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熾夏25|025   
  
25|025

g,更新快,無彈窗,!

好了傷疤忘了疼, 更何況是四年前的疤,一個疤能換來初夏為他掉眼淚, 韓烈做夢都要笑醒.

他壓著初夏纏綿了一小時, 過後仰面躺到初夏旁邊,對著房頂呼了長長一口氣.

初夏抱著被子坐起來, 看向他露在外面的小腹.

那麼久的疤, 已經變得灰白, 不仔細看很難發現.

像是刀疤, 有三四厘米長.

韓烈在說完他去找過她後, 才讓她摸得這個疤, 是與找她有什麼關系嗎?

"到底怎麼弄得?"初夏的手指輕輕按在那道傷疤上, 問韓烈.

韓烈腹肌一緊, 看她的眼神變得幽深起來:"男人的腹肌就像女人的胸,我勸你不要點火."

初夏立即縮回手.

韓烈笑著將她拉下去,重新壓到了她身上.

初夏意外他還想來, 皺眉說:"行了, 還要去上班."

韓烈知道,他就是太喜歡抱她,念了八年, 終于可以天天抱了, 韓烈當然要抱個夠.

初夏讓他親了幾口,又追問剛剛的問題.

倒也沒什麼要瞞的,韓烈看著她明淨的眼睛,歎道:"經常會想你, 那天想瘋了,一沖動去B市找你,到了你學校外面又不敢進,怕你已經交了新的男朋友,怕你看不起我,後來去酒吧喝酒,遇上兩幫.人打架,我糊里糊塗地攙和進去了,挨了一刀."

他說的輕松,初夏想到他白跑一趟沒見到她還挨了刀,心里又難受了.

韓烈趕緊親她的眼睛:"好了好了,都過去了,都快三十了,還喜歡哭鼻子."

初夏捶了他一下.

韓烈再親她,親著親著差點又起立,但兩人都要上班,韓烈憑借自己超強的自制力坐了起來.

韓烈這邊有備用的牙刷,初夏刷牙的時候,韓烈去下面准備早飯.

昨晚烤了幾小時的叫花雞終于上了桌,因為韓烈也是第一次做這道菜,味道一般般.

韓烈自我檢討:"這次失敗了,下次一定進步."

初夏看他一眼,決定韓烈再做叫花雞的時候,她一定不會跟他待在一起.

吃完早飯,韓烈換上西褲襯衫,陪初夏回九棟樓換衣服.

他一路跟進了初夏的衣帽間.

初夏推他出去,被韓烈按住又一通法式深.吻.

八點十分,韓烈將初夏送到湖濱大廈的樓下.

"我自己上去吧."初夏解開安全帶,見韓烈也想解,馬上說.

韓烈頓了頓,笑:"也行,過來給我親一口."

初夏沒理他,推開車門再關上.

韓烈朝她揮揮手:"行,晚上一起算."

樓底下不能長時間停車,韓烈這就開走了.

初夏看著他的車,眼底露出無奈,其實有很多話想跟他聊聊的,問問他這幾年是怎麼過來的,問問他的奶茶店還要不要繼續開,可昨晚見面後韓烈就像一條發.情的狼,光纏著她做做做了,都沒給她機會問.

初夏進了辦公樓.

.

下午兩點,初夏接到一個陌生電話,說她的外賣到了,叫她去這層的電梯口拿.

初夏解釋:"我沒點過外賣,是不是打錯電話了?"

對面是個歡快的陌生男聲:"沒錯,就是你,是杯奶茶,我們店長親自配送的."

初夏:……

她掛掉電話,保存文檔,走出了辦公室.

前台羅玉在本子上畫著什麼,看到她出來,羅玉蓋上本子,朝初夏燦爛一笑:"老板出門了?"

初夏點點頭.

關上玻璃門,初夏看了眼羅玉,他是媽媽介紹過來的,如果韓烈跑到公司來,羅玉看見後會不會給媽媽打小報告,說她在與一個帥哥來往?

初夏還沒想好要怎麼告訴媽媽她與韓烈複合的消息,昨晚她想與韓烈聊的話題之一也是這個.現在媽媽當然不會覺得她與韓烈在一起沒前途,但當年媽媽帶著她去奶茶店外面分析兩人的未來,媽媽根本不在意韓烈會不會看見她們,不在意是因為媽媽不信韓烈會翻身會做到有一天可以打臉她們母女的程度,現在韓烈創業成功,兩人再見面,媽媽會不會有面子上的問題?韓烈對媽媽又是什麼態度?

初夏一邊想事情一邊沿著走廊走向電梯大廳.

果然看到了韓烈,穿著黑色西褲白襯衫,乾淨又帥氣.

"要去談生意,路過這邊上來看看你."韓烈走過來,笑著解釋道.

初夏還想問他怎麼這麼閑來著,現在不用問了.

"快去忙吧."初夏接過奶茶,催他.

這邊有監控,韓烈猜到初夏不會給他親,認認真真看了她幾十秒,約好晚上過來接她,瀟灑地進了電梯.

初夏一直站在大廳,電梯門關上了,她才笑笑,提著奶茶往回走.

走到半路,初夏退回大廳,一邊喝奶茶一邊等,大概五分鍾後才返回.

