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熾夏1|001   
  
1|001

g,更新快,無彈窗,!

榆城上空,白色的飛機穿過重重云霧,順利降落機場.

飛機還在滑行,乘客們迫不及待地打開手機,各個方向都傳來了新消息到達的叮叮聲.

初夏坐在靠窗的位置.

旁邊的中年男士開始從行李架上取東西了,初夏沒有急事,繼續看這期經濟雜志的最後兩頁.

她看得專注,中年男士取下行李坐回位置,瞟眼旁邊從飛機起飛後一直在看那本全英雜志的年輕女孩,中年男士有些鄙夷地收回視線.

現在的年輕人越來越會裝逼了,不就是英語嗎,誰沒學過?

可惜這女孩漂亮的臉蛋了,如果不是她一直在裝有文化,他還想與她聊兩句的.

飛機緩緩停穩,乘客們排隊往前走.

初夏也看完了.

她合上雜志裝進挎包,見隊伍還很長,初夏給手機開機.

收到一條榆城旅游局發來的歡迎短信.

初夏笑笑,給B市送她上飛機的表哥發平安消息.

表哥沒有回她,應該在忙工作.

今天是周五,初夏故意挑這個時間回來,好給爸爸媽媽一個驚喜.

乘客尾巴來到她這邊了,初夏左手挎包拖小型行李箱,右手拿著手機排隊往前走.

榆城是個旅游城市,在國際都頗有名氣,初夏是土生土長的榆城姑娘,這里的水土與景點她很熟悉,但在B市讀書六年,工作兩年,榆城的經濟迅速發展,每年初夏回到故土,都會發現一些新變化.

初夏拖著行李箱,一路悠閑慢步,心情愉快地觀察機場出現的新設備.

走了十幾分鍾,終于到達機場大廳出口.

玻璃門自動打開,熟悉的悶熱氣浪迎面而來.

榆城的夏天,除非下雨,熱得人一分鍾都不想在外面多待.

初夏加快腳步,去打出租車.

"許初夏?"

忽然聽到自己的名字,初夏疑惑地看向馬路對面,那里有個穿藍色短袖的男人驚喜地朝她揮手,確定沒喊錯人,他還朝她跑了過來.

男人中等身高,顏值小帥,當他來到初夏面前,初夏看見他左邊眉毛上邊有顆豆粒大小的黑痣.

靠這顆痣,初夏認出來了,笑著說:"方躍?"

方躍挺高興,眼睛亮亮地看著初夏:"是啊,感謝班花還記得我."

他與初夏是高三同班,當時初夏不但是九班的班花,校花都當得起.她長得漂亮,多少男生想追她,可初夏性格安靜生活自律,每年期中期末考試都在年紀前十名,學霸的身份讓絕大多數蠢蠢欲動的男生自慚形穢默默退散.

方躍記得,有個成績與初夏難分伯仲的男學霸正式追求過初夏,但也被初夏拒絕了.

後來高考結束,初夏以七百多分的成績考入全國最好的語言院校.

方躍成績普普通通,還算順利地考入了省內重點,最後一次學生聚會後,方躍與初夏從一起奮戰高考的同班同學,變成了天各一方,偶爾點個贊的微信好友.

初夏很少發朋友圈,一旦發了幾乎所有共同校友都會給她點贊,方躍覺得,初夏根本不會去點贊的那堆頭像昵稱里看看有沒有他這個普普通通的前校友.

"你這是從哪回來?"

多年不見,初夏長得更漂亮了,高中時期給人印象最深是清純,現在的初夏留著披肩長發,女人味兒更濃了.

男人見了美人都想套套近乎,方躍也不例外,哪怕明知自己沒有機會.

見到老校友初夏也覺得親切,豎起行李箱與他聊了起來:"B市,你來接人嗎?"

方躍看看腕表,一邊往機場里面看一邊說:"是啊,你去市區哪里,我開車來的,捎你一路?我朋友也快到了."

老校友這麼熱情,初夏不好直接拒絕,問:"我去春江苑,與你們順路嗎?"

春江苑是榆城市有名的高檔學區房,有些年代了,但周邊各種配套齊全,小區居民舒適度相當高.

方躍記得,初夏的爸爸是主任醫生,媽媽在一家大企業做高管,一個職業受人尊敬,一個非常有錢.

"還行,到時候我把你放在湖濱大廈那兒,你再打個車.走,你先去車上坐,里面涼快."方躍笑著接過初夏的行李箱,指著對面那輛黑色奔馳說.

初夏只好跟了上去.

她站在車旁,看著方躍將她的小行李箱放進後備箱.

方躍放下車蓋,剛想去幫初夏拉開後座車門,瞥見一道熟悉的身影從里面走了出來.

方躍一笑,揚手招呼對方:"烈哥,這邊!"

烈哥?

一個多年未聞的人名闖入腦海,初夏身體微僵,抱著不可能那麼巧的念頭轉身往後看.

一個穿黑色襯衫的男人正朝這邊走來,那張臉……

初夏慌亂地看向地面,悸動,心虛,尷尬,五味雜陳.

韓烈這幾年的氣勢越來越強,方躍以為女人味兒十足的初夏被老大震懾住了,笑著給初夏介紹:"這是我們老大,我們都叫他烈哥,別看他冷,其實沒那麼嚇人,初夏你不用怕哈."

