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14 監護人   
  
214 監護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大年初一早上,權老爺子有到廟里頭去的習慣,秦尚林和秦重也都陪著過去了,家里頭的人起的都很早,今天是年初一,就算有工作的也都擱置了,新年頭一天,所有人臉上都是舒心的.

連玥和權璟霆下樓,打算一會兒一起出門轉轉,帝京過年的廟會連著要辦到正月十五的,這幾天可是有的人腦了,況且這附近也有幾個古鎮,那里的風土人情更加濃郁,難得權璟霆有這樣的假期,自然是要好好去轉轉的.

一家人坐在餐桌前面,老爺子和秦尚林父子已經出門去了,這會兒就只有權豐夫婦帶著幾個孩子,權雨琳下樓下的早,這會兒坐在權豐身邊吃早餐.

"清玥和璟霆,昨晚上不是試過了婚紗了嗎,合不合適?"蘇落英坐在位置上,撕著手上的面包問道.

連玥杯子放了下來,"很合身."

這權璟霆也沒特地去量過她的尺寸,怎麼能夠給的這麼准確的,每一寸布料都及其合適待在她身上,不松不緊,合適極了.

"那就好,不過我是真的好奇這婚紗長什麼樣子,他保密工作做的緊,婚紗送過來的時候是一眼都沒讓我看到的."蘇落英語帶埋怨的看著自己兒子.

說是要在婚禮那天正式亮相,她這心里是真的十分心癢,格羅做的婚紗,這十多年了頭一件,她卻沒看到一眼,那可是所有女人的夢想.

"我聽說了,那是格羅大師親手做的婚紗,權小弟有一套啊,能夠說動封筆多年的格羅動手做婚紗,本事不小啊."權雨琳沖著自己弟弟眨眨眼睛.

"肯定也不容易."蘇落英附和道.

連玥側目,身邊的男人面色自然的用著早餐,絲毫沒有因為她們的話而有什麼動容,她好奇,這人是怎麼說服格羅大師的.

"你們朋友的請帖都發出去了嗎?這邊該宴請的親戚朋友已經沒問題了."蘇落英開口道,"我們權家這麼多年來第一次辦喜事,得大氣些,該邀請的一個都不能忘記了."

"您放心吧,我在帝京也沒什麼朋友,該給請帖的我也都送過去了,婚禮那天他們都會過來."

權家這二十多年來遇到的最大的喜事,這三個孩子里頭第一個結婚的,就算蘇落英有意識的去控制自己不大操大辦,也還是沒辦法遏制規模.

所以初八那天國內外的各界知名人士都會過來參加婚禮,其中自然不乏身份尊貴或者是各國皇室成員,家權家周邊的一些親戚朋友更加是應該邀請,所以這人數,的確是越來越多.

"過兩天我帶你到美容院去,快做新娘子了,自然是需要好好保養的,從頭皮到腳趾都得好好的養養.你這麼水靈好看,當然要在婚禮上驚豔全場!"權雨琳抹著面包對著連玥說道.

他們家權小弟的新娘子,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看的.

"好那就先謝謝你了."連玥看著她的樣子笑道.

權雨琳擺擺手,"不用這麼客氣,我們都是一家人,順便把娜婭也給帶過去,好好的滋養滋養,讓她給你做伴娘."

那麼水靈靈的小丫頭,不用白不用.

"說起來伴郎是誰啊?"這個是重點問題.

連玥看向了旁邊的權璟霆,伸手戳戳他,"容業嗎?"

男人抬手,給她嘴里塞了一塊小餅干,對著權雨琳回了句,"容業."

"啊?就一個伴郎啊."權雨琳嘟囔了兩句.

那不是就只能配一個伴娘了,不是應該找幾個俊男美女去台上走兩圈的.

連玥嚼著嘴里的小餅干,權璟霆指腹微動,捏著小餅干過去,再次送進她口中一塊之後將牛奶杯子送到了女人嘴邊,看著她喝下去.

初步定下來的就是容業,他向來不喜歡太過繁瑣,這些無關緊要的人多幾個少幾個沒什麼區別,人太多了,到時候也是麻煩.

蘇落英點頭,這婚禮到現在還是沒准備的完全,過兩天她還得忙.

