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20 父親的死因   
  
220 父親的死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個世界上最讓人難忘的,就是親人逝世那天整個天空變成灰色的,整個世界只剩下你一個人,不知來處,沒有歸處,唯一的親人死去的時候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掏心掏肺對待你的人死去的時候,你就是這樣的感覺.

娜婭母親在她出生的時候就死了,難產,她聽說父親抱著母親的尸體躺了三天,最終才用D國的海葬送走了她,娜婭曾經見過父親書房里頭的一個隔間,里頭滿滿當當掛的都是母親的照片,神態各異.

之後父親便只有她一個孩子,家里頭的老傭人說,父親太愛母親了,所以就算她死了,這輩子也只會有娜婭這麼一個孩子,就算他循著母親的模樣娶了那麼多女人,她母親也還是父親心上的一道白月光,一輩子揮之不去.

所以娜婭從小備受寵愛,是整個家族的掌中寶,從來不知道煩惱為何物,那些女人都知道自己不會有孩子,這樣的家族龐大,之後的財產肯定也是娜婭一個人的,所以從小那些女人也都對她很好,事事依從,但是也不乏想她死的人存在.

畢竟威爾斯的財富太過讓人驚訝了,整個南非百分之七十的鑽礦都在他手上,每一年產出的稀有粉鑽就數不勝數,如果她這個唯一的繼承人死去的話,按照繼承法的規定,那麼那些女人能夠順理成章的拿到不少的財產,好巧不巧的是娜婭是早產兒,身子還不太好,出生的時候在保溫箱里頭養了很長時間才出來的.

所以那些女人十分有耐心的等著,等著她自己死去,年複一年,她卻越發越的茁壯成長了,到了十五歲之前,娜婭每天都是被一大堆保鏢簇擁著呼來喝去的存在.

威爾斯對她的寵愛令人發指,家族旁系的那些親人哪個不是在她面前低眉順眼的,一句重話都沒有說過,不過好在這顆小太陽也沒隨著年月和驕縱奢靡的生活而養成任性妄為的性子.

娜婭順著自己的方向,她懂得照顧別人,體貼別人,有好孩子所擁有的品質,成長成為了自己的樣子,可是在十五歲那年,父親的突然死亡,讓原本被保護的好好的娜婭變得手足無措,到處找不到父親的遺囑,所以那些虎視眈眈盯著鑽石不放的人自然也就都冒了出來.

他們一個一個恨不得將她撕得粉碎,可是卻又無可奈何,娜婭被圍在一群親戚當中無所適從的時候,看著父親的遺體,哭的昏天黑地,連玥就那麼走了進來.

那天她身上穿了一套紅色的女子紗裙,裙擺邊緣繡著金黃色的絲線,串聯成了格外好看的花朵,紅色的面紗蓋住了半邊臉,上揚的眼角妖嬈無比,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來的勾人魂魄讓人無法忘記.

娜婭這輩子都還記的,連玥慢條斯理握著匕首,看著對面質疑她的手,毫不留情扔出刀片的樣子,對方濺出來的血,正好落在她腳邊,和紅色的紗裙融合在一起.

而她眉眼上揚,看著倒地的尸體,笑聲如同銀鈴般悅耳無比.

很多事情,一眼就能夠記一輩子,那時候娜婭被帶回了IE,在哪里她體驗到了不一樣的人生,沒有眾星捧月,被滿天黃沙包裹的地方,她呆了近五年的時間.

在IE的生活她過的很快樂,比在家族里頭當做洋娃娃一樣的供養著,在那里,她生活的更加像一個普通的女孩子,更加的有血有肉.

所以她對IE,對連玥的依賴和喜愛程度,是旁人無法理解的.

蘇落英回來的時候就看到了客廳里頭坐著的小丫頭,她身邊坐了權雨琳,兩人這會兒抱著果盤正在打游戲,她將包遞給了傭人,奇怪的看著對面的兩個丫頭.

