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權爺寵婚:嬌妻撩人237 我們   
  
237 我們

g,更新快,無彈窗,!

東部山脈,原本應該寂靜無比的山中,這會兒時不時的能夠聽得到槍聲,子彈擦過樹木,樹枝斷裂破碎的聲音此起彼伏.

連著三天,他們都在追蹤與被追蹤當中度過,這片原本應該安甯無比的土地,也變得喧鬧起來.

接連不斷的槍聲響起,飛揚的火藥彌漫在空中,幾撥穿著不同作戰服的人混戰打成一團,容業靠在樹後,掏出手榴彈扔了出去.

一聲爆炸,對方的槍擊停止了,一切歸于平靜,彌漫在空氣當中的血腥味不斷入侵他們的鼻翼之間,這幾天,這股味道一直陪伴著他們,揮之不去.

權璟霆走過去,躲在了中彈而亡的弟兄面前,帶著猩紅液體的指尖撫過他的眉眼,替他合上了眼瞼.

這三天,比身在地獄好不到哪兒去,對方來一波他們滅一撥,可是這邊也是傷亡慘重,二十四人,硬生生的只留下了十一個人.

他側目看了眼身邊身上都帶著不同傷口的戰士,閉了閉眼.

容業知道他心里不好受,可是這些死了的人哪個不是心甘情願的?哪個不是為了讓權璟霆能夠安然無恙的走出去的.

他的身份地位,他的存在意味著震懾八方,他活著才是最有意義的,才是最讓人記掛的.

"距離出口應該還有一百公里,我提前通知了那邊,很快我們從交接地帶過去了,這些人也就不敢再靠近."容業看了眼四周.

這些人跟不要命一樣的鋪天蓋地而來,那邊兩方都有派人出來不說,數量及其可觀,是打了務必一定要讓權璟霆死在這里的主意.

他們身上的子彈武器也所剩不多了,就算從對方口袋里能拿到,可也還是需要格外注意.

"繼續前進吧,估計很快就有人來援助我們了."容業仰頭看了眼.

只看到蔥蔥郁郁的樹枝交錯,卻見不到湛藍無比的天空,這地方就跟吃人不吐骨頭的煉獄差不多,讓人無法直視.

待久了也會壓抑無比.

"繼續出發."權璟霆帶著人繼續往前頭過去.

他們腳下踩著潮濕的土壤,地面留下的腳印里頭滲出血水,一前一後.

容業和嚴苗跟上了,這三天林楓和黑牙一直都沒跟他們彙合,他心里頭很擔心,那兩個人是絕對不會扔下權璟霆回去的,所以肯定還在山里.

尤其是他們也聽到了不同的槍聲從四面八方傳來,是不是能夠確定是他們,他也很擔心.

汗水和著未干的雨水將衣服打濕,這幾天連著都是這樣,衣服粘膩的貼在每寸肌膚上,更重要的是,這山里頭還有不同類型的蟲子,這會叮的不少人露在衣服外的皮膚都紅腫不堪.

這樣惡劣的環境卻也還是沒有一個人抱怨,無論如何,平安的將權璟霆送出去,是這里所有人的信念.

為了這個不倒的信念,他們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哪怕把命都給扔了,也值得.

林楓和黑牙攆著槍聲過來,也就是看到了滿地的尸首,手上裹著紗布的黑牙罵了聲.

"又錯過了."

他們跟著槍聲走了三天,還是每次都能夠錯過.

林楓看了眼四周,蹲下去摸了摸地上的尸首,"還熱著,他們還沒走遠."

"那快走!"黑牙往前走了兩步,手上的劇痛襲來,他扶著旁邊的樹木低頭,滿頭的汗水.

林楓過去扶著他,"沒事兒吧,還能撐得住嗎?"

這幾天他們誰都沒好好的休息,黑牙手上的槍傷嚴重不說,在這樣燥熱無比的天氣下,恐怕會開始化膿,必須盡早出去才行.