"你們這兩天都好好玩玩,不過也得注意安全,尤其是你,聽見沒有."權豐給權雨琳撥了個雞蛋放在她盤子里頭.

這丫頭是出了名的闖禍精,為人不著調也就算了,現在還帶著一個娜婭,要不是有權璟琛的人跟著,這闖禍精都不知道出多少回事兒了.

而且這兩天帝京的情況好像有些不對勁,他手底下的人上來報告說是從前幾天開始,帝京陸陸續續來了不少身份不明的人,看上去都不是什麼善茬,清家被襲擊的事情現在也還是不清不楚的,難保不會有人盯上權家.

或者說是,那些身份不明的人不會是沖著權家來的,女孩子在外頭總是得注意安全,小心一點總是沒錯的.

"知道了爸,大過年的你一早就開始說我,我會小心的."權雨琳哼了聲.

"你爸說的對,你這兩天帶著娜婭小心一點,別總是毛毛躁躁的,秦重年後就會將娜婭給帶回去,你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和娜婭多玩玩,帶著她多走走看看,但是可別鬧出什麼問題來,到時候人傷了碰了可就不好了."蘇落英吩咐道.

相處這段時間,蘇落英還是挺喜歡娜婭的,小姑娘性子活潑開朗,在帝京這段時間家里頭也熱鬧的很,可是無論璟琛對人家是什麼心思,這秦尚林才是娜婭的監護人,他們要將人給帶走,自然權家是無法阻攔.

這小丫頭是不是真的和他們家璟琛有緣分,這個要看命了,如果璟琛是真的看上了,恐怕最後娜婭也還是會回到權家來,但是蘇落英最擔心的就是,娜婭心里頭對權璟琛是沒這個意思.

到時候也只是他們家兒子一廂情願而已.

權璟琛握著筷子的手頓了頓,娜婭要被秦重帶回去的消息,也是昨晚上秦重提前和蘇落英說的,這人在權家打擾了這麼長時間也不是個辦法,連玥的婚禮結束之後,秦重就將娜婭帶回基地了.

雖然不清楚娜婭和權璟琛的感情是什麼樣的,但是秦重了解娜婭,這丫頭的世界里頭感情這東西就跟鑽石一樣的數不勝數,她上次都還能夠扒著容業的褲腿要嫁給容業,這次就算和權璟琛說了什麼.

那也是小孩子的話,不作數的.

"我知道,你放心吧,爸我還要一個."權雨琳說著看向了權豐.

權豐手上剝好的雞蛋放在了她面前的盤子里頭,"多吃點."

娜婭站在樓梯上,一夜未眠的臉色不是太好,她清楚的看著權豐和權雨琳父女之間的親昵,權豐這樣在外頭不苟言笑的人,面對自己的家人,總是多了幾分柔軟.

從前她爹地也是這樣的,無論在外面再怎麼厲害,回到家里頭總是笑呵呵的,嘴邊的絡腮胡子總是紮著她的臉頰.

爹地死的那天,天氣很好,娜婭從學院回到家里頭就看到了偌大的客廳里頭,滿滿當當的親戚坐著,爹地的尸體被蒙了一層白布,放在客廳中央的位置.

警察只是從掉落在爹地身邊的手槍上提取到了他一個人的指紋,還有射入他胸口的子彈口徑,和那把手槍的型號吻合,最後拍板定案,爹地是自殺的.

時至今日,她自己都還沒有想清楚,為什麼爹地會自殺,那樣性子豪爽的爹地,無論如何都不會選擇自殺.

"娜婭下來了,快過來吃早餐."蘇落英先看到了站在樓梯上的孩子,開口招呼道.

權雨琳咽下嗓子眼里的水煮蛋,差點沒被噎死過去,她喝乾淨了牛奶看向娜婭,剛想開口說什麼,卻感覺到了她臉上表情的不對勁.

"你怎麼臉色這麼難看,是不是昨晚上又熬夜了?"連玥盯著娜婭有些憔悴的神色.

前兩天還咋咋呼呼的跟個小太陽一樣,怎麼今天就變成了霜打的茄子了.

"我昨晚上看了一部電影,所以睡得很晚."娜婭拉開椅子,說話的聲音有些小.

