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31 懷孕了?   
  
231 懷孕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帝京一如既往的安甯,清家的案子被手動隱藏起來.

不過這些也和老百姓的生活沒什麼必要的聯系,大家也只是聽過就過去了,至于什麼危險爆炸物的隱患,那些警方會去處理的,和他們沒什麼關系,日子該過還得過不是.

蘇云是和攝影隊從北邊的國境回來的,剛剛踏入帝京的區域之內,她仰頭看天歎了口氣,出門的時候說了估計沒個兩三年是回不來的,但是萍姨在電話里頭告訴了她蘇平邦生病了的事情.

說是清家被炸毀了,現在整個帝京人心惶惶,再加上官方的處理好像十分的隱晦,導致了整個帝京和清建業有關系的人都自危不已,蘇云也沒想過要回家來,但是蘇平邦這次好像是真的病的挺重的,她多多少少還是得過去看看才行.

蘇珂和權璟琛會面之後帶著滿心的不舒服回了蘇家,腦袋里一直掛著剛才娜婭和權璟琛的樣子,按照道理來說,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她也應該看開一些,但是總是覺得還是挺難過的.

她和權璟琛確定關系,也只不過是因為男人的一句話,是你也可以.

那丫頭看著年齡尚小,就能夠比她更加的討權璟琛的喜歡嗎,看上去她可是衣服還未成年的樣子,權璟琛什麼時候喜歡這種調調了.

因為蘇平邦生病的緣故,她也沒到公司去,加上蘇葉,這家里頭已經有兩個病秧子了,雖然說有傭人和醫生照顧著,但是她心里頭總是感覺挺累的.

蘇云滿身塵土的進門,最先給她開門的傭人歡天喜地的將她背上的大背包接過來,"二小姐回來了,我馬上告訴萍姨."

蘇云腳上穿著的短靴上還帶著淺白色的泥漿一樣的東西,身上藍黑相間的寬大外套穿著,脖子上還掛著記者證,典型的剛剛從哪個戰區回來的裝扮.

"大小姐剛剛回來呢."傭人張口道.

"我姐在家?"

蘇云看了看晚上的手表,這個時間段,蘇珂怎麼著都不會是應該在家的狀態啊,這個點不是應該在公司嗎,怎麼人還在家里頭.

"先生病的很嚴重嗎?"蘇云想了想發問.

傭人將背包往客廳里頭背進去,回應她的話說,"反正狀況不太好,家庭醫生也說了需要多注意注意."

先生這是一一夜之間被嚇出來的,家里頭的傭人都這麼說,現在躺在床上起不來,差點沒中風了渾身抽搐,他這會兒頂著毛巾不能動彈了.

"這樣啊."蘇云在玄關這邊換了鞋子,踩著拖鞋將外套脫下來.

傭人接過來直接往洗衣房那邊抱過去,二小姐每次回來身上都是這個情況,不是瞬身泥土就是滿身的汗漬,他們也都習慣了.

蘇珂坐在客廳里頭等著那邊飯熟了,翻著手上的文件眼睛卻是放空的狀態,蘇云站在沙發前看著渾然沒有察覺到她進門的女人,張口叫了聲.

"姐?"

對面的人沒回應她.

蘇云眉頭皺皺,再次叫了聲,"姐!!"

這下對面的人反應過來了,蘇珂抬頭看見了站在自己面前的蘇云,手上的東西扔到一旁,"你怎麼回來了?"

蘇云出去這麼多年了,哪次一兩年的時間最次也是小半年才會從戰區回來,這次才出去幾個月的時間啊,人就回來了.

"我回來看看,聽說蘇先生病了是嗎?"蘇云在她對面坐下來,動手扭扭自己的脖子.

蘇珂聽到她的稱呼眉頭皺了皺,"你這是什麼態度,上去看看爸爸,他這會兒還下不得床."

蘇云不以為然,蘇平邦為非作歹了這麼多年的時間,她早就猜到會有這麼一天,壞事做多了,可不是得遭報應嗎.

"什麼病啊?突然就發起來了?"蘇云張口問道.

對面的蘇珂歎了口氣,"心病,清家出事了你知道嗎,清建業和父親這麼多年也是有往來的,這次官方瞞的這麼緊密,連父親的身份都沒辦法去查到什麼東西,他也是害怕了."

