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06 飛魚計劃   
  
206 飛魚計劃

g,更新快,無彈窗,!

老爺子和秦尚林坐在客廳里頭就看到了權璟霆從廚房出來直接往樓上過去了,剛剛才進廚房的人怎麼這麼會兒就吃飽了,蘇落英端了水果過來放在兩人面前,精致的果盤里頭放著整齊切好的水果.

她也沒多注意自己兒子,這兩天得抓緊將權璟霆和連玥的婚禮的事情給定下來了,她也算是整個權家最忙的人,清玥的父母都不在,也沒有人和她一起商量著辦,很多事情都需要她做主敲定,自然是十分忙碌.

娜婭撲騰著跑到了蘇落英面前坐下,小臉紅撲撲的像是粉嫩嫩的蘋果一樣,被權璟琛給氣的夠嗆.

老爺子往後看了眼就見到餐廳里慢條斯理出來的三人,權家也好長時間沒這麼熱鬧過了,每天看到這些孩子這麼圍在自己身邊,老爺子也是十分高興.

"爸吃點水果,還有尚林."蘇落英說著將果盤挪了過去.

"謝謝嫂子."秦尚林點頭.

娜婭取了火龍果開始嚼起來,這權府的果子是真的沒話說了,不光是最新鮮的,無論什麼季節的水果只要你想吃,都能夠嘗的到.

"娜婭也是多吃點,你不是最喜歡吃這個火龍果的嗎."蘇落英看著小丫頭笑道.

"嗚嗯嗯,好吃."娜婭口齒不清的說道.

秦尚林看著她的樣子笑了笑,"我看她這段時間在帝京也得到了你們不少的照顧,她這性子,肯定時不時的會過來麻煩你們吧."

娜婭的性子總是這麼不著調,平常時候也不會看人眼色,說好聽了是蠢萌沒心沒肺,說的不好聽就是個二傻子,基地里頭的人寵著她可是不代表外頭的人也會寵著她.

有的時候她說話還沒大沒小的,也不知道有沒有得罪權家人.

"爸,我有事需要問您."蘇落英坐直了身體看向了老爺子.

"你說."老爺子放下了牙簽.

蘇落英昨晚上想了一晚上,因為要個兩個孩子辦婚事的事情是激動的都差點睡不著,因為上次權璟琛的婚事的緣故,她也差不多把整個帝京所有的婚慶公司都給看的差不多了,這些都是現成的資料不用多想.

可是這會兒她有個困惑,還挺嚴重的.

"玥兒在帝京也沒什麼親人,到時候尚林帶著她走紅毯,可是清家那邊是不是要發過去邀請函?"

無論清水在怎麼過分,都改不了他是清風弟弟的事實,也是清玥的家人,訂婚宴所有的人也都知道了清玥回來了,清家是不是應該列入邀請名單里頭去.

老爺子沉思了一會,看向了秦尚林,"尚林,你說說看應不應該邀請?"

他畢竟是撫養連玥長大的人,在她的世界里,秦尚林的地位要十分的重,聽他的總是沒錯的.

"我想應該不用了,我聽連玥說他們和連玥產生了一些不愉快,婚禮上連玥應該不會想要見到他們,所以不用邀請了."秦尚林開口道.

"那就聽你的吧."老爺子答應道,"也快過年了,今年想必是最熱鬧的一年了."

老爺子心里高興,能有這麼多孩子陪著過年的,當然是最好不過的.

"老,姐姐要辦婚禮了嗎?"一旁正在吭哧吭哧咬果子的娜婭抬頭看著三人.

權雨琳給自己倒了杯果汁過來,往後坐在了她身邊的位置,"對啊,就在年後,怎麼你不知道嗎?"

娜婭搖頭,"不知道."

她早上才被接過來,那里能夠知道的這麼清楚,原來老大真的要和那個臉臭臭的男人結婚了,長得是挺帥的,權璟霆是真的很帥,但是不是她喜歡的類型.

從前她都以為老大喜歡的類型是指揮官那樣的,熊妮和溫妃說的時候她也沒多在意.