"沒事,還撐得住,不用管我."黑牙喘息著說了口.

林楓看了眼附近,這里傳來的槍聲,除了他們肯定也有其他人聽到了,他們必須動作快一些,馬上離開這里才行.

"走吧."林楓扶著他,跟著前方人的腳印往前趕過去.

"你說,南邊有人會接應我們嗎?"黑牙看了眼前方.

少帥以身犯險,已經說明了他的態度,恐怕先生也不會違背他的意思,再讓任何有挑起戰爭苗頭的事情發生,所以他們恐怕,不會有援兵過來.

"會,就算我們的人不能過來,可是你別忘記了,我們還有夫人,她知道了肯定不會袖手旁觀,IE不屬于任何國家,她能夠名正言順的帶人過來救爺."林楓肯定的說了句.

無論如何,只要夫人能夠將少爺帶走,他們就算是把命扔在這兒都成.

"是啊,目前任何一支雇傭兵,都比不上IE,夫人肯定會來."

他們相信連玥對權璟霆的感情,也相信,無論多麼凶險,多麼山高路遠,她都會來的.

"我來這里的時候仔細研究過這里的地勢,靠近T國的地帶,有一片被砍伐過的樹林,那里場面雜草叢生,卻沒有任何遮蔽物,你說……"

黑牙臉色變了變,"那些人,說不定埋伏在那附近等著."

那樣的地方,一旦走進去被圍住,四周沒有躲藏的地方,豈不是很危險.

"這地圖你在哪兒看到的?"

林楓回憶了一下,"從帝京出發前,我花了一晚上好好的查閱過東部的資料,從當地新聞里頭看到的,那片被砍伐掉的樹木."

而且還是兩年前砍伐的,這樣的省區新聞,恐怕會看的人也不多,可是有心之人打算了在這里解決他們.

肯定是會無比詳細的去搜索這些資料數據的,所以,他們肯定是早就已經知道了的.

"快走."

數十架直升飛機沿著Y國邊境直接到了東部山脈,原本打算直接入境的,可是連玥想了想,卻還是讓他們從Y國那邊過來.

既然害怕出問題,那麼肯定就需要謹小慎微,為了不落人口舌,這飛機不能直接從M國到東部去.

連玥在最中間的直升飛機內看著剛剛傳送過來的文件,這是黑貓查詢到的數據,這里的地形山勢全部一清二楚.

"我們已經到達了東部,需要現在降落嗎?"溫妃從轉頭看著連玥問道.

這會兒看得到下方秀美壯麗的景色,無比壯闊,她還是喜歡這樣空氣好的地方,奈何IE的基地卻是建在沙漠里頭.

"再等等,往T省的方向過去."連玥吩咐道.

溫妃看了眼她的樣子笑了笑,"你還真是了解你們家權爺,知道他會往哪個方向過去."

"五架直升機上的人在距離T省九十公里的地方降落,在哪兒給我等著."連玥下了命令.

"明白."

按照他們的速度和追繳他們的人來算,這兩天他們的腳程不會太快,最快的速度肯定也距離T省還有一百公里左右.

只要從這里往里頭返過去,肯定能夠遇上他們.

"另外五架的人,給我現在就下去,把山里頭那些人,一個不落的給我清乾淨了."

"好."

一條一條黑色的繩索從直升飛機上降下來,最合適的高度,上頭穿著IE軍服的人一個一個順著繩索落在地上.

槍聲四起,連玥將手上的圖紙卷起來,她不需要留活口,那些人也不會吐出半個字,既然這樣,也應該付出代價.

"到這片空地的時候准備降落."

溫妃看了眼連玥不由得伸手碰了碰她的臉,"不用這麼嚴肅,你男人厲害著呢,那些人他自己恐怕都沒有放在眼里,沒准不用我們,他已經解決了."

"我是在替他不平."

溫妃知道她的意思,連玥這會兒,是心疼他,也對,滿懷一腔熱血保家衛國,最終卻不得人理解.