蘇云不屑一顧,這蘇平邦,平時那點囂張勁頭都哪兒去了,這還沒發生什麼呢,人就先嚇癱了,她還以為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呢.

果然也只是個膽小如鼠外強中干的人,這麼多年的大風大浪也沒練出來,出了點什麼事情該害怕還得害怕.

"不過估計也是和清先生的感情擺在那兒,他忽然就出事了,爸爸接受不了也是正常的."蘇珂跟著補了句.

"切."蘇云哼了聲.

就蘇平邦那人,這麼多年了她一直都看得清楚,也就是這個樣子了.

"二小姐這趟出去回來的是真的早,正好今天午餐做了幾個你們都愛吃的菜."萍姨從廚房里頭走出來,將榨好的果汁放到她面前.

"謝謝萍姨了."蘇云接過杯子喝了口,眼神環顧四周,"這蘇葉呢?"

不會一直都病著沒能夠下樓走走吧,這兒身子還真的是被一次就糟踐夠了,現在還沒能夠起身.

"能在那兒,她的身子那麼弱,這道門都走不出去,樓上歇著呢."蘇珂說了句.

這大冬天的,蘇葉現在又那麼怕冷,除了待在家里頭是哪里都去不了的,估計到了夏天也還得是這個樣子,好好的一個女孩子,硬生生得給毀成這樣了.

蘇云看了眼樓上,蘇家也遲早得遭報應,蘇平邦對蘇葉那麼狠,這會兒自己也躺在床上了,這會兒隱隱約約的都還能夠聞得到廚房里頭飄過來的中草藥的味道,帶著苦澀和草本植物的氣味.

"才不過二十出頭的女孩子,生生的成了病秧子,差不多送她到國外去看看,能不能治好."蘇云還是于心不忍.

雖然這麼多年她和蘇葉不對付,這丫頭暗地里也給她試了不少的絆子,可始終也也是一起長大的,況且現在她也收到報應了,得饒人處且饒人.

"她身體的機理損傷嚴重,也只能用中醫調理,針灸中藥也從來沒斷過,這都是命,不過現在她性子看上去也柔和不少了,對待家里頭的傭人也好了很多."蘇珂看著周邊人說道.

這傭人私底下也都說現在三小姐是被拔了牙齒的老虎,想惡惡不起來,但是蘇葉是真的從心底里開始發生了變化,整個人身上的氣質也變得柔和了不少.

估計也是看開了.

"你不怪她了?"素云看著蘇珂,那樣深刻的傷害,能夠原諒的這麼徹底的.

蘇珂搖頭,也說不清楚是怪不怪的,"不是不怪,事情也都過去了,她始終也是我們的妹妹,一家人."

在蘇珂的心里,一家人總是能夠抵消很多傷害.

蘇云也沒什麼好說的,畢竟這事情的當事人也不是她,蘇珂都沒怪蘇葉了,她也不好說什麼,只不過要真的將蘇葉當做妹妹看待,是真的有些難度.

"對了,清家的案子你清楚嗎.現在是真的只剩下清衍一個人了?"蘇云關心的開口.

她過來的時候也想過給清衍打個電話過去安慰他一下,但是總感覺那樣不是很妥當,也就沒撥過去,家里頭的人都沒了,恐怕他這會兒也真的快走不出來了.

蘇珂點頭,"清建業夫婦和老爺子現在都沒找到,估計是凶多吉少了,至于清妤,新聞也剛剛宣布了清妤的死訊,清家現在,也真的只剩下了清衍一個人了.

何其悲慘的一件事情就是送走了自己的家人,父母,妹妹,清衍這會兒估計心里也不舒服.

蘇云總是記得中秋節那天清衍陪她一起吃的火鍋,他們在某種程度上也的確是很相似,一會兒上去還是給他打個電話過去吧,多多少少的得好好的安慰安慰清衍.

"大小姐,先生的飯好了,是您送上去還是我們端過去?"萍姨站在那邊開口.

這兩天蘇平邦的飯菜都是蘇珂送上去的,作為女兒,她總是想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去照顧蘇平邦.

蘇珂伸手指了指蘇云,"你送上去."

蘇云伸手指著自己的鼻子,"我?"她差點沒笑出來,"你是想讓他的病更加的嚴重嗎?"