"看看你這個樣子,今天還能出門嗎?吃了早餐好好的去休息一下,別總是想著出去瘋玩."連玥給她拿了兩個三明治放在盤子里頭.

娜婭低頭看著她遞過來的食物,沒有說話.

"娜婭,你看的什麼電影啊,能讓你看成這樣?"權雨琳盯著她.

有些不對啊,就算是一晚上沒睡覺,也不至于這麼快就憔悴成這樣,看著莫名的有種身心俱疲的感覺.

"吃了早餐再上去睡會兒,我看你的臉色太差了,今天就別跟著雨琳一起出去了."蘇洛英伸手摸摸她的腦袋.

這小姑娘,今早上這麼安靜他們還不習慣了.

連玥盯著娜婭,這小丫頭恐怕不是單純的沒有睡好吧,她明顯的能夠感覺到娜婭身上的情緒低落,就跟被烏云籠罩住一樣,整個人蔫蔫的起不來,以往就算是她連著熬夜三四天,也不會是這樣的.

就算身體疲憊了,這小丫頭也是內心向陽,無比充滿活力的一個,今早上這是怎麼了.

"那你今天不跟我出去了?"權雨琳對著娜婭問道.

小丫頭點頭,咬著三明治開口,"我還得上去補覺呢."

得,今天一天又沒什麼伴兒了,只能她自己孤零零的出門去了.

權璟霆放下筷子看了看盯著娜婭發呆的連玥,握著她的手起身,"走了."

"我們出門了."他沖著餐桌上的人開口.

"好好玩啊."蘇落英回了句.

連玥的視線從娜婭身上收回來,這小丫頭,肯定有什麼問題,否則的話不會是這個樣子.

看著手牽手一起離開的一對璧人,權雨琳長歎一口氣,沒天理啊,一個人出去玩的話,會不會被嘲笑的說.

權豐和蘇落英是要出門去拜年的,兩人簡單的收拾之後就出了門,餐桌上很快只剩下了權璟琛和娜婭兩人,對面的小丫頭埋頭咬著面包,但是實際上卻沒吃進去幾口,剛才連玥遞過去的三明治都沒吃幾口.

按照從前早上的慣例,這會兒她已經將自己手邊的可食用物體全部都吃的干乾淨淨了,這會兒食欲不振,臉色不好,一看就是有問題.

"我吃飽了."娜婭拉開起身准備往樓上去.

"等等."權璟琛開口叫住了離開的女人.

他兩步跨過去,在娜婭面前站定,低頭看著自己胸前的小丫頭,"說說,出什麼問題了?"

"沒什麼問題."她搖頭,准備繞開男人.

"沒什麼問題你會是這個表情?你是想騙我,還是騙別人?"權璟琛伸手拉著她的手腕往前上樓,還沒走出幾步,就感覺有什麼東西滴落在自己的手掌上,涼涼的,有些刺骨.

他轉身,就看到低著頭的小姑娘伸手抹了把眼淚,權璟琛急忙放手,握著她的肩膀語調柔和,"是我碰疼你了嗎?"

娜婭搖頭,將他推開,"沒事,我就是想到昨晚上看的那個電影了,我回房間休息了,你不用跟著我."

她這會兒的情緒明顯的低落很多,頭頂都籠罩著厚厚的烏云,權璟琛也從來沒有哄過女人的經驗,而且還是娜婭這樣無厘頭的女孩子.

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況且那些小丫頭剛剛眼淚掉下來的時候,他心都軟了,生怕自己一句話她就更加難過,也沒多問什麼.

娜婭合上房門,站在門口的位置,手機里頭那份被她刪除的文件這會兒又被人重新發送了過來,緊跟著還有一條信息.

上面是一串地址,應該是約她去見面的時間地點.

到現在娜婭還是不認為,連玥會是殺死她父親的人,老大對她那麼好,怎麼可能會是殺死爹地的人.

肯定是騙她的.

可是當時爹地死亡的事情疑點那麼多,現在重新回想起來,才發現很多事情都串聯不起來,一點一點,就連連玥的出現都是那麼詭異的.

在爹地死去之前,她從來沒有見過連玥,也不曾認識她,也是在葬禮那天,連玥才出現,將她帶到了IE,這一晃也過去快五年的時間了.

