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89 中毒   
  
189 中毒

g,更新快,無彈窗,!

T國邊境,廣袤無垠的戈壁沙漠之中,這里氣候干燥炎熱,M國正是寒冬的時候,這里還是酷暑,就算是在夜晚也是酷熱的,天氣如此,古時候過度的砍伐造成了這片區域的水土流失,沙漠化嚴重,現在這樣的地貌已經占了T國近乎一半的國土了.

不過這這里一面,氣候複雜多樣,造成了多種地貌並重的奇特國土地貌場景.

IE數十年起發家,在T國本土十分迅速的彙聚了一群因為戰火失去家園失去親人的年輕人,他們有血性,為了活下去更加的懂得趨利避害,再加上不斷因為犯錯而被驅逐出各國特種兵部隊的軍官也被以高價雇傭,慢慢的IE也在國際上打出了名號.

算是最早的一批雇傭兵組織,名號是數一數二的,尤其是在五年前的莫托爾戰役之後,更加是聲名鵲起,如日中天.

在T國最邊境的一片沙漠中央的位置,IE的指揮部和基地就在這里,大多數的IE士兵都是T國人,對自己生存過的土地還是格外的熱愛,就算因為連年不休的戰爭這里已經是滿目瘡痍,他們也願意留在這里.

空中滿天繁星,燦爛的星海當中不計其數閃爍著光澤的星星十分的絢爛,月光照射在地面上,照亮了沙漠里頭的滿目黃沙,今晚上是難得的沒有沙城暴,這段時間風也不大,晚上的時候不用隔著厚厚的一層沙暴來灰蒙蒙的,這樣好的夜空,是最讓人心曠神怡的.

沙漠最中央的位置,從邊緣地帶開始圍了一堵黑色的高牆,將整個中央地帶以半圓形圍了起來,從上往下能夠看得到聳立其中的各類建築物,帶著T國的建築風格,最前方的大門口停著三四輛新型越野車,牆邊放著兩輛坦克.

直升飛機停放在後面的空地上,不時的能夠看得到正在巡邏的士兵,這里一片安靜,今晚上甚至連風聲都沒有,不少士兵都坐在車上仰頭看著頭頂的星空,十分的愜意.

一陣螺旋槳的聲音從空中傳了過來,帶著呼嘯而過的動靜聲音,卷起了地面上的一層砂礫,看著不斷往基地上空飛過來的直升機,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

在看清了慢慢降落的直升機上繪著的圖騰的時候,所有人歡呼起來.

剛才指揮官說了,今天晚上老大就回來了,而今晚上派出去的直升機只有這麼一架,自然是老大回來了.

有了這個意識,正在休息的士兵都不約而同的往後面的停機場過去,大老遠的就被螺旋槳裹了一身的灰塵起來,他們都沒管撲到臉上的砂礫,上前圍了過去.

機艙門打開,溫妃和熊妮率先下來,兩人面色凝重,看到她們的表情,准備鼓掌歡迎老大回來的一眾士兵面面相覷,這是怎麼了.

緊跟著他們便知道了是怎麼回事,里爾抱著連玥走了出來,她垂落在半空中的指尖不斷往下滴血,整個人意識模糊,閉著眼睛臉色發白.

"這是怎麼回事?"白熊從人群中沖出來圍了上去.

"不多說了,馬上讓軍醫准備,老大這是中毒了."里爾抱著連玥腳步未停的往前走.

"接到你們消息的時候就已經安排好了."白熊跟著他們往軍醫所在的位置過去.

圍在周邊的士兵自覺的讓開了一條路,看著連玥的臉上滿是擔憂,老大好不容易找回來了,這又是怎麼了,看上去十分嚴重啊.

幾人一路小跑,將連玥送到了二樓的軍醫處,等在里頭的人將門拉上,開始給連玥做了檢查.

"這是怎麼了?你們的消息里頭可是沒說老大受傷了."白熊盯著對面的兩個女人.

"出了些狀況,我們被暗算了."熊妮看著自己哥哥.

"暗算?"白熊語調不由自主的上揚,"你們兩過去就是去保護老大的安全的,怎麼還能讓她被人暗算了呢."