蘇平邦和蘇云的相處模式是什麼,整個清家的人都是清清楚楚的,兩人一見面就吵,還得吵得其中一方徹底敗下陣來才是.

聽了她的話,蘇珂沉思了一會兒,卻還是張口,"爸爸始終是爸爸,他現在病了,你也應該不會刺激他,我想他看到你會很高興的."

蘇平邦心里,始終還是掛念著她們這三個女兒的,這是蘇珂心里想的.

蘇云翻了個白眼,還是上前不情不願的端著盤子往樓上過去,背後傳來蘇珂的聲音,她讓傭人上樓去告訴蘇葉吃午餐了.

萍姨抬頭看了眼端著盤子往樓上過去的蘇云,眼里隱隱有些擔憂,這麼長時間她看的出來蘇云對蘇平邦的態度是什麼,這孩子這麼多年一直都沒過的去她媽媽那道坎,但願她上去的時候不要刺激先生了.

蘇云端著盤子上樓去,推開房門的時候就看到躺在床上,戴著金絲邊眼睛看報紙的人,雖說臉色有些憔悴,但是好歹也是喘著氣的.

她往前走了兩步,將盤子放在了床頭櫃邊上,盡量控制著自己的語氣說了句,"吃飯吧."

蘇平邦抬頭,看了眼站在床邊的蘇云,手上的報紙折疊起來之後放在一旁,嗓音沙啞,"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蘇云回了句.

看了眼她褲腿上的泥巴,蘇平邦平靜的收回視線,拿起了床頭櫃上的碗,低頭開始吃東西.

血緣這東西真的是很奇怪的,就算心里有憎恨厭惡,也還是家人,總是免不得關心體貼,情緒為對方波動的,蘇云看著他低頭吃東西的樣子,還是忍不住開口.

"你沒事吧?"

都躺在床上了,蘇平邦從來也沒這麼直接的病倒在床上過,這麼多年了,蘇云好像也是第一次看到他病的這麼嚴重的樣子.

蘇平邦吃東西的動作停了停,"死不了,況且你不是嫌棄我這個父親嗎,我要是死了你心里也高興了."

"我沒那麼大逆不道,就算再怎麼十惡不赦的人,也應該死在自己應該死的地方."蘇云哼了聲.

畢竟床上的人是她的父親,她還沒惡毒到能夠堂而皇之的詛咒他死的地步,如果真的是犯了罪,就應該由法律來制裁,而不是她或者是其他人.

"哼,現在說這些也沒什麼意思,你也看到了,我的末日快到了,你心里這會兒也指不定有多高興呢."蘇平邦絲毫不領情.

"你病著我也不和你多說,免得又說我刺激你."蘇云說完提起腳步就要離開.

"你給我等等."蘇平邦張口叫道.

"又怎麼了."蘇云轉過身來看著他.

蘇平邦想說什麼卻是欲言又止,跟著揮揮手,"走吧走吧."

現在這情況也懶得和他吵,不過蘇云想了想,還是將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了,"你最好養好了身體,你犯了什麼罪你心里清清楚楚,清建業也已經受到報應了,難免下一個不會是你,你好自為之吧."

就算栽倒了,也是罪有應得,怨不得旁人.

蘇平邦眼里閃現出來那天晚上到來的女人,他清晰的看到了她手上拎著的鮮血淋漓的頭顱骸骨,那個女人盯著他什麼也沒說,就是笑.

一覺起來他原本以為這只不過是個夢,但是卻在陽台上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血跡,還有用血寫著的幾個字.

我會來找你的.

你的罪惡,會有人看的清清楚楚......

他跟著就倒在了陽台上,清建業的死,他知道不是偶然,他知道,肯定有其他的什麼緣故,這些年他們一起合伙做了多少事,手上染了多少鮮血,他自己都記不清楚了.

現在看來,真的是報應來了.

蘇云下樓的時候看到餐廳里已經坐著蘇珂和蘇葉了,蘇葉這會兒身上穿了厚厚的棉睡衣,未修邊幅的樣子,臉上憔悴,腳上還踩著拖鞋.

不過也是因為這段時間都沒出過門的緣故,她皮膚透著一股病態的白皙,都能夠看得到青紫色的血管湧動的樣子,身上帶著一股苦澀的中藥味.

