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07 照片   
  
207 照片

g,更新快,無彈窗,!

同清家的訂婚宴才不過過去了一個星期的時間,權家閃電般宣布了權璟霆的婚期,定在年後初八的時候,新娘的身份並沒有做過多的說明,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不是清妤,各類版本的傳言眾說紛紜,有人說新娘是和清妤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還有人說這姑娘是權璟霆一直以來都深愛的女人,也有人說這女孩子是國外名門望族的千金大小姐.

但是也都只是傳言而起,權家並沒有做出過多的說明,留給了群眾足夠的想象空間,只不過婚禮的場面估計也是不小,權家難得高調這麼一次.

對于權家這次的婚禮還是有人覺得不太看好,之前就有傳言權璟琛和蘇珂的婚禮訂好了,結果不知道為什麼又黃了,權璟霆的訂婚宴更是一絕,聽說鬧出了不小的動靜,當天晚上清老爺子就被氣的住進了醫院里頭.

這權家的第三次喜事也不知道能不能順利辦成,眾人都十分好奇能夠拿下權璟霆的女孩子,是不是真的和傳聞中說的一樣,和清妤長得一模一樣.

再多的猜測也只是猜測,日子怎麼樣是人家自己過的,也不是任何人能夠干涉的,不過那姑娘的長相和權璟霆絕對配的上就成了.

連玥今天起了個大早,連著查了幾天的資料,也讓林楓和黑牙給她取了不少的資料過來,看了幾天之後,她還是決定去見見白洛.

這會兒權家人都還沒有起身,連玥鬼鬼祟祟的從權璟霆的房間摸回了自己的房間,正在洗漱間里頭刷牙的男人聽到了門合上的聲音,探頭出來看了眼,就看到空空如也的房間.

權璟霆轉身繼續刷牙,多此一舉,這麼些天了,不說權家人知不知道,傭人大部分也是知道他們睡在一起的,有什麼好躲的.

女孩子臉皮薄一些是真的.

連玥換了衣服正在穿鞋子的時候,手機上來了條信息,她低頭看了眼,上面顯示是藍印發過來的,

芯片已經找到了.並且安排了人加急送到了秦重手上,不過丁博士的遺體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夠從溶洞里頭取出來.

她抿唇,將手機收起來.

權璟霆換好衣服之後慢條斯理的站在了門前,伸手敲了敲房門,"該走了."

"你要陪我出門?"連玥看著他,"你早上沒有工作嗎?"

"沒有,正好這兩天陪陪你."權璟霆雙手放在褲兜里頭,站姿隨意.

她想了想,今天是打算去見見白洛的,也不知道白洛是不是認識權璟霆,帶著他過去會不會有點不好啊.

"你要去花店?"男人盯著她,目不轉睛.

老爺子向來是起的最早的,這會兒穿著唐裝在院子里開始打太極晨練,兩人牽著手出來的時候正好老爺子剛剛開始一會兒.

"爺爺."兩人齊聲叫了聲.

老爺子偏頭看著他們,手上動作未停,步子也沒變化,"要出門啊?"

"對."連玥回答道.

"不錯,這兩天你們幾個好像都起得挺早的."老爺子哼了聲.

權璟霆和連玥因為從來養成了習慣,也不喜歡睡懶覺什麼的,尤其權璟霆還有晨練的習慣,更加是起得最早的,跟著他的習慣連玥也是配合他的作息規律.

"你們?"連玥看了眼,除了她和權璟霆,這會兒還有人起了嗎.

"諾,那丫頭大早上就陪著璟琛晨跑呢."老爺子下巴朝著那邊的方向揚了揚.

連玥順著老爺子的方向看過去,就見到那邊的涼亭里頭,娜婭閉著眼睛靠著紅色的漆木柱子,整個人蔫蔫的,剛好權璟琛穿著運動服從她身邊跑過,視線落在娜婭身上之後收回.

"娜婭起的很早嗎?"連玥看著她那樣子就知道,肯定不是她自己願意起來的.

這丫頭精力旺盛,要是真的是自己願意起來的,也不會這會兒困成這樣了,估計是被人強迫的.