小丫頭看著權雨琳,火龍果染紅的指尖動了動,她有板有眼的開口,"姐姐是很喜歡他,才要跟他結婚的嗎?"

權雨琳一愣,反應過來了娜婭口中的他是權璟霆,笑呵呵的說,"當然了,他們是彼此相愛才會結婚的."

娜婭有些迷糊,"那他肯定是很喜歡的姐姐的啰,是不是要比他以後遇到的女人都要更加的喜歡?"

幾人被她的話弄的一陣迷糊,什麼叫後來喜歡的女人.

秦尚林開口同幾人解釋,"娜婭住的地方,實行一夫多妻制,他的父親就有七個妻子,她的母親是正妻,不過他父親只有她這麼一個孩子."

這也算是十分難得的了,這個也是連玥告訴他的.

"哦,是這樣啊."權雨琳恍然大悟.

因為腦袋里受了自己家鄉的影響,所以潛意識里總是認為男人是花心的,能夠見一個愛一個的那種形式,可是帝京是一夫一妻制,她雖然待在這里,可是也沒被這里的風土人情影響多少,腦袋里還是家鄉的風俗更加多一些.

"權小弟是這個世界上最愛清玥的人,你放心吧,況且,別的女人他也提不起興趣."權雨琳開口道.

權璟霆從前那毛病習慣可不是說假的,這要是離了連玥的話,只怕這人就跟和尚差不多了,不近女色,要是沒有連玥的出現,一家人指不定得氣成什麼樣呢.

"你這小丫頭也聽不懂,等到你到了這個年紀的時候你就都懂了."秦尚林摸摸她的腦袋.

權雨琳看著娜婭的樣子,心里默默的歎了口氣,她這是給自己哥哥找了小迷糊回來,這丫頭是分不清楚喜歡和愛的區別吧,每次看到帥哥的時候都能夠毫不吝嗇的說出喜歡這兩個字.

權璟琛站在不遠處,看著小丫頭捧著火龍果開吃的樣子,半響之後提起步子上了樓.

這樣的傻子,沒什麼少見的.

權璟霆的書房里頭,將連玥扔在樓下之後,男人就進了書房里頭,坐在書桌前他隨手翻了兩本書過來,光滑的指尖撫過書頁,一頁一頁的翻動.

翻到第十頁的時候,門口響起了動靜,他嘴角動了動,輕輕上揚.

連玥捧著從廚房拿過來的托盤進了門,就看到他低頭看書絲毫沒動的樣子,他是氣她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同他說清楚自己的身份,連玥也知道自己理虧.

但是從前阿麼匆匆忙忙的也沒來及說,還有,昨天那情況就更加別說了,還是娜婭到了權家他才發現的,當然要別扭一會兒了.

將托盤放到了茶幾上,她站在沙發邊,畢恭畢敬的九十度鞠躬,"權少爺,鑒于您剛才用餐的時候有了點不愉快的體驗,導致您肯定沒吃飽,所以我找了廚師重新給你做了份東西,請您過來品嘗."

她鞠躬之後抬頭,對面的人翻動書頁的動作停了下來,淡淡的瞅了她一眼,沒說話.

連玥默默鼻子,上前一步呵呵的笑著,走到他身邊停了下來,"過去吃點東西,你剛剛也沒吃飽我知道."

男人沒理她,滿臉的傲嬌.

連玥蹲下來,手指拉著他的袖口扯了扯,"你跟我置氣是一點,把自己身子給氣壞了不值得你說是吧."

權璟霆將書本合上放到了桌面上,低頭看著蹲在自己身邊的女人,指尖擰了擰她的鼻尖.

"走吧過去了,在得意一會兒我不理你了."連玥起身扯著他的袖子將人給拉過去.

"你的意思是怪我?"男人語調微微上揚.

連玥將快筷子放到他手上,"怪我怪我,你快吃吧."

權璟霆聽話的端著碗開始吃飯,一邊夾著菜一邊開口,"自己說."

