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81 算計   
  
181 算計

g,更新快,無彈窗,!

容業這頓飯來的的確是十分的偶然,熊妮不過過去串個門子的時間,就找了頓飯,心情是真的十分的好,哼著歌回到店里頭的時候,溫妃看了眼她,低頭繼續忙活手上的事情.

這熊妮的性子和娜婭走不了多少,都是屬于沒事兒傻樂的那種類型,她也習慣了,指不定剛剛出去又見到誰摔在地上了.

看到溫妃不搭理自己熊妮蹬蹬蹬的跑了過去,扒拉著收銀台前面的蘭花.

"晚上容業請咱們吃飯,一塊過去."熊妮使了個眼色.

溫妃聽得不太清楚,"你說誰?"

"容業啊,就是娜婭給了定金的那個."

上次和秦重一起到了會見權軍的人,那時候娜婭扒著人家容業給了一袋鑽石,據後來的白熊說那是娜婭一路上送出去的第三袋鑽石了,後來雖然被容業強行給還回去了,可是這事兒和人,娜婭可還是記著的.

"權璟霆的好友,容將軍."熊妮補了句.

溫妃算是想起來這是誰了,之前也查詢過資料,莫托爾戰役的時候她跟著老大一起過去的,不過不同的是她在暗處,老大是直接在了明處,所以她見過權璟霆和容業,也知道這容業,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他為什麼會請我們一起吃飯?"溫妃盯著她.

這人背著她又去做什麼好事兒了.

"我剛過去店里頭,還沒進門就聽到了容業邀請老大和蕭曉一起吃飯,這聽者有份,就帶上了我,我又帶上了你."

熊妮滿臉都是驕傲,怎麼樣,厲害吧.

快誇我,快誇我.

溫妃單手扶額,忍住了想要揍她的沖動,她們現在是什麼狀況這熊妮是一點都沒能夠察覺到,權璟霆的人在暗地里頭盯著她們,就是因為和清妤走的太近的緣故引起了懷疑.

過來的時候帶上熊妮是因為熊妮和她一樣,很少直接出任務,都是間接的方式,所以基本上是查詢不到她們兩的任何信息,這樣乾淨的底子潛入帝京才能夠名正言順.

可是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她們兩的活動開始變得頻繁起來,再加上待的時間太長,很多事情也藏不住,已經快露餡了,現在應該避免和權璟霆或者是權璟霆身邊的人直接接觸.

這樣暴露的時間能夠減緩一點.

所以這兩天基本上到了權璟霆該過來的時間她都不敢到花店那邊去,也少了很多和清妤接觸的時候,可是這熊妮,不光沒做到,還送了她一份大禮.

"你是不知道啊,我剛剛看到蕭曉對容業好像有那麼點意思,所以晚上我得好好的看看,兩人是不是有一腿......"

溫妃手上的小皮錘一錘子敲在了她的腦袋上,帶著不輕不重的力道.

"啊!干嘛打我!"熊妮抱著腦袋輕呼.

這小皮錘她認識,這是上次逛街的時候她買來敲背的,是黑色的彷人的拳頭做出來的,皮包著海綿,用來捶背最合適.

"你干的好事,我們兩已經快暴露了,你還給我找了這麼分活,和容業吃飯,權璟霆身邊的人能是省油的燈嗎,老大在,權璟霆能不去,這兩人湊一塊?你是生怕他們看不出來我們兩是怎麼回事對吧?"溫妃恨鐵不成鋼.

還真的是白熊的妹妹,這腦子真的和白熊有的一拼.

笨的氣死人了.

熊妮在關鍵時候挺聰明的,但是尋常時候迷迷糊糊的,讓人氣得慌.

捂著腦袋的熊妮這才反應過來,"對哦."

溫妃氣的半死,現在正好是關鍵時候,能不能帶老大走就看這幾天了,權璟霆快離開帝京了,沒了權璟霆的視線,她們要做什麼都十分的方便,到那時候想辦法吧老大的記憶個刺激醒了,帶著人離開帝京.

可是一個不慎,權璟對她們兩人有了懷疑的話,加強了對清妤身邊的監管,那時候真的是難上加難了.

"那要怎麼辦?這飯局都答應下來了,總不能不去吧?"

要是不去更加惹人懷疑.

"把你身上那些物件都給取下來,一件都不許留,這飯局也不是來的不是時候."

權璟霆對她們的懷疑,正好能夠借這個機會打消不是,這飯吃好了對她們有好處,吃不好,情況最多就是太糟糕,反正老大這次她們是勢必要帶回去的.

