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82 牽掛   
  
182 牽掛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家和權家定下來的餐廳是玉璽飯店,權璟霆的婚事,就算權家再怎麼不喜歡清家,這權璟霆已經將人給定下來了,他們也沒什麼好反對的,只能接受.

兩家人將這頓飯吃了之後,這婚事也就是拍板釘釘的事情了,不過權璟霆這次提出的是要從頭到尾的走一遍流程,也就是從訂婚來,想著上次權璟琛婚事的後遺症,蘇落英悻然同意了他的想法.

不過想到要和清家的人在一張桌子上吃飯,她心里頭始終還是不舒服,估計連老爺子都是不高興的,早上起來一整天了,臉都是繃著的,沒笑過,權雨琳過去和老爺子說了幾個笑話,也沒能夠將人給逗笑了.

可想而知老爺子心里頭的不高興程度了.

權雨琳坐在大廳里頭,等著樓上的蘇落英換了衣服下來,權豐在一旁看著新聞,時不時的將視線落在晚上的手表上頭,吃過飯之後他還得到國院去處理事情,實在也是沒什麼空閑.

"爺爺,要吃果子嗎?"權雨琳手上剝了幾個堅果遞過去,笑臉盈盈的樣子帶著巴結.

老爺子瞥了眼,"不吃."

他這會兒沒這個興致,一想到要和清水成為親家,他這心情就好不起來.

權雨琳聳聳肩,"爺爺,何必呢,您也不是不喜歡清妤,這姑娘也入了您的眼睛,就不要這麼斤斤計較了好不好?"

這娶得是清家的女兒,又不是把整個清家給娶過來,操的什麼心.

如果老爺子不喜歡清妤的話,今天是不會和他們一起去吃飯的,還是大哥好啊,自己一個人跑過國外去了,美名其曰是去工作,其實帶過去的工作沒多少.

權豐也是想著讓他好好的休息幾天,蘇珂的事情只怕多多少少的也對權璟琛有了不好的影響,所以也希望他出去散散心.

"我好了,我們走吧,禮貌些還是不能遲到."蘇落英踩著高跟鞋從樓上下來.

她換了身簡單的便裝,一件深棕色的毛呢大衣到腳踝的位置,看上去貴氣十足.

"走吧,權小弟直接帶著清妤過去,我估計這會兒清家人已經等在飯店里頭了."權雨琳起身,過去准備扶老爺子.

"爺爺,您還是高興點,這剛剛走了一個孫媳婦就來了另外一個,這是我們家的幸運,您別一會兒把人給嚇跑了."權雨琳有板有眼的在老爺子身邊開口.

蘇落英挽著丈夫的胳膊,臉上帶著溫柔的笑意,爺爺是心里頭還沒過去那道坎,不過好在他是喜歡清妤的,光是這點老爺子心里頭那口氣就能夠消下去不少..

至于其他的,雖然娶了清家的女兒,但是就不代表他們日後會和清家的來往有多麼的密切,該有的界限還是得有,這點馬虎不得.

爺爺估計這會兒不想的是見到清水老爺子吧,這老年人年紀到了,越活越像小孩子,越到這時候就越是會回想往事,不過好在爺爺也知道輕重,沒有撂挑子不干,這是好事.

權雨琳在老爺子耳邊嘰嘰喳喳的張口,務必在去到飯店之前將老爺子的心情變得看上去不是那麼的不舒服.

晚飯的時間,兩家人很快在飯店門前彙合了,下車的時候大老遠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清老爺子和清建業一家三口,這清妤不在,想來應該是和璟霆一會兒過來.

清建業帶著清衍上前,恭敬的張口,"老爺子,閣下,夫人."

權老爺子沒說話,板著臉不願意理人,倒是權豐笑呵呵的張口,"不用這麼客氣,以後都是一家人了,我們先進去吧,這外頭涼."

"對對,先進去吧."

清衍抬頭四看,快到約定的時間了,清妤怎麼還沒過來,一會兒遲到了可不好.

權雨琳想到了上次和蘇家在這吃飯的時候遇上清妤的場景,這世事無常啊,那時候全家人都喜氣洋洋的想著權璟琛快結婚了,沒想到沒多長時間,這婚事就黃了.

那時候清妤在這個位置,好像是在相親還是怎麼樣,那也是蘇落英第一次見到清妤.

"都不用拘束了,既然他們兩還沒來,我們也不用等著,斷沒有長輩等著小輩的道理,我們先吃吧."權豐說道.

