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25 清家被炸了   
  
225 清家被炸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妤的來襲就像一場無人知道的小插曲一樣,連玥也沒放在心上,剩下的問題留著明天去解決,今天不適合再去想其他的事情,大廳里頭隨著音樂悠揚起舞的賓客們也斷然不會猜到,剛才後花園發生的一幕,不過短短幾分鍾,已經平白多了幾縷幽魂.

娜婭和溫妃都回到了正廳里頭,舞池里頭連玥和權璟霆已經隨著音樂翩翩起舞,新郎新娘的舞步自然是要被人多注意一些的,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了兩人身上,目不斜視.

走進來的兩人都自覺的站在一邊,溫妃取了酒杯,看向了那邊依靠著羅馬柱站立的秦重,娜婭十分自覺的往餐食區過去了,這一早上,她肚子還是空著的呢,得吃點東西補補回來.

清妤的事情也解決了,她這會兒心里頭沒有記掛的事情,所以食欲格外的好,恨不得能吞下一頭牛.

老爺子在這兒坐著的也是無聊,應酬了一會兒之後就讓車子送回了權府去,回家里頭好好休息去了,年紀到了,歲月不饒人,不如年輕人那樣的能折騰了.

再說了,在這里也找不到能夠陪他說說話的人,可不是得回去了.

一字排開的長方形桌前,桌子上鋪滿了白色的蕾絲桌布,一些在空氣中散發氣味不是那麼嚴重的食物被安置在這片區域,娜婭取了個銀色的小盤子,拿了塊黑森林蛋糕開始吃起來.

她這人一直都覺得,唯有美食不可辜負,原本也是小孩子心性,這偌大的帝京,她也跑了好幾次小吃街,從來也是歇不住的,這麼餓了一早上,也受不住.

"跟著她們晃悠了一早上了,才想起來吃東西."權璟琛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她身邊,看著女孩子狂吃的樣子.

"我早上起來就挺忙的."她含糊著說了句.

因為難得參加一次婚禮心里頭興奮無比,就沒想著動口早餐,跟著折騰到了現在,肚子餓得咕咕叫了才想起來吃東西.

她抬頭,腮邊帶著點點黑色的奶油漬,權璟琛看了眼,放下手里頭的酒杯取了毛巾,"吃成這樣了,女孩子吃東西慢點,對消化不好."

說著他動手給人將臉上擦乾淨了.

連玥和權璟霆這舞也跳的很快就結束了,兩人退下場的時候看到了那邊休息夠了的梟兒和寵兒,一家四口坐在那邊的休息區內,寵兒迷離著大眼睛看著四周,身上的公主裙穿著可愛極了.

"恭喜啊,這一早上也沒來的及和你說句話."于甯看著走過來的兩人笑道.

連玥放開了挽著男人手臂的手,過去坐在了寵兒的身邊,伸手摸摸她的臉,"小寶貝,謝謝過來做花童啊."

這兩個孩子她都喜歡的緊,一個一個的生得好看極了,不少人的視線都盯在兩個孩子身上,還年紀這麼小就這麼精致,長大了不知道是什麼禍國殃民的樣子.

"蘇西西身體不方便,做不了飛機,就沒過來,讓我給你道聲喜."于甯張口道.

連玥低頭,寵兒拉著她的手扒拉著她的指尖,低頭的時候睫毛修長,玩的很認真,看到她的樣子,于甯開口說了句,"要是真的喜歡,就抓緊生一個."

"我不是喜歡,這也是要挑人家的,哪家的姑娘能生的和你們這位一樣,以後指不定要碎了多少小伙子的心思."

"你想多了,以厲冥熠的性子,寵兒在滿二十五歲之前估計也是出不了絕島的."于甯煞有其事的說了句.

"是嗎."她伸手摸摸寵兒的小臉.

于甯看著她的臉,嫻靜安甯,她認識連玥的時候沒想過,有一天這帝京會是她最終的歸處,她這樣肆意張揚的人,和權家那樣肅穆的家門不是很相配,權璟霆以後的路還很長,她真的能夠斂去鋒芒,回歸平靜,卸下從前那身血腥嗎.

