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22 婚禮1   
  
222 婚禮1

g,更新快,無彈窗,!

年初八,權家定好的日子,權璟霆和連玥成婚的好日子.

為了這次婚禮的萬無一失,蘇落英特地找了大師合了兩個孩子的八字,這是近三年之內最好的日子,諸事皆宜,格外適合姻緣嫁娶,總歸是個最好的日子就成了.

婚禮定在了城郊一個風景格外好的古堡之內,這里是整個帝京赫赫有名的古堡,傳承百年的歐式風格建築,曾經隸屬最大的家族,家族破敗之後也被拍賣,最終歸到了權璟霆的名下.

他買這地方的原因很簡單,風景不錯,占地面積也夠大,足夠氣派,雖然他不常在帝京,但是這里也時常會有專人打掃,古堡後頭成片的草坪和花園也都被打理的井井有條.

原本蘇落英是打算將婚禮定在酒店的,只不過被權璟霆否定了,不過算起來整個帝京無論哪個酒店都沒有這里的奢華氣派,並且這里的占地面積是格外大的,足夠容納婚禮宴請所有人開過來的直升飛機.

這次婚宴邀請的不光光是權家的親戚,還有各國政要皇親國戚,名流云集,能夠看到王宮貴胄,也能夠見得到商業大賈,更甚于連極道分子都能夠看得到,比如厲冥熠和千夜.

他們的身份自然也都是權璟霆的朋友,戰神的婚禮,自然是能夠引起不小轟動的大事,從昨天開始電視台就在滾動播放有關古堡的情況,只不過這次婚禮是不對外讓記者采訪的.

所以這次所有的媒體都將目光放在了從市中心到這里來的必經之路,就算是能夠拍得到權家的迎親車隊也是無比震撼的,一時之間好像全城的人都在關注著這場婚禮.

雖然不是刻意渲染,但是很多人都知道了權璟霆和從小定下的未婚妻多年之後再續前緣的故事,這是上天賜給的緣分,也讓不少女人傷了心,她們追逐的男人最終還是被清玥給拿下了.

據知情人透露,權少對自己這個未婚妻寵溺的不得了,幾乎是百依百順,曾經有人見到過他在商廈前蹲在地上給女人系鞋帶,也有人看到過他帶著連玥在游樂場里頭,給她買了冰淇淋和棉花糖,看到她的笑容的時候,男人整張臉綻放出無以倫比的笑意.

在他的眼中,無論何時何地,都只看得到清玥一個人.

有人說,清玥性子冷淡,長相美豔無比,勾唇一笑自帶萬千風華,肯定是用那張臉魅惑了權璟霆,也有人說,她肯定有勾人心魄的本事,不然的話怎麼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將權璟霆吃的死死的.

可是無論哪個傳言,都抵不過兩人今天終成眷屬的信息來的震撼,權爺從不近女色到抱得美人歸,所有女人們都相信了,沒有坐懷不亂的柳下惠,只有魅力不夠的女人.

不過兩人這場婚禮是並沒有媒體的參與的,古堡方圓百里之內昨天就由北部營地的人守著了,除了有通行證和請帖的客人之外,任何人都不能靠近這里,也是為了安全考慮,畢竟權璟霆的身份擺在那兒,就算是在自己的國家,也保不齊有那些不知死活的人想要折騰折騰的.

早上七點鍾,連玥被准時抓起來做造型,她昨晚上睡的挺晚的,因為今天是婚禮的緣故,權璟霆昨晚上就被蘇落英強制和連玥分開了,這兩個孩子一直都是住在一起的,這點她清楚.

從前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但是今天不行,原本婚禮前三天新郎新娘是不能見面的,她也想著讓連玥出去住在外頭,提出這個意見的時候正在看書的權璟霆語氣淡然的說了句.

她到哪兒我都會跟過去,沒用.

連玥咬在嘴里的水果都差點噴出來,這男人說話從來都是沒遮沒掩的,對著蘇落英和老爺子也是這個樣子,很多時候真的是快討厭死了.

