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熾夏6|006   
  
6|006

g,更新快,無彈窗,!

公司開業第一天,初夏接到兩個高中校友介紹的單子,都是筆譯,一個是公司簡介稿,一個是產品項目介紹.

內容不難,初夏直接交給了部門組長.

雖然翻譯部目前只有四個員工,初夏也挑了一個有領導能力的員工做組長,以後她可能經常去外面跑口譯單子,她不在,新單子便靠組長分配.

今天初夏主要培訓兩個新手了.

王燕是剛從學校里走出來的畢業生,徐楠過完這個暑假才步入大四,來她這邊做實習生.

英語專業出來後從事外貿服務的多,願意進翻譯公司的多是性格內向安靜的選手,初夏自己也不例外.王燕,徐楠看起來都很老實,初夏講解的時候兩人聽得聚精會神.

"這批稿件有很多專業術語,我把我遇到的那些已經總結到這個Excel里面了,你們一人一份,翻譯的時候先在里面搜索查找,如果里面沒有,你們自己搜索,記得彙總到里面,下次遇見可以直接用."

王燕,徐楠點點頭.

初夏沒有給她們太大壓力:"這是我之前的譯文與原稿,你們先看一遍再開始翻,剛開始翻會慢一些,質量優先速度,慢慢來,很快就能上手了."

工資是底薪+提成,初夏並不擔心有人故意偷懶.

換句話說,一個翻譯的工資與他的業務能力是成正比的,效率高能力高,工資也會跟著漲.

.

早上八點半上班,下午五點半下班,因為剛開始單子少,沒有必要加班,員工們陸續打卡離開了.

初夏沒急著走,坐在辦公室批改王燕,徐楠的稿件.

"老板還不走嗎?"

前台羅玉敲敲門,聲音快活.

羅玉長得陽光燦爛,聲音也給人一種活力四射的感染力,初夏笑了笑,對著筆記本屏幕說:"還要等一會兒,你先走吧."

"ok!"

羅玉走後,初夏在辦公室逗留到六點半,批改工作才忙完.

肩膀有點酸,初夏做了一套辦公室肩頸保健操,緩解了疲勞才關掉電腦,公司各個辦公室的燈以及空調,鎖門下班.

走出湖濱大廈,馬路上熙熙攘攘,私家車,公交車你堵我我堵你,下班高峰,想必地鐵也是人擠人.

馬路對面的金泰是榆城有名的商業綜合體,初夏餓了,決定先去吃點東西再回家.

穿過馬路,走進繁華的金泰,空調釋放的冷氣吹得初夏身心舒暢.

美食店集中在三,四,五層樓,初夏一個人,慢慢悠悠地從三層開始逛,太多顧客排隊的店她不想去擠,店里冷冷清清沒幾個顧客的可能東西不好吃,逛到四層樓,初夏才挑了個隊伍不長不短的中餐店,主打的是榆城本地菜.

中餐店外面擺著一排椅子,初夏領了號,走到隊伍後面坐下,低頭玩手機.

工作了一天,初夏只想刷刷微博朋友圈.

刷微博的時候,初夏發現她關注的漫畫大神更新了.

大神這部作品畫的是女孩與黑狼,女孩是獵人的女兒,獵人進山後一直沒有出來,女孩擔心爸爸去山中尋找,沒有找到爸爸,卻遇見一個赤著身體躺在血泊中的男人.善良的女孩救了受傷的男人,男人醒來,睜開了一雙藍色的眼睛,開口時,露出尖尖的獠牙.

上期連載到這里,一看有更新,初夏立即點開長圖,聚精會神地看了起來.

男人就是黑狼,女孩家鄉的傳說,山上有狼人,狼人平時是狼,只有月圓之夜會變成藍眼睛的人.

發現自己救的是狼人,女孩害怕極了,她想逃跑,人身的黑狼不許,他一手捂著被女孩用白色絲巾包紮好的傷口,一手將纖弱的女孩扛到肩上,進了深山.黑狼來到一處洞穴,他將女孩丟到干草鋪成的床上.

女孩可憐的蜷縮成一團,眼角流下晶瑩的淚水.

黑狼坐在洞口,面無表情.

女孩哭著哭著睡著了,黑狼走進來,陰影籠罩了無辜的女孩.

黑狼要對女孩做什麼?吃了她還是?

可大神一貫地會吊胃口,長圖就在這里結束了!

初夏戀戀不舍地准備重新再看一遍.

"高材生平時就看這個?"

耳邊突然響起熟悉的不屑的聲音,初夏皺眉,往旁邊一看,果然是韓烈,身上還是黑色短袖,運動短褲的搭配,不過今天沒穿拖鞋,是雙黑色運動鞋.

見他盯著自己的手機看,初夏馬上按黑了屏幕.

她從小就是學霸,同學們包括爸爸媽媽都以為她只會看專業書籍,大學里她偶爾看個偶像劇,舍友們都像看到大猩猩會打電話一樣大驚小怪,弄得初夏住學校時暫且放棄了刷劇的愛好,畢業租房後,少了舍友圍觀,初夏做什麼都自在多了.

沒想到在這人來人往的金泰會遇到半熟不熟的前男友.

沒有理會韓烈,初夏看向前面,再有三個人就輪到她了.

"我跟你說話呢."韓烈雙手插著口袋,故意對著她後腦勺吹了口氣.

初夏摸了把被他吹亂的頭發,回頭不耐煩地看了他一眼:"你怎麼會在這里?"

