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高冷總裁的抵債新娘第133章 黃超遠是誰   
  
第133章 黃超遠是誰

g,更新快,無彈窗,!

"黃超遠是誰?"南宮寒雪繼續追問,她完全被歐陽不凡搞糊塗了.

歐陽不凡還是沒有回答,甩甩腦袋,他站了起來.

"不凡哥,你去哪兒?"南宮寒雪的呼聲沒有趕上歐陽不凡的腳步,他早已消失在門外.

"總裁,有人找."內線響起,是方雅職業化的聲音.

"誰?"抓抓頭發,南宮寒野顯得不耐煩極了.他此刻煩得很,整個辦公室已經烏煙瘴氣,沒有一樣完整的東西.

洛映水和黃超遠的關系令他心煩,狠狠地折磨一番洛映水,他的內心不但沒有感覺到一絲輕松,反而更加沉重.

像是一樣重要的東西被他人染指,他相當地不暢快.

"是……歐陽先生……"方雅略顯猶豫,還是做出了回答.

"不見!"干脆地掛斷電話,門外已經響起了吵鬧聲.

歐陽不凡掙開保安的控制,沖向他的辦公室.

門被打開,南宮寒野陰沉的臉和室內的凌亂展露在眼前.

"總裁,對不起."保安低下了頭.

"你們都下去吧."遠遠跟著的方雅也和保安一同退出.

轉過椅身,這是這里最完好的一樣東西.他選擇背對著歐陽不凡."有事嗎?"

"黃超遠被你弄到哪里去了?"歐陽不凡開門見山,直入主題.他斜身靠在門邊,沒有了坐的地方,也只有這門口處可以勉強落腳.

看著滿室狼藉,歐陽不凡的桃花眼閃閃,似乎明白了什麼.

"這跟你沒關系."從桌上的盒子里抽出一根煙點燃,極少吸煙的南宮寒野只有在煩悶的時候才會抽幾支,這個老習慣,歐陽不凡也清楚.

"你應該放了他."

歐陽不凡沒有跟他計較,直接提出要求.

彈彈手上的煙,南宮寒野的眼睛危險地眯起,從煙頂上的火光處轉移到歐陽不凡的臉上."你管的事也太多了吧!"

他的指節泛白,青筋突起,湧動著明顯的怒氣.仿佛只要歐陽不凡一接近,他便會狠狠地揍上一拳.

氣氛變得凝重,南宮寒野根本沒有和他進行交流的意願,歐陽不凡將重心轉移到另一只腳上,懶懶的樣子,並未被他的氣勢嚇退.

他們是多年的朋友,對彼此性格了若指掌.

"你知道的,凡事我都沒有輕易放棄的習慣."他堅持.

"那你也應該知道,我對于不想回答的問題從來不會給予回答,如果再浪費我的時間,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吸口煙,語氣是悠然的,聽來卻似從地底發出,透著陰森森的恐懼感.

若換作是別人,定會嚇得屁滾尿流.

"讓我猜猜你關黃超遠的原因吧."歐陽不凡換了一種談話方式,慢慢走過去,從桌上煙盒中也抽出一根,點燃抽了起來."你是因為洛映水才關他的."

他一語中的,從南宮寒野迅速閃過的眸光,他確定了自己的猜測.

"你其實心里很喜歡洛映水,卻從來不肯承認.你不僅把她當成女奴,更當成你的所有物,如果有人膽敢碰你的東西,他就會死得很慘!"

這是南宮寒野對所有物的態度,或許是父親留下的陰影,他對所有物有著幾乎變態的保護欲.

南宮寒野的手一顫,上面凝結的煙灰飄然落下,他什麼也沒有說,但小小的動作已經說明一切.

"你從來只使用洛映水,卻不知道去保護她,這樣的話,就算沒有黃超遠,你也會失去她的."

歐陽不凡的話如一枚小針刺入南宮寒野的內心,他的心髒猛烈地收縮一次,因為"失去"二字而強烈疼痛起來.

皺緊眉頭,夾煙的手指收回,將煙緊緊握于手心,根本不在乎煙火燙到皮膚的痛楚.

歐陽不凡並不打算停下他的話."就算她是來贖罪的,三年去掉一年,現在只有兩年了,兩年後,自由了的她還會屬于你嗎?你不利用這兩年時間博取她的心,時間一過,她便會飛離你的身邊,到時候,就算你再喜歡她也沒有了理由.而你,在她心中,便會永遠消失!"

"夠了!"斷然喝出,南宮寒野自己也嚇了一跳.不就是個女人嗎?他南宮寒野何嘗缺少過?他的目的只是要懲罰這個壞女人,要讓她為自己做出的一切負責,而不是要去愛她!

可為什麼?在聽到她會忘記自己時,他會那般的煩躁,不安,甚至想要瘋狂?

他愛上她了嗎?

在她離去的七年里,他不斷地跟不同的女人來往,卻從來沒有感覺到痛快過.那些女人不是沒有她有技術,她們的床上功夫絕對勝過她千百倍,可他硬是一點兒感覺都沒有.

