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04 默   
  
204 默

g,更新快,無彈窗,!

清晨,屋面朦朧,臨近過年的氣氛總是十分濃重的,這雪停停下下的就沒徹底斷開過,早上花店依舊開門特別早,就算連玥不在,蕭曉也還是記得自己的職責,既然拿了人家的工資,就得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情.

昨天的事情還曆曆在目,好像一個十分奇特的夢一樣,權璟霆死去多年的未婚妻忽然活了過來,這不是一件十分讓人驚奇的事情嗎,清妤在訂婚宴上徹底被打垮,美夢破碎的樣子的確是好笑極了.

蕭曉去之前就做好被清家人怨恨的准備,反正她現在也是一個人在帝京沒什麼好怕的,只是覺得連玥一個人被利用完之後徹底毀滅掉,未免也太可憐了.

需要有一個能夠開口為她說話的人,可是沒想到會有這麼大的反轉.

一直以來和她一起工作的人,就是權璟霆的未婚妻清玥,那個已經夭折掉的女嬰,這可是她絕對不可能會想到的事情.

外頭的天氣依舊寒冷,蕭曉將店內耐寒的花草放到了門口招攬顧客,怕冷的就放在里頭,這兩天店里的生意冷清,最火爆的聖誕節也過了,這會兒算是十分清閑.

還有半個月就過年了,她打算忙完了這陣就回鄉下去陪趙嬌一起過年.

門口的風鈴響了起來,蕭曉低著頭順口喊出,"歡迎光臨."

熊妮和溫妃看著她的背影笑了笑,"我們過來看看你."

聽到她們的聲音,蕭曉放下了手上的剪子過去,這也算是快一個月沒見了,隔壁的蛋糕店也還關著門,她每天過來上班的時候都感覺十分的冷清.

"我還以為你們倆失蹤了,原本打算過了這陣就去報警的."蕭曉輕笑.

溫妃揚揚手上的東西,"來陪你一起吃早餐的,放下你手上的噴壺過來吧."

熊妮幫忙將帶過來的早餐都擺在了桌上,原本她們是打算馬上返回基地的,畢竟連玥不在,很多事情都需要溫妃回去處理,可是想著這邊蕭曉,總感覺是不是應該過來和蕭曉見面.

昨天她在訂婚宴上維護連玥的情分她們總是記得的,IE的人不做以德報怨的事情,但是能夠收下別人的善意予以回報.

"上次走的匆忙沒能夠來得及和你道別,這次想著過來看看你,跟你說一聲,我們馬上起程離開帝京了."熊妮咬著筷子開口.

蕭曉給自己倒了杯牛奶,臉上十分平靜,"一路順風."

熊妮對于她的反應有些奇怪,一般人不是應該抓著她和溫妃詢問身份嗎,為什麼蕭曉這麼平靜,一點問題都沒有,讓她准備了一肚子的話都沒能夠來得及說出來.

"你們過來也都沒約我?"連玥站在大門口,手上和溫妃一樣拎著一個食盒.

溫妃和熊妮習慣性的起身看著她,蕭曉放了杯子,看到這張臉還是有些模糊分不清楚的感覺在里頭,"你回來了?"

"既然回到了帝京,我也應該過來上班了,這好歹也是我的店,給你買的早餐,看上去是不用了."

溫妃上前將她手上的盒子接了過來,"你吃了嗎,一起吧."

她起了個大早,權家人都還沒起來她就出門了,權璟霆送她過來之後也回營地了,一會兒也還得回權家去,昨晚上才住到家里頭,大早上就不見了總是不太好.

"清玥是吧?"蕭曉試探性的開口.

昨天那個名字她聽得清楚,她說她叫清玥.

"叫我連玥吧,我還不習慣那個姓氏."連玥笑了笑,抬頭環顧四周,失憶那一年在這個店里頭,她過的十分平靜.

那時候總感覺這樣的生活並不真實也不自然,所以在花店籌建的時候就是沒有名字的,連同掛在外頭的牌子上都是一片空白,那時候她心里隱隱約約就有感覺了.

這樣的生活,是她從前奔波在各國的時候最希望有的空閑時光.

"你要回花店來工作嗎?"蕭曉看著她問,"你不在的時候清妤來過很兩次就再也沒過來了."

