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35 好像有點不對勁   
  
235 好像有點不對勁

g,更新快,無彈窗,!

這頓晚飯吃的蘇落英還是挺高興的,重要的不是權雨琳這邊,要是人家對方沒看上權雨琳的話,他們做什麼努力都沒用,好在袁望是對雨琳有心思的,兩人只要多磨合磨合就不愁了.

權璟琛這邊和娜婭的婚事也定下來了,娜婭也懷孕了,他們不用發愁兩個男孩孩子的事情了,不到年底她也能當奶奶了,現在最愁的就是這唯一的女孩子的婚事,只要能夠將權雨琳的事情給定下來,今年也是開了個好頭了.

蘇落英往老爺子身邊過去,將沏好的茶水給老爺子放過去,"爸,您覺得怎麼樣?"

老爺子視線從電視上收回來,"不怎麼樣."

這倒是他說的中肯的話了,這袁大頭的孫子,身上那股氣正氣是毋庸置疑的,但是這孩子看上去就是太過中規中矩了,腦子不太會轉彎,太過正派.

他這個孫女自己是最了解的,權雨琳的性子要是找這麼一個小伙子,恐怕不是權雨琳逼瘋人家,就是權雨琳自己瘋了.

"我看著挺不錯的,這孩子也有禮貌,前途無量,家世也不錯."蘇落英回應道.

那邊的權雨琳哼了聲,"我不喜歡,那麼死板,和那樣無趣的人過一輩子的話我真的會瘋的."

她打死都不要和這樣的人過一輩子,沒點意外性,一眼能夠看到未來的生活,她才不要,如果真的要嫁給袁望的話,她甯願單身一輩子.

"不許胡說,人家那是正派人家,你以為是你在外頭認識的那些三教九流的人,不是我說你,你給我斷了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蘇落英哼了聲.

這權雨琳平常時候總是喜歡在外頭亂跑,她對人也沒什麼架子,所以很多時候能夠交到不少的朋友.

"媽,你必須尊重我."權雨琳不滿道.

"我就是太尊重你了,不然也不會把你拖到現在還沒解決你結婚的事情,現在在我這里,你沒有尊重,一點也沒有,除了結婚,其余的什麼都不成."蘇落英哼了聲.

"反正我就是不會嫁給那樣的人."權雨琳中氣十足的開口.

老爺子看了眼臉氣的通紅的人,慢條斯理的喝了口茶,沒說話,袁望今晚上視線總是在清玥和娜婭的身上打轉,也不知道心里頭在想什麼.

雖然說是約了權雨琳一起看話劇,但是他心思多多少少也是沒在權雨琳身上的,這點他老爺子還是看得出來.

蘇落英也是病急亂投醫了,心里頭太著急了,所以導致這次看人不清楚.

"不是讓你現在就嫁給他,你們總的相處一段時間好好的磨合磨合不是嗎,到時候你要是真的實在不喜歡他再說,現在,你必須好好的和人家相處,給人家一個機會."蘇落英吩咐道.

只要權雨琳能夠好好的同人家相處的話,總歸還是能夠發現袁望身上的亮點的,感情這東西真的是說不好,說來就來了,一點征兆都不會有.

總之她還是挺看好這個袁望的.

"我看你也別忙活了,袁部長和雨琳,總歸不會是一路人."權豐和權璟琛從門口進來.

聽到父親的這句話,權雨琳樂不可支,這可是找到知音了,總算有人站在她這邊了.

"去,你也站在雨琳那邊跟著她瞎胡鬧是吧."蘇落英瞪了他一眼.

權豐往後坐在沙發上,"這個是真的,這兩人能成朋友都算不錯了,你還指望他們結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袁望的確在國院里頭干的不錯,前途無量的小伙子,但是總歸思想上的認知和他們是不一樣的,婚宴上他主動靠近權雨琳的時候權豐就在懷疑了,尤其是他接受了蘇落英的邀請今天到了權家來,就更加證明了他是另有目的.

權雨琳只不過是他進入權家的一個跳板而已,目的是什麼,現在他們也說不好.

"怎麼你們也都不看好嗎,為什麼就我一個人總覺得他還算不錯呢."蘇落英哼了聲.