"我聽蘇西西說,馬上就要有大面積的動亂,恐怕各國都會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而排出小規模部隊對外駐紮,你們這婚禮過後估摸著就得分開了."于甯歎了口氣.

權璟霆和厲冥熠始終不是一樣的人,他身上承擔的責任不同,如果注定了連玥和他要在一起的話,兩人之間,肯定要有一個人放棄自己的從前,那麼這個人,也不會是權璟霆,只會是連玥.

"真的打算洗手做羹湯了?"于甯盯著連玥.

後者笑了笑,"這也沒什麼不好的,從前總是槍林彈雨,現在過的安穩,就當做是將前半生沒能夠過的安穩人生找回來吧."

對于這件事情,她看的坦然,其實她內心深處還是渴望平靜的生活,也許那對于她會很乏味,但是只要找到了你想要陪著他過一輩子的那個人,那麼後半輩子也有了意義.

"緣分這東西,真的說不好."于甯笑了笑.

溫妃過去的時候秦重一個人已經喝了不少的酒,這場合也不是平時那些隨隨便便的地方,不會有那種輕易就上來搭訕的女人,所以這會兒他身邊還算是清淨,四周就一個人.

這里的人也都挺忙的,差不多到了晚上的時候這婚宴也能夠結束了,站了一天,高跟鞋抵著,腳脖子都快不是自己的了.

"難過的話我陪你喝,不用一個人這麼灌."溫妃在她對面坐下.

秦重酒杯放下看著她,隱隱約約的聞得到她身上和著香水味的那一絲血腥味,不是很厚重,但是他們這樣的人,對血的味道是最敏感的,一下子就能夠聞的出來.

"今天是她的婚禮,你們都去做什麼了?"秦重定定的看著她.

溫妃沒說話,抿了口香檳,"想知道?"

秦重眯眼,溫妃做事從來都是十分慎重的,並且這麼多年跟著連玥,她們之間的感情自然是不用說的,今天是連玥的婚禮,溫妃自然是無比喜悅,所以無論如何,她不會在今天生出什麼枝節來.

可是這身上的血腥味是怎麼回事.

"打算什麼時候回去?"溫妃問了句.

現在連玥的婚禮也辦完了,秦重和秦尚林估摸著也差不多離開帝京回IE去了,他們都不在,IE那邊也不能一下子指揮官都不在.

秦重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他取出來看了眼,短信息上有一段話,清家剛剛被炸了,現在帝京警方已經去到了現場,清家人是不是在廢墟底下,還需要進一步確認.

在權璟霆大婚這天發生這樣的事情,負責安保的人也是抹了一把冷汗,今天這樣的日子清家都能夠出事,充其量說的也是他們的監管力度不嚴,這炸藥要是在婚禮現場炸開了,這不是要出事嗎.

誰都知道這次權家說是娶得是清家的女兒,可是帝京這清家是沒收到任何請帖的,這其中的因果玄機,自然很多人都明白.

"人呢?"秦重放下手機盯著對面的人開口.

溫妃嘴角微動,"你說什麼?"

"清家的人呢?"

清家的仇人是多,但是敢選擇在今天動手的人可沒有幾個,估計他對面這個人,脫不了干系.

"不明白你在說什麼,我先過去了,你一個人慢慢喝吧."溫妃動作優雅的起身,裙擺微動離開了秦重的視線.

原本讓人盯著清家,秦尚林也說了會自己處置,明天七點准時動手,他們也知道連玥讓藍印和權璟霆的人一起正在圍堵默,有了他們的輔助,清家這邊相當于沒了一個保護傘.

可是秦重斷然沒想到,連玥會挑在今天動手,完全打亂了他們的計劃,清家人現在肯定在連玥的手上.

因為是新娘和新郎父親的緣故,所以清尚林和權豐都被敬了不少的酒,好不容易得了空閑,也就坐下來喘口氣,從秦尚林到權家開始,這還是兩人第一次有單獨說話的機會.