就知道會出這招,連玥清清嗓子,開始坦白說出來.

"我是IE的人,其實說白了,連干爹都是,不過他很早之前就已經放權給了我們,環游世界很長時間了."

權璟霆看了她一眼,"我們?"

"嗯,我和秦重,我們是一塊長大的,不過這些年IE的事情也都是他在管,我閑著無聊的時候會帶著人出出任務什麼的,所以其實外界是沒有人知道我的存在的."連玥解釋道.

"一起長大?"

這抓重點的能力真的是清新脫俗啊.

權璟霆是記得秦尚林說了自己收養了一個孩子的,那個孩子肯定就是秦重了,秦重和連玥這麼多年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

"我那時候跟著你到H國去見秦重的時候記憶還沒有恢複,你總不能說是我騙你吧."連玥不滿道.

"這個不是你的問題,不過既然夫人你是IE的人,那麼是不是應該和我好好的解釋解釋,飛魚計劃是怎麼回事?"

如果他猜的沒錯的話,當時飛魚計劃之後IE在冥淵瘋狂尋找的並不是芯片或者是科研人員的下落,而是連玥,那麼當時帶人保護科研人員的人,就是連玥了.

以她的本事,能夠算計她的人也不多,當時在冥淵到底發生了什麼,最後導致連玥失去記憶被帶回了帝京.

連玥在他對面落座,"我正好想和你說這件事情,飛魚計劃當時IE里頭並不是我帶人過去的,我之所以在冥淵是因為我正好路過那里,在哪里待了幾天時間,出事那天我們是被人給算計了."

"算計?"權璟霆放下了碗筷看著她.

"嗯,算計."連玥簡單的同他說了幾句,"詳細情況我也說不太清楚,但是帶人襲擊我們的人,是和丁博士認識的人,他們很熟,也因為丁博士認識所以我們這邊的人才放松了警惕,最後丁博士帶著人進山去調查的時候,才會被人襲擊了."

也導致了IE去的人全軍覆沒,她現在想起來還是不舒服.

"你也連同一起被襲擊了."

"對,那些人是有准備而來,並且和丁博士是舊相識,我被流彈擊中掉進海里,醒來之後就被清建業帶到了帝京."

詳細的情況她也描述的不是太清楚,再說這事兒要說起來也十分的長,撿重點的說就成.

"我並不清楚飛魚計劃到底是回什麼事情,所以也不能妄加評論,但是清建業一個普通的商人,能夠出現在距離冥淵不遠處的海邊將我帶走,這件事情和他也脫不了干系."連玥猜測道.

權璟霆眼眸微眯,這清家,是真的少不得有些秘密的.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麼?"連玥湊過去看著他.

"沒什麼,你繼續說."

整個飛魚計劃最為核心的,就是那枚芯片現在的去處,當時丁博士將芯片交給她的時候曾經說過,讓她帶給權璟霆.

"丁博士臨終前讓我將芯片交給你."

權璟霆一愣,抬頭看著女人,"那枚芯片在你手上?"

秦重的人子在冥淵翻來覆去的尋找,連同權璟霆手底下的人也都去打探消息了,他們是誰都沒有才想到,芯片最終會在連玥手上.

"對,在我落海之前我藏在了冥淵一個溶洞里頭,我已經讓人去找了,帶回來之後完璧歸趙."連玥張口道.

那東西的重要程度連玥不想弄清楚,她只知道為了這東西,死了不知道多少人,IE的任務是保護這枚芯片的安全,並且最終按照丁博士的要求安全的護送到權璟霆手上.

現在已經是快做到了,就只剩下一個了.

"給我一份丁博士的詳細資料可以嗎?"連玥問道.

丁博士臨終的時候說的簡短的幾句話,除了讓她將芯片安全的送到他的國土之外,還有他夫人的寥寥兩句話,

權璟霆起身,指腹勾過她小巧的鼻尖,"想要就說,什麼我都給你."

這樣的語氣聽著生疏,他不喜歡.

