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熾夏12|012   
  
12|012

g,更新快,無彈窗,!

韓烈今晚確實有個應酬.

公司最近與一家床墊品牌簽了供貨合同,對方老板來榆城旅游,提出與韓烈吃頓飯.

這點地主之誼韓烈當然要盡.

出發之前,韓烈問趙秦有沒有興趣一起去.

趙秦問他:"男的女的?"

韓烈:"劉天衡,五十多了."

趙秦:"那算了,我晚上七點的飛機."

言外之意,如果吃飯對象是個美女,他或許會改簽.

韓烈也沒有說去送送什麼的,直接掛了電話.

五點半,韓烈開著黑色奔馳去提前定好的酒店赴約.

韓烈與劉天衡打過交道,算是熟人,所以韓烈穿了一套運動裝過來的.

侍者帶他到包廂前,推開門,韓烈直接往里走,走了兩步停下來,黑眸眯了眯.

包廂里面坐著一位穿著十分清涼性感的美女.

韓烈知道自己沒有走錯包間,那這位美女……

"韓總是吧,我是劉婧,我爸爸在里面."

美女大大方方地站起來,指了指包廂里面的洗手間.

韓烈挑下眉毛,走了進去.

侍者從外面帶上門.

"常聽我爸爸提起韓總年少有為,今日一見,韓總比我想象的還年輕."劉婧朝韓烈走來,伸出了手.

韓烈印象中的劉天衡長得普普通通,也可能是年紀大了再帥也帥不到哪去,但劉天衡這個女兒真的漂亮,看起來只有二十出頭,但說話做事非常有女強人的范兒.

"過獎,都快三十了,算不上年輕."韓烈沒有去握劉婧的手,同時笑著給出理由:"不好意思,才從外面過來,手上都是汗."

劉婧信他才怪.

看破不說破,劉婧笑了笑,坐在了韓烈對面.

她穿了一條性感黑裙,一坐下兩條雪白修長的腿一覽無余地展現在了韓烈面前.

韓烈掃一眼便移開了視線.

如果趙秦在,肯定會笑話韓烈這個老童子雞臉皮薄,只有韓烈知道,他是真的欣賞不來.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韓烈見了這些所謂的性感會影響胃口.

劉天衡從洗手間出來了,看到韓烈熱情地要來個擁抱.

韓烈同樣以天熱為借口拒絕了,鬼知道老男人剛剛在洗手間做了什麼.

韓烈只想招待劉天衡,劉天衡卻三句話不離他的愛女.

短短十來分鍾,韓烈已經非常了解劉婧的生平了.

天生嬌女,名校畢業,經商天才,現在在劉天衡的公司當副總.

用劉天衡的話說,比劉婧聰明的女孩沒有她漂亮,比劉婧漂亮的女孩沒有她聰明.

韓烈一點都不買賬,初夏樣樣都比劉婧好.

韓烈保持一個商業合作伙伴的風度,陪劉天衡父女吃了一頓晚飯.

"榆城晚上哪里好玩?小韓你帶我們去逛逛."

"不巧,我晚上還有事,劉總需要的話,我叫個人過來."

"算了算了,不麻煩了,我們自己隨便逛逛."

.

八點左右,韓烈開車回了錦繡花城.

他先打開電腦處理了一批郵件,忙完去衛生間沖了個澡,換上家常短袖大褲衩,韓烈頂著一頭沒吹只用毛巾擦得亂糟糟的短發靠到沙發上,給初夏發消息.

韓非子:我回來了,你送奶茶過來吧.

初夏在看劇,收到消息,她看看舒舒服服趴在茶幾旁的奶茶,問他:不是說好你來我樓下接?

韓非子:累了,不想動,你不想跑就把奶茶趕出來,它自己會回來.

或許奶茶真的有那麼聰明,但初夏不放心,奶茶這麼好,被人哄騙偷走怎麼辦?

暫停電視,初夏換上運動鞋,牽著奶茶出門.

這時已經晚上九點了,空氣微涼,有些老人們在並肩散步,也有年輕的夫妻帶著孩子下樓玩耍,小區里反而比白天熱鬧.

走出九棟樓,不用初夏帶路,奶茶金毛直接沿著中間的主干道朝韓烈的別墅走去.

真是一條聰明的金毛.

初夏又開始考慮自己的買狗計劃了.

因為奶茶,她對金毛的了解最多,初夏也喜歡金毛,可韓烈住在這邊,發現她養了金毛,韓烈會不會以為她故意跟他養一樣的狗?

下個周末去寵物店看看吧,養寵物也需要緣分.

韓烈的別墅亮著,初夏走到門前,按響門鈴.

里面很快傳來啪嗒啪嗒的拖鞋聲.

奶茶仰頭朝初夏哈氣.

初夏就想起韓烈穿著拖鞋追奶茶追不上還差點打滑摔跟頭的滑稽畫面.

門開了,初夏垂下睫毛,嘴角的笑還沒有完全收起.

韓烈站在明亮的玄關燈下,看著門口的初夏.

意料之中的,她早換掉了那身露肩的紅色禮服,休閑長褲將腳踝都藏得嚴嚴實實,就連上面穿的都是一件白色長袖薄襯衫,v領稍微叫人覺得涼快了點.

"你不覺得熱?"

韓烈接過她遞來的遛狗繩,戲謔地問.

初夏怕熱,但她更怕蚊子,小區里綠化好,蚊子也多.

還了奶茶,初夏轉身跨下台階.

身後響起關門聲,還有腳步聲.

初夏回頭.

韓烈高高地跨下台階,一手插著口袋,一手牽著奶茶.