韓烈朝餐廳里面揚揚下巴:"我來吃飯,好吃的店都是人,看見熟人就過來了."

熟人?

初夏往隊伍後面看了看.

韓烈擋住她,修長手指點了點她手里的排號小票:"熟人就是你,你這是兩人的小桌吧?咱們倆正好."

初夏看著小票上的數字,心情有些沉重.

她不想與韓烈有不必要的接觸.

八年前她太單純,被他的臉他的痞笑他叫人面紅耳赤的情話撩得小鹿亂撞,現在初夏已經二十六歲了,她明白什麼叫現實.

如果韓烈是她從小認識的朋友,即便他只有高中沒畢業的文化水平只是個拆遷暴發戶,初夏都不介意繼續與他來往,但韓烈是她的前男友,除了那段無疾而終的感情沒有其他共同語言的前男友,兩人真沒有必要強做朋友.

"號給你,我有事先走了."

初夏將小票遞過去,同時站了起來.

韓烈嘴角那抹套近乎蹭飯的痞笑瞬間凝固.

沒有接她的小票,韓烈抬起頭,狹長的黑眸冷冷地盯著她:"什麼意思,看不起我?"

他聲音不低,前後玩手機的等餐餐友們都悄悄看了過來.

初夏不想與他吵,彎腰將小票放到她的座椅上,抱歉地道:"我真有事."

說完,初夏快步往這層下去的扶梯那邊走.

韓烈抓起那張小票,沉著臉追了上去.

初夏一直沒有回頭,跨上扶梯從四樓下到三樓,初夏心頭那股難過才緩了些.

韓烈是她的初戀,如果可以,她不想讓他難堪,讓她覺得她看不起他.

只是,真沒有必要再來往了.

.

初夏走得很快,離開金泰,她直奔旁邊的地鐵站.

這邊到錦繡花城坐地鐵只需要十幾分鍾,比開車方便多了.

初夏考過駕照,但她暫且還沒有買車的打算.

現在的地鐵還是很擁擠,初夏上來後不想再往里面走了,轉個身,准備就站在門口這邊.

結果她一轉身,韓烈面無表情地跨了進來,上來後站在了她旁邊.

初夏尷尬地看向車門底部.

他怎麼跟來了?想知道她是真的有事,還是看不起他不給他面子?

地鐵出發了,慣性讓初夏朝韓烈那邊歪.

韓烈左手攥著上面的扶手,右手插著口袋,初夏歪過來時,他嫌棄般往後側了側.

幸好地鐵很快就穩穩的了.

初夏繼續看車門.

韓烈接了個電話.

"什麼事?"

"不是約了周三?"

"周四也行,不過這是最後一次,再改就不用見了."

地鐵上有點吵,但初夏與韓烈站得近,聽見手機另一頭是個女聲.

是女朋友想延遲一天再約會嗎?

韓烈掛了女秘書通知他有個合作方臨時改約的電話,手機放回褲子口袋,視線一轉,再次落到了初夏臉上,意外發現剛剛還尷尬低頭不敢面對他的前女友,現在站得筆直,臉上也換了一副平平靜靜的表情.

韓烈哼了聲,他倒要看看她怎麼圓謊.

地鐵達到錦繡花城旁邊的站點,初夏下了車,韓烈跟了出來.

初夏走自己的,出了地鐵站,經過一家披薩店,初夏推開玻璃門走了進去.

披薩店人不多,初夏坐在一個靠窗的四人桌旁.

黑影一閃,韓烈坐在了她對面.

初夏低頭研究桌面的菜單.

韓烈冷笑:"不是說有事嗎?現在又沒事了?"

初夏選好了,朝走過來的服務員小哥點單:"你好,我要一份A套餐."

服務員小哥看眼她對面的韓烈,熱情地推薦了一款爆款雙人套餐.

初夏淡淡解釋:"我們不是一起的."

服務員小哥尷尬了.

韓烈直接點了一份一樣的A套餐,擺擺手叫小哥快消失.

服務員小哥走了,韓烈敲敲初夏那邊的桌子,盯著她問:"你到底什麼意思?瞧不起我?"

初夏看向他,直接道:"沒有,我只是覺得跟你一起吃飯太尷尬,影響胃口."

韓烈笑了下,靠到後面的沙發上:"我還是第一次聽人說我長得會讓人倒胃口."

初夏隨便他怎麼理解,低頭玩手機.

韓烈看看窗外,再看看對面把他當空氣的前女友,心塞.

但他知道該怎麼瓦解前女友不知真假的平靜.

他拿出手機,敲字.

初夏的微信彈出了一條新消息.

韓非子:你該不會不敢見我吧,怕你會重新愛上我?

初夏臉紅了.

不是因為金太陽自以為是的猜測,而是因為這麼直白的字眼.

愛,八年前她與韓烈都沒提過什麼愛不愛的,更何況現在.

只有韓烈這種拿光芒四射的金太陽當頭像的自戀狂才會如此自負.

臉紅是生理反應,冷靜過後,初夏理智地回複:第一,我從來沒愛過你,第二,我沒有興趣當第三者.

初夏一直都覺得,她與韓烈那段頂多是喜歡,是青春期少女懵懂的悸動,算不上愛.

愛應該是成熟的,堅定的,一旦愛了,便只有生死才能將陷入愛情的兩人分開.

上篇:5|005    下篇:7|007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