"吃飯吧,爸爸吃了嗎?"蘇珂看著她.

"正在吃."蘇云拉開椅子坐下.

蘇葉抬頭看著她,面色平靜語氣平淡,"二姐."

蘇云也不好不回應,跟著點頭應了聲,"嗯."

其余的夜媚多說什麼,三個人低頭吃著晚餐,蘇葉每一個動作都很慢,蘇云分明看到了她手背上的針孔,這寒氣要想徹底逼出來,恐怕還得讓她多吃點苦頭才是啊.

"我看邊境也穩定下來了,T國那邊也是一樣的局勢平穩,你就不用再出去了吧?"蘇珂看著蘇云,"多住一段時間吧."

蘇云看了看樓上,還是搖頭,"不了,我在外頭住的挺舒服的,再說了還得工作跑新聞什麼的,住在這邊離報社太遠,不方便."

蘇葉翻動碗里的米飯,安安靜靜的吃飯,沒插嘴兩人的談話.

家里的飯桌還是第一次這麼安靜祥和,蘇云都有些不習慣了,從前不是她和蘇平邦有矛盾,就是聽著蘇葉的陰陽怪調,還是第一次幾個人坐在一起沒誰懟誰的.

與此同時,樓上的房間里頭,蘇平邦掀開被子起身,剛剛打算往洗手間過去,從陽台的方向不知道飛過來一樣東西,穩穩當當的落在了他腳邊的地方.

他緩緩低頭看了眼,地上的是顆頭顱,清建業瞪大眼睛看著他,死不瞑目,又好像是在對他說什麼一樣.

"啊!!"他往後退了兩步,狠狠的跌在地上.

走到門口准備進來收碗筷的傭人聽到里頭的聲音,著急忙慌的將門打開,就看到陽台的紗幔紛飛的樣子,蘇平邦直挺挺的躺在地上,瞪大眼睛,手不斷抽搐.

"先生!!"傭人急忙張口叫喊,"快來人啊!!"

"先生不好了!!"

餐廳里聽到動靜的三人放下碗筷往樓上過來,蘇葉身子虛,是最後到房間里頭的.

"叫救護車!"蘇珂叫了聲,跪在地上查看蘇平邦的情況.

好好的人,怎麼就忽然變成這樣了呢.

窗外三顆交錯的樹上,熊妮從上頭跳下來,腰間別著剛才那顆人頭,她聽著那邊窗內的叫喊聲,伸手拍了拍腰間的假人頭.

"老大的主意真不錯,這次這人可能是真的救不回來了,就算救回來了,也廢了."她慢悠悠的往大路過去.

蘇平邦和清建業同流合汙,當年清建國的事情他也從中謀取了不少的利益,也是將清建國推向死路的凶手之一,沒道理清建業死了,他蘇平邦還完好無損的說法.

按照連玥的吩咐,熊妮等著嚇唬他兩次,看到他臉上驚恐的表情的時候,還真的是好玩極了,大快人心啊簡直是.

"差不多玩夠了,也該回去了,不然溫妃該找我了."熊妮低喃著發動了車子引擎.

她們也差不多該離開帝京了,這段時間在帝京過的真的是挺跌宕起伏的,好在老大的事情也解決了,她們也都該離開這里了,就是不知道娜婭那小丫頭到底有沒有決定好了,是不是要回IE去.

蘇平邦突然變得不好,救護車來的也挺快的,一會兒就將人送到了醫院去,蘇家三姐妹一同跟著去的,情況危急三人也就跟著上了救護車,就連萍姨都跟著一塊到了醫院里頭.

等在急救室外頭,萍姨將帶過來的外套給蘇葉披上,她這會兒身子也受不得冷,醫院里頭也沒有暖氣什麼的,她就穿著睡衣跟著一起出來的.

"謝謝."蘇葉道了謝,安靜的坐在長椅外頭等著.

蘇云看了眼蘇葉,她的情況的確是不太好,上次受涼之後留下的後遺症這會兒還在,看著她臉色發青的樣子,蘇云沒忍住開口,"要不然你先回去吧,這會兒也沒什麼要你做的,等在外頭也不是個事."

蘇葉看了眼,跟著起身攏了攏身上的外套,"那我先回去了."

蘇珂點頭,"萍姨送她回去吧,我和小云等在這里就行了."