樓上自己房間里頭都有電視,沒事兒在這兒坐著看什麼,笑的花枝招展怪嚇人的.

不過娜婭的病好了,能下樓玩的這麼開心.

"媽你回來了."權雨琳轉頭的時候看到了進門的女人叫了聲.

"權媽媽."娜婭咬著西瓜跟著叫了聲.

蘇落英點頭,往沙發這邊過去,老爺子是帶著秦重在外頭吃中午飯的,蘇落英因為和權豐要出門拜年所以出去的挺早的,權璟琛因為有工作早就回了院了,權璟霆和連玥也是一樣忙著,整個家里頭好像也就只剩了這兩個丫頭了.

"你們兩吃過午飯了沒有?"蘇落英看著腳底下的幾個薯片袋.

"吃過了."權雨琳眼睛盯著電視機沒放.

這要是來個人看到這情況,成何體統,蘇落英看了眼,吩咐一旁的傭人如果有客人的話直接安排到會客廳去,別帶過來這邊.

"過去過去,別過來,一會兒死了......"娜婭抱著手控器張口道,眼睛卻是緊緊的盯著電視屏幕沒放.

權雨琳跟著她的要求沿著地圖往前跑,急忙按著按鈕.

"我上樓休息一會兒,給我一杯柳橙汁."蘇落英按著太陽穴起身.

傭人點頭之後進了廚房.

站在樓梯上,蘇落英看著兩人的動作,太陽穴疼的更加厲害了,娜婭要是真的和璟琛在一起了,雨琳暫時又嫁不出去,這家里頭可就不是熱鬧兩個字能夠形容的了.

而是十分的熱鬧啊.

屏幕上出現游戲結束的字樣的時候,門口的人走了進來,對著娜婭開口,"娜婭小姐,門外有位小姐說是叫熊妮,來找您的."

權府這地方,要是沒點什麼特殊手令之類的東西是走不到門口來的,所以熊妮過來之前,肯定也是特地聯系了人的,況且也是娜婭找她過來的,這丫頭好像這兩天生活不太順心,找她過來開到一下人生的.

"熊妮來了."娜婭高興的起身,"我出去找她,雨琳姐你自己玩吧."

看著興高采烈撲出去的女人,權雨琳低頭呢喃兩句,"熊妮,這什麼名字."

熊妮身上依舊穿著純黑色的皮衣,整個IE里頭她是最喜歡這種暗黑系風格的,按照她的話來說,殺手就應該有殺手的樣子,每天穿的水嫩嫩的,久而久之自己都忘記了怎麼拿槍了.

對面的小姑娘沖出來的時候,熊妮嘴角一抽動,這身紅裙子也就算了,腦袋上的蝴蝶結是怎麼回事.

這裝扮在IE可是從來沒有過的.

"我還以為你得到晚上才過來呢."娜婭上前給了熊妮一個大大的擁抱.

"別惡俗了,我時間可不多,過來的時候我沒告訴溫妃是要來權府的,你有什麼問題就快點問,問完了我還得走呢."熊妮說著低頭整理了自己身上的皮衣.

這丫頭每次都衣服給弄皺了.

"我是想問你,當初老大把我帶回去的時候,是不是在外頭出任務?"熊妮拉著她坐在了院子里的涼亭內.

熊妮好奇的看著水池里還在游動的錦鯉,"你那時候年紀也不小啊,你自己記得問我做什麼."

"我前天接到一條消息,有人告訴我,說老大殺了我父親."娜婭語氣平穩的開口.

正在准備要給自己倒茶的熊妮動作停了停,"你說什麼?"

老大殺了娜婭的父親.這都哪兒跟哪兒啊.

"沒錯,她們還給了我一份文件,就是這個你看看."娜婭將手機翻出來,攤開放在了熊妮的面前.

權家的傭人動作挺快的,將兩盤糕點放在了石桌上,還順便取來了火爐放在邊,熊妮咬著蛋黃酥伸手烤火,連看到沒看上面一眼.

"這事兒你直接去問老大不就成了."

干嘛找她.

