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熾夏23|023   
  
23|023

g,更新快,無彈窗,!

初夏不想參觀韓烈的房子.

房子都差不多, 就算韓烈這棟是別墅,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別墅, 能有什麼值得參觀的?

由此可推, 韓烈邀請她參觀房子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兩人剛剛吃完早飯,飯後不適合做那種運動.

"改天吧, 我明天有場商務口譯, 得查些資料."初夏還是要走.

韓烈盯著她看:"真的?"

初夏點頭, 明天那場口譯要求比較高, 她這兩天都在做內容背景調查, 免得遇到專業術語卡殼.

韓烈信了, 牽著奶茶送她回九棟樓.

到了九棟樓下, 韓烈拉住初夏的手.

陽光燦爛, 他狹長的黑眸電力十足,初夏看他一眼便移開了視線.

韓烈問她:"白天你忙,晚上我過來給你做晚餐?"

初夏默認了.

韓烈捏著她纖細的手指, 舍不得松開.

有人從旁邊路過, 兩人這樣怪尷尬的,初夏轉身先走了.

韓烈摸摸鼻子,牽著奶茶回別墅.

中午初夏收到韓烈的微信, 說他在奶茶店, 提醒她吃午飯.

初夏已經吃上了,煮的小火鍋.

飯後睡個午覺,初夏繼續為明天的工作做准備.

明天的客戶是一家輪胎公司的總經理,姓陳名宗平, 初夏之前一直都是與他的秘書對接工作.

陳家的輪胎公司在榆城做的還不錯,這次是與澳大利亞一家公司洽談商業合作.

下午三點多,對接秘書突然發了她一條消息,說陳總想與她吃頓晚飯,再跟她介紹明天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

提前溝通有助于翻譯的順利進行,初夏當然同意了.

掛了電話,初夏再通知韓烈,告訴韓烈今晚她在外面吃飯.

韓烈坐在公司的辦公室里,收到女朋友的消息,韓烈問她晚飯在哪家餐廳,等初夏吃完他去接她.

初夏發了他地址.

晚上六點,初夏提前十分鍾抵達約好的西餐廳.

陳宗平已經到了,應該是從秘書那里見過初夏的照片,看到初夏,陳宗平站起來朝她招了招手.

初夏卻是第一次看到這位陳總.

出乎意料的,陳宗平看起來非常年輕,可能與初夏相仿的年紀,一身黑色西裝,俊美溫和.

"陳總您好,我是翻譯許初夏,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初夏笑著伸出手.

陳宗平與她握手,笑得很平易近人:"許小姐客氣了,我也剛到,沒想到你這麼年輕."

兩人面對面坐下說話.

陳宗平很會聊天,先不提工作,問初夏是不是本地人,跟著聊起了大學高中,服務員上菜的時候,初夏已經對陳宗平有了差不多的了解.巧合的是,陳宗平與她同歲,高中也是一所高中,只是初夏讀的文科,陳宗平是理科.

既然是高中校友,兩人關系一下子近了很多,陳宗平先與初夏交換了微信,才開始談明天的洽談內容.

初夏帶了筆記本,記了一些要點.

七點半,初夏收到韓烈的消息,說他已經到了樓下,如果初夏還要再等一陣,他去地下停車場找個車位等她.

初夏:那你去吧,我可能還要一會兒.

放下手機,初夏繼續看向陳宗平.

陳宗平開玩笑似的問:"男朋友催了?"

因為她回複消息中斷了剛剛的談話,初夏抱歉地點點頭.

陳宗平笑:"怪我耽誤你太久,那就這樣吧,該說的也差不多都說了,有什麼需要補充的明天到了公司再跟你溝通."

初夏:"好的."

初夏要去停車場,陳宗平也開了車來,兩人便一起搭電梯下去.

韓烈的車位距離電梯有點遠,收到初夏說她下來了的消息,韓烈便去電梯口等她.

電梯里有七八個人,初夏,陳宗平等其他人走了,他們才出來.

韓烈穿著一身休閑裝站在電梯旁邊,就他一個人站在那里,挺拔帥氣跟偶像劇男主似的,凡是從電梯里走出來的人,都很難注意不到他.

陳宗平沒想到會在這里遇見韓烈.

韓烈也沒想到會遇到他.

兩個身高相仿的男人互相盯著看了幾秒,韓烈先開口了,朝他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初夏的男朋友,多謝帥哥照顧我們生意."

陳宗平看眼初夏,與他握了握,然後向初夏道別:"那我就不打擾許小姐約會了,明天見."

初夏笑:"陳總慢走,明天見."

陳宗平點點頭,去找他的座駕了.

韓烈看眼他的背影,皺了皺眉,攬著初夏肩膀,一邊走一邊問她:"談什麼談這麼久,他不會對你有意思吧?"

車庫很悶,他身上更熱,初夏推開他,保持距離道:"正常的溝通工作,你別亂說."

韓烈不放心.

開車回了錦繡花城,韓烈送初夏去九棟樓,他當然也跟了上去.

初夏先去洗澡了.

