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88 記憶恢複(精)   
  
188 記憶恢複(精)

g,更新快,無彈窗,!

天灰蒙蒙亮的時候,蕭曉就去到了店門口,她站在廣場上的噴泉邊上看過去,就看到了已經敞開的店門,清妤今天早上怎麼來的這麼早,估計是這兩天也見不到少帥,想的睡不著了就早點過來開門吧.

她剛想過去,就看到了店門口這邊,一個圍著頭巾的女人老遠的站在馬路邊上,死死的盯著花店門口,垂落下來的紗巾遮蓋了她半邊臉,證人模模糊糊朦朧不清的.

冷風吹過,吹動了她頭頂上頭巾的位置,將蓋住的那邊臉吹開了,蕭曉瞪大眼睛,驚訝于自己剛才看到的,這分明,就是清妤那張臉啊.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那個女人上了一輛黑色的車子,呼嘯而去車窗關上的瞬間,蕭曉看到了她的側臉.

一模一樣,一模一樣.

就是那天她見到的住在她對面的那個女人,可是她的臉,為什麼和清妤的一模一樣,蕭曉伸手揉揉眼睛,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

不是在做夢,她這雙眼睛可以說是非常好的了,不可能會看錯的.

熊妮咬著棒棒糖背著包從她後面過來,就看到了站在馬路對面不動的蕭曉,她順著蕭曉的視線看過去,發現什麼也沒有,路邊的綠化帶上都蓋滿了白雪,白茫茫的一片,這人是在看什麼呢.

"哎?到了這兒不進去,你在做什麼呢?"熊妮伸手到她眼前揮了揮.

蕭曉神色僵硬,"我剛剛,好像看到了一個和清妤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

熊妮聽了她的話,嘴里的棒棒糖取了出來,四下張望,"哪兒呢?"

和老大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開的什麼玩笑,老大這張臉可不是一般人能夠複制的,況且老大也沒什麼雙胞胎姐姐之類的啊.

"你眼花了吧."熊妮盯著她說.

蕭曉搖頭,帶著些遲疑,"我沒看錯,那個女人好像住在我對面,"

她蹙眉想了想,下意識的就說出來了.

熊妮咬著棒棒糖的動作一滯,她對面,蕭曉的小區,不就是上次張雪去的那個小區嗎,而且那個單元也是蕭曉住的單元.

她看到過她對面的那個女人啊,長相真的是慘不忍睹,什麼時候能夠和她們老大媲美了.

"你看錯了吧,快進去上班了,不然一會兒扣你工資啊."熊妮拍拍她的肩膀之後往旁邊的蛋糕店過去了.

溫妃坐在店里頭,看著拎著早餐回來的熊妮,手上的動作停了停,"讓你去買早餐,不是讓你去閑逛,又跑哪兒去了你."

熊妮將帶回來的早餐放在桌上,整個人往後一落座,坐在了溫妃的對面,咬著棒棒糖的塑料棍子開始沉思,剛才蕭曉的話.

會不會真的是她想多了,對面那個女人她見過啊,那臉腫的都快沒辦法看了,怎麼可能會長得像老大,他們老大那麼美豔的一張臉.

開什麼玩笑呢.

溫妃夾了一個水晶包在盤子里,看著熊妮思索的樣子,"發什麼呆呢?快吃."

"哦."

買回來的皮蛋瘦肉粥是熊妮最喜歡的,這兩天得多吃些,否則的話過兩天是真的沒辦法嘗到了,到了M國這麼長時間,她最喜歡的就是M國的飲食了.

各色的菜系從來不帶重樣的,比光吃面包土豆的國家要舒服的多了.

"這兩天准備准備吧,黑貓和里爾已經來到帝京了,估計這兩天我們就帶老大回基地,已經聯絡了絕島那邊,鬼醫和漉銘都會過去等著."溫妃咬著包子開口.

現在的狀況是容不得他們等下去了,一旦權璟霆回來了,老大和他結了婚,在想將人帶走簡直就是癡人說夢,現在老大失憶了,如果說是真的喜歡權璟霆的話,也不為過,但是萬一這要是想起來了從前的事情,到時候這感情怎麼處理就不好說了.