她笑了笑,握著男人的手指捏了捏,權璟霆對她的好,她也都清楚,只要她張口要,這男人無論什麼都會給她,這點毋庸置疑.

權璟霆到書桌旁邊的最後一個紅木架子上頭取下了一份文件過來,"這是飛魚計劃所有人員的名單."

連玥接過來往他的書桌前坐下,攤開了文件,飛魚計劃科研人員一共十四名,不包括隨從的安保或者是其他,現在能夠查詢到的資料就是權璟霆手上這一份了.

看到她的動作,男人笑了笑,將碗碟收起來開門遞給了路過的傭人,回來之後取了一本書坐在她對面的位置,同她一同翻閱.

連玥看到了丁博士的資料上附著著的白洛的照片,白洛確定了是他的妻子無疑了.

藍印這次過去,也不知道能不能將剩下的遺骸帶回來,她能夠將丁博士的骨灰送還到白洛的手上,他們夫妻間的感情應該很好吧,否則的話,白洛也不會每個星期都去買丈夫最喜歡的鳶尾花了.

......

市中心清家醫院.

這家醫院從昨天晚上開始就格外的熱鬧,整個VIP樓層全部空了出來,只為了接待清家人過來,畢竟也是這里的老板,就算是過來視察也得是大動靜的,更加別說是過來住院了.

送過來開始清妤就一直都在折騰,整個樓層都能夠聽得到女人鬼哭狼嚎的聲音,她的傷口深刻見骨,如果不縫合的話是很難痊愈的,但是她卻不讓任何人在自己臉上動針線,所以到現在還是沒有醫生敢靠近她.

護士醫生都見到了這位清小姐現在的樣子,那張美豔的臉算是徹底廢了,以後能不能修複的能夠見人都還不知道.

清老爺子昨晚上送過來急救之後早上醒了過來,看上去精神狀態很不錯的樣子,這會兒清建業陪著,張雪還在ICU里頭沒出來,血吐了一天了.

醫院里頭的人都在竊竊私語,清家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人了,導致一夜之間三人住院,還都病的不輕的那種,豪門世家恩怨厚重,是不是昨晚上爆發了.

清建業在老爺子的病房里頭,一旁檢測他心髒頻率的機器一直在跳動,從昨晚上開始他的血壓就一直沒怎麼下來,早上醒過來吃了點東西之後老爺子就睡下了,這會兒還是沒醒過來.

看了看牆壁上的時間,清建業換了個姿勢繼續看報紙,原本清妤是和老爺子在隔壁病房的,但是她叫喚的程度實在是讓人瞠目結舌,清建業就做主將她挪到了走廊盡頭的那個病房里去了.

這會兒耳朵里頭算是清淨了很多.

低頭看著報紙上的東西,清建業腦袋卻是亂糟糟的混淆不堪,一直都沒辦法靜下心來.

醫生推門進來的時候同他微微頷首,帶著護士去檢查了老爺子的情況,現在只要能夠保持血壓平衡,就沒什麼大問題了.

正在查看的時候病床上的人睜開了眼睛,老爺子嘴唇蠕動像是要說什麼一樣.

"清總,老爺子醒了."醫生開口道.

清建業將報紙折疊放好,走了過來,看到床上的人睜開的眼睛,"爸你餓了嗎,我馬上讓人給你准備午飯."

老爺子渙散的瞳孔逐漸對焦,跟著徹底蘇醒過來,"扶我起來."

清建業動手將人扶起來,給他調整了床的高度,醫生查看了情況之後張口吩咐,"這段時間要臥床靜養,不能夠再受任何的刺激,飲食保持清淡,明天早上做一個全身檢查看看結果怎麼樣."

"嗯."清建業點頭.

主任醫師帶著助手離開病房內,將空間還給了清家父子.

"爸您感覺怎麼樣了?"清建業坐在老爺子床邊的位置,看著他問道.

"我沒事,這把老骨頭還撐得住."

昨晚上的刺激讓他差點一口氣背過去,清玥還活著就已經夠刺激老爺子的了,她還跑到了清家大鬧一通,更加刺激老爺子的神經,那樣的情況下沒直接過去算是他身子骨好的了.