餐桌上擺放了滿滿當當的一桌子飯菜,不過也沒有什麼山珍海味之類的東西,權豐為人低調,清建業是最能夠揣摩人心的,知道這飯局該怎麼辦,最能夠得到總統閣下的喜歡.

"是,他們兩也應該馬上就到了,老爺子先吃吧."清建業順著權豐的話說下去.

權老爺子左手邊的位置坐著的就是清水,兩人手邊分別坐了自己的家人,依次排開下去,這也是桌上的規矩.

"權大哥,我們先吃吧,我記得早些年你是最喜歡這八寶鴨的,這麼多年我沒記錯吧?"清水看著權老爺子,笑臉盈盈.

權年哼了聲,"以前是喜歡,只不過都活了快一輩子的人了,這口味自然是會變得."

清水笑了笑,"變了也不打緊,終歸你是沒厭惡吃這東西就成."

權雨琳翻了個白眼,這些老人,說話就不能好好的說嘛,文縐縐的不說,還帶著點意有所指的味道,讓人捉摸不透,這一頓飯下來,是別想吃的舒服了.

這邊的張雪和蘇落英正好坐在了對面的位置,這些年熏陶出來的氣質讓蘇落英無論去到那兒身上都散發這那股貴氣,張雪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自己的腰板,目光和蘇落英平視.

"夫人,這兩天我總是想起來妤兒和少帥小時候的樣子呢,兩人的緣分真的是天生的呢."張雪笑著開口.

蘇落英抬眸,語氣平淡,"清夫人客氣了,他們的緣分也是長大之後才有的."

"對啊,那時候我們家璟霆的未婚妻可不是清妤啊."權雨琳回了句.

這話聲音不大不小,正好被老爺子聽到耳朵里頭去了,這下好了,心情越發的不好了.

"看您說的,那時候定的也是妤兒的妹妹,只不過,那要圖福薄,不過這才證明了我們兩家的緣分,這麼多年過去了,兩個孩子能夠在一起,真的是最好的緣分了不是嗎."張雪臉色不變.

清衍默不作聲的將手邊的紅酒喝乾淨,心里頭的不舒服這才消退下去了一些,剛才權雨琳的話,總是讓他有種羞恥感.

當初權家蒙難,爺爺同清家劃清界限不說,還在權家重新起勢之後想盡辦法讓清妤加入權家,這樣的方法,清衍十分的不恥,就算是自己的家人,他也覺得過分了.

好在清妤和權璟霆,是真的兩情相悅,否則的話今晚上他是不會出現在這里的.

"我簡單的看了下日子,璟霆最近忙著,這訂婚宴估計得等到他從國外回來才能夠辦了."蘇落英看著張雪,像是同她打商量一樣.

"我知道,少帥也忙著,這樣的話訂婚的事情不著急,等到他忙完了再說."

"這該著急的地方還是得著急的,這樣吧,詳細的計劃方案我會送到府上之後我們再敲定細節,畢竟你應該也希望女兒的婚事能夠辦的體面,無論是訂婚還是婚禮."

張雪點頭,她只有這麼一個女兒,自然是希望什麼都是好的,不說到時候是這冒牌貨還是'清妤’過來,這成為權璟霆夫人的只能是她的女兒,那麼這婚事,她自然是要好好的把關.

這婚禮的事情都是女人來處理的,清建業和權豐也沒管這邊的動靜,兩人從前便相識,說起來也有些舊交情,聊天的話題也是挺多的.

權雨琳看了眼自己對面的清衍,這人一聲不坑,從剛才就是自我介紹之後就沒再說過話了,看上去心情不調好的樣子,這是怎麼了.

張雪和蘇落英聊到訂婚日期的時候,這飯局的男女主角登場了,清妤和權璟霆是直接從花店那邊過來的,男人擁著她進到包廂里頭的時候,原本在交談的幾人視線都落在了他們身上.

"來了."權豐看了眼自己兒子,"你們遲到了十分鍾."

"不礙事,年輕人總是有自己要忙的事情."清老爺子笑著說.

"爺爺,爸媽."兩人算是齊齊張口了.

這幾人都同時應了下來,權璟霆將面前的椅子拉開,清妤坐進去之後就在她身邊落座,兩人面前擺放著整齊的碗筷,擦拭的干乾淨淨都能夠反光出來.