畢竟他們的身份不一樣,權璟霆這樣的人,要找的妻子自然是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不會是他們這樣刀口上舔血的人,況且這清家,她總是覺得不對勁.

總感覺要出什麼問題一樣.

"我明白了,小籠包啊,最後一口."熊妮咬著包子長歎.

溫妃沒再搭理她的歎息,取了電腦開始好黑貓聯絡,他們早上的時候剛剛到的帝京,這會兒隱藏身份藏在了附近,等著他們發號施令,總的要將後續問題處理的干乾淨淨的,否則清妤平白無故的失蹤了,自然是會引起大亂.

蕭曉回了店里頭之後,正好看到了清妤坐在沙發上捂著腦袋的樣子,她臉色有些發白,看上去就不太好,將包扔在一旁,她急忙走過去.

"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她看上去臉色糟糕透了.

清妤指尖按著太陽穴,"沒事,就是忽然感覺頭疼的厲害."

"去醫院看看吧,我送你過去."蕭曉給她倒了杯熱水.

"不用了,我睡一會兒就好."清妤搖頭.

清妤這人其實說起來性子還有些怪,不願意做的事情無論是誰都沒辦法改變她的想法,所以這會兒她不去醫院,蕭曉也沒什麼辦法.

"那你去休息吧,店里我在呢."

清妤點頭,起身往休息室那邊過去了,合上了休息室的門,蕭曉坐在桌前開始吃早餐,腦袋里卻總是浮現剛才看到的景象.

她確定了剛才那個女人她沒看錯,是和清妤長得一樣的,可是為什麼會平白無故的多出來一個.

清家對外可是宣稱只有一兒一女,從來沒有雙胞胎的說法的,大早上的遇到這樣的情況,莫名的有些詭異.

店外也開始熱鬧起來了,清衍踩著路面上薄薄的一層積雪走了進來,他手上拎著兩個盒子,看得出來是某個酒店的早餐盒,看到他進門,蕭曉起身迎了過去.

"清先生,你好."

清衍對著蕭曉微微頷首,算是打了招呼,他眼眶泛紅,里頭滿是紅血絲,看得出來精神狀態不是很好,有些憔悴的感覺,這是發生什麼事了,清衍是這樣的.

"你過來有什麼事情嗎?"蕭曉看著他的樣子,有些擔心.

"妤......我妹妹呢?"清衍環顧四周,沒見到清妤的蹤影.

他原本是想叫清妤的,可是總感覺不對勁,只能改了口.

"她身體有些不舒服,在里頭休息呢,我去幫你叫她吧."蕭曉作勢就要過去敲門.

清衍張口制止了她的動作,"不用了,她不舒服就不用叫了,這是給你們的早餐."

蕭曉將他遞過來的盒子接了過去,清衍有些憔悴,對著她說,"麻煩蕭小姐好好的照顧她,我先走了,有什麼問題的話及時給我通知."

她抱著盒子云里霧里的張口,"嗯知道了."

今天這是怎麼了,清衍變得這麼奇怪,和從前的樣子好像有些不一樣,很不一樣.

不光是蕭曉看出來了清衍不對勁,連熊妮都看到了,她站在玻璃門里頭,看著從花店里頭走出來的清衍,蹙眉盯著男人.

這清衍為什麼今天早上過來這麼憔悴?還特地這麼早就過來.

身上的氣質感覺也和從前不一樣啊,出什麼大事了.

昨晚上清衍其實一晚上沒睡,他睜著眼睛坐了一晚上,一閉上眼睛就能夠看得到昨晚上的一切,清妤,父親母親的臉總是在他面前晃悠著,晃悠的人不舒服.

蕭林,清妤,這幾張臉不斷的圍著他的腦袋轉悠,一直在轉悠,好像子啊嘲諷他的愚蠢,好像在鄙視他的狼狽為奸.

清家已經如日中天,在國際上也是赫赫有名,他不明白父親為什麼還要那麼執著,為什麼可以不折手段的去陷害,去傷害.

這些事情也許他窮其一生都沒辦法找到答案了吧.

李秘書的電話撥進來的時候他正駕著車往公司的方向過去,清衍按下了藍牙耳機,語調疲憊的開口,"有什麼事情嗎?"