"我這不是打算問過你之後讓你給我出個主意我再去問老大嗎,要是不是老大做的,她知道我懷疑她,得多傷心啊."娜婭說著將手機在往前遞了遞.

熊妮轉頭,就著茶水將蛋黃酥咽下去,"原來你還怕老大傷心啊."

"所以我這不是找你過來問問嗎."

她總不能去找溫妃吧,找了溫妃馬上老大也知道了,所以找熊妮是最保險的.

"不是我說你,老大什麼性子你會不清楚,要想知道這事兒是不是老大干的,你去問她就不成了,要是他做的,她肯定承認,要不是,你也就不用這麼難過了,我說的對嗎."熊妮翻了個白眼.

不過就為了這事兒,將她特地找來權府可就沒必要了.

"她說的對,你想知道什麼直接問我是最方便快捷的."連玥的聲音從兩人背後傳來.

"噗......咳咳......"正在吃糕點的熊妮被嚇的嗆了好一會兒.

娜婭有些害怕的轉身,就看到了站在十字路上,涼亭入口不遠處的連玥,她背後還站著權璟霆,男人面無表情的跟著她,面色俊美無儔,同身後的積雪相得映彰,美的驚人.

"老大."娜婭低頭叫了聲.

熊妮急忙灌了口茶水進去,起身跟著叫了聲,"老大."

嚇死她了,差點沒被嗆死好不好,這兩人是走路一點動靜都沒有,冷不丁的來這麼一聲,要是直接在水池邊上的話,她這會兒已經跳下去了.

權璟霆看了眼亭子里頭的兩個女人,上前一步吻在女人的臉頰邊,"我進去了,別待太長時間,外頭涼."

"嗯."

送走了權璟霆,連玥慢悠悠的踩著石子路進了涼亭里頭,看著盤子里頭被熊妮吃的差不多的蛋黃酥.慢悠悠的坐在了另外一個石凳上.

"坐吧,看著我做什麼,我過來給你們兩解疑答惑."連玥指尖點了點光滑的石桌面上.

娜婭和熊妮面面相覷,在她對面坐了下來.

這邊傭人從家里頭取了三塊軟墊過來鋪在她們身下,石桌上也慢慢的放了幾盤連玥喜歡吃的點心.

"這是二少爺吩咐送過來的,清小姐早上還說頭疼,少爺說十分鍾之後讓您進去."傭人畢恭畢敬的說道.

連玥笑了笑,答應了下來.

"權少對您可真的是好啊老大,嫁給這樣的人您不虧."熊妮笑呵呵的誇了句.

"少來."連玥看著她,"背著我到帝京來也就算了,還直接到權府來,回去你給我抄十遍聖經."

"啊......"熊妮叫了聲,"老大你開玩笑呢吧."

十遍聖經,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想抄是吧."連玥瞪著她,"不想抄就給我閉嘴坐下,吃你的東西不許發表意見."

"哦."

娜婭看著連玥,藍紫色的眼睛滴溜溜額打轉,規規矩矩的坐著沒說話,等著連玥開口.

"不是要問我事情嗎,好好給我陳述一下."連玥抓著桌上的綠豆糕嘗了口.

娜婭聽話的將原本放在熊妮面前的手機轉移到了連玥面前,指了指上面的屏幕,"老大,除夕那天有人告訴我,說是你殺害了我爹地,而且我找了黑貓查了你那時候出任務的記錄,我叔叔真的委托了IE去槍殺我爹地,你也確實是接了委托案去了D國."

這些是娜婭所有串聯起來的線索,矛頭直連玥不放.

連玥低頭看了眼,給自己撥了個桔子,"不錯,知道找黑貓查了,長大不少."

"所以老大,我想知道這是不是真的?如果你不是殺害我爹地的人的話,那麼為什麼你要將我帶回IE呢?"

這個一直都是她心里不清楚的一個點,為什麼那時候連玥要將她帶回IE.