韓烈坐在客廳沙發上,眼睛看著窗外,手里轉著手機.

榆城很大,但對于他們這些土生土長又混出一點成績的人來說,榆城又很小,一個方躍同時認識他與初夏,現在又多了一個陳宗平,保不住哪天又冒出來一個.陳宗平應該不會碎嘴去初夏面前亂說,別人不一定.

其實他最開始隱瞞身家接近初夏,是想得到初夏最單純的回應,不摻雜任何現實因素的感情,現在初夏不介意他拆遷暴發戶的身份與他複合,韓烈已經得到了他想要的.

問題是,現在他向初夏坦白,初夏會不會生氣?

不坦白,將來從別人口中知道了,肯定會更生氣.

韓烈煩躁地攥住了手機.

初夏洗完澡,換上居家服走了出來,頭發吹得蓬蓬松松的,雙頰緋紅,比白天多了幾分嫵媚.

她端著水杯去飲水機那里接水.

韓烈的視線跟著她走.

今晚說也有時機的選擇,睡前睡後後果又不一樣.

睡前說,韓烈覺得他今晚以及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可能都得繼續素著,睡後說,"渣男"的帽子非他莫屬.

韓烈不想變成初夏心中的渣男,可他想再親親她.

關了客廳的燈,韓烈走到初夏身後,從後面抱住了她.

初夏閉上了眼睛.

韓烈迷戀地親她的耳垂,親她的嘴角,兩人一步步退到牆邊,韓烈扣著她的雙手,免得自己忍不住要更多.

親到要爆炸,韓烈才停下來,在初夏耳邊喘氣.

初夏有些意外.

韓烈想了想,問她:"初夏,如果我一直在騙你,我不是拆遷暴發戶,你會生氣嗎?"

初夏沉默了.

哪里有那麼多如果,韓烈能在這個時候停下來與她談這個,說明根本沒有如果.

那不是拆遷暴發戶的韓烈,為什麼能在錦繡花城買別墅?

初夏突然想到了方躍,那天在機場,方躍分別叫過韓烈"烈哥","老大".

這種稱呼,難道韓烈混黑.社會了?

初夏能接受一個奶茶小哥,但絕對接受不了那種人物.

她先推開韓烈,打開客廳燈,站到了幾步之外,防備地看著韓烈:"不是暴發戶,那你哪來的錢買別墅?"

哪有成功人士自己介紹自己的創業史的,那不成了炫耀?

韓烈打開酒店集團的官方介紹,將手機遞過去,讓初夏自己看.

官方介紹只介紹了三季酒店的創立時間與如今的業務成就,並沒有提到集團老板是誰.

初夏不懂.

韓烈笑笑:"這個集團是我創立的."

初夏與他對視幾秒,再次看向手機,上面有個時間點,三季酒店創立那年,確實是她與韓烈分手的那年.

"當年我爸有家旅店,我早看不順眼了,後媽一直防著我搶家產,我從沒有想過,後來你甩了我,我想快點賺錢,正好遇到拆遷拿到一筆款,就換了我爸那家旅店.取名三季,是因為少了夏天."

韓烈簡單地解釋道.

初夏不知道該說什麼.

現在不問以後也會問,韓烈主動坦白:"我不告訴你,是想試試我在你心里的地位,如果我只是拆遷暴發戶你都願意跟我複合,說明,說明你對我是真愛."韓烈故意戲謔地道,試圖蒙混過去.

初夏沒那麼好糊弄.

他是暴發戶她也願意複合,在韓烈看來她確實是真愛他了,那如果她不願意複合,韓烈眼里的她是不是就成了勢力女?

八年前她與韓烈分手,是她勢力,覺得跟一個奶茶小哥在一起沒前途,現在她決定重新與韓烈談戀愛,除了那強烈的吸引,未必與韓烈至少有別墅住了沒有關系.可就算她虛榮勢力,就算韓烈有理由這麼考驗她的感情,卻不代表初夏就該毫無芥蒂地當他試驗的小白鼠.

胸口起了一團火,但初夏不是任意爆發的性格.

她走向放水杯的桌子,喝了口水.

韓烈緊張地看著她,他才沒單純到以為喝水就是沒事了.

"雖然我通過了你的考驗,但我對你談不上什麼真愛."初夏放下水杯,平靜地看著對面俊美的男人,"如果你換張臉,可能咱們根本不會開始."

韓烈不是沖動的高中生,初夏假裝平靜好幾分鍾才放出來的狠話,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殺傷力.

他摸了摸自己的臉,笑著說:"我就長這樣,沒有如果,就算你愛的是我的臉,你不嫌我窮,那也是真愛."

初夏不想看他嬉皮笑臉,指著玄關:"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韓烈知道她需要冷靜一段時間,舉起雙手投降:"好,我走,但你不許拉黑我,職業上我是騙了你,可我追你的心是真的,你不能睡完我就想甩了我."

初夏冷冷地看著他.

韓烈不敢再鬧,退到門前,他認真地說:"你先冷靜冷靜,明晚我再找你."

上篇:22|022    下篇:24|024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