"您找的那個私家偵探說是有了新的消息,晚上八點的時候約您見面."

"知道了."

清妤做了一個夢,一個光怪陸離的夢,聯合著上次的夢一起,串聯起來好像成為了一個完整故事的前半段.

小姑娘站在海邊的位置,她依舊癡癡的望著海平面的方向,天邊的火燒云將海面也染得通紅,她的背影被拉得很長,柔軟的小腳踩著被陽光曬過一整天的沙灘,格外的溫暖.

她背後,漁村年過六十的老村長帶著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走了過來,站在她背後,抬手指了指她的方向.

"就是她."

這是到村子里頭來投資的商人,是個大好人,聽說村里頭有個父母雙亡的孤兒,就想著收養孩子,村里頭的人都是養活自己都困難的人家,原本給這個孩子一口飯吃也不容易,聽說有人要收養,自然是樂意之至的.

況且這人也是有錢人,人又善良,自然是會對這孩子很好的.

"小玥."村長慈愛的聲音傳過去.

女孩子轉身,年幼稚嫩的臉上面無表情,冷冷的看著身後的人.

村長在她面前蹲了下來,拉著她的小手,"孩子,這位先生想要收養你,你願意跟他走嗎?"

村長知道,這女娃娃雖然年紀不大,但是已經懂了很多事情了,她知道自己的父母已經不會再回來了,他們都死在海上,這個村子里頭的大叔大媽都告訴她了.

她定定的瞧著對面的男人,看上去三四十的年級,一身西裝穿的筆直,眉眼俊朗,看著她的時候眼中帶著笑意.

"小玥,你跟著這位叔叔走,他會帶你到城里頭去,城里頭有很多好玩的東西......"村長蹲在她面前開始勸說.

知道這位善人有意收養孩子,村里頭不知道有多少人人家想把孩子給送出去的,跟著這樣的人,總比孩子在這樣的地方長大,最後打一輩子魚要有出息的多了.

可是村里頭也就這麼一個孤兒,父母剛走,村里也養活不起,連玥跟著他走是最合適的.

男人蹲下來,握著孩子髒兮兮的小手,目光平視,"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小姑娘瞧著他,也沒有畏懼的情緒,定定的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連玥."

"玥兒,你願意跟叔叔走嗎?"男人小心翼翼的問道.

半響之後,她張口,"我願意."

村長臉上露出笑容,這孩子算是有著落了,父母死在海里,離開村子里,這孩子肯定能夠很快從悲傷里頭走出來.

"秦先生,那這孩子就麻煩你了."

他拉著連玥,轉身從海邊離開,夕陽在兩人身後燒出火紅的顏色,打在兩人身後,無比的絢麗.

清妤睜開眼睛,眼睛空靈的坐在床邊的位置,為什麼能夠夢到那個女孩子.

"連玥......"她嘴里咬著這個名字.

連玥到底是誰.

蕭曉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她坐在床上,臉色蒼白的樣子,額頭上還冒出了不少的冷汗,她嚇了一跳,上前查看清妤的狀況.

"要不去醫院看看吧,我看你的狀況不是太好啊."

她機械般的搖頭,"現在幾點了?"

"晚上七點了,外頭天都黑了,你這一覺從早上睡到了現在,整整十二個小時."蕭曉看著她歎息.

期間她過來查看清妤的狀況,發現她睡著的時候十分的不安穩,像是在作噩夢一樣,但是卻總是叫不醒她,也就作罷了,原本想著如果這時候再不醒的話,她就將人送到醫院里頭去.

不過好在現在她醒過來了.

"沒事吧,我送你去醫院."蕭曉扶著她,給她取了紙巾擦汗.

"不用了,我收拾收拾該回去了."

蕭曉看著她現在的狀況要比早上好了一些,也沒多說什麼,帶著她從休息室里頭出來,店里頭已經打掃的干乾淨淨了,還有最後的活兒沒干完了.

她扶著清妤給她穿上了外套和圍巾,送女人出了門,這會兒店里頭也只有她一個人,將賬目對完就能夠走了.

清妤出門的時候外頭的雪開始變小了,她剛剛上了車,手捏著方向盤發車出了停車場,剛剛開到了馬路上頭,身後就出現了四五輛黑色的車子,緊緊的跟著她不動.

