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10 無人知曉   
  
210 無人知曉

g,更新快,無彈窗,!

既然答應了容業晚上的這頓飯在容家吃,那麼連玥和權璟霆自然就得到點了過去,在外頭晃悠了一下午,還跟著去了北部營地,跟著權璟霆和容業開了一下午的會,她自己在靶場練了會兒槍,林楓和黑牙都不同程度的陪著她打了一會兒.

一個下午也算是熬過去了,權璟霆的車子跟在容業的後頭,一起往容家過去.

連玥看著前頭銀白色的車子,張口問道,"容業的父母,是什麼樣的人啊?"

她來到帝京這麼長時間了,各家的傳言也聽了不少,但是容家的卻不怎麼多,只知道這也是個不能惹的人家,容正峰為人低調,掛了個閑職每天輕輕松松的,不在高位上,也不用操多少心思.

所以對于容家的事情,是真的沒多少傳言.

"容業的父親早些年曾經在東邊服役過,後來退回來了也就待在帝京里頭,原本是在國院里頭,但是容老爺子去世之後自己選擇退了下來,隨便掛了個閑職,沒什麼實權,但是卻也樂得自在."

就算沒什麼實權,容家這麼多年積累下來的人脈和實力是不容小覷的,所以就算容正峰這會兒什麼權利都沒有,也還是照樣能夠讓人禮讓三分.

"容業的母親是蘇平邦的親妹妹,在帝京大學里頭擔任過兩年的語言教授,值得一提的是她和你的母親曾經有過深交,兩人的關系也還算不錯."權璟霆同她解釋道.

這也是為什麼容業的母親要見清玥的關系,原本以為已經死去的孩子現在出現在了帝京,她自然是要好好見見的,無論如何,柳葉當年和她也是好友.

柳葉出身不算高,書香世家門第,出生的時候母親就死了,結婚之後一年父親也跟著亡故,所以清玥外公那一脈已經是沒什麼親人了,柳葉性子溫和沉靜,但是也並不是柔弱的女人,否則也不會有那麼大的勇氣跟著清建國去了.

當年蘇萍姚和柳葉的關系走的挺近的,兩人時不時會喝個下午茶什麼的,據說當年還是大學同學,柳葉家里不是帝京的,在帝京的朋友也不多,清家出事的時候蘇萍姚正好出國了,知道這件事情之後病了半個月才下得了床.

"意思是我媽媽和容業的母親關系很親近."連玥起了性質.

在權府這些日子,她聽到了蘇落英說了不少有關柳葉的事情,但是還沒從另外的人口中知道母親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理論上來講是這樣,她們曾經是大學同學,相互之間的了解自然是十分深刻的,你能夠從她的口中聽到不少有關媽媽的事情."權璟霆自然而然的叫了出來.

連玥眯眼看著他,嘴角笑意漸顯,"厚臉皮,誰同意你叫我媽媽了?"

"我到你家訂婚的那天就叫了,不過你那時候還小,聽不懂."權璟霆看著她,"再說了,如果按照當年爺爺的計劃,我們這會兒都已經結婚兩年了."

老爺子的計劃是在法定年齡一到就讓他們結婚的,只不過連玥丟了這麼些年,也是沒辦法.

"我問你啊,要是我不出現的話,你是不是真的就娶了別的女人了?"連玥興致勃勃的看著他.

如果在莫托爾的時候權璟霆沒能夠遇上她的話,是不是他們兩的人生都會發生變化,如果清建業沒有陰差陽錯的將她給帶回來的話,以後權璟霆的妻子,肯定不會是她連玥.

這樁婚事,也就在他們將平安扣解下來的時候就已經終結了.

"不會."男人斬釘截鐵的開口,絲毫不猶豫.

"為什麼?"連玥看著他.

權璟霆握著方向盤拐了個彎,面部表情的注視著前方,"因為除了你之外,沒有旁的女人讓我的心髒跳動."

在重新遇到連玥之前,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女人也能夠打動他,在他的眼中女人都是一樣浮誇靠不住的生物,一直到後來她一襲紅衣出現在了他的世界當中.

很多事情都像是冥冥中注定了的一樣,讓人沉溺于這樣的安排無法自拔.