羅玉見老板帶著一杯奶茶回來了,懊惱道:"早知道你去樓下買奶茶,我就讓你替我帶一杯了!"

初夏要的就是他誤會.

下午六點多,談完生意的韓烈才過來接初夏下班.

幾個員工都走了,初夏鎖上門,坐電梯下去,到了樓下,看到韓烈坐在一輛賓利後排,放下車窗看著大樓入口這邊.

錦繡花城那棟別墅沒讓初夏感受到韓烈集團老板的身份,這輛賓利讓她感受到了.

不僅初夏愣了幾秒,對面奶茶店的小吳經理也被自己的老板帥到了,不停地看向這邊.

初夏坐進了賓利.

司機專心開車,韓烈握住初夏的手,問她想吃他做的菜,還是去下館子.

初夏忍不住問:"韓總不忙嗎,還有時間天天做飯?"

韓烈被她逗笑了,平時越正經的人,調侃起人越是那個味兒.

笑歸笑,韓烈握著她手道:"只要我有時間,只要你想吃,我就給你做."

這話甜言蜜語的成分太足,初夏相信他能堅持幾天幾個月,卻不可能堅持幾十年,除非韓總像她的醫生爸爸一樣,雖然工作忙碌,但愛好做菜.

"去餐廳吧."

韓烈過來的時候就做了兩手准備,餐廳已經預約好了,去了榆城做叫花雞最好吃的那家店.女朋友想吃叫花雞,他的廚藝不行,今晚去店里補償她.

明明就兩個人,韓烈還訂了一間包廂.

點完菜,初夏問他:"你平時都這麼大手大腳?"

韓烈搖頭,笑著給她倒茶:"平時沒有飯局我都叫外賣,要麼隨便去路邊餐館吃,現在跟你約會,規格當然要升上來."

初夏:"我還是更習慣定個兩人桌,四人桌."

韓烈:"行,以後都聽你的."

也不是必須訂包廂,這不是一天沒見,韓烈想有個私密空間可以做點不辣路人眼睛的事.

被初夏批評了鋪張浪費,韓烈也不好意思動手動腳了.

吃飯的時候不適合聊一些話題,回到初夏那邊,初夏還沒開口,韓烈又發.情了.

初夏:……

她也單身八年,怎麼沒有他這麼旺盛的需求?

兩人都滾到床上了,初夏有電話.

韓烈不想她接.

初夏按住他手,氣息紊亂:"可能是我媽."

目光對上,韓烈躺到了旁邊.

手機在客廳,初夏去外面接,果然是媽媽廖紅打來的.

上周廖紅,許瑞安都出差,現在許瑞安還在外面,廖紅今天回榆城了.

廖紅想女兒了:"吃晚飯沒?要不要媽媽過去接你,今晚回家住?"

初夏看眼走過來的韓烈,他褲子還算整齊,襯衫上面幾顆扣子都解開了,雙手插著口袋靠在走廊的牆邊上,底下的腹肌都能看見.

初夏收回視線,對著手機說:"今晚要趕個稿子,明晚回去吧."

廖紅失望道:"好吧,早點睡,別熬太晚."

初夏嗯了聲,又閑聊兩句,掛了電話.

韓烈見她放下手機,這才走到沙發這邊,坐在初夏身旁.

初夏偏頭,認真問他:"你恨我媽嗎?"

她的眼神真的很認真.

韓烈笑:"電視劇看多了吧,我恨她做什麼?你們家那麼有錢,我當時只是個打工的服務員,你媽要是高興我跟你在一起,那才奇了怪了."

換成他是廖紅,一個沒出息的奶茶小哥敢哄他的乖乖學霸女兒早戀,韓烈會用一種更不客氣的方式掐斷女兒的感情.

抱住初夏,韓烈說實話道:"現在是不恨,當時氣了很久,有件事我沒騙你,當初我確實是看見你爸媽在這邊買的房子才跟著買的.我想啊,就算你回來可能也忘了我,可能還會跟別人結婚住在這個小區,我就故意在你媽過來看你的時候去她眼前晃悠,氣她一回就算報複了."

初夏安靜聽完,推開他:"你不是說在這邊買房是為了等我?"

韓烈哈哈笑:"你單身就是等你,你有別人了,那我就給你添堵!"

他沒有那麼心胸狹隘去廖紅面前狗血打臉什麼的,但也沒有那麼大方若無其事地祝福他惦記了多年的女孩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如果初夏與她的"男朋友"是真愛,韓烈添回堵就會離開,如果初夏與"男朋友"的感情不怎麼樣,韓烈也許會把她搶回來.

總之他不是多壞的人,也不是多好的人.

但韓烈喜歡初夏,初夏問什麼,他都會說實話.

就是因為他太誠實,初夏反而生不起氣.

"話說回來,你准備什麼時候帶我去見家長?"韓烈抓回初夏的手,觀察她的表情問.

如果初夏根本沒打算帶他去見爸爸媽媽,說明他現在做的還不夠,還得繼續努力.

初夏沒主意.

"再等等吧,咱們剛在一起,也許過段時間會發現其實咱們並不合適."初夏理智地說.

"哪里不合適?"韓烈靠近她,故意貼著她敏.感的耳垂問,"我覺得咱們哪里都合適,合在一起,天.衣無縫."

初夏:……

他這是汙化成語!

上篇:24|024    下篇:26|026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