這些年連玥對待她,跟親生妹妹沒什麼兩樣,到昨天為止,她都並沒有懷疑過連玥是殺死爹地的凶手.

......

帝京城郊有個傳統村落古鎮,這些年因為傳統村落的保護和傳統文化的傳承,這里的傳統房屋得到修繕和重新構建,周遭環境得到了治理,山清水秀,如同繁華都市當中的返璞歸真的的最好地點去處一樣的.

一條清澈的溪流環繞著整個村落,青石板鋪建的道路上透著濕意,青磚紅瓦,帶著M國傳統建築的風格和傳承,因為發展旅游業的緣故,這里的時常能夠看得到背著背包過來旅行的游客,因為過年的緣故,這里從一個星期以前就已經熱鬧起來了.

大年初一這天,就更加是熱鬧非凡,燈展和戲劇,這一條街上傳統手工藝小吃也滿滿當當的擺了一條街,不少年輕人特地從市中心過來,來這里走一走,感受一下深厚的風土人情,每家每戶的房簷下都掛著紅色的燈籠貼著毛筆字的對聯.

空出來的一條街上頭頂用各色的絲線串聯起來,掛滿了各色的花燈,五顏六色的錯雜在一起,格外的好看,連玥仰頭看著頭頂的花燈,隨著權璟霆的腳步一點一點的往前挪動.

四周不時的能夠看得到手牽手路過的情侶,沿途的人看到兩人的面孔都微微訝異,這個世界上還能在找得出來比這兩人更加相配驚豔的顏值嗎.

簡直驚為天人.

"你以前過來這里逛過嗎?"連玥收回了視線,對著邊上的男人開口.

權璟霆出門的時候被連玥強迫著換上了一件楓紅色的大衣,理由很簡單,這大過年的日子,這麼喜慶的日子,不應該穿的黑乎乎的,一點也不應景.

這樣不是很明豔的顏色也十分的襯的起權璟霆,男人俊美無儔的面孔這會兒看上去更加的豔麗,他握著連玥的手踹在口袋里頭,慢悠悠的走在巷子里頭.

"小的時候來過,後來長大也就沒時間過來了."權璟霆同她說道.

這里從前開始過年的時候就十分的熱鬧,無論是唱戲還是花燈,都能夠感受到這里的居民對于生活的熱愛和熱情,這些年雖然商業化發展的十分迅速,這里好像也並沒有被影響多少.

除了前來感受節日氛圍的人多了一些之外,其余的也沒什麼別的影響,沿途路過的人絡繹不絕,來到這里的人都會不自覺的放慢腳步,慢慢的感受這里的慢生活.

"那個好香啊,我們過去看看."連玥拉著他往前頭一個賣傳統糕點的小攤過去.

攤主是個年輕的女人,身上穿著紅色的棉襖,看到過來的兩人笑呵呵的張口.

"小姑娘長得真是好看,這是你男朋友吧,你們兩個可真的是相配啊."老板娘說話帶著一股帝京口音.

"謝謝你,我想要這個,這是糖果嗎?"連玥指著她面前整齊擺放好的花生糖問道.

"這是花生糖,我們這里過年都要做這個的."老板娘熱情的招呼,"要不要嘗嘗,我們家的花生糖做了一些改動,不會那麼膩,最適合你們這樣的小姑娘吃了."

"給我拿兩份吧."

老板娘取了紙袋過來開始給她裝糖果,一邊裝一邊開口,"我在這兒開了這麼長時間的店了,還從來沒見過那對情侶像你們一樣長得這麼好看的,跟電影明星似得,你們是帝京人嗎?"

這樣的兩個人要是真的帶上墨鏡,指不定就有人認錯了,可是她也沒看到電視上有這兩人的臉出現啊.

"我們是."連玥笑著回了句.

"給."老板娘笑呵呵的看著兩人.

權璟霆遞了紙幣過去,伸手接過了老板娘遞過來的紙袋子,連玥從里頭掏了塊糖捏在手上咬了口.

"味道不錯,好吃."她說著將遞到權璟霆嘴邊,"嘗嘗."

男人咬了口,牽著她往前走去,甜膩的味道在舌尖散開,他向來不喜甜食.

老板娘掏出手機拍了張兩人的背影,看著手機上牽手離開的兩人感歎,"真是生的好看極了."