"記住,晚上無論發生了什麼,你都得忍著,不能沖上去."溫妃開口道.

熊妮好奇的看著她,"你要做什麼啊?"

"一點小把戲,到時候再說."

熊妮看著她的樣子,也沒在多問,想到馬上就能夠離開帝京了,她心情就開始十分的愉悅,終于不用再躲在烘焙師里頭對著烤箱了.

馬上就能夠回去了,她是真的想念基地里頭的葡萄酒了.

晚上六點半,蕭曉和清妤開始收拾店里頭,打掃除塵剛剛將里頭清理乾淨的時候,權璟霆的車子在遠處停了下來,蕭曉隔著玻璃看到了下車的男人,一身軍裝自帶清冷氣質,舉手投足之間都是帶著正派人士的禁欲.

想到了早上看到清妤的脖子上的的痕跡,她心里感歎,少帥也會有那麼狂熱的時候,清妤那脖子都沒剩下什麼好皮了,手腕上的痕跡也是分明.

漆皮軍靴落在了玻璃門前的藍色腳墊上,蕭曉收回了視線,繼續忙活手上的事情.

清妤低頭清點單子,男人走到她面前的時候,高大的身影擋住了上方的燈光,在她籠罩在了一層陰影當中,她抬眸,看到了唇角含笑的權璟霆.

"你怎麼過來了?"她驚奇.

男人抬手,指尖落在了她的臉上,帶著絲絲涼意,"過來接你,不是容業讓你們過去吃飯?"

清妤也是忙糊塗了,還真的是,容業的飯局,能不帶上權璟霆的.

"我馬上就好了,你再等等."清妤收拾了面前的賬本.

蕭曉將最後一袋垃圾扔到了垃圾桶里頭,那邊關好了店門的溫妃和熊妮走了過來,兩人拎著包包,臉上滿是愜意.

"能走了吧?"熊妮看向了蕭曉.

"差不多了."

地址自然權璟霆是知道的,既然少帥過來了,那麼她們跟著少帥的車子走就成了.

三人站在門口,就看到玻璃門內,權璟霆伸手從架子上將清妤早上穿過來的外套給她穿上,將圍巾在女人脖子上打了個結之後,摸摸她的臉,拉著她的手走了出來.

熊妮眼睛頭都是粉紅色的泡泡,長得好看就是不一樣,長得好看還寵老婆的男人,最搶手了.

她最喜歡了.

"走吧,你們跟著我們的車子走."清妤對著溫妃和熊妮吩咐道.

還沒等她張口,蕭曉抱著熊妮的手臂,"我跟她們一輛車子."

雖然說少帥這會兒是和清妤如膠似漆的,但是他不近女色的傳聞蕭曉還是知道的,這這樣的人一起一輛車,她害怕什麼時候不知道就被少帥扔下車了.

還是這樣保險一點.

清妤坐在副駕駛上,伸手打開了空調控溫系統,呼了口氣,還沒等坐穩就被人攬了過去,權璟霆抓著人按在自己懷里頭,逗弄小貓一樣的開口.

"今天怎麼樣?有沒有想我?"

她動了動手,發現沒辦法掙脫出來,伸手按在他胸口的位置撐住了,"很好啊,不過我們是不是應該走了,不然一會兒他們等急了."

後面那車子還跟著沒發動呢.

權璟霆咬了口她的臉頰,松手發動了車子,"容業是怎麼過來的?"

他接到電話的時候那頭的容業就說了一句,我晚上要和你媳婦和你媳婦的姐妹團一起吃飯,來不?

詳細情形這人也沒多說,他也懶得多問.

"容業上次開車的時候不小心撞到蕭曉了,今天兩人遇上了,他送蕭曉回的店里頭,說是請客吃飯賠罪,正好熊妮也聽到了,就一起了."清妤抓著他的手把玩.

男人手掌紋路清晰,手指骨節分明,十分的好看,不過就是虎口處的繭有些影響美觀,不過對于手控來說,這樣的手也是絕對要收藏的.

權璟霆隨著她的小動作,目光平視前方,"容業倒是很少會去招惹女孩子,這次有些不同."

能不同嗎,一次請了四個姑娘吃飯,這要是權璟霆不過來,指不定是什麼奇葩場面呢.

"你好奇的話去問問容業啊?我看他一天吊兒郎當的,不過也不是什麼輕浮的人."清妤中肯的給出評價.