她那樣的大小姐,是不會喜歡這樣的行業的,賣花,在他們眼中都是十分低級的工作,清妤從小驕傲,怎麼可能會回到這個花店工作上班.

好幾次蕭曉都在店門口看到清妤乘坐的車子在對面的廣場停下,她那樣的女人,喜歡的是購物帶來的快感,奢侈品堆積起來的快樂,是不會有心思上班的.

"我時不時的也許會過來,接下來可能會很忙碌,這里就交給你了."連玥張口道.

蕭曉恍然大悟,臉上帶著笑容,"你是要准備和權少的婚禮吧?"

昨天那麼大的動靜,連玥能夠趕回來搶婚,接下來自然也是准備婚禮的事情了,那清妤的鼻子不得被氣歪了.

"婚禮定在年後,這段時間,我需要到清氏去看看."連玥倒是毫無隱瞞.

蕭曉想了想,她從前好像也聽趙嬌提起來過,清家上世紀開始就是富豪,到了上一輩的時候有清風和清水兩個兄弟,也就是清妤和清玥的爺爺,清風一家人都死去之後,清家的股份都到了清水的手上.

這連玥確定了是清家的孩子,那麼她有資格要回這些股份,所以她接下來是要到清氏上班去了.

"昨天的事情我還應該多謝你,不過你是怎麼知道她不是我的?"連玥看著蕭曉問道.

"在你出事前一天我就看到清妤出現在店門口,那時候我以為我是看錯了,應該不會有兩個清妤,可是你走了之後大概一個星期左右她才出現在了店里頭,並且情緒和你不一樣不說,她對貓毛過敏."

蕭曉這些年在蕭林的影響下,偵查能力也是十分厲害的,很多事情她看一眼就能夠分辨出來前因後果,要瞞住她的眼睛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當我猜到你可能出事之後,我去找了蘇葉,蘇葉那時候最厭惡清妤,所以她手上肯定有關于清妤的很多情報,結果不出我的意料蘇葉手上的東西,正好能夠證明清妤整過容,並且整容前的臉截然相反."蕭曉闡述道.

"蘇葉......"連玥吐出這兩個字.

如果不是蕭曉提起來的話她都快忘記了,蘇葉這個人好像是很長時間沒見過了,在國外的時候,清妤應當還是和她保持著一定的聯系的.

那個時候清妤肯定是同她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也將自己的弱點了給了蘇葉不少,這個蠢女人,連誰對自己是真心的都分辨不出來.

"我特地聯系了容少拜托他帶我到訂婚宴上是為了給你一個公道,結果沒想到你出現了,不管怎麼樣你能夠活著就好."

連玥笑了笑,她是真的沒想到帝京除了權璟霆之外,還能夠有人替她說話,這樣的感覺是挺不錯的,蕭曉這人如果不是當初為人太驕傲,也許很早就能夠成為好朋友.

"不過你們三人都是從T國來的,那麼溫妃和熊妮一開始來的目的,就是為了你嗎?"蕭曉看著正在啃包子的熊妮.

溫妃點頭,動作優雅,"一開始從新聞上知道了她在帝京,我們也不敢確定這到底是不是她,來到這里之後才發現她失憶了,我們也不敢去刺激她,只能等著她記憶蘇醒."

所以才會在帝京守了這麼長時間.

"這樣啊."蕭曉將自己這邊的小籠包給熊妮夾過去,"那你們這次回了T國之後還會回來嗎?"

"會."溫妃給出了肯定的答案.

蕭曉心里其實有感覺,她面前的這三人都不簡單,當時清家人看到連玥的時候目瞪口呆,活脫脫的像是看到了從墳墓里頭爬出來的零零白骨那麼可怕,所以證明了他們是已經對連玥下手了.

她能夠全身而退,證明了本事不小,溫妃和熊妮很多時候表露出來的東西,都是她無法看懂的,曾經有一次她在蛋糕店里頭看到了熊妮擦拭匕首的樣子.

只不過這樣的話她不會多問,他們都有自己的人生,不需要過多的詢問,誰不是誰人生的過客,過多的詢問反而不好.

幾人正說話的時候,門外走進來一個穿著白色棉襖的女人,看到連玥的時候她眼中一亮.