對面的權璟琛微微點頭,贊同了權豐的話,"您還是不要跟著湊熱鬧了,怕是最後您會難過."

"去,你這孩子."

"璟琛說的沒錯,你這是關心則亂,雨琳的婚事在你的心里頭太過重要了,所以導致了你看不清楚很多東西."權豐說了句.

老爺子也是十分贊同的,他總是覺得這袁望過來,是另有什麼目的的,吃飯的時候那雙眼睛一直轉悠,給人的感覺的確不太好.

袁大頭那時候也的確算不上是什麼太好的人,雖然說也立下了不少戰功,但是其中不少一部分是為了自己的私利,在他的世界里頭自己總是要比整個國家重要的多,道不同不相為謀,所以老爺子就很少同他來往了,一直到他到了鄉下養老為止.

"行了行了,我是看出來了你們都不支持我."蘇落英說著轉頭,看向了連玥,"清玥,你說說,我做的是不是對的?"

連玥其實也挺贊同權豐的話的,她雖然不認識這個袁望,但是她這麼多年看人的眼光總是沒錯的,第一眼,就覺得這人不對勁,他不是單純的惡人,也不帶著純粹的善意.

"這個我也不太好說,不過您也說了,還是要看姐姐喜不喜歡,他們要是真的有緣分的話,誰也攔不住的."連玥開口道.

蘇落英想了想,的確也不是他們喜歡不喜歡就能決定的,最終還是要看著這兩人自己了.

連玥讓溫妃將娜婭的資料全部傳真過來,既然這是已經決定了的事情,她總的要做好准備才是,她坐在權璟霆的書桌前,將從傳真機里頭出來的資料全部整理好了.

"扣扣......"敲門聲響起來.

連玥抬頭叫了聲,"進來吧."

門被從外頭推開,娜婭笑呵呵的走了進來,慢慢的到了書桌前頭,雙腿站的筆直,盯著對面的女人,臉上帶著笑意.

"老大,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連玥抬手示意她到那邊坐下,娜婭聽話的過去,落座之後連玥將文件放在了這邊桌面上,坐到了她對面.

"想通了?"

對面的小丫頭點頭,"嗯,想通了."

連玥的意思是要她的一個態度,如果娜婭真的是喜歡權璟琛,想好了要和他過一輩子的話,那麼她才會放心的將材料給娜婭.

如果她自己都還弄不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的話,恐怕這婚,連玥是不能夠輕易松口讓她結了的,就算懷孕了也是一樣的情況.

"你是真的喜歡大哥嗎?娜婭,如果結婚了你們是要在一起過一輩子的人,一輩子永遠都不分開,也不能夠拋棄對方,你明白嗎?"

這小丫頭在IE生活了那麼長時間,性子也不著調,說起來和權雨琳的顏控還是差不多很像的,如果不說清楚了婚姻和愛情,或者是喜歡和愛的區別的話,她害怕結了婚之後,娜婭會後悔.

娜婭低頭想了想,十分確定的說,"我想好了,我真的喜歡他,我能夠跟他過一輩子."

連玥挑眉,提醒道,"恐怕從去年開始你用鑽石定下來的未婚夫恐怕都有一籮筐了吧?"

這小丫頭還是沒能夠分得清楚自己的心思到底是怎麼樣的,她害怕的是娜婭是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草率決定的結婚,她出生之後母親就死了,從小只有父親的她心里難免會有些不舒服.

"老大,那些都不一樣的."娜婭反駁道.

"可是娜婭,婚姻不是兒戲,你是不是因為孩子才決定要嫁給大哥的?"

這個是她現在懷疑,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因為不健全的家庭因素,很容易影響到以後的擇偶觀念和家庭觀念,所以她其實是害怕娜婭因為沖動做出了不確定的決定.

如果她還沒想好的話,這婚事也不用辦,不過一個孩子IE養得起.

"老大."娜婭看著她,深呼吸,像是做了什麼重大的決定一樣,"其實我跟根本沒懷孕!"

"咳......"連玥被嘴里的水給嗆了一下,咽下去之後盯著她,"你說什麼?"