蘇落英瞪了他一眼,還是將這個提議收回了,也沒讓連玥出去住,不過昨晚上卻是守在房間門口,硬生生的將兩人分到了兩個房間里頭去,並且千叮嚀萬囑咐自己兒子.

絕對不能過來找連玥,這再怎麼喜歡也不能這麼纏著,今晚上你就讓人家休息一下,你也不怕把清玥給累著了,以後結了婚有的是你膩歪的時間.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連玥臉帶上了淡淡的粉紅色.

這婚禮原本的流程是權璟霆出門去迎親,按照傳統習俗來,就意味著連玥要出去住,不過老爺子也否決了,再三聲明了權家就是她的家,從這里嫁出去,權璟霆也從這里娶進來.

雖然這聽上去好像不是那麼對勁,但是老爺子執意這麼做,秦尚林也沒做反駁,連玥從這里嫁出去,權老爺子是真的將清玥看做了自己的親孫女,否則的話也不會這麼固執了.

至于那些如果改了規矩就婚後不幸的話,老爺子一概不管,連玥都能活著回來不說,兩人這麼多年過去還能遇上,這要是都會不幸福的話,那哪對還能夠幸福的.

連玥坐在客房里頭打著呵欠,背後造型師和化妝師對著鏡子給她打扮,這房間位處權府主樓邊上的一個副樓,這里大部分的時間是空閑著的,有什麼重要的客人過來的時候會住在這里,距離主樓隔了一個花園的距離,一會兒權璟霆就直接從主樓那邊過來迎親.

"夫人的皮膚是我見過最好的,面容也是最好的,其實並不用化妝都行."一旁的化妝師端詳著連玥這張臉,怎麼看怎麼覺得滿意極了.

做了這麼多年的化妝師,她們給多少名人化過妝,就算是拿過影後的女明星那張臉都比不過清玥這張啊,難怪權爺會最終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這是有原因的.

"畫個淡妝就成,不用太妖豔."身後換好了伴娘禮服的溫妃看了眼吩咐道.

"按照她說的來."連玥附和道.

"好的."

她從來對化妝品這些東西都不太關注的,一張臉一年四季也就用點護膚品什麼的,溫妃倒是懂得不少,聽她的准沒錯.

"清玥,我還真的難得能夠托你的福穿上這把八位數的伴娘禮服了,還有你這大師首訂的婚紗,真的是羨煞旁人啊."蕭曉站在她身後,抖摟了身上紅色的伴娘禮服.

就算從前蕭家地位依舊如故,她也不可能穿這樣的禮服,太昂貴奢侈.

"那是自然,權家的婚禮自然是每一個細節都是讓人沒法比的,用熊妮的話來說,這就是白花花的銀子堆起來的,你不得不服氣."溫妃站在她邊上,抬手由後頭的設計師給她動腰部綁帶的位置.

這禮服雖然和連玥的婚紗不是出自一位大師之手,但是好歹也是名設計師出來的藝術品,這樣的設計師只為各國宮廷做衣服,如果不是沾了權璟霆的光,估計這里禮服她連見都見不到.

不過婚禮的時間還是挺長的,所以要換的衣服也有好幾套,這會兒從副樓過去主樓,連玥穿的是傳統的紅色喜服,鳳冠霞帔,她們自然也是得跟著換的,這會兒兩人身上都穿著紅色的長裙旗袍.

"對了,娜婭呢?"蕭曉說著看了看四周,偌大的房間里頭還真的沒見到娜婭的影子.

"她呀,聽說M國結婚有堵門的傳統,這會兒在外頭和熊妮商量怎麼辦呢,說是肯定要好好的玩玩那群男人."溫妃對著鏡子擺了兩個姿勢,還不錯.

蕭曉這才像想起來,她早上過來的時候看到了一樓客廳里頭有好幾個長相驚豔的女孩子,熊妮告訴她,這都是她們的姐妹.

收養清玥的秦尚林好像收養了不少無家可歸的孩子,那下頭的女孩子可都是和清玥一起長大的,一個一個生的靈動活潑.