"你回來了,這段時間都沒見到你,你是出差了嗎?"女人走到連玥面前,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

她起身走到了女人身邊,"正好點事情去處理了,老樣子兩支鳶尾花嗎?"

白洛笑了笑,"是."

連玥將包好的花遞給她之後,目光緊盯著女人的背影出去,她記起來了,白洛每個星期都到這里來買鳶尾花,風雨無阻,只因為那是她丈夫最喜歡的花.

第一次她到這里的時候,落在店內的錢包里頭放著的那張照片,那時候連玥就感覺有些熟悉,照片上的人她好像是見過一樣,只是她的記憶一直沒有恢複,也就沒有神似.

現在她想起來了,那個男人是丁博士,白洛是丁博士的妻子.

"你們吃著,我出去有事情要辦."連玥說完這句話之後拿了掛在門邊的大衣就沖了出去.

蕭曉好奇的看了眼,連同熊妮都停下了動作,"這是怎麼了,這麼著急?"

尋常時候都沒見到老大這麼著急的,突然間能有什麼事情要做.

白洛出門的時候打了輛出租車往前去了,連玥駕著車子緊緊的跟上了白洛,丁博士臨終之前將芯片交給了她,還有一件事情拜托了她,讓她如果將來有機會到帝京的話,能夠跟她夫人說一聲.

對不起.

因為他臨行出門前一天,兩人還剛剛因為一件小事情吵了架,他別別扭扭的帶著人走了,也沒告訴白洛自己到底是到哪兒去.

到現在為止,所有送還的遺骸當中,卻沒有丁博士.

連玥其實好奇,白洛這段時間是怎麼生活的,那時候她答應了丁博士要替他將話帶到,可是這一年多來,白洛一個星期兩次甚至三次都到店里買花,兩支鳶尾花,從來不曾間斷.

她知道被權璟霆稱為飛魚計劃的這個項目在帝京是什麼樣機密的存在,現在那些研究人員的遺骸都還沒能夠徹底找得到,除去已經歸還給了帝京的,還有兩具在冥淵地下.

臨出門之前她吩咐了藍印帶著人到冥淵去將尸骨找到,可是卻沒能夠想的起來,她每個星期都見得到丁博士的妻子,白洛的這層身份,她打死都沒想到會這麼的狗血,居然她會認識.

跟著白洛的出租車去到了距離市中心有些遠的一個研究所面前停下了車子,她看得到穿著白大褂的研究人員進進出出,抬頭看了眼,門口的牌子上寫著這里的名字.

這是一個小型的科研機構,那麼白洛是在這地方上班應該,沒錯了.

她站在門口看了一會,很快有保安上前過來詢問,"這位小姐,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這里是做什麼研究的?"

"昆蟲研究."保安回了句,"你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請跟我到大堂進行的登記."

按照規定這里是能夠進行參觀展覽的,所以過來的人也不少,保安也習慣了隔三差五的有人過來參觀.

"沒事."連玥往後將車門打開坐了進去.

在冥淵的時候她和丁博士的接觸也不少,丁博士年齡也不算大,四十五六的樣子,帶著科研團隊在i冥淵進行調查研究的時候連玥因為好奇也跟著他去了兩天,他教會了連玥很多東西.

車子呼嘯而去,連玥撥通了那邊藍印的電話,那邊還是沒有找到尸骨,過了一年的時間了,這尸骨要想再重新找到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敦促了那邊盡快完成之後,連玥車子最終在清氏門前停了下來,她看著大氣恢弘的大樓,九十九層的高樓都是清氏的主樓,這里是清氏的總部.

連玥將車子停好之後往門內過去,保安看到她的臉也未曾阻攔,早上總經理吩咐過了,近期之內他妹妹可能會過來.

"清小姐,我帶您上去總經理辦公室."大廳內的秘書看到她過來,上前迎接.

"有勞."連玥張口.

這總部少說也有上千人,每天都是十分熱鬧的場子,她對做生意是不感興趣的,之所以將股份拿回來,是因為那是屬于她的東西,既然是她的,就應該回到她手上,斷沒有讓旁人給拿走的意思.

秘書帶著她上了電梯,很快去到了清衍辦公室門口.

"總經理,清小姐來了."

清衍抬頭,將鋼筆放下之後起身,"泡兩杯咖啡過來."

"是."

