個後手,無論是為了她還是為了斷了清建業的念想,這冒牌貨,必須死.

......

權璟霆住所,自從上次清妤來過,權璟霆就將住所換在了北邊這片的二層樓里頭,門口的站崗的衛兵之外也這里只有他一個人住,這個時候夜色之下是最安靜的,下頭巡邏的人換了一波又一波,這個時間衛兵也往自己的房間那邊去洗漱休息了.

二樓,剛上樓梯口就能夠聽得到似有若無的嬌喘聲,不過卻像是被壓抑的極低一樣,房間內,漆黑一片的空間之內莫名的帶著一股子燥熱,清妤指尖泛紅扒著男人背上留下淺淺的痕跡.

權璟霆咬著她的耳垂,不知疲倦的沉淪在欲色當中,她眼神迷離,迷迷糊糊的好像能夠看得到天花板上的顏色,房間的窗簾被合上,可是外頭探照燈的燈光微弱的打在窗簾上,慢慢的墜落在地上.

一頭被關了快三十年的豺狼虎豹,一朝被放出來,可不是得撕的人掉了一層皮.

"快好了,乖......"男人咬著她的耳垂嗓音性感沙啞的哄著,可是動作卻絲毫不溫存.

這動靜要是放在一樓,耳力極好的巡邏兵從這里過的時候,自然能夠想得到發生了什麼.

權璟霆將人抱在懷里頭,指腹碾過她帶著汗水的額頭上黏著的頭發,薄唇印在她額頭上,帶著笑意,"尋常時候不是張牙舞爪的,怎麼這麼會兒就累了?"

清妤連抬手的力氣都沒了,趴在他胸口的位置,聽著男人的心跳聲,"你還是不打算告訴我,我到底是誰?"

她眼皮子耷拉著,險些快合上了,整個人懶懶散散的.

男人聽了她的話,也知道她在說什麼,嘴唇貼著她的耳朵,"累了就睡吧,快天亮了."

清妤眼皮子動了動,"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

"一只羊,兩只羊,三只羊......"權璟霆嘴唇貼在她的耳邊,開始慢慢的哄著她睡覺.

外邊天空已經泛肚白了,折騰了一晚上的清妤在男人的催眠下,順利的閉上了眼睛,權璟霆抱著她,手掌在女人後背上輕輕的拍打......

------題外話------

這船寫成這樣我都提心吊膽的,生怕被屏蔽了

上篇:177 求婚    下篇:179 有蒼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