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30 我不會讓她流一滴眼淚   
  
230 我不會讓她流一滴眼淚

g,更新快,無彈窗,!

清家的消息傳得沸沸揚揚的,清家別墅在權家大婚這一天被炸毀,消防隊救援隊和警局的人連著挖了一天一夜都沒能夠找到任何蹤跡,原本應該是在別墅里頭的清家人卻莫名其妙的失蹤了,原本以為是被炸成了肉醬,但是卻絲毫蹤跡都尋不到.

人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失蹤了也讓警局的人格外頭疼,好在清家還有清衍這麼一個主事人,就算家里頭出事了清氏也不至于發生動亂,經濟還是依舊穩定,公司里頭也還是一如既往的上著班,不過還有一個新聞,清妤違法購買軍事武器.

在醫院里頭因為傷口發炎,最終不治身亡,清家五口人,不過兩天的時間之內,只剩下了清衍一個人,公司股價也跟著波動不小.

不過這些對于一些人來說不過是無關痛癢的新聞,一點也不重要,也只不過是茶余飯後的一種消遣而已,現場被子炸毀,一點證據都沒有尋到,唯一的指向線索就是清妤曾經購買過微型炸彈,所以自然而然的就被列為了嫌疑人.

再三確定之後,清衍也默認了不會再對這起案子有任何的追究,既然人家清家人都這麼想了,他們警察廳的人也不能夠太過分了,自然是聽從他的意思.

這案子不過兩天時間,就好像已經塵埃落定了,不會再有人去追究什麼.

連玥坐在亭子里頭,年後這天氣好像也開始慢慢的回暖了,連著好幾天都沒見下雪了,慢慢的也到了萬物複蘇的季節,她手邊的暖爐里頭點著的炭火溫暖了她周邊的空氣.

不遠處,權豐腳步穩重的剛剛從大門走進來不久,老遠的就看到了亭子里頭的清妤,這孩子性子冷淡,平時也是喜歡安靜,從來不喧鬧多事,安靜的有的時候能夠捧著書就看一天.

清家的案子在帝京的影響力很大,不光是因為清家的身份地位,更加多的是在M國這樣的國家,居然有人能夠明目張膽的安置炸彈,經過這件事情的影響力,需要將帝京的入境檢查安全標准更加的提升才是.

否則的話任何人都能夠隨隨便便的從境外購買這些東西的話,整個社會不是亂了套了.

權豐站在原地盯著對面的女孩子,最終還是提起腳步走了過去,連玥翻動了幾下書頁之後抬頭,就看到了走過來的權豐.

她放下書本起身,"爸爸."

權豐微微點頭,在她對面落座,"你也坐吧,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你."

一旁的傭人默不作聲的退下去,整個區域之內只有權豐和連玥兩人面對面的坐著,連玥動手給他倒了杯茶,其實她心里頭也猜得到,權豐想要問她什麼.

算起來整個帝京和清家有深仇大恨的,也就只有她一個人了,所以清家的事情說不是她做的都沒有人會相信.

"我是想問問你,清家的案子你應該知道了吧?有什麼看法?"權豐鷹眸緊盯對面的女人.

連玥動了動指尖,伸手給他推了盤點心過去,"爸,您其實已經懷疑是我了不是嗎?"

所以也沒必要過多的詢問到底怎麼回事.

權豐握著茶杯的手一緊,這丫頭從來不避諱,可是因為她一個人,這整個帝京現在可是人心惶惶的,還能夠這麼沉的住氣.

"我記得你答應過我,不會因為和清家的私仇而做任何影響帝京安危的事情發生."

連玥動著茶杯的手一頓,面色未變,"我並沒有影響到帝京的安危,況且,清家的爆炸和我沒有關系,那炸彈,是清妤自己帶過去的."

這點她倒是一點都不避諱,這炸彈真的是清妤安裝在會場的,他們也只不過是按照比例尺寸複制了一份放在清家而已.

"這是真的?"權豐盯著她,想要從她平淡的臉色當中看出來什麼.

對面的人冷淡依舊,"爸爸,我答應過您自然是不會食言,不過人總是有底線的,不可能別人觸及到了我的底線我還紋絲不動,我只不過是做了我應該做的事情而已."