連玥打量著最高樓層的辦公室,很久之前清建業就將清氏交到了清衍的手上,自己說是去享清福,但是背地里卻干盡了肮髒的事兒,清家在外人眼中是光鮮亮麗的,這點毋庸置疑.

光是清衍的辦公室,就是許多人可望不可即的.

"一會兒我就召開董事會,將你介紹給所有股東."清衍在她對面坐下,面色溫和絲毫沒有局促.

"我只是過來看看,董事會就不必了,我也沒興致過去."連玥看著他道.

清衍笑了笑,也知道她在想什麼,"你的興趣不在這里我知道,但是你現在擁有公司股權的百分之三十,自然是要見見股東們的,況且,你還活著,總需要和各位長輩說一聲,現在在位的董事還有和爺爺一起奮斗過來的,都是認識你的."

"可是我不認識他們,我也沒興趣加入公司,今天過來是來給你這個的."連玥說著將帶過來的文件遞過去,"這里頭有支票,當初我向你借錢開的花店,這是剩下的錢,還有那間公寓,我想從你手上買下來,你簽個字吧."

清衍當初能夠站在父母前面抵抗,讓連玥出去開了這家花店,她從清家人身上唯一感受到的溫暖就是來自清衍,可是這都是給清妤的,連玥十分清楚.

但是她心里還是感謝清衍對她的好.

"這個不用還給我了,你也是我妹妹,這些都是我這個當哥哥的應該給的."清衍將東西推回去.

清玥是他堂妹,這點是十分清楚的.

連玥盯著他的臉,半響之後問出來,"你不恨我嗎?"

"我為什麼要恨你?"清衍反問.

"我到清家鬧了那一場,你母親住院,清妤的臉也被我毀掉了,按道理來說你應當是恨我的."

他們才是一家人,沒有對傷害自己家人的人示好的道理.

清衍伸手將鼻梁上的眼鏡摘了下來,伸手揉了揉眉骨的位置,"無論如何,我父親利用你是他不對,給你下毒也更加是他的錯,至于清妤,也是她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自己的家人被傷害,清衍也知道他應該恨,應該維護,而不是還能夠坐在這里和清玥好好的在多說幾句話,可是很多事情,不是清衍想就能夠做到的.

他知道蕭林的死是怎麼回事,也知道清建業利用清玥並且殺人滅口,清妤也在牽涉其中,可是他畢竟是清家的一份子,是清建業的兒子,清妤的哥哥,這個世界上無論任何人能夠反駁或者是傷害他們,這個人都不能夠是他清衍.

但是他也不能夠阻止別人的尋仇,報應這兩個字,他現在還是十分相信的.

這都是他們欠連玥的,不能不還.

"你倒是挺看得開的,不過也明事理,清氏我不會過來,這樣的地方上班太過壓抑,不適合我."連玥看了眼四四方方的辦公室.

她瀟灑自由慣了,說是錢財這東西,她也還真的不缺,賬戶里頭的錢她幾輩子都用不完的,不是她拿了股權就得到公司來,沒這個道理.

"我會給你空出一個職位,你想不想過來是你的事,做不做這件事也是我的問題."清衍還是說道.

"隨便你,該給你的東西我已經給了,我先走了."連玥說著就要起身.

"等等!!"清衍叫住了她.

連玥放下墨鏡,"你還有什麼問題嗎?"

清衍看了眼外頭,起身過去將百葉窗給拉了下來,遮擋住了外頭的情況,連玥挑眉看著他神神秘秘的樣子,沒有說話.

做完了這一系列的動作只後,清衍回到位置上,看著她面色凝重,"你既然知道清家地庫里頭藏著的東西,那麼你是不是也知道,我父親到底在做什麼?"

清建業現在對他已經有了防備之心,他無論做什麼都是調查不出來清建業的目的的.

地庫里頭的軍火昨晚上連玥說了之後他特地去看過,是真的有那東西,能夠讓清建業和老爺子這麼懼怕,清玥手上肯定還握著什麼有關清家的把柄.

"你問這個做什麼?"連玥眼眸微眯.

清衍連忙擺手,"不是的,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想知道我父親到底在做什麼."

他知道清玥的身份肯定不簡單,但從昨晚上的那些事情就能夠看的出來,清玥帶來的人一定是某個組織的人,打蛇打七寸,她能夠讓清建業和老爺子動彈不得,肯定是有本事的.

