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190 有點不對勁   
  
190 有點不對勁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家這次做事也算是干脆利落,幾乎沒有留下任何把柄,最主要的是關鍵時候清妤的回歸,那張和連玥一模一樣的臉順利的將黑牙騙了過去,當初少帥走的時候交代給他們的任務就是護好夫人的安危,除了人安安全全的,自然也需要排查掉一切危機因素.

從出了襲擊這件事情之後,黑牙連夜從城北軍營里頭調動了十名特種兵,加重了夫人身邊的布防,可是有一點十分的奇怪,從前天晚上開始,夫人就不出門了,躲在公寓里頭一直都沒出來,更重要的是也沒到少帥那邊去喂貓.

夫人從來性子冷清,做什麼事情也沉得住氣,思慮也遠比常人想的很多,所以黑牙只當是是夫人在家里頭思索那天晚上那些人的信息,就一直沒管.

一直到他接到了守在花店那邊人的信息,信息上寫明了,從昨天開始,溫妃和熊妮的蛋糕店就沒開門了,之前兩人沒有任何要閉門的征兆,分明前一天晚上熊妮還重新烘焙了蛋撻和面包,為什麼這關門整整關了一天,到今天早上都沒有開門.

原本熊妮和溫妃的身份他們抱有懷疑的態度,可是也因為調查了幾次之後得到的也都是普通的身份,再加上清妤也沒覺得奇怪,他們也就松了警惕,可是現在,人怎麼平白無故的就沒了.

蕭曉站在花店門口,捏著手機撥了好幾個電話出去,熊妮那邊一直都是關機狀態,就連溫妃都是一樣的,遠處特地過來買糕點的客人大老遠的看到門是關上的,也都轉身打道回府.

第六個電話打過去,溫妃還是關機,蕭曉也放棄了,站在店門口她腦袋里頭直打轉,從昨天開始溫妃和熊妮就沒來開店,不僅如此,連清妤都沒有過來,只是用手機說了她這段時間不會到花店里頭來,讓她自己看著.

可是這權璟霆在H國援助,也沒有回國,新聞上也沒有說清家有任何什麼不同的動靜要讓清妤特地休息這麼長時間的,再者說,那信息的口氣,也不太像是清妤會說的話.

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是覺得有些奇怪,卻總是說不上來是怎麼回事.

歎了口氣准備回店里頭的時候,她身後走過來的男人叫住了她.

"蕭小姐."

蕭曉轉身,看到來人之後收回了放在門把手上的手,"清先生,你好."

清衍視線落在了隔壁的蛋糕店緊閉的門上,好像這家店從來沒有休息的時候吧,這是怎麼了今天關門了,看了看她身後,蕭曉打斷了他的思索.

"你來的正好,我正有事情想要問你呢."蕭曉拉開門,"你先進來吧,外面冷."

清衍微微頷首,跟著她走了進去,他身上帶著的雪花進門便溶解成了水滴,他腳底還帶著殘雪,踩在地板上落下淺淺的痕跡,清衍將外套脫下來抱在手上,跟著她走到了休息區那邊.

將咖啡放在了他手邊,蕭曉坐在了清衍對面的位置,"我正好想要問問,清家這兩天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你為什麼會這麼問?"清衍看著她,微微一愣.

蕭曉擺擺手,"你不要誤會,是清妤昨天突然給我消息,說是這段時間都不會過來花店了,讓我自己看門,所以我想,是不是清家出了什麼事情,還是她需要去處理訂婚的事情忙不過來,她從前可是從來不會這麼沒有理由."

所以蕭曉才覺得奇怪,從前清妤無論做什麼只要不過來店里頭都會十分簡短的附上說明,可是這次卻並沒有,再加上隔壁的溫妃和熊妮也沒有任何理由的就這麼關門,她心里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說了不過來?"清衍再次確認.

蕭曉點頭,將手機上的信息攤開在他面前,"這個是她給我的信息,所以我有些奇怪,她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了?"

清衍低頭看了眼,指尖下意識的攥緊了,瞳孔放大,拿著外套就起身出了門,"抱歉,我還有其他事情要處理,先走了."