"我沒懷孕,是權媽媽誤會了,其實我......"她蠕動嘴唇,臉色憋得通紅,"我跟他什麼都沒做過呢."

他們之間還是清清白白的,一點什麼都沒發生過,那里來的孩子,那兩天只不過是她吃的多了胃里不舒服而已.

"你說的是真的?"連玥盯著她,生怕娜婭這是在騙她.

這麼大的事情都能夠說假的,雖然他們也不是故意的,但是這兩天蘇落英的高興所有人都看在眼里,連帶著老爺子都是喜笑顏開的,這會兒說是沒懷孕.

"嗯,是真的,所以完全沒有因為孩子要結婚的念頭,我跟他,我是真的想好了,大叔對我很好,他不像基地里的那些哥哥對我一樣,他對我感情和別人是不一樣的."娜婭解釋道.

她活了二十年,從來沒這麼確定過要嫁給一個人,雖然從前她是有隨手發鑽石的習慣,總覺得好男人都是得提前搶出來的,不然就會變成別人的東西了,可是這麼長時間過去了,娜婭的性子也總歸不可能總是小孩子,她也會不斷的成長.

"我是真的喜歡他,老大,這是我第一次確定了,我要跟一個人過一輩子,而不是單純的,純粹的想要將他變成我的所有物一樣的,你能理解我嗎?"

想要讓娜婭說什麼太過讓人感動的話是不可能的了,連玥也清楚她的性子是什麼.不過這也是娜婭到了她身邊之後,第一次,這麼確定的告訴她,自己想要做一件事,或者是想要和一個人過一輩子.

頭一次的認真,她也姑且相信了.

書房門從外頭拉開了,權璟琛單手放在褲兜里頭走進來,簡單的棉質家居服將他身上那股凌厲的氣質柔和了不少,他安靜的在娜婭身邊落座,眸光平靜的看著連玥.

"看樣子大哥是已經確定了是嗎?"連玥再次發問.

權璟琛點頭,"對."

活到了這個年歲,他看的多了,也有不少女人往他懷里撲,但是這麼多年,他從來不知道心動是什麼感覺,原本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會結婚的人,沒想到遇到了這麼一個撓人心肝的小東西.

也沒想到這麼一個小丫頭,會進入他的心里頭,如同發瘋一樣生長的藤蔓,遏制住了他的心髒跳動,讓人心顫.

可是這樣的變化,他欣喜若狂,這丫頭,和他的呼吸有關.

"大哥,娜婭的父親臨終前將她交到了我的手上,讓我保護她,照顧她,自然也要挑選一個能夠替她遮風擋雨,護她一身的人,我不想最後面老友的時候會心有愧疚,您明白嗎?"

對面的男人伸手握住了女孩子小巧的手掌,側目相對帶著淺淺的笑意,"我明白,她是我一輩子都不會放開的人."

就算滄海桑田,他一如既往,勇往直前.

娜婭對著他綻放出麼柔和的笑意,跟著點頭,"老大,你就答應我吧,他會對我很好的."

連玥看著兩人情比金堅的模樣,她要是反對的話好像有些不合適,這麼想著,她起身往那邊過去,將傳真過來的資料放到了兩人面前的茶幾上.

"這是你的所有資料數據,去領證吧,既然決定了要一輩子在一起,就不要輕易放開對方的手,娜婭,這是你的決定,我也相信你不會選錯."

小丫頭歡天喜地的跳起來,捏著資料撲到了權璟琛的懷里,高興的喊了聲,"大叔,我能嫁給你了,你開不開心啊!!"

權璟琛抱著她,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笑意,連同眸子里都是帶著喜悅.

"不過."連玥打斷了兩人的高興,"這假懷孕的事情你們是不是需要好好的和爺爺媽媽解釋解釋,否則的話我害怕你們最後過不了關啊."

其實連玥多多少少能夠理解權璟琛的考量,娜婭這沒心沒肺的小丫頭,肯定是會在被誤會的時候就將什麼都說出來和蘇落英解釋的,但是權璟琛的考量要遠遠比娜婭更加深刻.