權豐的工作忙碌不說,這秦尚林也是被權老爺子拖著每天跟著他下棋,要麼就是出門,也是一刻不得空.

其實說起來權豐和秦尚林的關系也算是挺微妙的,秦尚林的年級比權豐小了五六歲,被清老爺子帶回去的時候也是年齡不大的孩子,按道理來說清建國當年和權豐是情同手足,秦尚林又是清建國的弟弟,那麼三人之間的感情自然應該是很好.

可是當年是當年,現在是現在,當年秦尚林死里逃生帶著清玥遠走他國,因為答應了柳葉,不複仇,永遠不帶著連玥回來,所以他這些年從來也沒踏入帝京的土地,可是對清建業的仇視,他是與日俱增,相反的權豐這麼多年一直都十分的平靜.

他當初走的時候原本想著,清建國和權豐是從小到大的情誼,那麼權豐肯定會給清建國報仇,可是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清建業完好無損,清家的生意還在M國的商業扶持下越來越好,地位越來越高.

雖然他明白權豐這個位置多多少少有些身不由己,但是,秦尚林一直過不去心里那道坎.

"從你回來我還沒好好的和你聊過天,現在也就只有我們兩,喝一杯."權豐同他碰了碰杯子.

秦尚林飲盡杯中酒,權豐這些年的變化的確很大,增長的不僅是年歲,更加多的是看人的眼光和風帆曆盡之後的沉寂.

"我聽清玥說你已經環游世界很長時間了,都走過那些國家?"

秦尚林面帶笑意,依舊十分柔和,"我這個也不確定,也是看心情過去,也的確走過了很多國家,領略到了不同的風土人情,不過我去的再多,恐怕也沒有權大哥你去的多吧."

畢竟他們本質上還是不一樣的.

"我的心境不同你的一樣,所以看到的也不同."權豐笑了笑.

"是啊,當年離開帝京的時候我沒想過有一天還會回到這個地方,造化弄人."秦尚林似在歎息.

"我明白柳葉當年的心境,她當時絕望之下會做出那樣的決定很正常,這麼多年你帶著清玥在外頭過的也不容易."權豐看著他意有所指.

清玥在IE的身份權豐現在還是心有芥蒂,雇傭兵那樣的身份,眼中只有利益沒有家國,他已經能夠猜想到連玥手上染了多少鮮血,可是引導這個孩子走上這條路的人,卻是秦尚林.

是當年那個眉眼周正,跟著他和清建國在部隊大院長大的孩子,這是他斷然沒想到的.

清家的那場災難,最終改變的是所有人的人生軌跡,因為目睹了好兄弟的慘死,從來無意權勢之爭的權豐最終還是走上了這條路,在他的眼中,只有站在最高的地方,才能夠然那些意欲傷害你的人觸不可及.

不能再有第二個清家產生,所以他們都變了,都經曆了不同的事情,從那時候的有志青年,慢慢的蛻變成了今天的樣子.

"權大哥,我一直都想問你,其實你後悔嗎?"秦尚林忽然開口,"後悔坐上了這個位置."

他不會盲目的去埋怨權豐沒有做什麼,或者是做了什麼,畢竟自己家的仇,實在沒必要依仗別人去報了,老爺子對他恩重如山待如親子,他都沒本事做到的事情,為什麼要求權豐去做到.

"因為坐在這個位置上,所以很多事情都不能夠肆意妄為,你每走的一步都需要再三斟酌,前思後想,你是不是後悔了?"

如果不身處這個位置的話,秦尚林很想知道,權豐會不會對清建業下手.

"這個世界上沒那麼多後悔藥可吃,你得到了什麼,就勢必要放棄什麼,沒有兩全其美,所以需要你在跨出每一步的時候就想好了,你可能會面臨的後果."權豐臉上一如既往的莊嚴.

這麼多年了,他練就的是不苟言笑,是將自己的情緒徹底的隱藏起來,不能被任何人看清楚.

"是嗎,所以你是想好了會有這個後果的."秦尚林喃喃低語.