等到蕭曉反應過來的時候,人已經到店外了,玻璃門被他這麼一拉開,這會兒在不斷在晃悠.

她盯著清衍離開的背影,其實剛才蕭曉還想問一件事情,就是清家是不是有一對雙胞胎,這兩天晚上她總是能夠夢到那個和清妤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嘴角的詭異笑容,她心里隱隱不安,好像要出什麼事情一樣.

清衍發動了車子往公寓那邊過去,這兩天他都沒有回清家,也沒有回公寓,是因為他不知到底應該用什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這些事情.

可是逃避歸逃避,他卻忽略了一件很嚴重事情,就是他們始終會對那個女孩子下手,那個沒有記憶被他們利用的女孩子,清妤和張雪也就算了,從蕭林的事情之後.他格外的確定了一件事情,就是清建業不是個善茬,做事也也是十分決斷的.

車子一路狂飆到了市中心公寓,他穩住心神,知道這里是有黑牙的人在的,少帥走的時候肯定是安排好了她的安全才走的,清衍保持鎮定上了電梯.

樓層去到了清妤和權璟霆住的樓層,按動了門鈴之後,清衍手指一直在牆壁上輕點,等著里頭的人過來開門,等了半天沒反應,他又按了幾下.

這次算是有了回應,清妤踩著拖鞋站在玄關處拉開了門,看到站在門口的清衍的時候,她眼中愣了愣神,擺著溫和的笑容張口.

"哥你怎麼過來了?"

"我們進去說,我有事情找你."清衍臉色冰冷.

她往旁邊側了側身子讓清衍進去,面色如常的合上了門,清衍才不過在玄關的位置就盯著她,一雙眼睛看的她心里直發毛.

"哥你這麼看著我做什麼?"她穩住心神.

清衍幾乎確定了這是真正的清妤,因為只有她,身上才會有這麼重的香水味.

"人呢?被你們弄哪兒去了?"清衍盯著她,語氣冰冷.

看到他也知道了,清妤也不用端著態度裝了,捏著自己的手臂往沙發那邊過去,往後一仰坐在了上頭,"自然是送走了,她從哪兒來的就應該回哪兒去."

"我就是再問你們把她送到哪兒去了!"清衍語調不自覺的提高,嚇了對面的女人一跳.

她什麼時候看到過清衍這樣的態度,從前無論什麼時候清衍都是溫和圓潤的,面上永遠都是春風和熙,什麼時候也動這麼大的氣了.

"你沖我吼什麼,我才是你妹妹,哥你搞清楚好不好."

清衍伸手按著自己的太陽穴,止住了翻湧的怒火,"如果你不是我妹妹,現在我已經帶著你去到權家門口了,我不問其他,人在哪兒."

最後這句心平氣和的,清妤也知道清衍的性子,一般不會輕易生氣,他一旦臉色變了,就是肯定動了大氣了.

吃軟不吃硬,她的哥哥,她自然是最了解的.

這麼想著她起身過來,拉著清衍的手臂讓他坐在了沙發上,輕聲安撫,"哥你在著急什麼,前天晚上爸爸就把她給送到H國去了,那時候爸是在H國把她帶回來的,現在肯定也是要把人家給送回去的."

清衍看著身邊的女人,眼中沒有任何的情愫,"你以為我是傻子嗎?她不可能會願意離開."

早上T國那邊的最新新聞,地方軍已經撤退了,籠罩在T國上方的硝煙已經退下去了一般,說白了權璟霆估摸著下個星期就會回來,權家那邊什麼都准備好了,一回來就是直接訂婚.

那姑娘雖然性子冷了些,有不善言辭,但是清衍看得出來她在面對權璟霆的時候是怎樣的滿心滿眼,兩人指尖的感情是怎樣的深厚,她就算要走,自然也是要等著權璟霆回來說個清楚再走的.

不可能這麼悄無聲息的答應被清家送出去.

"哥,她想起來了,她在H國的時候已經結婚了,有丈夫,所以她現在回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清妤說的有理有據.

"一派胡言,在這件事情上我不會相信你."清衍盯著清妤說.

"我就知道你不會相信,這是她走的時候給你錄的,說是讓我轉交給你."清妤將手機遞過去,在他面前點開了一段很短的視屏.