"在我之前就在那里打瞌睡了,一日之計在于啊."老爺子長籲短歎.

權璟霆看了眼腕上的手表,對著老爺子張口,"爺爺我們走了."

"去吧."

他拉著連玥往大門那邊過去,連玥視線從娜婭身上收了回來,跟著權璟霆走出去,這會兒還是去辦正事來的好,這丫頭的事情等到她得空了在過來好好的問問.

老爺子這一通折騰的差不多了,筋骨也活動的差不多了,將錄音機關閉之後拎在手上,側目就看到了權璟琛一邊摘耳機一邊往涼亭那邊的小姑娘那邊過去的樣子.

"這年頭的年輕人啊."老爺子心情不錯,哼著曲往客廳過去了.

權璟琛將耳機摘下來,額頭上的汗水浮動,原本堅毅額面容上透著性.感,他踩著運動鞋往這邊過去,正在抱著木頭重新做夢的娜婭嘴唇努了努,像是夢到了什麼一樣,秀氣的眉心緊蹙起來.

他低頭,看著正在做夢的小丫頭,白皙的面容水靈靈的,透著這個年紀獨有的清透,也不知道是不是夢到了不好的東西,她長而微卷的睫毛動了動,跟著緊了緊抱著柱子的手臂.

權璟琛伸手,不由自主的撫上了她還在緊蹙的眉頭,感覺到了旁人的觸碰,娜婭睜開了眼睛,帶著睡意的瞳孔迷離了片刻,逐漸轉回了清靈.

"你跑完了?"她抬手揉著眼睛開口.

"明天你也跟著我一起跑."權璟琛收回了手,語氣冷漠的說道.

娜婭揉著眼睛的手放下,"為什麼?我過來陪你晨練都是因為打賭輸給了你的緣故,我就答應陪你半個月,你還想讓我跟著你一起跑啊?"

這大叔還要不要臉啊.

"反正你過來也是閑著,正好動一動,否則的話臉會越來越圓."權璟琛說完這句話之後轉身往主樓那邊過去.

娜婭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臉,從額頭上到下巴,"那里有胖了?"

那邊男人越走越遠,娜婭急忙起身跟了過去,"你等等我,你才胖了呢,我明明纖瘦的很."

權璟琛被扯著手臂轉回來,看著小丫頭的表情,伸手捏著她腮,"你自己說說不胖嗎?"

這臉大的,快和倉鼠差不多了.

"是你們帝京的女人都太瘦了好不好,一個一個的跟排骨一樣,在我們家鄉,女人都是要胖一點才好看的,雖然我也不胖."娜婭哼唧道.

權璟琛也懶得同她多說什麼,松開手繼續往前走.

娜婭捂著被捏痛的臉頰哼了哼,真的是下手越來越沒輕重了,她的臉要是變大了,就是被他給揪的.

連玥帶著權璟霆很快去到了白洛的研究所里頭,其實她是不想帶著權璟霆過來的,只不過要是讓他自己一邊玩去,估計這男人真的會把她給拆了,還是帶在身邊安全一點.

飛魚計劃這麼多年了一直都是一個十分隱秘的項目,隱秘到所有人員的家人都不知情的程度,這點是從權璟霆書房里頭的資料里知道的,對家人保持隱秘的項目,連玥也起了好奇心.

她坐在副駕駛上,扯著男人的袖子開口,"那芯片里頭的東西真的這麼重要嗎?"

重要到需要這麼隱秘.

權璟霆看了她一眼,眼中閃過了什麼東西,語氣隨意,"某種意義上來說,是這樣的."

對于M國來說,這是十分重要的能源芯片,從上個世紀開始就一直研發的項目,到現在為止,那枚芯片里頭的東西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是尋常人所不能理解的重要.

"所以丁博士才會在臨終的時候讓我一定要將這東西交到你的手上."

在丁博士的眼中,他信任權璟霆,所以將這枚芯片能夠放放心心的交給權璟霆,他忠于自己的國家和人民,到現在為止,就算死,也不將這東西泄露出去.