權璟霆的軍營里頭出來的人,能是輕浮的人嗎.

"你很關注他?"男人側目,目光微涼的看了她一眼.

清妤指甲扣了扣他的掌心,"不關注,我只是比較有看人的眼光而已."

他側目,一雙黑色的眸子緊緊的盯著她,"那你看看我是什麼人?"

這雙眸子黝黑,十分純粹的黑色,如同平靜暗沉的湖面那樣,波云詭譎,此刻卻是從眼底散發出來的喜悅,帶著的笑意如同水面蕩漾的漣漪那樣,讓人十分的喜悅.

清妤伸手,將他的臉轉過去,"好好開車."

權璟霆笑了笑,抓著她的手十指相扣,嚴絲合縫,"嗯,好好開車."

熊妮和溫妃這邊跟著前頭那輛車子往餐廳過去,熊妮盯著前方,不知不覺的問,"你們說,這老......清妤和少帥還真的是如膠似漆的,跟小夫妻一樣."

看上去都讓人想要談戀愛了,不怕別人秀恩愛,就怕秀恩愛的顏值高,害的人春心波動.

"他們倆的感情真的很好,少帥那樣涼薄狠厲的一個人,能夠這麼寵著清妤,恐怕是帝京所有人都沒想過的事情."蕭曉杵著下巴說.

"這樣啊,我以前好像聽說,少帥不近女色,不過我也只是從一些新聞上看到的,我們也不生活在帝京,你們從前應該見到面的時間多吧?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呢?"熊妮問道.

"少帥可是戰神,戰場上無往不利,十九歲上戰場,一戰成名,周邊各國都忌憚的人......"

溫妃開著車子,對兩人的話充耳不聞,權璟霆在戰場上是什麼樣的人,熊妮和她再清楚不過,IE作為雇傭兵軍團,和權軍在戰場上對上,也不是一兩次了.

熊妮想問的,只怕是他私底下是什麼樣的人.

老大戀愛的消息她們還沒敢傳回基地去,否則的話要炸開鍋了.

"不過其實我也沒見過少帥幾次,他常年帶兵都不在帝京,蕭家也不是什麼顯赫的人家,我也只是偶爾見過一兩次,不過我倒是記得清妤和少帥兩人的緣分,應該是那幾個月前的那支舞吧......"

"什麼舞?"熊妮來了興致.

"在一場生日宴會上,清妤邀請了少帥跳了一支舞,不過不是傳統的華爾茲,而是十分勁爆的倫巴,後來從那以後他們倆好像就多了些理不清楚的關系,然後就這樣了."

蕭曉還記得那天是蘇葉的生日,清妤之所以會去找權璟霆跳那支舞,也是因為她的緣故,是她同甘岡醒過來的清妤較上了勁,才導致了後面一系列的事情發生的.

現在想來,那時候的事情,還是如同一場夢一樣的.

很快去到了容業定下的餐廳,清妤和權璟霆相攜而入的時候林楓和容業已經等在包廂里頭了,說起來她也很長時間沒見過林楓了.

"容先生,你好."熊妮拉著溫妃開口.

容業視線落在了溫妃身上,這清妤可沒說過,溫妃是個氣質這麼出眾的女孩子.

"你好,容先生,感謝你今晚的邀約,我是溫妃."溫妃落落大方的開口,對著他伸出手.

兩人短暫交握,容業很快松開了她的手.

這三人都是軍營里頭出來的,說起來也算是有些不解風情,省了很多客套坐了下來,熊妮看了眼幾人的位置,默不作聲的將蕭曉換到了容業身邊坐下.

"不知道你們喜歡吃什麼,我就先點了."容業對著幾人開口.

"沒事沒事,我們不挑食."熊妮回了句.

她倒是十分的好養的.

餐廳的動作很快,迅速將飯菜上了上來,容業倒是大手筆,自然是桌子都放不下了,清妤看了看四周,伸手拉了拉旁邊男人的衣服.

正在給她盛湯的權璟霆低頭,"怎麼了?"

"把黑牙叫過來一起吃吧."

他們都在這里大魚大肉的,就黑牙一個人躲在暗地頭,挺可憐的.

雖然她前段時間拒絕了黑牙的保護,不過權璟霆在的地方,黑牙肯定是會在的.

"他在軍營,今天沒跟著我."權璟霆將湯碗放在她面前.

軍營里頭挺多事情要忙,他們下星期就得走了,現在人員名單還沒定下來,軍營里頭辦了個選拔活動,雖然知道這次任務危險重重,可是整個軍營都慷慨激昂,這會兒選拔賽才到二場,誰都不讓誰.