清家對于M國的作用多麼重要,這點秦尚林也是明白的,清氏帶動了產業的發展,一定程度上引領了不少外商的投資,是整個M國經濟的領頭羊,清家一旦出了事,對市場帶來的打擊會很大.

況且當年的案子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所有的證據全部被銷毀的干乾淨淨,就算想要再翻案,也是沒辦法找到證據了.

權豐這麼多年色荏內厲,也懂得將所有的情緒隱藏起來,坐上這個位置,無論何時何地,你的所作所為,都不能夠是為了自己.

"這里是帝京,你在這里生活過,懂得這里的規矩,很多事情都不用我再告訴你了,尚林,我們都到了這個年紀了,做事情之前要深思熟慮."權豐意有所指的開口.

"我清楚你要說什麼,可是權大哥,我已經離開帝京很多年了."秦尚林張口提醒了一句.

"我知道,可是尚林,我聽說過IE,也知道那是個什麼組織,為什麼清玥會......"

"我當初將她送給了一對普通的漁民夫婦撫養,希望她能夠過上普通人的生活,她七歲那年,她的養父母出事了,我就將她接到了身邊,她從出生開始,就注定不平凡."

這一切,都是他們沒辦法選擇的,無論是清家還是連玥.

兩人話音未落,權豐身後走過來一個人低頭在他耳邊嘟囔了兩句,跟著看到了權豐臉色變了變.

秦重的話說完之後,秦尚林看和權豐齊齊對視,清家出事了.

整棟別墅都被炸毀,威力驚人,現在去到的救援隊還在搜救,不知道人是不是還活著.

這消息突如其來,權豐盯著對面的秦尚林,今天是清玥的婚禮,秦尚林不可能選擇在今天動手去做這件事情,那麼是誰對清家下的手.

難不成,他看向了那邊和權璟霆站在一起的連玥.

......

城東研究所,這里是專用的科研基地,也算是歸國有的地方,一大批優秀的科研人員駐紮在這里,從事研究項目,也因為一些機密程度,所以這里的安保由北部營地負責,所以黑牙也會時不時的帶著人過來練練手什麼的.

從被安排到東部這邊開始,連著這幾天都死死的盯著對方,權璟霆和連玥的猜測的確是正確的,他們選擇的最好動手的機會,就是在婚禮這天,清建業對這枚芯片志在必得,肯定會選在今天,他們認為這邊警惕性最差的時候動手.

站在樓頂上,水泥層板面上,藍印拎著望遠鏡盯著遠處的情況,這東部研究所其實就是放在山里頭的,四面被樹林環繞起來,只有一條筆直的水泥路能夠通往這里,現在樹林里頭都有他們的人不說,就連遠程監控也開始鎖定了.

從開始尋找默的基地,林楓就帶著人查找了整個帝京可能的區域,最後在南邊的確是尋摸到了蹤跡,人跡罕至的地方,清家在南邊有一塊還未開發的林地,那地方,是最適合藏人的.

"藍印,你說老大讓我們跟著這幾個男人,能行嗎,就算找到了默的基地,這人恐怕他們也不會讓我們帶走的."藍印腳下的薇薇安開口說道.

她這會兒抱著狙擊槍趴在天台上,瞄准鏡里頭看著從樹林里慢慢貓出來靠近研究所的黑衣人,對面不斷的能夠看到樹葉波動的動靜,可想而知,這是來了多少人.

"老大的意思是讓我們找點事情做,至于人,被北部的人抓到不就相當于握在老大手里了,你沒看權璟霆被老大捏的死死的."藍印不以為然.

"不是說的過來護送骨灰的,這任務來的還真的是挺及時啊,第一次和權軍的人合作,可得好好的表現,別丟了老大的人,讓老大在他們面前抬不起頭來了."微微安開口道.

那邊那幾個小姑娘也不知道情況怎麼樣,她們雖說也是受到過基地里頭正規的訓練的,可是從來都是執行暗殺任務的姑娘什麼時候也沒和這些人合作過,他們的打法也不知道是不是會很死板.

她們這些人可是都自由散漫慣了的,戰場上從來都是顧全自身的.