"我看這倆孩子站在一起是真的很登對."清老爺子滿意的開口.

權雨琳看了眼自己爺爺的臉色,在他們眼中可不是登對嗎,沒見到爺爺這會兒還是不高興嗎,這老頭也真的是固執,再怎麼樣清妤也是權璟霆未來的老婆,會是他重孫子的媽媽.

還是給人家點好臉吧,都到了這份上了.

"爺爺,您嘗嘗這個,酒釀小圓子,很不錯."權雨琳對著老爺子使了個眼色.

看到自己孫女扭曲的表情,老爺子眉頭松了松,拿了她轉過來的甜點,都說吃甜的東西心情會變好,這一口下去,老爺子還真的舒暢了不少.

算了,都到這時候了,再不舒服也改變不了什麼.

老爺子視線落在了清妤身上,況且這姑娘也不過,璟霆喜歡的,總歸錯不了.

"剛剛才說到了你們的訂婚宴的事情,我看定在兩個月之後吧,那時候也快過年了,熱鬧,你們的意思呢?"蘇落英看向了剛落座的兩人.

權璟霆想了想,低頭詢問身邊清妤的意見,"你覺得呢?"

這麼個問題直接扔到了清妤面前,她看了眼對面的兩人,"阿姨定就好."

清衍在清妤身邊,手動給她夾了塊肉過去,"這兩天沒空過去看看你,店里頭忙嗎?"

"還行吧,多了幫手我也清閑了很多."清妤動了筷子.

權璟霆戴了一次性手套開始整理給她拆蟹剝蝦,這海鮮類的食物清妤倒是挺喜歡吃,不過就是懶得動手的成分多一些.

"蕭曉在你店里頭做的怎麼樣?"清衍忍了忍,還是問了出來.

清妤看著他,眸中多了幾絲探究,"為什麼突然問到她了?"

蕭曉和清衍,好像也沒什麼深交或者是其他的關系,這冷不丁的提到了蕭曉,她心里頭還是多了幾分好奇.

"我就是想想到蕭小姐之前不是同你不太愉快嗎?怕你將她留下來的話,她的性子也不像是能夠做服務行業的女孩子."清衍面不改色的說.

"人總是會變的,總的來說蕭曉這些天做的不錯,努力學習,店里頭也管的很好."清妤細細數來."沒什麼好挑毛病的."

"這樣啊."清衍低頭說了句.

看上去這蕭家小姐也生活的不是太落魄,不過清妤的店也總歸不是他的地盤,就算想要照顧蕭曉,手也伸不到清妤那邊去.

"你們相處的怎麼樣?"

"還不錯,蕭曉的性格變化挺大的,這些天我們的合作很愉快."

雖然不清楚蕭曉是不是會在花店里頭干很長時間,但是至少這會兒,兩人之間的相處模式是愉快的.

對面張雪和蘇落英簡單的商量了幾句之後也沒再多說什麼,從前張雪和蘇落英的交情也不好,其實說白了就是文化素養不夠,導致兩人之間三觀不合,也就聊不到一處.

張雪身上自帶小市民的那種市儈,就算這些年享受了這麼長時間額貴婦人生活,也還是改不掉骨子里頭的東西.

"我回去之後會讓人合八字,既然已經定下來了,我們就將訂婚宴給辦好了,至于婚禮的話,看兩個孩子自己的意思吧,我們長輩也不能干涉的太多了."蘇落英提議道.

張雪連忙應下了,"是是是,您說的對."

"清夫人對于訂婚宴的規格有什麼要求嗎?或者說是有什麼意見提出來?"

權家娶媳婦,自然是權家操辦這些事情,不過還是要看看女方的意思的,權豐的意思是簡單一些,也只不過是訂婚,婚禮的時候要弄的多大多隆重,都由權璟霆自己決定.

思來想去,蘇落英也覺得訂婚宴應該簡單一些.

"對了,璟霆什麼時候走?"清建業停下了和權豐談話的動作,看向了正在給清妤剝蝦的男人.

"三天後."男人手上動作未停.

蘇落英看著自己兒子,"不是還有一個星期嗎?"

這下屬文件她都看到了,上頭寫的清清楚楚.

"臨時來的通知."權璟霆將一次性手套摘下來,一盤剝出來的蝦仁推到了清妤面前.

這軍情一朝一變,軍令突然下來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權豐看著自己兒子的動作,心里歎息,這寵媳婦是好事,可是寵成這樣,就不怕出點什麼問題.