照片上男人高大俊美,單手拎著紙袋子,一手牽著身邊的女孩,她仰頭,將自己手上的糖果遞到他嘴邊,側臉能夠看得到男人嘴角勾起的寵溺笑意.

這樣一對璧人,走到哪里都是讓人矚目的.

"買這麼多,你吃的完嗎?"權璟霆看著自己手上的兩個紙袋.

連玥咬了口花生糖,濃郁的香味在舌尖散開,味道棒極了.

"這是給娜婭帶的,這丫頭早上肯定是心情不好,雖然不清楚為什麼,但是她情緒低落這是肯定的,吃點甜食的話人會很容易高興起來."連玥回了句.

她其實合理懷疑是不是權璟琛對那丫頭做了什麼,但是人不能無緣無故的就瞎懷疑不是.

"你對她還挺好的."權璟霆語氣平淡的說了句.

連玥剛想將手從他口袋里頭拿出來,男人緊了緊,"放著,一會兒你手涼."

"娜婭十五歲到的IE也是我將她帶回去的,她父親死了之後就一直待在IE,大家也都把她當做妹妹看待."

"她應該不是T國人吧."權璟霆看著她將最後一塊兒糖果扔進嘴里,取了紙巾出來給她擦手.

"當然不是,她是D國人,娜婭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她父親有七個老婆,不過就只有娜婭這麼一個孩子,不過她父親的教養方式很不一樣,他教會娜婭勇敢去愛,去選擇自己的人生,所以娜婭這樣跳脫的性子,其實很大一部分是傳承她父親的."

連玥當初將娜婭從D國帶到基地的時候覺得這丫頭會不會不習慣那樣的生活,不過她卻適應的很快一點也沒讓人操心.

"我是她的監護人,我答應了她父親,會照顧她到嫁人為止."

權璟霆拉著她一路走過去,聽著她說的話,挑眉看向了女人,"監護人?"

"嗯."連玥回了句.

前頭一個紅色的小攤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連玥拖著權璟霆往前過去,站在了小攤子前頭看著帶著老花鏡的老太太手上握著一把銀色的剪刀一點一點的剪著紅色的紙張.

她面前的攤子上掛著一張一張已經建好的紅色剪紙,昨天連玥看到了傭人將窗花一張一張的貼在了玻璃上,她以為這是機器纂刻的,沒想到還有人工的.

上頭掛著的就有一只依稀分辨的出來是老虎的東西,說是栩栩如生都不為過.

"這是剪紙,用剪刀能夠剪出來各種圖案,想要嗎?"權璟霆在一旁解釋道.

連玥點頭,"這個是不是能剪出我的樣子啊?"

邊上一個小牌子上上頭寫著,可剪人像.

"要不要試試?"權璟霆看了眼.

連玥開口和老奶奶詢問價格,老太太抬頭瞄了她一眼,跟著點頭,"可以."

"那我能不能跟您學學,簡單一點的剪紙?"

權璟霆捏著她的鼻子,笑聲柔和,"你學不會的."

她這個雙手,是不會這麼細致的活兒的.

"不試試看看怎麼知道我會不會啊."連玥躍躍欲試,跟著坐到了老太太身邊的矮桌前頭.

看到她的樣子,權璟霆無奈搖頭,這丫頭其實說白了也是好奇心及其強烈的主兒,好奇什麼東西的構造,是要自己動手去碰碰才行的.

老太太看了看兩人的樣子,轉身過來給連玥遞了一張紙和一本圖鑒和剪刀,"小姑娘,你照著這上頭的剪,仔細些,別傷著手了."

權璟霆站在她身後,低眸注視著連玥的動作,看著她老老實實將紙按照要求對折,嘴角勾著柔和的笑意.

"小心一點."權璟霆提醒道.

剛剛准備下剪子的女人手肘推了推他,"你別擋著我的光了."

其實她學的這個字很簡單,雙喜,這樣線條都是筆直的,沒什麼太大的難度,她只用按照規則剪下來就成了.

權璟霆側目看到了對面有個攤子那邊賣糖人,五顏六色的面人形態各異,攤前一對情侶站在那里,女孩子指著一只五彩尾巴的小鳥不動,男孩身上穿著一件紅色的大衣,看著她的樣子,掏錢買了那只五彩的小鳥,女孩子拿到之後踮起腳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歡天喜地的拉著他離開了.