連玥將手上的桔子給她們兩人一人分了一份,熊妮伸手接過來,兩人齊齊放入嘴里頭,酸的差點沒倒了牙,卻也沒敢吐出來.

看著她的樣子,連玥歎了口氣,這兩天這小丫頭估計也為了這事兒難過了很長時間.

"我可以告訴你,IE的確是接到了關于你父親的委托."連玥看著她,說的坦然.

娜婭嘴里的桔子咽下去了,沒有打擾連玥,安靜的聽著她的陳述.

"我和你父親也是老朋友,不過我認識他的時候,我才十六歲,那時候你還小,自然也是沒見過我,雖然同你父親的你年齡差距很大,但是我們是很好的朋友,可以說是一見如故,雖然後來我們的來往不多,但是關系的確是不錯."連玥抬手將她的手機按下熄滅.

"朋友?可是你們年齡差距那麼大,為什麼會是朋友呢?"娜婭不太清楚,老大也不過比她大了四歲左右,爹地的年齡可是能成為她的父親了.

"我接到的第一個獨立執行的任務,就是到你父親的辦公室里頭取一份文件,並且安全的護送到他的朋友那里,那也是我和你父親的第一次見面."

娜婭點頭,原來爹地也曾經委托過IE啊.

連玥嘴角帶著淺笑,那時候娜婭的父親看到她第一眼就否認了IE的辦事能力,一個年齡和他們家女兒一樣大的雇傭兵,能做什麼,這不是笑話嗎.

當時塔利亞見到她的第一眼幾乎驚呆了,這是多麼重要的文件,怎麼能夠交給一個未成年的孩子,不過這麼多年以來良好的修養和學識讓他並沒有當面發難,連玥卻一眼看出來了他心里的不高興.

"原來塔利亞先生也和那些人一樣的膚淺庸俗."這是連玥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最後結局自然是很分明的,連玥完美的完成了塔利亞的任務,並且得到了不菲的雇傭金,也因為那段小插曲,塔利亞和連玥算是建立了友情.

塔利亞並沒有覺得她這個年齡的孩子做這行有什麼奇怪的,畢竟這個世界的不公平這麼分明,多少孩子吃不上飯,他奇怪的,不過十六歲的女孩子,怎麼會這麼厲害.

讓人刮目相看.

"你父親是個很睿智的人,卻也是個很可憐的人,IE接到有關他的委托案,的確是你一個旁系的叔叔發出來的,那時候我正好結束任務回到IE,看到了數據就想著過去看看."

連玥絲毫未曾隱瞞,IE有這個規矩,只要價格給的到位了,任何委托案都能夠直接放入數據庫當中,連玥那時候已經很長時間沒見過塔利亞了,正好看到有關故人的委托案,就想過去.

"不過與此同時,你父親也向我們發出了委托請求,並且要求我親自過去."

這才是連玥最終去到D國的目的.

"爹地也發了委托."娜婭蹙眉,這個數據庫里頭並沒有啊.

"這委托案並沒有放入數據庫里頭,所以你就算想查找也找不到的,更甚于,這是一個秘密."連玥提醒道.

"秘密?"

"對,我答應了你父親要保守的秘密."

一旁的熊妮也聽得好奇,咬著蘋果的動作停了停,娜婭的來曆整個IE也就只有老大一個人知道,其余人是不清楚的,也是被保存的秘密到現在.

這其中有什麼秘密才讓老大將娜婭給帶了回去的,當中連玥沒說,她們也沒敢多問.

連玥看著對面的娜婭,從D國到IE,她生活的一直很不錯,基地里頭的人也對她很好,多多少少是承認了這個闖禍精的地位身份.

當然基地里頭也有很少的一部分知道娜婭是姓威爾斯的,是威爾斯家族的嫡親繼承人,不過威爾斯家族現在的生意也全部交給股東打理,因為找不到娜婭,他們也沒辦法變更集團法人,所以就只能操心操力的先做著.

