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

首頁 言情敘事 富貴不能吟第227章 王爺有戲   
  
第227章 王爺有戲

g,更新快,無彈窗,!

將領們對于燕棠出了這樣的事俱都熱議紛紛.

一個時辰後金林衛的人搜查有了些結果,直接去了見皇帝,內情外人並不得知,只是皆被獲准回屋了.

大伙俱都在猜疑此人會是誰,皆道敢在軍中鬧事其心險惡按罪當誅,當中自又有人惶惶不安,關切著皇帝那邊是否又有什麼新的旨意,至于因什麼而惶惑,便只有他們自己清楚.

靖甯侯與吳國公一道奉旨去了見駕,晚膳後匆匆沐浴完就去了正殿.

戚繚繚雖知此事皇帝自有主意,但心里未必甘于坐著干等.

窗前坐了半晌,想起來至今還沒有見到燕棠,便就讓翠翹掌了燈,出門往燕棠院里去.

燕棠已經沐浴梳洗過,黎容拿著熱雞蛋在他臉上滾,旁邊魏真還捧著兩只藥膏瓶子.

他雖然把蕭珩揍得看不出原樣,但嘴角也挨了他一拳,現在左邊臉青了雞蛋大一塊,好在用藥及時,現在腫已經消完了,只不過還剩下片印子.

"朝中定有奸細,如今就是不知此人是來自哪方."黎容邊滾著雞蛋邊說道,"下晌我在營署里守了半晌,兵部庫的人應是沒有問題,出了事他們嫌疑最大,真是他們也躲不過去.

"但此人此舉用意頗深,我和姑娘都覺得,他怕還是因著王爺校場大閱後威望陡漲的事而來."

燕棠聽到這里看了他一眼."她也這麼說?"

"姑娘今兒整日都在營署呆著沒離開,王爺羽箭被換的事情暴露之後,也是她率先做出反應."

黎容望著他,不緊不慢道:"兵器庫典史是個老油條,怕是沒有聽說過姑娘的渾名,想耍滑來著,也差點被勒斷了脖子."

燕棠轉過身來.

黎容卻忽然岔開話題:"王爺覺得會不會是楚王?"

燕棠凝眉:"他沒有理由這麼做.而且就算是他,他也犯不著再背著我的箭追隨我,故意不給我."

說完他又道:"你倒是把話說完,她還怎麼了?"

黎容道:"王爺既然想知道,為什麼又避著不見?"

燕棠定望了他一會兒,扭頭看向一旁魏真.

魏真早就憋不住了,看了眼黎容,旋即竹筒倒豆子,把來龍去脈全給說了.

然後道:"姑娘為了王爺,急得不得了.那楚王追著姑娘搭訕,姑娘都沒有搭理他,而是一門心思全放在如何幫王爺送箭上.

"後來楚王自行進了圍場,姑娘就招呼起幾位小爺四處收集證據.

"王爺,小的覺得有戲呀!"

他激動得只差沒搓起手來!

燕棠看看他又看看黎容,緩慢地清了下嗓子.

……戚繚繚到了燕棠住處,見院里沒人,便直接進了屋,剛到廡廊下就見黎容丘陵還有魏真他們齊刷刷出來了,一個個愁眉苦臉活似他們家主上罹遭大難.

"這怎麼回事兒?"

她可沒聽說燕棠受了什麼了不得的傷.

不過遇上狼群的事兒倒是隱約從燕湳嘴里聽說了一嘴,但是不是說他們把狼都殺完了嗎?

黎容面色一言難盡.

她就看向憋不住話的魏真,魏真果然說了:"王爺今兒殺狼受了傷,手上背上全都是,可慘了."

戚繚繚狐疑道:"有這麼嚴重?"不是回來還去見了皇帝?

魏真擰巴著臉點頭,指了指屋里.

戚繚繚就進了屋.

燕棠盤腿坐在炕上,手腕手背果然露出好幾道血痕,自己正拿著藥膏在塗抹,不光如此,臉上也青腫了一小片,靠近左嘴角的地方,青了不大不小的一片.

"怎麼成這樣了?"她愕然走過去."怎麼臉還傷了?"

燕棠別開臉,不讓她看.

她就爬上炕,迅速把他掰過來.

這一看就樂了,打從六歲起認識他到如今兩世,還真沒見過他這副模樣.這身上青一塊紫一塊地能跟平常那完美精致的富貴王爺相提並論嘛!

燕棠莫名生惱,深深瞥過去:"好歹大家都是鄰居,我受傷了你就一點都不擔心我?"

戚繚繚捏著他下巴,盤腿笑起來:"還有心思跟侍衛們合著伙唬我,可見是傷的不重,我干嘛要擔心!"

燕棠見心思被戳穿,也懶得裝了,把藥放下,說道:"你怎麼來了?"

"看看你唄."戚繚繚扭頭打量著他這屋,信口道.

目光轉回來時看到他血痕縱橫的手背,只見傷口雖然不深,但橫七豎八的也挺恐怖的,在素日保養極佳的他身上,也是極罕見了.

遂道:"真是可惜了這手……有沒有祛疤的藥?"

"我一個男人,用得著去什麼疤?"燕棠任她接過紗布沾藥塗抹.

"那將來就不好看嘍!"戚繚繚說.

他頓了下,然後下地走到立櫃旁,另拿了只藥往手上抹.

戚繚繚看著他背影,忍不住走過去:"我幫你塗!"

說完一手托住他修長又沒什麼骨節的手掌,一手接了藥細細地抹上去.

燕棠沒拒絕,服貼得像是炕桌上才理平順的錦緞.

戚繚繚一面捉著他的手塗藥,一面問他:"今兒的事情,你有想過是什麼人干的嗎?又或者你想過自己有什麼仇家沒有?"

燕棠等她塗完,收了手走回來:"我沒有仇家.我平日里除去公事,連私下應酬都極少,哪里能結下什麼仇家?

"唯一只有我二叔有動機.

"但他沒來.而且如果是他做的話,我想他應該不止是換了我的箭這麼簡單吧?"

戚繚繚道:"你是說你二叔有害你之心?"

"那得他有這個本事."他往傷處輕吹了一口氣,不大為意地."他如今雖然還在宜江營為頭兒,但不過是掛個職,他身邊副將全是我父親原先帶出來的,他一舉一動我皆清楚.

"就算有算漏的,也不至于讓他算計到秋狩行列里來我還不曾發覺."

戚繚繚深以為然.前世里燕棠死後燕達甯也沒有得到什麼好處,且他當年對燕棠所做的事情皇帝心里早已有數,他除非是瘋了才敢動.

"為這個來找我的?"燕棠邊喝茶邊覷她.

她道:"要不然呢?"

"我怎麼知道."他垂眼放杯子,又咕噥道:"隨便……"

上篇:第226章 可以誇了    下篇:第228章 給點甜頭
2007-2020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