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高冷總裁的抵債新娘第145章 最不想看到的人   
  
第145章 最不想看到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洛映水有早睡的習慣,時間一過十點,她便上床了.回國,心里總覺得踏實,便很快進入了夢鄉.

她做夢了嗎?

夢中,她看到了南宮寒野,他滿目深情,將她的小手握在手心吻個不斷,輕聲細語,訴說著愛意.

這個南宮寒野同現實中的南宮寒野差別太大了,他對她的每一次碰觸都小心翼翼,就連貼上她唇畔的唇都那般輕柔.

他開始吻她了,從唇邊一直吻到頸下,停在她脖子處那條項鏈處."水兒,我終于明白你這條項鏈上的字母所代表的含義了,你的心留在了七年前的夏天,是嗎?你肯定不會忘記,那段日子是在南宮別墅度過的."

是的,他說得沒錯,上面的字母代表著那個夏天,那個夏天,她因為腹內的一個小小生命而欣喜,而幸福著.

他怎麼會知道的?

"水兒,我想你了."

他低身……

洛映水以為是一場夢,極力配合.

南宮寒野越發興奮……

安靜下來時,她伸伸手臂,很快觸到了一副火熱的胸膛.

怎麼會?做夢的感覺竟如現實一般真實.哦,不對,她的手分明被另一只手握住,正放在唇間輕吻.

不是做夢!

洛映水猛然睜開眼,看到了最為曖昧的畫面.

一個男人,確切點說,是南宮寒野,正和她蓋的同一床被子!

"天啦!"這真的不是夢!洛映水差點尖叫,她一轉身爬起,馬上看到了地面上凌亂的男人和女人的衣服.

"我……"她試圖用被子將自己抱緊.

他們都做了些什麼?洛映水不可思議地看著床單上明顯的痕跡,臉一直紅到了脖子根.

"你……怎麼進來的?"約翰不是派了不少保鏢保護她嗎?這個男人怎麼會如此輕易地走進來?

南宮寒野深情的眸光始終沒變,如在夢中一般.他笑笑,笑里竟充滿著龐溺.

"我想你了,所以就來了."

"你……是怎麼進來的."洛映水重複著問題,這才是關鍵所在.

南宮寒野眸子迷蒙,泛著某種光芒,落在她無意露出肩上."水兒,想要見你,便沒有什麼東西攔得住我的腳步."

洛映水尷尬極了,她想滑下床遠離這個男人,卻又害怕他露出更多的身體.呆在床上,她只能無助地提醒:"你快走吧,不然我馬上就叫人."

"叫吧,我不在乎."南宮寒野一副巴不得的樣子,差點將洛映水氣瘋.一向冷靜的她,也有被人逼急的時候.

她想起了妹妹曾說過的話:"姐,如果哪天,哪個人能讓你面色大變,定是你愛上了他."

她和煦如風,溫柔如水的性格,的確鮮少有人能真正激起她的火氣.她甚至不曾刻意地表現過著急.見過她的人都說她太靜了,靜到可以忽略不計.

這樣文靜的一個人,被眼前這個大膽爬上床的男人逼得快要瘋掉.

她搖搖頭,根本不相信自己會愛上這個撒旦般無數次折磨過她的男人.

"你到底要怎麼樣?"她的語氣軟下來,知道嚇不走他,只有好好談了.

"我希望你嫁給我."他的語氣變得真摯,眼睛變得深沉,完全一副相當正經的模樣.

嫁給他?洛映水直接的反應是搖頭.她不想嫁給他,也不要嫁給他,這個男人,她已經受夠了,如果可以,她甚至希望一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他.

"水兒,你對我是有感覺的,你剛剛的反應說明了一切!"南宮寒野指的是剛剛的*.洛映水的臉繼續紅著,為剛剛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怯,卻並沒有恥辱感.

她是怎麼了?她應該給他扇一個大耳瓜子,然後大叫*的,可她卻安靜地坐在這里,聽這個男人講什麼結婚.

她一定是瘋了.

"你走吧,否則我真的要叫人了."洛映水指指不遠處的一個按鈕,只要她一按下,所有保鏢就會沖進來.

南宮寒野眸子再度閃閃,流露出些許傷感."你真的這麼恨我嗎?"

"當然."洛映水毫不考慮地回答,轉而想想,接著到,"不,你不配!"

連恨都不配,這句話狠狠地砸向南宮寒野,他坐在床上,一聲不語,似乎在消化著這句話.

洛映水對他刻意的疏忽令他難過.他以為她至少會恨他的,如果這樣,也代表著她對他還存在的感情.一句"你不配"直接將他打入地獄.

"難道你真的對我一點都不曾留戀過?我們一起在床過有過那麼多次,多到已經數不清次數,水兒,你真的一點點感覺都沒有?"南宮寒野無力地發問,他像被打蔫的茄子,就算問話,都透著痛楚.

"沒有."洛映水低下頭,用長發擋住了大半張臉.如果硬要問她有什麼感覺,便只有痛.心痛身痛,無一處不痛.

"水兒……"南宮寒野痛苦地呼喚,呼得她的心幾乎碎掉,有那麼一刻,她差點軟下來,甚至差點將滿面痛苦的他摟在懷里.