"你大早上起來就是帶我過來這里?"權璟霆拉開車門站在看著對面的研究所.

連玥在他身邊站定,"那里是我帶你來,是你跟我來的."

自己非要跟過來還這樣.

權璟霆抬眸,對面研究所的牌子十分奪目,這地方是研究一些環保試劑的地方,說白了就和植物研究所差不多,也有產品出售,所以也是個盈利性的機構組織.

"丁博士的妻子在這里上班,白洛."連玥抬頭看著他解釋.

"丁博士,你怎麼知道的?"

連玥拉著他的手往前過去,"白洛每個星期都會到我那里去買花,今天正好是那個日子."

她打電話問過蕭曉了,到現在為止白洛還沒去過店里頭,這會兒是上班時間,她不在上班前過去那麼就是下班後會過去,一會兒她找個由頭跟上去就行了.

兩人在保安處辦理了登記,順利的進了研究所的大門.

"你自己逛逛,一會兒自己回去啊,不用管我."連玥松開拉著他的手就要走.

權璟霆反應過來一把將人揪了回來,"你要撇下我去哪兒?"

都把人給帶到這里了,還有把人給扔了的道理啊.

"我去找白洛啊."連玥回頭看著他,眼中滿是無辜.

"那你就不管我了?"男人咬牙切齒的開口.

連玥搖頭,"是你自己要跟著我來的."

說白了,你自找的,關她什麼事情.

權璟霆看了眼四周情況,反正也進來了,就當是逛逛了,也許白洛會知道,丁博士在出事之前和誰接觸的比較頻繁一些.

原本他是可以直接將人帶走詢問的,但是不到必要時候還是不能夠走這一步,畢竟丁博士的一提這會兒還沒送回來,在家人眼中,他還是活著的.

連玥踮起腳尖吻了吻他的嘴角,臉上笑容滿面,"我先走了."

權璟霆指腹撫過被她觸碰過的面頰,嘴角的帶著的笑意越發明豔上揚,這丫頭,是越來越讓人看不住了.

容業從展廳另外一個展廳出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站在門口的權璟霆,他抬頭看了看四周,這人怎麼會過來,這地方也不像是他會喜歡過來的地方.

"你怎麼會在這里?"容業走過去.

權璟霆視線懶洋洋的落在他身上掃了眼,跟著提起腳步准備離開,准備陪著這丫頭一天的,結果剛剛開始就被人給踹了.

"還是那麼目中無人."容業無語.

看了眼也還是跟了上去,這段時間他忙著容家的事情,也沒空過去權府看看,這憑空冒出來的清玥,他還是得問清楚的.

訂婚那天容正峰和蘇萍姚有事情沒過去參加,容業也大體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也就讓兩人安安心心的去辦事了,所以那天訂婚宴上發生了什麼事情,容正峰夫婦是不清楚的,到現在為止兩人都還在海外,容業這會兒得問問清楚清玥的事情,等到兩個老人家詢問的時候他最起碼有什麼說道.

那天他也是一知半解的,就聽到了兩個字,清玥.

當年清建國和容正峰也算是有點交情,容業或多或少也是知道,這清建國女兒墓碑上刻的名字是什麼,只不過這兩天一直沒空過去,這會兒好不容易碰上權璟霆了,肯定得把這事給弄清楚了才行.

連玥打著進來參觀的名頭過來的,自然也的裝裝樣子,剛剛從正門進入展廳,這邊很快迎上來了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女人.

"小姐您好,我可以為你進行參觀引領."

"謝謝."連玥欣然接受了對方.

她相信丁博士不會對白洛說出自己的研究情況,或者是具體數據之類的東西,但是其余的沒准跟白洛提起過,很多事情總得試探過才能弄清楚,有一個大體探索的方向才行.

跟著這位引路的小姐轉悠了兩圈之後,好不容易到了無菌實驗室里頭,連玥大老遠的就看到了被玻璃隔開的實驗室里頭正在穿著白大褂作業的白洛.

這里被分隔成了兩片區域,整個實驗室用玻璃分隔開來,完全開放式能夠呈現在人們眼前的地方,連玥上前一步,看著她盯著實驗台上各種顏色的試劑記錄的樣子.