從後視鏡里頭她感覺到了不對勁,這條路是選擇了過中心公園的路,這條路原本就有些冷清,路面寬闊並且四周都是綠化極好的,和那邊購物廣場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最重要的是這里直接連通了上高架的國道,所以平時也不少的車子會過來.

可是這麼冷不丁的出現這四五輛車子,怎麼看怎麼是有問題,不可能平白無故的跟著她.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手邊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拿過來接通,黑牙的聲音從那邊傳了過來,"夫人,您被人盯上了,繼續往前開什麼都別管這些人我來處處理."

清妤踩了油門順著路往前開,並沒有拐彎公寓那邊去.

黑牙帶著人將這人車子全部分流走,控制在了後面,她准備放松的時候,前頭繼續出現了四五輛車子,風瘋狂的往她這邊撞擊過來,清妤躲閃之余只能夠加油門繼續往國道上開了過去.

數十輛車子跟在她的尾巴後面瘋狂的踩著油門追擊過去,車燈照射出來的光線在國道上迅速閃過,輪胎刺耳的聲音在路面上踩過,這幾天路面結冰,車子都不太願意出門.

清妤順著路一直往前加油門過去,背後的人窮追不舍,找到機會就開始撞擊,如同碰碰車一樣的可怕.

沿著路一直開到了海邊,她看了看,前面快沒路了,也都是懸崖峭壁,下邊就是汪洋大海,這會兒還能夠聽得到海浪拍擊岩石的動靜,黑牙被那些人肯定是堵在公園那邊了.

這是調虎離山,將黑牙阻擊在後面,挖空了心思對付她是嗎.

清妤眼看著車子就要開到海里頭去了,只能踩了刹車,她背後傳過來一道撞擊的聲音,透過反光鏡就看到了後面開始起火燃燒的車子,一輛白色的車子沖進了車隊當中,車窗打開之間清妤看到了溫妃的臉.

幾輛車子看到她停下來,奮不顧身的就直接撞了上去,看這樣子是要將她直接推到海里頭去,清妤從邊上拉開車門,縱身一躍跳了出來.

車上的人看到這樣,車子准備開過來的時候,清妤直接將油箱打開,隨著撞擊起來的火花很快將車子點起火,清妤在地上打了幾個滾之後,撲到了最近的一塊岩石背後躲了起來.

"砰!!"車子爆炸的聲音在山間響了起來.

連同圍攻的五輛車子一起被熊熊大火燒了起來,漆黑的夜晚,這四周的安甯被打破了,六輛車子一同燃燒起了熊熊烈火,恨不得照亮了方圓百里.

清妤探頭出來,燃燒的熱浪拍打在她的臉上,她抬頭就看到了對面還在同那些讓人纏斗的溫妃,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她會出現,現在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距離清妤最近的一輛車子看到女人出來了,下車拿著手槍沖了過來,她上前一步,剛剛准備過去,太陽穴突的一跳,心口驟然疼痛起來,如同被千萬根針一起紮著一樣,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倒在地上.

她意識迷糊,沖過來的黑衣人看到這情況,端起了手槍,四個黑洞洞的槍口對著自己,清妤四肢有些麻木,咬著牙看了看背後的海礁,直接跳了下去.

人就那麼直接落入海中了,四名黑衣人現狀沖了過來,不過聽這聲音都能夠知道下頭的海浪有多麼大,她就這麼掉進去了,自然是活不了了.

"任務完成,收隊."其中一名黑衣人按著耳朵上的耳麥吩咐道.

聽了他的話,和溫妃纏斗的人也沒再戀戰,調轉車頭也沒管燃燒起來的車子里頭還有同伴,順著來的路迅速開走,引擎聲在山間呼嘯而過.

......

黑牙在公園這邊也沒同這些人纏斗多長時間,聽到了他的求援,手底下的人來的十分迅速,不一會兒就將那幾輛車子給圍了起來,對方看到這情況,想辦法沖撞出去,一溜煙的不見了.

"不用追了,找夫人要緊."黑牙吩咐道.

"是."

這些人是誰遲早會查出來,現在最重要的是清妤不能有問題,找到清妤才是最重要的.