現在還摸著黑練著呢,林楓是實在看不下去了才出來的,不過黑牙是挺喜歡那樣的場合,所以就盯著現場了.

"溫小姐和熊小姐聽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國外回來的?"容業看著對面的兩個女人.

熊妮正在夾菜的動作頓了頓,大家都是人,還得非計較是從哪兒來的做什麼.

"我曾經出過留學,也在國外住了很多年."溫妃滿臉溫和.

容業拿著酒杯點頭,"那溫小姐也不是帝京本地人了?"

"不是,我是到帝京來做生意的."

蕭曉坐在容業身邊,這樣的場合,容業盯著一個女孩子不放,還問了這幾個問題,是不是有些不合適.

清妤聽著幾人的話,吃著權璟霆夾到她盤子里的菜,其實她也有點懷疑,畢竟上次熊妮手上刀片的問題她還沒理清楚呢.

不過她倒是並不覺得溫妃和熊妮是什麼壞人,她們倆的樣子也不像是什麼壞人.

"大家都不用客氣,多吃點."容業最後說了句.

熊妮扒拉著碗里的米飯,她來了帝京這麼長時間,最喜歡的也就是M國的飯菜了,真的比他們在基地吃的好吃太多了,尤其是有名的館子,代表的可是帝京的飲食文化,來了可是得多吃點,不然回了基地,可就沒什麼好吃的了.

蕭曉細嚼慢咽,手也夠著夾了面前的菜,小口小口的咀嚼,身邊容業倒是沒怎麼動筷子,一直喝著酒,等到男人差不多第二杯下肚的時候,一只白皙的手掌將一碗粥推到了他面前.

容業側目,就看到了身邊女人一本正經的樣子.

"先吃點東西吧,對胃好."

清妤咬著胡蘿蔔的動作一頓,連同熊妮都抬頭看向了那邊兩個人,這氛圍,怎麼看都不像是沒關系的人.

"唉."清妤伸手捅了捅身邊的男人,"容業家里頭有沒有什麼未婚妻之類的?"

她蘇醒之後對這個帝京上流社會的最大了解,就是包辦婚姻,要麼就是小時候定下來的,要麼就是商業聯營家里頭定下來的.

權璟霆給她喂了塊青菜,"沒有."

"哦."清妤嚼著嘴里的東西,男人看著她腮邊帶上的一點油漬,剛才他筷子過去碰到的.

他取了紙巾伸手,給清妤擦掉了臉上的油漬,嘴角掛著寵溺的笑容,"小饞貓."

一頓飯倒是只有溫妃吃的心無旁騖,熊妮的眼睛時不時的在對面兩個人身上打轉,不過卻也沒停下來吃.

最後起身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半了,幾人從餐廳里頭走出去,清妤和權璟霆說著話,後面幾人一前一後,倒是並沒有走在一起.

站在門口的時候能夠明顯的感覺到冷風吹過來的感覺,餐廳門口寬闊的空地上車子停了不少.

"謝謝容先生的款待,我們先走了."溫妃拉著熊妮道別.

林楓站在邊上,動動手上的腕表,這會兒的時間,回到軍營里頭應該還能夠看得到複賽.

"砰!"遠處傳來的撞擊聲驚動了站在門前的人.

幾人好奇的順著聲音傳過來的動靜看過去,就見到了一群拿著棍棒刀槍的小混混從遠處沖了過來,凶神惡煞的樣子.

他們是跑著過來的,大約十來個左右,手上的東西沿途還碰到了旁邊停放的車子,驚動了車子發出警報聲.

兩個被打的遍體鱗傷的男人奔跑在他們前方,十分狼狽的滾在了清妤和林楓的腳下,從那邊沖過來的小混混最先遇上的是站在前頭的熊妮和溫妃.

溫妃拉著熊妮後退了兩步,林楓上前擋在了前頭.

還沒等說什麼,那群人的棍棒已經落下來了.

熊妮盯著溫妃眼中的惶恐,算是明白了為什麼出門的時候溫妃要對她說那樣的話了,這做戲總是得做全套的,無論權璟霆和容業信不信她們怕不怕,這時候就算那刀子落在她們身上都不能避開,也不能還手.

林楓一個人對付這十多個人不成什麼問題,權璟霆摟著清妤,連眼皮子都沒動一下.

這邊的人牽制住了林楓,從他們後面再次沖出來一群同樣的人,不過這次的數量更加多.