溫妃和熊妮的身手雖然不是基地里頭最好的,但是也絕對不差,在帝京那樣的地方想來應該也是能夠應付過來的,怎麼就能夠讓老大變成這樣給帶回來了呢.

"哎呀你別說了,我都快後悔死了."熊妮往後坐在門口的椅子上,整個人滿是懊惱.

老大變成這樣是她們保護不力這是事實,這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的,她也不活了陪著老大去了算了.

溫妃環顧四周,看了眼白熊問,"指揮官呢?"

秦重為什麼沒過來,他應該是最著急的不是嗎,怎麼現在沒見到人.

"指揮官有個視訊會議,馬上就過來了,你們這也沒說清楚老大傷的這麼嚴重啊."

要不然的話指揮官怎麼可能去開那個視訊會議.

"黑貓呢?她怎麼沒一起回來?"白熊這才反應過來,好像這幾人沒回來全吧.

溫妃盯著門里頭的情況,三心二意的回著白熊的話,"我讓她待在帝京了."

今晚上的事情是有問題的,老大平白無故的被暗算了,這口氣她們咽不下去,自然是要盯著清家,卡納可能清家到底是在盤算什麼的,況且,這娜婭還在帝京呢,放著她一個人,溫妃也不放心.

今晚上這件事情,總歸是要查清楚的,至于清家的處置問題,等到老大好了,由她決定.

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這里的時間要比帝京那邊早了三個小時,所以天也快亮了,秦重順著樓體上來,一身筆挺的IE軍裝,看到站在門口的幾人之後,男人原本就陰沉的臉色更加暗沉了一個度.

"指揮員!"白熊率先看到秦重,雙腿站直了對著男人敬了個軍禮.

"指揮官!!"

秦重看著他們點頭,視線落在了溫妃身上,"怎麼回事?"

好好的一個人,怎麼就變成這樣給帶回來了.

還沒等溫妃說什麼,軍醫從里頭推門出來了,他動動身上的衣服,面色凝重的看著幾人.

"指揮官,首領的問題很嚴重,身上看不到外傷,心率驟停失常,脈搏也有不同程度的損傷,最重要的是,她在不斷的順著指尖流血,我想這是中毒了."

"有沒有什麼辦法啊威爾遜,你要想想辦法啊."熊妮上前拽著他的衣服.

威爾遜點頭,將她拉開放過去,"我然知道要想辦法了,可是這不是我能夠處理的情況,恐怕得清鬼醫過來一趟."

IE和絕島的聯系素來也是緊密的,主要是厲家主母和連玥多多少少是有交情的,所以要請到鬼醫並不是什麼難事.

"我馬上聯系鬼醫,不過從絕島過來最快也要三個小時的時間,你必須將老大的情況控制住."溫妃看著威爾遜.

後者點頭,卻是扔了一顆定心丸出來,"老大的情況要撐一段時間不是什麼難事,你馬上去吧."

秦重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看著躺在床上的女人,他蹲下身子,手指滑過她的臉龐,長歎一口氣,"怎麼就把自己弄成這樣了呢,帝京真的不適合你,這里才是你的家."

床上的人並沒有回答,死氣沉沉的只能夠聽得到她呼吸平穩的呼吸聲,女人白皙的面容現在越發的慘白.

秦重俯身,在她眉心落下一吻,嗓音繾倦呢喃,"歡迎回家,我的公主."

白熊將熊妮拎到了樓下,站在空地上開始教訓,才不過出個任務就給鬧成這樣,他心里頭想的很簡單,肯定是她又沒聽溫妃的話,才導致了情況變成這樣.

路過的士兵看著對面垂頭喪氣的女人和喋喋不休的白熊,都自動忽略了兩人,這樣的場景司空見慣了,熊妮有的時候不聽指揮,很快就會被通報到白熊這里,對這個妹妹,他也是沒什麼脾氣了.

帶著點破罐子破摔的感覺.

從基地東邊聞訊趕過來的藍印等人一進軍醫的院子就看到了正在挨訓的熊妮,也沒管什麼,藍印上前將白熊趕了過去,拉著熊妮的手著急忙慌的開口,"我聽說老大受傷了,嚴不嚴重?情況怎麼樣啊?"