"嘴上說的好聽,要是爺爺逼你娶妻,你還不是一樣得乖乖的去相親."連玥扯著他的指尖笑道.

"不會."

他不想娶的話,沒有人能夠逼他就范,這是這麼多年以來,權家人都知道的道理.

連玥笑著,雖然這人真的是不會說情話,但是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誠懇無比,不帶虛情假意,才是最讓人感動的.

"你說大哥是不是真的喜歡上娜婭了?"連玥這才想起來家里頭還有一個麻煩精.

權璟琛這樣冷清的人能夠讓宋輝特地將娜婭的錢包給送過去,這兩天兩人的相處模式也是看的連玥一愣,娜婭是因為不太清楚感情這東西,所以總是迷迷糊糊的,估計也是因為在基地里待久了的緣故,所有的人都將她當做一個小妹妹看待,都寵著慣著.

也讓她在面對比自己年齡要大的男人的時候總是有種分不清楚男女關系的界限,可是娜婭這樣就算了,權璟琛都這個年紀了,總不會還是分不清楚自己的心思吧.

"你操心這個做什麼."權璟霆將她縮回去的手抓了過來,"老大做事情自己有分寸,丫頭還小,估計也不會做什麼失格的事情."

但是真的看上了,誰管的那麼多.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娜婭要是真的和大哥在一起了,你什麼心態?"這才是她的關注點.

"你操心這些做什麼,這是他們自己的事情,別人也說不了太多."

這會兒這丫頭住在權家,還在權璟琛的對面那個空房間休息,誰知道以後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連玥歎了口氣的,但願是她多想了,權璟琛的妻子自然是權家長媳,需要端莊大方得體的女人,而不是娜婭這樣一個乳臭未干的小丫頭.

雖然權家現在的規矩不是很多了,但是難保以後權璟琛不是坐上那個位置的人,娜婭這樣的性子,也做不來第一夫人.

"你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安安心心的准備婚禮,過兩天我帶你過去試婚紗,我已經訂好了,你看看樣子喜不喜歡."權璟霆伸手過來,捏著她的臉頰揉了揉.

連玥眼中一喜,"你把婚紗給定好了,什麼時候的事情?"

為什麼她一點都不知道,蘇落英說了婚禮場地這些都不用他們操心,連玥只需要自己將婚紗和禮服都給定下來就成了,她雖然對這些東西沒什麼概念和要求,但是也多多少少是有些憧憬的.

"你的婚紗,自然是要我來准備."

抓著他的手指親了口,抱著他的手臂開始傻笑,很快,她也要結婚了.

那邊容業的車子很快開進了容家的院子里頭,緊跟其後的兩人將車子擺在了院子里頭,連玥站在院子里,看著四周的情況,這花園一看就被打打理的很好,主人是很用心的了.

那邊房簷下頭,已經凋謝的花架下頭放著兩架搖椅,中間一個青瓷茶壺格外惹眼.

這容業的父母年紀應該也不大,什麼時候就過上了退休老人的生活了,坐著搖椅慢慢搖.

"少爺回來了."傭人從酒窖波抱著紅酒過來的時候對著容業點頭.

"這什麼情況啊,把這酒都給取出來了."容業盯著他手上的紅酒.

容正峰酷愛收藏各種紅酒,光是容家名下產業就有連個酒莊,容家院子下頭的也做了一個冷藏窖保存紅酒,這些可都是容正峰的寶貝,輕易不打開,不是隨隨便便來個人就能從里頭取酒出來的.

"是先生吩咐的,夫人也同意了."傭人回應道.

夫人說是有重要的客人來,所以讓從酒窖里頭取一瓶上好的紅酒過來,這也是入秋之後第一次開酒窖,他們也是驚奇了一把.

容業還沒說什麼,就看到了那邊車庫里頭停著的一輛黑色車子,他臉色沉了沉,"誰來了?"

傭人看了眼,連忙回應,"是蘇先生來了,還帶著蘇大小姐一起過來的."

蘇平邦也是很長時間沒來過容家了,這次突然過來,還在連玥和權璟霆來的時候過來,這不是有點蹊蹺嗎.