張雪聽了權璟霆的話,心里頭樂開了花,早點走了也好,等到什麼都處理好了,這人再回來,到時候就沒這冒牌貨什麼事了.

這兩天她心里一直掛著這件事情,吃不好睡不下的,生怕什麼時候權璟霆就發現端倪了.

權雨琳咬著一直掰扯著嘴邊的雞肉,權小弟要走了,估計心里很不舍不得吧,從前從軍可是帶著隊伍接連兩三年不回來的情況都有,這次可不一樣,這帝京不光有他們,還多了一個清妤.

事情解決了肯定馬不停蹄的跑回來.

"清妤這兩天多陪陪璟霆,回來再訂婚也好,否則這剛訂了婚璟霆就走了,也是不合適."蘇落英說道.

"這男人自然是要外出拼搏的,更別說璟霆這樣的身份了,既然清妤選擇了這條路,自然是要做好准備的."清老爺子順著話說.

這軍人的妻子,不是那麼好當的,職業的特殊性擺在那兒,況且權璟霆的位高權重,要承擔的責任自然是更加大的,那里來的光享受榮耀不承擔責任的.

權老爺子哼了聲,這意思是還委屈他們家孫女了,既然這麼不樂意,別找他孫子啊.

"既然這樣那便定了,清妤啊,過些天我會找你,商量商量訂婚宴的事情,既然是你們的事情,自然是要按照你們兩喜歡的風格來,我看璟霆這樣子,他的意見是不重要了,你喜歡的他便同意."蘇落英嘴角含笑,看著自己那個還在伺候人家的兒子.

"好的伯母,我會過去."

權雨琳吃了個半飽的時候老爺子說了要回家休息,清家人從頭到尾將老爺子的態度看在眼睛里頭,這飯局自然而然的也就散了.

回去的路上權豐看著父親,知道他心里極其不樂意,卻還是張口勸了兩句.

"爸,您何必呢,璟霆這樣子已經是板上釘釘了,我們同他們雖然成了親家,可是這尋常時候也是輕易見不到面的,不用這麼不高興,再說了,我看清家那兩個孩子很不一樣,您也喜歡清妤,就別置氣了."

"是啊,您這樣反倒是氣壞了自己的身子,不值當."蘇落英附和道.

權雨琳翻著包包里頭的東西,跟著說了句,"對,清妤是個好姑娘,您也喜歡人家,這年頭只有愛屋及屋的說法,又不是舊社會,還帶株連九族的."

"怎麼跟爺爺說話呢,沒禮貌."蘇落英拍了她一下.

權雨琳舉手求饒,"爺爺,以後清妤到了咱們家里頭,您熱情一點就成,不要這麼板著臉,待會兒把第二個孫媳婦也給嚇跑了."

"你還是閉嘴吧."蘇落英看著她.

這權璟琛事情和這次不一樣,蘇珂和清妤也不一樣,哪兒來的會被嚇跑的說法,真的是危言聳聽,這丫頭是越來越沒規矩了.

......

T國緊急軍情,權璟霆的出發日子提前五天,軍營里頭的籌備工作也完成了,進度條明顯是滿格的,這次出發一共從被北部軍營帶走了兩百名特種作戰兵,到了那邊負責指揮H國的隊伍,容業和林楓跟著一起過去,這樣的國際援助他們做的挺多的了,權璟霆不喜歡那些花架子,所以從來不接受任何新聞的采訪或者是歡送會.

直接從北部軍營里頭出發往H國去,期間不做停留,直接往H國邊境地帶過去.

昨晚上放肆一晚上的結果就是清妤到了以往起床的時間還沒能夠清醒的睜開眼睛,她骨頭架子都快散了,躺在床上不想動.

浴室里頭傳來嘩嘩的水聲,說明了凌晨才睡下的男人這會已經起來了,清妤耳朵聽著動靜,眼睛卻是一點也不想睜開.

今天是權璟霆出發的日子,這一去就得一兩個月的時間才能夠回來,這樣的時間線下導致了昨晚上男人纏了她一晚上,到了凌晨她又咬又鬧的,這人才放過她.

浴室門拉開,她的眼睛跟著也睜開了,權璟霆擦著頭發走出來,滿臉神清氣爽的樣子,男人走到床邊停了下來,慢慢的低頭湊近了床上的人.

"該起來了."他指尖勾過女人的鼻尖.