她背後的兩個女人也圍上來扯著熊妮的胳膊,"老大怎麼樣了?傷的嚴重嗎?"

"到底怎麼回事啊?"

熊妮這才被白熊念了一頓,現在又來了三個女人,在耳邊吵吵吵的,她煩躁的揮揮手,"哎呀!你們能不能讓我好好的安靜一會兒啊!我腦袋快炸了!"

圍著她的三個女人停下了動作,看著她的樣子也知道這家伙是心力交瘁了.

"我們上去看看吧."藍印帶著兩人走了過去.

溫妃正好從樓梯上下來,迎面遇上的時候制止了她們的腳步,"都別上去了,這會兒威爾遜正在想辦法呢."

藍印心里一個燈,溫妃從來不會輕易露出這樣的表情的,老大的情況很不樂觀啊.

好不容易給找回來了,原本她們聽說老大在帝京,只不過失憶了,大家都跟重新活過來了一樣,可是這會兒,心又重新從天上掉到了地下了.

跟做過山車一樣的,七上八下的.

熊妮蹲在地上,半響之後一拍腦門,"奶奶的,肯定是清家給下的毒!否則的話老大哪兒能平白無故的就中毒了,這些龜孫子,騙老大當了他們這一年的女兒不算,肯定是那些小人做的."

這幾人算是聽明白了,老大不是受傷了,是被人給下毒了,開的什麼玩笑,連玥在IE那是什麼地位,比秦重這個指揮官還要重要的存在,哪兒能讓人隨便算計了.

"走!把那清什麼給端了,敢算計咱們老大,不挖了他們祖墳誓不罷休."藍印帶著人就要往外走.

溫妃環胸而立,太陽穴突突的跳,"行了!"

瀕臨暴走的幾個女人都轉身看著她,溫妃上前一步,"別添亂了,清家的情況很複雜,我們到現在都還是不清楚,詳細情況要等到老大醒過來再說,這期間誰都不能到清家去."

溫妃在連玥手底下帶著這波人當中,說話是十分有分量的,如果連玥不在的話,那麼就是她的話最有力度了,這些人自然是會聽的.

"可是也不能就這麼被人給算計了啊."

"就是."

"無論怎麼樣,我都相信老大更加願意自己處理這件事情,我們都不用管,老大這會兒還在睡著,三個小時之後鬼醫才能夠來到,我們都耐心的等等鬼醫是怎麼說的."

現在也只能這麼做了,溫妃吩咐完之後就轉身上了樓去,在樓梯口的時候就接到了那邊黑貓的電話,她接通之後放在了耳邊.

"查到了什麼事情?"溫妃腳步停下詢問.

"我按照你們給我的地址去到了老大住的公寓,可是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看到了一個和老大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住進了她的公寓里頭!"黑貓詫異的開口.

如果不是溫妃和熊妮將人給帶走了,她都快以為是老大自己回來了,這房間里頭的女人分明也長得太像老大了些.

無論她是從小區的監控攝像還是其余的一些監控設備,都能夠清清楚楚的看到這個長得和老大一樣的女人是怎麼進到公寓里頭來的,她剛看到的時候以為自己看錯了,還翻牆進了公寓,站在陽台上就看到了坐在客廳里頭的女人.

那張臉和老大的一模一樣,甚至連眼角那顆痣都是一眼的.

"你說的是真的?"溫妃蹙眉.

"千真萬確,視屏上顯示這個女人是在你們聯系我之後的一個小時回來的,並且是被權璟霆留在老大身邊的人送回來的."黑貓站在對面大廈的陽台上,吹著冷風,手上的望遠鏡對准了清妤的窗口.

"長得的一模一樣嗎?沒有半點不同?"溫妃再次確認.

黑貓肯定的回答,"我都以為我看錯了,就跟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和老大真的一模一樣."

迄今為止所有的疑惑算是解開了,所有的事情串聯在了一起,就很容易清楚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清家的如意算盤,真的是打的十分的好.

那個冒出來的和連玥長得的一模一樣的女人,恐怕就是清家小姐,真正的清妤了.

權璟霆這次出門已經走了快一個月的時間了,T國這邊地方軍的動作停息了下來,如同銷聲匿跡了一般,想來也是很快他就能夠回國,而權家那邊,早就已經將訂婚場地都准備好了,只要他一到.