為了這婚事能夠順利的不出現任何問題,他也算是盡了心了,不過權家人對于娜婭的喜歡程度也不輕,估計最後說出來沒懷孕的時候,應該也不會受到太多的責備才是.

"那,我就將娜婭交給你了,等到你們正式婚禮之前,我會將她的嫁妝送過來."

權璟琛看著連玥,眼眸微深,卻還是點頭應下,"謝謝你."

連玥照顧了她這麼多年,在娜婭心里的地位,敵得過任何人的存在,能夠得到她的認可,是最好不過的.

......

M國東邊,同y國交界地帶的國土.

從上個月開始兩國邊境地帶就開始不太平,T國國土面積很小,處在幾國交界地帶,地形多山地,並且不臨海,沒有海域面積,資源十分匱乏,再加上去年開始國內一直都鬧旱災,國民生產總值低,邊界國家又在打仗,或多或少的會波及到他們.

從上個月開始,Y國邊境上的人員調度就及其不一般,現在M國邊境上的國民也撤出了不少,大戰一觸即發,權璟霆這次過去也是配合當地,一起抗擊外敵,可是上頭的命令很清楚.

他們絕對不能主動出擊,在邊境情況尚未清楚的情況下,絕對的不能夠違背和平二子,擅自挑起任何禍端,所以上頭開會決定了讓權璟霆過去處理這個問題.

盡量不要打起來為好,談判也好,武力鎮壓也好,都需格外小心.

再加上這次涉及到的不光光是Y國還有其他國家,情況錯綜複雜,Y國是不是真的和其他國家已經聯合起來了,或者是簽署了什麼秘密協議,這里他們並不清楚.

所以就需要格外注意這個情況.

Y國同M國的邊境是一個山脈,連著五座山綿延而去,一望無際,格外廣闊雄壯,東邊是M國,西邊就是T國,這里的山民都已經被要求離開了,現在只剩下兩方對峙的情況.

山腳下,軍綠色的營帳里頭,偌大的沙盤放在了中央的位置,四周三面放著無數台連接的電腦,帶著耳機和監控設備的通訊人員正在操作著電腦.

容業和權璟霆站在中央的沙盤前頭,這沙盤模擬的也是這附近的所有山勢地形,雖然現在是現代社會,互聯網時代,但是沙盤點兵卻是最直觀的方法,也是權璟霆和容業最喜歡的指揮模型.

外頭時不時的能夠聽得到直升機飛起降落的螺旋槳的聲音,帶動的氣流波動了營帳周遭的樹木空氣,林楓帶著黑牙在外頭傳達作戰部署,山那邊想必也已經是這個情況了.

容業點著最中央的山峰,眉頭緊鎖,"T國應該不會平白無故的直接動手,總的有些什麼原因才是."

"這座山脈的領土紛爭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停歇過,現在他們國內還出了災情,原本應該申請國際援助,可是卻不動聲色的開始了戰略部署,你覺得始是怎麼回事?"權璟霆語氣淡然.

容業想了想,根據情報,Y國相關人員上個月才面見過H國總理,緊跟著就有數萬噸的糧食從H國的港口直接運輸到了Y國境內,現在想來,恐怕他們直接是達成了什麼協議了.

如果無利可圖的話,現在Y國的確是不適合打這麼一場勞民傷財的戰爭,況且他們應該能夠猜得到,這里地形複雜,不少人到這里基本上是走不出去的不說,為了迅速的終結這場戰爭,M國這邊肯定是會排出權璟霆來的.

"我們這次沒從北部營地帶出多少人,對方有將近一萬的特殊部隊,上頭過來的時候說了這里的人手隨我們調動,可是就這里的這幾個人,會有些困難."容業提醒道.

無論從那方面來說,這都十分奇怪,從帝京帶出來了一千人,加上原本就駐紮在邊境的隊伍,加起來也沒有對方一半的人,可是上頭說了會馬上調人過來,他們都到這里一天了,卻還是沒看到有任何隊伍過來的蹤跡.

"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很奇怪?"容業盯著他說道.

權璟霆手上的筆攤開,抬頭看著他笑的寡淡,"這次援助總指揮,是袁望."

