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高冷總裁的抵債新娘第53章 栽贓   
  
第53章 栽贓

g,更新快,無彈窗,!

電話響起,安妮看一眼父親的號碼,接了下來.

"喂,爸爸,事情辦完了嗎?"

"那就好."

"你知道這事的嚴重性,所以務必要一個不留,甯可錯殺,也不可以放過一個!"

"不可以放過誰呀?"南宮寒雪蹦跳著走來,安妮急忙掐斷了電話.

"喲,安妮姐,你今天的打扮奇怪喲."南宮寒雪很快發現了她服裝上的異常,惹得安妮一陣緊張.

"我哥也太那個了吧,肯定是他制造的!"有意拉開她的衣袖,上面青紫的斑點層層密布.南宮寒雪的無心給了安妮最好的借口,她假裝扭捏地收回衣袖,不好意思地道:"別看,多羞人,都怪你哥."

以為猜對了的南宮寒雪笑得有如一朵花.

"看來,你們的關系越來越親密喲,想必,好事將近,嗯,我一定要打電話告訴爸爸."

這樣也好.滿意地看著南宮寒雪離去,沒想到一場災難變成一場曖昧,她又一次成功地騙過了南宮寒雪和南宮鷹,相信,在好運的支撐下,她一定可以完完全全地得到南宮寒野和他的一切!

不過,在這之前,她必須處理掉一個人,一個紮眼的擋路的女人--洛映水!

"啊……嘁……"無端打一個噴嚏,洛映水縮縮身子,鼻頭癢癢的,難道有人在說她壞話了?

莫不是妹妹吧,她肯定在怪自己無情地將她一人丟在異國他鄉.她們曾經約定,不論在多麼困難的條件下,都要相互鼓勵,完成學業.

妹妹在學校上學時,總不忘給她帶回自己的筆記本.她一字不落地記下老師講的每一個重點,難點,目的就是讓她在家里可以順利地看懂.

妹妹的記憶力很好,根本過目不忘,從小就沒有做筆記的習慣.為了自己,她竟然在短短的高中里,記完了二十個筆記本.

她常說:"我要做你的耳朵,你的眼睛,把老師講的每一課精准地傳達給你."

她能以高分通過高中的考試,有一半的功勞要算在妹妹頭上.

就算校長同意,她也沒有填報任何的志願,家里錢不多,她要努力地供妹妹完成學業.考完了,她甚至連成績都沒有去看,結果都一樣,看與不看又有什麼區別.

原本,她還打算去讀夜大的,這樣,就可以利用晚上的時間學習最愛的設計,可惜……

她到現在都沒有責怪妹妹的意思,那台舊車時常出問題,她本就知道,她只怪自己,怪自己讓妹妹去涉險,使得她因為這次事故背負上了沉重的思想負擔.

相處日久,她與妹妹,已經難舍難分.

妹妹,三個多月沒見了,你還好嗎?

就算你罵我,我也會開心的.多想聽聽你的聲音,還想看你在辯論會上的滔滔不絕,力壓群雄的樣子.

妹妹的口才是公認的.

輕歎一聲,回歸現實,看到的是黑白的嚴肅得令人壓抑的客廳,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離開了自己的房間.

奶奶這段時間去醫院療養,南宮寒野不讓她跟,于是,便得到了短暫的休閑.空下來了身體,卻空不下來心,有了時間,她便會無限地想念起妹妹來.

有超遠哥在,妹妹的生活應該不成問題,只是她的心……

一顆經曆過無數磨難的心,在經曆這場事故後,不知是否能融合.

她希望妹妹可以!

安妮捏手捏腳地走下來,剛剛趁著洛映水下樓,進入了她房中,把一個小小的,價值不菲的東西放在了她的枕頭下.

好戲就要開始,一個殺人犯加手腳不乾淨的女人,南宮寒野還會喜歡嗎?

拉開得意的笑,她加快腳步,直接越過洛映水,跑到沙發上,坐了下來.

"洛映水,哦,不,彌紗兒,去給我取點東西下來."她笑得詭異,洛映水略顯茫然.顯然,她打斷了自己的思緒.

"沒聽到嗎?我要用點東西!去給我拿!"她大叫,指指樓上,"等下我要出去看野,快點把那對水晶耳環給我拿下來!"

"這……不是我的事吧."安妮雖然喜歡對傭人喝來喝去的,卻從來不讓她去拿什麼東西,洛映水略顯奇怪.

安妮拍拍大腿,完全一副女主人的姿態."以前讓你看著奶奶,所以不用干活,現在奶奶去療養了,你還想偷懶嗎?還是想巴著野,讓他扶你做南宮少奶呀!現實點吧,快去!"

南宮少奶,她從來沒有想過!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遙遠而不現實,當然,就算是現實,她也不想做南宮寒野的女人.

"不肯聽我的話,難道要野親自來教訓你嗎?"安妮的聲調提高八度,已經完完全全將自己曾向她求情得以留下的事忘記.

想想安妮的話也對,她來是贖罪的,奶奶不用照顧的時候,當然不能閑著.洛映水點點頭,道:"好吧."