這話說著一知半解,像是承認又像是否認.

"況且,我也查的清清楚楚,當年的案子是怎麼回事,清建業的確是欠了我血債,我爺爺,我父母的死都和他有關系,在T國,我可以隨時帶著槍終結了他的生命,這也是我的權利."連玥毫不避諱的說出來當年的事情.

權豐眉頭動了動,當年的事情模糊不清,連玥現在是已經查清楚確定了這是和清建業有關系了是嗎,所以清家的人不在廢墟下,很有可能就在連玥的手上.

或者說,現在已經死去了.

"清建業親口承認了當年的確是他害死了我父親,真正勾結外邦的人不是我爸爸,而是他,也是他將那些資料送到了國安處,更改了資料上的簽名數據,聯合了一眾組織人員,將我爸爸的罪名給坐實了."

清建業和清水被黑貓帶走之後不過一個鍾頭就吐了干乾淨淨,在他們收集到的資料面前,清建業也並沒有再狡辯,說的清清楚楚,當年的事情他做的的確是很漂亮.

"這是他承認的?可是當年的指證建國的人都是位高權重,剛正不阿的,怎麼會這麼輕易的和清建業勾結?"權豐到現在還是願意相信當年那些老干部.

連玥語氣平淡無比,順著權豐的話說下去,"這麼多年了,您看人的眼光很准,他們的確是您說的那樣,可是行走在光明的路上,無法沒有陰影,再怎麼剛正不阿的人都抵不過一個把柄."

清建業培養的默這麼多年來收集了多少人的情報數據,手上捏著多少人的把柄不放,他懂得去利用這些情報換取自己想要的東西,也練就了一雙能夠看透人心的眼睛.

"無論如何這案子你都應該交給司法機關來懲治,走法定程序解決這件事情,而不是自己動手."權豐在意的始終是這點.

他們這些人活在規矩下久了,心里頭總是有個度的,什麼事情該用什麼樣的解決方法,在他們的世界里頭是清楚分明的,如果每個人都將私仇自己解決的話,那麼這個國家的法治會變得混亂起來,那和原始社會有什麼區別.

"這案子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了,二十多年,當年的人不是死了就是離開帝京,況且,追訴的時間太長了,嚴格走程序來兩三年都未必能夠解決掉."

這麼延長的時間線,不是她的風格.

況且,秦尚林等了這麼多年就是想想要手刃仇人,將清建業交給任何人他心里頭都不會舒服,完成他的一個願望了也算是.

"人呢?"權豐緊緊的盯著她,面部緊繃.

連玥動了動杯子,臉上帶著淺笑,"我不清楚,也不知道."

話已至此,再多說什麼也是無用,清建業和清水已經交給了秦尚林,現在估計也不會是活著的狀態,既然已經塵埃落定解決了的事情,也不用多說什麼.

權豐也清楚了這丫頭的意思是什麼,清建業和清水兩人,這會兒估計是凶多吉少了,雇傭兵那點做事習慣,始終是存在連玥的骨子里頭的,沒辦法能夠改掉的.

空間內忽然一整靜謐,連玥和權豐都不說話,她清楚權豐的意思,因為嫁給了權璟霆,所以她的一舉一動都是有人盯著的,夫婦一體,她的言語也會映射到權璟霆,凡事都需要為權璟霆著想.

這會兒忽然變得安靜的時候,那邊傳來了腳步聲,兩人齊齊的抬頭就看到過來的男人.

"爸."權璟霆從兩人背後過來,張口叫了聲.

連玥看到他的時候眉眼上揚,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回來了?"

權豐對著兒子點頭,起身往主樓那邊過去了,人家新婚燕爾的他一個老頭子坐在這里也不合適,況且連玥的事情,還是得挑個時間好好的和權璟霆說道說道.

既然已經結婚了,那麼他這個丈夫就有義務盯著自己的妻子.

權璟霆在她身邊坐下,手上的文件遞給了連玥,"查的清清楚楚,也吐了干乾淨淨,這組織這些年累積的情報還真的而不少,所有人清點了一天一個才算弄個明白."