也就是俗稱的新派那些人當中的骨干分子,這人的確也是個人才,可是很多時候,卻的確是很極端.

"袁望?"容業提高音量,這不是鬧著玩嗎.

新派當中的人原本就提倡削減元首職權不說,連同權璟霆的權利也提出分流,每次提出的任何倡議,矛頭次次直指權家,這次讓他來做這個援助,確定不是暗地里會使絆子的那種.

"我看這是給我們兩的考驗才對,這仗打的,不光要對付外敵還得擔心內患."容業歎了口氣.

這軍備援助的工作看上去可大可小,但是正兒八經的打起來,起到的作用可是非常大的,那些說是改革創新的家伙,沒有正兒八經的見過戰場殘酷的公子哥,會真的而將這些放在心上.

"那你要認輸嗎?"權璟霆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容業哼了聲,"當然不可能,我這輩子就不會寫個輸字."

他們這麼多年一起走過來,什麼樣惡劣的情況沒遇見過,死里逃生更加是數不勝數,任何絕境都能夠扛過來,不會輕而易舉的認輸.

況且,一旦他們退了,這後頭綿延幾百萬公頃的國土,數萬計的國民,都會遭遇戰火侵襲,在這樣的和平年代,再次走上和T國一樣的道路,他們存在的意義,是護衛國土上的祥和安甯,無畏血流成河.

"既然這樣,就打起了精神,他們的目的總不會是這麼簡單的,肯定另有原因."

"我清楚."

營帳外頭,滿天紅霞,夕陽燒的通紅,染紅了整座山脈,夜幕降臨,山腳下一個一個的綠色帳篷林立,依靠著獨特的地形和參天樹木的遮蓋,很好的達到了隱藏的作用.

林楓確定完了戒備工作之後跟剛剛轉回來,就碰上了確認物資的黑牙.

"怎麼樣了你那邊?"林楓張口問道.

等了一天了,這援助隊伍也沒過來,如果不是將地理坐標位置給過去了,他都懷疑這些人是不是真的找不到他們.

"還沒來,現在倒是沒什麼問題,可是明天萬一真的打起來了,就這麼點人,真的不好說."黑牙看著四周正在巡邏的隊伍.

如果不是北部的人不能輕易動的話,他們還至于等著那些人過來,這會兒這里也就帶著北部的一千人過來而已.

既然是戰爭就需要格外的注意首都的安保工作,北部營地這會兒是負責整個帝京的安全,馬虎不得,帝京是真個M國的政治權利中心,一旦癱瘓,後果不堪設想.

"先過去報道一聲,讓爺知道,也好做下一步的打算."林楓說道.

他們兩都分明的感覺到了這次有些不對勁,可是卻說不上來是哪里不對勁,詳細情況還是等著權璟霆和容業去處置,他們倆的思慮,總歸是要比他們更加周全很多.

將簾子掀開的時候兩人正站在沙盤前模擬情況,黑牙上前一步,對著兩人敬了個禮,如實將情況彙報,"爺,到現在為止,援助隊伍還是沒能夠來到."

以往這樣緊急的情況,在他們還沒過來的時候,一切就已經安排好了,可是現在.

"這些孫子,還真的是想折騰折騰我們是吧,孰輕孰重他們是一點都分不清楚,嘴上說的好聽為國家,其實就是些為了一己私利的小人."容業罵了句.

戰場這地方,一點小錯都馬虎不得,一個細節不到位,可能牽扯的是整個戰局的變動,這些沒見過邊境烽火的人,只會坐在明晃晃的大廳里頭,對著地圖指指點點.

"第一批他們肯定是會送過來,不過後面可就難辦了,聯系當地隊伍,從他們手上抽調."權璟霆吩咐道.

無論如何,總得做好了萬全的准備.

"明白."

兩人一同走出了帳篷內,夜色降臨,空中繁星點點,周遭蟲鳴鳥叫的聲音聽著格外舒心,林楓帶著的警衛隊盯著那邊的動靜,從昨天開始,這些人就發動了幾次突襲,不過都是沒能夠爬出這座山.