只是,過往提醒著她,眼前這個男人是個吃人不吐骨的惡魔,他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要整垮,根本就是個沒有人性的撒旦.

這樣的人,不值得憐憫.

洛映水沒有再說希望他離開的話,她將身體挺直,不去看他.完全地將他當成了隱形人.

她不想再和他共處下去,大膽地,拉掉身上的被單,赤身*地當著他的面,將地上的衣服一一拾起,套在身上.

"你……"

她理理發,向門的方向走去.

哦,她是准備獨留他在這里了.

未走到門口,便有了敲門聲.洛映水嚇得臉色都白了.

"姐,在嗎?"門外有人在叫,是妹妹!

"哦,我在."洛映水口氣不穩地答,看了一眼依然赤裸身體的南宮寒野,將臥室的門拉起.

好在,這是一個小套間.洛映水急急打開門,洛映月和約翰站在門外.

"姐,剛剛保鏢說好像聽到你在房間里叫,出什麼事了嗎?"洛映月走進來,四處張望著.

"哦,沒有,只是做噩夢了."她這才想到,擔心她出事,在客廳的一個角落裝了一個測聲器.她的聲音稍大一點,便會驚動外面的保鏢.

洛映月還是不太放心,她朝關著的房門走去.

"唉呀."洛映水嚇得大叫.

"姐,你怎麼了?"洛映月放棄了對房間的搜索,忙回身扶住姐姐,關切地問道.

"哦,沒事,只是扭到了脖子.我好累,你們也早點休息吧."她不得不下逐客令,房間里的那個男人並不是省油的燈,如果他這麼走出來,是怎麼也解釋不清楚的.

洛映月擔心地望了洛映水一會兒,最終點點頭."好吧,我們走了,有事一定要打電話給我哦."

在洛映水的千保證,萬保證下,洛映月和約翰終于走出了房間.

洛映水像經曆了一場大戰,軟軟地癱倒在沙發上.

南宮寒野穿戴整齊,從房內走出來,迅速鎖定沙發上那抹纖細而糾結的身影.

"怎麼不跟他們說我就在里面?"他的心情好了一些,因為洛映水的刻意隱瞞感到開心,他看到了一絲希望."你還在乎我,對嗎?"

"不可能!"她抬起頭,向他吼道.這話與其說是講給南宮寒野聽的,不如說是說給她自己聽的.

她剛剛確實很在乎他的安危,之所以支走妹妹和約翰,更大的原因是害怕南宮寒野被他們捉住.

妹妹對南宮寒野恨之入骨,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他的.

她不想他受到傷害,她想的不過是離他遠遠的,兩人不要再見面!

"你的眼神和你的表情說明了一切!"南宮寒野依然堅持自己的想法,這讓洛映水又急又怕.南宮寒野一次次看透她的心事,站在他面前,她幾乎透明.她真的很害怕這種感覺.

"你走吧!"洛映水拾起桌上的電話,照著酒店單子的一個電話撥了起來.

"你是想買避孕藥嗎?"又一次猜透了她的心事,這一次,南宮寒野的眸子里盛滿痛楚.

"是的."這幾天剛好到排卵期,她不能冒這個險.

南宮寒野在袋中掏了掏,掏出一枚小藥丸."我帶了,你服下吧."

洛映水的手停在半空,她想不明白,南宮寒野怎麼會隨身帶這樣的藥.

"你知道的,我從來不許別的女人懷孕,但男人總會有需求."聳聳肩,他說得相當輕松.

洛映水相信了他的話,接過藥丸伴水吞入肚中.

"如果你不走,我就會離開."她不想和這個男人共處一室,再度發出警告.南宮寒野想了想,低聲道:"當然,我離開."

他無所謂一般,拉開了房門,深情地望她一眼後,消失在門外.

洛映水的心頓時空落落的,無處著落.半開的房門,里面凌亂的被褥說明了一切,人去樓空,她竟然感受到異常的孤獨,還有落寞.

哦,不要再想了.

洛映水強迫自己忽視掉這種感覺,打開電腦,她借著設計新款首飾來忘掉剛剛發生的一切.

九月五號,是南宮寒雪的生日,離洛映水與南宮寒野對簿公堂僅一天之隔.應歐陽不凡的要求,洛映水還是去了.

這次,南宮寒雪的生日PARTY沒有安排在南宮別墅,而是移到了歐陽不凡名下的酒店.

走入以白色為主搭配的酒店大堂,洛映水感覺到了一種雪花漫天的意境.剛入秋季,冬就提前來了麼?

白色的水晶吊燈呈六角形,帶著雪片的銀白,就連上面射出的光束,也是雪般的白.白色的彩帶,白色的絲緞,還有白色里夾雜的帶粉的花瓣.哦,這是人為營造出來的冬的影景像.

南宮寒雪!看來歐陽不凡為了這次的PARTY費了不少心思.

人並不多,來來往往的,都是些熟人.

人影閃動,洛映水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人--南宮寒野.

她以為他不會來的.

上篇:第144章 不會逼你    下篇:第146章 冷血到何種地步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