"那個老狐狸來了,八成是從哪兒收到的風知道今天我們家容太太邀請你們兩位吃飯."容業走到權璟霆和連玥的身邊站定.

"來了就來了,你這做外甥的還能阻止自己親舅舅過來的."權璟霆毫不在意.

"那就進去吧."容業開口道.

蘇平邦特地過來,肯定是過來看看清玥,權家訂婚宴蘇家並沒有在邀請之列,但是也不代表這消息不會傳到蘇平邦的耳朵里頭,只怕他蘇平邦是第一個清楚知道信息的人.

況且蘇平邦當年也和清建國有些來往,他的女兒這會兒回來了,他可不是得過來看看詳細情況.

只不過非得挑在權璟霆在的時候過來,這不是給自己找難過的,這人很多時候說話可不是會留面子的那種.

權璟霆拉著連玥走進了容家大廳里頭,這邊沙發上容正峰夫婦坐在蘇平邦父女的對面,四人臉上都帶著淺淺的笑意,也不知道是不是說了什麼高興的事情.

可是連玥卻能夠看得到,他們的笑意都不達眼底.

容業將車鑰匙往茶幾上一扔,將正在說話的幾人給打斷了.

"舅舅過來了."他隨意的說了句.

蘇平邦對著容業笑了笑,帶著精致腕表的手掌落在膝蓋上,"我過來看看你媽媽,你這是從哪兒過來的."

"沒事的話少過來,醫生說我媽這病需要靜養."容業毫不客氣的說道.

蘇珂的臉色變了變,這麼多年了,容業說話還是這麼沒遮攔.

蘇萍姚心髒一直不是太好,這個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蘇平邦作為哥哥過來看看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沒什麼好挑毛病的.

"你這說的什麼話,你舅舅難得來一次."容正峰盯著自己兒子開口.

"媽,權璟霆和他媳婦過來了."容業沒搭理他,看向這邊還在淺笑的蘇萍姚.

聽了容業的話,幾人起身就看到拉著連玥走進來的權璟霆,兩人身上穿著同色系的大衣,面容精致,如同從畫中走出來的人一樣.

蘇平邦盯著連玥看了半響,這就是清建國的女兒.

"權少."

"權少."

蘇平邦帶著蘇珂打了招呼.

容正峰微微頷首,算是和權璟霆打了招呼,這些都是從小看到大的孩子,也不用這麼客套.

"你,就是清玥吧孩子?"蘇萍姚走過來,看著她臉上帶著微笑.

如同春風化雨那樣的柔和笑意,連玥打量了蘇萍姚一眼,保養的很完美的女人,從她精致的面部輪廓能夠看得出來容業這張臉是像誰,她身上穿著簡單的紫色毛衣,一條黑色過膝棉群,腳上踩著白色的毛絨拖鞋.

她身上透出來的那股子書卷氣,是旁人所沒有的東西,這是多年良好的教養形成,不是一朝一夕能夠編排的出來的.

"您好,我是清玥."她點頭回應.

連玥分明看到她眼中的光芒,和眼角帶著的濕潤,蘇萍姚伸手過來,拉著她的手,"孩子,我是蘇阿姨,我和你媽媽是朋友."

"蘇阿姨."連玥跟著叫了聲.

蘇萍姚拉著她走過去,連玥回頭看了眼權璟霆,男人伸手在她頭頂揉了揉,算是安慰.

蘇珂視線落在連玥臉上,得到訂婚宴上的消息的時候她也被驚呆了,清家這出戲可比電視劇要精彩的多了,整容換人,魚目混珠就算了,清建業帶回來的,居然是權璟霆正兒八經的未婚妻.

就算是倒黴一千次也不會遇到這樣的概率,清家這是什麼運氣.

自己給自己撿了個炸彈回來.

蘇萍姚拉著連玥坐在了自己身邊的位置,越看越覺得歡喜,"你長得真的是挺像你母親的."

她閑暇無事的時候都喜歡待在家里頭看看書,也懶得出去湊什麼熱鬧,所以連玥到這帝京這麼長時間了,要不是鬧了這麼一出,她估計也見不到連玥一次的.

這面容,是真的挺像柳葉的,其中中和了清建國的相貌,繼承了父母雙方的優點,出落的十分好看.

