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高冷總裁的抵債新娘第177章 好好勸勸他   
  
第177章 好好勸勸他

g,更新快,無彈窗,!

他擁有頂級的調查員和偵探工作者,所以沒有查不到的事情,當然,關鍵是要開得起價.

"這是最近的生意主顧資料,請您過目."這些東西都是保密的,當然,他這個老板絕對地例個.

曲承業一一翻看著那些資料,突然目光定在一個名字上.

"南宮寒雪什麼事情來委托公司了?"

"哦,是調查兩個人的情況,一個叫李大旺,一個叫韋大寶,他們最近已經被關進了監獄."

負責人如實地回答曲承業的話,他們做這一行的,不便過問主顧的事情,所以,他也只知道這麼多.

李大旺和韋大寶跟她有什麼關系?曲承業並不記得南宮寒野認識過這麼些人,一向高傲的南宮寒雪也不太可能跟這種沒有名氣的人來往吧,她為什麼要將他們送進監獄呢?

曲承業陷入沉思.

"老板."負責人猶豫一下,似乎有話要說.曲承業點點頭,示意他說下去.

"我們在調查韋大寶的背景時,發現他曾與安有孝有過來往."

"安有孝?"曲承業的眉頭更皺一度.

"是的,尤其是南宮總裁出事的這段時間,他們來往頻繁,而據我們調查,南宮總裁出事那天,安有孝和韋大寶曾有過聯系.所以,我推斷,總裁的事情,他也知道一些."

"嗯."曲承業掏出手機,撥通了歐陽不凡的電話,"你過來一趟,對,我的辦公室,馬上."

韋大寶以為自己會將牢底坐穿,沒想到很快就有了聲稱要保他的人.

走出來,他看到的是不甚熟悉的兩個人.歐陽不凡,他曾見過,常和南宮寒雪在一起,而曲承業,他還是第一次見面.

"南宮寒雪良心發現了,要你們來保我的嗎?"他歪歪腦袋,沒將兩人看在眼里.他把曲承業當成了一個普通的律師.

"我們有話要問你,如果你配合,可以無條件馬上保你出去,如果不配合,我們將會舉報你.你的作為,自己應該再清楚不過,綁架勒索,坑蒙拐騙,而且身上還背著一條人命.這一告,你必死無疑."

"你們……怎麼知道的."韋大寶睜大了眼睛,沒想到這些人對自己的情況如此了解.

歐陽不凡冷笑著,坐在了他對面."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現在,把你和南宮寒雪打交道的事情,還有和安有孝勾結的事情一起說說吧."

"我……憑什麼相信你們?"韋大寶在被打倒之前,仍不忘做垂死的掙紮.

"信與不信,只在于你自己,不過,你犯罪的證據都在這里."叭地丟過一疊資料,韋大寶只看了數頁,便舉手投降.

"我說,我說,只要你們肯放過我,我什麼都可以說."

歐陽不凡默默不語地坐在沙發上,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他的對面,坐著的是曲承業.

"你准備如何面對這件事?你們只有五天就要結婚了."

聽完韋大寶的講述,曲承業為歐陽不凡和南宮寒雪的事擔憂起來.

歐陽不凡煩亂地搖搖頭,俊美的五官,此刻承載了太多的無奈與痛苦.他怎麼也想不到,一向自認為善良的女孩會一錯再錯下去.

他原諒過她一次了,不是嗎?

晰晰的死她有直接的責任,而他,則一直把這事當成年幼無知的舉動,沒有給予應有的打擊.

是什麼讓她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現出如此刻薄陰險的一面?

他需要的是解釋!

抬頭看看曲承業,他努力地想讓自己的臉色平和一些,讓自己的情緒看起來穩定一些."我沒事,你不用擔心."

這一句簡單的話,透露出他無盡的疲累.當原本存留的好印象被無意間掀開真實的面紗,一切不好的東西赤裸裸地陳列在面前時,他除了失望,更多的則是絕望.

這場婚禮需要舉行嗎?他真的要和這個女人步入婚姻的殿堂,守護家庭的聖堂嗎?

"我想出去走走,韋大寶的事,你看著辦吧."頹然站起,他搖動著修長的身體,將無奈的長影投在光潔的地板上,最後縮在門上.一拉手,人消失,影也消失.

曲承業無可奈何地搖搖頭,望著他的背影獨自沉吟……

"不凡哥哥今天怎麼有時間請我出來吃飯?"南宮寒雪看來心情相當地好,接到歐陽不凡的電話,便以最快的速度趕來.

特意改變了發型,波浪形的長發簡單地披在身後,由兩枚發卡固定,剛好看到雪白粉嫩的雙耳.恰當好處地以兩個大大的圓形耳環做裝飾,她看起來充滿了青春活力.

搖搖身子,她今天一身緊身的旗袍裝穿在身上,又增添了無數性感嫵媚.

踩著高跟鞋,就連鞋音里踏出來的都是歡快.

如在平日,歐陽不凡會直接表達他的贊美,而不做任何隱藏.但今天,他只是淡淡地看一眼,勉強擠出一抹笑.

"坐吧."指指對面的位置,示意她坐在一個最直接也最疏遠的地方.