"清衍呢?"老爺子環顧四周看了眼.

"去公司了一會兒就過來了."

清衍那邊是放不開的,就算家里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也還是得回公司去上班.

傭人將准備好的飯菜從廚房里頭取了出來,剛才醫生將需要注意的飲食都給了營養師,這段時間老爺子的吃食要格外注意些,老爺子這邊是需要格外照顧的,小姐那邊他們就無能為力了.

畢竟小姐真是太能鬧騰了,這會兒都折騰走了四撥護士醫生了,每個都是被打出來的,這臉上的傷口再不處理就真的很難好了,偏偏她不准任何人對她臉上動針.

"您喝點湯."清建業接過了傭人擺上來的碗筷.

清水看了看病房四周的情況,手上動了動,"張雪怎麼樣了?"

清建業動作未停,"現在還在ICU里頭,我已經讓人去了千家,看看有沒有解藥."

千家出來的東西,再怎麼在醫院里頭住著也沒用,除了千家之外恐怕也沒人能夠調制解藥了,可是這毒藥在市面上是沒有解藥這種說法的.

千家之所以沒有放出有解藥這個消息動靜,也是等著人主動找上門,坐地起價,自然是水漲船高的價錢.

人想要活下去的欲望總是最徹底的,所以千家利用這個契機,毒藥是從那出來的,這解藥自然也是從這里出來,千家這算是將兩邊的錢都給掙了.

"清妤呢?"

"在那邊病房里,她太鬧騰了怕打擾您休息就沒讓她過來."清建業說道.

清水啪的一聲打在面前的升降桌上,"咳咳咳......"

清建業急忙上前查看他的情況."爸,您要多注意,現在不能動氣."

"丟人啊!丟人!!"

清家什麼時候被人這麼折騰過,簡直是丟人,被一個乳臭未干的黃毛丫頭給折騰成了這樣,清家的臉都沒了,還吃的什麼東西.

"那丫頭是什麼身份查清楚了沒有?"清水按著胸口制止了咳嗽.

"還在查."

手底下的人從昨天開始就一直都在忙活著,也沒能夠得到有用的消息,默的人也出動了,到現在還沒有具體文件呈現上來,讓他心里越來越沉,他手底下的人效率從來沒有這麼低過.

這丫頭的身份怕是不簡單,否則的也不會到現在還是一無所知.

"那清尚林呢?"

清建業搖頭,清尚林那邊也是毫無所獲,當年清建國在獄中自殺之後秦尚林奔走處理,結果出了車禍,這點是所有人知道的事實,可是那時候所有人的重點都放在了清風和清建國身上.

尤其是柳葉點燃了房子,帶著孩子死在了里頭,就連權家的注意力也沒有多余的分給清尚林,所以這些年他是生是死也沒有人清楚.

誰能夠想到這麼多年了,他會忽然回來,還帶著清玥.

"好好的查查,清尚林這趟回來恐怕不簡單,既然他沒死,這麼多年為什麼沒有他的絲毫蹤跡,他就一次都沒有回過帝京?"老爺子吩咐道.

清尚林這次回來,只是為了將清玥送回來這麼簡單嗎.

"我知道,我馬上安排人去盯著."清建業臉色低沉.

老爺子看了眼旁邊正在記錄他心髒脈搏的一起,上面綠色的字體慢慢的變化,好像當年他在醫院里頭看到清風躺在病床上的樣子是一樣的.

這麼多年了,他終歸還是沒能夠比過清風.

"我自己吃,你過去看看張雪."老爺子接過了清建業手上的湯匙.

他看了眼,最終起身走出了房門,張雪的情況也不好,這次是將整瓶毒藥直接吞了下去,如果沒辦法從千家准時拿到解藥的話,恐怕是真的救不過來了.

這藥也是有副作用的,就算超過了這個時間沒有服藥,最終救回來了,只怕也是個廢人了.

