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高冷總裁的抵債新娘第106章 善變的女人   
  
第106章 善變的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她需要找他談談,就算不可以見到兒子,至少,她要知道他是快樂的,自由的!

"你看怎麼樣?"彌純兒炒好一道菜,放在洛映水的面前,請她品嘗.

洛映水心不在焉,胡亂地吃兩口,點頭道:"很好,很好."

紅姐從外面走來,看了一眼洛映水,便望向彌純兒."少爺回來了,說要開飯.彌小姐的菜可以送去吃嗎?"

"當然啦!"彌純兒因為聽到南宮寒野回來而變得開心不已,恨不得他能馬上嘗到自己炒的菜.

"Sumr小姐也一起吧."叫傭人將菜一一搬走,紅姐淡淡地叫道.洛映水想找借口不與南宮寒野在飯桌上見面,但彌純兒早已拉上了她的小手.

客廳里,南宮寒野躺在那里,如一頭睡獅,半眯著的眼盯著從外面走來的兩個人.

"野!"彌純兒當著洛映水的面撲向南宮寒野,在他身邊撒嬌.南宮寒野眨眨眼,拉起就要蹭到身上的彌純兒.

"走吧,我餓了."

飯廳里,彌純兒等不及了要邀功,將自己炒的那道菜推到南宮寒野面前,為他夾起一大筷.

"野,嘗嘗這個,這個可是我親自為你做的."

臉上的笑意加深,似乎十分有把握.

南宮寒野夾了一小筷子放在嘴里,緊跟著皺起了眉頭,將菜吐在了桌旁的盤子里.

"怎麼啦?"彌純兒的小臉一垮,竟不明白出了什麼問題.

"以後沒事不要去廚房弄飯菜."南宮寒野不直接表態,冷冷地道.彌純兒一臉委屈,夾起菜往自己嘴里一送.

"呀,怎麼會這麼咸!"

她一張小臉白白的,無比幽怨地看向洛映水."我跟你說了,炒菜不是那麼容易的事,要我說放什麼你就放什麼,該放多少也是有定量的.你看吧,現在做得這麼咸,還怎麼吃呀."

彌純兒的不滿引喚醒了深思中的洛映水,她茫然地抬頭,看著彌純兒.

"你試試看吧,被你放得太咸啦."彌純兒說話的時候,不停地向著洛映水擠眉弄眼,洛映水很快明白了她的意思,裝出一副歉意十足的樣子.

"不好意思哦,是我放咸了."

"難得Sumr小姐有這個好心,野,你就不要生氣啦."彌純兒討好地將別的菜夾在南宮寒野的碗里.

南宮寒野皺緊的眉頭始終沒有松開,他一次又一次地打量洛映水,最終沒有說一句話.

不想進南宮寒野的房間,洛映水選一個稍早的時間,等在書房外.剛剛看到血炎進去,估計在談什麼要事,她只能干等著.

擔心彌純兒到來,她不時要四處張望一番.好在書房設立在拐角處,就算彌純兒上樓來,也不一定可以看到她的人.

"洛小姐?"一個聲音將她驚醒,迅速轉頭,她看到了血炎.

"哦,不,我叫Sumr."洛映水對于原來的名字多少有點忌諱,她如第一次見血炎一般,禮貌地點點頭,走向書房.

南宮寒野正在埋頭做事,桌子上堆滿了高高的文件夾,他正一本一本地審閱著,時而皺下眉頭,時而含著筆尖,時而敲打桌面,不過,他的速度相當地快,不過半個小時,文件已經批完了大半.

"有事嗎?"他早就發現了洛映水的到來,卻有意不出聲,想看她到底能沉默多久.這個女人顯然腦子有問題,進來不敲門,到了里面,

也不跟自己說話.他終于忍不住,先發問.

"哦,你如果沒忙完,我可以等一會兒."盡量將語音放到客氣,有意與他保持距離.

轉身尋找可以坐的東西,發現不遠處一張軟椅.

"你為什麼不說?"拍拍手里的文件,南宮寒野無頭無尾地責問.

洛映水抬頭,茫然地看向他,只發出一聲輕輕的"呃?".

他的臉上充滿玩味,微低著頭,可以看到幽藍的眸子通過微抬的眼瞼,向她掃射過來.他的身體懶懶地半靠在黑色軟皮旋轉椅里,像一只等待獵物入口的野獸!

他抿抿嘴,張開的薄唇似無意地伸出舌頭,舔舔下唇,性感極了,也危險極了.

"為什麼不說那天的菜都是你做的,還有今天的鹽不是你放的?"

"你……都知道了?"飄浮的聲音透著某種情緒不確定地發出,洛映水沒想到,南宮寒野竟然像親見一樣,對她和彌純兒間的秘密如此清楚.

是彌純兒主動承認的嗎?

南宮寒野的眉頭縮緊,在兩眉間形成一個深深的川字.沒想到他隨意的猜測竟然是真的,看洛映水那複雜的表情,還有憋紅的小臉,他就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洛映水就如她的名字般,就算過了七年,經曆了飛黃騰達,仍澄清若水,裝不下一點點的謊言.

若有似無地點點頭."是的,你已經告訴我了."

"我?"

指著自己的鼻孔,洛映水半天都沒有反應過來.她清楚地記得,自己並沒有吐露過只言片語,莫非夢中說了什麼?