不過蕭曉也沒敢問,秦尚林收養的時候是不是特地看了人家的父母長得好不好看,無論是看哪一個都漂亮極了,身上都換了禮服,看上去跟一幅畫似得.

"娜婭的性格好像很活潑啊,好像一個還沒懂事的小孩子一樣."蕭曉笑了笑.

"年齡不大,從小就是這樣被寵的無法無天的."溫妃回應道.

連玥從自己面前的鏡子里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後已經換好衣服的兩人,分明就定了是伴娘,但是兩人早上來的都不是太早,都不清楚是什麼緣故.

她眯眼,看到了溫妃脖子上一塊可疑的紅痕.

"溫妃,我昨晚上找你就找不到,你到哪兒去了?"

被點到名的溫妃轉頭,看著連玥,"就是出去走了走,沒什麼."

她臉上帶著笑意,一如既往的柔和知性,溫妃這人做事很有分寸的,像是今天這樣的日子,她肯定會來的比較早,不會這會兒才到,樓下娜婭熊妮和黑貓都換好禮服化了妝了這人才到.

而且早上過來的時候臉色看上去還不太好,一看就知道不對勁,昨晚上這人到底去做什麼了.

"我好了,這會兒還有二十分鍾他們才過來,我下樓看看娜婭和熊妮折騰的怎麼樣了."她說著起身踩著高跟鞋出了房門.

連玥偏頭,蕭曉對著她勾唇,走過來站在她邊上看著鏡子里頭的女人.

"我媽媽給你帶句祝福,祝你們新婚快樂,百年好合,永結同心."蕭曉將趙嬌的祝福一一複述出來.

"替我謝謝她."

趙嬌對于清玥的祝福是真心實意的,她原本也想過來看看,不過她清心寡欲慣了,也不喜歡熱鬧的場景,今天的婚禮肯定格外盛大,默默祝福也是一樣的.

"你以後成了權夫人了,花店那邊還會過去嗎?"蕭曉挺關心這個問題的.

她幫連玥打理花店是真心實意的,不過權家的地位放在這兒,她以後恐怕也是沒辦法在肆無忌憚的到花店里頭來了,權璟霆的夫人,總不能是從事服務行業的.

"這個和我結不結婚沒有關系,不過花店那邊我是去不了了."連玥伸手拉開面前化妝台的抽屜,從里頭取了一份文件出來,"這是轉讓協議,如果你不嫌棄的話,這個店就歸你了."

蕭曉將東西推回去,"你什麼意思,我可以幫你看著守著,但是卻不能拿你的東西."

做人得有原則,蕭林從小教她的道理就是,不屬于自己的東西不能要,想要的必須自己去爭取,不勞而獲,拿到了也不會真的是你的.

"你別想歪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不過我現在也沒有了當初管理花店的那份熱情和從容,現在它對于我,反而成了拖累,可是這始終是我當初花了心血搭建的,與其轉讓給一個毫不相干的人,我選擇你,你更適合."連玥將文件塞到了她手上.

蕭曉盯著手上的文件,也沒再推脫,"既然這樣的話我就收下了,不過費用我還是會按時打入你的賬戶的."

連玥臉上帶著淺笑,沒再應答.

花店從成立的時候就沒有一個正式的名字,店名一直都是空白的,這是她從前想過的生活,清閑的和普通人一樣,每天上班下班,和平凡人一樣不用刀口舔血,不用戰亂紛飛的地方呼來喝去.

可是就算失憶了,她心里也還是潛意識的知道清楚,這樣的生活終究是不適合自己的,她總有一天會回到自己的世界去,所以花店的名字,她也一直都沒取.

現在想來,她至少也過了一段時無憂無慮的生活,心境自然平和,不像從前那樣每天打打殺殺,已經夠了,她向往這樣的生活,但是卻終究不可能走這樣的路,已經習慣了殫精竭慮的生活,忽然放松下來,反而卻不自然,找不到自我了.

這個花店,她放心的交給蕭曉了,也算是將自己心里的那份田園給了合適的人,和應該有的人.