ICU的醫生在不斷奔波,病床上的人一直在流血,卻總是找不到傷口在哪里,昨晚上只是輕微初學出血,現在已經快止不住了,只能不斷的給人輸血一直撐著.

可是再找不到辦法的話恐怕也是回天乏術了.

清建業隔著玻璃看著里頭的人,眼中毫無波瀾,這麼多年過去了,很多事情也都看淡了,張雪于他不是不重要,只不過也朝夕相對這麼多年了,沒了當年那樣相愛的感覺,家人做久了,也是會有埋怨的.

就算這次找不到辦法將人救回來,清建業最多也是傷心一陣子就過了了,這些年什麼沒經曆過,生離死別有什麼好怕的.

"清總,我們已經盡力了,可是夫人的情況還是沒有好轉."主任醫師從里頭走出來,對著清建業伸手抹了把腦門上的汗.

老總夫人來住院,他們卻沒辦法只好,這是什麼節奏大家都清楚.

"夫人這病很奇怪,我們也說不上來到底是哪里奇怪......"

所有人都盡力了,但是還是沒辦法.

清建業看著里頭還在大口大口吐血的張雪,"我知道了."

這次清家和連玥,是連玥勝了,打蛇打七寸,這丫頭拿准了清家的死穴而來,硬生生的束縛住了清建業的手腳,當務之急是要弄清楚這丫頭到底對于清家的事情熟悉多少,背地里又知道多少.

羅浮著急忙慌的到了ICU門口,對著清建業鞠躬頷首,"先生,解藥取回來了."

千家也不算是坐地起價,而是羅浮一去就給了很高的價格,也沒被刁難,順利的將解藥帶了回來,清建業點頭.

羅浮將東西遞給了一旁的醫生,站在了清建業邊上看著里頭的人施救.

"先生,已經查清楚了,清尚林現在的名字是秦尚林,多多少少,是和IE有關系的."

IE是個什麼組織,什麼地方,他們都無比清楚,這些人的本事自然清建業也是知道的,但是IE從來不涉足M國領域,都是活躍在T國和一些戰亂頻發的小國家.

"當初我們將清玥帶回來的地方距離冥淵不遠,恐怕,她也是IE的人錯不了了,否則的話也不會出現在冥淵那地方了."

當時不過是看著她長得有點像清妤才將人帶回來的,沒想到卻給自己帶了個大麻煩回來,清建業這會兒也是悔不當初了.

如果清玥不回來的話,今天清妤的婚禮都已經結束了.

ICU里頭的人將解藥喂給張雪之後她停止了嘔血,心率也暫時平靜下來了,醫生臉上露出了笑容,只要不在吐血就有救.

清衍過來的時候就看到清建業和羅浮站在玻璃前,他腳步頓了頓,跟著走了過去.

"爸."

清建業回頭看了眼他,轉身繼續看著里頭的人.

"你去看看清妤吧,你媽已經沒事了."清建業語調冰冷.

清衍看了眼里頭的人,醫生護士臉上的表情都變得輕松,他心里也松了口氣,轉身准備離開的時候清建業張口,"你去見了清妤之後好好的想想,你認為的正義是以家人付出為代價,那它對于你,是不是正確的東西."

他背影僵住,沒有說話,往清妤的方向過去了.

清建業也不是傻子,清衍背地里做的那些動作他都知道,不說破也是抱著曆練的心思在里頭,可是到了現在,已經不能讓他再任性了.

清衍心里也是十分愧疚,無論是對于清妤還是張雪,他都做的不對,事情變成這樣也不是他想的.

清妤的病房在走廊盡頭的位置,還沒靠近就聽到了里頭傳來女人撕心裂肺的叫聲,清衍加快腳步進去就看到清妤站在床上,臉上包裹著厚厚的紗布,病房內一片狼藉,床邊圍了幾名護士和醫生.

到現在她還是不願意讓人去碰她的臉.

"別過來!我最後說一遍!"清妤盯著下頭的人.

"清小姐,這是清董的命令,讓我們給你處理傷口,你的臉再不好好的縫合的話,會感染,到時候情況更加嚴重."醫生好聲好氣的勸道.