"我當年答應過你父親,有關他自殺的真正原因,等到你成.人之後,找到了一個能夠保護你照顧你的人,再將緣故告訴你,這是我的承諾,其實說白了也不是什麼太隱秘的事情,你如果現在要聽的話,我自然是同你說."連玥問道.

娜婭看著她點了點頭,"我想知道為什麼父親會自殺,明明我們的生活那麼的美好,為什麼父親要走那條路呢."

這點著實讓人想不通,塔利亞擁有無上的財富,讓人羨慕的人生,無論走到哪里都是讓人矚目的焦點存在,自殺這樣的事情,怎麼看都不會發生在父親的身上.

"那是因為他生病了,絕症,無論到哪里,有多少錢都沒辦法治愈的病症,與其被病痛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他選擇了自己的方法結束生命."

娜婭瞪大眼睛,生病.

熊妮對這件事情也挺好奇的,聽到生病兩個字的時候往嘴里塞糕點的動作頓住了,生病啊,不是暗殺不是被殺害,是生病之後自己選擇了自殺的.

這不是一個太震撼的消息啊.

"你父親的病例報告在我手上,原本是打算將威爾斯集團交還給你的時候再給你看的,不過現在有心之人利用你的身份,也沒什麼好隱藏的了."

娜婭這才想起來,在父親自殺之前,他的確是身體不太好,好幾次她從學校回來的時候塔利亞都是在醫院里頭的,沒想到那時候就已經患了絕症了.

"不過是生病而已,爹地為什麼要自殺呢."

這點讓人想不通.

連玥伸手摸摸她的臉,歎了口氣,"他已經沒多少日子了,身體越來越差,你父親雖然是個樂天派,對人對事看得很清楚,但是也是你們D國鐵骨錚錚的男人,他不希望自己最後會在病床上骨瘦嶙峋的死去,讓你看著他的尸體難過,也在自己生命的最後日子里還在折磨你,所以他選擇了一個對于自己來說最有尊嚴的死法."

用那把跟著他多年的配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這是對于他來說最有尊嚴的死法.

其實還有一點連玥並沒有說,她和塔利亞這麼多年的老朋友了,清楚的知道塔利亞的性子,娜婭的母親這麼多年一直在他的心上,他最終選擇了自殺,多少也有娜婭母親的緣故在里頭.

"那,為什麼爹地要委托IE呢?"

"他讓我過去,是幫他照顧你,你也知道你們家族旁系的親人都是什麼樣子了,在你父親葬禮那天你看的清清楚楚,他們恨不得把你撕碎了,你不過十五歲,得到了你就意味著得到了整個威爾斯家族的財富,你父親早就預料到了那天,所以在臨終前將遺囑交給我,讓我帶著你離開D國,照顧你到能夠完全獨立為止."

從塔利亞手上接過遺囑的時候連玥內心感觸頗多,除了遺囑還有另外一份東西,塔利亞說過,希望連玥給她一份廣闊自由的天地,能夠讓娜婭自己翱翔.

不用將她當做是繼承人來培養,娜婭的性子不適合管理公司,但是她擁有的東西難免不會被人盯上,最終被一些居心叵測的男人給騙了,所以連玥也答應了塔利亞,幫助娜婭選擇一個能夠真正照顧她,保護她的丈夫.

"你父親的考量很簡單,他將自己名下所有的私人財產換成了現在IE倉庫里頭的那十箱鑽石,如果你以後不選擇結婚的話,那些東西能夠讓你衣食無憂,你不適合管理公司,不適合那些勾心斗角,所以有那些就夠了."連玥細細的說道.

熊妮捧著杯子提出異議,"那財團的股權呢,整個集團呢?"

"這個最終由娜婭決定,如果娜婭放棄了繼承權的話,最終會全部捐給國際組織進行國際救助."

因為身處其中,所以塔利亞是知道人在面對欲望的時候會變得多麼的可怕,商場的爾虞我詐並不適合娜婭,作為父親,塔利亞臨終前將娜婭的所有全部考慮到了,他希望娜婭能夠快快樂樂的過一輩子,最重要的是,能夠找到一個真正喜歡她的人.