"權少會對你很好,你們一定會很幸福,畢竟你們之間的緣分,是天定的."蕭曉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看著化妝鏡里頭的女人.

明豔無比的一張臉,眼角微微上揚帶著絕代風華,一顰一笑都動人心扉,這樣的人,從來都值得更加好的.

化妝師看著連玥的樣子手上的卷發棒利落的將女人的長發盤上去,這位清小姐的言談舉止十分的從容大方,就算是養在外頭多年的孩子,也居然也還是這樣的讓人挑不出絲毫的毛病來,無論從身上的氣質還是其他.

當時收到權家的消息,說是讓他們來給權爺未婚妻做妝容的時候,整個工作室的人都差不多蹦跶起來了,他們想要見見這位清玥小姐是不是真的和傳說中的一樣,是個驕傲放縱的女人,否則的話也不會直接了當的搶了清家的訂婚宴了.

可是到了這里一看,這位小姐搶婚宴,看來是真的搶對了,這樣的女人,才配的上權爺.

一樓的客廳內,這里雖然是副樓,但是無論從裝修還是其他配置來說都是絲毫不差,雖然客廳面積比不上主樓那邊的,但是也是很寬闊的了,樓內采用中古世紀的裝修風格,頭頂墜下來的吊燈是罕見的琉璃水晶,紅木和金絲楠木的家族樓梯扶手散發著木材的獨特香味.

地面上一塊波斯純手工縫制的地毯透著異域風情的味道,這會兒整個樓內掛著紅色的綢帶,電視和樓梯間上否貼著紅色的喜字,喜慶無比.

茶幾上放著的瓜果點心碼的整整齊齊的,上面貼了一個紅色的雙喜,今天恐怕是整個權家最為熱鬧的一天了,就連數年前權家的添丁之喜,也沒有這麼熱鬧的.

娜婭身上穿了一條抹胸的紅色小禮服,這是溫妃特地給她挑的,這丫頭一天東奔西跑的,也不適合穿著長裙,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摔個狗吃屎了.

這樣不繁瑣的禮群是最適合她的,看著舒服.

"好了沒,你們都找到了沒啊,一會兒就過來迎親了."娜婭說著看著對面窩在沙發上的幾個女人.

黑貓搜索的頁面停在了最火的幾條上頭,跟著手一拍膝蓋坐起身來,"有了,這個."

娜婭看了眼,溫妃也跟著探過頭去,看到上頭的文字的時候眉頭一挑.

"就先這樣吧,我先把杯子給擺上了,你們繼續翻啊."娜婭說著打了個響指.

幾名傭人站在門口的位置,腳邊放著的籮筐里頭滿滿當當的是透明的水晶杯,這是昨晚上娜婭小姐吩咐她們去買的,說是今天有用.

"你們開始擺吧,就按照這個法子,一直從門口擺到樓上的位置."娜婭叫了聲.

傭人點頭,蹲在地上開始擺杯子.

溫妃站在她身後,一把拍在了女孩子後腦勺上,"你還真的打算用這法子啊,按照你這杯子的數量和酒量,你是打算讓他們都倒下啊?"

這丫頭做事總是不過腦子,一天一天的瞎出主意.

"我看娜婭這辦法好,想娶我們老大哪兒是那麼容易的,這要是換在IE可不得讓他們和所有士兵都打一遍才是,在帝京也就能用用這些法子了,算是便宜他們了."黑貓附和了兩聲.

就因為知道了M國這個習俗,這幾個人就開始折騰了,不過也從來沒有參加過這樣的婚禮,沒什麼經驗.

"要不咱們直接換了衣服,把這兒給守住,看他們能不能突破我們的封鎖線才是."熊妮提議道.

"我看你是腦袋出問題了,你們這麼折騰,是生怕人家不知道你們多本事是吧."溫妃瞪著她.

原本連玥的身份在權家就是一個秘密,尤其這迎親還是在權家,要是折騰出點什麼問題,給了老大一個永生難忘的婚禮,看看老大怎麼收拾她們幾個.

