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高冷總裁的抵債新娘第108章 野的個性   
  
第108章 野的個性

g,更新快,無彈窗,!

南宮寒野終于抬起了頭,臉上迅速閃過一絲奇特的表情,快到洛映水來不及捕捉,更不用說加以分析了."可以."他淡定地點頭,與彌純兒的興奮形成鮮明的對比.

"太好了,我們馬上就有結婚戒指了,Sumr也可以交差回國了."彌純兒快樂得像一只剛出籠的小鳥,兩個願望提早實現,屬于她的時代馬上來到.

洛映水無謂地聳聳肩,離開,對她來說無異于一種解脫,雖然看不到孩子,會令她傷心,但可以逃離南宮寒野的魔掌,她又感到松了一口氣.

或許,等到他們結婚了,她可以用另外的方式爭取孩子的撫養權,比如說訴諸法律.妹妹是出名的律師,她有信心贏得這場官司.

她們的歡愉與松懈都只是短暫的,南宮寒野再一次充當了希望毀滅者的身份.

"結婚是很大的事情,所以一切不可以馬虎,Sumr小姐的設計主題是相當不錯的,細節上面還需要改進,現在,我需要和她討論一下細節的問題,你先走吧."

他說得云淡風輕,彌純兒歡快的笑意僵在臉上,洛映水的心里呼喚著千萬個不願意,卻什麼也不敢說出來.

彌純兒的小臉垮了下來,對于南宮寒野的話,她從來都言聽計從.像有意拖延時間,她望向凌亂的桌面.

"這里這麼亂,我幫你收拾一下再走吧."

南宮寒野不置可否,,彌純兒已經開始動手收撿上面的物品.

洛映水的臉不自然地紅起來,上面,他們昨晚曾經……

"呀!"彌純兒一聲叫,抬起的小臉上一片尷尬."看你,野,也不注意一下."

洛映水雖然隔得遠,還是看到了那一片白漿般的液體,那是……

轟的一下,她從臉一直紅到了腳跟.

如果此時有個洞可以鑽,洛映水一定會義無反顧地鑽進去的.

彌純兒匆忙用紙巾拭去,南宮寒野抬眼看向紅透了的洛映水,嘴角噙一抹笑,獨獨地射向她.

"或許是某只發情的貓留下的痕跡."他意有所指,洛映水窘到無處可遁的地步.

彌純兒臉上露出一絲害怕."書房有老鼠嗎?快點叫人來清理喲."

"別怕."有意當著洛映水的面吻彌純兒,南宮寒野向她投去挑戰意味十足的目光.

彌純兒因為這一吻而羞怯著."野,別,有人在看呢."她的身體卻不斷地往南宮寒野的身上蹭,行動與話意完全相反.

"好了,出去吧."南宮寒野直接推開她的身體,不帶絲毫留戀.

最終又只剩下他們兩個.低眉順眼,無意間看向垃圾筒里那張留有液體的紙巾,她臉上的紅色便再也褪不下來.

"不太在意,只不過是個意外."南宮寒野一語雙關,洛映水不舒服地轉轉頭,眉頭輕易地皺起.

在他看來,他們的每一次親密都只是意外嗎?她在他的心里,終究不過是個過客?

這種感覺令她很不舒服,倔強地扭過頭,直接對上他的眼."是的.南宮先生對我的設計有建議嗎?現在可以提了."

南宮寒野用極為不快的眼光打量了她半天,在她以為對方要有所行動時,他放低身體,懶懶地坐回了黑色的極具氣勢的皮椅里.

雙手交疊于身前,他擺擺頭,無所謂般道:"當然,有很多建議.第一個建議就是,在三個月內不可以離開,否則,我會讓你這一輩子都見不到睿兒.至于以什麼借口,那是你的事."

"你……"洛映水因為氣憤而語塞.軟肋捏在他的手里,現在的自己就像一只折翅的小鳥,除了任他掌控,沒有別的辦法.

洛映水就像一個死賴著不肯走的賴皮一樣,以十分不情願的表情,跟彌純兒說明必須呆夠三個月才可以走.

"哦?是嗎?野,你到底提了什麼要求?讓Sumr小姐這麼耽誤時間?"飯桌上,彌純兒掛下的小臉在面對南宮寒野時,又是一派溫柔,仿佛無論什麼時候,都以他人為先的語氣.

洛映水忍不住懷疑,她是不是有一張可以隨時變化的畫皮,可以在面對她時,變一副嫌惡卻不會過度明顯的表情,而在看南宮寒野時,便是溫柔無比的可人小甜心,貼心小棉襖.

南宮寒野顯然對這件貼身小棉襖不是那麼喜歡,她來了這麼久,都沒有看到過他進過彌純兒的房間.就算她主動示好,都會被他推開.

有這樣的未婚夫妻嗎?

"當然,細節方面必須要講究,結婚戒指一定要百分百地完美."南宮寒野還算配合,為她圓了這個謊.

"那可就要麻煩Sumr了."彌純兒的語氣里透出明顯的不快,看向她的目光也透出敵意.

南宮寒野是有意的吧.洛映水忍不住想,他有意折磨她,報複她,要將她陷入尷尬的境地.