"我讓容業去邀請你們的時候害怕你們都忙著也沒空過來吃飯,沒想到你們都應下了."蘇萍姚臉上帶著喜悅之情.

這人既然也回來了,蘇萍姚也知道什麼話該問什麼話不該問,剛剛第一次見面的孩子,確實不能夠問的太多了,這樣顯得不禮貌.

"對了,我聽說你們的婚事定下來了,什麼時候?"蘇萍姚笑著.

連玥能夠感覺到蘇萍姚拉著她的手心是何等的溫暖無比,她身上帶著的味道就是十分讓人舒服的,聞著很舒心.

"年後初八."連玥老老實實的開口.

"這樣啊,當年你還小的時候,要不是晚了權家一段時間的話,恐怕今天你就是我的兒媳婦了."蘇萍姚笑呵呵的說.

"啊?"

連玥可不知道還有這麼一段過往,柳葉和蘇萍姚的關系已經好到這地步了.

"咳咳......"容業捂著嘴咳了聲,"媽,都挺忙的我們先吃飯了再說."

平白無故的說這個做什麼,當權璟霆的情敵,他夠這個格嗎,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了好不好.

"對,我們先吃飯."蘇萍姚起身看著蘇平邦和蘇珂,"哥哥也一起吧,也難得來一趟."

蘇平邦點頭,跟著一起進了餐廳里頭,容正峰和權璟霆說了幾句話,這邊容業也插進去,三人聊了起來,蘇平邦坐在連玥和蘇萍姚的對面,雙眼看著對面的女孩子,陷入沉思當中.

"清小姐這些年是在哪個國家生活呢?怎麼沒想著回帝京呢?"蘇平邦看著連玥,狀似無意的開口.

正在和蘇萍姚說話的連玥收了視線,看著問話的蘇平邦,"我定居在T國."

蘇平邦正在夾菜的動作停了停,T國那是個什麼地方,常年戰亂不休,一片焦土,連同本地人都在逃離的地方,連玥是在那個地方生存的.

"至于帝京,沒什麼回來的必要也就沒來."連玥隨口說道.

"這樣啊,是我唐突了,不該問這樣的問題,清小姐別介意."蘇平邦開口道.

蘇萍姚聽著自己哥哥問出來的話也是變了變臉色,這是什麼問題,當年清家的案子鬧得那麼大,柳葉和清老爺子也都死了,所有人都以為清玥是在那場火里燒死了,這帝京于她而言,是一個傷心的地方,雙親慘死,還問人家為什麼不回來.

因為照顧連玥的情緒,所以她想問的問題也都壓下了,他倒好,隨隨便便就問了出來.

"那清小姐現在是做什麼職業呢?"蘇平邦跟著問.

連玥想了想,"我帝京開了花店,這算嗎?"

蘇珂抬頭,誰都知道這花店是清妤名下的,帝京可沒多少人認識清玥這個名字.

"我問的是清小姐在國外的工作,不是到帝京來的,你在國外的時候是依靠什麼謀生的呢."

連玥看了眼蘇平邦,她總感覺這人說話的時候,眼中透著一股不真誠的感覺,很強烈,好像一直眼睛冒綠光的狐狸一樣.

"抱歉,我也沒什麼一技之長,在那樣的地方,也就是打點零工過過日子."連玥微微頷首.

這邊容業聽到她的話,差點沒把舌頭給咬了,她打零工,那世界上那麼多的組織都不用活了,去年IE接受的委托案可是排名第一的.

"哥你嘗嘗這燉肉怎麼樣,燉了兩個鍾頭的."蘇萍姚指指他面前的盤子.

當年秦尚林將連玥帶走,兩人遠離故土孤苦無依的在國外,日子能好過到哪里去,如果沒有清尚林的照拂,恐怕連玥連命都沒了,還談什麼念書不念書的.

這孩子在外漂泊了這麼長時間,也十分可憐,蘇平邦這是在挖人家的疤痕啊.

那天蘇葉洋洋得意,說的就是權璟琛和蘇珂訂婚的事情,沒想到也不過幾個月的事情,物是人非,蘇珂和權璟琛的訂婚最終還是取消了.