塔利亞一輩子的心魔就是娜婭的母親,娜婭的母親死去之後他瘋狂的搜尋所有和她長的一樣的女人,鼻子,眼睛,甚至是嘴巴耳朵,他所有的七個妻子,沒有一個是長得不像那個美麗的女人的.

為了自己最愛的女兒,他活了這些年已經夠了,最終想要為自己活一次,所以才能夠在疾病的驅使下,毫不猶豫的扣動扳機.

"這些原本都不會被作為秘密保存,是在等到你結婚那天,我應該告訴你的東西,你的身份應該被隱藏起來,這是你父親的本意,所以這些年我才沒有讓你離開IE."

娜婭的身份一旦暴露人前的話,尾隨著她的財富而去的人會蜂擁而至,這不是一個好兆頭.

連玥現在更加能夠明白塔利亞的心情,和當年柳葉的心情也許相差無幾,都是為了她們而殫盡竭慮.

對面的小丫頭沉默了半響,"所以,爸爸真的是自殺的,他不讓你告訴我,其實我現在明白了."

"你真的能明白嗎?"連玥盯著她.

娜婭那時候不過十五歲的年級,父親的自殺對于她來說會是一件十分沉重的事情,塔利亞還有另外一層目的,如果不知道他自殺的真正原因,那麼很多人都會猜想他是被殺,相比起自殺來說,這樣的疑惑更加能夠支撐當時年幼的娜婭.

"你也不傻,當時我出現在葬禮上的時候你也懷疑過是不是我殺了你父親,看到遺囑的時候更加是心有疑惑,所以才會跟著我去了IE."

娜婭承認,當初的確是懷疑過連玥是殺死父親的凶手,但是相處了這些年,她心里的疑惑也已經打消了,所以才慢慢的面對了自殺這個現實,但是在她已經接受了父親的自殺之後,那些人帶著這樣的消息過來,她心里又被打動了.

"老大,對不起,我不該懷疑你."小丫頭低頭,誠心實意的道歉.

連玥伸手摸摸她的腦袋,一如既往的親昵寵愛,"這不怪你,當初你父親哪個老狐狸給了IE那個委托將我交過去,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想將這件事情賴到我身上,不奇怪."

塔利亞這個人,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將女兒交給連玥的時候,他心里所有的一切都放空了,能夠安心的去找他的愛人了.

"不過,我也還是對不住你,我知道他要自殺,卻從來沒有勸過一句."

娜婭搖頭,"沒有,你是最了解爸爸的人."

恐怕整個威爾斯家族的人都不清楚他自殺的原因,卻只有連玥一個人清楚,爹地是相信老大,才會將自己托付給她.

"自然,我也得到了任務的委托金."連玥倒是毫不避諱.

塔利亞是連玥認識的第一個除了IE之外的朋友,雖然年齡的跨越程度有些大,但是他們的從相處很愉快,塔利亞也教給了連玥很多東西,所以連玥才會真正的對娜婭傾注了這麼多的心血.

"你父親的遺物現在都在IE保存,自然也有他留給你的解釋,你如果現在想看的話,我讓人帶過來."

就算過了這麼多年,在她心里已經自殺死去的父親,現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她也免不了會難過.

"娜婭,你有個好父親,你爸爸能夠為你考慮這麼多,甚至連以後的丈夫都恨不得給你考慮好了,真好啊."熊妮羨慕的說了句.

她很小的時候父母就不在了,是哥哥把她帶大的,最後兩人被秦尚林遇上帶到了IE,也這麼多年了,父愛是什麼東西,她還真的是懵懵懂懂的.

自己已經絕望的情況下,能夠給女兒安排了這麼詳細的路數,害怕她出一點閃失而選擇讓連玥將人帶到IE藏起來,娜婭從小,就是被寵愛長大的.

熊妮歎了口氣,不知道從哪兒找了根牙簽插著桔子放在炭火上開始烤橘子.