上頭是清妤的那張臉,里頭的人很簡短的說了幾句話,大體就是她現在已經想起來了,可是已經結婚了,所以現在回國去和丈夫團聚了之類的話,謝謝清衍這段時間的照顧.

這是聲音確實是她的聲音,十分的相近.

"我沒騙你吧,既然她走了,我的東西我也能拿回來,何樂不為."清妤收了手機.

清衍放在身側的手緊了緊,沒和她對峙什麼,"我要告訴你的是,少帥同她的感情十分的好,你就算和她有一樣的臉,也複制不了她的性子,少帥只怕一眼就能夠拆穿你的謊言."

清妤臉上的表情變了變,卻是端著態度沒動,"那又怎麼樣,我很快就要和他結婚了,等到他從H國一回來,我們訂了婚,馬上就是婚禮,到時候誰都沒有辦法撼動我的位置."

"你怎麼變得這麼執拗了,你是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嗎,等到少帥回來,我帶著你到他面前把一切都說開了."

"哥!我們可是親兄妹,你沒必要這麼毀我吧!"

"我這是在救你救清家!"清衍沖著她吼了句,"你們以為權璟霆是什麼人,換了臉他就認不出來嗎?別做夢了,沒有一個男人是認不出來自己心愛的女人的,你醒醒吧!"

權璟霆的性子他們都知道,狠辣無情不是光光對著外敵的,清家一起編制了這麼大的謊言,他會看不出來嗎,倒時候恐怕是偷雞不成將整個清家都給賠進去.

財力雄厚又怎麼樣,到頭來抵不過權勢滔天的人.

"我不管!這件事情你要是敢插手干涉,別怪我不認你這個哥哥!"清妤沖著他吼了句,語氣當中帶著無比的認真.

"你還真的是執迷不悟."

清妤這麼多年的執念,到現在清衍都沒有能夠看得明白,嫁給權璟霆,嫁給權勢,真的要比找一個愛自己的人更加幸福嗎.

"權夫人約我去總統府挑訂婚的禮服,我就不陪你了."清妤冷著臉拿了包包,換上了高跟鞋走出了門.

黑牙靠在走廊盡頭那邊,盯著從里頭走出來的女人,最惹眼的莫過于她腳上那雙白色的恨天高高跟鞋了,夫人什麼時候喜歡上了這種風格的鞋子了.

好像這兩天變化的有點奇怪.

清妤站在電梯前,伸手按下了樓層,黑牙跟著她進了電梯,畢竟這段時間是特殊時期,無論如何他都得貼身保護夫人的安全才行.

少帥估計下個星期能夠回來,這段時間里頭要是再出點什麼問題,領罰是小,傷了少帥的心是大.

清妤踩著高跟鞋站在了車門前,手沒動的等著黑牙給她開車門,後頭的黑牙上前一步將車門給拉開了,看著女人坐上去之後才關上了門.

他總是覺得不對勁,這次夫人為什麼沒拒絕他的隨從.

"到總統府去,權伯母等著我."清妤語調上揚,隱隱的帶著幾絲命令的味道.

黑牙發動車子,開出了停車場,順著後視鏡里頭看了眼在後頭開始補妝的女人,什麼時候,夫人也開始化妝了.

"夫人,我能問您那天晚上的事情嗎?"黑牙張口道.

畢竟清妤回來只後就在公寓里頭沒出門,他也不好敲門進去,所以一直等到現在.

正在補妝的女人看著鏡子里頭自己這張臉,滿意的合上了粉盒,動手理了理頭發,"這是你的工作,我沒有義務替你分擔."

這倒是實話,但是黑牙卻總是感覺不舒服,心里一沉再沉.

車子順著總統府前的大門開了進去,慢慢的將車停在了里頭的停車場里頭,黑牙下車幫她拉開了車門,女人拎著包踩著高跟鞋上了石子路.

"您也來過,順著這條路一直往前走就是主樓了."

清妤嗓子里哼了聲,算是答應了他的話.

在她的心理,這些人都是伺候權璟霆的,那麼理所應當的要伺候她,所以沒什麼好顧及的,不過這石子路是真的難走,她穿著這麼高的高跟鞋,走起來確實不方便.