沒有人,再能給他與她一起那般的感覺!

他恨她,恨她的絕情,恨她竟然可以向親生骨肉下手!恨她無情地害死奶奶,他恨到幾乎麻木,便再也不曾想自己是否對她還有別的感情.

她回來了,沒有見到時,他會相念,見到了,他便要無情地折磨她!

他的恨便又全盤回歸.

或許,因為恨,他才會想念她!南宮寒野一次次如斯解釋自己的思念.

所有物?

洛映水本來就是他的所有物!

兩年後?

他更加心煩氣躁起來,一想到兩年後,她甩開雙手頭也不回地從他身邊離開,投入黃超遠或者別的男人的懷抱,他就會有殺人的沖動!

不,不能讓別的男人碰她的身,觸她的唇,更不能讓別的男人做那些他曾對她做過的最為親密的事情.他不允許!

他愛上她了嗎?

不,永遠不會!她只能是他的敵人,折磨他,便是他唯一想對她做的事情!

仇恨再次掩蓋了他的心,南宮寒野拒絕接受自己愛上她這個事情,他搖著頭,語氣冷極了."洛映水確實只是我的所有物,我可以將她拋棄,卻絕對不允許有人來霸占!"

"野!"歐陽不凡的語氣變得沉重.明明喜歡,卻要折磨,他根本理不清南宮寒野到底秉承怎樣的一種生活邏輯.

南宮寒野不打算再和他交談下去,站起身,越過他,打開了門.

"野,你去哪里!"話還沒有說完,他急著去做什麼?

"找洛映水!"

南宮寒野頭也不回,拋給他一個語法不清的答案.

洛映水在他那兒嗎?

歐陽不凡略作停頓,也走了出去.

心煩氣躁的南宮寒野並沒有去找洛映水,而是跑進了酒吧,要了一大瓶紅酒.

一口灌下去,一口接一口,他像個酒鬼一樣,幾乎要把自己淹沒在酒里.心里卻在不斷地念叨:我不喜歡洛映水,我恨她,恨她!

呯!

才喝了一半的酒瓶被他攔腰斬斷,汩汩的鮮血混著酒液撒向桌面.

隔壁的一桌嚇了一跳,搖搖頭,急匆匆買單離去.

站在吧台處的一個性感女郎轉過身來,看到了他.扭扭腰,紅紅的唇瓣性感地張開,粉色的舌頭極具誘惑力地舔在唇沿上.

風情萬種,扭著楊柳腰,她來到了南宮寒野的身邊.

"失戀了?"不請自來,坐在他身邊.

"像你這麼帥氣的男人,還怕找不到女人?這不,我來了."主動縮進他的懷里,用嘴舔著他流血的指.

南宮寒野沒有反應,直直地盯著懷里的女人.那女人大膽地摸進了他的衣領……

如果那個該死的女人也能這樣主動,他或許會對她好一點.忍不住的,他又想起了洛映水,想起她很多次死魚一般地躺在他身下的情景.

從不主動取悅于他,就算感受到了愉悅,也要咬牙忍著.如果發出一兩個聲音,便會紅了整張臉.這感覺就讓他有種玩弄處女的感覺,血液反而噴張,每次總會要個夠才罷手.

洛映水!

他粗魯地將身上的女人扯下,直接置于沙發上,身體以最快的速度覆上去……

這個地方相當開放,這種事見怪不怪,沒有人去注意他的行為.

不過,在某個不引人注意的角落,一台相機偷偷抬起,對著他們連連按動開關.

"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滿意的."女人自信滿滿地保證,將南宮寒野拉回現實.

抬眼看到懷中陌生的女人,南宮寒野狠狠地將她一推,女人便倒在了沙發上.沒等她有所反應,南宮寒野已經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酒吧.

這是高級場所,沒有VIP金卡不能入內,歐陽不凡只能等在外面.

為了追求洛映水,他已經很多年沒有進這種地方了,以前所辦的那些卡也早已丟棄,目的是向洛映水表明他的決心.

大半個鍾頭後,看到南宮寒野怒氣沖沖地從酒吧出來,跳上車,往另一個方向駛去,他便有意跟上.

"歐陽?"有人在叫.

歐陽不凡回頭,看到了一身黑衣性感打扮的女人.他是情聖,當然認識不少女人.

"Jecy."他笑笑,打招呼.Jecy曾跟他有過男女關系,是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也是最迷人的一個,同樣是和他保持關系最久的一個.

"你回國了."Jecy走近,拉拉衣服上的拉鏈,絲毫不在意在他面前展露肌膚.

"嗯.你還是那麼迷人."他客氣地道.

"有什麼用!還不是被一個小子拋棄了."Jecy指指南宮寒野消失的方向,無所謂地聳聳肩.

"是嗎?"歐陽不凡淡淡地反問,既而招招手,"我還有事,得先走,你慢慢玩吧."

歐陽不凡一離開,一個男人便走到了Jecy面前.

"果然和你合作有前途,剛剛那個男的是誰,你知道嗎?"

上篇:第132章 他也是這樣對你的嗎    下篇:第134章 他是黃金單身漢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