"清小姐為人聰慧無比,將花店打理的井井有條,怎麼能說是沒有一技之長呢."蘇珂一雙眼睛定定的瞅著她,好像要將她整個人看穿一樣.

"那是蘇小姐謬贊了."

蘇珂原本就對清玥沒多少興趣,原本她和這位清玥在權家過中秋的時候也沒多少交流,當初是本著妯娌的關系相處的,可是現在,她和權璟琛也退婚了,既然沒了成為一家人的可能性,那麼就更加不會對她有多少關注的.

權璟霆和容正峰說話的時候手上未停,時不時的給連玥碗里頭夾了點菜.

"我也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按照當年你母親喜歡的飯菜給你安排了,我看你也不挑食什麼都吃."蘇萍姚看著連玥的動作說道.

如果不是現在連玥正在努力的將權璟霆給夾過去的茄子堆起來的話,她還真的認為這丫頭不挑食.

這權少是不知道連玥不喜歡吃茄子嗎,怎麼光是給她加這個茄子呢.

蘇平邦看了眼這邊聊天的三人,這麼多年容正峰都沒將他這個哥哥放在眼中,現在也是一樣,連著這兩個小子一起氣他呢是吧.

"那尚林這麼多年是在做什麼工作呢?"蘇平邦再次開口.

所有人都知道不光連玥沒死,連著秦尚林也沒死,也是他將尚在繈褓當中的清玥給帶走的,清尚林是清老爺子手把手調.教出來的,本事自然是不小的.

既然要好好的保護清玥的話,為什麼帶著她去了T國,而不是別的國家.

"干爹現在退休了,手頭上的生意也放下了,正在環球旅行."

"這樣啊,你能不能給我一個他的電話,當年我們也是朋友,故友歸來,我自然是要去拜訪一下才是."蘇平邦詢問道.

清玥也沒扭捏,將秦尚林的號碼報給了蘇平邦,對面的人用心記下來之後點頭,"我那邊還有事,就先不陪你們吃飯了,先走一步,麻煩清小姐同尚林說一聲,得空的時候我會去看他."

蘇萍姚也沒多阻攔,蘇平板這麼問東問西的,走了也好,能清清靜靜的吃頓飯了.

蘇珂和蘇平邦一起走出了容家的客廳,這會兒他臉色緊繃的難看,她也懶得上前去詢問.

"我先走了爸,公司還有事情要處理."蘇珂簡單的和蘇平邦道了別之後上了自己的車子.

司機等到了蘇平邦之後發動車子,駛離容家,蘇平邦看著自己手上的那串號碼,心里的那股暗沉越來越重,原本只不過是挑著時間過去看看蘇萍姚的,沒想到竟然遇到了清玥和權璟霆.

因為訂婚宴的事情他還沒從震驚當中走出來,清玥就算了,可是清尚林居然還活著.

他指尖動了動,將寫著號碼的紙片扔到了公文包里頭放好了.

"先生,回辦公廳嗎?"前頭的司機開口問道.

"不,去清家."

必須去見見清建業,好好的問問他是怎麼把這麼一個大麻煩給帶回來的,秦尚林當年可是清建國身邊的人,清建國的事情他都清清楚楚.

過了這麼多年了,原本應該被掩蓋起來的東西全部面臨著被挖出來的風險,他的心可是一點也靜不下來,亂糟糟的.

連玥和蘇萍姚相處的很好,她給人的感覺和蘇落英給人的感覺完全不同,蘇落英是屬于精明干練,優雅到讓人有種距離感的長輩,但是蘇萍姚卻不一樣,她身上透著知性的溫柔,像是一個和你相處多年的長輩那樣的溫和.

"你跟我上去一下,阿姨有東西要給你."蘇萍姚說著拉著連玥起身.

沒管在客廳里頭的三個男人,蘇萍姚帶著連玥到了二樓,進了自己的房間里頭,床頭掛著容正峰和蘇萍姚的照片,也不是什麼老照片,應該也是前幾年拍的.

連玥站在房間里頭,看著蘇萍姚走到電視櫃那邊蹲下開始翻找,拉開了抽屜之後從最底部取出了一本相冊出來,領著她坐在了床尾的貴妃榻上.