大老遠的開過來一輛出租車,出租車在他們一排越野車前面停了下來,車上走下來一個女人,黑牙眼前一亮,拉開車門走了下去.

"夫人,您沒事吧?"黑牙上下打量.

對面的女人好胳膊好腿的,也沒出任何問題,知道清妤身手的黑牙心底松了口氣,那些人估計也奈何不了夫人,上次云野山莊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我沒事,不過我的車沒了."清妤看著面前的人,努力裝作了那個女人說話的動作.

這人是權璟霆留下來保護她的,這點她知道,清清楚楚,現在,她恢複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上,可是該面對的問題,還是特別多.

黑牙盯著面前的女人,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不對勁的感覺,夫人身上的氣息,好像有點變化了.

"不管怎麼樣夫人平安就好,我現在送您回去."黑牙拉開車門,看著面洽的女人上了車.

"隊長,現在怎麼辦?"黑牙的手下張口問道.

是要去追蹤那些人還是護送夫人回去.

"你們幾個想辦法找到那些人,查清楚來路,連同這條路上的所有監控攝像都給無取過來,你們幾個跟我一起送夫人回去."

"是!"

清妤坐在後座,側目看著車窗外正在分配任務的黑牙,嘴角上揚的弧度止不住,現在,她終于回來了,那個冒牌貨拿走的東西也都還回來了.

以後她是權璟霆的妻子,權家的少奶奶,也是整個帝京最讓人羨慕的女人,身份最尊貴的女人.

那些看不起她的人,都將被她踩在腳下.

......

火光照亮了這整個山崖之間,溫妃車子停下來之後撲到了崖邊,只看到不斷往山崖上拍打的海浪和聽到撞擊礁石的動靜.

"老大......老大!!!"她雙手抓著地面,指甲狠狠勾著礁石.

回應她的是不斷拍打的海浪的聲音,絲毫不見女人的身影,溫妃轉身跑回了車上,啟動車子就往山下開去,眼睜睜的看著老大就那麼跳了下去,是她護衛不力,沒有好好的保護老大,都是她的問題.

熊妮的電話撥通過來的時候,溫妃正在半山腰上,她今晚上是不放心過去蕭曉那邊再查看幾番的,卻是並沒有見到蕭曉說的那個長的和清妤一模一樣的女人.

這讓她有點失望了.

"你馬上聯絡黑貓和里爾!到城南這邊的海崖下頭來,老大從海崖上跳下去了!!"溫妃控制著車子不忘山下邊掉,油門踩到底就沒松開過.

"你說什麼!!"

溫妃掛斷了電話,直溜溜的往山下去了.

熊妮被溫妃嚇得差點沒魂飛魄散了,急忙撥了黑貓和里爾的電話,連衣服都沒來得及就直接沖出了門.

連玥失蹤這一年多,他們那個人不是提心吊膽的,生怕在冥淵將她的尸體給找到了,現在好不容易把人給找回來了,還眼睜睜的看著她掉進了海里頭,溫妃恨不得一把刀將自己給捅了.

如果不是因為瞻前顧後的,害怕這個害怕那個的,早點將老大帶走也不會出這些事情了.

"清妤!!"她在沙灘上面四下喊叫.

"老大!!"

溫妃的嗓音在沙灘上面響徹,熊妮過來的時候動作快極了,大老大遠的就能夠看得到山上還燒著的火星子,整個區域之內只能夠聽到溫妃的聲音.

這情況一看就知道出事了,熊妮踩著沙子飛奔過去,抓著溫妃的手不放,"出什麼事兒了?"

明明今天還好好的,怎麼人一下子就掉進海里頭去了.

"別問這麼多了,還不快找!"溫妃往前過去.

兩人在沙灘上找了很長時間,恨不得叫到聲嘶力竭,可是除了呼嘯的風聲之外和海浪的聲音之外,一點動靜都沒有,一點回應也沒有.

熊妮靠著溫妃癱軟在地,從來沒有掉過眼淚的人這時候眼眶泛紅.

"好不容易才把老大找回來的,這會兒人就沒了."她愣愣的說.

"明明是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這一年多了,我以為這樣無休止的尋找能夠停下了,可是為什麼......"