說完方躍再給老大介紹初夏:"烈哥,這是許初夏,當年我們高中的校花,北外高材生呢!初夏也回市區,我捎她一路沒事吧?"

初夏聽到這里,更尷尬了.

難道奔馳是韓烈的,方躍沒有做主權?

"算了吧,我打車也沒關系的."初夏保持大方,朝方躍使了個眼色.

方躍也朝她使眼色,好像在說:"放心,我們老大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隨便,別耽誤我約會就行."韓烈語氣冷淡,繞到奔馳另一頭坐了進去.

方躍看著老大上車,覺得哪里怪怪的.

對,剛剛老大用了"約會"這個詞!

中午老大是有個飯局,對方是個客戶老板,性別男,正常來說,這種飯局算不上約會吧?

不過這都是小事,不重要!

方躍拉開這邊的後車門,叫初夏上車.

初夏瞥眼里面長腿交疊而坐的男人,去了副駕駛座,笑著說出理由:"我還是坐前面吧,等下怕你不認識路."

方躍心想,現在都導航開車,他就是外地人也不會開錯.

初夏是怕老大吧?

別說,老大那脾氣,不了解他的人坐在老大身邊是得發憷.

方躍體貼地沒有拆穿初夏蹩腳的借口,見初夏低頭坐進去了,方躍也繞到了駕駛座上.

"烈哥,喝口水."方躍拿出兩瓶礦泉水,一瓶先遞給後面.

韓烈接過來,擰開瓶蓋仰頭灌了幾口.

方躍將另一瓶給初夏:"新買的."

初夏:"謝謝."

"客氣什麼."方躍發動汽車,一邊問初夏:"我看過你的朋友圈,這幾年都在B市?"

初夏雙手捧著礦泉水放在腿上,看著前面的車流輕聲回答:"是啊,畢業就在那邊找了工作."

方躍:"那你現在回來是?"

初夏手指劃了滑清涼的礦泉水瓶子,目光移向窗外:"我爸我媽年紀都大起來了,我一直在外面也不方便,就回來了."

方躍點頭:"嗯,早點回來孝敬孝敬爸媽,那你以後都常住這邊了?"

初夏:"嗯."

方躍莫名高興,看眼坐在身邊的初夏,他掩飾地笑笑:"以你的文憑,這邊一把好工作隨你挑,不會已經定下了吧?"

初夏看看手機,檢查消息似的,談話的興趣自然而然地淡了下來:"還沒,慢慢找好了,也不急."

方躍這點眼色還是有的,打開音樂,他專心開車.

初夏一直低著頭,刷手機.

高中校友,大學校友,工作伙伴,前客戶們,初夏的微信好友列表很長很長.

按照首字母排序,"韓非子"位于列表中間的位置.

初夏高三下學期加的韓烈.

加的時候她還沒有答應做他的女朋友,但當時已經心虛了,怕被媽媽發現,初夏沒有直接寫韓烈的名字,而是備注了一個曆史人物的昵稱.

從初遇開始,韓烈便對她展開了追求,高考之前,韓烈還算克制,高考結束,韓烈就像一團火,以燎原之勢拿下了她.

但這段讓初夏小心翼翼遮掩的初戀還是被媽媽發現了.

韓烈只是個高中沒讀完就輟學的小社會.

媽媽不同意.

媽媽是個精明的成功人士,媽媽用一種讓初夏無法堅持的理智方式說服了她.

初夏在微信上與韓烈提出分手.

她躲在臥室,一手拿著紙巾擋住眼淚,一手給韓非子發消息:我要去B市了,我要專心學業,以後就不再聯系了吧,祝你找到更好的女朋友.

十八歲的年紀,分手詞幼稚地可笑.

靜音模式的手機微微震動,韓非子在五分鍾後回了她一個字:好.

.

分手了,但初夏並沒有刪除韓烈的微信.

韓烈有沒有刪她,初夏不知道,他的微信號就像死了一樣,沒有任何動靜.

但初夏只談過這一次戀愛,所以她記得很清楚.

在B市的八年,初夏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夢到韓烈.

她白天並沒有想他,最多在看到情侶們手牽手的身影時會想起她與韓烈在一起的幾個月.學校學習氛圍濃郁,大家都在為了理想而充實自己,初夏也不例外,甚至可以說單身的她比同學們投入了更多的時間去吸收知識.

但就是這樣,她還會夢到韓烈.

各種各樣亂七八糟的夢,有的夢境很甜,有的夢境很澀,有的夢境讓她臉紅心跳,懷疑自己是不是單身太久需要做點什麼來平衡體內壓抑的青春荷爾蒙.

總而言之,初夏還記得韓烈.

剛剛在機場相遇,初夏甚至冒出了一些浪漫幻想,譬如這難道是命定的緣分,她一回來就遇見了他?

可韓烈說,他要去赴一場約會.

現實霸道無比地擊碎了初夏的浪漫幻想.

不過初夏也沒有多失望.

畢竟已經過去了八年,她的心早已平靜如水,這次韓烈的出現只是往里面丟了一顆小石頭,消化與初戀重逢的短暫沖擊後,初夏就還是那個安靜的女學霸了.

   下篇:2|00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