自古權臣的下場都不是太好,可是她家這個,只怕也是從始至終都沒想過要做權臣.

這樣的念頭只怕也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蒙受不白之冤,還要承受這樣的痛苦,真的是讓人很不爽.

不過好在,連玥也不是什麼思前顧後的人,如果這個時候她的決斷在不能夠迅速一些的話,恐怕就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

空中呼嘯而來的螺旋槳的聲音,林子里頭的人都能夠聽得到,權璟霆抬頭看了眼,從樹木枝葉的縫隙當中看到了飛過去的直升機.

他動了動手,繼續往前走.

"前面有片空地."容業率先看到了豁然開朗的地方.

這幾天都沒見到過這麼好的陽光,不是被樹木遮蓋,就是天氣不好,這地方從上空往下看,就看到了空出來的一整塊地區.

"小心點,恐怕這里,不簡單."權璟霆說了句.

容業探頭看了眼,"就算是有龍潭虎穴也得過去,不能繞路,旁邊就是懸崖,你覺得我們能走哪兒去?"

身後所有人動了動手上的槍支,權璟霆抬手,做出了前進的姿勢.

一行人從樹林里頭慢慢的進入到了寬闊的空地里.

站在空地最中間的位置,權璟霆停下了腳步,面色冷淡,四周迅速跑出來了一群拿著武器的黑衣人,他們頭上戴著頭套,看不見面容,槍口黑洞洞的直直對著他們.

周邊人立刻圍在了權璟霆身邊,兩方對峙,槍口都毫不客氣的對著對方,不過相比之下,他們這邊的人數可不是少了一星半點.

"我原本以為抓到你會很快,但是沒想到,居然會有這麼多人不要命的跟著你進了林子."袁望從人群中走出來,身上穿著光潔如新的作戰服.

容業鄙視了看了他一眼,一個從來沒到過部隊的人,穿這麼一身,算是怎麼回事.

"袁部長,難為你們算計了這麼長時間."權璟霆眼眸微眯,看向他的眼中帶著不屑一顧.

"為了清除掉你們這些阻礙改革的人,我當然會無比費心,就算是要我的命我都在所不惜!"袁望看著權璟霆,語氣平淡.

"為了改革?這就是你們的目的,驅逐元首,不敬國家,不愛國民,私自挑起戰爭,邊境的民眾姑且不論,那些死在你們算計下的戰士你們把他們看成了什麼?如果你們口中所謂的改革就是里通外邦算計國民!你也不過是個垃圾."權璟霆神色未變,說出的話卻讓袁望面色扭曲.

"權家如日中天,這是必要的犧牲,否則的話整個M國豈不是任由你們拿捏!我所做的事情,會讓整個國家更加建康的發展!"袁望攤開手,說的正義凜然.

"況且,曆史上哪里有不流血的變革,少數人的犧牲能夠換來多數人的幸福,這是最好的結果!!!"

權璟霆看著對面幾乎癲狂的人,這樣的人,講道理卻是沒用.

"權家,從來不想獨攬大權."他毫不在意的說出這句話,似乎在嘲笑他的自以為是.

"不想?卻不是不能,權璟琛的妻子,娜婭.威爾斯,那是威爾斯家族唯一的繼承人,威爾斯家族掌握著整個世界百分之五十的鑽礦,這是如何的財富,你們權家打的是什麼主意昭然若揭!!"

權力和財富共存,無人撼動,更加別說清玥背後的勢力如何.

"你看你是病的不輕,不管如何,里通外敵,你們就已經跑不掉了,那些在戰場上厮殺的將士,哪個不是為了護衛家國和平,是你們這些躲在他們背後安享太平的人,害死了他們."

"曆史會銘記他們,當然,也會記住你們,你們會以勇士的身份,死在邊境."袁望抬手.

再見吧,一切都結束了.

M國即將迎來新的曆史,擁有新的未來,那些不甘的,英雄的,都會變成它成長的養分,一點一點的被吸收.