自然就是水到渠成的訂婚宴,這招偷龍轉鳳,將真正的清妤給換了回去.

這臉,到底為什麼會長的一樣,自然也是很容易思考的,連女兒都能夠換的人家,換張臉有什麼奇怪的.

"你好好的盯著清家,尤其是這個和老大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帝京那邊我就交給你了,有什麼動靜馬上聯絡我."

"收到."

就算娜婭不在帝京,黑貓也必須留下,清家利用了老大,自然是要付出代價,可是現在她們都沒有任何權利處理清家,一切都得等老大的看法,更重要的是,權璟霆恐怕很快就會回去了,以老大的性子,她是放不下權璟霆的.

兩人之間的感情到底是怎麼樣的她不清楚,可是她確定了一點,權璟霆那邊估計會攪得天翻地覆的,早點做打算是好事.

......

絕島,海島風情,這個點正是早上陽光最好的時候,沙灘邊上的海浪隨著微風浮動,椰子樹和橡膠樹生長的十分繁茂.

主樓大廳里頭,餐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食物,精致的餐點裝在餐盤里頭,格外的誘人,傭人擺餐具的時候都是哼著歌的,自從當家娶了主母之後,這島上就變得十分的熱鬧了,再加上主母一胎就生下了四個小寶貝,這島上就更加熱鬧非凡了.

每天傭人們圍著這四個小寶貝轉悠的高高興興的,轉眼間這幾個寶貝也都慢慢的能夠滿地跑了,每天保姆就更加忙碌了.

這四個孩子里頭最淘氣的當屬最小的小女孩了,一刻不得停,這其余三位都是十分聽話的好孩子,甚至安靜沉穩的有些可怕,不過就是小公主被當家給寵壞了,有些任性,其余的都挺不錯的.

二樓寬闊的主臥之內,早晨的陽光透過陽台上灑進來,暖洋洋的覆蓋在了床上一對璧人身上,兩人身上未著寸縷,被子下相互糾纏,交頸而眠.

厲冥熠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了她還在睡的樣子,好笑著覆上女人的身子,薄唇一下一下的映在她的臉上,于甯長長的睫毛動了動,白皙的手臂伸手拍了他一把之後繼續睡.

女人露在被子外頭的手臂上滿是交錯的紅痕,可想而知這是如何激烈了.

他眉眼含笑,指尖在被子下順著女人的腰際往上去的時候就聽到了門外頭傳來的驚天動地的哭聲.

"嗚哇!嗚哇!!"帶著軟糯的女娃娃的聲音.

傭人抱著寵兒走到了房間門口,一下一下的拍著她的背哄著,"小姐不哭了啊,小姐不哭."

誰不知道這大小姐醒過來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當家,以見不到就哭的驚天地泣鬼神,厲家家教嚴厲,三位小主人剛剛滿月就被送到了旁邊的樓養著,是不和當家主母的住在一起的,也是鍛煉獨立性.

可是偏偏這小公主可是當家的心頭肉,誰都動不得,就差沒將她放到主臥里頭來了,是唯一一個滿了三歲還待在里頭住著的孩子.

寵兒這哭的動靜恐怕睡眠淺的人早都被嚎醒了,于甯耳力很好,自然也是聽得清清楚楚的,被子下的小腳踢了一下男人,她閉著眼睛哼了聲.

"你女兒哭了,還不快去哄......"

男人俯身在她唇邊落下一吻,起身取了睡衣穿上,剛剛將帶子系好走過去開門,就看到了被傭人抱在懷里頭,大眼睛哭的紅通通的寵兒,厲冥熠心上像是被什麼東西揪了一下一樣.

"寶寶不哭,來爸爸抱."他從傭人身上將寵兒接了過來.

寵兒被爸爸抱在懷里頭也不哭了,只是一下一下的吸著鼻子,水靈靈的大眼睛哭的紅彤彤的,格外惹人心疼,他單手抱著女兒走到了床邊,伸手取了紙巾給女兒擦眼淚.

"扒扒......"寵兒拉著他的睡袍,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看著他.

活脫脫的將男人的心都給看的融化了.