"不凡哥哥,我現在好緊張哦,我們馬上就要結婚了,馬上就要和你的父母見面,還真的怕自己有什麼做得不好的地方,讓二老看不慣呢.他們有些什麼性格愛好,你給我詳細講講吧."

南宮寒雪絲毫沒有感受到歐陽不凡的不快,一坐下來就一連串地說自己的事,臉上洋溢著幸福.

歐陽不凡舉起手中的紅酒杯,並不示意南宮寒雪一起進餐.他艱難地飲下一杯,南宮寒雪方才發現他的不對勁.

"不凡哥哥,你怎麼啦?今天這麼不開心,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

"雪兒."歐陽不凡抬眼注視著她的臉,那張充滿朝氣與喜氣的臉上流露的竟是女性的嫵媚,怎麼也看不到一個心機沉重的女人所應有的毒辣與果敢.

這個女孩真的是那個可以設計一場陰謀的人嗎?

"你最近都在做什麼?"他的開場白讓南宮寒雪暗自松了口氣.剛剛看到他嚴肅的表情,她還真嚇了一跳.

"當然是等著做你的新娘羅?這是我這一生里最大的願望,這些天,我都忙著親自去選禮服去了,哦,明天,我們應該去試禮服了,你什麼時間會有空呀."

有空,他隨時都有空.但他一定要確認一些事情.

"你把一個叫韋大寶的和一個叫李大旺的男人帶進了監獄,這是為了什麼?"不再猶豫,也不再拐彎抹角,歐陽不凡決定直面這件事情.

南宮寒雪的臉因為歐陽不凡吐出這兩個名字而迅速泛白,她原本的喜氣褪去,剩下的是驚訝.這麼秘密的舉動……

"你……怎麼知道的?"再說什麼不認識,與自己無關的話已經于事無補,南宮寒雪知道歐陽不凡的性格,沒有十全的把握,他不會這樣問自己.

雖然事實擺在眼前,得到南宮寒雪親口的默認,歐陽不凡的心還是被針紮了般,狠狠地痛了一下.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找的那家國際知名偵探調查公司,是曲承業名下的公司之一."

"我……"現在,一萬個後悔都來不及,南宮寒雪支吾著,感受著來自身體的涼意,和歐陽不凡逐漸的疏遠.

"你為什麼要那麼做?我和韋大寶還有李大旺都談過了."

南宮寒雪因為他這樣的話而全身顫抖起來,緊接著,滾滾的淚滴從眼中掉落,如斷了線的珠子般,連綿不斷.

她為什麼那樣做?握緊小手,她努力地想讓自己平靜下來,卻怎麼也無法達到這個目的.

"不凡哥哥."她的語氣變得飄浮,透著祈求.如果不是為了得到他,不是為了讓自己更襯得上優秀的他,她根本不需要做這樣的事情.

上天看來一點兒也不眷顧她,這麼快,就讓一切的事實擺在眼前.而且,來得這麼不是時候.

"求你……"她只感覺氣往上湧,血液倒流,卻在一句話未說完之時,突然倒栽下去,倒在了地上……

南宮寒雪醒來時,沒有看到她想看到的人.床頭只站著紅姐,還坐著臉色依舊蒼白的洛映水.

她煩躁地轉轉頭,不去看洛映水,而是快速地搜尋一次室內.他真的不在.

失望與絕望同時湧上心頭,她在眼淚就要流出來之前強行忍住!

"雪兒,你怎麼啦?怎麼會突然暈倒?不凡送你回來時,也不說是什麼原因,就直接走掉了.你們吵架了嗎?為了什麼事,用得著吵這麼凶嗎?"

洛映水好心的追問,被南宮寒雪看成是惡意的諷刺,她尖銳地叫著:"跟你沒有關系,這是我的事!你管好你自己就夠了,都給我出去!"

"小姐,您不能這樣,洛小姐知道你暈了,一直照顧到現在……"

"都怪你,都怪你!"南宮寒雪吼斷了紅姐的話,用憤怒的目光表達著她的控訴.洛映水當然不會明白她的意思,做為局外人,她也不清楚兩人的真實關系.

看到紅姐無端地受罵,她只能無奈地搖搖頭."雪兒許是心情不好,你不要怪她."

紅姐的臉早已憋紅,她不是在責怪,更不是在委屈,她流露出來的反而是一種自責."是怪我,是怪我,唉--"

像打啞謎一樣的話,洛映水只當成是紅姐因為沒有照顧好南宮寒雪而產生的內疚."雪兒,你不要怪她了,一切都是我的錯!"

"你知道什麼!你什麼也不知道!你們都給我滾出去!"激動的南宮寒雪爬起身來,要去揪掉手上的針頭.

"不要!"紅姐及時攔住了她,抱著她的身體,將頭轉向了洛映水."洛小姐,求你先出去吧,我有話要跟小姐說,求你了."

洛映水為難地點點頭,她也想陪著南宮寒雪,弄清她傷心難過的原因,不過,看來,此時還真不宜再呆下去.

"好好勸勸她."她不忘囑咐,輕輕地退了出去.

上篇:第176章 誰敢說半句    下篇:第178章 很快就會成為他的新娘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