"我知道的也都告訴你了,那麼你清楚的呢,娜婭,我就想知道那些人是怎麼和你胡說八道的,另外,拉攏你的目的又是什麼."

清家這麼大費周章的將娜婭的身世挖出來,目的是想讓娜婭幫他們做什麼,這個毋庸置疑.

小丫頭跟著點頭,"嗯,他們讓我給他們從權先生的書房里頭偷一份文件,好像是什麼,蕭林的給權先生的文件."

蕭林當初將清建業的很多罪證包括走私軍火,私人壟斷甚至暗地里頭竊聽國家秘密的一些證據交給了權璟霆,這個連玥也是清楚的.

"另外還有,讓我在婚禮的時候幫忙帶什麼東西和帶兩個人進去,具體的情況還沒告訴我."

熊妮烤橘子的動作停了停,"他們是想在老大的婚禮上搗亂吧."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就應該直接扛著大炮去滅了清家這些滿肚子壞水的壞人,真是絕了.

"你答應了?"連玥看著娜婭.

小丫頭點頭,藍紫色的眼睛俏皮的眨了眨,"我當然答應了,其實我也沒懷疑老大真的......所以我就先答應了,吊著他們的胃口等著看,這個叫做請君如翁還是什麼的,反正是溫妃教我的."

娜婭這顆棋子清家如果用好了,是真的十分好用,甚至不用費一兵一卒就能夠得到自己想想要的結果,但是他們忽略了娜婭和連玥的感情不說,更甚于,他們忽略了一點.

沒心沒肺的人有時候精明起來,讓人措手不及.

"喲,不錯啊,沒當場拒絕他們."熊妮誇獎道,跟著將手上的桔子遞過去.

娜婭接過來歡喜的笑了笑,"當然了,也不看看我是跟著誰混過來的."

這麼多年跟著藍印和溫妃,她可是學到了不少的東西,也知道就算在事實沒清楚的情況下,她保持理智的時候應該怎麼選擇,選擇協助對方,其實就是在幫連玥.

"不過老大,他們是想在你的婚禮上搞什麼幺蛾子吧."熊妮看著對面的女人說道.

早就說了,清家那樣的人家,就應該直接扛著大炮沖去給轟平了,一了百了,大家都省心了.

"他們要是不折騰點什麼事情才奇怪,不說清建業培養了清妤這麼多年目的是為了將她嫁入權家,我半路殺出來打碎了他們的夢想,再加上清妤臉上的傷和在清家鬧騰那晚上的事情,就足夠他們有動手的理由."連玥點頭分析.

清家這叫困獸之斗,卻也需要格外的注意.

被拔了牙齒的老虎雖然攻擊力減弱了,但是攻擊性卻異常強大,不容小覷.

"老大,我看要不我們直接過去將清家端了算了,省的出這麼多差錯,您的婚禮不能出差錯."熊妮提了建議.

連玥搖頭,她答應了權豐,上次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在帝京就得遵守帝京的規矩,很多事情不能夠太放縱,況且,清建國的案子還沒查清楚,現在清建業還得留著,不能動.

娜婭抿唇,小心翼翼的開口,"老大,那我接下來怎麼辦,三天之後我就的將文件送過去了."

"文件到時候我給你,你負責吊著他們,這個你不會做不到吧."

娜婭點頭,"做得到做得到."

這些王八蛋敢騙她,無論如何都得好好的耍耍他們才是.

"那我們呢老大."熊妮看著連玥,滿臉的表情都是.

閑著,無聊,得找事情做.

"你告訴溫妃,這兩天你們和娜婭負責盯著清家,我想看看清建業這次耍的什麼花樣,但是要記住,動作要輕,不能響動太大."

熊妮抬手敬禮,"是!"

這下有的玩了,這下可得好好的折騰折騰他們.

娜婭上前一步,表情還是怯怯的,白嫩的小手伸出來扯了扯她的袖子,"老大,你會不會怪我啊?"