"不用擔心,我有分寸的,黑貓,我們走著."熊妮起身,也沒管還蹲在地上的娜婭就上樓去了.

溫妃扶額,她現在無比的慶幸藍印帶著人在東部沒回來,否則的話這得折騰成什麼樣了,這幾個丫頭,一個都不讓人省心.

樓上連玥已經換好了衣服,景秀紅鸞的拖地長擺,胸前和腰帶上的鳳凰于飛用金絲線手工穿繡出來,精致無比,她站在原地,身後的人在替她將腰帶綁上去,在正式婚禮之前,她是從來沒見過這套鳳冠霞帔的.

因為權璟霆藏得穩,只讓她看了婚紗,這套衣服是她完全沒見過,也是早上才讓人送到了副樓過來的.

蕭曉目瞪口呆的看著她身上的行頭,無論是從袖子開始還是到裙擺,這都是十分精巧無比,純手工縫制的看著要比冷冰冰的機械做出來的更加多了幾分精致的味道,這喜服據說是九十九個老工匠連著縫制了一個月才做出來的,價格昂貴自然是不用說的,最重要的其中蘊含的味道.

"好漂亮啊."蕭曉由衷的稱贊道.

連玥頂著頭上的鳳冠,這好看是好看了,可是也得受不少罪啊,這東西往頭上一戴,這要是戴到晚上了,脖子都得斷了.

"還要戴蓋頭嗎?"蕭曉看著一旁架子上的紅色蓋頭.

後面的化妝師點頭,"對."

因為這些也都是早上才送過來的,他們也不清楚這衣服的來路是哪里,只知道,這很貴,非常貴,貴的嚇死人了,按照要求是需要戴蓋頭的.

"我看你腦袋上好像很重的樣子,一會兒搭了蓋頭,你還能走得出去嗎?"蕭曉有些擔心的看著連玥抬頭挺胸的樣子.

"走不出去也得走啊."

不然怎麼辦,這婚禮後面還得換好幾套禮服,一天下來新娘子的腳脖子都得廢了,對于她這樣不常穿高跟鞋的女人來說,簡直就是一場災難,無比的災難.

好在這套衣服配的是雙平底的紅色布鞋,頭頂上的重量還撐得住.

熊妮帶著黑貓推門而入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身穿紅色緞群,頭頂鳳冠霞帔的女人,面容豔麗,雙眼當中如同含著以一汪春水,看的人心神蕩漾無比.

"哇!!"

"哇!!"

兩人齊齊感歎.

"這就是M國傳統的婚服嗎,好漂亮啊!"熊妮上前,高興的伸手摸了摸連玥的裙擺,"我以後也要在這里結婚."

這婚服太漂亮了,她都快羨慕死了,從前就聽說這里的傳統婚服是很漂亮的,並且好像種類也很多,老大這個有拖地裙擺,是不是最隆重的啊.

"別碰,你想在這里結婚,也得看看有沒有這里的人願意娶你才行."黑貓拍拍她的手,毫不留情的打擊道.

"就算沒有人這里的男人娶我,我也要到這結婚."熊妮說的一臉堅定.

誰說的沒這里的人娶就不能過來結婚了,以後就算是不嫁,她都得想辦法過來穿一次這禮服.

蕭曉看著她的樣子有些好笑,友情提醒了一句,"這一身很貴的喲."

"價錢不是問題,重要的是我喜歡."熊妮哼了聲.

黑貓捧著下巴,看著一動不動的連玥,"早上是中式,那麼下午就是西式,老大,你忙的過來嗎?"

"忙不過來也得忙,這是必須要走的流程."連玥低頭看著自己腳下.

"權家娶親,不光光是他們的事情,這次宴請的也還有國外來賓,不過下午的肯定不用這麼繁瑣,意思意思就行了,"蕭曉蹲下來給她整理裙擺.

但是光光換衣服也能夠累死人了.

連玥動了動胳膊,看著自己對面的兩個女人,"你們兩上來做什麼,不是說堵門嗎?"

兩人這才反應過來,從自己的世界當中退出來,興高采烈的同她說了自己的想法.

