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富貴不能吟第121章 我很專情(求月票)   
  
第121章 我很專情(求月票)

g,更新快,無彈窗,!

戚繚繚不好說明未來不久很可能的確是有場戰爭,而且還將會是戚家的滅頂之災,只好先閉嘴.

朝廷的確有這麼一條律令是沒錯.

前世蕭珩雖然掌著兵馬,卻也是離京畿並不甚遠的兩個步兵營,兩年進京述職什麼的對她來說印象不深.

不過蕭蔚這個人與土庫之戰關系甚大,到時候她也不能不多留個心眼兒.

"你有什麼事?"戚子煜望著她手里還捧著的書.

"哦,"她想起來,"就想問問坊間擒拿術使得最好的是誰?"

戚子煜撩眼道:"又出什麼夭蛾子?"

戚子卿一面抹著劍一面說道:"當然是阿棠啦!還能有誰?"

……果然是他!

戚繚繚有數了.

回房琢磨片刻,就翻箱倒櫃地找出個東西來,仔細地拿盒子裝了,揣著往鎮北王府去.

燕棠因為下晌不必再在宮里當值,因此晌午這段時間倒是空了下來.

正准備把盔甲給擦擦就用午膳,這當口戚繚繚就來了.

"我這里有件東西,你看像不像你?"

戚繚繚笑眯眯把盒子打開,露出里頭一尊雕工絕佳的雕像來.

燕棠雖然不太想搭理她,但是也忍不住扭頭瞅了一眼,--是座持著三尖兩刃刀的二郎神.

像他嗎?

瞥了眼她,他漠然收回目光,接著擦盔甲.

"之前你教我騎馬,這是謝師禮,送給你."她大方地推過來.

他不為所動.

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突然之間來謝什麼師,這家伙向來算盤打得梆梆響,他會上當?

戚繚繚並不氣餒.

索性坐上他的太師椅,說道:"那天你幫了我下了牆,還答應請你吃飯,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兒怎麼樣?"

燕棠眼角都沒溜她,擰了帕子接著干自己的.

"那請你去看戲?"戚繚繚又道.

燕棠道:"你成天除了吃飯看戲就沒點別的追求?"

"有啊!"戚繚繚笑道,"我還有許多追求,可惜你不讓!"

燕棠扭頭掃了她一眼.

戚繚繚歎氣:"你就是太正經了.瞧瞧子煜,瞧瞧淮大哥沛大哥,都是溫和好說話的人.

"你現在把王府打理得很好了,也沒有什麼別的苦處,為什麼不放松一點?

"這樣將來是哄不到女孩子的.太妃她也不希望看到你這樣吧?"

燕棠望著前方,聲音里夾著些冷風:"我哄不哄得到女孩子關你什麼事?"

"因為我也盼著你好嘛."

戚繚繚邊說邊站起來,好奇地走過去看他的盔甲,並伸出食指輕觸.

盔甲很堅實,也有了些年代感,雖然完好無損,但仔細看,上面卻有不少刻痕.

這是燕棠的父親燕翌甯的盔甲,她從前跟他說過的,燕棠成年之後便拿來自己用.

對于燕翌甯,戚繚繚基本沒有什麼印象,他過世的時候她還在林家住,回來後燕棠已經是新任的鎮北王了.

不過聽蘇沛英說過,他也是很偉岸的一個男子,不然想來如今都還稱得上絕色姿容的葉太妃也不會鍾情于他.

在他突然過世之後,同在軍中的他的二叔燕達甯對燕家家產與權勢均為虎視眈眈.

葉太妃的娘家雖然也是世族,當時族中卻無人可與燕達甯勢力對抗.

好在有皇帝太子心里都跟明鏡似的,才未曾讓燕達甯占到什麼便宜.

但私下里,仗著叔父嬸母的勢,卻也沒少算計他們.

這種情況便有些如之前的蘇家,壞人仗著血緣關系,有恃無恐,總是有令人奈何不了他們的地方.

所幸那些年他疾速成長,這才有了如今死死壓制著二房不敢再伸手的局面.

燕棠掃過那根緩緩移動在甲片上的瑩潤手指,沒有搭理她,但是也沒有制止她.

心里卻忍不住冷哼.

盼著他好嗎?

他與她又無瓜葛,馬屁倒是拍的順溜.

"你很想念你父親吧?"她忽然說.

他的手停下來.

面前的她在微笑,很正經的那種.

這使他驀然想起自天機樓出來在海子河那頭的那個夜里.

"為什麼這麼問?"

"猜的."她笑了笑.

畢竟有過十年情誼,怎麼會不知道.

那會兒燕達甯之所以會激怒他,最重要的一點便是他曾對過世的燕翌甯有諸多不敬之處.

他這麼維護自己的父親,怎麼會不想念?

那應該是她印象里,他在她面前唯一情緒過展露的一次了,雖然依然克制.

燕棠手頓下來,順勢擱在花架上,望著盔甲上的模糊光影,沒有吭聲.

隨著他的停止,銀甲片反射著天光,在牆壁與屋頂灑出星布的幾顆光亮.

隔半晌他才又重新擰了帕子,面無表情擦起護心鏡.

"你到底想打什麼鬼主意?"

"怎麼會?"戚繚繚道,"我就算有主意向來也是光明正大."

"這可真沒覺得!"他冷哂.

之前的事就不說了,陷害姚氏那種,她也好意思說她光明正大?

"我真的是來謝師的."她來的確是有目的的,但他這樣排斥她的"真心",讓她很難往下繼續.

他撐著架子覷她半晌:"教你騎半個月你就送我這麼重的禮,淮之教你這麼久,你又送他什麼?"

戚繚繚沒想過這個.程淮之也不是單教她一個人,要送也是大家伙一起送.

她說道:"好端端怎麼又扯上淮大哥,你該不會是介意他教我騎馬吧?"

他拉下臉:"你以為你是嫦娥還是天仙?我會為你介意有著近二十年交情的兄弟?"

戚繚繚笑道:"我雖然不是嫦娥,但嫦娥拋下後羿一個人奔月,說不定她還比不上我!"

燕棠冷笑.

"你的意思是你比嫦娥專情多了?"

"有問題嗎?"她攤手.

燕棠已經不想跟她說話.

一個看到匹好看些的公馬都會忍不住流半天口水的人,真有臉說自己"專情"?

戚繚繚看看天色:"我走了."

看來日子沒挑好.

他凝眉扔了帕子:"欠我的飯呢?"

戚繚繚看他:"現在太晚了吧?"胡扯那麼久,黃雋都快來了.

他睨她:"不是你說擇日不如撞日?"

她頓了下,只好道:"那我就只能請你在坊門口隨便吃了."

燕棠冷冷瞥她一眼,進去換衣.

上篇:第120章 要不你上?    下篇:第122章 吃飽了嗎?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