"請問這里是?"

"這是我們化學試劑最先進行實驗的地方,里頭的是我們的實驗師."一旁的人熱情的介紹道.

連玥點頭,站在玻璃前看著里頭的人,將最後一管粉色的試劑放回架子上之後,白洛抬頭,帶著護目鏡的眼睛看到了外頭站著的連玥.

玻璃外的人沖著她招了招手,白洛摘了手套和眼鏡放下了手上的本子按下了自動門的開關.

"你怎麼會過來?"白洛看著她開口.

一直跟著連玥的管理員開口,"你們認識?"

白洛點頭,"認識."

"那這位小姐就跟著你了,白小姐正好要下班了不是嗎."

"沒問題,你去忙吧."

連玥站在玻璃前往里頭看過去,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面色柔和,"我一直以為你是公司白領之類的工作,沒想到你居然是個化學家?"

白洛身上這股理性的氣質,真的和她所學的東西有很大的相關出入.

"花店也需要殺蟲劑嗎?"白洛看著她笑道.

連玥搖頭,"我是跟我男朋友一起過來的."

白洛記得連玥的男朋友,氣質出眾,相貌和家世自然也是一等一的出挑,她這樣的工作性質有的時候需要泡在工作室里頭很長時間,三點一線的工作狀態,從來也不看什麼新聞報道之類的東西.

再加上權璟霆也不喜歡上新聞,所以剛開始白洛是並沒有認出來這是權璟霆,後來在丁寒的書房里偶然看到了權璟霆的照片,她才知道.

連玥的男朋友,是大名鼎鼎的權璟霆.

腦海里響起了丁寒曾經說過的話,她眼中閃過不明意味.

"既然你也忙完了,就帶我到處轉轉吧,他這會兒有事離開了,我一個人也是無聊反正也過來了."連玥看著她.

百洛點頭,帶著連玥四處在研究所里頭開始轉悠,有十分專業人士的介紹,當然連玥也是聽得津津有味,不過這趟過來的目的,也不是單純的為了和白洛逛逛而已.

既然有疑惑就需要去解開,連玥跟在白洛的身後,看著她繪聲繪色的給自己介紹的樣子,驀然的就想到了丁博士,在山里的時候丁博士談起自己的科研成果的時候,也是神采飛揚.

她剛才從帶著她轉悠的人口中得知,白洛雖然不是整個研究所里頭資曆最老的,但卻是成就最高的,自然也也是研究所花了大價錢留住的.

聽說她的丈夫是個出色的科研家,雖然不知道研究的是那個方向,但是所里領導也分了幾次到他們家里頭去,無論花了多少錢,她丈夫都是不願意過來就職.

連玥想到了丁博士帶著人去到冥淵的時候,好像上面已經斷了科研經費很長時間了,是他自己墊付的,一直撐著飛魚計劃的進行.

"我之前一直沒問過你,你丈夫現在是在哪兒?"連玥忽然張口.

正在給她介紹最新試劑的白洛停下了動作,抬眸看著她.

"你每個星期都給他買花,所以我好奇,你的丈夫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因為你也從來沒帶到店里來過."

是個人都會好奇的吧,別說連玥了,白洛了解這種好奇心,但是一雙眼睛卻還是盯著她.

"他啊,是整個世界上最聰明的,也是最傻的人."白洛像是想到了什麼,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

連玥看得出來她臉上的笑意,是發自內心的.

白洛轉頭,看著連玥的臉上多了幾分凝重,"你等我一下,我跟你一起去店里."

"你不上班了嗎?"

她卻並沒有回答連玥.

連玥站在原地,看著她大步離去的樣子.

白洛是個聰明人,無論丁博士有沒有對她說起過權璟霆,或者是飛魚計劃的事情,她多多少少應該也會知道一點.

丈夫失蹤了這麼長時間到現在,知道丁博士工作性質的白洛甚至都有可能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所以權璟霆如果出現在這里的話,她心里肯定會有波動.

