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熾夏21|021   
  
21|021

g,更新快,無彈窗,!

上午十一點的時間, 烈日如火,雖然拉上了窗簾, 次臥里的光線仍然能讓人看清.

初夏是韓烈長達八年的渴望, 當夢境終于變成現實,韓烈就像一桶塵封八年的烈酒, 而初夏是唯一能點燃他的引.星星似的一點微火掉入壇中, 烈酒無聲無息地在密閉的狹小空間爆炸, 他人化成了熊熊熱火, 他呼吸灼灼, 連周圍的空氣都變成蒸汽, 潮濕悶熱.

客廳開著空調, 無人的次臥並沒有開.

韓烈要的是初夏, 她的人她的心,並不是簡單的一次之歡.

他急著確定初夏的心里還有沒有他,急著重燃初夏對他的感覺, 卻並不急著那最後一步.

光親初夏的臉他就親了很久, 他扣著她的雙手,直到掌心的汗讓他們手指交握都毫無阻力.

後來他在她身上的每一處停留,都不比在她唇齒間的逗留短.

初夏已經徹底沉淪.

她做過那麼多有韓烈的夢, 其中不乏今日這樣的情形.

光是一場夢就能讓她醒來後身心發燙, 現在真真切切地發生了,她所有的理智都徹底被韓烈焚毀.

她不在乎了,分別八年都忘不了的初戀,哪怕最後兩人走不到一起, 哪怕事實證明韓烈就是個渣男,至少這一刻,初夏得到了她想要的.不是韓烈單方面對她的索取,初夏也從韓烈這里得到了她想要的.

為初戀畫個句號也好,為體內喧囂的荷爾蒙找個宣泄出口也好,她都不在乎了.

如果疼痛是暴風雨,至少初夏淋也淋得酣暢痛快.

韓烈就是她的誘惑.

現在最強烈的誘惑得到滿足,以後便可以理智地選擇進退.

……

讓初夏意外的是,韓烈可能用了一小時摧毀她的理智,文學中大肆渲染的也是男人們最向往的部分,韓烈大概只用了喝一杯奶茶的時間,而且是勻速快喝的那種,不是一邊看電影想起來才喝兩口.

初夏忽然想到她在網上看到過的一段對話.

有人問:那個真有那麼令人著迷嗎?

有人答:沒經曆前充滿想象,經曆後也就那樣.

現在,初夏十分贊同這個回答.

仿佛一場前面高.潮迭起的懸疑電影,到了終于要揭曉謎底的時刻,才發現真相味同爵蠟.

不過,讓韓烈回答那個問題的話,他可能會送上一臉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神秘微笑.

浪潮的余波終于過去,韓烈從初夏肩膀上撐起來,黑眸含情脈脈地看向他的女孩.

初夏等他很久了.

見他終于起來了,初夏垂著睫毛道:"我去洗澡."

韓烈:……

剛剛親親的時候還很配合,怎麼完事就冷漠起來了?

"說會兒話."韓烈壓著她不動.

初夏頭發都被汗水打濕了,她不喜歡這種黏膩的感覺.

韓烈見她皺眉,只好讓開.

分開的時候,韓烈悶哼了一聲,他故意的,去看初夏,她眉頭都皺起來了.

韓烈忽然懂了,這種事情,因為生理構造的區別,男女初體驗差別太大.

初夏坐起來穿衣服,韓烈跟著坐了起來,掃眼床單,他擔心地問她:"要不你再躺會兒?"

初夏套上短袖褲子,若無其事地出去了.

害羞了吧?

韓烈提上褲子,光著上半身躺回另半邊床上,閉上眼睛,嘴角翹了起來.

初夏去了主臥.

這邊開著空調,小C臥在她的拖鞋上,看到她進來,小C警惕地抬起頭.

初夏反鎖房門,從衣櫃里挑出一套衣服,進了衛生間.

關上門,初夏往掛鉤上掛衣服的時候,從洗手台鏡子中看到了現在的她.頭發亂糟糟的,臉像發燒了一樣,嘴唇是前所未有的紅.

剛剛的那些畫面再次闖進腦海,初夏收回視線,脫了衣服去沖洗.

韓烈穿著大褲衩抱著床單,短袖走出次臥,客廳的涼氣吹得他渾身舒服.

主臥那邊有輕微的水聲,見門關著,韓烈便沒過去,抱著髒衣服去了外面的公衛.

東西丟進洗衣機,加入洗衣液調成快洗模式,韓烈虛掩上門,快速沖了個涼水澡.

就這樣,洗完他全身還在往外冒火一樣,太興奮了.

他洗完出來,主臥的門還關著,韓烈納悶地在門口聽了會兒,猜初夏短時間是洗不完了,韓烈回到客廳,看看時間,十二點半了.

餐桌上還放著兩人的奶茶,韓烈隨便抓起一杯咕嚕嚕喝乾淨,光著腳去了廚房.

初夏的廚房干乾淨淨,一看平時就很少用.

打開冰箱,新鮮蔬菜幾乎沒有,幾乎全是速凍食品.

韓烈搖搖頭,拿出三袋泡面,兩個雞蛋,四根火腿腸,還有唯二的兩個番茄.

韓烈沒用泡面里的醬料,煎蛋火腿腸炒熟放到一旁,泡面煮熟分別裝碗,當當當切好番茄,姜蒜爆香後放進番茄塊兒,開始調鹵汁.