他朝初夏笑笑:"我溜達兩圈吹吹頭發,順便送你回去,大半夜的,你一個單身美女比奶茶更容易丟."

初夏看向他腦頂,一頭短發的確是濕的,否則她都要懷疑韓烈是故意溜她,明明可以去接奶茶,非要她來送,她送完他又要去遛狗.

"你自己溜吧,不用你送."初夏往回走了.

韓烈默默地牽著狗,保持四五步的距離跟著她.

初夏看得見地上的影子,一人一狗,影子先被路燈拉長,又變短,再拉長.

似曾相識的情形.

高三最後的那兩個月,韓烈經常去學校門口等她放學.

學校離家只有十分鍾左右的路程,初夏與同小區的兩個女生搭伴步行回家.

韓烈第一次去的時候,初夏很慌,怕他當著同學們的面與她打招呼.

那時韓烈已經明確在追求她了,初夏雖然沒答應,可看到他她會心虛.

但韓烈沒有叫過她.

明明是已經步入社會的奶茶小哥,他卻故意挎著個單肩書包,穿著干乾淨淨的白襯衫,看起來就像一個普通的高三生,唯一不普通的是他的臉,校草級別.

他在後面,初夏不敢回頭,怕兩個同學看出她與韓烈認識,直到跨進小區,初夏才會在刷門禁卡的時候往後看一眼.

韓烈就站在馬路對面,她回頭的時候,他笑笑,一邊從口袋里拿出手機,一邊轉身.

不出一分鍾,初夏會收到他的消息.

韓非子:早點睡,不許熬夜做題.

九棟樓到了.

初夏一步步跨上台階.

她不知道韓烈走了沒,也沒有回頭看.

坐電梯上了樓,初夏鬼使神差地去了主臥的陽台.

主臥沒有開燈,初夏隱在黑暗中,朝樓下看去.

樓下沒有人,主干道上,有個修長挺拔的男人牽著一只金毛,穿著拖鞋啪嗒啪嗒地走著.

他背對著初夏,拿著手機.

就在他放下手機的時候,初夏收到了一條微信消息.

心跳亂了一拍,初夏拿出手機.

媽媽廖紅發來的,提醒她早點睡覺,不許熬夜.

初夏笑了.

真的可以這麼巧.

就像她從來沒想過,隔了八年,她還會再遇見韓烈.

.

周一早上初夏去了公司,十點鍾左右,她出發去機場接安德森夫妻.

安德森先生與安德森太太住在紐約,平均年齡六十多了,去年夫妻倆去B市旅游,初夏陪譯了三天,夫妻倆對她很滿意,這次來榆城前早早與初夏打過招呼,初夏也答應親自給他們做導游了.榆城是她的家鄉,初夏對這里的所有景點如數家珍.

初夏提前半小時到達機場.

安德森夫妻居然還帶了一個金發碧眼的小男孩過來,是他們的孫子,叫丹尼斯.

丹尼斯六歲了,出了機場後東看西看,對中國的一切充滿了好奇.

安德森太太對帶孫子出游這件事似乎真的很煩惱,一路都在向初夏吐槽她的兒子.丹尼斯的爸爸是個工作狂人,最近與老婆在鬧離婚,兩人吵得不可開交,將丹尼斯丟給了他們,害老夫妻倆必須帶上孫子來旅游,小孩子太淘氣,照顧起來很累.

與憂愁的安德森太太相比,安德森先生風趣幽默好脾氣,也更願意包容丹尼斯的種種小問題.

下午安德森一家要在酒店里休息,初夏將他們送到預訂的酒店,約好五點再過來陪同游玩.

別看安德森夫妻年紀大了,但二老身體健康游興十足,在榆城繁華的商業街玩到十點才結束了今天的行程.

初夏將他們送回酒店,直接打車回錦繡花城.

經過韓烈的別墅時,二樓的方向傳來一聲"嘿"!

初夏仰頭.

韓烈愜意懶散地撐在陽台的護欄上,手里夾著半截香煙,他穿著一套睡袍,腰帶松松系著,露出大片結實的胸膛,因為初夏站得低,這個角度還能清清楚楚看見韓烈睡袍下的兩條大長腿,幸好他里面穿了條四角內褲,不然初夏要長針眼了.

韓烈吐了一口煙圈,微眯著眸子問她:"這麼晚才回來,約會去了?"

初夏明早還要去陪安德森一家爬山逛寺廟,回家洗個澡就要睡覺補充體力,沒時間陪他閑聊.

她繼續往前走.

韓烈繼續撐著護欄,看著初夏進了九棟樓,他才折回房間.

韓烈有晨跑的習慣,搬進錦繡花城後,他跑得更有動力.

他已經摸清了初夏的上班時間,晨跑時並沒有想著與初夏偶遇什麼的,不過今天早上跑到九棟樓下,初夏竟然出現了,而且穿的一套白色的運動裝.

奶茶最先朝初夏奔去.

初夏這才注意到韓烈,他似乎跑了很久了,黑色的短袖胸口濕了一片,英俊臉龐上汗光點點,在晨光中閃閃發亮.

平時的韓烈懶散隨意,此時的他充滿了成熟雄性的荷爾蒙氣息.

初夏迅速收回視線,揉揉奶茶的大腦袋,要走了.

韓烈直接拐個彎,跑在她身邊.

"起這麼早,去哪啊?"

"陪客戶爬山."

"老外?"

"嗯."

"男的女的?"

"都有."

"爬山不去五岳,來咱們榆城做什麼?"

"……"

上篇:11|011    下篇:13|013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