"你看看,你從小離開父母也沒見過他們長什麼樣子,偏偏清家也被燒了,這些照片是我和你媽在學生時代的時候拍的,這個最好看的,是你媽媽."蘇萍姚指著照片中間的女人說道.

清家被一把火燒了個干乾淨淨,什麼也都沒留下,估計權家也沒什麼照片了.

"我知道."

秦尚林給她看過全家人的全家福,那是他放在錢包里頭的,也是唯一一張了.

"很漂亮吧,你媽媽那時候可是我們的校花呢."

柳葉原本長得就不錯,加上了清建國的基因才能夠將清玥生的這麼好看,說起來這孩子也是足夠會長的.

"這個,是當年你父母結婚的時候,我給他們拍的."蘇萍姚將最末尾的一張照片遞了過來,上頭柳葉穿著一身旗袍,和清建國比肩而立,兩人笑的十分燦爛.

"你是個苦命的孩子,如果當年我能夠在她身邊陪著她的話,也許她就不會點火了."蘇萍姚歎息.

當年清建國的案子出來的時候她正好在國外交流學習,回國的時候一切都晚了,她這些年都還在捶胸頓足,當年為什麼沒能夠陪在好友身邊.

很多時候,這個世上過多的陰差陽錯,讓人惋惜.

"阿姨,我爸爸是真的販賣情報,背叛國家嗎?"清玥看著蘇萍姚,問出了這些天以來最好奇的事情.

從始至終,她只聽到了別人說的,蘇落英和權老爺子都沒有對她說過任何有關當年案子的詳細情況,那樣板上釘釘的事情,如果不是真的做了那樣不可饒恕的事情,恐怕清建國也不會選擇自殺,從他不為自己辯解那一刻開始,一切就已經注定了.

權老爺子因為這件事情難過了很長時間,打死他也不會想到清建國會這麼做,可是事已至此,他們也是無力回天,就算是權家,也無法干涉.

蘇萍姚低著頭,看著相冊上的照片,半響之後開口,"我並不是很清楚這件事情,我和你父親也不算熟悉,一年也見不到幾次面."

這算是回絕了她的問題.

"但是,他身上那股子正氣,比正峰都來的凌然,否則的話你媽媽也不會愛上他."

連玥迷茫的看著她,蘇萍姚笑了笑,將照片遞給她,"我了解你的媽媽,她是這個世界上最柔軟,卻也是最堅強的人,她看上的人不會有問題,可是當年的案子我們誰都說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孩子,你也回來了,這麼多年過去了,安安穩穩的過一生,別在被這些事情煩擾,這些都過去了."

也許,這就是權老爺子和蘇落英不同她說的原因,斯人已去,再去追究當年的案子有什麼意思,活著的人才是最重要的,權年一輩子昂首挺胸,在他的眼睛里頭揉不得沙子,清建國的案子在他心里也許已經是定了,才會不被提起.

"當年我沒能在你母親最需要我的時候在她身邊,等到我回來一切都晚了,但是無論如何,孩子,還能見到你,我已經很滿足了."蘇萍姚扶著她的長發,笑的溫柔.

"扣扣......"門口傳來響動聲.

兩人抬頭看過去,就見到站在門口的容業,"媽,你該把人家媳婦兒還給他了,再不下去的話這人就上來了."

"看樣子你和璟霆的感情很好."蘇萍姚笑了笑.

連玥拿著照片起身,"那阿姨我先走了,有空的話我會在過來看看您."

"一定要常過來."

權璟霆看到下樓的女人,上前牽著她的手,同容正峰夫婦告別,車子開出容家的時候,連玥還是低頭看著上頭的照片.

"別想了,再怎麼多想也是無異,笑一笑."男人說著手捏捏她的嘴角.

連玥嘴邊扯出輕微的弧度,這件事情,還是得回去好好的問問秦尚林,當年的事情,恐怕沒人比身在其中的秦尚林更加了解.

------題外話------

有沒有快高考的小可愛啊,提前祝大家能夠金榜題名啊啊,還有,多吃點粽子,讓屈原保佑你們喲,吼吼,愛你們端午節快樂

上篇:209 仇恨    下篇:211神秘組織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