滿意于她的表情,南宮寒野轉移了話題."找我有什麼事嗎?"

事?

"哦,當然有."

被他這麼一攪和,她差點忘了來的本意.

端坐在小椅上,面對氣場強大的南宮寒野,她不得不拉直身體,以求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不敢對視他深沉的眸,出于禮貌,她選擇盯上他光滑的額頭,無意中欣賞到他張揚垂掛于額際的根根碎發.

"我……想跟你說說睿兒的事."開頭總是艱難的,她邊想著接下來的話,邊咽著口水.

以為南宮寒野會吼斷她的話,每一次說到睿兒,他都會相當地生氣.不過,對方只是點點頭,出人意料地平靜.

眼瞼略抬,緊緊地盯著她因為緊張而僵直的小臉,等待著下文.

說吧,沒什麼不能說的.閉閉眼,洛映水下了最後的決心.

"你不能把他送到什麼寄宿學校去,他才七歲,需要父母的關懷,需要一個有愛的環境,你那樣做是不對的."

"你給過他愛嗎?"對面射來一個冷冷的聲音,洛映水的身體像被什麼猛紮一般,反射性地一彈,憂慮的大眼無力地望向說話者,半張的唇瓣失去了血色.

愛?她真的沒有給過.可那不怪她呀!

"不是我不想給,是安……"

"夠了!"

南宮寒野粗魯地打斷了她的解釋,冷酷無情地指責:"沒有就是沒有,不需要找任何借口."

他的眼神是凌厲的,口氣是無情的.

在他看來,她就是一個可恥的女人,生下孩子後跑得遠遠的,現在還有什麼資格來說愛!

無法忘記當聽到洛映水出逃後,他有多麼地恨!

竟然要殺掉他的骨肉,竟然在殺人未遂後逃走!她就是個十足的殺人犯!

彌紗兒的死和兒子的危機就是最好的證明!

他曾發誓要掘地三尺將她挖出來,可恨的,這個女人竟然就這麼樣地消失了,好像從未到過他的世界.

若不是繈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提醒,若不是突然空蕩蕩的心示意,他還真的以為,他的世界里從來就沒有洛映水這個人來過!

現在,她回來了,竟然好意思厚著臉皮跟他談論所謂的愛,她根本就不配!

"你可以走了."最好在他想殺了她之前離開!

洛映水沒想到得到的是這樣的對待,她不甘心地握握拳頭,為了孩子,她必須要付出努力.

在他看來,自己就是逃走了的犯人,自視甚高,凡是他認定的事情,從來不會聽她的解釋,也從來不會改變看法,就如七年前,他認定自己與他的父親有勾結一樣!

既然這樣,何須解釋!

她努力地平息心中的怒火,不再與他討論這個問題.她今天來的目的不過是想讓睿兒體會到家庭的溫暖,他想要誤會,就讓他誤會吧.

洛映水沒有離開,她繼續坐在那里,為了孩子,她要拼."我走可以,但你要答應我,將孩子接回來."

"不可能!"

皮椅一轉,南宮寒野用背對著她.

還要說下去嗎?陷入僵局的洛映水顯然已經不是七年前那個柔軟無助的小女孩,為了達到目的,她可以不懈地努力,就像對待珠寶設計一樣!

籲口氣,南宮寒野帶來的冷氣太過強烈,她的內心開始顫抖.情緒稍稍穩定,她再一次為此而努力.

"你可以恨我,但孩子不是出氣筒,他需要父母的關懷,才能健康成長.我是他的母親,這是不爭的事實,所以,希望你能尊重我的……"

"閉嘴!"

黑色皮椅重重一彈,南宮寒野高大的身體離開皮椅,在牆面投下長長的陰影,像一只猝醒的黑色魔鬼,張開了巨大的魔掌.

洛映水害怕地支撐起身體,離開了椅子.南宮寒野繞過辦公桌,向著她慢慢行進,周身散發出來的冷氣足將整個室內冰凍!

他要干什麼?

站在離洛映水不足一尺的地方,他高高舉起了手掌……

他要打她嗎?

洛映水嚇得閉上了眼睛.

預期的痛苦沒有到來,修長的手指輕輕地落在她的臉上,細滑的指腹摩挲著她粉嫩的皮膚,似乎在感受她皮膚的潤滑.

洛映水小心地睜開眼,對上了那雙幽暗的眸子.那眸子里流淌出某種情愫,不再如剛剛那般憤怒絕決.

看到洛映水睜開流露出懼怕的大眼,南宮寒野的眉頭輕皺.明明對他害怕得要死,卻要強撐著與自己對抗,這個女人真是那個拋棄了兒子的洛映水嗎?

數年前,她可以為了自己拋棄孩子,為什麼現在卻可以做到不要命般地救護孩子?

懸涯上,她不顧生死地要去尋找孩子,水潭里,冒著生命危險捉起水蛇,現在,又膽戰心驚地站在這里,同自己討論孩子的教育問題,怎麼看,她都是一個偉大母親的形象,卻為什麼要在七年前,殘忍地想要害死自己的孩子?

這個善變的女人!

手上力度加重,南宮寒野輕易地將她劃為這一類人.

上篇:第105章 秘密是什麼    下篇:第107章 僅隔一扇門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