初夏吹完頭發出來,看到廚房韓烈背對她刷鍋的身影,餐桌上已經擺了兩碗番茄火腿蓋面,奶茶蹲坐在旁邊,似乎對那兩碗面非常感興趣.

初夏看向掛鍾,居然馬上一點了.

廚房,韓烈刷完鍋,拿著兩雙筷子走了出來.

初夏下意識地垂下目光.

韓烈笑了笑,坐到餐桌對面,然後將面少的一碗推到她這邊,遞筷子給她:"吃吧."

初夏接過筷子,坐了下去.

她頭發吹干了,細細的發絲蓬蓬松松的,雙頰通紅,是沐浴後的常見現象.臉紅,還穿了件淺綠色的短袖,更像花骨朵,秀色可餐.

八年前韓烈也想睡她,可那時候初夏太嫩了,韓烈下不去手,現在兩人都很成熟.

"夠吃嗎,要不要我分你點?"韓烈指指她的碗問.

初夏食量不大,可能連眼前這碗都吃不完.

"不用."初夏低著頭說,說完就開吃了.

韓烈出了一身汗,胃口很好.

初夏看看碗中面,是泡面,可味道比放了醬料的泡面好吃.

她喝過韓烈的奶茶,沒吃過他的廚藝,不過他二十歲時就自己在外面租房住了,一個人生活會做飯也正常.

有些事,八年前談戀愛可以不了解,也想不到去問.現在不一樣了.

"我記得以前你自己租房住,現在似乎也一個人,你家人呢?"吃了一塊兒火腿,初夏看著他的碗問.

韓烈筷子一停,抬眸看過來:"怎麼好像變成咱們倆在相親了?"

初夏挑面:"你不想說就算了."

韓烈笑了下:"沒什麼不想說的,我小時候爸媽離婚,兩人分別組建了新的家庭,我跟爺爺奶奶過,爺爺奶奶死了把房子給我了,後來遇到拆遷,我在這邊買了別墅.我媽那邊沒聯系過我,我爸那邊來糾纏過,被我攆走了."

說完,韓烈繼續吃面,邊吃邊盯著初夏看.

初夏有點不是滋味兒,不過都過去那麼久了,韓烈可能也不需要她的同情.

再者,現在同情有什麼用,八年前她也傷害過他.

"還有別的想問的嗎?"她靜靜的,韓烈想聽她說話.

初夏搖搖頭.

戀愛結婚,除了感覺,還需要考慮性格家庭工作,性格需要慢慢了解磨合,她最韓烈最不了解的只有家庭.

"我吃飽了."

吃完一個雞蛋,初夏剩了半碗面.

韓烈將她的碗挪到自己面前,指著公衛說:"床單我洗了,趁現在太陽大,你去晾上吧."

初夏就去了公衛.

打開洗衣機,這才發現韓烈將他的短袖也洗了,怪不得光著上半身,她還以為兩人有了那層關系韓烈就徹底放飛自我了.

爸爸媽媽都在外面出差,應該不會來她這邊突擊.

初夏放心地將韓烈的短袖晾在了陽台上,床單洗得干乾淨淨,也可以晾.

等初夏將她之前穿的衣服放進洗衣機,韓烈已經吃完飯,並且刷了碗.

家里多了一個人,還是他,初夏很不自在.讓他走吧,衣服還在陽台上.

"看電視嗎?"初夏走到沙發前,拿起遙控器.

"行啊."韓烈拿著一瓶冰涼的純淨水,坐到了她旁邊.

他是客人,初夏將遙控器交給他:"你找吧,我都可以."

韓烈也不客氣,快速地跳起台來.

每個台停頓幾秒鍾,刷刷刷十幾個台過去了,最後定在了一個英語頻道.

初夏:"……你聽得懂?"

韓烈靠到沙發上,笑:"聽不懂,不過有點聲音,免得你尷尬."

初夏:"你如果不想看電視,可以打游戲."

韓烈擰開瓶蓋,咕嘟咕嘟灌了兩口,才說:"沒興趣."

初夏關掉電視,站起來說:"那你在沙發上睡會兒吧,衣服干了我叫你."

韓烈一把攥住她手腕,仰頭看她:"你去哪?"

初夏面朝茶幾:"書房."

韓烈松開了手.

初夏真去了書房.

她沒有什麼事,不過初夏想讓自己忙起來,便打開了一個並不著急交稿的翻譯文件.

才翻了幾百字,韓烈進來了.

初夏手沒停.

韓烈靠坐在她旁邊的書桌上,看著工作狂的女人,韓烈敲敲桌子,問:"咱們現在算什麼關系?"

初夏盯著筆記本屏幕:"不知道."

韓烈盯著她的眼睛:"戀人可以嗎?"

初夏沒回答.

韓烈皺眉:"難道你想把我當炮.友?"

初夏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韓烈笑了:"不是炮.友,那就是戀人,咱們說好了,從今天開始,我是你的男朋友,家庭調查也做過了,你現在同意了,以後就不能像上次那樣,隨隨便便甩了我."

初夏抿抿嘴唇,沒有反駁.

韓烈忽然低頭,盯著屏幕看了會兒:"今天要加班?"

初夏:"嗯."

韓烈小聲牢騷:"都當老板了,怎麼還這麼忙?"

這話提醒了初夏,問他:"奶茶店剛開,你不用過去嗎?"

說好的創業呢,他創得這麼悠閑?

韓烈立即出去了,還體貼地替她關上書房門.

上篇:20|020    下篇:22|022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