"砰砰砰!!!!!!"

一連串的槍聲響了起來,容業抬頭看著上空的直升飛機,還有四周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袁望背後的IE士兵.

他笑了笑,沒想到,這丫頭來的還挺快的.

袁望看了眼突然出現的一群人,還有身邊被打倒的手下,急忙想要往林子里頭跑.

一枚子彈從他大腿上穿過,帶著皮肉撕裂的聲音,他倒在地上,巨大的疼痛的侵襲而來,讓人反應不得.

容業往前走了兩步,看著他嘲諷出聲,"這點痛都受不住,你以為,你穿著這身衣服,就能夠和他們一樣勇敢了,你這樣的男人,真是惡心."

他一腳踩在袁望的傷口上,巨大的疼痛讓地上的男人大叫出聲.

不過兩分鍾的時間,所有人被清除的干乾淨淨.

熊妮摘掉了頭上的鋼盔帽走過去,看著權璟霆笑了笑,"我們來的時間段還算准確,您沒事兒吧?"

權璟霆搖頭,看了看周邊的人,啞著嗓子說了句,"多謝."

熊妮受寵若驚,"您別這樣,我們也是老大帶過來的,您看."

男人抬頭看著她指著的方向,連玥蹲在直升機上,一雙眸子清靈無比的看著他,嘴角帶著一抹笑意.

容業轉頭就看到被藍印帶過來的林楓和黑牙,兩人身上都是狼狽至極,他腳步很快沖了過去.

"倆小子,我還以為你們倆走不出來了."他一把拍在林楓的肩膀上.

"我們來遲了."林楓笑了笑.

"怎麼遇到他們的?"

黑牙這才想起來,剛剛快到這里的時候,就被天上掉下來的藍印給砸中了,差點沒一口氣過去了.

也算是偶然,他們能夠遇上.

"不管怎麼樣,終于結束了,這丫頭,是真的挺靠譜的."容業看了眼遠處直升機上下來的女人.

權璟霆攤開手掌,穩穩當當的抱住了撲過來的女人,熟悉的味道彌漫在他鼻翼間,男人倍感安心.

這麼多天了,沒有觸碰過她,他想的快發瘋了.

"你說過,會很快回去的."連玥埋在他胸口悶悶的說了句.

"對不起,我晚了."權璟霆嗓音沙啞.

他從來沒試過,這麼想活下去,舍不得讓她一個人待在這個世界上,舍不得讓別人照顧她.

她只有自己一個人了,怎麼舍得,就這麼離開她.

"我很擔心你,你明明說過的……"連玥語調帶著哽咽.

她知道權璟霆不會想要扔下她,走進這里的時候肯定也是想好了萬全之策的.

但是,她這顆心,就一直沒有放下來過.

"對不起對不起……"他薄唇貼在她的耳邊,一聲一聲的滿懷歉意的哄著.

"如果再有下次,我都不會原諒你……"連玥說了句.

"嗯?"權璟霆低頭看著她.

什麼我們.

連玥抬頭看著他,小臉微紅,握著他寬大的手掌放在她還在平坦的小腹上.

男人似乎明白了什麼,瞪大眼睛看著她,不可置信.

連玥咬在他的肩膀上,似乎用盡了全力.

她的擔憂,她的心疼,她的不甘.

這一刻全部消散.

"我們不會再分開,我答應你,一輩子我不會再再離開你."男人緊貼她的耳邊,嗓音顫抖.

這輩子,他從未放棄,好不容易將她等到了.

現在,他們有了共同的期盼,未來的日子里,他們一家人,會過的很幸福.

溫妃看著緊緊抱在一起的兩人,臉上帶著的笑意溫柔.

微動浮動四周,帶來的是滋潤的微風,這樣帶著溫暖的風,在帝京呆久了,感覺格外舒暢.

上篇:236 我會把他帶回來    下篇:242 幸福其實很簡單 (平淡的結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