藍印按動耳朵上的耳麥,對著那邊張口,"soya,這邊已經上鉤了,你們那邊隨時准備了."

"明白."

守在南部的索亞跟在了林楓的身後,看著遠處的黑漆漆的溶洞,手上緊了緊扳機,權璟霆和連玥這次下的硬性要求就是要能夠精准的處理掉了默,因為去搶奪芯片,所以默這會兒大半部分的組織人員都已經到了東部,那麼這麼說來,留守在基地里頭的人會很少.

只要那邊火力一響起來,這邊就同時進攻,只要能夠將這里攻下來,不光光能夠處理掉清家的這層勢力,更加重要的是,能夠得到不少十分重要的信息.

默這麼多年收集起來的東西堆積起來,好不誇張的說能夠敵過任何一個國家的情報部門了.

"一會兒進去都各自小心一點,看過地圖的,A區是火力集中點,必須一進去就迅速的控制住他們."林楓穿著深色的作戰服,背靠溶洞內部吩咐道.

"明白."

他身邊連成一條線的隊員張口叫道.

兩個區域都需要有十分嫻熟的指揮官來指揮,可是基地這邊比較重要所以林楓帶著人過來了,將嚴苗留在了研究所那邊.

"你們負責D區,沒問題吧?"林楓轉頭看著身後的索亞.

soya帶著的幾個姑娘對視一眼,這算不算是對她們的質疑.

"林隊長放心,我們不會有任何問題,戰斗開始不用顧慮我們,相反,我們會是以最快的速度拿下D區的人."

索亞跟著連玥已經很長時間了,其余的沒學到,但是這不服輸可是一點都不弱的,他們IE從來都不是會讓人看輕的角色.

"你們能行嗎."跟在林楓身邊的士兵小聲嘟囔了一句.

"你們放心,IE的行動速度在業界是知名的,五年前莫托爾你們也領教過了,不用顧慮我們,反倒是你們,別最後還需要我們過去救人了."soya低頭整理著自己的武器.

IE從來容不得任何人的質疑,她們的本事,也不用同任何人解釋,能力才是最關鍵的,爭辯過多,沒用.

"好,既然這樣,都各自檢查裝備."

東部研究所,前方的樹林里頭的波動越來越大,藍印手上的望遠鏡順利的捕捉到了一個一個踩著枯枝樹葉而來的人,裝備精良,看上去是做了萬全的准備過來的.

二樓的嚴苗卡在窗戶擺上,槍口對准了准備入侵大門的人.

"只要他們腳一踏入這里,就開槍,記住你們的位置,一個都別放過,能活捉的活捉,不能活捉的也不用留了."嚴苗下了命令.

"是."

這樣的戰況可能十分激烈的情況之下,只能保證自己不受傷害,至于活口,林楓那邊肯定能夠尋到,至少要抓到里頭的高層,才能夠挖出有用的東西來.

微風浮動了四周樹木,黑色方巾裹住臉的人停在了研究所的門口,直接明目張膽的持槍而立,這里采用的是最先進的安保系統,需要掃指紋才能夠進入.

為首的人看了眼門口的鎖,打了個手勢,身後走出來一個男人拎著黑色的箱子,將箱子放在地上,他緊貼過去,從里頭取了儀器出來開門.

"人來的還挺多啊,二三十個,武器裝備頂級,都是去年鬼鳳研制的最新型號的機槍身上估計也還有微型炸藥,胸前的防護服也是最好材質的,嘖嘖,這可是行走的美元啊."薇薇安從瞄准鏡里頭看到了對方身上的裝備.

"有什麼好奇怪的,清家好歹也是M國首富,國際上數一數二的人家,那點錢還不放在眼里."

蘭英從望遠鏡里頭數了數,人數來的不少,並且不光武器裝備頂級,看上去也不是什麼好惹的主,沒想到帝京的第一次任務,來的可就是難啃的硬骨頭.

"准備好了,聽到他們的槍聲就動手."

"明白."