"砰砰......噼里啪啦......"外頭的炮仗響了起來.

溫妃站在客廳里頭看著已經在樓梯口坐下的娜婭,從大門口一直往她面前擺過去的杯子里頭都看到了明晃晃倒上的酒,這小丫頭還真的打算讓人家全部喝趴下了.

"人來了,你這折騰完了嗎."

溫妃話音剛落,就看到了門口已經過來的浩浩蕩蕩的一行人,站在最中間的權璟霆身上穿著和連玥同樣的紅色婚服,手上捧著花束,看上去格外的惹眼,他背後的一行人都換了暗紅色的褂袍,每人口袋上都別了一朵紅色的玫瑰花.

不得不說這對面人的顏值也是挺抗打的,溫妃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其中的秦重,他臉上不情不願的,和邊上那幾位的興高采烈及其不一樣.

容業伸手抵了抵鼻梁上頗有年代感的墨鏡,看著腳下蜿蜒而去的酒杯,"喲,這是唱的哪出."

黑牙站在他邊上,面色冷硬,"讓我們喝還是讓少爺喝?"

娜婭一溜煙的跑到了他們面前,站在門口的一群男人面前板著小臉,"看到這些沒有,這酒杯最終連線到新娘子的房間里頭,你們要是不把這杯子給喝乾淨了,就見不到新娘子."

容業挑眉,看著綿延而去的杯子,這丫頭,還真的是蔫壞蔫壞的.

站在中間的權璟霆抬手,一身紅色喜服將他承托的格外豔麗,俊美無儔的面容更加的勾人心魄,眼角的淚痣越發妖豔.

看到他的動作,身後跟著來的一群男人挽了袖子,開始蹲在地上開喝,昨晚上看到傭人拖著杯子過來的時候蘇落英特地留心吩咐了,讓傭人看著點,別讓這丫頭沒頭沒腦的胡鬧,再壞了進門的吉時.

所以傭人在往每個杯子里頭倒酒的時候進去的量都不多,也不至于會將一堆大男人喝醉的程度.

"加油啊,你們都是烏龜嗎?還想不想見到新娘子了."娜婭在邊上看著蹲在地上的一群男人叫道.

容業吞下口中酒,差點沒起來給這丫頭扔出去.

權璟霆視線未動,看了看對面的樓梯.

這群人的戰斗力也算很強的,不一會兒酒杯就都空了,容業上前,將兩個紅包遞給了娜婭和溫妃.

"這會兒行了吧."

小丫頭看了看手上的紅包,"你們上去吧."

反正還有黑貓和熊妮守在上頭呢,那倆可是比她想的辦法要難得多了.

權璟霆大步向前,走在最前頭,伴郎團跟在後頭,動作迅速的上到了二樓,剛剛到了二樓就看到了擺在走廊上的東西.

黑貓和熊妮站在對面,兩人環胸而立,盯著對面的男人.

"我聽說你們營地里頭都說,權爺可是槍神,當然我們老大的槍法也不差,要想我們過我們兩這關的話,是不是應該拿出點真本事,權少就秀一秀您的本事吧."

幾人面前的桌上放著的,是兩把手槍,還有一個黑色的布條,這很明顯了,肯定也是要讓權璟霆自己來這個測試的.

權璟霆倒是也不含糊,將手上的花球遞給了邊上的黑牙,上前一步蒙上了黑色的布袋,蓋著了自己的眼睛,利落的下了保險,扣著扳機抬手.

熊妮和黑貓使了個眼色,從一旁的房間里頭拿出來兩個水果,他身後的人都往後退了一步,秦重倒是饒有興致的看著對面的情況.

對面的兩人齊齊的往空中扔了兩個水果,剛剛脫手的瞬間,對面槍口里射出來的子彈就打中了兩個蘋果,炸開落在了地上.

黑貓點頭,跟著掏出來一把硬幣,差不多有四五枚的樣子,齊齊扔上去.

容業歎了口氣,這娶個媳婦還得動槍,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對面這幾個小姑娘和權璟霆玩槍法,是真的不知道什麼叫做神一樣的存在了.