清妤毫不客氣,手上握著的杯子朝著醫生扔了過去,重重的打在了他的肩膀上.

清衍歎了口氣,走了進去,看到清衍進來,房間里頭的人都跟見到了救星一樣.

"清總,您好好的勸勸她吧."

"你們都出去吧."清衍張口吩咐.

房間里頭很快走的只剩下了清衍兩兄妹,他站在床邊的位置,看著清妤,"下來吧,一會兒摔了."

清妤看了他一眼,盤腿坐在了床上,她這會兒臉上只剩下了眼睛和鼻子是漏在外面的,也看不清楚表情是什麼.

只知道她現在在崩潰的邊緣地帶.

"別鬧了,讓他們進來給你處理傷口吧."清衍語調平靜.

"我的臉一旦縫合了,就好像蜈蚣一樣蜿蜒,會變得更加嚴重."清妤盯著他.

"可是現實已經變成這樣了,你沒辦法再拒絕,如果不處理傷口,你的臉會更加的嚴重,到時候會更加的難辦,這不是你能夠選擇的."清衍看著她,眼中不容拒絕.

清妤抬頭,看著自己對面平和的哥哥,清衍從一開始和她就是唱反調的,到現在也還是沒有對她有半句安慰.

"哥,你是不是覺得我現在就是個笑話?"

清衍這會兒肯定也覺得這是她的報應,那個女人深夜闖入他們家劃傷她的臉,弄的差點家破人亡,都是他們咎由自取了.

"你是我妹妹,你的臉變成這樣我怎麼會好過,讓他們進來給你處理傷口,我會給你找最好的醫生,你的臉不會救不回來的."清衍張口安慰.

清妤看著他冷笑,"我這樣的傷口你認為還能夠救得回來嗎?我要帶著這個疤痕過一輩子了!別說權家,現在就是整個帝京最下賤的人看到我的臉都不會要我,我的人生已經徹底毀了!"

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容貌,她變成這樣,就算清家家財萬貫又怎麼樣,她依舊抬不起頭來,世界上那個男人願意和一個抽八桂過一輩子的.

"不會的,你相信我."清衍站在她身邊,手按在她肩上,"妤兒,放下你心里的那點執念,你就會過的很輕松."

清妤抱著執念妄想,最終導致自己變成了這個樣子,不人不鬼,他心疼清妤,也怪過清玥做事太狠,可是一切的源頭都在清家人的執念上.

如果清妤和清建業能夠善良一點沒有對失憶的清玥趕盡殺絕的話,清玥也不會對清家下死手,也不會讓張雪喝了毒藥,最後更不會直接毀了清妤的臉,追究起來,誰是誰非,也說不清楚.

"無論你再怎麼逃避,都還是一樣."

清妤一把將清衍的手甩開,"我不會讓任何人再碰我的臉."

清衍歎了口氣,轉身打開了房門,看著站在門口的人點頭,"小心一點,別傷著她了."

門口的人點頭.

清衍站在門口的位置,幾名保鏢進了門,緊跟其後的醫生和護士將准備好的藥品端了進去.

房間門合上的時候,清衍聽到了里頭傳出來清妤的叫聲.

"放開我!別碰我的臉!!"

"清衍!你怎麼能這麼對我,我是你親妹妹!!"

清衍坐在外頭的長椅上,眉眼低斂,雙手合十放在膝蓋上,一直聽著里頭的動靜.

小時候清妤穿著碎花裙,紮著羊角辮跟在自己身後轉悠的樣子還曆曆在目,可是現在物是人非,清妤再也找不回當初的童真,他也不會再毫無保留的相信父親了.

他們都需要在磕磕碰碰當中不斷成長起來,一步一步的成長起來,可是最後的方向是好是壞,卻不是他能夠左右的.

------題外話------

好像評論區是回來了對吧,愛你們,筆芯

把你們手上的票票都交出來吧,哈哈

上篇:205 別扭    下篇:207 照片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