這面山峰都沒看看得到就被打下去了,也只不過是過來探探情況的先頭部隊,兩方現在還是對峙的情況.

權璟霆抬頭,忽然聞到了邊上浮動過來的肉類罐頭食品的味道,那股惡心的感覺再次湧上來,他往後退了兩步,快步走到了一棵樹下開始干嘔.

剛想和他說話的容業看著他在樹下干嘔的樣子愣了愣,"這是怎麼了?"

吐得跟個女人似得.

這段時間看慣了權璟霆干嘔的林楓取了一瓶水過去,看著權璟霆喝下去.

黑牙看了眼從腰包里頭掏出來一包酸梅遞過去,"我忙著就忘記了,這是夫人讓我給您帶過來的."

這段時間爺吐成這樣,說句不好聽的,懷了孕的娜婭都吐得沒他這麼厲害,要不是權璟霆是個男人,他們都以為這是懷上了才這麼大的反應的.

權璟霆接過來看向黑牙,後者急忙解釋.

"是夫人抓緊讓人趕在我們出發之前讓我帶過來的."

也是這段時間他吐得太厲害了,看上去容易害怕啊.

權璟霆低頭,取了一棵話梅放進口中,嘴角帶著的笑意止不住,容業看著他的樣子抖了抖眼皮,這樣子,怎麼看上去跟個小媳婦似得.

"不是我說的,你是不是,懷了清玥的孩子了?"

話還沒說說完,權璟霆手上的水瓶帶著破空之氣直接擊向了他的臉,容業往後退了兩步,急忙躲開,看著掉在地面上已經陷進去了一半的水,他轉頭大叫.

"你這是要殺了我啊."

權璟霆沒再搭理他,捏著畫眉往林子深處過去了,林楓和黑牙看著容業搖搖頭.

估計這會兒,少爺是無比思念少夫人的,其實黑牙也被嚇了一跳,這話梅是連玥交給了他留在連玥身邊暗中保護的人手上的,說是要趕在他們出發之前務必要送到.

這段時間權璟霆吐的混天黑地的,他們看著也是覺得不可思議.

"嘖嘖嘖,我這才一個月沒見過他們,怎麼就變成這樣了,說說他那是怎麼回事?"容業對著身邊兩人發問道.

林楓和黑牙對視一眼,小心翼翼的開始八卦,"不知道為什麼,這段時間......"

容業眉飛色舞的聽完了兩人的講述,看著已經往林子深處進去見不到的男人之後,他眉頭挑了挑,總感覺是有什麼情況啊,好像這個症狀.

好想是不是路程告訴過他,路程的一個好朋友正好是研究這個症狀的,這症狀是叫什麼他想不起來了,不過肯定是和他老婆有關系的沒錯.

這人,結婚在他前頭也就算了,還真的什麼都趕在他前頭了,不過他那麼寵媳婦的一個人,也巴不得和他老婆感同身受的,怨不得旁人.

"幸福來臨之前,總是要經曆點什麼磨難的."容業意味深長的說完這句話,伸手拍拍林楓的肩膀走開了.

留下了林楓和黑牙站在原地滿頭霧水面面相覷,這都是說的什麼話啊.

權璟霆沿著山路走了一段,知道看不見營地的情況之後,靠著一棵參天古木坐了下來,男人屈膝坐在地上,仰頭看到了樹葉蔥蘢之間泛出來的點點星光.

與其說這里的氣溫比帝京高出不少,還不如說這里和帝京是完全相反的季節,雖然開春了,只怕帝京也還是一副寒冬的樣子.

他低頭,看著手上的話梅,嘴角輕勾的笑意越發的明顯了.

到現在他才意識到,有那麼一個人,等在帝京,等他回家,是多麼鉤心撓肺的欲罷不能.

就算是為了那麼一個人,他都必須破萬重阻攔,回到她身邊去,因為無論將她交給誰照顧,都不如自己來的好.

------題外話------

好害怕被和諧啊啊啊啊啊啊啊這章後半截寫的心驚膽戰的,很多詞彙不敢用,大家靠想象力看看吧

上篇:234 是她沒錯    下篇:236 你懷孕,你男人吐得昏天黑地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