樓下的人動作很快,一會兒就將門打開了,為了保證澤引君入甕的戲碼能夠真實可信,早上所有的科研成員照舊上班,不過這會兒都不在各自的崗位上,被安全的保護在了內部的密室里頭.

為首的人帶著紅色的頭巾,十分張揚,打了個前進的手勢之後身後的人握著槍,跨入了大門,慢慢的靠近內部.

"砰!"一聲槍響,劃破了沉重安靜的空氣.

嚴苗這邊動手了,藍印和薇薇安齊齊開槍,她握著端著槍站在了樓層上,手上火力不斷輸出.下方很快中槍倒了一大片,進來的人四處逃竄找隱蔽物躲起來.

"藍印六點鍾方向有人進去了."

從一樓的窗戶直接跳進去的,並且一個跟著一個,這可是她們的死角.

進了大廳她也就形同虛設了.

"我下去了,你在這兒看著,別放跑了."藍印扔了望遠鏡直接端著槍下樓去了.

微微安保持原有姿勢趴在地上,瞄准鏡看向樹林里頭貓著的殘余分子,她的槍法在整個IE里頭也是排的上號的,狙擊手這個位置也是十分有經驗的,最重要的是,她喜歡這種一槍爆頭的感覺,比起那些毫無章法的沖擊,她更喜歡定下來不動.

這邊動靜一起來,林楓帶著人沿著黑色的溶洞走了進去,如果不是事先安排了人打探過,恐怕也不會想到默的位置,就在這個溶洞下頭.

地下基地.

還真的是和老鼠一樣,貓在地底下,在暗地里搞小動作.

沿著溶洞迅速的進入到了內部,和狹窄的洞口不一樣,進去之後豁然開朗,有一塊露天的空地,在分做了幾條不同的路.

林楓端著槍比了個手勢,身後的人迅速分做了四撥,走進了各自安排好的洞口,

腳步聲控制的極其輕巧,這里的人也是在世界各地活動的,更加重要的是,清家那場爆炸,估計也出去了不少人調查情況,這就是對于他們來說,最好的機會,只不過除了在外頭的,留守基地的人應該也不少.

對方占據了有地形,需要更加注意安全.

soya帶著人很快去到了劃分的D區,道路的盡頭是一個十分簡單劃分成為了無數個隔間的區域,soya身後的人上前,一個一個的打掉了沿途過去的監控攝像頭,一個房間門一個房間門的開過去.

soya手上的槍毫不客氣的響起來,這里的人在基地里頭的時候很少有隨身帶著武器的習慣,說白了也是因為太過自負了,這里的位置隱秘怎麼想都不會知道有人過來端它們老窩.

"都別動!!"

走到盡頭的時候所有人手上的槍口直直的對著,一排排桌子整齊劃一的放好了,這里的情調十分好,餐廳里正在用餐的人齊刷刷的抬頭看著她,下意識的掏出了隨身帶著的手槍,還沒來及的打出一槍,就被soya身後的人擊斃了.

"把槍扔在地上,否則的話我不客氣了."soya開口道.

對面的人將手上的武器扔在了地上,盯著對面不知道什麼時候進來的人.

"我算是明白了為什麼讓我們來D區了,這地方是餐廳."

吃飯的時候人總是警惕性會低一些,林楓這是照顧他們,還是看輕她們了.

"把人押出去."

soya身後的人不知道從哪里找出來了一根繩索,上前將人一個一個的拴在一起,手綁起來了一串的趕在前頭走出去.

"怎麼這心里頭就這麼不舒服呢."soya站在原地,"你們把人帶出去,過去看看."

她心里還真的就不能忍受被人看輕了,怎麼都得過去給他們打兩槍才是,不能這麼不明不白的撿了最容易的活兒干的不清不楚的.

兩邊的動作都挺快的,雖然相互之間有摩擦,但是正兒八經的行動起來也還是能夠磨合的很好,這幾個姑娘看上去是不太受拘束,但是好在辦正事的時候,不會拖後腿.

好歹也是夫人帶出來的人,想著也不會太差.

------題外話------

清家快畫句號了

上篇:224 你們算計我    下篇:226 毀滅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