"砰砰砰......"連著幾聲槍響,硬幣被擊中之後落在地上.

熊妮在地上檢查了一下,一枚都沒落下,每一槍都是打中中央的位置,幾乎沒有誤差的說法,看來這權璟霆真的而不是徒有虛名的,很厲害啊.

黑牙臉上帶著驕傲的神色,他們爺的槍法,從來沒帶怕的.

熊妮對著黑貓使了個眼色,跟著看到了兩人齊刷刷的從房間里頭拖了個音響出來,按下去之後震耳欲聾的音樂聲傳出來,房間里頭的連玥聽到外頭的動靜,更加好奇這兩人在外頭折騰什麼了.

只是聽到槍響,這兩人肯定在折騰什麼壞主意呢.

容業嘴角抽動,看著對面兩個距離音響最近的女人,他們這邊還好,但是分明看到對面兩個女人都捂著耳朵,表情扭曲了,就不知道把聲音調小點.

熊妮一只手捂著耳朵,另外一只手上扔出了另外一把硬幣之後迅速的捂住了另外一邊耳朵,硬幣落地之後,黑貓按下了音響的開關.

"呼......"

兩人捂著耳朵,差點沒被震聾了.

看到對面兩個女人的樣子,黑牙上前將地上的硬幣撿了起來,毫無意外,全中.

"啪啪啪......"黑貓和熊妮不約而同的鼓起掌來,眼中帶著崇拜的小星星,"權先生厲害啊."

老大這是找了個神,絕對的神,這會兒她們是相信了,長得帥不說,這槍法本事也不小,這樣的男人配的上她們老大,這門婚事,她們同意了,心服口服.

對面的男人將眼睛上的布條解了下來,面色平淡,"進去."

他身後的人跟著提起腳步往里頭房間過去,兩人也沒阻攔,畢竟老大命令了,不許太胡鬧,差不多行了,點到為止,況且剛才權璟霆的表演已經將兩人拉攏了,恨不得把連玥直接打包了扔過去,肯定不會再阻攔了.

秦重站在門口和熊妮黑貓站在一起,剛才權璟霆的表演他也看的心服口服,連玥這是找了一個能夠好好陪著她一輩子的人,最重要的是,連玥愛他,他自然也是愛她如命一樣.

房間門拉開,里頭床上的女人蓋著蓋頭,裙擺鋪滿了整個床尾的位置,蕭曉站在一邊看著幾人笑臉盈盈.

"最後的一關,將鞋子找到,新郎親手給新娘穿上,就能出這個門了."蕭曉開口.

權璟霆身後的人開始在房間里頭翻找,蕭曉看著床上的連玥,眼中發自內心的帶著笑意,這邊幾人找了一會兒,也沒能夠尋到那只鞋子.

容業扇著扇子,走到蕭曉身邊,默不作聲的塞了個紅包,"說一下,在哪兒唄."

這房間說大是大,但是能藏東西的也就那幾個地方,這都找遍了也沒見到啊.

"自己找."蕭曉笑著,一把將他手上的紅包扯了過來.

"你都拿了紅包了."容業從口袋里再掏了一個出來,"再考慮考慮唄."

兩人湊的及其近,容業幾乎都能夠看得到女孩子臉上細膩的毛孔,還有小小的絨毛,一個腦袋忽然插在了兩人中間的位置,熊妮哼了聲.

"別想套近乎,已經很便宜你們了,只讓你們找鞋子."

就這還想作弊呢.

黑牙轉頭歎了口氣,這容業.

溫妃和娜婭也跟著上了樓,站在門口看著里頭翻找的情況,溫妃站在秦重身邊的位置,靠著牆說了聲,"我沒想到你會答應做伴郎."

她在知道秦重答應了做伴郎之後被嚇了一跳,送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出嫁,看著她攜手他人,什麼時候秦重也變得這麼受虐了,心里頭估計疼的都快分開了.

"權老爺子讓我來的,怎麼有問題?"秦重低頭看了眼身邊的女人.