連玥抬手,將自己捏在手心的糕點給塞到了他嘴里頭,隨便翻看了一下這數據情報,"他們的東西還真的是挺多的,芯片的去向解決了嗎?"

"歸于東部研究所,飛魚計劃現在也完全結束了,所有科研人員的骨灰已經回國,擇日交到他們家人的手上."權璟霆咀嚼著嘴里的糕點.

連玥合上文件,這才想起來,丁博士的骨灰,她得交還給白洛才是.

還有丁博士臨終的時候托她帶給白洛的話,也得送到才是.

"我想親手將丁博士的骨灰給白洛送過去."

到現在,白洛都還在等著丁寒回去,那兩只鳶尾花,無形當中成為了她的精神寄托,雖然這樣很殘忍,但是連玥還是想將丁博士的骨灰親手送到白洛的手上去.

也算是報答了當時丁寒教她識別礦石了.

"我知道,准備一下下午的時候我陪你過去."權璟霆點頭.

權豐進門的時候權老爺子在客廳里頭看電視,旁邊坐著蘇落英,她低頭整理手上的東西,沒注意到權豐進門來了.

"回來了,調查結果怎麼樣了?"老爺子看著他問.

這也是早上起來的時候他才看到清家出事的新聞,權豐出門肯定也是和這件事情有關,因為涉及到炸彈的事情,所以調查機構也會格外注意一些.

"估計清家人凶多吉少."權豐回了句.

老爺子沉靜了半響,電視上的新聞還在播放著清妤死亡的消息,老爺子歎了口氣,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事情也隨著時間的消逝而變得冷淡.

清風走了之後他雖然記恨清水當時的絕情,可是再怎麼樣,清水都是清風的弟弟,這個是抹不去的血緣關系,權年總是還能夠想起來當年他們一起的日子,那些年的感情,也總歸還是在的.

這麼冷不丁的聽到了清家人死去的消息,權年心里頭是真的挺不舒服.

"這都是命,和當年一樣誰也說不清楚,清家那丫頭是真的挺狠的,能夠對自己的親人都下了這麼狠的殺手,這也是他清水躲不過去的命數了."老爺子歎了口氣.

如果清水在教育孩子的時候能夠更加用心一些的話,恐怕也不會是今天這個樣子了,家人是依靠,卻也是一個逃不開的束縛,讓人分辨不清楚.

"那意思清家,只剩下了清衍一個人了?"蘇落英停了手上整理毛線的動作問道.

權豐點頭,家里頭只剩下了他一個人不說,清氏的重擔還壓在他的身上,也不知道在這樣巨大的壓力之下,這人還能不能夠撐得住.

"可憐啊,張雪那時候意氣風發,我聽說她前段時間藥吃壞了,腦袋變得不清不楚的,人也認不出來了,怎麼現在人就這麼去了呢."蘇落英長歎一口氣.

當年柳葉和她,還有張雪也算是處的不錯,不過張雪為人勢力這個是真的,這麼些年她身邊估計特沒什麼交心的朋友.

生死真的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

權雨琳拉著娜婭下樓的時候看到了客廳里頭回來的權豐,兩人身上穿的厚實,娜婭背上還背了一個毛絨兔子的背包,看上去是又要出門去了.

"你們兩,這兩天帝京不太平,出去的時候小心一點,早點回來."蘇落英吩咐道.

"知道了."權雨琳拖著娜婭往門外過去了.

她今天拖著娜婭出去可是有事的,得帶著娜婭去找找權璟琛才是,連著一天一夜沒回來,大哥是不是在外頭有別的女人了.

娜婭這麼個小丫頭,是比不過外頭那些妖嬈賤貨的,她得盯著點.

"成天沒事就往外頭亂跑,都快三十的人了還是一點定性都沒有."老爺子看著蹦跶著出門的孫女哼了聲.

"我看真的是要結了婚才能定性了,璟霆婚禮的時候你們也看到了袁家的公子袁望你們覺得怎麼樣啊?"蘇落英看著對面的兩人問道.