人來的多也沒用.

萍姨點頭,伸手扶著蘇葉往樓梯口醫院大門的方向過去了,這麼長時間了.

"看樣子清建業的死還真的是對他觸動挺大的,人就這麼倒下了."蘇云歎了口氣,看著亮起的手術中三個字.

剛才分明還好好的人,這麼快就倒下了,而且看上去還情況不太好的樣子.

蘇珂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沒再說話,蘇云這樣子沒說什麼不好聽的話就已經很不錯了,也不會指望她有多麼的擔心了.

很快醫生拉開門走了出來,蘇珂率先迎了上去,語氣著急,"醫生,我爸爸情況怎麼樣了?"

醫生將口罩摘下來,"你父親驚嚇過度而中風,情況不是太好,現在大腦還是清晰的,但是身子卻不能動了,後續治療還得看看恢複情況."

蘇珂往後退了一步,差點倒在地上,蘇云眼疾手快的將人扶住,支撐住了蘇珂.

"醫生,你有沒有弄錯啊,我爸剛才明明還好好的?怎麼會忽然中風了呢?"蘇云張口問道.

蘇珂跟著點頭,分明前幾天只不過是簡單的氣血虛而已,怎麼今天就忽然中風了,這簡直來的太突然了.

"這個原因是多方面的,很複雜,需要住院觀察一段時間,你們家屬需要做好心理准備."

中風這樣的病症是什麼,他們心里都是清清楚楚的,以後蘇平邦指不定就站不起來了,躺在病床上就這麼一直到死都有可能.

想到這個可能,蘇珂心里實在承受不住,分明父親才五十歲,怎麼會這麼年輕就.

護士將蘇平邦推出來,他蓋著被子,眼睛瞪得老大,蘇珂卻分明看到他放在被子外頭的手已經蜷縮起來,嘴角還在不斷的抽搐當中.

蘇云心中百味陳雜,她曾經想過蘇平邦有一天會受到發法律的制裁,但是現在看到他這個樣子,還是很難過,無論如何,床上的人,都是她的父親.

就變成這樣了,她心里也接受不了.

"爸,你還能說話嗎?"蘇珂上前握著他的手.

蘇平邦努力的眨眼睛,嘴里頭只能夠吐出簡單的音節,已經沒辦法說出話來了.

蘇云別過臉去,不忍心去看他的樣子.

......

權府,權家.

秦尚林和秦重走了之後權家就少了兩個人,老爺子一整天都是悶悶不樂的,跟誰說話都是提不起精神來,快到飯點的時候權璟琛帶著權雨琳和娜婭回來了.

三人並排走進的大廳,那邊連玥和權璟霆,老爺子和蘇落英已經坐在餐廳里頭准備吃飯了,看到三人回來,傭人急忙加了碗筷.

"我還以為你們中午不回來吃午飯了,快過來做吧."蘇落英叫了聲.

老爺子斜眼看到了權璟琛抓著娜婭的樣子,沒說話繼續吃飯,他這兩個孫子,真的是一點也不讓人省心.

"你這是出去哪兒玩了,怎麼看上去不是很高興的樣子?"連玥看著對面的娜婭.

小丫頭剛想說話,就被權璟琛推過來的碗筷堵住了嘴.

"吃飯."

權雨琳坐在兩人對面,悻悻的拿著筷子開始吃飯,剛才娜婭和大哥是怎麼了她是不清楚的,不過這會兒兩人身上的氛圍分明就不太對,她還是不要說話了,面的找罵.

"怎麼了悶悶不樂的的,你早上出去的時候可不是這樣的?"蘇落英看著小丫頭張口說道.

"沒有權媽媽."娜婭哼了聲,拿著一旁的果汁喝了口.

"哎呀."那邊的傭人驚訝的叫了聲,手上還拿著一杯剛榨好的蘋果汁,"那是檸檬水,娜婭小姐不是不喜歡吃酸的嗎?"

這丫頭噬甜嚴重,整個權家的人都清楚.

娜婭捏著玻璃杯看了眼,"是檸檬水嗎,還挺好喝的."

傭人看了看手上的蘋果汁,還是默不作聲的放到了她手邊的位置,娜婭小姐什麼時候喜歡喝這麼酸的果汁了.