黑牙在她身後看著女人的動作,眉頭緊蹙,這夫人怎麼看著越來越不對勁了.

總統府的面積原本就很大,其中大部分除了房子之外就是精美的花園了,這花園里頭的路大部分也都是石板和鵝卵石鋪成的,自然是不好走的,清妤順著走了一段距離之後脾氣就上來了.

"這都什麼破路,難走成這樣,等到以後住進來了我非得撚平了不可......"

蘇落英派出來的傭人大老遠的就看到她的動作,笑呵呵的上前過來對著她開口,"清小姐,夫人在里頭等著您了,跟我過來吧."

清妤臉上露出得體的笑容,"好的."

這段路程算是她走過最難走的,好不容易到了主樓門前的時候,清妤將外套和鞋子脫下來,傭人將拖鞋放到了她腳邊,將外套掛起來.

她也好好的開始打量這個讓帝京所有女人夢寐以求的地方,不僅是女人,多少走上仕途的男人都想住進這里,這是帝京權利的中央地帶,也是權利的中心啊.

蘇落英坐在客廳中央,雙腿斜放,腳上踩著一雙拖鞋及其正式規矩的坐姿,她面前的茶幾上放著幾本冊子,旁邊傭人的左邊放了個架子,上頭掛著甘岡送過來的禮服.

"伯母您好."清妤心髒跳得咚咚,對著女人微微頷首.

蘇落英抬頭,手上的紅茶放下,"過來坐吧,你也不用拘束,來了這麼多次了."

清妤順從的走過去坐在了蘇落英的對面,雙腿斜放,同她一樣坐的十分的規矩,畢竟也是H國新娘學校出來的,這教養可是不能丟.

蘇落英給她倒了杯紅茶,俯身過去的時候就聞到了一股略微刺鼻的香水味,這香水的味道十分的勾人,女人用這樣的香水,倒像是別有用心.

前幾次見清妤的時候,她身上那股子淡雅的混合花香她很喜歡,怎麼這次用了這樣的香水.

"嘗嘗,這是新來的紅茶,S國當做國禮送過來的."蘇落英張口道.

清妤點頭,取了杯子放在面前聞了聞香氣,品嘗之後微微淺笑,"是很不錯,味道很好."

這樣的東西也只能夠是在總統府能夠喝到的,畢竟也是當做國禮的東西,能是一般的味道嗎.

蘇落英看著她,對面的女人從取杯到品茶,每一個動作都是做的行云流水,無比的自然流暢,優雅和規矩並重.

"你看看這幾套禮服,都是按照你的尺寸做好了送過來的,尺寸是璟霆給我的,應該錯不了,你挑了過去試試."蘇落英看著自己身側的禮服.

清妤點頭之後起身過去,看著掛在架子上一件一件淡雅別致的禮服,這風格是倒是別致,只不過這幾套她是一件都沒看上,穿這樣的禮服訂婚,未免也太寒酸了些.

最起碼禮服上頭得點綴寶石之類的,可是這幾套都是十分素雅的.

不過人既然都來了,還是得好好的試,她隨手從架子上取了一條裙子下來,"就這條."

傭人帶著她往旁邊的房間過去試裙子了,蘇落英捏著杯子,取了塊餅干卻遲遲沒有下口.

權雨琳帶著娜婭進門的時候就看到了蘇落英在發呆的樣子,空氣中彌漫著紅茶的香味,十分誘人,她拉著娜婭去到了蘇落英對面.

"媽!"

被她這麼一叫,蘇落英回過神來就看到了站在對面的權雨琳,她將杯子放下,視線落在了娜婭身上.

"您想什麼呢,這麼入神,連我回來了都不知道."

"沒什麼,這是?"蘇落英看著娜婭.

這小姑娘生的真是好看,水靈靈的,一眼就看得出來是混血兒,估計也不是M國人.

"這是娜婭,我的朋友,剛剛認識的,是我大哥的好朋友."她加重了好朋友這三個字.

果不其然,蘇落英看著娜婭的眼神動了動,璟琛的好朋友,他還有年齡這麼小的女性朋友嗎,是不是他那個朋友的女兒啊.