權豐的思路被打斷,這才想起來了婚禮那天過來的人,袁家的公子袁望,是個很不錯的孩子,蘇落英的眼光很不錯,看人從來不會跑偏.

"我想起來了,袁大頭的孫子不是嗎,那小伙子我看著還真的是不錯啊."老爺子反應過來說的是誰.

袁望好像是和權雨琳同歲的孩子,這些孩子都是怎麼回事,一個一個的拖得這麼晚,家里這三個也就算了,別人家的也是這樣的,他們那個時候三十歲,權豐都滿地跑了,還能夠到這個年紀的.

"我想過幾天邀請他到家里頭來吃頓飯,順便也讓雨琳同他增進增進感情."蘇落英提議道.

"問過雨琳了嗎?她對袁望的感覺怎麼樣?"權豐還是擔心自己那個女兒不喜歡人家,也是不上道.

"不用問,給我把人叫過來,看得差不多就把婚事給定了,她都三十歲了,哪家的女孩子是留到三十歲還不結婚的,這事兒我做主了!"老爺子哼了聲.

兩人也沒在反對,老爺子都發話了,他們總不能說什麼,權雨琳的婚事也是真的拖得時間夠長了.

連玥和權璟霆在亭子里頭,她低頭看著手上的書本,權璟霆不時的給她塞兩個車厘子,歲月靜好,莫過如是.

秦尚林回來的時候就看到這場景,恍惚間,他好像看到了那時候的清建國和柳葉,他按著手腕,眼眶泛紅,一切都結束了.

害死他們的人已經得到了懲罰,他了卻了這輩子的心願,心里如釋重負.

"過去吧,和他們道個別."秦重從他身後過來,伸手拍了拍秦尚林的肩膀.

權璟霆抬頭就看到了走過來的兩人,他停了給她塞餅干的動作,感覺到不對的連玥抬頭,就看到了走過來的兩人,放下書本之後她起身,看著秦尚林走過來.

懸掛在心上這麼多年的事情得到了一個解決,秦尚林感覺每走一步,都是輕快無比的.

"干爹,結束了嗎?"

秦尚林抬頭看著對面泛白的天空,"春天快到了,新的一年又開始了."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安靜祥和,清建業和清水的死,也只不過一個插曲而已.

"是啊,這天越來越暖了,您打算去哪兒?南半球嗎?"連玥還記得秦尚林環游世界還沒結束,

一切結束了,他也應該啟程了.

"是啊,南半球,我在那里還有沒去到的海洋,大自然鬼斧神工,我需要多走走看看,你不用掛著我,回來的時候我會過來看你的."秦尚林伸手摸摸連玥的腦袋.

"這些年沒能夠陪著你長大,我給你的不是和普通人一樣的人生,也因為我的緣故,你們錯過了這些年的緣分,別怪我."秦尚林開口說的認真無比.

他心里還是記著將連玥帶入IE的事情,這孩子盡管這麼出色,但是卻還是違背了柳葉當初的意思,他還是讓連玥在槍林彈雨當中走完了自己的前半段人生.

說起來,他始終還是對不住柳葉,也是他擅自改動了連玥的人生軌跡,讓她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您沒有虧欠我,您在用自己的方法去保護我,如果沒有你的話,我現在也不會站在這里,干爹,您從來沒有愧對媽媽的囑托,你做的很好."連玥拉著他的手.

當年是這雙手,將她從偏遠的漁村帶走,那時候握著這只手掌,連玥心里倍感安甯,也是這只溫暖的手,再次給了她希望,給了她相信的希望.

這麼多年來,她始終還記得這個溫度,現在這雙手上已經滿是褶皺老繭,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連玥始終還是記得手掌上的溫度,感化了她那時候冰冷的心.

秦重和權璟霆並排站著,看著兩人的樣子,秦重從煙盒里頭取了只煙遞過去,男人拒絕.

"戒了."

他瞪大眼睛,看了看連玥的方向,才清楚為什麼權璟霆會將煙給戒了,男人結了婚,總歸是需要好好的考量考量的.

"以後她就交給你了,我知道你會將她照顧的很好."秦重看著連玥,嘴角帶著淺淺的笑意.