清妤動了動,伸手抱著他的腰際蹭了蹭,長須一口氣.

"舍不得我?"權璟霆抱著她,低頭輕笑.

"我送你過去吧."她仰頭看著男人.

從軍營里頭送他離開,畢竟這次是他跟她在一起之後第一次出任務,她還是想去送送.

"太累的話不用去了,我很快就回來了."男人抱著她.

"我送你."她固執的張口.

權璟霆低頭看著她的眼睛,半響之後松口,"好......"

兩人整理的差不多清妤看著他站在窗前換軍裝的樣子,身上白色的浴袍被扔在床上,他下半身一條軍褲,上半身赤裸著傳進了襯衫,清妤站在他背後,盯著男人扣扣子的樣子.

她踩著拖鞋上前兩步,拿起了外套給他穿進去,一顆一顆的從下擺開始幫他扣扣子.

權璟霆看著她人真的樣子,指腹碾過女人的腰際,將她擁在身前,"我很快就回來了,你得受累准備訂婚的事情了."

最後一顆扣子扭在男人喉結的位置,清妤手掌輕拍,給他撫平了上頭的褶皺.

"好了."她仰頭看著他笑.

"我們走吧."

黑牙站在樓下等著,這次是他第一次不在少帥身邊一同出去,而是被留下來保護清小姐的安全,他清楚自己的身上的責任是什麼.

清妤現在是少帥的牽掛,自然是半點問題都出不得的.

車上十分安靜,清妤動了動身子,側目看著窗外,好像慢慢的飄起了雪花.

"下雪了."她說了句.

權璟霆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下雪了."

這帝京也徹底進入了冬天了.

"等到你回來的時候,應該不會再這麼冷了吧?"清妤看著他.

男人摟著她點頭,"不會,那時候再冷,我給你擋風."

北部軍營,最大的訓練場上.

整齊劃一的站了滿滿當當兩百號特種兵,每個人之間的縫隙都像是用尺子量劃過一樣,整整齊齊,他們面無表情的站著,手上捧著槍紋絲不動,頭頂慢慢落下來的雪花飄子在他們身上,每人眼中,都泛著無比的堅定.

榮耀,便是這樣帶來的.

M國這些年聲名顯赫,國際上的名聲再大不過,也被稱為最人道主義的國家,那些背負的榮耀,是他們這些士兵槍林彈雨換回來的.

容業和林楓看向了那邊停放著的直升飛機,時間已經到了.

"周揚,出發."容業對著那邊叫了聲.

隊列之中出列一位士兵,整齊的步子之後轉身,對著面前的士兵張口,"出發!!"

兩百名士兵迅速劃分為兩列,腳步整齊的小跑往直升飛機上頭去了.

黑牙的車子停在了幾人不遠處的位置,聽到了引擎聲,林楓和容業轉頭過去,就見到了下車的三人.

"我還以為他估計得纏綿一會兒才過來."容業環胸而立.

這人的時間觀念真的是十分的可怕,從軍之人都帶著嚴謹和可怕的自律,就算溫香軟玉在懷,該做的事情還得做容業心里頭都有種念頭,在這床上的時候,這人會不會還是這麼整齊凌然算著時間過來的.

清妤站在訓練場邊上,隔著老遠就見到不算上飛機的士兵,從這邊的角度看過去,他們的動作迅速劃一,迷彩作戰服在他們身上分外鮮活.

"去吧."她看著面前的人說.

權璟霆側目看了眼,抬頭撫掉了落在她睫毛上的雪花,他低頭,薄唇落在女人眉心的位置.

"等我回來......"

清妤抓著他的手點頭,"注意安全."

他松手,看向了身邊的黑牙,"保護好她."

黑牙雙腿站的筆直,恭敬的抬手敬了個軍禮,"是."

男人背影筆直,清妤站在場邊,看著他走到容業和林楓的身邊,三人簡短的說了什麼,一同往直升飛機那邊過去.

"我們走吧."清妤轉身.

黑牙看她的樣子,張口說了句,"清小姐不用擔心,少帥可是戰神."

"我知道."

不過這心里,卻還是有份擔憂掛著,她現在才明白,什麼是擔心,什麼是掛念,這樣的情緒在她的世界里頭,好像第一次出現.

她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有這樣一個人,總是能夠讓她掛念著,原來感情,是這樣的牽絆.

上篇:181 算計    下篇:183 帥叔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