"不許動."權璟霆低頭制止住了女人想要出去的動作.

清妤轉身,他動手揉揉女人頭頂,"不許過去,等我一會兒."

容業動手扯了扯領口,這些貨色,都不配他兩腳的,但是這該動手還得動手,其中幾名拎著鋼管的男人已經沖到了溫妃和熊妮的面前.

兩人抱成一團,有些瑟瑟發抖的樣子,眼看著頭頂的鋼管就要落下來了,熊妮忍住了想要一腳踢飛面前人的沖動,等著人英雄救美.

容業一腳將前方的人踢飛出去,整整飛出兩米才停下來,熊妮和溫妃趁勢退到了清妤和蕭曉這邊不過眨眼的時間,三個男人已經將面前的人都給處置趕緊了.

看著橫七豎八倒在地上哀嚎的小流氓混混,熊妮心里默默的畫了個十字架,雖然不知道溫妃是從哪兒找來的這些倒黴鬼,看上去,傷的不輕.

"你們沒事吧?"容業看著四個女人.

溫妃臉色慘白,看向了容業,"沒事."

容業挑眉,除了清妤,好像這幾個女孩子的動靜表情,都有些被嚇到了.

"溫妃,你的臉色好差,沒事吧?"蕭曉擔憂的問道.

溫妃擺擺手,"沒事."

熊妮心里歎息,她從前怎麼就沒發現溫妃這麼有天賦呢,演技這麼好的,都趕上影後了.

"這些人是從哪兒來的?"清妤越過腳下一個人,走到了權璟霆身邊.

"不清楚."男人眸色微深,整理著手上的手套.

"我聯絡這片區的警局過來,少帥和容將軍先離開吧."林楓說著撥通了電話.

清妤沒等說幾句話就被男人給帶上了車,蕭曉擔心溫妃的情況,婉拒了容業要送她們的要求的之後,和溫妃熊妮一起上車離開了.

這人也都走的只剩下林楓一個個人了.

蕭曉坐在車上,想到了剛才對方沖過來的場景,是容業一腳將人給踹了出去,否則的話,她還不知道怎麼辦呢.

溫妃表情甯靜,這是距離權璟霆走的最後一道關卡,能不能成功的將老大給帶走,就要看他手底下人的警覺程度.

不過這一出戲,倒是演的挺不錯的.

將蕭曉送到了花店門口之後,熊妮迫不及待的開口,"太絕了,你剛才那表情簡直了,溫妃,咱們有必要做到這樣嗎?"

會不會適得其反啊,權璟霆的眼睛可是雪亮的,能夠瞞得住他多長時間啊.

溫妃動動方向盤,"不管怎麼樣,這警惕性是暫時降下來了,後面怎麼辦就得看咱們的造化了."

這事兒做的不算好,但是也不算差,詳細的情況也不用太在意.

......

清妤和權璟霆在車上,兩人都沒說話,倒是清妤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權璟霆車上的手機響了,他取過來之後接聽,那邊的蘇落英語調愉快.

"兒子,吃飯了嗎?"

"吃過了."

清妤的注意力重新放回了權璟霆身上.

"我們和蘇家那邊已經定下來了,明天一起吃頓飯,不過這訂婚是趕不上了,這飯之後你就得走了,你問問清妤,她是怎麼想的?"蘇落英翻動手上的書頁.

其實她是想直接讓權璟霆結婚的,但是有了權璟琛這樣的前車之鑒,還是得細細思量,該有的程序得走一走,如果後面出事,也還有能夠挽回的余地.

"你大哥出國了,這兩天都不會回來,估摸著你們也碰不上了,明天兩家人一起吃飯,你和清妤早點過來,這之後,就得送你走了."

"我知道了."

權璟霆掛斷了電話,清妤看著他的臉色,"怎麼了?"

"明天兩家人一起吃頓飯,你是想在我走之前將訂婚給辦了,還是等著我回來."權璟霆詢問她的意見,"左不過一兩個月的時間我就回來了."

這次的援助和其他時候不一樣,他們不直接到戰區去,所以時間不會太長.

清妤低頭想了想,"等到你回來吧,這些天辦的話會很倉促."

她雖然也不是那麼重視儀式的人,但是也不能太馬馬虎虎草率了,況且這兩個月而已,她還是能等的.

"好,那便聽你的."男人應下了.

------題外話------

恢複記憶倒計時

上篇:180 帶我一起啊    下篇:182 牽掛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