"阿姨您好,我是娜婭."娜婭看著蘇落英笑呵呵的介紹自己.

蘇落英起身嘴角帶著笑意,招呼兩個女孩子坐下,"都過來坐吧,重新取兩塊蛋糕過來,她們女孩子估計也是愛吃甜的."

"是."傭人聽了話轉身往廚房過去.

權雨琳這才注意到旁邊掛著的禮服和沙發上的包包,好像蘇落英說過今天清妤會過來試禮服,這人難不成已經過來了.

她湊到娜婭的耳邊張口,"一會兒給你看個大美人,我未來弟媳婦,長得可漂亮了."

娜婭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嗯嗯."

"娜婭,你家是哪里的啊?"蘇落英看著對面的兩個小姑娘開口問道.

娜婭反應過來之後張口,"我是T國人,這次是過來帝京旅游的."

"這樣啊,那你是怎麼和我們家璟琛認識的呢?還有雨琳?"蘇落英其實也對這個小姑娘起了好奇心了.

能被雨琳特地說是和璟琛有關系的小姑娘,自然是關系不一般的,這兩天因為休假的緣故權璟琛積累了不少的工作,這會兒已經出門工作了.

"出來了."權雨琳的話打斷了蘇落英的詢問.

清妤身上穿著一件淡藍色的禮服長裙走了出來,裙擺邊緣是蕾絲的,滿是仙氣飄飄的感覺,倒是承托的女人挺出塵絕豔的.

娜婭視線落在了走出來的清妤身上,昨晚上熊妮已經聯系她了,說是她們已經帶著老大回了基地,再十分簡短的告訴了她現在帝京的狀況.

總之分析出來就是有一個女人整容成了她老大的臉滿街走,這已經讓她很不爽了,沒成想這會兒能夠遇上.

不過這張臉真的和老大整的一模一樣,讓她怎麼看怎麼想把她給撕了.

"好美啊!"權雨琳起身湊過去感歎道.

清妤視線落在了權雨琳身上,她知道這是權璟霆的姐姐,三十歲了也還沒結婚的女人.

"娜婭你快過來看看啊,這就是我跟你提過的,我未來的弟媳婦."權雨琳同娜婭招手道.

她同清妤介紹道,"這是我的朋友娜婭,這是我們家權小弟的媳婦兒."

清妤禮貌的對著她點點頭,"你好."

再過來之前清建業早就同她說過權家人的資料,這權雨琳之前就和那個冒牌貨是認識的,只不過她並不清楚他們之間相處的模式到底是怎麼樣的,更加不清楚和這些人之間的點點滴滴,所以還是少說話來得好.

"這禮服的顏色和款式都十分的適合你,到底是我媽找的店,這水平不是一般的."權雨琳對著蘇落英拍了個馬屁.

小姑娘端著紅茶杯子走過來,端著態度圍著清妤轉了三圈,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的開口,"這位姐姐,你還能喘得上氣嗎?你看你胸口還空著這麼多,但是腰上快要撕裂了."

清妤端著的呼吸沒敢落下來,單手按著胸前的位置,"沒有啊."

"分明就是啊."娜婭撲閃著大眼睛再次說.

沒什麼會比一個女人的身材被當面質疑最讓女人崩潰的了,這野丫頭是從哪兒冒出來的,說話這麼沒遮掩.

聽了娜婭的話,蘇落英跟著起身過來看了眼,順著清妤的身上看了一道之後疑惑的說,"好像真的不合適,可是這尺寸是璟霆給我的,也不會差的這麼多啊."

她那個兒子做事情從來認真,尤其是在面對清妤的事情上就更加的認真了,怎麼會犯這樣的錯誤,短期內這清妤也不至于變化這麼大吧.

"許是他記錯了吧."清妤臉色不太好看.

"真的是,不然這胸圍也不會差的這麼多,這腰上也這麼緊,這孩子怎麼量的時候都不用心呢."蘇落英翻看著說,"沒辦法了,這些衣服都是按照那個尺寸來做的,自然是穿不了了,你進去換下來之後讓她們重新再給你量個尺寸重新回去做."