怪她的不信任,遇到這樣的事情不是想著第一個去找連玥問清楚,反倒是自己猜測,差點導致了沒辦法挽回的結果.

連玥低頭,捏著她的手動了動,"你也不用這麼難過,不過我知道,就算你誤會到最後,也不會對我下手的對嗎."

她自己帶出來的人,自己心里有數,娜婭是不會對她下手的,這點連玥清清楚楚,她雖然會用槍,但是卻從來沒有傷過人,真的讓她握著槍對她動手,她做不到.

娜婭點頭,她其實想過,她能對連玥做什麼,心里的答案都是一個.

"不過將功贖罪,你好好的和熊妮配合吧."連玥揉揉她的腦袋,一如少時那般.

小丫頭握著拳頭點頭,眼中燃起了熊熊烈火,"我得讓那些在背後搞小動作的小人都付出代價才行,敢算計我!"

熊妮一把拍在她的肩上,"這才是我們IE出來的人,這次讓你好好玩玩,抓到人了讓你把他們頭發都給剃了怎麼樣."

連玥看著兩人搖頭,這次的事情因為答應了權豐,所以還是不能太過放肆,權豐已經對她有意見了,不能在自己往坑里頭掉進去一回了.

權璟霆過來的時候兩個小丫頭已經手牽手離開了,連玥坐在炭火邊上發呆,聽著外頭原本很好的天氣這會兒空中又開始變得發亮陰沉,估計又要下雪了.

男人看了眼她的樣子,眉頭緊蹙走過去.

"我說的十分鍾進去,現在過了多長時間了,一點也不乖."他說著將帶過來的披肩放在了她的肩上.

坐在連玥身邊,男人握著她的兩只手開始呼氣,"不冷嗎."

連玥看著他的動作,低眉淺笑,"不冷啊,你在我身邊不是嗎."

"別以為說些好聽話一會兒就不會受罰,早上還念叨著頭疼,這會兒在這兒吹風,是想生病是不是."男人臉色不好看,摟著她起身.

其實亭子里頭也不冷,因為加了兩盆炭火的緣故,這樣的條件已經比從前訓練的時候好多了,他們這樣的人,無論走到哪里都不會挑剔.

"等到明年我們去看極光吧,我從前只是聽說過,還沒真的見過呢."連玥拉著他的袖子說.

權璟霆攬著她,掌心握著她的手掌捂著,順從的點頭,"無論是哪兒,你想去我就陪你."

他從來都是這樣,只要她要的,無論是什麼,不問緣故理由,從來不帶遲疑.

"那等到帝京的事情都處理完了,我們就出門去度蜜月,從前只聽說這世上萬般光彩,卻從來沒親眼好好的看看,我帶你去看這世間最美的風景."連玥仰著頭看著他.

男人步子停下來,低頭看著身邊的女人,眉眼間帶著淺淺的笑意,薄唇輕勾,眼中勝似萬般光華.

"這個世界上最美的風景,現在就在我懷中."

你眼中的萬般美景,就是我的盛世年華......

------題外話------

剛剛發生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就是我好不容易寫完時候去接了杯水,轉過頭來電腦自動重啟了,打開之後,我的稿子,沒有了!!嚇得我差點心肌梗塞了,好不容易通過備份找回了我的稿子,謝天謝地,

推薦基友文《重回八零:盛世小龍女》文/奉五

現代女企業家倪煙,重生到十七歲那年.

1983年.

在這個重男輕女的年代里,倪煙改寫前世悲催命運,混商場,虐極品,一步一步,步步風華.

且看倪煙如何素手纖纖,從平凡小農女逆襲成為當代女首富.

只是,在發家致富的過程中,倪煙一不小心招惹了個神秘大佬.

于是,外人眼中的那個神秘高冷的大佬,化身癡漢一枚,成了個徹頭徹尾的妻奴.

此後,以妻為天,為妻是從.本文又名《被女主征服的那些年》又名《神秘大佬寵妻365式》

上篇:219 跑這兒相親來了    下篇:221 當年冤案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