他提起腳步走過去,站在攤前好奇,這女人是不是都喜歡這些東西.

連玥低頭剪的很認真,唇瓣抿緊,格外的認真.

"小姑娘,你不用這麼緊張,剪紙重要的是用心去感受."老太太看著她的樣子,不免有些好笑.

來這里嘗試剪紙的小姑娘不在少數,可是都是抱著玩玩的心態來的,沒見過這麼認真的女孩子,看了看她面前的圖鑒,老太太轉身看了眼那邊正在買面人的權璟霆.

"你們還沒結婚呢吧?"

她剪的是個喜字,所以才會這麼認真.

"初八是我們的婚禮."連玥抬頭笑了笑.

老太太了然,笑著點頭,"你們兩位感情很好,想必以後一定會很幸福."

連玥收了剪刀,將折疊的紙張攤開,兩個連起來的喜字出現在她面前,她臉上浮現真心實意的笑容.

"剪完了?"權璟霆站在她身後.

連玥仰頭,扭身將喜字攤開,獻寶一樣的表情,"你看,這是我剪的,到時候把它貼在我們窗上好不好?"

權璟霆輕笑,指尖輕點在她鼻尖上,"好."

"你們兩位的感情讓人羨慕,這個送給你們,祝你們新婚快樂."老太太說著攤開了自己剛才一直在剪的紅紙.

連玥目瞪口呆,圖紙上,連玥坐在桌前,專注手上的剪紙,她身後的男人躬身湊過來,看著她手上的動作,兩人面帶微笑.

雖然說不上是一模一樣,但是能夠分辨的出來兩人的特征.

"謝謝您."連玥接過來.

老太太點頭,給她找了個透明邊框將剪紙框了起來,放進了袋子里頭.

權璟霆付了錢之後拉著連玥往巷子里頭過去.

"這個你喜歡嗎?"他說著將買好的五彩面人拿了出來.

"這個也好漂亮."連玥接過來,歡喜的看著五彩小鳥.

"是不是可以吃的啊?"她說著嘗了口.

權璟霆拉著她也算是將整條街給逛完了,站在古鎮河邊,她看到了河面上浮動的蓮燈,中間的拉住已經熄滅了,想來是昨天晚上就已經放進去的了.

"逛完了嗎,我們回去吧."權璟霆拉著她,手上拎著幾個紙袋子.

"嗯."連玥咬著面人應了聲.

兩人背後不遠處,溫妃和黑貓站在原地,黑貓手上咬著剛剛買的糖葫蘆,過了石橋往古鎮外頭出去的兩人.

沒想到到了這地方都還能遇上,原本是想一過來就給老大說一聲的,但是溫妃制止了他們的動作,帶著熊妮和她幾個人在帝京開始轉悠.

也不知道是為什麼.

"我們不直接去找老大嗎?這麼躲躲藏藏的做什麼啊?"熊妮買了一個餡餅捏在手上啃著走過來.

剛才看到老大和權璟霆過來,她們幾個嚇得魂都沒有了,剛買的燒餅都給掉在地上了,她這會兒重新再買了一個,也是這里過來游覽的人多,否則的話,早就被老大發現了.

"再等等,至少得查清楚先生和秦重到底要做什麼,這幾天我們現在附近轉悠,你們負責看著權府附近,注意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

連玥和權璟霆的婚禮要到了,雖然她不敢確定,但是總覺得清家會在這節骨眼上搞什麼動作出來,秦重瞞著連玥不說,雖然知道他們不會傷害連玥,但是溫妃心里總是放不下.

"我會注意觀察清家的動向."黑貓答應道.

熊妮咽下嘴里的燒餅,"那我們要注意先生和指揮官嗎?"

溫妃點頭,她心里最害怕的就是先生做出什麼極端的事情來,他不想連累連玥所以一直背著連玥調查清家,就是因為他的小心翼翼,才讓溫妃心里頭更加不安定.

"總之大家都注意一點,我總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但願,是她的錯覺.

上篇:213 殺父仇人    下篇:215 你的婚禮,就是你的葬禮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