抬眼看到對面南宮寒野愉悅的眼神,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

一頓晚飯,在奇怪的氛圍下用完,洛映水總算可以籲口氣.南宮寒野用完飯,突然接到一個電話,匆匆離去.

他每天都是這樣,來去無蹤影,就連彌純兒,都不敢打聽他的去向.

洛映水感覺總有些對不起彌純兒,在房里思索良久,最終才鼓足勇氣,走向彌純兒的房間.

自己就這麼留下來了,總要向她說點什麼吧.盡管,在飯桌上,彌純兒已經向她投出不友善的目光,洛映水還是想好好地安慰一下她.

但願她能理解自己的苦處.

信步走來,彌純兒的房門並沒有關嚴,半敞著,可以看到里面穿著白色衣服走動的她的身影.她似乎正在打電話,洛映水舉起的手垂了下來.

不方便馬上進去,她只能等在門口.

"安姐,你也知道野的個性,這事不是那麼容易的."

"我……安姐,我……也是身不由己呀."

"自己向他說明?安姐,你不是要我去死嗎?"

"不管?安姐,你再給我一些時間好不好?你知道這事很難辦的,你派了那麼多人,最終只有我成功."

"回來?晚點好不好?我一直都在想辦法."

"好吧."

"放心吧,我不會的."彌純兒的聲音低弱下來,透著明顯的失落.

過道里吹過一陣風,彌純兒房間的門猛然大開,洛映水尷尬地站在那里,回身的彌純兒先是一驚,接著快速對著電話那頭道:"有人來了,下次聊."

她掛斷電話,盯著洛映水,充滿了懷疑."剛剛你聽到什麼了嗎?"

"哦,我才來."洛映水匆忙道.

半信半疑的彌純兒微微點點頭,不甚熱情地問:"有事嗎?"

是因為晚飯時間自己說的那些話的原因嗎?洛映水總覺得這個彌純兒與平時的那個她完全不同.一個電話而已,她有必要如此緊張嗎?

安姐?她所說的安姐到底是誰?她好像對這個安姐又怕又敬,完全聽從她的指揮.

為了不讓彌純兒看出什麼來,洛映水暫時將這些疑問放在一邊,抿嘴一笑,輕聲道:"下午才突然決定要留下來好長一段時間,還要繼續叨擾你,真是不好意思."

"哦,這個……沒什麼."彌純兒心不在焉,眼睛還不時瞟向她的臉,似乎想從中讀出點什麼.

洛映水覺得有些尷尬,彌純兒的不冷不熱讓她沒有理由長留,但,她不想就這麼出去.洛映水猛然記起袋中的東西,便掏了出來.

"這是我自制的幾種常用菜的做法,剛剛打印下來了,你有空時看看,趁著這幾個月,可以好好地教教你,想必,我走時,你就能做一手好菜了."

彌純兒冷淡地看一眼遞過來的紙,猶豫一下,才接過去.

"Sumr小姐."她在叫洛映水時加上了"小姐"兩個字,顯得疏遠而禮貌,"你可以提前完成婚戒設計的細節嗎?我希望可以盡快與野成婚."

"這……"戒指的設計早已完成,現在的留下完全取決于南宮寒野的命令,同是受害者,她卻連一句話也講不出來.

彌純兒的臉變得難看起來,她甚至看到她眼里盈上了淚水.

或許,她真的很想和南宮寒野結婚了吧,洛映水理解地點點頭."好吧,我盡量."

"不是盡量,是一定,你一定要在這下半個月里將細節設計完畢."彌純兒臉上的焦急不是裝出來的,她上前一步,緊緊地握上了洛映水的手,這一握里飽含著祈求.

退出彌純兒的房間,洛映水的心情愈加複雜.一方面,為了能時常見到睿兒,她願意長期地呆下去,另一方面,不忍傷害彌純兒,更不願意面對南宮寒野,她恨不得明天就離開.

這是怎樣一種複雜的情感,洛映水自己也說不清楚.掏出手機,她不斷輪翻地翻著歐陽不凡,黃超遠和妹妹的電話,最終一通電話也沒有打出.

唉--

長長地歎口氣.就算把這里的情況告訴他們又有什麼用呢?不過平添煩惱.

不意,一陣鈴聲響起,上面顯示著歐陽不凡的號碼.

艱難地接起,她聽到了對面熟悉的聲音.

"在那邊還好嗎?工作完成得怎麼樣?沒有碰到什麼麻煩吧."

洛映水抬抬手,她明白歐陽不凡所說的麻煩是什麼,可憐的,她正遇上了這個麻煩--南宮寒野.

她能說出來嗎?她真的好想找一個傾訴的對像,但絕對不能是歐陽不凡.

緊緊手,她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正常一點."好得很,什麼都很順利,不過在你的公司里忙久了,忽然想輕松一下.所以不想那麼早回去."

"忙完了肯定要休息."歐陽不凡理解地表示贊同,"准備休息多久呢?"

"大概……兩三個月吧."她想起了南宮寒野的警告.這是他定下的時間,她沒有反對的權利.

"需要這麼久?"那頭的歐陽不凡起了疑惑.

上篇:第107章 僅隔一扇門    下篇:第109章 怎麼會在你的房間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