午飯過後,安妮回到了南宮別墅.她當然不可能是去看南宮寒野,因為沒有得到他的允許,任何無關人等都不可以直接去找他.

出去走了一大圈,她記起自己的計劃,趕了回來.

擺擺身體,從客廳里拿著抹布擦地板的洛映水身邊掠過,留下一串刺鼻的香水味兒.炫耀般噔噔登上樓梯,不出一分鍾,便又跑了下來.

"唉呀,家里遭賊了,肯定遭賊了,我的東西竟然不見了."她抬高音量,驚動了勞作中的洛映水,也喊來了管家的紅姐.

"安小姐有什麼東西丟了嗎?"紅姐的臉色在面對安妮時有所舒展,但仍是一副冰樣.

安妮誇張地噘起嘴,一副著急上火的樣子."爸爸前幾天送了我一根鑽石項鏈,我把它放在了房間的化妝盒里,這會兒上去,竟然不見了.天啦,二十萬呀,好貴的呀."

洛映水直起腰來,孕後的身子太乏,她做事的速度足足慢了一倍.害怕長時間蹲著傷到胎兒,她總會十幾分站起來歇一次.

紅姐並不說她,也不安排事情給她做,擦地板的事,還是她主動要求的.期間,紅姐不時投過懷疑的目光在她身上,卻始終一言不發.

洛映水取耳環的時候,看過她的盒子,本就沒有什麼項鏈.她沒有出聲,單純地認為,安妮可能一時粗心,將它丟在了別的地方,才會如此著急.

安妮早將不懷好意的目光投在了她的身上.

紅姐公事公辦地道:"或許是安小姐放在了別的地方,一時忘記了."

"不可能!爸爸才給我的,又那麼貴,我根本都舍不得戴,一直放在盒子里."轉一轉眼珠,她鄙夷的目光再次落在洛映水的身上."別墅的安保措施這麼好,根本不可能有外人來偷東西,紅姐,去查一下,都有誰到過我的房間,我要一個一個地搜!"

"這個……"紅姐略有為難.

"二十萬的東西喲,不查難道你紅姐賠給我嗎?"安妮並不管紅姐是不是南宮別墅的老人,是不是管家,很不客氣地反問.

"既然這樣,那就索性查查吧."紅姐的臉板了下來.在南宮別墅十來年,就算南宮寒野對她都要禮讓三份,看來,這個安妮太不懂事.

"我進去過,可並沒有見什麼項鏈."洛映水看事情有些尷尬,主動道.

"不可能!肯定是你看著好看,就拿了,我記得沒錯的話,就你一個人進去過!"安妮成功地霸上了她.

"洛小姐應該不會吧."紅姐略一沉思,說道.整個南宮別墅,只有她和奶奶仍承認著洛映水的原本身份,並且從不避諱于南宮寒野.

可見,她在這個家里的地位.

洛映水雖然話少,卻從不對南宮別墅里隨處可見的名貴東西流露喜歡,甚至連碰都沒有碰過,這讓她相信,洛映水不是那種人.

"她不會,還會有誰,窮人家出生,看到好東西怎麼會不動心!"南宮寒雪從樓梯上走下,冷眼看著洛映水,站在了安妮一邊."紅姐,你就叫人去搜搜她的房吧."

南宮寒雪提議,再一次成功幫到安妮.

"在干什麼呢?這麼熱鬧."醇厚的嗓音傳來,歐陽不凡出人意料地出現在門口.仍是一身白色西裝,英氣逼人.

好看的桃花眼依舊眯起,習慣性的痞痞的笑掛在臉上.

南宮寒雪眼前一亮,立刻喜上眉稍."不凡哥哥,你怎麼會來,想死我了!"

她像一只蝴蝶般飛入歐陽不凡的懷中.

與安妮相處日久,這個少女已經沾染上了妖媚的氣息,摟上歐陽不凡的脖子,若不是他有意避開,早已吻上了頰間.

"雪兒妹妹,最近好嗎?"歐陽不凡在慰問南宮寒雪的時候,不忘將目光投向洛映水,給她一個無聲的微笑.

"好,好."南宮寒雪巴上了歐陽不凡,不肯從他懷中退出.似無意地拉開她的雙手,歐陽不凡走向紅姐.

"發生什麼事了嗎?剛剛聽到要搜房,搜誰的房?"

"安妮姐的東西丟了,肯定是這個女人偷的,我們要搜她的房!"南宮寒雪快人一步,尖利的指頭指向洛映水.

"我沒有."洛映水有些氣憤,她從來沒有偷過任何人東西,這個罪名對她來說,太大了.

"沒有就去搜羅."安妮當仁不讓,恨不得馬上將藏在她枕頭下的項鏈拿出來.

"不錯的想法."歐陽不凡狡黠的鳳眼眨眨,像明白了什麼一般,點點頭."不如,我們一起去?"

只手搭上洛映水的肩膀,遞給她一個"你放心"的眼神,便推著她往樓梯邁進.

"你……哼!"眼見著歐陽不凡摟上了洛映水,南宮寒雪氣得直在背後跺腳.

一行人很快進入到洛映水的房間,安妮得意掛在臉上,迅速朝床鋪移近.

上篇:第52章 進退兩難    下篇:第54章 修理她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