況且連玥也不會毫無准備的就直接到清家興師問罪,肯定背地里也收集了不少東西.

看著他的樣子,連玥心里的疑惑一點一點的消散開來,清衍清家人始終是不一樣的,但是也是因為這點不一樣,才讓他足夠痛苦.

每天都在無限糾結當中度過,也是不容易.

"你真的想知道?"

"我想知道."清衍點頭,他不想再像個白癡一樣的被擺弄.當做是清家的工具一樣.

他迫切的想要知道,清建業這麼些年到底隱瞞了他什麼.

"我不負責解答疑惑,你如果好奇的話可以自己去查."連玥最終還是沒有松口.

清衍低頭,這個答案並不意外,他沒有一刻是這麼恨自己的無能為力的.

"你只需要知道,你父親不是一個好人,並且在你的眼中,他也不會是一個好人,清家這麼多年能夠發展的這麼迅速,他功不可沒,但是爬的越高,就意味著他將多少人踩在了腳下."

比如蕭林,再比如被利用的連玥.

人心不足蛇吞象,如果清建業不是為了攀上權家而無所不用其極,也不會找了連玥,最終讓她恢複記憶回到了帝京,清建業無法滿足現狀,到底是為了什麼連玥不想知道.

清家已經有了今天的成就,他卻絲毫並不滿足,最終只會讓自己走向滅亡.

"我知道,所以我才需要查出來他到底在做什麼."清衍回答的有些無力.

他想要預防,防止第二個蕭林出現的時候他會手足無措.

連玥有些于心不忍,對于清衍這樣本本分分的商人來說,讓他去查自己的父親,尤其是像清建業這樣狡猾的商人.

"我給你一個查詢的方向."

連玥起身走到他的辦工作前,取了鋼筆過來,隨手取了一張白紙寫下了一個字.

"順著這條線查下去,你能夠得到很多東西,但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備,你父親不是你想象的那麼乾淨的."連玥將紙放到了他面前.

清衍看著紙上的這個字,默,好像,這是一個什麼組織,他隱隱是聽過的.

"我先走了."連玥拉開辦公室的門.

清衍從紙上收回視線,"等等."

連玥回頭看著他.

"你和權璟霆,什麼時候辦婚禮?"

按照權家的速度,恐怕也快了,清玥和權璟霆的婚事是名正言順,沒有任何人能夠提出異議,想來婚禮也是近在咫尺的事情了.

"年後初八,你到時候可以過來,我會給你請柬."

畢竟清衍在帝京,是她認識的為數不多的幾個人.

"我會過去."清衍由衷開口.

他也是清玥的家人,沒有不過去的道理.

清衍低頭看著手上的紙,他從來沒想過,清建業還能夠和這樣的組織扯上關系.

管家的電話打進來的時候,他還在發呆,接通之後就聽到了那天鬼哭狼嚎的聲音,是清妤.

"少爺,您什麼時候回來啊,大小姐現在尋死覓活的,我們也攔不住啊."管家在那頭著急道.

昨晚上連夜將他們送到了醫院里頭去,張雪這會兒還在昏迷當中,不斷的在吐血,清老爺子倒是蘇醒了,還在修養,就是清妤,接受不了自己的的臉被毀了,要帶著疤痕一輩子.

早上起來就開始尋死覓活的,醫生說了,那刀劃得太深了,疤痕已經是不可避免的會留下來,就算是修複也不可能複原到百分之百.

連玥下手的時候已經將清妤的後路全部斷掉了.

現在一家人都在醫院里頭,他一會兒還得趕過去.

"爺爺怎麼樣了?"

"老爺那邊先生陪著呢,這會兒吃了藥好多了,正在水."管家回道.

"知道了,看著她別讓爺爺聽到她的動靜,我一會兒就過來."清衍語氣沉重.

對于女孩子來說容貌是最重要的,否則的在國外的時候清妤也不會去做了整容了,目的就是改變自己原來容貌的不足之處.

現在臉變成這樣子,她心里自然是接受不了的,以後的日子要怎麼過,還得看她的心態是什麼樣了.

------題外話------

今天又改了一天的文,不知道審核有沒有通過,好想自盡啊啊啊啊,

上篇:203 怪異    下篇:205 別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