溫妃手上捏著的糖果扭了扭,"沒問題,我就是驚訝,但願一會兒,你別難過的說不出來話就成."

秦重伸手將她手上的糖果拿了過來,"多寫關心."

權老爺子還真的是個好爺爺,能夠為自己的孫子考慮到這種程度,能想到給他安排相親就算了,還硬生生的把他變成了伴郎,這個世界上還真的有這種這麼積極給自己孫子消除情敵的爺爺.

眾人尋找未果的時候,權璟霆在連玥面前單膝跪了下來,伸手從她寬大的袖口掏進去,很快摸到了那雙細膩的小手,從她指尖將握住的鞋子拿了出來,指尖滑過她的指腹,帶過淺淺的癢意.

蓋頭下方,連玥嘴角上揚,眼中帶著笑意,整個人身上的氣質無比柔和.

"在那兒啊."容業哼了聲.

放在新娘身上,這房間里頭除了權璟霆之外,誰敢過去碰他媳婦,你怕是不想活了才是.

男人單膝跪地,從她裙擺下將女人小巧白皙的腳掌取了出來,給她將鞋子套了進去,指腹捏在她腳踝的位置勾了勾,握著她的指尖緊了緊.

周邊人分明看到了男人眼中的明豔生輝,和身上的柔和愛意,他看著她,笑的那樣的明豔.

"好了,可以出門了."蕭曉叫道.

權璟霆上前,將床上的女人抱了下來,連玥抬手,紅蓋頭下摸索著摟住了他的脖子.

"啪啪啪!!"四周一片掌聲響起來.

蕭曉低頭跟在她門後頭一起下了樓,今天天氣算是好的,不過也是冬日的太陽,穿著禮服的幾個小姑娘跟在後頭,卻是走的筆直.

蕭曉下意識的抖了抖,出來就感覺冷風過境,吹得肩膀和膝蓋都很冷,可是她前面走著的女孩子,卻跟沒事兒一樣.

權璟霆抱著連玥走在石子路上,穿梭在花園當中,他身後跟著一串的人,不時的能夠聽得到鞭炮響起來的聲音.

蓋頭下連玥看不到外頭的情況,這里到主樓得走一段,她緊了緊摟著男人脖子的手.

"看樣子這段時間養的不錯,重了不少."權璟霆明顯帶著笑意的話在她耳邊低沉響起.

連玥指尖掐了掐他的後頸,"沒胖."

"不是說你胖,是說我終于把你給養重了."男人說著掂了掂懷里的女人.

連玥翻了個白眼,臉貼在他胸口的位置,聽著他的心跳聲,十分穩重,此起彼伏,卻呢能夠感受到,現在他心跳的頻率,好像並不是那麼的平穩,仔細之下能夠聽得到,有些快.

她笑意漸深,這個時候,他也是緊張和興奮的......

兩人身後,娜婭手包里頭的手機震動了起來,她掏出來一看,翻到了上頭的信息.

看著那邊人的要求,她默不作聲的打了兩個字母過去.

OK

老大說了,只要她穩住這些人就行了,他們無論要什麼都行,下午的婚宴可能不會像早上這樣的風平浪靜了,她倒是很想看看,那個算計她的人,到最後會怎麼樣收場.

------題外話------

大家好啊,首先在這里我想說明一點,我看得到你們的粉絲值,有些親,我知道你有沒有花錢買這本書,所以我拜托你,要是你覺得不好看的話,不要看,沒必要特地留言告訴我,還有對于婚禮的事情,我想說,需要構思的,很多是事情之前需要前綴,不是我不寫,前綴什麼都沒交代清楚,我寫出來也不清楚啊,假設我今天剛剛寫了開頭,明天就告訴你大結局了,你是什麼感受,所以大家理解一下,對一直支持我的大家,我愛你們,也是因為有你們的存在,我才能堅持到現在,每天掏空心思寫八九千字,而且我不是全職作者,能夠保持沒斷更就很不容易了,抱歉大家,希望大家能夠體諒體諒我,愛你們!

上篇:221 當年冤案    下篇:223 婚禮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