老爺子看著餐桌上安靜吃東西的幾個孩子,默不作聲的歎了口氣,"你們啊,什麼時候能夠給我變出個小曾孫來,這家里頭也太安靜了些."

安靜他都不願意待了.

連玥咬著雞翅的動作頓了頓,默不作聲的低頭,老爺子的視線分明是落在她和權璟霆的身上的,男人默不作聲的給她夾了塊肉放過去.

傭人將蘇落英安排燉好了的燕窩放過去在三個姑娘的面前.

"這是特地給你們燉的燕窩,女孩子吃這個補血養顏,補氣血,多吃點."蘇落英張口道.

這分明就是給連玥補身子用的,以方便更加好的能夠懷孕,不過這家里頭也有兩個姑娘,自然得連著她們的一起燉了.

娜婭看著被放在面前的血燕,拿著湯勺攪了兩下之後,一股腥味傳過來,她捂著喉嚨莫名的想吐,那股惡心的感覺越來越上來,緊跟著她推開椅子沖進了洗手間里頭.

正在和連玥說話的蘇落英看著瘋狂跑到洗手間里頭的女孩子發愣,權璟琛皺眉,跟著起身走了過去.

權雨琳看著娜婭的動作,好奇的嘗了口這血燕,"燉的不錯啊,怎麼就還惡心上了."

蘇落英眼里閃過什麼,"我過去看看."

連玥跟著低頭嗅了嗅血燕,"沒什麼問題啊."

娜婭怎麼還想吐呢,這小丫頭別是在外頭吃什麼東西吃壞了肚子了.

洗手間里頭娜婭抱著馬桶吐得昏天黑地,剛才那股味道上來的時候真的是惡心極了,她差點沒憋住,權璟琛取了毛巾過去蹲在她身邊,伸手給她輕輕的拍了拍背上.

"好點了沒有?"

小丫頭點頭,"沒事."

"你是不是又吃那些不乾淨的東西了."權璟琛動作輕柔的給她擦擦嘴角.

小丫頭哼了聲,"我沒有."

她今天分明什麼都還沒吃好不好,不要總是把人家小攤上的東西想的那麼不乾淨.

蘇落英緊跟其後進了洗手間,看著娜婭嘔吐的樣子嘴角不自覺的上揚,"璟琛你出去吃飯,我來照顧她."

看著兒子不動的樣子,蘇落英直接動手趕人,"你出去,人家女孩子難過你一個大男人站在這里也不好照顧."

權璟琛被蘇落英推了出去,洗手間的門就那麼被合上.

娜婭額頭上泛著薄薄的汗水,看著蘇落英蹲在她身邊,她手上拿了毛巾,細心的給娜婭擦著汗水.

"娜婭,權媽媽問你啊,你的那個來了沒有?"

娜婭滿頭霧水,"哪個?"

蘇落英跟著問,"月經啊?"

提到這個,娜婭掰著手指頭算了算,她吃了昨天貪涼吃了個冰淇淋,好像把那個給趕跑了.

"還沒來."小丫頭老老實實的開口.

上個月,是不是好像也是沒來,這段時間她總是在經期之前吃冰淇淋,算起來也兩個月沒來了.

蘇落英面上一喜,這就是有了啊,和璟琛關系這麼密切,肯定是有了,怪不得剛才喝了檸檬水的樣子那麼歡喜.

"來來,權媽媽扶你出去啊."蘇落英說著將娜婭扶起來.

這可真是天大的喜事啊,權家的長孫可是來了,還以為璟霆結了婚可能最先有孩子的肯定是權璟霆,沒想到被璟琛搶先了.

得出去算算日子,讓他們先把結婚證給領了,然後抓緊把婚禮給辦了.

"權媽媽我自己走吧."娜婭不習慣的撥著她的手.

蘇落英擺擺手,"不行不行,你現在得小心一點,必須得很小心才行."

這丫頭性子太活潑了,得好好的看著才行,這麼大的好消息,是不是要等到胎兒穩定了才能告訴他們啊.

蘇落英已經迫不及待的幻想著孩子出世之後叫她奶奶的樣子了,真的是太高興了,就說大師來轉運是有用的,這還正月都沒完,他們家的喜事就一件接著一件的.

她現在都快樂的找不著北了.

上篇:230 我不會讓她流一滴眼淚    下篇:232 你也懷孕了?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