畢竟在丁博士的眼里,他們所信任的也都是權璟霆而已.

連玥跟著白洛上了她的車子,剛剛坐定,卻不見白洛發動引擎.

她沒說話,等著女人開口.

"權少早上特地過來,是來做什麼的?"白洛轉頭看著她.

"他是送我過來的."

"送你過來."

連玥轉身看著她,"我是特地來找你的,至于原因的話,你應該知道."

白洛伸手發動了車子,腳下踩著油門滑了出去,"早上容少過來過研究所,一年前也有人過來找過我,有關我丈夫的事情他們詢問的很細致."

但是這些人卻都不是權璟霆的人,也不是權璟霆,白洛雖然在很多事情上都和丁寒有分歧,卻也不是不關心他的工作,雖然對于他在做的研究從來都不是很支持,卻也從來沒有阻攔過,從他的口中偶爾聽到的名字,就是權璟霆.

一年前不少的人都過來找過她,詢問的也都是丁寒的事情,她那時候就有了警覺,他們那樣的人從來都是不為人知的,但是如果某一天忽然引起了注意,確實並不算是什麼好事.

"我這一年都到你花店里去,一共見了權少數十次,他也都不認識我,所以我其實還是抱有幻想的."白洛苦笑.

現在看來,是她錯了,如果連權璟霆的人都來找她了,那麼說明,丁寒,可能是出事了.

"你知道我要問你丁博士的事情?"

"有關他的研究,我是一概不知,只不過偶然間聽到他提起了權璟霆的名字,這些年他所做的研究,聯絡的也都是權璟霆的人,恐怕我知道的也都沒有權少知道的清楚,現在你們都找上我了,是不是丁寒他....."白洛開口道.

連玥眼中情緒收斂的很平靜,"你說這一年來有很多人找過你,都是些什麼人?"

關于丁博士的科研團隊出事的情況帝京知道的人也就只有容業和權璟霆的人,這個研究是絕對保密性的,所以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放出風聲來,能夠在丁博士出事之後就找上白洛詢問情況的.

恐怕,和冥淵的事情個脫不了干系.

"我也不太清楚,我可以帶你回去調監控看看,我和丁寒時常不在家,所以客廳里頭是安裝了監控的,近一年的數據應該還在."

車子很快開到了白洛所住的小區,這里距離連玥的花店也就十分鍾的路程,這麼近的距離,也就是為什麼白洛每天早上都會都她店里買花的緣故,連玥仰頭看著四周的高樓大廈,距離白洛上班的地方可以算得上是很遠了.

她們研究所研究的只不過一些普通的化學制劑,多數用作熏香之類的東西,安神助眠的功效很多,並沒有含有劇毒的化學物質,所以研究所的位置也並不在城郊的位置.

白洛帶著她去到了二十層,將房門推開之後,連玥跟著她進了玄關.

"不好意思有點亂,最近都沒怎麼有空收拾."白洛將鑰匙放在玄關處,給她拿了拖鞋過來.

這房子的戶型不小,采光視野也都十分好,房間里頭的確是有點凌亂,地面上有些灰塵並沒有清掃,白洛和丁寒的工作性質一些資料數據都放在家里頭,也不會請鍾點工,很多時候都是兩人一起打掃.

"家里只有這個了,還是你要喝水?"白洛將冰箱里的罐裝果汁遞了過來.

"不用了,這個就很好."

這姑娘也從來不挑剔,倒是挺好說話的,這點白洛這一年跟她打了交道也都清清楚楚的知道.

"你跟我到書房來吧."

書房里頭和客廳的情況完全不一樣,整潔的一塵不染,光潔如新,連玥有些目瞪口呆.

"這里是他的地方,他很愛乾淨,見不得灰塵,我也就抽空打掃了這里一下."白洛解釋道.

她過去調監控的時候,連玥在書房四下打量,這房間里頭放著的都是一些她從來都不會去看的書籍,學術理論太強大,也就只有他們這樣的人回去查看.

空出來的一個架子上擺放著的都是一些獎杯和獎狀,最下方的架子上放著一張照片,照片上,有丁寒和其他幾個人.