"麻麻......"

厲冥熠將女兒的小臉給擦乾淨了,修長的手指摸著她的小臉,"過去找媽媽."

于甯睡得迷迷糊糊的就感覺到一團帶著奶香味的小肉球趴在了她邊上,睜開眼睛就看到了自家寶貝女兒留著口水看著她的樣子.

"麻麻......抱抱......"寵兒伸出短短的小手臂撲在于甯身上.

她揉著腦袋起身,看著自己閨女,原本積累起來的起床氣也差點被丟掉了,都快三歲的小姑娘了,怎麼還是口齒不清的樣子,有的時候迷迷糊糊的讓于甯無語,相反的另外那三個男孩子,一個一個聰明的都沒法看,都是一胎出來的,怎麼就這麼不一樣.

有的時候于甯甚至都懷疑這是不是把智商都給了她的三個哥哥,相反的生了個笨女兒.

厲冥熠進門的時候手上拿了個奶瓶,一個身材高大穿著睡衣的男人手上拿著個奶瓶,怎麼看都格格不入,他走過來蹲在了床邊,奶嘴放進了女兒口中,修長的手指摸著女兒的小臉.

寵兒抱著奶瓶在床上滾到了一邊,于甯伸手摸摸她圓滾滾的肚子,心里長須一口氣.

生了個笨女兒,如何是好.

厲冥熠指尖蹭過她茭白的臉頰,語帶寵溺,如同對著寵兒那般,"該起了,你今天不是還要到T國去嗎?"

蘇西西帶著ER的人接了委托案現在在T國,她這個指揮官不過去看看也不行,她是挺相信蘇西西的能力的,再加上她身邊還有千羽,就更加不用她多管閑事了.

可是這次情況始終不一樣,她還是需要過去看看.

于甯起身往洗漱間過去,厲冥熠俯身半躺在床邊的位置,抱著女兒逗弄,小丫頭向來最親他,這會兒四仰八叉的躺在他懷里頭笑的樂不可支.

這對父女真的是絕了.

"扣扣......"瓊斯敲響了房門.

躺在床上的厲冥熠抱著女兒起身,"進來."

瓊斯面不改色的對著男人鞠了個躬,緊跟著走到了洗漱間這頭,"夫人,IE那邊來了消息,說是連玥中毒了,想讓鬼醫和漉銘盡快過去看看."

于甯嘴里頭的漱口水吐出來,接過了瓊斯的毛巾擦著嘴,臉上帶著笑容,"連玥回來了?"

"是,不過情況好像不太好,我已經通知了鬼醫先生和漉銘准備了."

自從于甯嫁到絕島早上之後,鬼醫也大張旗鼓的賴在了島上,反正他有給厲冥熠治病的功勞,誰都不敢攆他走,這絕島風景奇好,在這兒養養老也是不錯的.

于甯扔了毛巾,"讓他們准備好了,我一起過去."

連玥失蹤這段時間她沒少跟著擔心,這會兒人回來了,自然是要去看一眼的.

瓊斯聽了于甯的吩咐,轉身出門安排去了.

于甯用最快的速度換了衣服,從衣帽間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洗漱間里頭正在洗漱的父女倆,厲冥熠單手抱著女兒,另外一只手正在刷牙.

寵兒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一個水晶球把玩著,低頭的時候能夠看得到濃密的睫毛,于甯走過去伸手捏捏女兒的臉,寵兒抬頭,一臉迷離的看著她.

"媽媽出門了,你在家好好聽話啊."她低頭親在女兒額頭上.

厲冥熠俯身過來,于甯依樣畫葫蘆的在他下巴上吻了下,"我走了."

"早點回來."

直升機從絕島往T國飛過去,最快的速度也在兩個半小時之內趕到了IE基地,下頭溫妃早就帶著人燈等在下頭.

看到于甯出來的時候溫妃上前和她打招呼,"厲夫人."

"厲夫人."她身後的人都紛紛叫道.

鬼醫滿臉的不情願,明明就是想躲在絕島上養養老,清閑的過日子,可是這丫頭還三天兩頭的帶著他出來來給人看病,舟車勞頓的,這把老骨頭都差點沒了.

"連玥情況怎麼樣?"于甯在溫妃的帶領下往前頭去.