連玥選擇了退出IE,選擇了從硝煙彌漫當中退出來,可是她選擇的卻不是普通的人家,樹大招風,當年的清建國就是一個例子.

秦重當初反對秦尚林將連玥的身世說出來也是有這樣的想法,外頭排著隊的人等著讓要權璟霆的命,連玥這輩子已經過的跌宕,下半輩子,不能再從一個戰場轉到了另外一個戰場.

而且這個戰場,不是她隨便能夠殺出一條血路的.

"她是我的妻子,也是我的命."權璟霆勾唇.

這便算是承諾了.

這麼多年過去了,秦重還記得當年連玥第一次到IE的樣子,臉上的倔強樣子還曆曆在目,這麼些年他們朝夕相對,感情自然是不一般.

可是她愛的,卻也不是他秦重.

"她性子冷,很多事情喜歡悶在心里,你既然愛她,當然是懂她的,我們都不必說,但是有一點,記住你的承諾,有一天她若是傷了,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秦重語帶威脅.

"這句話,我是以兄長的身份,來對你說的."

從前和他一起在沙丘上看星星的姑娘,最紅也嫁做人婦,他親自送嫁,看她身披潔白婚紗,嘴角帶著的淺淺笑意溫暖了整個冬天.

權璟霆同他平視,眸中如同化不開的黑色濃墨一般,但是卻泛著生機活力.

"我以我的命起誓,此生,我不會讓她掉一滴眼淚."

這便是已經過去了,寒冬之後總會迎來暖春,周而複始,一如既往.

......

帝京最繁華的市中心地段,頭頂出來的太陽散發出溫暖的光芒,路面上的積雪被清掃的干乾淨淨,往來的人看著出來的太陽臉上也帶著笑容,街道兩邊樹上掛著的紅色燈籠絲綢還在迎風飄揚,隨風那麼一動別提多麼漂亮了.

最中央的五星級咖啡廳內,從透明的玻璃門能夠看的清清楚楚,權璟琛身穿湖藍色的大衣坐在卡座內,對面的女人身上披了一件西裝外套,短發精明干練,指尖裸色的指甲油泛著隱隱光澤.

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來的是帶著成熟魅力的誘惑,格外的令人矚目.

權雨琳抓著娜婭站在對面,兩人貓在了門口停著的車子後面,眼睛死死的盯著咖啡廳里頭的兩人.

"看吧,我就說大哥昨晚上沒回來肯定是不對勁了,連著一天一夜沒回來了,果然在外頭有貓膩,果然男人的嘴,騙人的鬼."權雨琳死死的盯著里頭的兩人.

權璟琛從前忙起來加班一個星期不回來的情況也是有的,只不過從娜婭到了權家之後權璟琛慢慢的也不會在外頭太晚了,就算有工作也都會帶回權家去做.

昨晚上娜婭守在權璟琛的房間里頭就沒能夠等到權璟琛回來,第二天小丫頭抱著皮卡丘的抱枕站在她門前嘴一癟差點沒哭出來.

嚇的權雨琳趕忙帶人出來了,大哥這真的是不穩妥啊,守著這麼水靈靈的小姑娘不要,出來找對面那個老女人.

娜婭盯著權璟琛和他對面的女人,也不知道為什麼心里就是挺難過的,她早上過去找權雨琳是因為這段時間都是權璟琛陪著她睡得,離了權璟琛,她睡不著啊.

"不對,這女人好像有點眼熟啊."權雨琳呢喃道.

定睛一看這才反應過來,這不是蘇珂嗎,差點就成了她大嫂的蘇珂啊.

怎麼這兩人現在還有聯系的.

"我們回去吧雨琳姐,他說不定是在工作啊,我們倆躲在這里看著是不是不太好啊."娜婭抓抓她的袖子.

"工作個屁,那是她前妻!"權雨琳一聲吼了出來,感覺有點不對勁,又急忙改口,"不對,是她前未婚妻."

娜婭盯著對面的兩人,嘴角動了動,"我要回去了."

她有種好難過好難過的感覺,不想留在這里看著.