連玥伸手將照片握在手上,這一看就是很長時間的照片了,色彩還是灰蒙蒙的,照片上丁寒站在最邊上毫不起眼的位置,中間的人.

她指腹撫過照片上的人,清建國.

在此之前她從來不知道清建國的長相,但是權家就有清建國的照片,連同秦尚林手上也有,就算不是朝夕可見的面容,她父親的臉還是一眼就能夠看得到的.

這時候丁寒應該剛剛二十出頭的樣子,清建國年齡也不大,算起來兩人相差的年歲也就是七八歲左右,最中間的男人年紀五六十左右的樣子,身上穿著白色的長袍,手上握著獎杯,表情凝重.

這邊白洛順利的將監控找到了,家里頭也很少有人會過來,所以推算尋找起來,也不算太困難.

"清小姐?"她看著拿著照片發呆的女人.

連玥拿著相框走到了白洛面前,將東西放在她面前,"是我冒昧了,我想問一下,這照片上的人,都是哪些人?"

白洛接過來看了眼,丁寒也同她說過這些是什麼人,他大學時候的導師還有一位,應該是他導師的朋友.

"這邊這位是丁寒的父親."白洛指著清建國身邊的男人開口道.

連玥看了眼,"那另外一位呢?"

"是他導師的朋友."

朋友?

"丁寒在做的研究項目就是跟隨他的父親,不過他的父親三年前已經去世了,當時那個項目好像當時已經擱置了快十年的時間了,不過對于旁邊這位我是真的不清楚."白洛將導出來的監控攝像遞給了連玥.

"這上頭都是來找過我詢問丁寒情況的人,但願這些能夠對你有所幫助."白洛開口道.

連玥接過來她遞過來的U盤,"你這麼信任我,就不問問我為什麼找你問這些事情,你就不怕我是什麼壞人?"

白洛笑了笑,"權璟霆是什麼樣的人我知道,他不會做壞事,丁寒曾經告訴過我,如果連權璟霆都變的唯利是圖,那麼這帝京,也就沒人能夠信任了."

這是這麼多年以來,權璟霆帶著手下的人拋頭顱灑熱血能夠得到的最好的回報,總是會有人對他們有無條件的信任,這邊是最好的回饋.

"不過我還是想要問問你,丁寒現在,到底在哪兒?"白洛盯著她,問出了這句想問卻不敢問的話.

丁寒的工作性質,時不時的失聯個把月並不算什麼,這是常態,但是整整一年的時間過去了,一點消息都沒有,反而過來尋找的人一波跟著一波,她心里其實已經最好了最壞的打算了.

連玥視線觸及到了桌上白色花瓶里的兩只新鮮的鳶尾花,這是書桌上唯一一抹亮色,這房間是整個家里頭最乾淨的地方,白洛這麼用心打掃,也是在等著丁寒回來.

"現在還不清楚."連玥始終還是沒能夠將實話說出來.

白洛也沒為難她,畢竟她也不是科研隊的人,也不是權軍的人,就是替權璟霆過來問話的人,怎麼會知道丁寒的下落.

"如果你們找到他了,請第一時間聯系我."白洛懇求道.

她眼中滿懷真誠,是長時間的等待之後,換來的希望.

"我會的."

連玥帶著東西出門的時候,腦海里總是環繞著剛才看到的那張照片,丁寒的父親是飛魚計劃最早的發起人,那麼父親和丁寒的父親,是什麼關系.

為什麼會出現在他們的一個頒獎禮上,並且一起拍了照片.

送走連玥之後,白洛轉回了客廳里頭,看著地面上的灰塵,和雜亂無章的客廳,她看了眼,將腳上的拖鞋摔在了玄關,走進浴室取了墩布和雞毛撣子出來.

蹲在地上開始擦地的時候,白洛看了眼茶幾上的鳶尾花.

也許再耐心等等,他總會回來的吧,反正也都等了這麼長時間了.

------題外話------

腦袋發昏,發昏,明天估計還得修文,腦袋疼

上篇:206 飛魚計劃    下篇:208 可疑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