當初在基地接到連玥的出事的消息的時候,他們都只有一個念頭,連玥那麼厲害,不可能出事,可是隨著時間的推逝,老大一直都沒有消息,大家心里也都開始害怕起來.

那樣慢慢經曆的痛苦,現在為什麼還要再來一次.

"唔......"熊妮雙手捧著臉,嗚咽聲從她的指縫中漏出來.

溫妃面無表情的坐在沙灘上,眼神放空,顯然已經呆滯了,偌大的海邊只有她們兩個人,不知道什麼時候山頂上燒著的火也熄滅了,不時的順著風吹過來幾絲焦煙的味道.

熊妮的嗚咽聲慢慢的有小到大,溫妃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別哭了,還沒找到呢不是嗎."

她既然第一次能夠死里逃生,那麼肯定這次也一樣,肯定能夠找到的.

"我還沒死呢,你們倆哭的這麼厲害做什麼?"一道女聲從遠處的暗礁處傳過來.

熊妮和溫妃一愣,兩人齊齊抬頭,就看到踩著沙灘慢慢走過來的連玥,她身上已經濕透了,頭發黏在臉上,兩手垂落在身側,身上還沾著砂礫,看上去有些狼狽.

"老大!!"熊妮這時候也顧不上那麼多了,直呀呀的沖了過去.

溫妃盯著遠處的女人,她眼中銳利,冰寒一片,一如從前那般,周遭的戾氣和濃郁的霸氣,再次重新彙集起來,和早上云淡風輕的樣子,判若兩人,如同天壤之別.

她將熊妮拉了回來,盯著面前走過來的人,嗓音顫抖,"你想起來了?老大?"

想起來了她不是清妤,不是帝京清家的人,而是他們IE奉為神砥的首領,是她們一直追隨跟從的人了.

對面的女人單腿屈膝坐在了地上,周遭明明冷風吹著,她卻絲毫不為所動,身上已經濕透了的衣服,她卻並不感覺冷一樣,面部冷硬無比,目光平視看著對面.

"嗯."她簡短的回了句.

跳進海里頭,海水將她淹沒的時候,她都想起來了,自己是誰.

她是連玥,IE的首領,在T國長大的人,從來不是什麼清家的大小姐,從來也不過那種被豢養的金絲雀的生活.

這一切都好像是一場夢一樣,不過一睜眼閉眼的瞬間,她好像經曆了兩個人生.

熊妮反應過來,腦袋里頭如同被炸裂開的煙火那樣,喜上眉梢,她撲了過去,蹲在了連玥身邊,"老大,你真的想起來了?想起來了?"

連玥偏頭看了她一眼,"等到我真的死而複生你再這麼高興."

"太好了!你終于想起來了!!"

這簡直就是這輩子她聽到的最好的消息了,盼星星盼月亮的總算將人給盼回來了.

"溫妃."連玥目光平視前方漆黑的海平面,眸中晦暗如默,深沉一片.

正在高興的溫妃點頭,"您說."

"通知他們,馬上過來接我,我們現在就走."

溫妃錯愕,離開這里嗎?現在馬上就走.

"我身體出了些狀況,需要回去調理."連玥張口,打消了兩人的疑惑.

另外,她也需要一些時間,去思考一些事情,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經過她這麼一提醒,溫妃這才注意到女人搭在膝蓋上的手臂,指尖不斷往下滴血,殷紅的血滴慢慢的滲透了她身下的沙灘,染紅了一塊.

"這,你受傷了?"溫妃蹲下身,拉著她的手查看.

連玥搖頭,跟著五指驟然捏緊了心髒的位置,趴在了地上喘息不已,剛才那樣的而感覺又上來了.

她這麼多年好歹也是刀尖上過來的,自然是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的,剛才在山上,她身體突然出現了異常,心髒跳動的頻率加快,連同耳鳴和四肢麻木,這是出問題了.

十分鍾之後,一架微型直升飛機降落在海邊,里爾抱著已經昏迷過去的連玥,帶著溫妃和熊妮上了飛機.

螺旋槳啟動,帶著幾人離開了帝京上空......

------題外話------

有種你們在等著白淺跳誅仙台的感覺......

女主,回來啦!!!!

上篇:187 我幫你    下篇:189 中毒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