清妤不樂意了,"可是訂婚的日子沒幾天了,趕得及嗎?"

就算趕出來也是粗制濫造的東西,她才不要穿著那些破爛訂婚,就算不是訂婚,這也對于她來說意義非凡,她不要穿著那些破爛訂婚.

"沒關系,能做出來,只不過他們多費點心就成."蘇落英安撫道.

一旁送禮服過來的設計師跟著點頭,"清小姐放心吧,只要選定了款式,我們自然是能夠做出來的."

清妤勉強的答應下來了,心里頭是實在不太高興的,權家好歹也是總統府,找的設計師也是這麼寒酸的,她這心里真的是十分不舒服.

娜婭看著她笑嘻嘻的張口,一副純良無害的樣子,"哦,主要是這位姐姐腰不夠細,上頭也不夠豐滿,否則的話也不用改了,這衣服挺好看的."

清妤差點沒被她氣的破功,這是擺明了說她的身材不好,不如那個冒牌貨的要好是吧.

蘇落英聽著這小姑娘的話,搖頭輕笑,這小姑娘看上去倒是挺率真活潑的,挺討長輩喜歡的,估計爺爺會很喜歡她.

"那我先去將衣服換下來."清妤臉上表情微動,卻是沒說什麼.

權雨琳等到清妤走了走之後,冷不丁的打了個噴嚏出來,"阿嚏......"

"怎麼回事?感冒了?"蘇落英看著她.

權雨琳擺擺手,"沒事沒事,這清妤今天怎麼用這麼濃的香水......"

娜婭翻了個白眼,現在算是關系給理清楚了,如果老大不走的話,今天站在這里試裙子的就是老大,熊妮昨晚上說的不清不清楚的,她也懶得多問,這下好了,抓瞎.

不過這女人這張臉她是真的不喜歡,這樣的女人頂著她老大的臉,她這會兒是十分的不舒服.

不過熊妮特地交代了,權璟霆的人上次是見過她的,讓她差不多就會基地去了,不要在帝京多待,老大就這麼消失了,她一個IE的人明目張膽的在帝京這麼轉悠也不是一件好事,可是這次她是真的不太願意走了.

再說了,還得報恩呢.

"媽,我哥呢?"權雨琳這會兒才想起來了帶娜婭回來的目的.

"到國院去了,晚上回來吃飯."

權雨琳笑嘻嘻的,權璟琛是住在家里頭的,平時也就工作的時候會出門,今天之所以把娜婭給帶過來,也是想讓看看這兩人到底能翻出什麼浪來.

權小弟的婚事成了,她這會兒也沒什麼能夠做的了,可是老大還單著,本著兄妹情,她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為哥哥籌謀一下子的.

"媽,我們晚上在家吃晚餐."

蘇落英看著娜婭,語調柔和,"娜婭小姐喜歡吃什麼菜?"

"阿姨,您叫我娜婭就可以了,不用這麼客氣的."娜婭笑呵呵的說.

"好,娜婭你喜歡吃什麼菜呢,告訴阿姨,晚上的時候安排廚房給你做."蘇落英說話的時候就跟哄小孩子一樣的.

畢竟這丫頭看著是年紀真的不大,純粹率真的樣子招人喜歡,蘇落英是真的稀罕這樣的孩子.

"阿姨我不挑食,吃什麼都可以."

蘇落英臉上滿是笑容,眼睛都彎成了月牙,"那好."

不挑食的都是好孩子.

清妤換了衣服出來,眼睛死死的盯著突然冒出來的娜婭,權家的人她得哄著就算了,這麼個小丫頭算是怎麼回事,真是掃興.

"清妤你也留在家里頭吃飯吧,正好訂婚宴有些細節需要同你敲定,璟霆也不在,畢竟這是你們兩的事情,得費點心思."蘇落英看向了一旁的清妤.

"好的伯母."她點頭應下了.

娜婭看著對面的清妤,報恩之余,她應該好好和這位清小姐多多交流交流,她老大的臉,可不是那麼容易掛著的,要看看她有沒有這個福氣享受了.

她不把這女人攪和的天翻地覆,她就不是娜婭.

上篇:189 中毒    下篇:191 信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