"等等,你給我回來,你這原配跑什麼啊,你應該光明正大的進去,把她這朵已經過期了的爛桃花從我哥生活里給扔出去!!"權雨琳義憤填膺的拖著娜婭往咖啡廳里頭走進去.

蘇珂和權璟琛都是理性的人,雖然沒能夠成為夫妻,但是彼此之間也沒愛意,所以就沒有恨意,可是因為婚事畢竟是蘇珂出軌在前才退的,兩人之間也不會再有任何的聯系,否則就是給對方的難堪.

但是她約權璟琛也是有原因的,否則的話她也不會腆著這張臉過來找權璟琛,清建業和蘇平邦過從親密不說,清建業現在出事了,蘇平邦嚇得一病不起現在還躺在床上.

有人將一張紙條遞到了蘇家,上面寫著一句話,魔鬼重返人間,要帶走的,不止一個人.

蘇平邦也在家里頭躺著起不來了,清家的事情已經影響力很大,案子內容已經被封存起來了,所以她想過來問問權璟琛,權家那邊是不是有相應的資料.

兩人好歹也是師兄妹的關系,權璟琛也不會不見她.

只不過兩人在對面坐著,是真的很尷尬.

蘇珂承認,她對這個男人真的抱有過幻想,想過加入權家之後兩人相濡以沫的樣子,只可惜,很多事情不是他們能夠料到的.

"我想你能夠幫幫我,至少讓我看一眼清家案子的卷宗內容."蘇珂語帶哀求的看著對面的人.

權璟琛動了動指尖,面色一如既往的冷漠如冰,"這不在我的管轄范圍之內."

簡而言之,他也不能越權去拿到那些資料,因為影響力太大的緣故,這會兒清家案子的所有資料信息已經被封存起來,滾動播放的新聞也是一知半解的提了幾句,沒人敢詳細的說明情況.

越是遮蓋的分明,蘇珂就越擔心,她心里頭清楚蘇平邦和清建業的那些事情,總歸不能夠波及到蘇平邦才是.

"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權璟琛掏了幾張紙幣放在桌上准備起身.

男人剛剛站起來,一團毛茸茸的東西就已經沖過來狠狠的撞進了他懷里頭,蘇珂滿頭霧水的看著突然冒出來的小丫頭愣了愣神.

娜婭從權璟琛懷里頭支起身子來,伸手揉著腦袋,"疼疼疼......"

背後看著娜婭差點摔個狗吃屎的權雨琳伸手扶額,是讓她充滿霸氣的走出去,沒說讓她這麼沖出去,真是丟人啊.

權璟琛看清楚了面前的小丫頭之後伸手給她揉揉額頭,"撞疼了?"

"廢話,你這胸口是什麼做的,跟鐵一樣."女孩子說著小手錘了他一把.

權璟琛拉著她的手給她揉著腦袋,"你怎麼會在這兒?"

這人冷不丁的就沖出來了.

"你管呢."娜婭沒好氣的說了句.

剛剛絆到了桌角,差點沒摔死她,要不是直接撲出來的話她能夠走氣場來,這下好了,差點沒把臉給丟光了.

"好好好我不管,摔著沒有?"權璟琛哄了兩句,確定了她沒摔著之後站在拉著人往餐廳外頭出去.

娜婭回頭看了眼坐在原位沒動過的蘇珂,她腮幫子鼓起來,好像倉鼠一樣的眨眨眼睛.

男人伸手將她的頭轉過來,"走路就好好走,還想再摔一次是不是."

"哦......"

她乖巧的應了聲.

權雨琳跟在後面默不作聲的往另外一邊過去了,這偷偷跟蹤的事情,要是讓權璟琛知道了,她吃不了兜著走,尤其還是帶著娜婭一起過來跟蹤他和別的女人,這不是要被權璟琛給瞪死了.

蘇珂隔著玻璃看著權璟霆帶走的小丫頭,她還記得上次,權璟琛就是帶著這個小姑娘一起的,這還是她第一次看到權璟琛這麼耐性的哄一個小姑娘,眉眼的柔和自然而然的動作.

原來他的冷漠,只是對別人而已.

只不過因為你不是他心坎上的人而已.

上篇:229 假死    下篇:231 懷孕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