"詳細情況我想只有鬼醫能夠查出來,初步診斷是中毒了."

漉銘跟在鬼醫後頭,四下查看這周邊的情況,還真別說,這IE基地他可是第一次來,這里頭的建築陳設什麼的是真的和于甯的ER有點像,都喜歡把基地藏在沙漠里頭.

不過這里也不完全是沙漠,還連接著一半的戈壁濕地,連玥他也見過幾次,是個不好惹的主兒,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姑娘,在IE當中的名望卻要比秦重更加高.

可是外卻很少有人知道連玥這個名字,IE的指揮官,也只是秦重.

于甯最終在二樓見到了躺在床上的連玥,她指尖垂落,懸掛在床邊,指尖低落的血在下方的盆里頭彙集起來,可是身上卻沒有絲毫的傷口.

"厲夫人."一旁的秦重微微頷首.

鬼醫和漉銘做了簡單的檢查之後看向了于甯,"這是......"

"和我老公當年中的毒一樣,不過看這樣子,她並不嚴重."于甯順著兩人的話說道.

"那兩位是有辦法了?"秦重看向鬼醫.

漉銘點頭,將帶過來的箱子放在了一旁,開始動手趕人,"都出去吧,我們做個詳細的檢查之後才能夠確認."

不管怎麼說,人能夠回來就是好的,于甯是怕連玥真的死在了冥淵.

"她這是怎麼弄的?什麼人能把她弄成這樣?"于甯看向了門口的溫妃.

溫妃微微頷首,"事情說來很複雜,一時半會兒也沒辦法和厲夫人說清楚."

"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估計不是一般的情況."于甯點頭,不過她也沒什麼興致去多問.

她來這里的目的就是看看連玥的情況怎麼樣,其余的都不在她思考的范圍之內,至于連玥這段時間到底經曆什麼,鬼醫了漉銘將人治好之後她自己回去處理,她也不用喧賓奪主.

"夫人移步過去,我們到旁邊等吧."秦重上前張口道.

畢竟這也是厲家的主母,ER的指揮官,自然是要好好的照顧的.

兩人這邊的咖啡喝到一半的時候鬼醫和漉銘的檢查結果出來,果不其然,和當年厲冥熠的情況不盡相同,但是卻又很不一樣,厲冥熠的毒素承自母體,所以在身體里頭隱藏了很多年才複發出來,可是連玥這個倒像是短期內直接用藥物催出來的.

兩人對視一眼,走到于甯面前說明情況.

"和當年的當家的毒素很相似,應該是最新型的毒素,而且出自千家."鬼醫張口道.

于甯喝著咖啡的動作一致,這四周的人都將視線落在了她身上,誰不知道厲家當家的大舅子其實就是千夜,也就是說于甯就是千夜的妹妹.

"確定嗎?"她將咖啡杯放下.

漉銘點頭,"千家今年研制出來的最新毒素,據說是霸道無比,我實驗室里頭前兩天才剛送過來一瓶,我想著做個研究."

不過還沒開始就被帶到這里了.

"治療方法呢?"

漉銘想了想,保守估計說,"要和當家當年一樣需要沉睡治療,保守估計也要半個月的時間才能夠蘇醒,還是得在從千家拿到解毒劑才行."

說白了就是還得需要從千家拿到解毒劑.

"看上去又要麻煩厲夫人了."秦重看著于甯開口.

"知道,我會給千家去消息,你們兩就留在這里吧,什麼時候連玥好了,你們再回去."

于甯離開之前去看了眼還在沉睡的連玥,她想到了當年厲冥熠生病時候的樣子,不過這和藥劑既然和厲冥熠那個不太一樣,她承受的痛苦,應該要比厲冥熠輕一些.

只不過下這毒的人,算是完了,連玥這人吧,睚眦必報,你敬她一尺,她還你一丈,從來不是一個心慈手軟的人.

這世道,什麼人做了什麼事情,都需要付出代價的,自作孽不可活啊.

------題外話------

這章里頭于甯厲冥熠那段我好想截出來加工一下,傳動盛世梟寵那邊當番外,唔唔

上篇:188 記憶恢複(精)    下篇:190 有點不對勁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